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49回 翠钿白圭外邦聘玉女 秋光银烛藩邸刺徽王


却说宪宗见失了孔雀宝氅,十分忿怒,谕令内外臣工,限日缉获。这道严厉的 谕旨一下,宫内忙坏了主管太监王真,外臣自督抚以下,都惶惶不知所措了。大家 闹得乌烟瘴气,盗贼既没有影踪,那件宝氅自然更无下落了。讲到这孔雀宝氅,是 朝鲜老国王进贡来的。宣宗的时候,把宝氅赐给了孙贵妃。孙妃见诛,氅衣缴还, 一直藏在内府的尚衣局里。英宗继统,赏赐与慧妃容儿,慧妃有杀云妃之嫌,中道 失宠,那氅也就追缴回去,仍去藏在衣库中。景帝时又把来赐与琼妃,英宗复位, 将宝氅追回,从此深藏内府,足有七八年没人去提及它。待宪宗嗣立,宠幸了万贵 妃,太监汪直又说起这件宝氅,宪宗便赐与万贵妃。万贵妃色衰,宪宗纳了殷、赵 两妃,令把宝氅向万贵妃索还,要待赐给殷妃,恰巧赵妃在侧,见那宝氅光彩耀眼, 不由地暗暗叹羡,把视不忍释手。宪宗晓得赵妃爱那宝氅,不便强夺下来去赐与殷 妃,况殷妃、赵妃一般的见宠,就将那件氅衣赐了赵妃,赵妃不胜的喜欢。

宪宗因殷妃终日愁眉,想博她的欢心,私下和赵妃商量,命将宝氅转赠与殷妃, 赵妃心里果然不舍,但是上命,不得不叫她割爱。谁知殷妃以宝氅不是皇上所赐与, 系出私人的授受,转不把它放在心上,殷妃自缢后,赵妃分外宠遇了,她第一件事 就先把那件宝氅收回来,藏在照仁宫的司衣室里。宫中的规例,公物大都置在内府 的,一经赐了臣下或是嫔妃宫娥,那物件便算是私人的东西了。所以赵妃取回宝氅 并不交给尚衣局中,就是这个缘故。

哪里晓得过不了十几天,宝氅竟至失窃。当宝氅失去时,赵妃自己还不曾得知, 经尚衣局的太监发现了韩起凤的十六字揭帖,首领太监忙来谒见赵妃,把尚衣局揭 帖的话陈说了一遍。

赵妃即令司衣宫人检视。去了半晌,那宫人慌慌张张地来报:“氅衣不见了!” 赵妃听了,花容顿时失色,一面召总管太监侦查,又着内侍去报知宪宗。宪宗见说, 怒不可遏,立命搜查宫廷,又谕知外臣严缉。其时宫内闹得天翻地覆,仍影响全无。

宪宗怎肯便罢,只促着外臣协缉,并给期限三个月,必须人赃两获,倘若误期, 二品以下罚俸,四品以下一例革职远戍,或另行定罪。

这样一来,外臣为保前程,谁敢怠慢,督抚去追着臬司,臬司又去督促他的部 下,只苦了那些小吏,天天受责遭笞,弄得怒气冲天,依旧没有一些儿头绪,且按 下暂时不提。

再说徽王见涛,本卫王瞻埏的幼孙,也是蕲王祁璘的儿子,宪宗把他封在宣德。 那徽王见涛的为人,专好结交名贤能士,凡有一技之长的去投奔于他,或是假贷资 斧,无不慨然应命。

由是徽王好客的名气盛传各处,四方闻名来相依的,可算是无虚夕了,一时有 孟尝君的雅号。那时徽王住在京中,进出和交接的朋友整千整百地多起来,出门时 总是前呼后拥,朝野渐渐议论纷纷,宪宗虽知他不致别生异念,然经不起廷臣的参 奏。

宪宗见他闹得太不像样了,便下一道上谕,把徽王封在宣德,令他即日就道。

徽王接了谕旨,毫不迟疑留恋,星夜就往封地去了。他到了宣德,一班门客当 然随往,有的自后赶去。不多几时,仍旧是宾客满座了。那时徽王有个爱妃蔡氏, 忽然得急症死了,徽王十二分地感伤,哭得勺水不进有三四天。那些门客再三地婉 劝,才肯略食一些汤粥。又有几个门客,忙着去替徽王打探香闺名嫒,再续鸾胶, 希解除他的忧闷。徽王的目光甚高,拣来拣去,一个也选不中意。

