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56回 意态婀娜侠女怀宝剑 情深旖旎英雄惊人头


讲到那鞑靼部的小王子,在诸部落中要算得是雄中佼佼者。在英宗的时代,鞑 靼部酋叫作雅失里,是个蒙族中的老王爷,资望和实力都在各部族之上,大家尊他 为鞑靼汗汗者,蒙语谓王也,雅失里死后,他的儿马拖孩继立,却是个没用的庸夫, 被瓦刺部的乜先杀得七零八落。马拖孩走投无路,只能来通好明廷。偏偏逢着总兵 周钰手里,他见鞑靼部势穷,便也下井投石,开了关又把马拖孩大杀一阵,斩了五 六百颗首级,并获器械马匹千余件,自去朝廷报功。可怜马拖孩受了这样的大创, 弄的不能成为部落,身体又被了枪伤,再加上心里一气,不久就一命呜呼了。但他 临死的当儿,说起兵败的经过,倒不恨那瓦刺部的乜先,却把明朝恨得咬牙切齿。 说他们欺凌残弱,留言与子孙,此仇不可不报。不过马拖孩的儿子,也不是个肖子, 自他老子死后,连一个村落都守不住,被别部的毛列罕吕夺去了。鞑靼部在这时期 中要算是最败了。

这样地日月流光,一年年地下去,到了马拖孩的孙儿失里延出世即小王子,鞑 靼部又逐渐强盛起来。那失里延的为人,多智善谋,英姿奕奕,在诸部落中,好算 得一个后辈英雄了。

他逢到上阵打仗,骑了一匹胭脂马,使一枝钩镰枪,冲锋陷阵勇不可当。因此 汉军中替他取个绰号,叫作小温侯。

那胡人族中,以失里延是老王爷雅失里的后裔,大家就称他一声小王子以下概 称失里延为小王子。小王子在十四岁的时候,只在毛列罕部下当个小兵。过了两年, 毛列罕和马因赛部寻仇。马因赛部势大,把毛列罕部打得落花流水,就此殄灭。

小王子便潜逃出来,招集了旧部新军,声称给毛列罕报仇,一仗将马因赛部杀 得大败,一般地吃小王子把马因赛部灭去,自己立起了一个部落来。凑巧又有马可 儿与脱罗两部互相仇杀不止。马可儿大败,闻知小王子英雄,便来向小王子求援。 小王子提出条件,如灭去脱罗,得平分其部落,马可儿急于复仇,竟一口答应下来。 小王子就统率自己的部属和脱罗部大战。马可儿从旁夹攻,杀败脱罗部众,擒住部 酋那嘛赤吉,脱罗全部齐声愿降。

小王子收了部卒,想和马可儿分派略地,谁知马可儿事后食言,只把牛羊等物 犒赏小王子的兵士算是报酬,将分地这句话早轻轻地赖去。引得那小王子性起,乘 夜袭入马可儿部中一阵的乱杀,马可儿不及抵挡,慌忙上马逃走,被小王子追上擒 获,枭了首级示众。马可儿部见部酋已死,大众无主,尽愿投降小王子。小王子收 服了马可儿和脱罗两倍,声势大振。那附近的小部落,都纷纷前来投降。小王子的 威声愈大,真是兵强马壮,将勇粮充,小王子想起祖父马拖孩的遗言,便攘臂跳起 身来说道:“俺不趁此时报仇,更待何时!”当下点起强兵猛将,来犯明朝的边地。 时明总兵谢文勋出兵和小王子交锋,吃他杀得大败,逃进关中,闭门不出。一面告 急文书到京,宪宗皇帝命抚宁侯朱永,统兵拒寇,总算把小王子打退。

到了宪宗十六年,小王子又来入寇,其时汪直当权,令兵部尚书王越率兵出剿, 大败小王子于青葱岭。捷报到京,授王越为三边总制。明以甘肃、宁夏、延绥谓之 三边。着其拥兵坐镇。小王子怎肯甘服,又屡次寇边。到了孝宗嗣位,王越已坐汪 直党嫌,贬职家居。那时三边总制换了朱濬,威名远不若王越,胡人见他不惧怕, 便今日攻那边,明天寇这边,常常缠扰不休,把个朱濬弄得疲于奔命。孝宗九年, 小王子又大举入寇,朱濬出关受了重创,边疆岌岌可危。朝臣纷纷举荐王越,孝宗 即下谕,起复王越原爵,加征北大将军,统师往抚三边。

