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60回 鬓影衣香豹房恋美色 杯蛇市虎西厂置奇刑


说刘瑾细看黑汉手中的鹌鹑,遍体羽毛如黄金一般,双目灼灼有光,两爪钩蜷 似铁,只是不肯战斗。经那黑汉把持着,轻轻说声:“斗吧!”那鹌鹑便扑起双翅 奋力啄过来,这些平常的鹌鹑见了它的形状已先吓得缩首垂尾拖着翅败走了,哪里 敢和它相斗。刘瑾看了也觉奇怪,知道它必是英物,便去奏知正德帝,把那黑汉的 异事说了一遍。正德帝听得有好鹌鹑,忙叫把那黑汉带上来。那黑汉循例三呼已毕, 把那鹌鹑献上。正德帝将他的鹌鹑瞧了瞧,觉得那黑汉来得古怪。令卫士搜他的身 上,并无利器,才命他持了鹌鹑。

正德帝也取过铁将军来和那黑汉的鹌鹑放对,两下只奋力一扑,铁将军便回身 逃走。正德帝微笑道:“果然厉害的。”

立命放出玉孩儿来,但见雪羽朱睛,怒态可掬,那黑汉赞了一声,也把鹌鹑放 过来。一白一黄双方搏击,腾踏飞叫,兔起鹘落,真是棋逢了敌手,只见得一场的 好斗。正德帝与刘瑾都看得呆了。正在斗的狠猛,看看玉孩儿已将乏力,搏击虽急, 却不甚有劲,正德帝方替自己的鹌鹑着急,蓦见那黑汉霍地从口中执出一口剑来, 飕的一剑望着正德帝剁来。正德帝眼快,慌忙闪开,飞步向案旁逃走。这时刘瑾也 着了忙,阶下的侍卫甲士一齐上殿来捕刺客。那黑汉见一剑剁不中,哈哈大笑一声, 耸身上了殿檐,眨眨眼已去得无影无踪了。

正德帝心神略定,不觉大怒道:“禁辇之下,敢有强徒假名行刺,这定是有人 指使的。”回顾刘瑾道:“速去与朕查来,务要获住指使和那刺客,将他碎尸万段。” 刘瑾奉命,匆匆地出宫,传谕紧闭皇城,按户大搜刺客。城外一般殷实的人民,无 幸被指为嫌疑,乘间索诈,百姓不堪其扰,弄得怨苦连天。

似这样地闹了三四日刺客毫无影迹,倒捉弄了一番小民,这且不提。正德二年, 皇帝大婚,册立大学士王恕养女夏氏为皇后。

夏后本侍郎夏说之女,夏说在孝宗弘治九年,坐罪戍边,家无妻室,唯一老女 婢与幼女,王恕念为同寅,便收养其女。孝宗三十岁万寿,王恕之夫人携女进宫赴 宴,纪太皇太后见她温柔有礼,特加厚赐。到了这时,就指婚王恕的女儿,仍袭原 姓,便是夏后。又立尚书王永、侍讲何庶两人的女儿为妃。当大婚的时候,自有种 种热闹,那是不消说的了。

刘瑾趁正德帝新立后妃,暗中大结党羽,若宦官谷大用、魏彬、张永、马永成、 高凤、邱聚、罗祥等都依刘瑾为领袖,时人并刘瑾号称为八虎。那正德帝自经立后 妃之后,于放鹰逐犬的事不甚放在心上,渐渐地纵情声色起来。又常常带了张永微 服出宫,到那秦楼楚馆之地陶情作乐。往往误认良家妇女为娼妓,任意闯进门去, 纵情笑乐。

