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54回 拔赵易汉尚书娶丑女 指鹿作马太后辨夫人


花香满院,鬓影钗光,往来的都是莺莺燕燕,笙歌复奏,夹杂着一阵阵的笑语 声,粉白黛绿地围满了一桌。那个开府大监汪直俨然地坐在正中,两边藩泉司及参 政、知府、副使等在那里相陪。十几个姑娘,一个个打扮得袅袅妖妖的,各捧了金 壶慢慢地斟着酒。汪直的身后,又是三四个绝色的姑娘,抱着琵琶弦索,顿开娇喉 低低歌着小曲。汪直满面春风地左顾右盼,怕南面王还没这样的得意。

正在志高气傲的当儿,忽听得楼下龟儿大嚷起来,楼便蹬蹬的一阵乱响,走进 一个箭袍武士巾的丈夫来。汪直定睛细瞧,却又不认得的。原来韩起凤赴京时,汪 直已受命巡抚山东,不曾和起凤见过面。起凤在徽王府中倒认识汪直,这时韩起凤 已眼中出火,指汪直大喝道:“皇上命你巡抚鲁地,你倒带了阖城官史在此酒色逍 遥,似你这种误国负恩的阉贼,也配作地方的治吏吗?”

汪直听了,弄得摸不着头脑,不知他是何等样人。末了听见骂他阉贼,大凡做 太监的人最忌人家说他是阉人,因此汪直也不由地大怒道:“你是何处的狂奴,敢 来管咱的事,快给咱滚了!”说罢,连呼:“卫兵何在!”隔房早抢出二十多个护 兵,各执着藤鞭木棍,望起凤头上身上似雨点般打来。起凤便霍地回转身儿,挥起 拳头只一顿地乱打,打得那护兵东倒西歪纷纷往楼下退去。还有四五个来不及逃跑 的,都被韩起凤掷下梯去。其时楼下瞧热闹的人已站满了一大堆,把一条很宽广的 大街拥得水泄不通。街上人们纷纷传说,汪太监恶贯满盈了,今天在妓院中,给一 个外路人打得落花流水。此刻护兵持着臬司大人的令箭,想是调兵去了,这外路人 单身独汉,恶龙斗不过地头蛇,怕不吃个大亏吗?

那保甲刘老二在望江楼下等候韩起凤,听得路上人的话说,知道韩起凤必然发 火,深恐酿出大祸来,只得三脚两步忙忙地赶至妓院中。正值起凤按住了汪直痛打, 藩桌司及副使、参政、知府等官员,见韩起凤来得凶猛,怕吃了眼前亏,就乘空溜 下楼梯,巴巴地望救兵到来。刘老二抢上妓院,见了臬司罗成章,也不及行礼,只 低声说了几句,又往外奔出去了。

这里罗成章把韩起凤大兵过境,见无人迎送,因而动怒便亲自来闹妓院的话, 对藩司周君平说了。君平大惊,成章也慌得手足无措,他如参政副使,知府,同知 等更吓得目瞪口呆。

又听得汪直在楼上已被打得力竭声嘶,连救命也喊不动了。罗成章见不是了局, 拖了周君平硬着头皮上楼。一面劝住,一面向韩起凤再三地谢罪陪不是。韩起凤知 两人必是本城的官吏,见他们这样地低首下气,心上愤气早平了一半。便把汪直只 一推,一个倒翻斤斗,骨落落地跌下楼梯去,被护兵们接着救去了。

罗成章和周君子即邀起凤入座,吩咐妓院中排上筵宴来。

于是大家诘询姓氏,起凤才晓得罗、周还是藩臬两司,就也自谦卤莽。楼下的 副使等陆续上楼来参见,起凤一并邀他们入座。

不一会,那保甲刘老二也回来了,上楼侍立起凤的背后。酒到了半酣,周君平 叫妓女们一齐出来歌唱侑酒。

那几个粉头,当时见起凤动起武来,吓得她们魂飞天外,有几个往桌下乱钻, 胆最小的粉头慌得她们哭了。此刻听得打已停止,又要唤她们出来,倒不好违忤, 只好大着胆来侑酒,大家见了韩起凤尤是害怕。臬司罗成章忽然记起一件事来,忙 唤保甲刘老二近前,附耳吩咐了几句,刘老二答道:“刚才小人出去就为的这事, 现已止住了。”罗成章点点头,起凤便问什么事,成章很惭愧地说道:“适才汪公 公命去调兵,如今是用不着了,所以叫刘老二去阻止。”起凤听说,微微地一笑。

