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57回 四海民共庆千秋节 两贞女同殉万岁山


却说孝宗追询王满奴自刎的情形,那老宫人泪汪汪地禀道:“昨天的晚上,婢 子侍候着王夫人指满奴,还服侍她好好地安息。约莫有初更天气,王夫人呼地起身, 唤婢子到榻前叮嘱道:”咱们有两桩事儿委托你,不知可能给咱办到吗?‘婢子问 是什么事,王夫人垂泪道:“咱自到宫中,已有三个多月了,这百天之中,受皇上 的威迫,嫔侍们的讥讽,是你亲眼所见的。咱们似这般忍耻受辱,是希望得脱牢笼, 夫妻能够破镜重圆罢了。如今咱知道今世已了,看来要死在禁阙。’王夫人说到这 里,呜咽了半天,从怀中掏出一封东西,授给婢子道:”烦你呈上皇帝,早晚颁赐 与失里延,那就感激不尽了。还有一样最是紧要的物事,也恳你缴呈,算是咱们报 答皇帝知遇的。

‘说罢又悲悲切切地啼哭起来。婢子问她是什么紧要东西,王夫人说明日自知。

到了今天的清晨,见王夫人不知在什么时候自刎在枕上,头颅落在枕畔,乃知 她托将婢子的就是这颗人头了。“孝宗听了,怔怔地呆了半晌,把老宫人所呈的那 封东西,拆开来瞧时,却是一张蒙人的文字,都和蚯蚓蜘蛛般的,不识她在上面说 些什么。孝宗命传译官吕董,翻译出那张蒙文,原来是致失里延的情书,孝宗把蒙 文译成的细细诵读,那文中说道:书上失里延吾夫:我们结缡三年,不幸如劳燕的 分飞,真是件铭心刻骨的憾事!我自进宫已百天多了,本该早寄书给你,第一是禁 宫似海,不便通消息。第二是恐伤了你的心,所以妻我始终没有致书与你。如今是 我报答夫妻情分的时候到了。想起我和你花晨月夕,携手同游的情景来,令我悲哽 幽怨一齐涌上了心怀,觉得不能不留最后的一言和你作别,也算是一种纪念的话说, 也是安慰你的话说。我现下身在明宫,死后的尸体也在明地,我的灵魂却是在塞外 的。不但我的灵魂在塞外,简直是常常在你的左右,护持你的身体康健,并佑你的 事事胜利。更有一句末了的叮嘱,天下无不散的筵宴,好花没有日日红的,红粉即 是骷髅人,人生焉有永久不死的。那么,我虽遭逼迫而死,死是为吾至亲爱的夫胥 尽节,希望你不要悲哀,只当没有我这个薄命人一样。

塞外不少美人,愿你美满姻缘,有情人早成了眷属。这样,我死决不怨你,我 反而欢喜,我在九泉下也安心瞑目了。

最亲爱的失里延:我们要分别了!明天的此时,是我断头的日期。那头不是明 帝要我的,乃是我自己把刃刎下来的。这颗头颅,算已报效了明帝,我已是个无头 的人了。我死后没有儿子,你将来如有了儿子,和他们说:“还有一个母亲,死在 明宫里的。”子孙有志,取了我的尸骨回去,安葬在塞外,我是不愿在关内做鬼的。 而且异乡做鬼,寒露风霜非常的困苦,叫他们不要忘记!