王越年已七十多岁,老将领兵,威名尚在,胡人望见旗帜,相顾惊骇道:“金 牌王又来了!”胡人称王越曰“金牌王”,以越上阵,常用黄牌也。于是不战而奔。 幸得小王子善于用兵,屡败屡振,直至孝宗弘治十一年上,才把小王子杀得大败, 王越领兵竟捣贺兰山,掳了小王子的眷属等,只小王子却已领数十骑逃脱,往投千 罗西部去了。

王越得胜,孝宗有旨召回,班师进关,王越进京,要讨好皇上,把小王子的爱 妃王满奴献上,孝宗见满奴生得凤眼柳眉,冰肌玉肤,自然十二分的喜欢。几次要 想临幸,满奴只是不肯领旨。原来王满奴和那小王子也有一段风流史在里面。这满 奴本是汉产,她的父亲叫郎崄峰,为桂林人。中年负贩到塞外,与一个蒙女努努别 仑的相识,遂做了露水夫妻。哪里晓得好事不长,努努别仑忽然怀娠,到了十月满 足就产下那个满奴来。

但努努别仑的夫妇间太要好了,等不到满奴弥月,夫妇两个去干了一会风流勾 当。天明起身,努努别仑就觉得头昏目眩,遍体作冷,那病便一天天地沉重起来。 郎崄蜂慌了,忙去邀了一个汉人医士来诊治,医士断是产后色痨,不易治疗的。不 上几日,努努别仑真个弃了她丈夫和女儿,一缕香魂往极乐世界而去。可怜遗下这 不上两个月的满奴,郎崄蜂不免见子思母,忧忧郁郁地也酿成一病,竟追随他爱妻 努努别仑去了。

其时满奴还不过周岁,由保姆赛芮氏把她抚养着。直到满奴十二岁上,才卖给 汉人王英充当一名使女。那王英在塞外是个很有面子的富商,专一巴结各部族的部 酋,自己也借此立足。

满奴到了十八岁上,正是一朵鲜花初放,亭亭玉立,出落得朱颜粉姿,艳丽如 仙,王英很是垂涎,时想染指。偏是他那位夫人阿軏氏也是蒙人,防范严密,不获 下手,阿軏氏恐祸水指满奴在家终非结局,便令满奴认自己做了义母,由阿軏氏专 主,将满奴遣嫁与毛列罕部酋莫都鲁为第二房福晋满蒙人称王妃为福晋。王英惧怕 他的夫人,只好任她去做,自己但暗叹口气罢了。满奴是自幼失怙恃的,本来有名 没姓,这时袭姓为王,芳名仍叫满奴。莫都鲁自娶了满奴,把大福晋和三四个爱姬 视作了粪土一样。心中眼里有的是王满奴,满奴要怎样,莫都鲁无不依从的,香口 中的命令比皇帝圣旨还要灵验。

满奴又喜欢行猎,莫都鲁当然亲身奉陪。又特地去北方搜罗最佳的坐骑,好在 塞外有的是牛马牲畜,不多几天,部属中献上十匹高头细足的大宛马来。就中的一 匹生得红鬃赤骏,遍身如火一般红,自头至尾并无一茎杂毛。单讲它的四足,高约 五尺有奇,嘶声甚是洪亮,平常的马匹闻见它的嘶声便要吓得倒退。据部属的小校 说,这匹马是多年老驹所产,的确是一头良驹。莫都鲁看了那匹马,不禁大喜道: “马是好民,恐怕性儿猛烈一些,力气小的人未必驯得它住。”说罢,回到帐后, 挽着满奴的玉臂一同出来看马。莫都鲁指着马笑道:“福晋爱出去围猎,俺已替你 备下一匹最好的坐骑在这里,只恐你没这劲儿骑坐它,俺可以再拣一头性子善耐的 给你骑坐。”王满奴把粉头一扭,微微笑道:“贝勒倒替咱这样留心,不要管它怎 么样,等俺来试骑一会儿,看能驾驯它不能。”说时盈盈地走到马前。细看那马高 头雄肩,形状伟健,心上已是万分爱慕。莫都鲁早令小军来扣上丝缰,安了嚼环, 又放上一个明朝皇帝钦赐的紫金雕鞍。毛列罕部尝朝贡明廷,故有此赐物。垂下一 双蟠螭的金踏蹬,马项下系了一颗斗大的红缨,再缀上二十四个金铃。装束停当, 那马愈觉得伟骏不凡,真是人中蛟龙,马中赤兔,谁看见了也要喝三声彩的。

