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53回 蛮洞苗儿奇风怪俗 天府太监选色征歌


却说韩起凤胜了苗瑶一阵,欲进兵荔浦,总兵官朱永怕深入蛮地,水土不服, 只推说身体孱弱,自在高雷养病。起凤见他是个没用的人,跟着反觉碍手,乐得任 他去偷懒,自己转可以爽爽快快地进兵。于是留了三千军兵,镇守高雷,起凤率领 大军并朱英、王强、王蔚云,高雷总兵云天彪和都指挥墨贝,两人很具将材,起凤 便飞疏进京,调云、墨两人为征苗副都督,共参军机。不日上谕下来,云天彪与墨 贝,准以原职随征瑶军立功,班师之日,另行封赏。一面着都指挥常冠军升任高雷 总兵,以游击江剑门擢为都指挥,又调王江为高雷都指挥,以营副朱龙升任游击, 并命择有功把总,补营副的缺额。

韩起凤调了云指挥和墨指挥,领兵进扑荔浦,那里守将苗瑶副酋大狗一闻官兵 到来,忙率瑶众迎战。两阵对圆,瑶阵上大狗跃出,手仗一杆铁骨朵,骑一头红毛 牛竟来冲锋,官军的阵上朱英出马,方才交手,那大狗的红毛牛口中忽然喷出沫来, 把朱英的坐骑吓得往后倒退,只得回身便走。王蔚云看了大怒,忙飞身下马,舞着 一口刀愤愤来步战,一牛一步,两人兵器并举,战有二十多合不分胜败。墨贝便暗 自取弓抽矢,飕的一箭正中大狗的颊上,坐在牛上晃了两晃,几乎坠下来,忙勒牛 逃走,王蔚云眼快,乘势一刀已砍在大狗的腿上,大狗负痛领了瑶众大败而逃,官 兵追杀一阵,便鸣金收军。大狗败回寨中,紧闭木栅不出。

韩起凤得了胜仗,吩咐众将不许解甲,恐瑶众乘夜劫寨,诸将领命皆枕戈休息。 看看天色晚下来,一轮明月初升,起凤按着宝剑,亲自出营巡视。但见左右前后营 中柝声不绝,刁斗相应,守卫很为严密。再看云天彪的营中,灯火四耀,兵士环甲 而待守望得宜,防备谨慎,韩起凤不觉点头赞叹。四顾自己身后,见王蔚云跟随着, 起凤指着天彪的大营道:“云总兵可以称得知兵,你须留心学习,他日报国建功都 在这个上头。”

蔚云听了,唯唯答应,起凤仰观天空如洗,万里无云。忽见东南角上一群晚鸦 向着明月飞鸣,韩起凤惊道:“苗瑶必来偷寨,破荔浦就在今朝呢!”说罢,同了 蔚云回寨,即点鼓升帐,诸将都来参谒,韩起凤首先发言道:“俺知今夜,当有苗 瑶临寨,彼料俺军得胜,必解甲安息,想半夜前来偷营,俺应预为防备他。”于是 令朱英领一千人马,伏在大寨左边,王强领一千军马,伏在大寨右边,墨指挥引军 马千五百名埋伏在寨后。但见中营火起,便会同朱英、王强并力杀出。又命云总兵 率兵五千,从小路抄往苗瑶大寨,望得后军火发,可与兵士们奋力抢寨,夺得瑶营 算是头功。云天彪奉命自去。

韩起凤分拨已定,自与王蔚云在中营坐待,专等苗瑶到来。

将至三鼓,月色朦胧,浓雾渐渐迷漫得对面不见人影,忽闻远远马嘶人语,起 凤叫蔚云备着火种,就帐前堆起柴草来。那苗瑶酋长大狗领着大头目猫儿眼,小头 目左千斤,趁着昏夜疾驰地望官军的大营杀来。到了营前,只见四面静悄悄的,也 不见一个巡营的兵士。大狗下令,瑶众拔开鹿角,发声喊杀将进去,前营却是空的。 大叫快退出去,喊声未绝,啪哒的一响,小头目左千斤已连人带马跌落陷坑,被官 兵活捉去了。