有一天上,正德帝仍和张永出宫。经过西华门,天色已将黄昏,灯火万家,街 市上正当热闹。正德帝方徜徉市上,忽见一所大厦,灯晶光辉,笙歌聒耳。从大门 上望进去,都是些绝色的女子和美貌的童儿,却不见半个男子。正德帝回顾张永说 道:“咱们且进去瞧一会,看是在里面干些什么。”张永不及回话,正德帝已望里 直冲进去。吓得那些妇女儿童七跃八撞地四散乱走。正德帝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拖 住了一个就在大厅上坐下。那里已设着酒席,正德帝令张永斟上酒来,自己和那美 人并肩儿坐着,一杯杯地豪饮起来。

那美人似很娇羞,低垂着粉颈,只是弄她的衣带。正德帝劝她同饮,那美人儿 红着脸儿不肯便饮,怎经得正德帝再三地缠嬲,那美人拗不过他勉强喝了一杯。喜 得正德帝眉开眼笑,再回头看那些女子,约有二十多个,都拥在屏风背后,指手划 脚,交头接耳地在那里窃窃私议。正德帝笑道:“咱不是噬人的,你们不要害怕, 就出来和咱共饮一杯。”说犹未了,只见那些女子齐齐地拍手说道:“老公公来了。”

正德帝不知谁是老公公,忙定眼瞧看,张永指着外面道:“刘瑾也来了。”早 见刘瑾匆匆地走入来,一眼见是正德帝便过来行了礼,起身向屏风后喝道:“万岁 爷在此,你们还不快出来叩头。”这句话才说完,屏风里面娇娇滴滴齐应一声,袅 袅婷婷,花枝招展般走出二十几位一样打扮的美人儿来。一字儿向正德帝行下礼去。 慌得方才和正德帝并坐着的美人儿也去杂在众人中行礼。大厅上霎时间莺莺燕燕, 粉白黛绿,围绕满前。美人的背后,又走出十几个美貌的童子,也都来正德帝前磕 头。这时的正德帝左右顾盼,真有些目不暇击了。那二十几个美人一头嘻笑着,大 家蜂拥着过来,抢那案上的金壶斟酒。又有几个美人便挨身坐了,顿开娇喉低低地 唱着。还有不会唱的,去捧了琴筝箫笛,吹的吹,弹的弹,悠悠扬扬,歌乐声齐作, 十几个美貌的童子,排着队伍,东三西四地学那些魔舞,又一声声地唱着歌儿。看 得正德帝连饮三觥,乘着酒兴,拥了一个美人在膝上,一头亲着粉颊,一面饮酒, 微笑问那美人叫什么名儿,回说唤作月君。正德帝又向刘瑾道:“你怎么会到这里 来?”刘瑾屈着半膝禀道:“不敢欺蒙陛下,此处是奴婢的私宅,美人童儿也都是 奴婢购买来的”正德帝不待他说毕,接口说道:“你养着许多美人,倒好艳福。” 刘瑾忙道:“奴婢哪里有这般福分,本来是预备着侍候陛下的。正德帝听了说道:” 你可是真话吗?“刘瑾答道:”奴婢怎敢打谎?“正德帝大喜,便命撤去酒筵,自 己拥下那美人竟去安寝。

一宿无话。第二天上,正德帝也不去临朝,只着刘瑾去代批章奏,重要的事委 李东阳办理。从此正德帝天天和那些美女娈童厮混着,把那个地方题名叫作豹房。 那时刘瑾见正德帝沉迷酒色,乐得代秉国政,往往等正德帝游兴方浓的时候,刘瑾 故意把外郡奏牍呈览,正德帝怎会有心瞧看,吩咐刘瑾去办就是。

刘瑾巴不得皇帝有这一话,就老实不客气,将大吏的奏折,随意批答。又把廷 臣们也擅自斥逐,凡不服刘瑾处置的,一概借事去职。如大理司事张彩,每见刘瑾 即远远拜倒在地,滕行上前,口中连声呼着:“爷爷!”刘瑾微笑道:“这才是咱 的好儿子。”于是不多几天,擢张彩为吏部尚书。又有兵马司署小弁焦芳常往刘瑾 私第侍候刘瑾,十分小心。刘瑾因他勤慎,升他为光禄副司事。焦芳得列各朝班, 侍奉刘瑾越发兢兢,不敢稍有失礼。

