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51回 韩起凤对客献技术 魏宫人报主抚孤稚


却说万贵妃带了小杜和雕儿回宫,就命别的宫女退去,只留雕儿小杜宇两人侍 候着。雕儿便替万贵妃卸了晚妆,什么递水打髻,忙得手脚不停,小杜在一边呆呆 地瞧着,又不好上去帮忙,真弄得他手足无措起来。又见万贵妃留着他不放,深怕 有什么变卦,因此满肚子怀着鬼胎,不觉立着发怔。万贵妃收拾好了晚妆,雕儿又 去榻上迭好枕被,等万贵妃安睡。万贵妃就更上睡衣,望着榻上一倒,唤小杜上去 给她捶腿儿。

小杜当然是奉命维谨,真个爬上床过,盘膝儿端端正正地坐了,举起粉团似的 拳头,在万贵妃的腿上轻轻地捶着。万贵妃又叫雕儿替他抚摩胸口。过了一会,万 贵妃嫌雕儿摩按得太轻,小杜捶腿的手势却忒重了。令两人更换一下,小杜去按摩 胸口,雕儿捶腿。万贵妃又故意斜侧着身体,使小杜按摩不便,而且非常吃力。只 得也斜顺了上身,一手横撑在褥上,一手慢慢地按摩着。万贵妃噗哧地一笑,随手 将小杜一拖,叫他并头睡着按摩,这时小杜的心里不由得必必地跳个不住,脸上白 一阵,红一阵地两眼只望着雕儿,雕儿只当作没有看见,面向着那窗棂,手里还是 管她捶腿。万贵妃却一会摸摸小杜的脸,又问长问短地说着,小杜的胆也渐渐大了, 便去扶着万贵妃的玉臂,觉得肌肤细润腻滑,远胜过雕儿等几个处子,简直不像个 年近花甲的老妇人。小杜心中一动,不免起了一种妄念,较前已放肆了许多。万贵 妃更是忍不得,索性袒开了酥胸令小杜按摩,两人逐渐亲密起来。雕儿目睹着这种 怪状,心上又气又酸,一股醋味直透到鼻管里,把一双秋波,酸得水汪汪地快要流 下泪来。万贵妃也为的雕儿在旁边碍眼,吩咐她先去睡了。

在起初万贵妃留他两人,原是遮掩众人眼目的意思,否则只留住小杜,似乎太 不像样了,所以叫雕儿也一并侍候着。如今宫女们都去安息了,万贵妃着实显出了 醉翁之意,打发雕儿出去,自己好和小杜共入巫山云梦。雕儿不敢违拗,撅起了一 张小嘴,恨恨地自去。这里万贵妃令小杜闭上闺门宫门形似圭,双双入寝。

从此,万贵妃每夜少不得小杜,小杜也不嫌她年老。其实万贵妃是天生尤物, 人家望上去,至多说她是半老徐娘,决不当她是个衰年的老妪看待。至于宪宗,他 天天和那些妙龄女郎亲近着,自然觉得万贵妃年老了。那小杜到底是初出茅庐的孩 子,懂得什么柔情蜜意,老少的风味。他日间去跟随御驾,晚上来侍候着万贵妃, 也算是臣替君职,代为宣劳,好说是忠心耿耿了。只有雕儿在旁,满心想分尝杯羹, 偏偏逢在万贵妃的奇妒手里,连小杜向雕儿说句话,都不敢大大方方的,其余也就 可想了。

这样的一来,把个雕儿怨恨到了万分,背着人常常讲万贵妃的坏话,哪里晓得 隔墙有耳,雕儿的说话传入万贵妃的耳朵里,便将雕儿唤到了面前,没头没脸地痛 骂一顿。骂得万贵妃性发,连打了雕儿两个巴掌,打得雕儿泪珠滚滚,一口怨愤没 处去伸雪,只躲在后宫,抽抽噎噎地哭了一日两夜,粥汤也不肯呷一口儿,小杜听 得好不肉痛,又不敢去劝慰她。乘着万贵妃高兴的时候,将雕儿的话提起来,说她 已两天不进食了。万贵妃见小杜似乎很贴念雕儿,脸上立时变色,又要施出醋性来 了。后来仔细转想,觉得自己有了年纪,究竟情虚一脚,于是令宫女去把雕儿唤来, 亲自用温语慰谕一番,雕儿疑万贵妃悔悟了,或者有意外的希望,所以趁风转舵, 也就止住了哭,照常进了饮食。谁知事过境迁,万贵妃依旧占住小杜,不许有第二 人和他亲近,雕儿又弄得大大的失望。

