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63回 藩王猎艳密设销魂帐 武宗渔色初游石头城


却说江彬听得国公府门前轰然的一声,接着人声嘈杂,家人们在外边乱嚷。江 彬吃了一惊,待要起身唤亲随去探询,右臂儿被正德帝枕着,恐怕惊动了,只好耐 性等待。适巧正德帝也给那响声惊醒,矇眬着两眼问:“是什么声音?”江彬还不 曾回答,一个家人在幕外探头探脑地张望,似想进来禀报。见里面没有声息,不敢 冒失,只在门外侍候。

江彬回头瞧见,喝问道:“你这厮鬼鬼祟祟地干些什么?”吓得那家人慌忙抢 上一步,屈着半膝禀道:“回二爷的话,外面有少年壮士,载了一位美女,说是他 妹子,清晨便拥了车儿,硬要推进府中。小的们去阻挡他,他就不问好歹,也不肯 通姓名,竟抡起了拳头逢人便打。小的们敌他不得,将大门闭上了,不知他哪里来 的气力,并大门也推下来了。如今还在府门前厮打,小的不敢专主,特来报知二爷。” 江彬听了,正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忽见正德帝霍地挢起身来,一手揉着眼儿 道:“那少年不要是李龙兄妹两个?四儿江彬行四可出去探个明白。”江彬领命, 披衣匆匆下榻,随了那家人便走。

到了大厅前,已见家人们纷纷逃了进来,一个黑脸的少年挥起醋钵般的两只拳 头雨点似地打将来。江彬见他来势凶恶,忙站在厅阶上高声叫道:“壮士且住了手, 咱这里有话和你讲。”那少年闻得有人呼唤,才止住不打。抬头见厅上立着一位鲜 衣华服的美少年,知道不是常人,就走到阶前唱了个肥喏道:“他们这班贼娘养的, 欺俺是单身汉,半句话也没说得清楚,一哄地上来和俺动手了,不是可恶么?”说 着又把拳头扬了扬道:“谁再与俺较量三百合,俺便请他喝一杯大麦酒。”江彬见 那少年说话是个浑人,就笑了笑安慰他道:“壮士不要生气,他们的不是,等咱来 陪礼就是。但不知壮士高姓?到这里来有甚贵干?”

那少年指手画脚地说道:“你们这里不是国公府吗?昨天有个汉子到俺家,说 是什么的鸟皇帝,俺妹子说要嫁给他的,所以俺一早就把妹子送来的。”说时又拍 了拍胸脯道:“宣府地方,谁不认得俺李龙大官人,那门上的几个没眼珠子的偏不 认识俺,竟来太岁头上动起土来,直把俺要气死了。”江彬听了他的一番话不觉暗 自笑道:“世间有这样的混蛋,他的妹子也就可以想见了,不知皇上怎么会看中的。” 于是命家人开了大门,叫李龙把他妹子的车儿推进来。李龙应声出去,不一会已拿 车辆推到大厅的台阶下。

江彬定睛细看那车上的美人,不禁吃了一惊,半晌做声不得。心下寻思道:那 美人儿果然生得妩媚温雅,和她那黑脸哥子相去真是千里。所谓一母生九儿,各个 不相同了。江彬正在发怔,里面的正德皇帝已梳洗过了,亲自出来瞧着,一眼见凤 姐坐在车内,笑着说道:“正是她兄妹两个来了。”江彬也回转身来,说了厮打的 缘故,一面使歌女们搀扶了凤姐下车,姗姗地走到厅上,向正德帝行下礼去。正德 帝微笑掖起凤姐道:“你哥哥也同来了么?”凤姐低低地应了一声。正德帝令传李 龙上来。江彬阻拦道:“此人鲁莽不过,恐冲犯了圣驾,还是不见的好。”