一日刘瑾骑驴上市,焦芳方朝罢回去,忽见刘瑾骑驴过来,慌忙就地磕了个头, 腰中插了象笏,竟朝衣朝冠地替刘瑾拉驴,引得市上的人都掩口嗤笑。焦芳一点也 不知羞耻,反昂着头似乎以拉驴为荣。倒是刘瑾以四品京卿朝服在前牵驴招摇过市 未免太不像样了,令焦芳去换了朝服再来,焦芳正唯唯退去,半腰里又来了刘宇。 官衔比焦芳更来得大,是一位都宪御史,也是刘瑾的门人。值他下朝出皇城来,恰 好撞着刘瑾。刘宇本是个无耻小人,他已认刘瑾为义父,常常对着刘瑾自称孝顺儿 子。

当时见刘瑾骑着驴儿,也不顾得什么仪节,竟做了焦芳第二。

一时市上的人瞧着都宪太爷替太监拉驴儿,谁不掩了鼻子,刘瑾见去了一个又 一个来了,弄得自己都好笑起来了。

刘瑾权力既日大一日,又恐别人在他背后私议,便派高凤为西厂副使,专一探 听外面的议论,有稍涉一点宦官的,就去报知刘瑾,刘瑾命把议论的人立时提到厂 中,即用厂刑拷问。

刘瑾又嫌国刑太轻,有几个硬汉还能熬刑,因和高凤私自酌议,拟好几种极刑 来。

第一种叫做猢狲倒脱衣:系一张铁皮,做成一个桶子,里面钉着密密层层的针 锋。加刑时将铁皮裹在犯人身上,两名小太监一个捺住铁桶,一个拖了犯人的发髻 从桶中倒拉出来。但听得那犯人一声狂叫,已昏过去了。看他的身上时,早被锋利 的针尖划得那肤肉一丝地化开,旁边一个太监持了一碗盐汁等待着,问人犯招供否, 如其不应,就把那盐卤洒在血肉模糊的身上,可怜这疼痛真是透彻心肺,不论你是 一等的英雄好汉,到此也有些吃不住了。

第二样叫作仙人驾雾:将一具极大的水锅,锅底把最巨的柴薪架起火来,锅内 置着满满的一锅醋儿,待煮得那醋沸腾的时候,把犯人倒悬在锅上,等拿锅盖一揭, 热气直腾上去,触在鼻子里又酸又辣,咳又咳不出,这种难过非笔墨所能形容得出 来,也不是身受的人可得知道其中厉害的。做书的不过听见人家讲过,到底怎样却 是不曾晓得底细的。

又有一种叫作茄刳子:把一口锋利无比的小刀刺进人们的肠道中去,那痛苦也 就可想而知了。最是伤心惨目的,要算披蓑衣了。什么叫做披蓑衣?是把青铅融化 了,和滚油一齐洒在背肩上。肌肤都被灼碎,血与滚油迸在一起,点点滴滴地流下 来,四散淌开,好似披了一袭的大红蓑衣一般。更有一种名挂绣球,是令铁工专一 打就的小刺刀,刀上有四五个倒生的小钩子,刺进去是顺的,等到抽出来时,给四 五个倒生的小钩儿阻住了,如使劲一拉,筋肉都带出来,似鲜红的一个肉圆子,以 是美名叫挂绣球。其余若掮葫芦飞蜻蜓、走绳索、割靴子之类,多至二十几种,都 是从古未有,历朝所不曾见的毒刑。只算京师内外以及顺天一郡的百姓受灾,略为 嘴上带着一个刘字,就对不起你,马上要受这种刑罚了。有许多畏刑的人民,尽愿 自己屈招了,只道不会受那刑罚,谁知刘瑾生性狠毒不过,不管你有供没供,凡是 捉到了犯人,劈头就要施刑,以为这样做去可以惩儆后来,一般被冤蒙屈的人民怨 气冲天,奈满朝文武大半是刘瑾的党羽,虽受了奇冤也无处诉苦。吓得市上的人, 一闻刘瑾的名儿,就变色掩耳疾走唯恐不及。

