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65回 扬州看花双龙斗侠盗 金山吊古独臂擒淫僧


碧轩晴窗,精室里洁无纤尘,书架上片签满列。庭前三四枝凤竹,一株老干槎 桠的虬松。阶下种着半畦的黄菊,正在放华的时候。这样幽静清寂的好去处,的是 隐士高僧所居,真可以说是红尘不到静中飞,树碧花香是隐居了。

其时那个长老领着刘贵人走进这静室里面。啪的一声,室门便自己闭上了。外 面听讲经的一班本邑缙绅并县丞姜菽水远远地跟在那长老到后院,背后护卫官李龙、 正德帝、江彬、杨少华等也随着进去。还有在经坛外的许多百姓,却似潮涌般拥入 殿内,只碍着有官员县丞在里面,不敢十分放肆,只挤在院门前探视。

正德帝等进了院中,不觉诧异起来:在寺院的外貉似多年颓圮的荒寺,那个内 院却髹漆得金碧辉煌。但见庭中松柏参天,阶下植着无数的奇花异卉,架上的鹦鹉 声声唤客。晶盆中畜着金鱼,书案上狸奴打盹。庭院深深,落花遍地。正德帝失声 道:“好一座院落!”李龙手指着说道:“那长老引了刘娘娘进的所静室里去了。” 江彬道:“那和尚想是不怀好意,咱们紧跟着他,保护刘娘娘要紧。”正德帝点点 头,李龙和杨少华便大踏步上前。

这时那些绅士和县丞都走入静室,人多地狭,顿时拥满了一屋。杨少华与李龙 也挣着挤进静室去瞧时,却不见那长老和刘贵人。李龙、少华齐吃一惊,忙举头四 顾,才瞧出静室的南面还有一头侧门,只是深深地扃着。那长老和刘贵人进去,门 就关上。县丞和众绅士不得进去,大家立在门外大哗道:“青天白日,和尚领着良 家妇女闭门不出,那算什么?”县丞姜菽水为人很是迷信,他以为那长老是高僧, 那妇人或是真的菩萨化身。绅士中有性躁的,便欲打门进去。姜菽水就阻拦道: “你们且莫慌,再等一会儿看他怎样。咱想那长老定是施展什么的佛法,不然他妄 引妇女入室,当着这许多人,谅他也没有这样的胆大。”

众绅士听了姜菽水的话说,尚觉有理,果然忍耐了起来。

独有李龙咆哮道:“人家的妇女,被这贼秃关在里面,你们还在那里说什么宽 心话。”杨少华也喝道:“咱们只顾打进去就是了。”姜菽水见李龙怒气冲冲的, 知道是那妇人的家属,便也不敢阻挡。

由杨少华和李龙两人并力向前,把门打得擂鼓似的。打了半晌,不见那长老来 开门。李龙大叫,飞起一脚,轰的一响,那扇侧门早倒了下来。李龙便当先抢入去, 见室内陈设幽雅,案堆诗书,壁悬琴剑,花种阶下,树植庭前,人到了这里,几疑 别有洞天了。

李龙四面瞧了一转,哪里有什么长老?刘贵人更是影踪毫无了。杨少华也赶进 来,见没了刘贵人,两人都着了忙。这时众绅士已拥入里面,正德帝和江彬也来了。 听说不见了刘贵人,把个正德帝急得连连顿足。众绅士都大诧道:“分明看着那和 尚同了妇人走进去的,怎么会遁走了?难道那和尚有隐身术的么?”大家正在鸟乱, 忽听杨少华失声道:“逃了!逃了!”

众人定睛看去,见那杨少华一手托着画轴,画背后有一扇小小的石门,平时把 画掩盖着,人家只当是墙壁,万万想不到壁上还有这头小门。那长老领了刘贵人进 内,乘杂乱的当儿,望壁上的小门中逃走了。众绅士才恍然道:“那和尚眼见的不 是好人。他推说讲经,却来拐骗妇女的。”县丞姜菽水立在一边不住地咋舌,正德 帝却万分愤怒。杨少华与李龙已飞奔出寺去追赶,半晌先后回来说道:“村东村西 都找到尽头,没有和尚的踪迹。询那村中的人民时,他们方才也到寺中来听讲经, 不曾见有什么和尚走过。”

正德帝见说,怔怔地好一会说不出话来。江彬也木立不知所措,李龙很是没好 气,一眼见了县丞姜菽水,便一把将他抓住道:“咱们主翁的夫人不见了,须得你 去给咱找出来,否则老爷可不饶你的。”菽水大怒道:“你是哪里来的野种?自己 不小心,被和尚把人骗去,却来这里撒野!”李龙喝道:“你这厮还要狡赖,当和 尚入室的时候,众人就要打门进去,都被你阻拦着,致那秃驴得安然远逃。若没有 你阻隔,也不怕他飞天上去。这样看来,贼秃是你放走,你这厮还和他是串通的。” 说得姜菽水跳起来道:“反了!反了!俺职司虽卑,也是此地的父母官,怎说俺拐 起妇女来了,那还成个话说吗?”

