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55回 褥姮娥方道士求雨 剿鞑靼王满奴朝天


却说纪太后见何夫人等求示辨别尚书夫人的缘故,纪太后不觉微笑道:“这个 没甚奇异的,因方才冒充的尚书夫人,哀家见她举止轻佻,不像个诰命夫人。况谢 尚书是个正人君子,家庭中规模一定很好,断不会有这样的正室夫人,所以哀家就 揣测她一下,恰好猜个正着。致第二次猜她还不是正室夫人,是照情理上体会出来 的,譬如他第一次令姬妾为冒替,就可以晓得他正夫人必不甚出客,是恐怕被人见 笑,便饰了出客的来代充。怎奈第二次进宫来的,虽不如前人的不稳重,面貌儿却 如花似玉,比前人更见得出色,既有这般相貌,何必要他人冒替?

由此可知来的还不是真的。未了才是真的尚书夫人了,你们看了认为怎样? “何夫人、魏夫人、许夫人、陈夫人、胡夫人、管夫人等都齐声称赞道:”太后的 明见如神,是臣妾等万万不及。“说着大家又谈了一会家务。

纪太后也是小家出身,对于这班命妇,特地格外优容一点。

所以有说有笑的,这席御筵吃得很是有乐,只有刘夫人低着头默默不语,纪太 后偏是器重刘夫人,说她资质淳厚,福泽远出座间的诸夫人之上。待到了宴毕,各 人均有赏赐,唯刘夫人的赏赉比众人独厚。大家叩谢了赐宴及赏赉,分头出宫去了。 自后刘夫人常蒙纪太后宣召,有时留在宫中三四天不归。命妇不准出入禁阙的旧例, 是纪太后所打破的,且按下不提。

再说孝宗自登位以来,远佞近贤,天下大治。弘治三年,张皇后生下一位皇子 来,孝宗青年获麟,分外地兴高采烈。于是到了弥月,循例祭告太庙,由礼部拟名, 叫做厚照。朝中文武大臣,都上章称贺。孝宗命赐喜筵,并经张皇后升了凤仪殿受 贺,大犒禁中的内监宫人。

这样地忙碌了一番,才得安静下来。戴妃又生了皇子,取名叫作厚炜,这时宫 中又是一番的热闹。孝宗见有了两子,自应早定名分,便召李东阳、谢迁、刘建等 商议,册立皇子厚照为东宫,诏令颁布天下,内外臣工又纷纷上贺表,较前更是闹 盛。还有许多大臣的命妇也进宫向纪太后、张皇后、戴妃叩贺,纪太后命在宫中, 召伶人演剧助兴。又闹了有十多天,把那些官人太监忙得屁滚尿流,终日手脚不停 地奔驰。待到空闲下来,大家已是力尽筋疲,东倒西歪的了。

孝宗以自己有子,便想到了幼年的事情,把抚养他的吴太后又重加谥号。更记 起了那个魏宫人,也有几年抚育的功绩,经当日宪宗封她为圣姑,仍保护着皇太子 即今之孝宗,誓不嫁人。如今魏宫人已死多年。孝宗回忆,不禁十分感伤,即追谥 为恭俭贞烈仪淑大圣姑,另建坟墓,春秋祀祭,配享太庙。

又下谕寻访魏圣姑的家族,以便加爵封官。

魏宫人是咸阳人,地方官四处探访,找着一个魏宫人的族弟,在乡间务农度日 的,那地方官却不管好歹,把他送进京来。

孝宗亲临便殿召见,那农人叫作魏宝,自幼没有读过书,询他祖宗三代都回答 不出的。宪宗见他这样蠢笨,如何做得官?随即下一道上谕,令咸阳大吏给魏宝建 一所住房,赐官田两顷,金三千两,黄金五十绽,子孙世袭千户。他日如子弟知书 的,文捧监司,武任把总,俟有功勋再行封赏。

那魏宝是个勤苦的乡农,忽然平空来了这般好处,真是一交跌在青云里了。他 回到家中,和妻子女儿讲讲笑笑,一天到晚合不拢嘴了,渐渐患了欢喜过度的神经 病,见人便放声大笑,指手划脚地说自己见过当今的皇帝,皇帝叫他坐了喝酒等, 胡七乱糟地说了一会,似这样地闹了半年多,竟一病呜呼了。穷人没福消受这句话 应在魏宝身上。

那孝宗做着太平天子,与民同乐,可算开明代未有的盛世了。这样一年地过去, 转眼已弘治九年,孝宗的图治精神慢慢儿有些懈情下去。他恃着外事有谢迁、李东 阳、刘建以及王恕、彭昭、戴珊等,内事有马文升、徐溥、刘大夏、李梦阳等,人 材济济,孝宗乐得安闲游宴,把朝政大事一古脑委给刘大夏、李东阳等,自己拥着 金贵妃,不是翱游西苑,便是徜徉万岁山。

又在万岁山上盖起一座摘星楼和毓秀亭来,那建筑的工程都由内监李广一手包 办。李广又去搬些民间的山石花木、虫鸟等东西进来,取悦孝宗。

深宫的皇帝哪里有这些东西看见,经李广上献,便不辨好坏一概给与重赏。李 广又百般地献媚金贵妃,贵妃在孝宗面前,自然替李广吹嘘,说他能干老成。孝宗 听信金贵妃的话说,逐渐把李广宠任起来。李广要在宫中植些势力,又引出同党杨 鹏,一般地侍候孝宗。过不上一两个月,孝宗也把杨鹏信任得和李广一般,李广、 杨鹏两人有了搭挡,少不得狼狈作奸,先拿那些内监宫人们一个个地收服了。自恃 着皇上信任,和各处的首领太监做对,不到半年,凡宫中太监所任的重要职役,都 更换了李广、杨鹏的私人。

杨鹏见李广权在己上,暗中也狠命地结党,两下里互生猜忌,暗斗非常地剧烈。 一时宫中的内监宫人,有李党、杨党两派,捉着一点儿的差事,各人在孝宗面前攻 讦。孝宗不知他们的儿戏,也有听的,也有不听的,两党的争执不曾分出高下的。

李广见斗不下杨鹏,心里老大的不甘服,以为杨鹏得自己提拔起来的,现在居 然要分庭抗礼了,岂不令人活活地气死。由是李广和杨鹏争宠的心也益切了。后来, 李广默察孝宗的心里很相信释道的,就去都下旧书肆中搜罗些炼丹的书籍来置在案 头。孝宗看了爱不忍释,天天披阅着道书,想研究那长生的方法,终得不到个要领。

有一日上,孝宗瞧见一册《葛洪要著》,觉得内容离奇光怪,苦不识他的奥妙, 回顾李广侍立在侧,便笑着对李广道:“你可懂得这书中的玄理吗?”李广忙跪陈 道:“奴婢是凡胎浊眼,哪里能够省得。陛下如要参透它,非神仙点化不可。”

孝宗摇头道:“神仙不过是世上传说而已,人间哪有真的神仙呢?”李广正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