刘瑾心里还觉不足,亲自改装作一个草药医生,向街衢市廛一路上打听过去, 说起刘瑾,众口一词地赞美。到了海王村中撞着了个念佛的老妪和那里几个人讲闲 话,不知怎地提起了刘瑾,老妪便怒气勃勃,指手划脚地大骂道:“刘老奴这个贼 阉宦,人们收拾他不得,将来必定天来杀他了。”刘瑾听了,假意含笑地问道: “老婆婆和刘公公有甚冤仇?却这样怀恨?”老妪咬牙切齿地说道:“我的丈夫只 说了一句闲话,被刘瑾这贼奴用天剥皮的极刑害死的。我长子也死在这刘贼手里, 如今一个小儿子远逃在他方,三个月没有音耗了。我好好的一家骨肉团聚,被刘贼 生生地拆散,不是仇不共戴天吗?”老妪越说越气,含着一泡眼泪,又狠狠地大骂 了一顿。旁边的村民深怕惹出祸来,各人早已远远地避去了。刘瑾也不再说,看着 老妪冷笑了几声,竟自走了。明天海王村的那个老妪便不见起身出来。直到红日斜 西,仍不闻室中的声息。邻人有些儿疑心,打门进去瞧时,一个个惊得倒退出来, 只见那老妪不知在什么时候被人杀死在榻上了。幸得老妪的小儿子从外郡回来,悄 悄地把老母收殓了。安葬即毕,从此出门一去不返。那时海王村的人民才知那天和 老妪谈话的是刘瑾所遣的侦事员,还不曾晓得是刘瑾自己。可是一班人民,大家钳 口结舌,再也不敢提及那位天杀星了。

有一次,刘瑾随着正德帝豹房去,西华门外,一个汉子狂奔进来,拔出利刀, 向着刘瑾便刺。随从的侍卫当他犯驾,立刻把他获住,交与大臣们去严讯。承审的 是李梦阳都宪,听那汉子供是行刺刘瑾的,专为报杀父母的仇恨。这汉子是谁?便 是海王村老妪的儿子。李梦阳有心要成全他,只说汉子是个疯人,从轻发配边地。 好在刘瑾并未知道汉子是要行刺他,倒也不来追究。总算那汉子运气,保得性命, 后来居然被他报仇。

这是后话了。

当正德帝迷恋豹房的当儿,正刘瑾势焰薰天的时候。佥事杨一清,御史蒋钦, 翰林院侍读学士戴说,兵部主事王守仁,都佥事吕翀等上疏劾刘瑾,刘瑾阅了奏牍, 大怒道:“他们活得不耐烦了吗?”即矫旨罢杨一清职,下戴说、蒋钦于狱,贬王 守仁为贵州龙场驿丞。不多几天。戴说、蒋钦都死在狱中。

刘瑾矫旨摘夺各官,是瞧疏中弹劾他的言语轻重以定罪名的,所以杨一清、王 守仁两人只批了个致任和降职。就中的都佥事吕拼,却并未处分。原来刘瑾未得志 时,常得吕翀的賙济,一时未便翻脸。结果,吕翀又上章劾他。恼了刘瑾,也把他 下狱,直到刘瑾事败才获出头。其时刘瑾的威权,不但炙手可热,简直炙手要乌焦 了,朝野士夫无不侧目。