一天晚上,小杜在外面喝了几盅酒,带醉到宫中来,那宫里的内侍宫女,谁不 知道他是万娘娘的得宠孩子,小杜益发肆无忌惮了。当他进宫时,万贵妃正在晚妆, 终是格外地讲究,什么抹粉涂脂,洒香水,薰兰麝,身上配的芸香,嘴里含的口香, 差不多无处不香,无香不具了。以是害得服侍她的宫女,晚上便得全体站班。只有 那些内监们,横竖用不着他们,乐得偷安,各人去闲耍去了,并管宫门的也走开, 这叫上不正下参差的缘故。由是闯出事来了。

万贵妃晚妆的当儿,小杜在旁瞧着。等万贵妃妆好起身,小杜只是觑着嘻嘻地 笑。笑得万贵妃不好意思起来,随手向小杜脸上轻轻拍了一下。小杜已有四五分酒 意,便也大着胆,一把将万贵妃的玉腕抓住,用力一拖。万贵妃立不稳纤足,倾身 过去。小杜乘间拥住,亲亲密密地接了一个香吻,引得宫女们都笑了。万贵妃红了 脸,带笑来拧小杜的嘴儿,不防足下一绊,翻身仆在蟠龙的躺椅上。小杜不料万贵 妃会倒在椅上,他兀是回身扑过来,却扑了个空。因来势太猛了,又兼酒后两足无 主,走路踉踉跄跄,吃立着的小宫人一推,小杜站不住脚,摇摇摆摆倒退过去。被 躺椅一绊,如玉山颓倒般去扑在万贵妃的身上,宫人们一齐大笑起来。

万贵妃急了,狠命地一挣扎,要想把小杜掉在下面。这时小杜几个翻身后,早 弄得头重脚轻的,酒已直涌上来,四肢乏了力,居然被万贵妃翻将过来,转把小杜 压在下面。小杜便把万贵妃死命地揪住不放,两个人扭作了一团。啪的声响,蟠龙 椅侧翻了,两人一齐倾在地上,宫女们忍不住放声狂笑。一面笑着,大家七手八脚 地来扶持,怎奈两人死揪在一起不比一个人跌倒的容易扶起。加上宫女们格格地笑 着,手上越发没劲,才把两人扶得起一半,大家一笑,手就松了,连宫女也牵倒在 地上,五六个人跌作了一堆,有几个宫女笑得肚痛,在那里喘息挼着,索性不来扶 了。

正在笑声满腾一室,忽听得宫门外靴声橐橐,明晃晃的纱灯一耀,在宫门外止 住,一个伟岸的丈夫,负着手独自踱进宫来,宫女们定睛细看,吓得四散逃走。在 倒着的躺椅角上,心慌绊跌的也有,又有碰在妆椅上的,大家乱撞乱跌,一霎时逃 的鸦雀无声。那时睡在地上的只有一个醉汉小杜和万贵妃了。