这时王满奴在旁,也不要人扶持,只见她撩起绣袍,踏上一足,翻个身儿已轻 轻地跨上雕鞍,莫都鲁忍不住喝了声:“好!”王满奴便舒开玉臂,带起丝缰,只 略略地一抖,那马顿时放开了四蹄,泼刺刺地望着碧草地上风驰电掣般跑去了。莫 都鲁怕那马跑出了性,满奴收不住缰绳,忙唤过几个近身护兵,选了三四匹好马, 飞也似地赶上去保护。满奴的马快,护兵们加鞭疾追,越追越远,王满奴已驰过山 坡了。护兵们只得大叫:“请福晋少停,贝勒有话在此。”看满奴时,犹是伏在鞍 上疾驰,好像不曾听见,竟自下坡去了。

三四护兵直赶得满头是汗,及到了山坡上,下坡便是一片的沙漠广地,连林木 也没有半株的,东边是塔漠儿河,西面是座小小的土冈子,冈子也有三四十户居民 的帐篷子。那护兵在坡上瞭望,只不见满奴的影踪。护兵心慌,一齐鞭马下冈,大 家商议着,不知满奴是往哪一条路去的。东边是河,当然不会去的,正尊议论北有 百来里的沙漠,谅来跑得没有这样的快。

只有西面的土冈那里,或者蹿过冈子,人和马被土冈掩住了,所以看不见了。 护兵等议论了一会,断定满奴望土冈那方去的,于是并力西追。赶上了土冈子向北 望时,只叫得一声苦,原来土冈子那边也是漠漠无际的沙漠空地,哪里有什么满奴 的影儿,护兵们四下找近了一遍,不见满奴。大家没法,慌忙回去报知莫都鲁。莫 都鲁听说大吃一惊,便亲自带了五六十名健卒,向西边的土冈子下,挨户一家家地 搜查。任你找穿帐篷底,也休想寻得满奴的影踪来。

做书的趁这莫都鲁搜导的空儿,且把王满奴叙一下。当时王满奴要在莫都鲁面 前逞本领,出个冈子给他瞧瞧。谁知那马性子暴烈,一经跑出火来,便不肯受人们 的羁勒,非把气力跑完自己不要走了才能住足。王满奴坐在马上,觉得愈跑愈快, 耳边呼呼风响,睁开眼来,见四面的东西一点也瞧不清楚,弄得满奴头昏目眩,伏 在鞍上不住地喘着气。一会儿听得背后有人呼喊,心里虽是明白,要想答应却是抬 不起来,又不肯虚心喊救援,一味地任那马儿腾云驾雾地跑着。

正在昏昏沉沉的时候,忽觉身体儿已离了空,有人在她耳畔低低唤着,微微开 了星眸一瞧,是一个陌生男子立在自己的身边,一手扶着她笑嘻嘻地说道:“姑娘 不要慌,那马已被俺扣住了,你且定一息神吧!”满奴听了,重又闭上两眼,那男 子便轻轻放她在躺椅上睡下。满奴才有些矇矇眬眬,身体儿似又有人搀扶起来,一 阵的杏仁香味触鼻,似有杯子凑在口边,满奴不觉樱唇轻启,竟一口一口地呷了下 去,仍又倒头睡下了。