原来护兵持了臬司的令箭到参将衙门,参将王由基立刻点起了三百人马,风卷 残云地赶来。劈头正撞见保甲刘老二,把韩都督班师过境的话细细说了一遍,吓得 王参将屁滚尿流,竟带了兵士逃回衙中去了。起凤和罗成章等高饮到了日落,始各 尽欢而散。第三天起凤拔寨起行,满城文武都来相送,只有汪直被起凤打伤了,不 曾来的。起凤便重赏了保甲刘老二,别了众官统兵北进。

不日到了京师,起凤把人马扎住在校场,自己和总兵官朱永入朝见驾,宪宗当 面慰劳一番。又问起凤殴打汪直的缘故,原来汪直的草奏比韩起凤的大军早到五日, 所以宪宗已经知道了。当下韩起凤将汪直在妓院行乐,并剥削山东人民,怨声遍道 路的话从实奏闻,宪宗不觉大怒道:“朕只当他忠心为国,谁知这逆奴如此不法。” 那时宪宗本很疑汪直,经御史陈兰、侍朗项朋等上章劾了几次,宪宗已有点不快, 今又被韩起凤把汪直的坏处和盘托出,宪宗见起凤所奏,与项朋、陈兰等弹章中无 二,知汪直罪名确实,不禁恼恨万分,便命起凤等退去,宪宗起驾回宫。

明日圣旨下来,加抚宁伯朱永为宁远侯,韩起凤擢为将军,晋靖远伯,王强为 都总管,云天彪擢为大将军,赠子爵,墨贝为丰台总兵,王蔚云授为参将,阵亡指 挥朱英擢为都副使,谥封绥宁伯,其子朱云为指挥。所获苗酋牛鼻子、狮儿等九十 三人及苗奴家属九十余人,一并斩首示众。巡抚汪直削去御前奏御官,追夺铁券, 革去伯爵,废为庶人。

这道上谕一下,山东一境人民欢声犹如雷动。汪直自觉无颜,带了行装黑夜出 城,被人民查见了,大家一声吆喝,打的打,骂的骂,有的甚至痛咬,不到半刻工 夫,把个势焰熏天的汪直太监咬得身无完肤,遍体是血,大叫数声吐血斗余而死。

死后人民又将他的尸体挂在城边,剖出五脏六腑来悬在树上喂鸟。过了一个多 月,汪直尸首已变风干的人腊,百姓才一把火烧他成了灰烬。宪宗又以济南藩司周 君平,臬司罗成章等依附汪直,便下谕纷纷降调。

光阴流水,转眼是宪宗成化二十三年的春季,宪宗因身体略有不豫,命大学士 马文升代往祭天,宪宗和纯妃朝鲜大公主在宫中石亭上对弈,双方布成阵势,各按 步位进攻,看看纯妃将输,被宪宗拦上一子,纯妃受困不得活路,左思右想,猛然 悟到一着,纤纤玉指夹着一子下去。向着总隘上一摆,转把宪宗的一角活子围困起 来,宪宗拍案道:“这一下可输了。”纯妃志得意满,高兴地了不得,便莺声呖呖 地大笑一阵。

哪里晓得太喜欢过了分,这一笑竟回不过气来。两手紧握,杏眼上翻,花容渐 渐惨变,娇躯儿坐不住金交椅,慢慢地蹲了下去。旁边的宫女慌忙来搀扶着,宪宗 也亲自去扶持。再瞧纯妃时,朱唇青紫,瞳人已隐,肌肤冷得和冰一般,霎时香消 玉殒了。宪宗一面垂泪,口口声声说:“没有死得这样快的,速去召太医来诊治。” 内侍便飞也似地去宣了太医院院使,并太医院院判,及御医两人。先后诊了纯妃的 脉搏,齐声说魂离躯壳往游太虚,不可以药救的了。宪宗见说,又是奇疑又是悲伤, 含泪下谕:溢纯妃为孝德皇妃,命司仪局照贵妃例,从丰安殓,附葬寝陵。

从此这位宪宗皇帝,好似有了神经病一般,每见宫人太监及文武大臣等,便睁 着眼说道:“不信!不信!没有这般死得快的。”一天到晚只说这两句话。幸喜太 子軏樘已经十七岁了,大学士马文升、尚书李省孜等上书请太子监国,由纪皇后下 懿旨,令太子軏樘登文华殿视事。宪宗也渐渐卧床不起,夏末初秋,转眼已是香飘 桂府,宪宗病症益重,只瞪着两眼不能说话。