菽水说罢,叫进两个差役,要想来捕李龙,引得李龙性起,抓住两名差役,只 一手一个,望着人丛里直掼出来。外面又抢进五六名捕快,袖里各拿出铁尺等器, 蜂拥般地上来厮打。院里的众绅士和人民见闹了祸出来,吓得四散夺门逃走。院门 前又挤着多人,院内的人似排山倒海地奔将出来,外面的人退后不迭,跌倒的很是 不少。一时人众力巨,谁还拦挡得住?霎那间哭的笑的,人声沸腾。

那大殿上的四十九个和尚,兀是很恭敬地侍候在坛上,女客座上的官眷们,因 妇女们不便来趁热闹,只坐在那里交头接耳地私议。忽听得内院哭喊声并作,人民 纷纷地逃出来,接着是大队拥出来了。于是坛上的和尚,坛下的妇女,都立起身来 瞧看。不料人多地窄,似倒木排般地倾斜过来,屹塌一声,经坛被众人挤倒,四十 几个光头从坛上直跌下来,无巧不巧地都跌在官眷堆里。那些少妇和光头大家扰做 了一团。有几个光头跌得额破血流,也有被坛上铜香炉压伤的,有的被坛前的大鼎 灼伤。最苦的是一个青年和尚,把光头去戮在蜡烛杆上,刺得鲜血淋漓,因此昏了 过去。

其时李龙正把那些捕快由内院打到外殿,捕快们怎敌得过李龙,一交手就被打 倒,只好爬起来往外奔逃。李龙追将出来,不觉打得性起,不管是谁逢人便打。殿 上殿下秩序混乱到不可收拾。杨少华深怕打伤了百姓,忙来劝住了李龙。两人回到 内院时,院中已逃得鬼也没有半个,只正德帝和江彬还呆呆地坐在静室里。

正德帝见了少华李龙进来,便没精打采地说道:“刘贵人恐非一时寻得到的, 不如回去再说。”江彬等也说不出别的,于是大家跟着正德帝出院。那大殿上的众 僧这时也走散了,宫眷们都经家属接去,惟经坛依旧倒在那里,钟磬法器之类满地 都是。还有香烛果品并供神的素馔等狼藉殿上。正德帝是满肚的不高兴,四个人走 出上方禅院,早有两名舆夫来索取工资,就是方才抬刘贵人来的。江彬随意打发了 几十文,两个轿夫称谢而去。正德帝君臣四人匆匆地回去,所谓乘兴而来,败兴而 返,一路上也无心观览风景,但低头疾行。待到金陵行宫,时已万家灯火。王蔚云、 郑亘、爱育黎、江飞曼等随着裕王耀焜出来迎接进去。蔚云因不见刘贵人,心下很 为诧异,又不敢动问。正德帝上殿坐下,众人分两边侍立。正德帝令裕王也坐了, 就讲起游览的情形,把上方寺听讲经被和尚骗去刘贵人的话细细说了一遍。

裕王惊道:“这秃贼的胆也大极了,不过他假经坛引诱妇女,室中装着机关门 户,想其筹画也不止一天了。受他害的当不止江宁一处,别地定有照样上当的。他 这番万一漏网,不久必往别处去施故技,那是可想而知的。陛下但密颁谕旨,令各 处地方官暗里侦察,不消半个月,这妖僧不难授首了。”正德帝点头称善,当下命 江彬草谕颁发。一面通知江宁县,着侦缉妖僧,并令将县丞姜菽水捆赴南京都督府, 治以故意纵盗罪。

江彬一一办妥,正德帝自还后宫。这里王蔚云、杨少华等和裕王又议论了一会, 才各自去安息。

翌晨起身,正德帝以刘夫人失踪,心上怏怏不乐,日间只同了李龙等在金陵街 市上游玩一转,便回行宫。第三天江宁县尹梅谷亲来行宫禀见:谓当日接得上谕, 派通班捕快往城镇各处茶坊酒楼、旅寓馆驿,凡足以藏垢纳污之区,无不遍查,毫 无妖僧行踪,想系闻风已远窜出境了,至于县丞姜菽水亦在事后弃职潜遁,现已通 牒查缉。正德帝闻奏,令暂退去。

四日又得漂水县尹报禀,言在两日前,见有游方道人带一美妇过江。事后方知 道人实和尚改装,正要派人追赶,适谕旨领到,急遣快马往追,不及而还。大约该 妖僧当不出镇江淮扬两处云。正德帝听了,便和江彬商议,决意亲赴扬州侦探那和 尚的消息。于是带了李龙、郑亘、爱育黎、江飞曼等,并江彬一行七人,悄悄地起 程往扬州。不日到了那里,住了馆驿。当日玩了一天后土祠,赏玩琼花。