万贵妃见宫女等狂奔,心知有异,忙仰起头来瞧时,正是久不临幸的宪宗皇帝。

万贵妃这一惊几乎吓得要死,慌忙推开小杜。小杜不知是宪宗来了,醉眼矇眬 地扭着万贵妃哪里肯放,万贵妃真急了,用狠劲将他一拧道:“该死!皇帝来了。” 这一句话好似晴天霹雳,把个小杜吓瘫在地上爬不起来了。万贵妃已是玉容如纸, 跪在地上,那头好像有几千百斤重,休着抬得起。宪宗早瞧得明明白白,只看着万 贵妃冷笑了几声,一面叫小杜起来,宪宗含怒说道:“朕道你年幼,命你随侍左右, 授为护卫,已是十分侥幸了,谁料你不思忠诚报恩,却在宫禁里胡闹,朕现在且不 来罪你,快离去此地,从今后不许你进宫!”宪宗说罢,唤过一名内侍,令将小杜 交给外面侍卫,立刻押出宫去。那小杜得了性命磕头谢恩起身,跟着内侍出宫。到 了宫外,内侍便唤过值日的侍卫,传了上御,侍卫就带了小杜往外便走,将至仁和 殿前,忽见传谕的内侍又追上来,对侍卫附着耳讲了几句去了。

侍卫仍押了小杜前进,出了宣仁殿就是御河的石梁,小杜一心往前走着,不防 侍卫在背后大喝一声:“去吧!”霍地执出刀来,望着小杜的头上只一刀,头颅落 在石梁下,侍卫杀了小杜,回到宫中,起先传谕的内侍还等在那里,验了血刀才去 复旨。原来小杜和万贵妃的事做得太不避人眼,弄得阖都传遍,渐渐地宪宗也得知 了,一时也无心去搠破他。那天晚上,宪宗自东海回到朝鲜宫去。经过万云宫前, 听得隐隐的笑声不绝,便心里生起疑来,命掌灯太监导入万云宫中,到了内宫门前, 笑声越发清楚了。掌灯太监照例侍在宫门前,不便进去,由皇帝独自入宫。所以宫 人们只见纱灯一闪,随后就见宪宗走进来。

但据情理说起来,若在白天,宪宗经过宫外,决不会听见笑声的,因内宫门和 外宫门离得很远,无论如何没有这样的尖耳朵。

可是夜深人静了,万籁无声的时候,远处声音就格外要清楚一点的,以是宫人 们的笑声恰巧被宪宗听得。又有人说:万贵妃奇妒,杀人太惨酷了,这笑声是冤鬼 传出来,特意给宪宗听见的,那是迷信话了。不过万贵妃自己也太大意了,循例皇 帝进宫,管门的内侍去报内宫门值日宫女,那宫女再去通知了妃子出宫跪接圣驾。 那天管门内侍都去玩耍了,万贵妃却并不知道,宫里连管大门的人也没有,那不是 大意吗?

第二是那天内宫值日宫女,无巧不巧是个冤家对头的雕儿,她先看见纱灯一闪 明宫例,皇帝夜行有大红纱灯四对前导,东宫及后妃,惟轻纱灯一对而已,若赶紧 去报知万贵妃,令小杜躲避起,一面出去接驾,原是很来得及的,大宫门和内宫门 距离好一段路,如宪宗一进来就去通知,断不会出这场岔儿的。偏是雕儿恨着万贵 妃独占小杜,她眼看着宪宗进宫,故意去避在宫后更衣,弄得万贵妃措手不及,被 宪宗撞个正着。

这也算雕儿报复万贵妃,在那绿荷榭撞破奸情的怨恨了。

宪宗当时打发了内侍带小杜出去,只令交给侍卫押出宫门,却并不难为他,因 明知小杜有些武艺和几分蛮力,恐怕急则生变,受他的眼前亏,待到内侍回来复命, 宪宗又叫他去追上侍卫,秘密谕知,令他在半途上杀了小杜。内侍领旨去了半晌, 才回来禀知侍卫杀了小杜,尸首抛在御河里。宪宗听了点点头,便出了万云宫,太 监前呼后拥地往朝鲜宫去了。