这时遍身松爽了许多,只骨节很是酸痛,又过了一刻,精神渐渐回复转来。

满奴便睁眼偷瞧,见自己卧在一个碧油的帐篷里,那帐子虽然不大,却非常地 清洁。那中间正设着几桌,沿壁摆列几座书架,一张精致的胡床,床边悬挂着琴剑, 想那男子断非俗人。

回顾见方才的男子,正含笑着呆呆地对自己瞧看。羞得满奴忙掉过头来,便欲 挣扎起身,不知怎的,手足都是软软的。那男子见了,伸手搭住香肩,扶起满奴, 一面笑道:“姑娘受惊了,还是再息息起来,俺就送姑娘回去。”满奴见说,想起 自己骑着了劣马,弄得知觉也失了。必是那男子扣下来了,承他给自己饮了一杯杏 酪,才得清醒过来。满奴想到了这里,芳心中又感激又是害羞,待把话来道谢那男 子,一时又想不出,正不知是说什么话好。再偷眼看那男子,年纪至多不过弱冠, 却生得面如傅粉,唇若涂朱,隆准广额,长眉入鬓,两眼有神,英姿奕奕,那仪表 真有霁月光风之概。更加上他微微带着笑容,愈显出他齿白唇红,如临风玉树了。

满奴不由地心上一动,暗想世间上有这般俊美的男子,倘和那莫都鲁比较起来, 乌鸦与鸾凤真是天渊之判了。又想起他殷勤扶持,亲递汤水,素来面不相识的,竟 有这样多情,也是男子中所少见的,女子能嫁到这样的好丈夫,才算不枉一生。

满奴心里骨碌碌地想着,粉脸已红晕上了眉梢,便低着头默默不语。两人很寂 静地相对了一会,看看帐外红日西斜,那男子忽然说道:“时候不早了,俺送姑娘 回去。”满奴听了,微微点头,想立起来时,两条腿似棉絮做成的,一点劲儿也没 有。

又是那少年男子,挽住了满奴一只玉臂,扶持出了帐外。见两匹一般红鬓的骏 马,同系在帐篷鹿角上。满奴认得金蹬雕鞍的是自己骑来的,那男子先去解了丝缰, 慢慢地搀满奴上了马。

自己也一跃登鞍,一手代带住满奴的缰绳,两人并马而行。

桃花马上,一对璧人样的美男女,在路上走着,谁不羡慕一声。满奴听在耳朵 里,一缕芳心不免转绕在少年男子的身上。

两人坐在马上,渐渐谈起话来。各人询问姓名,才晓得那少年男子,是老王爷 雅失里的后裔,叫作失里延,时人都称他作小王子的,现在莫都鲁部下,已由小兵 擢为巴罗了巴罗蒙语是牙将,亦勇猛的意思,犹满人之巴图鲁是。满奴也闻莫都鲁 常常说起,称赞小王子的勇猛,出征各部,每战必胜,莫都鲁倚他为左右手。自古 美人自爱英雄,英雄也终怜红粉。满奴本已看上了小王子,如今又知道他是个英雄, 心上更增了一层爱慕,两个人骑着马,肩摩肩儿,已较前亲密了许多。小王子见满 奴垂青于自己,怎有不领感情的道理。

两人正在缠绵着情话絮絮的当儿,猛觉脑后暴雷也是的一声大喝,当先一骑马 飞来,正是莫都鲁,身后随着五六十个如狼似虎的劲卒,不由分说,众人一拥而上 把小王子拿下了,吓得马上的王满奴花容失色,不住索索地发抖。莫都鲁看了着实 怜惜,忙兜转马头,和满奴并骑立着,一脚踏住了鞍蹬,霍地将满奴拥抱过马来, 微笑着慰她道:“你不要惊慌,失里延那厮无礼,俺只把他砍了,不干你的事。” 满奴垂泪道:“失里延并未无礼,咱如没有他时,此刻怕见不着贝勒了。”因拿骑 马溜缰的经过前后说了一遍。莫都鲁哪里肯信,回过从骑,将小王子带去监禁了, 自己拥着满奴,加上了一鞭,竟自回去了。