那后土祠的琼花本唐时所植,厚瓣大叶光莹柔泽,色微带淡黄,芳馥之气远闻 数里。宋改后土祠为蕃厘观,花旁建一亭,名无双亭。迨宋仁宗时将琼花掘出移植 禁中,不及半月,那琼花便自枯死。弃在道上,被扬人瞧见,仍把它载回来植在后 土祠里,渐渐地枝叶扶疏,居然复活过来。到了元朝,琼花又自己萎死。那时蕃厘 观中有个道士叫金雨瑞的,把琼花的枯根铲去,种上了聚八仙花名,倒也很是茂盛。 那聚八仙的形式和琼花颇有点相似,所以后人仍称它为琼花。

正德帝游过了后土祠,次日又去游万寿观。那座观系建自六朝,殿宇十分巍峨。 正德帝与江彬、杨少华等先就偏殿游历了一转,正要游大殿,忽听殿角上砉然一响, 一把剑飞来直奔正德帝。接着跳出一个大汉,那把剑似蛟龙一般。江飞曼急拔刀隔 住,当的一声火星四迸,两人就在大殿下狠斗起来。李龙看那大汉勇猛异常,也大 喊一声飞步上前助战。那大汉一口剑抵住两般兵器似尚绰然有余。杨少华笑对郑亘 道:“看雌雄两条龙兀是斗不下那大汉飞曼又称龙女,俺们莫给他逃走了。”郑亘 应道:“咱们上去吧!”于是杨少华、郑亘两人并出,围住那个大汉,五个人风车 儿似地打转,愈斗愈急。蒙古卫官爱育黎也要去帮助,江彬拦道:“你在这里护驾 吧!不要有武艺的都走开了。御驾没人顾及,被人暗算。”爱育黎听了就也止住。 那里杨少华等逼着大汉,一步紧一步。那大汉看看抵敌不住,忽地向屋上一跃,腾 跃跳越,沿着屋檐逃走,江飞曼、杨少华也上层追赶。李龙、郑亘是不会纵跳的, 只好眼睁睁望着他们。飞曼和少华并力追那大汉,那大汉故意献些本领,偏择屋檐 最窄的地方跳着,飞曼和少华已赶得气喘汗流。那大汉呵呵大笑了几声,霍霍地三 四个翻身,弄得飞曼、少华眼花缭乱,待定睛看时,那大汉早已无影无踪了。两人 知道大汉的技艺远出己上,也不去追赶,仍下屋回到殿上。郑亘、李龙齐声道: “刺客逃走了么?”飞曼一笑道:“那人好货儿,倒要留神他一下。”因把刺客逃 走的情形,禀知了正德帝。江彬怕再遇危险,劝正德帝早还馆驿,正德帝应允了。 一行人前护后拥的回到馆驿中休息。

到了晚间,江飞曼提议道:“今天的刺客谅必是受人的指使,或者已瞧破俺们 的行踪也未可知。适才在日间又不曾把他擒获,夜里难保不再来尝试。俺们须要防 备才好。”杨少华道:“飞曼的话有理,我们夜间护驾,可分班轮流做事。诸位以 为怎样?”爱育黎道:“咱和杨将军值前半夜,飞曼与郑侍卫值后半夜,互相呼应 就是了。”话犹未毕,李龙接口道:“俺难道不配有职使么?”飞曼笑道:“你且 莫性急,要做的事儿多着,你只问杨将军,自然有需你的地方。”李龙便眼瞧着少 华,少华笑道:“别的都齐了,还少一个巡风的人,不识你可愿意充这个职役?” 李龙正色道:“都是为主子的事,有甚不愿意?”少华道:“那就好了,烦你辛苦 一点罢!”大家分派停当,各人去结束预备。

这天夜里星月无光迷雾重重,对面不见,这种天色正是干夜行生活的好机会。 不论是江洋大盗、绿林响马以及穿窬小偷行刺寄刀等事,大都拣着漠濛大雾天做的。 其时约莫有三更的光景,正德帝忆怀那刘贵人,不能安睡,重行披衣起身,和江彬 燃烛对弈。驿卒击柝鸣锣,报告过了更点,要待顾自己去睡觉,猛听得院中李龙嚷 道:“刺客来了!”里面值班保护的是江飞曼与郑亘,忙挺刀出来问道:“刺客在 哪里?”李龙说道:“俺亲眼瞧见屋上一个黑影子。大约这一嚷,他已躲起来了。” 正在讲着,那杨少华和爱育黎换班下来还没有安睡,听得叫有刺客,两人先后抢出 来,见无甚动静,心上稍宽。李龙说道:“如今只要防刺客下来,他既探得路,必 不肯空手回去的。”