失里延吾夫:你他日伉俪合欢,莫见新人忘旧人,要记冥冥中有为你而死的苦 命人,子女们也要使他们知道有个断头的母亲。我书到这里,实在伤心得支持不住 了。

王满奴灯下绝笔孝宗读罢,也不觉叹道:“想不到沙漠荒臣,倒出这样的一个 烈妇。”于是命司仪中将王满奴的尸体收殓了。以王妃礼从丰安葬。那蒙文书,交 给塞外使者,带给小王子失里延不提。

孝宗自王满奴自刎,心上常是恍恍惚惚,好似失了一样什么紧要东西一般。宫 中嫔妃,金、戴两氏之外,六宫粉黛没有一个合孝宗心意的。在两三年之中,孝宗 又立了一个常妃,一个马妃,但这些都是庸脂俗粉,怎及得满奴那样风流冶艳,只 不过可望不可即,结果连望也没有了,真令孝宗懊闷欲绝。

弘治十五年的春间,正值孝宗三十岁大庆,时马文升已卒,徐溥目疾致任,刘 大夏也老病家居,朝中唯谢迁、刘健、李东阳、李梦阳、戴珊、王恕等。当由李东 阳首倡,举行孝宗万寿,孝宗自然十分有兴,并命工监在万岁山搭了彩楼,自山顶 直至山下,上皆五色彩绢作篷,地衬大红锦缎毯,从山脚起至安武门止,十色五光, 极尽壮丽。刘健又为帝草诏颁布四海,一时外郡大小官吏,士夫庶民,纷纷进京叩 祝万寿。外邦如阿里那、陀罗、罗马、柏赖塔、咖喇佛国、珠格葛沁、蒙古托赖、 呼图克图大喇嘛、西藏教王、鄂勒部、满住卫、沙葛淋、佛图克等诸邦,便都臣贡 遣万寿典礼。

其中有一个国图,叫做天竺佛国的,即今之东印度也。印度古称天竺,释迦氏 诞生,其地又称佛国。国王乌利茄氏,和明廷从来不通朝贡的。这番闻得中间皇帝 万寿,乌利茄欲结好于中国,特央西藏教王领带也来朝贺,还贡进一样宝物来,名 叫“千秋竹”,算是贺万寿的仪礼。那乌利茄进千秋竹,一来是替皇帝取个佳兆, 藉敦邦交,二来是通好明廷,假此入中国宣传他的佛教,而且显出他天竺佛国有这 样的宝物,叫中国人民更进一层崇佛之心。

于是西藏教王饬使臣领着六名天竺佛徒,载了千秋竹进献明廷。孝宗见从未通 朝贡的国图也会来祝万寿,不觉满心快乐,内监王安禀道:“蛮夷戎狄闻风来归, 足见陛下德薄海外,辟先皇未有之盛。宜额外施恩优容,以昭示来兹,亦所以令若 辈知感,正是天朝开附德的门径,怕不化外竭诚来归吗?”孝宗听了大喜,立即传 旨优待外邦来使,无须拘泥礼节,只依据各国习尚,互行其便就是。这道上谕下来, 谢迁第一个不赞成。

以谓使臣各行其便,不拘礼节,有失天朝威仪。然因孝宗方兴高采烈的当儿, 并异邦来归,难得有这样的盛事,何必去杀风景,以是谢迁也就默忍了。那时西藏 使者朝觐孝过,奏陈有天竺国附带朝贡,孝宗也一般地召见,六名佛徒只行躲身三 顿首礼,献上千秋竹一棵,孝宗听得名称甚好,细瞧千秋竹,种在波罗耶瓢盆中。 高约七尺,粗不过盈把,枝叶犹如翡翠,竹梗却似白玉,自顶至踵,凡二十四节, 一股清香的味儿阵阵扑鼻。