这时王蔚云在中营早燃着火种,霎时火光烛天,王强、朱英左右杀出,墨贝又 从后杀来,韩起凤和王蔚云领着大军由营中杀出。四面夹攻,瑶兵虽然悍勇,哪里 抵挡得住,大狗拨马先走,官兵奋勇追杀。猫儿眼落荒而走,被朱英一眼瞧见,飞 马去赶。猫儿眼无心恋战,鞭马疾奔。朱巨恐被他逃走,拈弓搭矢只一箭,正中猫 儿眼的左臂,翻身落马,兵丁赶上把他捆绑起来。这里起凤等大杀瑶众,大狗死命 逃奔,看看将到自己的大寨,突然的一声梆子响,一大队军马摆开,为首一员大将, 脸如锅底,手执两根银锤拦住去路,大狗不敢回寨,只夺路而走,经云天彪押众追 赶,并飞出一锤,打在大狗的背上,满口流血伏鞍逃命,云天彪即勒兵不追。大狗 回顾人马,只有百余骑相随,不禁仰天叹道:“咱自出兵以来,从未有这般大败, 如今七千骑剩得百人,叫咱怎样地去见主将。”说罢痛哭起来。

不提防林子里一棒锣响,又是一军拥出,为头的少年将官正是韩起凤部下的新 授千总王蔚云,舞着一枝竹节钢鞭直取大狗,原来蔚云从僻路绕到大狗的面前,这 时等个正着,大狗怎敢迎敌,又兼背上受了锤伤,只好望斜刺里奔逃。蔚云也不去 追他,只把从骑乱杀,不上一刻,百来骑人马杀得一个也不留,唯大狗一人单身走 脱。韩起凤大获全胜,占了荔浦,令王强守着,自领大军进攻修仁。

那里也有一个瑶人的首领唤流星子,为人勇悍有余,谋略毫无,见了韩起凤的 兵马,立阵未定便大呼冲杀过来。韩起凤见他来得凶猛,一声号令兵马分作两下, 任流星子杀入来,起凤只把旗一层,阵图立时变换,将流星子困在垓心,流星子自 恃勇猛,左冲右突,双刀舞若蛟龙,经不起官兵阵上箭如飞蝗一般,拿个有力如虎 的流星子生生地射死阵中。起凤射死了流星子,挥兵并进,尽力冲寨,瑶兵抵挡不 住,弃寨逃往天藤峡去了。修仁既破,韩起凤下令,兵士休息三天便望天藤峡进兵。

其时瑶人主将牛鼻子听得荔浦、修仁俱失,两处警报齐至,正值大狗只身逃回, 而且受着重伤,牛鼻子命回大寨调养,自统苗瑶健卒五千,亲自来拒官军。韩起凤 兵至三里浦,倚山靠水下寨。次日牛鼻子便来挑战,起凤出兵相迎,双方排就阵势。 但见瑶众并无规例,东三西四地杂乱列队,正中一面大红麾盖,牛鼻子身骑白象, 手握金刀,银盔锁子甲。左有狮儿,右有黑虎,都生得面目狰狞,双孔撩天,雄赳 赳地立在阵前。官兵队里韩起凤挺枪而出,云天彪和墨贝分立两边,朱英监住中军, 王蔚云督着后军,兵威壮盛,队伍齐整,起凤回顾墨指挥道:“久闻牛鼻子善于将 兵,今日宜杀他一个下马威。”墨贝见说,更不回答,挺枪骤马竟取牛鼻子,那边 狮儿、黑虎两马并出,云天彪忙舞起银锤敌住狮儿。墨贝力战黑虎,约有三十余合, 墨贝卖个破绽,任黑虎一刀砍将入来,墨贝随手一把抓住丝绦,将马鞍只一蹬,轻 轻提过马来望地上一掷,兵丁一拥上前执住,黑虎霍地跃起丈余,劈手夺了小兵佩 刀,砍翻了几人,望着本阵便走。