一日,正德帝下朝回豹房,在地上瞧见一张无名的诉状,是劾刘瑾大罪三十三 条,小罪六十条。每条都注释年月日,说得非常仔细。正德帝看了,立召刘瑾至豹 房,把这张诉状掷给他道:“你可自去办理了,明白回奏。”刘瑾取状读了一遍, 见事事道着心病,不由地面红过耳,怔了半晌,忽然跪下垂泪道:“这都是廷臣妒 忌奴婢,故意捏造出来的。倘其事果有实据,何不竟自出头,却要匿名投诉?这样 看来,奴婢早晚要被他们陷害的,不如今天在陛下面前尽了忠吧!”说毕,假作要 触柱自尽。

正德帝听了他一番话觉得很有道理。想刘瑾真有如此不法行为,怎么无人出头, 那分明是隐名攻击了。正在想着,闻刘瑾要触柱,忙令内侍把他扯住。正德帝笑着 安慰他道:“你只去好好地干,百事有朕在这里,朕若不来回罪,谁敢诬陷你。” 刘瑾感激零涕,不住地磕头拜谢,退出了豹房。飞谕宣六部九卿至朝房。

文武大臣闻得刘瑾相招,疑有什么紧要的谕旨,大家不敢怠慢,慌忙入朝。不 一会,诸臣毕集,刘瑾就高声说道:“咱们有一句不中听的话要诘问诸公。想刘瑾 与诸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有话不妨明讲,为什么在皇帝驾前投匿名诉状,这事 是谁干的?好男儿承认出来,冤头债主莫连累了众人。”文武大臣见说,各人面面 相觑,半晌回答不得。刘瑾又厉声道:“今天如究不出投状的人,只好得罪诸公, 暂请此处委屈一下了。”吏部尚书张彩、侍郎焦芳、御史刘宇,都是刘瑾的私人。 张彩也狐假虎威地厉声道:“即敢写到匿名诉状,断不是无名小吏,何不竟出来和 刘爷面谈,悄声匿迹地算不得人类。”

众大臣哪里敢吱声,大家默默地拥在一起,连坐也不敢坐下。御史屠庸已忍不 住了,向刘瑾跪下叩头道:“下官素来不敢得罪刘爷的,谅不会做这那昧心的事, 求刘爷鉴察。”刘瑾点点头将手一挥,屠庸又叩个头,扬长地出午门去了。翰林马 知云,也来跪求道:“下官是修文学的,本于国政无关,怎会攻讦刘爷,尚祈明鉴。” 刘瑾鼻中哼了一声,吓得马知云似狗般地伏着,气都不敢喘了。张彩在旁把脚在马 知云头上一踢道:“快滚出去吧!”马知云闻命,如重囚遇了恩赦,抱头鼠窜地出 朝而去。刘瑾又道:“你们还没人自首吗?”这时众大臣又急又气,真弄得敢怒而 不敢言。又值榴花初红的天气,正当懊闷,一个个穿着朝衣,戴着朝冠,挨得气喘 如牛,汗流浃背,大家只有抱怨那投诉状的人。

户部主事董芳见两班文武甘心受辱,没半个血性的人,不禁心头火起,更瞧刘 瑾那种骄横的态度,俨然旁若无人,气得个董芳七窍中青烟直冒,便掳起了袍袖, 挺着象简抢到刘瑾的面前,戟指着大喝道:“你为了一张匿名的诉状,却擅自召集 大臣,任意得罪,俺老董是不怕死的,且和你一同见圣驾去。”刘瑾也怒道:“你 是谁?可报名来。”董芳笑道:“你连俺董芳都不认识,怪道你如此飞扬跋扈了。” 刘瑾冷笑道:“咱在六部中不曾闻得你的名儿,小小一点职役,也配你说见驾吗?” 董芳咆哮如雷道:“俺是朝廷的臣子,何必定要你阉竖知道!”说着便来拖刘瑾, 张彩、焦芳齐出,攘臂阻住董芳,董芳举象简就打,大家扭作了一堆。不知董芳打 到怎样地步,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