到了八月的十八那天,宪宗驾崩在朝鲜宫,在位二十三年。

于是大臣奉了遗诏,扶太子軏樘正位,是为孝宗皇帝,以明年为弘治元年,晋 母纪妃为皇太后,王妃为太妃,尊宪宗为孝纯皇帝,庙号宪宗。封弟軏杭为兴王, 軏樗为岐王,軏榆为雍王三王皆王妃所生,晋大学士马文升为太傅,以吏部司郎刘 大夏兼文殿大学士,都御史刘健为工部尚书。佥事李东阳,翰林院编修谢迁,孝宗 在东宫的时候,已知道两人的贤能,此时继统,便召谢迁和李东阳奏对,很是称旨。 即擢李东阳为礼部尚书,谢迁为兵部侍郎。过了几天,又擢谢迁为兵部尚书,以户 部主事李梦阳为兵部侍郎。并斥佞臣万安、梁芳、李省孜等,群臣又交章弹劾,孝 宗将万安下狱,梁芳腰斩,李省孜充戍边疆,死在半途。又革万贵妃戚党官爵,汰 去侍奉官和冗职凡大小三千余人,朝中小人一清。这时孝宗励精图治,群贤毕集, 如马文升、刘大夏等均是忠直老臣,刘健、谢迁、李东阳、李梦阳、戴珊等亦是一 朝的名臣,时人称谢迁、李东阳、刘健为朝臣三杰。

孝宗除敬礼马文升、刘大夏外,以谢迁、刘健、李东阳三人为最宠信,一时又 有谢论、李谋、刘善断之说。谓谢迁工读论,李东阳善谋,刘健更善于决断大事也。 孝宗又当纪太后承议,立尚书张永升的女儿张氏为皇后,立金氏、戴氏为皇妃。

其时上有英主,下有贤臣铺治,真是百废俱举,大有天下承平的气象。孝宗也 极力效法宣宗,奖励风雅,闲暇时和李东阳、谢迁等一班文臣吟诗作赋,都下文风 为之一振。时朝臣三杰中,要算兵部尚书谢迁建白最多,连宫中纪太后都很器重他, 常常在宫中道及谢先生的。

那谢迁是浙江上余人,号叫恭仁,在未达的时候,家中极其贫困,幼年还替人 家看过牛。但他生性喜欢读书,听得人家的小孩念着书,谢迁也记在肚里,到了赶 着牛回来,就坐在茅檐下高声朗诵。村中设帐的是位孝廉公,见谢迁很肯上进,便 去对他的封翁高云说:“令朗将来必是大器,某愿不取修金,教他读书。”谢封翁 听了,即命封迁去随着孝廉读书,谢迁果然刻苦功读,暑天怕蚊虫螯他,便燃了一 油灯,身体蹲在翁头中读书。这样的七个年头,出去小试童子试,居然列了案首。

谢封翁也不胜喜欢,替谢迁定下一门婚事,是同里的刘老大的长女儿。

到了这年的秋季,谢封翁去通知了刘家,给谢迁完姻,谁知道得迎娶时,刘老 大的长女抵死也不肯登舆,她说:“谢家小子是牧牛儿,我至死不嫁这种村童的。” 刘老大和他妻子再三地劝说,他大女儿就要寻死觅活,弄得刘老大束手无计。外面 谢迁又来迎亲,几次催着要起身,急得刘老大老夫妇两个好似热锅上的蚂蚁,真是 走投没路了。

正在万分着急,刘老大的次女在旁说道:“父母之命不可违,姐姐还是好好地 上轿吧!”大女儿忿忿地说道:“你肯嫁与牧牛郎吗?”次女冷笑道:“当初父母 如把我许配谢氏,今天自然是我去了。”这句话说得大女儿哑口无言,倒将刘老大 提醒过来,忙一把掩住了次女,垂泪地道:“你姐姐不肯,叫俺两老为难,现在怎 样去对付谢家?俺想你是孝顺老子的,不如你代了姐姐嫁过去吧!”次女见说,慨 然答道:“只要将来谢家没有话说,女儿就替姐姐前去。”刘老大道:“这是秘密 干的事,决不使谢家知道的。”于是把次女妆扮起来,匆匆扶上了彩舆,由谢迁导 着吹吹打打地去了。

及至夫妇交拜毕,新人送入洞房,坐了床帐,喜婆才搀了新妇出房参见翁姑时, 亲友嚷着大家瞧看新人,面红才去,众人都吃了一惊。原来新娘满脸的麻黑点,掀 着鼻子,异常地难看,更加她的头顶患过疥癣,青丝寥寥可数,愈觉丑陋不堪,古 来的无盐谅也不过如是了。谢迁见妻子这般丑恶,心里十分懊丧。只碍老父的命令, 不敢违拗。那些亲戚多暗暗好笑,连谢封翁也老大的不高兴,深悔自己莽撞了,会 冒冒失失地聘了这样一个丑媳妇。

韶光流水,转眼过了三朝,谢迁因娶了丑妇,独自坐在书室里纳闷,忽听得外 面人声杂乱,打门似雷鼓般的,正要出去开门,却见四五个红缨短衣的报子,飞也 似地抢入来,见了谢迁,齐声道:“孝廉公恭喜!”便跪在地上讨赏,谢迁瞧那板 条,却是自己重了秋试乡榜,上面大书着第九名举人的字样。