朱英在后阵瞧见,忙拈弓射去,一箭正中黑虎背心,噗的倒在地上,墨贝飞马 上去,一枪结果了性命。狮儿大战云天彪,见黑虎被擒走脱,仍吃墨贝刺死,心里 万分忿恨,一口刀如泼风般向天彪顶上乱砍。天彪抢着双锤,也抖擞精神迎敌,两 人棋逢对手,战有百合上下,不分胜负,墨贝杀了黑虎,跃马前来助战。牛鼻子大 喝一声,舞手中金刀拦住墨贝,起凤立在阵上观战,深恐云总兵有失,令朱英飞马 相助。牛鼻子怕狮儿吃亏,便奋起威风一刀横飞转来,正劈着墨贝的坐马,那马负 痛,和人似直立起来,将墨贝掀在地上。牛鼻子方要把刀来剁,韩起凤眼快,忙举 手一镖打在牛鼻子的右腕上。牛鼻子吃了一惊,刀势稍缓,墨贝早跳起身儿步行回 阵。牛鼻子拔去腕上金镖,大骂:“没廉耻的小人,专拿暗器伤人!有本领的过来, 与咱交战三百合。”话犹未了,起凤已一马跃出,举枪直取牛鼻子,两人放起对来, 刀枪并施,各显英雄。

这里云天彪同朱英双战狮儿不下,杀得天彪性起,一手迎战,左手扣住锤儿, 探怀取出流星锤来,飞索打去,却被狮儿接着。大家用力一挣,崩的一下,链已扯 断。狮儿回锤反打天彪,天彪疾忙闪过,锤链却绕住了朱英的枪杆。狮儿一面拖住 锤链,一手举刀便砍。朱英措手不及,被狮儿一刀削去肩膊,翻身落马。狮儿待要 结果朱英时,吃云天彪死命抵住,官兵齐出,把朱英救回。

起凤见朱英受了伤,自然无心再战,只得虚掩一枪退回本阵。云天彪也且战且 走,牛鼻子挥众杀了一阵,打着得胜鼓回营。韩起凤收了人马,计点马步各队,折 伤三四百人,忽报先锋朱英,伤重身死,起凤甚是感伤。不由地叹道:“大功未成, 折了猛将,是俺无能的缘故。”总兵云天彪进言道:“都督自出师迄今,已破要隘, 行见寇势日弱,今日的小败本是兵家常有的,何必把它放在心上。”起凤点头道: “话虽有理,但俺也不能无罪。”当下便令草奏上京,请自贬去都督,仍统所部将 功赎罪。上谕下来,只令罚俸一月,贬职毋议,并命速平瑶寇,以请边陲。

起凤接了上谕,和云天彪议道:“俺看苗瑶勇悍喜战,牛鼻子等皆无谋匹夫, 破他本是容易。俺昨相地形,察勘路径,牛鼻子依仗着黄牛峡险峻,在那里结营, 俺军仰攻,非常为难。

今如有人能领兵五百,袭他背后,从黄牛峡间道杀出,那时牛鼻子防前不虑后, 必然败他无疑。不过此任重要,似非俺亲自去不可。“云天彪阻拦道:”主将督领 王师,责任非轻,不可冒险。小将不才,愿充此职。“起凤大喜道:”如将军肯去, 俺还有什么话说?“于是命天彪挑选五百精壮,去袭敌人背后。约定吹角为号,并 再三叮嘱小心,天彪领兵自去。起凤又传令、墨将军领兵五千,去伏在黄牛峡对面 的青龙岩下,但见红旗飘动,即并力攻打瑶寨。分发已定,起凤自统大军把黄牛峡 团团围住。