正德帝点头道:“有他妹子在这里,且叫他来见。”江彬没法,只得亲自带了 李龙上厅。李龙见了正德帝,也只唱了个喏说到:“皇帝哥哥,俺这儿见个礼吧!” 正德帝看那李龙身长八尺,深紫色的面质,狮鼻环眼,相貌威风,不觉大喜道: “李龙虽是莽撞些儿,倒像个猛将。四儿替朕下谕,送李龙进京,往礼部习仪三个 月,即着其回宣府护驾。”江彬听了,领了李龙自去办理。这里正德帝携着凤姐的 玉腕,同进后院,寻欢作乐去了。

再说宁王觐钧,是太祖高皇帝十四皇子名权的第五世孙。

那时宁王权被燕王太宗改封江西,总算他能销声匿迹安分守己,不曾受怎么罪 谴。燕王反北平时,赚宁王离去大宁,及至登极,对于宁王很觉抱愧,所以宁王总 保得性命。自宁王权传至四世,就是觐钧了。说到觐钧的为人,是个没有主见的懦 夫,平日除了纳妓听歌之外,其他的事一些儿也不知道的,休说是国家政事了。

这宁王觐钧邸中姬妾很多,只有两个最是得宠。那大的一个是许氏,本是妓女 出身,却生了两个世子,长的名宸浔,幼的名宸濠,宁王都十分欢喜。那许氏恃着 有了儿子,把宁王的正妃胡氏,看做半文小钱也不值,还不时和胡妃厮闹。胡妃是 个忠厚妇人,怎能够与做姑女的去斗嘴,许氏又讥笑胡妃生不出儿子。大凡妇人家, 最痛心的是她不会产育,这样是人工气力所办不到的事,万不能勉强的。胡妃挣不 来这口气,只好由她许多讥讪,自己暗暗地忍气吞声,捋一把眼泪罢了。世间的妇 女谁没有妒忌心?宁王的胡妃虽嫉着许氏,因自己不曾生育过一男半女,许氏却叠 连诞了两个世子,这样一来胡妃已话不嘴响了。她的心里当然有说不出的怨恨,又 时受许氏的冷讥热讽,胡妃越觉得自怨自艾,不久便郁成了一病,竟呜呼哀哉了!

许氏见胡妃已死,藩邸中的大权由她一人独揽。好在宁王又是个糊涂虫,哪有 这精神来管家事。邸中的诸姬和用人等,见许氏虽算不得正妃,暗中完全是摄行王 妃职务,于是大家便尊她一声大夫人。许氏即揽了邸中全权,一时也不好向宁王要 求扶正,横竖姬妾中算做了领袖,正不必争王妃的虚名了。这许氏是宁王的大爱姬。

还有第二个爱姬,也有青楼翘楚,芳名叫做娇奴,年纪比许氏要轻得一半多, 青春不过十八岁,宁王娶她还不到一年。

这娇奴在宁王邸中权柄果然不如许氏,宁王的宠幸,倒要胜过许氏十倍。邸中 的大小姬妾仆役们对待娇奴,竟与许氏不相上下,也称她一声二夫人。

当宁王纳娶娇奴的时候,许氏和宁王也狠狠地闹过几场。

到了后来,势力终究敌不过媚力,宁王仍旧把娇奴迎回邸中。

许氏实在气不过她,便去找娇奴厮闹,被娇奴笑她年纪太大了,如要争宠,须 得拿鸡皮换了玉肤来再说,这句话说得许氏暴跳如雷。但人的衰老,是和不会生育 是一般的气力大不出,直气得许氏一佛出世,二佛涅槃,几乎患成了鼓症,一病不 起。天理循环,妖奴可算替胡妃间接报仇了。那两位世子宸浔、宸濠长成到了十七 八岁,举止很有父风,弟兄两个最肖宁王的是喜欢嫖妓。讲起嫖经来谁也望尘莫及, 惟谈到史书两字,却连连要嚷头痛了。宁王溺爱过甚,由他弟兄两个去胡闹,只做 没有听见一样。许氏见两个儿子成了人,心里怎么不快活,而且满心望宸浔、宸濠 代她去出头,不难把娇奴压倒下来。