谢迁这一喜,倒把妻子的心事抛掉了,便亲自去包了几钱银子,赏了那报子自 去。不一会,亲戚族人又都来向谢封翁父子道贺,又把丑陋夫人相的古话,劝慰着 谢迁,谢封翁也道:“新妇面貌虽不佳,福分谅来不差的,她进门三天,就做现成 的孝廉夫人了。”说罢哈哈大笑。谢迁听了这话,稍稍地对他夫人和睦了一些。但 这位刘夫人倒是外浊内清的,平日不轻言笑,上能侍奉翁姑,下敬夫婿,一切的举 止处处以礼自侍,什么进巾递栉,颇有举案齐眉之概,夫妻间端的相敬如宾。谢迁 见他夫人壮凝稳重,是贤而无貌,原不足为病的,由是把刘夫人渐渐地重视起来。 他那读书,也越发用功,翌年成了进士,待到进京会试,连捷入了词林,授翰林院 庶吉士。不久又迁翰林院编修。这时的谢迁,当然志高气扬,就在京师纳了两名美 妾,一面请假回乡扫墓,顺道接眷属进京。

这位刘夫人也凤冕蟒袍的归宁去辞别父母,刘老大夫妇笑得连嘴都合不拢来。 还有那些亲戚近邻来给刘老夫妇贺喜,有知道从前代嫁这件事的,都笑那大女儿没 福。大家赞叹不决,更有那邻人的女儿媳妇们拥围着刘夫人,有说的也有笑的,有 赞美的,好像群星捧月,艳羡声和欢笑声嘈杂得不知所云。正在欢滕一室的当儿, 忽见刘老大的小儿子从里面哭出来道:“不好了!大姐姐在房中吊死了。”众人听 了齐吃一惊,慌得刘老大夫妇两个带跌带爬地赶进去,已见他大女儿高高地吊在屋 椽上,忙去解得下来,早已经手足冰冷,气息全无了。刘老大的妻子便一把眼泪一 把鼻涕,一声声地哭起肉来。众亲戚听得大小姐自经,个个地替她叹息。

原来那大女儿不愿嫁与谢迁,重许给一家富户,岂知丈夫是个纨绔子弟,父母 一死,吃着嫖赌皆备,一年中把家产荡光,竟患着一身恶疮死了。大女儿弄得孤苦 无依,只好回她的娘家。

后来得知谢迁成了进士,心里已懊悔得了不得,今天见他妹子做了翰林夫人, 回家来辞行。她看在眼里如何不气呢?暗想这荣耀风光本都是自己享受的,只恨一 念的骄傲,眼瞪瞪瞧着人家去享富贵。这样地越想越气,躺在房里鸣呜咽咽地哭了 一场,乘外面杂乱无人瞧见的当儿,解下带子来自缢而死。

总算刘老大晦气,等她次女儿起身,恨着替大女儿买棺盛殓。那时刘夫人代她 姐遣嫁的事,始逐渐传扬开来,落在谢迁的耳朵里,对刘夫人笑道:“你姐姐小觑 我是看牛的,其实是她红颜薄命的缘故。”刘夫人听说,不觉启齿一笑。她自嫁谢 迁到如今,此刻算得第一次开笑脸。谢迁接着进京,做了几年编修,宪宗皇帝宾天, 孝宗嗣位,便把谢迁提为侍郎,再迁尚书,一时宠信无比。

有一天上,纪太后在景寿宫设宴,懿旨召各大臣的命妇进宫赐宴。众臣奉谕自 去知照眷属,一时如李东阳的胡夫人,刘健的何夫人,马文升的陈夫人,刘大夏的 管夫人,李梦阳的许夫人,戴珊的魏夫人,都纷纷进宫。只有谢迁的刘夫人,谢迁 觉她的容貌太陋,恐见笑同僚,便私下令爱姬杭氏穿戴着一品命服乘舆进宫。当众 夫人晋谒纪太后时,到了谢迁的冒充夫人杭氏,纪太后忽然说道:“你不是谢尚书 的正室夫人,快去换了正室的来见哀家。”杭氏被一口道破,到底是心虚的,慌得 粉脸通红,只得含羞带愧地退出宫去。见了谢尚书把纪太后的话讲了一遍。谢迁没 奈何,又把第二个美妾褚氏改扮了进宫,仍被纪太后看穿,弄得谢迁实在不得而已, 只好请出这位刘夫人来,也穿着命妇冠服,乘舆进得宫出,纪太后看了,这才笑道 :“那才是尚书夫人来了。”其实在座的许多诰命夫人,都疑纪太后有预知之明。 刘健的何夫人有些耐不住,便离了席,请求纪太后的明示,众夫人也都要明白这个 疑团。不知纪太后说出些什么来,再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