牛鼻子因折了黑虎,坚守不出。他在峡上,遥望官兵来围,只令瑶众把石灰擂 木炮打将下来,官兵并不近前,只远远地立着呐喊。看看日色亭午,隐隐闻得山峡 后角声呜呜,韩起凤叫把红旗张起,墨贝、王蔚云两人率着兵士来攻山峡,牛鼻子 见官兵来势猛烈,将镖枪抛掷,官兵纷纷中枪下堕,前仆后继,这样地相持一个时 辰,忽听峡上喊声大震,瑶人四散乱奔,镖枪也立时停止,官兵乘隙一拥而上,砍 开木栅杀将进去,云天彪领着劲卒自峡后杀来,两面夹攻,瑶兵大败,堕崖死者不 计其数。牛鼻子见守不住黄牛峡,只得弃了大寨,和狮儿两人领着三十余骑,逃入 大藤峡去了。韩起凤自与墨贝、王蔚云、云天彪等合兵一处,杀散了瑶众占住黄牛 峡。一面收兵,计点人马,虽得了许多器械马匹,官兵却伤了两千余人。韩起凤便 亲督兵士掩埋了尸首,并把牛酒之类大犒军士,诸将庆贺一天,再筹进攻良策。那 黄牛峡的地方,是个瑶众总口子,也是行军的要隘,黄牛峡如有失,大藤峡已不能 固守了,其时黄牛峡下的苗民闻官兵到来,忙具了牛肉羊乳等物来跪接王师。韩起 凤把他们安慰一番,苗众十分感激,都罗拜退去。

讲到这黄牛峡下,也有四五百户的苗瑶,因地近都邑也和汉族卖买往还,有些 苗瑶懂汉语的,一切婚丧礼节尽根据着汉族。苗瑶的小孩子,一般的也读汉文,与 汉人缔婚的很是不少。

他们这种苗瑶有生熟两类的区别:黄牛峡的苗瑶近于汉地,一也懂得些礼仪, 时人称作熟苗。至若大藤峡进去,苗民和汉人素不相通,举动也极野蛮。偶然见了 汉人,他们都呼为妖怪,汉人如误入他们峡中,便被他们杀死。由是汉苗相仇,里 面的也不敢出来,外面的自然不敢进去。两下里弄得断绝交通。这住在里面的苗瑶, 就是汉族称他作生苗的。

其实生苗虽性情野蛮,起初与汉族并没什么仇怨,只不过是言语不通,装束有 别,生苗是没知识的,见了汉族衣冠以为可怪,因怪生疑,恐汉人要加害他,他就 先下手为强,似这样的互相误会,遂结成了世世不解之仇了。广西沿苗峡居住的汉 人,懂得熟苗言语的甚多,他们喜欢和汉族往来,卖买都极公平。熟苗在汉族的市 上交易,大都腰上系有一条红布,我们一望就晓得他是苗人,但懂得生苗话说的, 百人中不获一个,有熟谙生苗言语的人,改装作生苗的模样,带了红绿绸布等,偷 进峡去和生苗相卖买,倘是碰着幸运,一次上可以发财,一生吃着不尽了。以是进 峡去虽是危险,冒险的人却是常有的。

生苗那个地方,山岗瘴气极重,苗人是习惯的了,汉人触着气味便要身死的。 那里虎豹毒虫又多,生苗进出都带着刀,也不甚畏死的,唯见了汉人的红绿绸布却 异常欢喜,往往有胆大的生苗到汉人市上来抢夺,被汉人打死了。将尸首掷进峡中 去,这样的事,一年中终有好几十次。

汉人乖觉的,揣知生苗的心理,学了苗语,装作苗人,把红绿绸偷进峡中。苗 人不知卖买,只拿宝石、珍珠、沙金、人参等东西来掉换,任他给与多寡不得争执 的。苗人有金珠无用,汉人得着可以发财了。汉人贪利,做这项买卖的大有其人。 不过进峡去有好几样危险的事,一逢到了一样就不得生还:譬如偷进峡去时,被峡 中的苗瑶知道,照苗例不得和汉人往还。违者并汉人一起杀戮。或是撞着了无理的 生苗,把你杀死了,将所有细布抢个干净,那叫偷鸡不着蚀把米,白白送了性命。 又有一样是触着瘴气,或是遇见猛兽毒虫,自然是准死无疑了。

有以上这几个缘故,利虽优厚,害也不小。如果要和生苗做卖买,非将性命置 之度外不可,故去干这勾当的人,必是个无挂无碍的光蛋,侥幸获利回来,便娶妻 成家,置产购屋。不幸死在峡内,只算是世上少生了这样的一个人罢了。