谁知这两位宝贝一见了那个二夫人娇奴,不但不记他母亲许氏的仇恨,反是眉 开眼笑的,口口声声叫娇奴做庶母,形色上的侍奉,比较自己的母亲还要恭敬。许 氏瞧在眼里,这一气又是非同小可,真好像一拳打着了心窝,说不出里面的苦痛。

有一天上,许氏正值新病初愈,扶着一个侍婢在回廊中闲步,走过一所空房, 听得里面有说话的声音。许氏诧异起来道:“这里是堆积木器的空室,怎会有起人 来了?”又猛然地记得三个月前,有个婢女被自己痛打了一顿,到了晚上就缢死在 这处室中。许氏想着不由得毛发栗然,正要避开那间房,又听得一阵的笑语声,是 很稔熟的,许氏有些忍不住了,自己不敢上去,只叫那侍婢向窗隙中去窥探。

那侍婢戳破了窗纸,望着里面张去,恰好那日光照在空室的天窗中,把阖室映 得通明。侍婢在窗洞里瞧得毫无发遗,却又不好声张,只装着哑手势,令许氏自己 来看。许氏见那侍婢这样鬼鬼祟祟的,知道空室的笑声中定有缘故,忙亲自步到窗 前,闭了一支左眼,把右眼在纸窟窿中张将进去。这许氏不看犹可,看了之后立时 满面绯红,半晌做声不得。

原来空室中的木榻上卧着一丝不挂的一对小年男女,正在那里大做活剧。男的 是谁?是世子宸濠。女的当然不消说得,怕不得阖邸称她二夫人的娇奴么?许氏这 时又气又恨,心想怪不得两个逆子指宸浔、宸濠都和妖精指妖奴十分要好,哪里晓 得他们暗中干些禽兽的行为。不过要进去捉破他们,因碍着宸濠儿子,似乎不好意 思。如任他们做去,眼瞪瞪放着冤家娇奴,不趁这个机会报仇,更待何时?许氏呆 立在窗外,倒弄得进退两难了。这样过了一会,听得空室内已声息俱寂,许氏再向 窟中瞧时,宸濠已不知在什么时候走了,剩下娇奴还在榻前整衣。许氏见儿子已去, 正好进去把娇奴羞辱一番。偏是那娇奴嘴强,以许氏骂她无耻,便生生地要她拿出 赃证来。许氏转被她堵塞了嘴,气愤愤地自回房中。那娇奴却哭哭啼啼的,声言许 氏讲她的坏话,便寻死觅活的要去和许氏拼命。

正在这个当儿,宸浔从外面进来,一听见娇奴吃了亏,不问事理,一口气跑到 内室去和他母亲许氏大闹。许氏见自己的儿子居然替娇奴出头,气得她发昏,使出 平日的泼性,把宸浔拍桌拍凳地大骂一场,好容易,宸浔才得骂走,宸濠又来寻事, 而且比他哥哥宸浔更闹得凶了。许氏明知宸濠和娇奴有暧昧的事情,心里越想越气, 便抢了一根门闩,望着宸濠没头没脸地打过来。宸濠也知道自己母亲的性情,怕真 个吃了眼前亏,乘着家人们劝住许氏,宸濠便一溜烟地往后门逃走了。

许氏被两个儿子闹得她头昏眼花,正在没好气,不料那宁王也听了娇奴的哭诉、 怒气冲冲地来责骂许氏。才发作得两三句,许氏早从房里直抢出来,望着宁王怀里 狠命地一头撞去,接着把头发也打散了,两手只拉住宁王乱哭乱嚷,将宁王的一袭 绣袍都扯得拖一爿挂一块的,气得宁王面孔铁青,连声嚷道:“怎么,怎么世上有 这般撒野的妇女,左右快给俺捆绑起来!”家人们哪敢动手,只在旁边相劝。宁王 这时老实人也动了火,便勒胸把许氏向地上一摔,回身往外便走。