那时有个门客杭子渊,是著名的画师,新从朝鲜回来,带有一幅美人的倩影, 是朝鲜大公主的玉容,被杭子渊偷描下来的。这时把那帧倩影进呈徽王,徽王看时, 只见芙蓉其面,秋水为神,妩媚多妍,含情欲笑,姿态栩栩如生,确是绝世佳丽。

徽王瞧得出神,不觉拍案叹道:“天下果有这样的美人吗?那不过是画工妙手 罢了!”杭子渊正色说道:“某在朝鲜,亲手给大公主描容,所以乘势依样画一张 下来。那时某见大公主坐在帘内,容光焕发,在座的人都为目眩神夺。就这画上是 呆滞的,然已觉令人可爱。假使是个活泼泼的真美人儿,她那容貌的冶艳当要胜过 几倍呢!”

徽王听了,呆呆地怔了一会,笑对杭子渊道:“据你说来真有这个人儿了,俺 只是不信,俺那蔡妃也算得天下女子里面数一数二的了,难道她较俺蔡妃还要美丽 吗?”子渊答道:“不敢欺王爷,朝鲜的大公主的确生得不差,在从前要算公主的 祖母称为朝鲜第一美人,现在第一美人的佳号却轮到了大公主了。据他们朝鲜的人 民说起,去年那国王陈(火罙)的寿诞,凡王公大臣,内外治吏的眷属都进宫去叩 贺,陈(火罙)就令官眷们在皇宫里开了个联袖大会,总计妇女老少共三百七十四 人,由众人当场推出领袖,以外交大臣江赫的女儿最美,大家正要举她做领袖,不 期大公主和三公主其二为日升王子姊妹姗姗地出来,众官眷但觉耳目一新,弄得人 人自惭形秽。见大公主姊妹艳光远映十步之外,真有‘六宫粉黛无颜色’,霎时压 倒了群芳之概。单讲大公主身上的那袭舞衫,金光灿烂,已足使众宫眷气馁了。结 果,大公主做了领袖,她第一美人的名儿,也就在这时大噪起来了。朝鲜士大夫及 一班公侯爵相,醉心大公主的人很多,如近日的伯爵贝马,因垂涎大公主竞至生相 思病身死,其他王孙公子为了大公主想死的也不知多少。听说大公主已设誓过了, 非天下第一人,她尽愿终身不嫁。这不是自己谓是第一美人,在那里作痴想吗?” 徽王见杭子渊说得有声有色,谅不是假的,忍不住笑了笑道:“那真是痴想了,她 要嫁天下第一人,除了俺中国的皇帝还有谁呢?”说着自进后殿。徽王自蔡妃死后, 万分觉得无聊,今日杭子渊一说,不禁心动,便在袖中取出大公主的玉容来细细瞧 看,不由得越看越爱,连带着忆起了蔡妃,又悲悲切切地哭了一场。此后徽王和一 般门客交谈,言语间时时把心事吐露出来。众人得了口风,暗暗地一打听,知道有 杭子渊进画的引线,又将杭子渊唤来一问,得悉朝鲜端的有个大公主,出落得和天 仙一般。众人互相密议,就中有个山西的寿廉陈朴安,向众提议道:“古时孟尝君 好客,临危见援于鸡鸣狗盗,客多自惭。春申君迎珠履三千,及为难时终得门客的 救援。这样说来,徽王有心事,我们应该分忧。安知我们今人不如古人?”

一席话说得众人齐齐地拍手赞成,都愿听陈孝廉作主。陈孝廉便把徽王丧偶, 没有合意的美人续鸾,现在想着朝鲜的大公主,我们须得设法替他斡旋,撮合成这 段姻缘的话说了一遍。

众人说道:“朝鲜虽是我们属国,但远在外邦,又是国王的公主,恐能力上所 办不到的。”陈孝廉正色说道:“事在人为,天下没有做不到的事儿,只怕众志不 坚,人各一心,那就糟了。

不过这件事如其干好,我们一班食客的脸上,谁不添着一层光彩呢?“众人觉 得陈孝廉的话有理,大家摩拳擦掌地跃跃欲试。当下推陈孝廉为头,说定大家齐心 协力,共同去谋干进行不提。那时徽王经杭子渊进了美人图,把朝鲜公主说得和洛 神无二,世问寡俦。由是打动了他爱慕之心,将画像展玩得不忍释手,渐渐地虚空 咄咄,往往独自坐在书斋里发呆。

一天他正在那里自言自语,忽见陈朴安孝廉笑着走进来,拱手说道:“恭喜! 王爷的姻事成功了!”徽王怔了怔道:“哪里的姻事?”陈孝廉笑道:“便是那朝 鲜的大公主,她已允许嫁给王爷了。”徽惊喜道:“谁去说妥的?却这般容易?”