万贵妃跪在地上,只是发怔。宪宗去后,宫女慢慢地拢来,大家把万贵妃扶起, 才如梦方醒地知皇帝已去,不禁长叹了一声,扑簌簌地垂下泪来。万贵妃哭了一会, 收泪问晚上的管门内监和值日宫女,不一刻都已传到。万贵妃令把内监先杖责了一 百,再瞧值日宫女却是雕儿,万贵妃冷笑一声道:“我和你也是前世一个冤家,我 现在已被你害了,横竖这冤结解不开,趁我有口气,这笔帐我们到阴曹去算吧!” 说毕,喝令宫女下杖,雕儿大叫:“冤枉!”说那时进内更衣,实在并没见圣驾到 来。宫人也替雕儿求情,万贵妃哪里肯听,连叫下杖,可怜一位如花的小宫女,竟 血肉横飞地死在杖下了。

万贵妃打死了雕儿,尤是余怒不息,这一夜也不曾安睡。

看看天色有些破晓,远远地钟声乱响,过了一会,太监高叫:“万贵妃接旨!” 万贵妃知是不妙,两条腿顿时像棉花做的,瘫软得半步也移不动,由宫女扶着,到 宫门外跪下,听读圣旨,万贵妃一边跪听,身体又似铜丝绕成的,遍身索索地颤个 不住。

那上谕中,令万贵妃服鸠自尽。太监读罢谕旨,旁边小内监捧着杯盏和鸠酒, 太监便斟上一杯,立逼着万贵妃饮毕,自去复旨去了。宪宗听万贵妃自鸠,不觉忆 起从前的情分,也为之流下几滴眼泪。那万安听知万贵妃赐死,吓得请假不敢入朝, 连汪直也有些胆寒。

宪宗退朝后,回到朝鲜宫中,把万贵妃和小杜的事讲给纯妃大公主听,纯妃说 道:“妃嫔和宫监们的暧昧事本是宫闱中所常见的,就是朝鲜的宫廷里,宫女太监 还不满三百人,那淫恶事却不时发见的。一个小国的宫中尚是这样,休说是天朝的 宫禁了。”宪宗见说,很为感叹。于是又谈说了一会。

宪宗忽然想起了那件孔雀宝氅,是徽王曾充作聘大公主的礼物。这件宝氅是宫 中传代宝物,徽王要赚婚大公主,饬人来宫中盗去的。宪宗问纯妃道:“深宫里能 盗去宝氅,此人技艺一定非常,不知他姓甚名谁?”纯妃答道:“这事听得徽王说 起,盗氅的人如似姓韩,倒不曾晓得他名儿。”宪宗点着头,把他记在心上。明日 就唤一名校尉,宣到徽王府里的总管,问他当日入宫盗宝氅的那个人是谁,总管便 把韩起凤举出来,宪宗令召韩起凤,总管回说韩起凤已南往应天。宪宗听了,命总 管退去,即亲自下谕传知应天府,着韩起凤进京觐见。应天府接到了上谕,自去找 寻韩起凤不提。

再说自徽王被朝鲜大公主刺死,一班食客纷纷散去,只剩下陈孝廉朴安、韩起 凤等几个人,想替徽王报怨,以后闻宪宗已册立大公主为妃,大家心早灰了,便悄 悄地各奔前程。韩起凤见了这种情形,自然也不住足,只得离开北京,也不往宣德, 竟自往南京去了。当徽王在宣德封地,因娶大公主进京最盛的时候,门客多至六七 百人,藩邸之外馆驿也住满了。但徽王好文,文客大半是儒人,武士的寥寥可数, 出类拔萃、技术高强的不过一个韩起凤,还有一个头陀展雄。

徽王每到宴客时,把酒席摆作一字儿,自正厅中起,接连几百桌酒席,直到二 门口为止,门客也一排排地入席,大家欢呼畅饮。徽王见酒到半酣,便请韩起凤献 技。起凤也不推辞,霍地立起身儿,掣过一根镔铁钢枪,在厅前阶下,飘飘地舞弄 起来。看的但见几万个枪尖在空中乱飞,起凤越舞越快,到了后来,竟然脚步腾空 离地有四五尺高低。忽地砉的一响,那根枪直竖在地上,起凤跷足立在枪尖上,身 体好似风车儿一般滴溜溜地转着,愈转愈快,直到瞧不出枪尖的人形。大家正拍手 喊好,又闻得啪的一响,韩起凤执着枪,端端正正地立在人丛里,气不喘息,面不 更色。众人又齐齐喝了一声采。起凤就倚枪入席,忽见席上飞起两个苍蝇儿来,起 凤拉过枪杆,轻轻地一挥,两只苍蝇整整地刺在枪尖上,众人又说一声好。韩起凤 笑道:“这不过艺术上重如泰山,轻如鸿毛的意思。俺的枪尖重可以拨千斤,轻时 虽纤微的小虫也不会漏去了的。”众人听了,又赞叹一会。