孝宗知道那竹不是常品,便笑着向那佛徒道:“此竹名目耶瓢,不知它还有什 么好处?”其中一个佛徒稽首禀道:“此竹也称佛杖,是释迦氏为小王子时,宫中 进膳。有人鱼煮竹笋一味,净饭王即维卫国国王,释迦氏之父道它味甘,赐给太子 即释氏。太子见鱼头人面,连说,‘善哉!’便把鱼倾在池内,笋倒在地上,明年 鱼又重生,竹也再活,就是这个千秋竹。但要五十年才长一枝,百年长成七尺,二 十四节,按日月五星七政,二十四节气,枝凡九九八十一干,叶共六十四大叶,三 百八十四小叶,是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之意。自释迦氏成佛,留下千秋竹三枝, 一枝是被二世祖取去二世祖为阿难,做了禅杖,所以后人称为佛杖。剩下的两枝, 直到如今不生不灭,下邦国王乌利茄氏,闻得上国天子万寿,特采一枝进献、并祝 千秋万岁。至这千秋竹的佳处,能祛除疾病,不论何症,折叶一片,含在口中,病 就立愈。又能醒酒,衔叶舌底,虽千百杯不醉。无事常含竹叶,可以延年,壮筋健 骨。他如风雨晦明,日月蚀,水旱灾,火患气候等等,细验竹节,都会显呈出来的。 又如需用竹叶,因而摘尽,只须灌清水一杯,明日叶即自出,补满缺少的数目,终 不出三百八十四叶之外就是了。”

佛徒说到这里,又在竹节上把头轻轻叩了二十四下,忽听那竿节中发出二十四 种声韵来,悠扬铿锵,如鸣桐琴,如击清磐,似远而实近,似近而实深远。殿上殿 下都听得呆了。佛徒再击二十四记,那竹声戛然而止。孝宗欣然说道:“瞧不出它 倒是样宝物。”说罢命使臣佛徒等退出,一面谕知外邦来使,慨在静园赐宴,孝宗 自回后宫。

到了万寿的正日,寿宗穿了祭天冠服,祀了天地宗庙,便奉了太后纪氏,并张 皇后、戴妃、金妃、马妃、常妃等登万岁山即今之北京景山,在神武门之北,御寿 皇殿受群臣朝贺。

东宫皇太子厚照已有十二岁了,皇次子厚炜时年十一岁,兄弟两个一对玉孩儿 似的手携手来与文帝叩头。孝宗笑嘻嘻地左右手把着两个皇子说道:“好儿子!快 给圣母太后磕头!”两皇子真个伏在纪太后面前,磕了三个响头。纪太后笑得嘴都 合不拢来,忙吩咐侍从太监,赏赐两皇子果饵等物,令即护送回东宫读书,两皇子 谢了赏自去。这里孝宗大开筵宴君臣同乐。这样地忙了十多天,孝宗又择了个吉日, 替纪皇太后祝千秋圣寿,并把那棵千秋竹献上,纪太后也十分欢喜,命将千秋竹供 于山下行在门前,这是千古罕有的佛竹,准万民观瞻,也算与民同乐之意。

到了那天,万岁山下真是人山人海,帝皇銮辇在人丛中往来。人民都伏在道上, 瞻仰圣容,齐呼:“圣皇太后、皇帝、圣后万岁!”孝宗奉着纪太后坐在辇上,看 了人民至诚,不觉大乐。令太监将彩缎金银分赏与人民,一时欢声雷震。纪太后又 传懿旨,宣大臣们的眷属至万岁山上,在斗姥宫赐宴。那些官眷,多半携着女儿同 来觐仰太后慈颜。

就中大学士王恕、吏部尚书王永两位夫人各带着小姐,一个叫玉英,年九岁, 是王永的女儿;一个叫作眉贞,年八岁,是王恕的义女。这两个小姐一般的出落得 玉貌芳姿。纪太后很是喜欢,把两人拥在左右膝上说长说短地讲了好些话。太后命 各赐金钏一副,玉玲珑一对,绣花锦披一个,镇玉狮儿一对,桃花纨扇各一柄,泥 金妆盒一个,凤钿一对,紫金花瓶各一个,白玉水壶各一具,象牙梳篦等两副,玉 镜各一座,粉奁一具,脂金盒香盒各一枚,圆珍珠各十枚,葡萄仙人各一个,竹雕 狮龙玩物多种,佛香伽珠各一副,舍利十枚,玉镯各两副,汉玉指环各两枚,银盅 一对,金项链各一枝,其余的贵重品物和游戏的玩物,更不知其数。