许氏待赶上去,被家人们拦阻住了。许氏就一头倒在石级下大哭大骂,在石砖 地上滚来滚去,竟似村妇使泼一样,哪里有一点王爷夫人的身份,把那些婢女仆妇 也都看呆了。许氏似这样地直闹到了黄昏,气力也尽了,喉咙也骂哑了,才由侍女 们将她扶进房中,足足睡了三昼夜,还不曾起床的。宸浔、宸濠闻知母亲发病,你 推我挨的,都不肯来探望。宁王是巴不得许氏早死一天,自己早舒服一天。但天不 由人算,许氏病了一个多月,慢慢地能扶杖步行了,那宁王自己倒病重起来,一日 沉重一日。半个月后,看看是不中用了。那位二夫人娇奴索性不来奉承了,只知和 宸濠在一块鬼混。宁王虽病得开不出口,心里是极其明白的。他把娇奴和宸濠的形 迹看在眼里,心中越发气闷了。

到得临死的几天,宁王病室里,连鬼都没有上去,药水茶汤也没人递了。晚上 灯火都不点一盏,室中黑魆魆地好不怕人,幸而有个宁王的老保姆,年纪已九十多 了,一天夜里,无意中到宁王的室中去探望时,只见房中几案生尘,似好久没人来 收拾了。再瞧那榻上的宁王,却是直挺挺地卧着:口鼻中气息早就没有了,也不知 道是什么时候死的。老保姆眼见得这样凄惨情形,不禁流泪说道:“一个堂堂王爷, 临末的结局却如此,说来也是可怜。”于是由老保姆去报知许氏。许氏便扶病起身, 召集邸中的姬妾仆人,替宁王发丧。

那时宸濠和娇奴正打得火热的当儿,闻得宁王已死,大家乐得寻欢作乐。这两 位世子,直待宁王入了殓,才见他们兄弟两个勉强出来招待吊客。略一敷衍了几句, 宸濠先滑脚走了。

宸浔也耐不住了,打一个招乎一溜烟出了后门,自去进行他的计划。那宁王还 不曾出殡,两位世子已弄出了大争点来了。原来宁王一死,这袭爵应该是宸浔的了! 宸濠想夺这王爵,暗中不免要和宸浔争竞。那宸浔对于这爵禄倒不在心上,他第一 个和宸濠势不两立的,就是为的娇奴!

弟兄二人,一个觊觎爵位,一个志在美人,各有各的心事,互显出暗斗的手段 来。宸濠因要夺那王爵,把宁王的死耗瞒了起来,暂不去奏知朝廷,以是这袭爵的 上谕始终没有下来。好在宸浔也不放在心上,只和一班羽党谋弄那娇奴到手,他就 心满意足了。那里晓得这个消息有人去通知了宸濠。宸濠听了,一面要对付谋那爵 位,一面又要照顾那娇奴,害得他忙得了不得。

一天晚上,宸濠和几个心腹私下议论,想把娇奴弄出藩邸,另用金屋藏她起来, 免得宸浔别生枝节。内中有一个家仆说道:“这事世子须要秘密,否则子纳父的爱 妾,于名义上似说不过去。”宸濠笑道:“那个当然的。”于是大家酌议好了,由 宸濠备了一顶软轿等在藩邸的后门。预嘱娇奴在三更天乘人熟睡悄悄地出邸登轿, 去藏住宸濠的私宅。当时那押轿子的仆人到得藩邸后门,直等到四更多天,还不见 娇奴出来。又等了一会,看看天色已将破晓,仍不见娇奴的影踪。那仆人没法,抬 着空轿回来,报与宸濠。宸濠知是有变,慌忙赶入藩邸,亲自去探看娇奴,却是桃 花人面,玉人已不知哪里去了!这一急把个宸濠急的满头是汗,比失了一件什么宝 贝还要心痛。当下咆哮如雷的,派了家人四下去打听,方知宸濠藏娇的计划被宸浔 的家人探得,由宸浔也备上一乘轿儿。