陈孝廉这时着实得意,便翘着大拇指儿道:“不但和朝鲜国王说妥了,并经我 们已替王爷行礼下聘,订定了日期,只要王爷那时派人亲迎,准备做新郎就是了。” 徽王听得直跳起来,把着陈孝廉的手臂道:“这话可是当真?”陈孝廉道:“怎敢 哄骗王爷,那都是我们一手承办的,而且有朝鲜国王盖宝玺的允婚书可证,岂有假 的。”徽王忙问:“你怎样去说成功的?”

陈孝廉见问,把自己筹算的计划从头至尾进了一遍。

原来陈孝廉和众食客议定了,各人纠出若干银两来,先派人去朝鲜一打听,大 公主果然有嫁天下第一人的那句话。消息回来,陈孝廉立刻在众人中选了两个致任 的知府,扮作使臣,向朝鲜国王求婚,只说中国皇帝闻公主艳名,愿聘为中宫。朝 鲜王陈(火罙),得悉宪宗自废了吴后,尚未立有正宫,所以伪使臣的一派巧言, 倒也相信。于是留住使臣,回宫去和大公主商量。大公主见正合了自己嫁第一人的 誓言,心里自然愿意。

到了第三天上,陈(火罙)临朝,召使臣进见,一口允婚。

又把大公主要的事,对使臣宣布道:“大公主谓天下第一人,娶外邦的第一美 人,聘礼多寡不问,惟有三样贵重的东西,是万万不可少的;第一,要从前朝鲜老 国王进贡中国的那件孔雀氅衣;第二,是秦汉时的玉鼎一座,备大公主早晚烧香之 需;第三是大公主好武,必具宝剑一口,昆吾、太阿、巨阙、紫电、青虹或龙泉、 干将、莫邪、松纹、谌卢、鱼肠等,大小不论,得一即可。”陈(火罙)说罢,置 酒送行。并也派使臣两名,随了明使入朝专候佳音。

陈孝廉都筹备下了,朝鲜使臣如来,直导他入都,在馆驿中留住了,不令他朝 见天子。陈孝廉自己也伺候在京中,听得伪使臣来报,朝鲜使臣已到,陈(火罙) 允了婚,皆不出陈孝廉所料。因大公主誓嫁天下第一人,陈孝廉便投其所好,冒称 皇帝求婚,果然一说便成。但对于大公主要求的三样物事,倒都是希世之珍,剑和 玉鼎还可以出重价购求,那第一样的孔雀氅是禁宫里的,先是办不到了。陈孝廉见 使臣已来,势成了骑虎,只得星夜溜回宣德,又和一班食客去商议。

众人所说,其中有个徐子明的,首先发言道:“徽王斋中有一只玉鼎,是秦汉 时物,大公主既未指定若何大小,此鼎就可充数。”又有一个叫王勋的,自承祖传 下来有一口宝剑,名唤青霜,是汉代物,吹发可断,削铁如泥,也是一样珍物。陈 孝谦大喜道:“徐公指示,王公馈赠,三样中两宝已具,独那孔雀氅在皇宫里,这 却怎样是好?”话犹未了,座上一人朗声说道:“仆虽愚陋,愿取孔雀氅以报徽王。” 说时声音洪亮,陈孝廉和众人忙看时,正是拳棒教师韩起凤。陈孝廉笑道:“韩师 傅莫非效盗裘救孟尝吗?”韩起凤点首道:“便是这样办法。”陈孝廉大笑道: “韩师傅如肯臂助,何患不得成功。”