原来纪太后见两位小姐都生得伶俐活泼,王恕的女儿尤其端庄,虽说还是孩子, 对于礼节却一点也没有失仪。纪太后心里想预为东宫选妃,觉两位大臣的女儿很是 合意,赐赉也就格外丰盛。众大臣的眷属在侧,不知纪太后的用意,见两王王恕、 王永的女儿赏赐独厚,大家不免又羡慕又是妒忌,气坏了张吏部的小姐剪柔,王御 史的小姐灵素。这两位小姐,尝同窗共过笔砚,一样的性情骄傲,无论什么事,是 不大肯落在人后的。今天被两个王小姐占了先,灵素、剪柔心里不服。

剪柔在暗中牵牵灵素的袖儿,两人乘个空儿,潜行出斗姥宫,拣一个僻静的所 在私相议论着,剪柔气愤愤地说道:“俺们同是大臣的女儿,俺父亲的官职不见得 小似他们,太后为何对他们这样优厚?难道俺们父亲不算皇帝的臣子吗?”灵素也 噘着嘴道:“王家的两个小婢子脸儿生得讨人欢喜,咱们没他们那么妖样儿,只好 瞧着人家获宠。”剪柔笑道:“又不是怎么姑娘儿,讲脸子好坏的。”两人一头说 着,脚下不知不觉地走去。到了一个小室面前,见那里有佛像塑着,门上一块小额, 写着“碧霞宫”三个大字。剪柔回顾灵素道:“这里也有碧霞元君殿,我们就进去 参谒一会。”灵素应着,一同进了碧霞宫,但见门前的偏殿塑着山门如来,东首是 普贤真人等,西面是观音大士,正中的佛龛内端端正正地坐着碧霞元君。剪柔和灵 素参拜过了,见后面还有寝殿,灵素说道:“咱们索性到寝殿上去。”说时早跨入 后殿,剪柔也跟了进去。

那寝殿共是三间小轩,左右两榭打扫得十分清洁。剪柔走得有些足倦,便在寝 殿的拜台上坐下。灵素也待要坐,忽听得佛橱的幔帐里面,有吃吃的笑声。灵素吃 了一惊,剪柔也听见了,扭过头来瞧那幔帐,突然的幔帐中伸出一个女子的头来。

吓得两人面容失色,还当是碧霞娘娘显神,剪柔跌跌撞撞立起身来便走。灵素 更是胆怯,紧拉着剪柔的衣袖。

两人狼狈相依地才走得三四步,脑后的幔帐门儿蓦地揭开,跳出一个精赤的丈 夫,虎吼般地直抢到灵素的跟前,一把拖住道:“姑娘慢些走,跟咱玩一会儿去!” 那时幔中更跳出一个女子,便来扭住剪柔。剪柔和灵素又羞又气,一手掩着脸,死 命地望外奔逃。却又挣扎不脱,转眼灵素已被那大丈夫拥住,拉拉扯扯地倒退回去。 剪柔与那女子相持,两个人扭作了一团。

猛见灵素大喊一声,霍地绕过身去。那男子手劲一松,灵素乘势一头撞在殿柱 上,噗地倒了。男子便舍了灵素,帮着那女子来拖剪柔,剪柔这才真急了,狂喊起 救命来。那女子慌了,被剪柔挣脱了身,往外殿飞奔,那男子怎肯罢休,仍赤身来 追赶。

剪柔才逃出前殿,看看已将追着。剪柔恐吃获住,身必受辱,急迫中没处躲藏, 只得咬着牙儿奋身望着岩下跳去。那男子道声“可惜”,便和那女子回进殿中去了。

那剪柔跞下去的地方正是万岁山的九层台,台上的六部大臣在那里赐宴。大家 开怀畅饮,忽见半空中堕下一个女子来,砰的一响不偏不倚地跌在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