月上黄昏,已到了宸邸的后门,正遇着娇奴的小婢。宸浔的仆人打个暗号给她, 小婢去禀知娇奴。娇奴迟疑不信道:“二世子约在三更天的,怎么这样早就来了?” 小婢又出来诘问,宸浔的仆人扯谎道:“二世子指宸濠怕迟了漏泄消息,所以把辰 光改早的。”娇奴信以为真话,即匆匆收拾好了,潜出后门登舆,仆人们舁了便走。 到得那里,娇奴问:“二世子可来?”只见宸浔应声出来,涎着脸笑道:“二世子 不来,大世子倒在这里了。”娇奴听见吃了一惊,心知已受了宸浔的骗,只得低头 忍气地服从了宸浔。

宸浔得了娇奴,满心的欢喜,天天和那些羽党饮酒相庆。

及至第三天,宸浔喝得酩酊大醉地回到私第,忽然狂嚷着腹痛,望了地上一滚, 七窍流血而死了。宸浔既死,宸濠也替他哥子发丧,说是暴疾死的。一面上闻朝廷, 奏知宁王觐钧逝世,世子宸浔暴毙。圣旨下来,自然由宸濠袭爵。这样一来,不但 王爵被宸濠荫袭,就是他老子的二夫人娇奴也为宸濠所有了。南昌江西属的人民谁 不说宸浔死得奇怪?然也没人敢来替他出头。

那宸濠自袭爵宁王自后称宸濠为宁王,渐渐地不守本分,并私蓄着勇士,往往 强劫良民的妻女。又从高丽去弄到一座锦椅,椅的四围都垂着绣缎的锦幔。这座椅 儿底下藏着机栝:如遇到倔强的妇女,哄她坐上椅儿,将机栝一开,任你是力大如 牛的健妇也弄得骨软筋疲无力抗拒,只好听人所为了。宁王因题这座椅儿叫做“销 魂帐”。后来宁王作叛,事败被擒,这座“销魂帐”为王守仁经略所毁,今暂且不 提。

却说正德帝在宣府,左拥江彬,右抱凤姐,真有乐不思蜀之概。不期这位李贵 人凤姐身体很是孱弱,三天中总有两天是生病的。忽京师飞马报到,纪太皇太后驾 崩。正德帝听了,虽不愿意还京,但于礼仪上似说不过去,只得匆促回銮奔丧。

凤姐有病不能随驾,正德帝嘱她静养,自己和江彬,接辇大臣等即日起驾还京。 正德帝到了京师,便替太皇太后举丧,一切循例成礼。是年的六月,正德帝亲奉太 皇太后梓宫安葬皇陵。

光阴荏苒,眨眼到了中秋。正德帝久蛰思动,下旨御驾南巡。这首谕旨下来, 廷臣又复交章谏阻。其时朝野惶惶,人民如有大难将临之景象,一时人心很是不宁。 于是大学士杨廷和、大师梁储、翰林院侍读舒芬、郎中黄巩、员外郎陆震、御史张 缙、太常寺卿陈九皋、吏部主事万超、少师梁隽等纷纷上疏,谓灾异迭见,圣驾不 宜远出。

正德帝怎能听从,反将万超、黄巩、陆震、张缙等一并下狱。陈九皋、舒芬克 戍云贵,杨廷和、梁储、梁隽等三人一例贬级罚俸。这样的一来,群臣谁敢多嘴? 正德帝即传旨:驾幸江南,自津沽渡江,以金陵旧宫改为行宫。谕旨既颁发,正德 帝于是年八月带了刘贵人、江彬并护驾官李龙为凤姐之兄、在礼部习仪后尚未遣往 宣府,故得随行、将军杨少华、蒙古卫官阿育黎、侍卫郑亘、右都督王蔚云、女卫 护江飞曼一行二十余人渡江南行。不日到了石头城楚之金陵,在上之县西,即今之 江宁县,早有金陵守臣裕王耀焜、蔚王厚炜正德帝之弟及大小官员远远前来接驾。 正德这时也无心观览风景,只和裕王、蔚王并马进城。至金陵行宫前,蔚王待扶正 德帝下骑,忽一道光寒,正德帝已翻身落马。众官大惊。要知那寒光究竟,再听下 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