生苗的居处习俗和汉族相去甚远,男女不穿衣服,上身披个树叶的坎肩,下体 遮一圈紫叶就算是衣服了。居住的地方,大都是石穴洞府,并没有房舍屋宇,很有 上古时风气。男女进出佩刀,一言不合便用性命相搏。夫妇极和睦,倘妇与别个男 子嘻笑狎玩,本夫瞧见了也不以为意,唯不得碰着莲船。

苗人妇女的双脚儿却非常贵重,除本夫外不得抚弄,否则就是看轻她了。妻子 和人有私,本夫在侧并不禁止的。若一弄到她的双足,本夫便指为通奸,即抽刀与 妻一并杀死。父母死后,子女毫不悲哀,转把尸首分解了,在火上薰一过,家人围 坐着大嚼一顿,名称腹葬,将五脏六腑等给野兽吃,谓父母已仙去了。到了第二年 的秋季,听得杜鹃在枝高啼苗中杜鹃,如汉人之燕子,春去秋来,以定时节,子女 才痛哭道:“鸟已回来了,父母却仙去不回。”于是在空地上竖一块石头,算是坟 墓的意思。

女子到了春期见天癸至谓之春期,口吹芦管,在草地上跳舞,男子几十名跟随 在后,女的看中哪一个男子,便和那男子双双到僻静的所在苟合,把芦管插在路口, 苗人瞧见这枝芦管,就知道在这里面苟合,必须绕道他去。如走入芦管之内,是为 破红败人好事的意思,由男的赶出来,把误走的那人杀死,不得索偿。这样的苟合 之后,女的如其有娠,便由那男子迎归配为夫妇;如不受孕的,女子仍须吹着芦管 另择男子去苟合,终至腹大便为止。夫妇中男女不得再醮,由亲族人等把寡妇杀了, 倘夫死了是这样,与男尸一并抛入海里,叫作水葬。

女的先死,丈夫即须自杀,自杀的法儿各自不同:有抱妻子尸首从高岩上跃下 来跌死的,有拥尸投海的。又小孩生至五岁,便离了父母自入深山去找野食为活。

友朋、亲戚、邻舍有不知睦发生龃龉的,便由忒朗判断是非忒朗是苗中的土官。 谁是理短的,把刀插在耳根,也算罪名最轻的。犯罪稍重的,拿刀割去耳目口鼻, 犯奸的削去肾囊,顶重的盗犯盗野兽等,就要刳腹洗肠,把肚子剖开取出肝心肺饲 犬,而且要自己动手的,如未曾取出脏腑,人已痛倒在地时,便算不得喀喇苗语是 英雄。苗俗的奇特,诸如此类的,真有不可胜纪之概。

当时韩起凤破了黄牛峡,次日就攻进大藤峡,擒住牛鼻子和狮儿,杀散苗瑶, 砍断峡口的藤梁,从此生苗不能再出。韩起凤因生苗不服王化,未易处治,所以也 不深入。只封峡令汉苗隔绝,一面知照高雷朱勇,荔浦王强,即日班师。大兵一路 北还,经过济南,不见济南府等来接,起凤很觉诧异,便召附近问保甲话,保甲回 说:“现值汪公来此开府,大小官员都经更调过了,如今布政司、按察使等方伴着 汪公在妓馆饮酒,以是没有闲工夫来接待过往官吏了。”起凤问汪公是谁,保甲叩 头道:“就是讳直字的汪公公。”韩起凤听了大怒道:“汪直是一个太监,怎地开 起府来了?待俺亲去拜望他。”说罢,命那保甲引导,吩咐云天彪将兵马扎住,自 己带了那保甲直入济南城中。到了望江楼前,保甲遥指道:“那边红楼高墙的,是 汪公歌宴的地方。”起凤见说,叫保甲侍候在那里,便独自向那高墙走去。远远闻 得笙歌聒耳,杂着清脆的莺声,似在楼上弹唱,起凤不由地心头火起,就大踏步望 着红楼直奔上去。不知韩起凤上楼怎样,再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