莫都鲁这天晚上,在帐中设宴和满奴对饮,满奴只是愁眉不展地,杯不沾唇, 莫都鲁诧异道:“福晋敢是有什么心事吗?”满奴忽然扑簌簌地流下泪来,噗地跪 在莫都鲁面前,蓦地从怀中掣出一口宝剑,含悲带咽地说道:“贝勒先把咱砍了吧!” 莫都鲁惊道:“福晋何故如此?有话尽可以讲的。”满奴朗声道:“小王子确是冤 枉的,贝勒如要将他杀戮,咱必被人讥为不义,还不是早死了的干净。”说罢,仗 剑望着喉间便刎,慌得莫都鲁忙把它夺住,一面随手把满奴挟起道:“福晋莫这般 心急,俺们且慢慢地商量。”满奴才坐下来,莫都鲁只管一杯杯地饮着,满奴方才 的话,半句也不提。

原来莫都鲁当时见满奴与小王子并马而行,心里已老大不高兴了,这时又见满 奴肯把性命保那小王子,由是越发狐疑起来。满奴也趁风转舵,仍如没事一样。莫 都鲁喝得大醉扶了满奴入寝。再说那小王子囚在监中,独自坐着纳闷,想自己为好 成怨,真是太不值得,不禁唉声长叹,细听谯楼正打四鼓,眼见得天色一明,自己 性命就要难保。又想起祖父仇怨未报,空有七尺身材,却没来由为救一个女子枉送 性命。思来想去,心里似滚油熬煎,也忍不住流下几滴英雄泪水。

小王子正在悲伤,突见监门呀地开了,掩进一个人影,手中持着寒光闪闪的宝 剑,小王子连声叹道:“罢了!罢了!莫都鲁使人来谋死俺了。”说犹未了,觉那 人并不来杀自己,转将镣铐削断,把宝剑授给小王子,一手牵住衣袖往外便走。小 王子会意,跟了那人走出牢门,那帐篷前立着两名逻卒,小王子挥手一剑一个砍倒 了,和那人飞奔出帐,就在将沉未沉的淡月下细瞧那人,不是王满奴是谁,小王子 已心中明白,此时不暇细说,两人乘着月光,一口气走了三十多里,满奴虽是天足, 到底女子力弱,渐渐地走不动了,由小王子负着她赶了一程,待到天色破晓,已至 马因赛部落那里。

马因赛的部酋方与毛列罕不睦,便收留了小王子。莫都鲁闻知大怒,立刻驱了 部属,和马因赛部交兵。小王子帮着马因赛部把毛列罕部灭去,杀了莫都鲁,终算 和王满奴有情人成了眷属。不到几时,小王子翻转脸来,又和马因赛部龃龉,推说 替毛列罕部复仇,灭了马因赛部,竟自立起了部落,由是声势便日盛一日,屡屡入 寇明边,一时很为明患。这番被王越杀败,小王子立脚不住,领了三十余骑北走。 王越追至驾兰山,虏了他眷属并马匹粮草,班师自回。那眷属中,偏偏这位花艳玉 润的王满奴也在里头。小王子怎样舍得,忙去向干罗西部借得兵来,王满奴已被王 越献入京师。小王子又上疏明廷,愿纳金珠宝物,赎回满奴。孝宗阅了奏牍,批答 不准。

这时满奴被幽在深宫,经孝宗几番召幸,满奴只是不肯奉诏。孝宗怎肯心死, 仍又嘱咐老宫人去慰劝满奴,并把小王子求赎,被皇上驳回的话对满奴说了,以绝 她的念头。满奴听到这个消息,呜呜咽咽地啼哭了半夜。到了次日,孝宗又亲自去 看满奴,才跨进宫门,蓦见老宫人捧了一颗血淋淋的人头,跪下禀道:“王满奴已 自刎了!”孝宗大吃一惊,吓得倒退了几步,半晌才问那老宫人:“满奴怎样会自 刎的?”老宫人便把满奴未死前的遗言细诉出来。要知老宫人说什么话,且听下回 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