当下韩起凤就欲起程,被陈孝廉一把拖住道:“公将出马,吾辈应先为设帐饯 行,以代远送。”韩起凤坚辞不可,只好暂留。

是日由陈孝廉作东道主,大排筵宴,替韩起凤送行。大家直吃得酩酊大醉,尽 欢而散。

次日,韩起凤辞别众人,背了衣包,挎了腰刀,提着朴刀,藏了暗器,大踏步 往京师进发。不日到了都中,拣一座冷僻的云栖寺住下。第二日便往西华门外,一 般内监游乐之处,如茶楼酒肆等地,起凤也去品茗沽酒,乘间和那些太监们交谈, 借此探听宫中的藏宝室的路径。起凤本是老于江湖的人,他当初在此地一带有名望 的,也收过百来个门徒,专一替往来客商保护财货。绿林中的弟兄要见韩起凤的旗 帜在车上,谁也不敢正眼觑他。后来为了一桩不平的事,杀了土豪和县令,便亡命 在外。听得徽王好客,特来投奔,也借此避难的意思。这时奉了陈孝廉的命令,往 宫中盗氅,一来算是报答徽王的德惠,二来是也显显自己的本领。当下把宫中路径 探明了大略。

到第三天上,看看天色晚下来,起凤便换了一身夜行的衣靠,施展出往时的技 艺,直奔宫中的尚衣局。谁知找来找去,只是没有这件宝氅,韩起凤的转机何等敏 捷,知道是摸错了路径,忙退出宫来,明日又往茶坊酒肆里去讨那内监的口风。讲 起那件宝氅是人人晓得的,一个内监把赐给昭仁宫赵妃的话,无意中说了出来。

起凤听了,到了晚上,又蹿进皇宫,在昭仁宫中东寻西觅,直闹到三更多天, 被他在司衣内找着了宝氅。起凤大喜,匆匆地打了个包,拴在腰上,方待出宫,又 想大丈夫不做暗事,重跃入尚衣局里,题上十六个大字,才出宫到了云栖寺,人不 知鬼不觉地连夜起身赶回宣德,把那件氅衣献上。陈孝廉接着,不胜的高兴,便带 了玉鼎宝剑和那件氅衣到都下。其时京中正闹着皇宫失盗氅衣,查缉很是严紧。陈 孝廉怕风声泄漏出来,忙忙地打发了朝鲜公使起身,仍派两个假使臣随去,并带了 三样宝物,算是下聘。不多几天,两个假使臣回来,还带了朝鲜国王的亲笔允婚书。

陈孝廉见事已干妥,就进邸谒见徽王,把这件姻事的始末从头至尾和盘托出, 听得徽王嘻开了一张大嘴休想合得拢来。

直待陈孝廉讲完,徽王才定了定神,慢慢地说道:“倘被皇王知道,可没有罪 名吗?”陈孝廉笑道:“婚姻大都是骗成功的,王爷只要上疏还京完婚,那有甚妨 碍。”徽王连连点头,便和陈孝廉议定日期,一面饬人示知朝鲜国王,令送大公主 至皇都。

徽王又亲自上了进京续娶的奏疏,宪宗当然允许。徽王就起身进京,在旧日的 邸中住下了。在吉期前几天,邸中内外结彩悬灯,异常的华美壮观。

朝鲜送大公主进境,徽王派半副銮仪去迎接,朝鲜陪辇的使臣首先质问道: “迎皇后为何用半副銮仪?”首领太监答道:“皇上因路远不便,所以减省卫仪的。” 及至到京中,朝鲜使臣见并不在皇宫内成礼,又提出质问,主事太监回说:“是避 太后国丧,皇帝特地在行宫成礼。”时值钱太后新丧,加上明代郡王的一切仪卫扈 从和皇帝只去一筹,礼节甚是隆重,由是把朝鲜的使臣倒也轻轻地瞒过了。谁知那 大公主却很留心,她晓得皇帝正在壮年,徽王已将半百的人了,脸上十分苍老,大 公主早狐疑的了。

光阴如箭,徽王娶大公主已有半月,不见徽王去临朝,也没有臣下来朝参,大 公主越发疑起来。一天,徽王和大公主对饮,有了三分酒意,把自己张冠李戴,冒 名顶替的话竟吐露出来。大公主听了,又惊又气,想自己誓不适第二人的,如今却 被奸人暗算,弄得木已成舟,真是说不出的恼恨和懊丧。大公主越想越气,心里渐 渐动了杀机,等徽王喝得酩酊大醉,大公主扶他进了卧室,忙忙地卸了晚妆,把宫 人侍女打发开去,看看徽王睡得正浓,大公主推他不应,暗自顿足骂了一声,就去 箱箧中取出那口青霜宝剑,提在手中。不觉垂泪道:“俺要了这样宝贝来,没料到 今日是杀奸贼用的。”说罢咬一咬银牙,撩起了去帐,拨去烛上的残谋,又剔起灯 上火焰,仗着手中的青霜宝剑,望着徽王的头子上砍下。不知徽王性命如何,再听 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