爱育黎道:“那么现在倒是最得的时候了。”

大家方说得热闹,忽闻内室大声道:“刺客已在这里了!”好似正德帝的声音。 众人大惊,慌忙争先赶将入去。李龙当头一脚跨进正德帝的卧室,蓦见正德帝跟前 跪着一个大汉,灯光下辨出他颌下有髭,正是日间的刺客。李龙早已心头火起,不 管好歹一声大喝抡刀便剁,那大汉不及避让,又没器械抵御,忙迫中把臂往上一迎, 嚓的声响,左臂砍落在地,李龙还要上去结果他的性命,正德帝亲自起身阻住,再 瞧那大汉已痛倒地上了。正德帝埋怨李龙道:“谁叫你这样莽撞的?他并非是坏人, 误听人家的唆使,前来行刺,此刻他已悔悟过来,情愿到朕的面前自首,你怎么将 他砍伤了?快去弄些金创药来给他搽了,扶他去休养。”

李龙被正德帝一顿埋怨,不觉目瞪口呆做声不得,及至正德帝命他去找金创药, 才如梦初觉。正待回身时,那江飞曼和杨少华、爱育黎、郑亘等都立在旁边,听正 德帝责那李龙。这时见李龙要去找创药,飞曼唤住道:“咱这里有上好的创药,把 来搽吧。”李龙就止住脚步,俯身搀起那大汉来,江飞曼随手取药,给大汉涂在断 臂上,裂一条药布绷扎好了,那大汉称谢,又向正德帝谢了恩,自去静养。

原来那大汉是江湖赫赫有名的侠盗,叫做马刚峰,绰号飞天大圣。他因受宁王 宸濠的嘱托,令刺死正德帝。马刚峰奉命进京,值正德帝南巡,便也赶往南京,不 获行刺的机会。一日见正德帝偕着五六人下船解缆离宁,刚峰也买舟追随,到了扬 州和正德帝先后登陆,正拟这时下手,又被别事打混过去。一日在万寿观内,觑得 护驾的四散闲游,一剑飞去,满望成功,忽给一个女子把剑阻住。马刚峰本疑江飞 曼是个文弱的妃子,万不料也是护驾的女卫士。既见一击不中,心早冷了一半。又 想正德帝驾前女子竟能保护他,足证他命不该绝。且女护卫的本领这样强,男护卫 的技艺可知。当下飞身逃走向后,又去一探听宁王的为人,凌辱黎民占夺寡妇,种 种劣迹,言人人殊。

马刚峰不觉深悔自己明珠暗投,便乘昏夜来见正德帝,力述悔过自首。正德帝 察他心诚,戏说了声“刺客在这里”,被李龙冒冒失失地剁去一臂。其时刺客案已 了,众人心神略定。忽正德帝传江彬,连呼不应,不禁诧异道:“闹刺客的前头, 与朕对弈的,怎么会不见了?”杨少华等四处一找,却在正德帝的榻下,呼呼地睡 着了。众人一齐大笑起来,忙唤醒了江彬。方知他见刺客马刚峰进门,吓得往榻下 直钻,工夫多了,就此睡去。众人又笑了一会,各自散去。

由是正德在扬州终日与江彬寻柳看花,章台走马。这样的玩了一个多月,刘贵 人的消息杳然,正德帝已有些厌倦了。闻得镇江名花极多,便雇了艘大船,往游镇 江。到了那里,顺着访金山寺的古迹。这时又多了个马刚峰,君臣一行八人步行上 山,直达金山寺前。寺在山麓,果觉殿宇巍峨十分庄严。寺为铙钹叮咚,大殿上也 设着醮坛,坛上高座着一个大和尚。

杨少华眼快,指着那正中的和尚道:“他不是妖僧么?”

李龙已大吼拔刀上前,那和尚见正德帝等,似已觉察,欲下坛逃走。杨少华、 江飞曼、郑亘、马刚峰、爱育黎等都跟李龙杀上,把那和尚团团围住。那个和尚忽 地从袈裟中掣出双剑,舞得如旋风一般,众人休想近得他。不到一会,李龙、郑亘 都吃和尚砍伤,爱育黎剁去一指,江飞曼的刀被削断。杀得马刚峰性起,索性叫杨 少华也跳出圈子,自己仗着独臂,舞动一口鬼头刀从剑光中直滚入去,只喝声: “着!”和尚叫声:“哎呀!”扑地倒了。刚峰抢上一步,一脚踏住和尚的胸脯, 和尚睡在地上犹飞剑乱砍,被刚峰用刀逼住,少华等并上才将和尚擒住。

要知刘贵人有下落否,再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