只有那头陀展雄不服气,在那里冷笑一声道:“你那枪法,只好算江湖上的花 枪术,不是真实技艺,又有什么希罕。”说着就腰间抽下一个铁锤来,对众人扬了 扬道:“咱们也来献丑了。”一头说时,就飞身下厅,东一锤西一锤,慢慢地舞起 来,听得呼呼风响,头陀的浑身上下都是锤影遮掩着。那头陀愈舞愈近,逐渐舞到 了席上,忽地翻身,望着韩起凤一锤打来,这一下唤作泰山压顶,起凤要是趋避是 万万来不及的,便扑地倒下身去,伸起两足把铁锤架住。那头陀见一击不中,料想 敌不过起凤,便弃锤往外飞奔,起凤跳起身来哈哈大笑,也不去追赶,仍入席饮洒。

当时席上的人,谁不佩服起凤艺高量大,徽王也很敬重他。

时庭前的大桂树上,忽然呀呀地鸦噪起来,徽王说了声:“可厌!”起凤正吃 着莲子,便含在口中,向着桂树喷去,就“啪”“啪”地掉下六七只乌鸦来,众人 捉鸦瞧时,莲子粒粒嵌入在乌鸦的粪门里,大家又连声称赞。据起凤自己说,幼年 学打弹,自大石打木人起,至百步外用米粒能打着飞虫蜉蝣,止须要发出去百无一 失,才算得艺术成功。

又学镖时,打一块木板,板上画了人形,用镖按着穴道打去,夜里燃火绳作为 记认,学到后来,拿棉花搓成小团,将鸡子画了黑点,二十步内,棉花团打鸡子能 够把外壳打穿,手势至此,一镖出去有二十斤气力,若离开三十步能打穿鸡子,便 有三十斤的力量。然技艺最高的,终不过三十五步,可是小小一支镖儿,飞出去已 有三十多斤了。韩起凤自己说,只能打到三十一步,再上便不能够了。众人听了多 不相信,便由一个门客擎一枚鸡子在手内,叫起凤把棉花团打过去,“啪”的一声, 鸡子打破了,掉到了三四丈外,门客的手臂也震疼了。大家才信起凤的话,那棉团 的确有几十斤的力量。这一番起凤由北而南,是去找他一个徒弟的。其时接得应天 府尹的谕示,知道当今皇上宣他进京,起凤便带了一个门徒,匆匆北上。

是年是宪宗成化十二年,那天宪宗把万贵妃赐了鸠酒,谅她必死无疑,便叹气 对司礼监怀恩说道:“朕登基已十几年了,还没有后嗣,从前育了几个太子,都被 那妒妇谋害了,如今妒妇死了,朕不知几时再得抱太子,那岂非是桩恨事!”杯恩 听了,忙跪下奏道:“陛下现有太子已六岁了,怎说无嗣?”

宪宗大惊道:“朕的儿子在哪里?”怀恩答道:“景寒宫中魏宫人抚养着的不 是吗?”宪宗见说,弄得半信半颖,摸不着头脑起来。忙令宣魏宫人见驾,不一刻, 魏宫人姗姗地来了,手里挽着一个五六龄大的小孩子,见了宪宗哇地哭了,便扑在 宪宗的怀里。宪宗把那小孩抱起来,定睛细看,觉得眉目酷肖,头角峥嵘,不由地 失声道:“这真是朕的儿子!”便询那魏宫人,怎地抚养着太子,是谁生的。不知 魏宫人说出什么话来,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