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66回 江飞曼误盗雪里青 王经略大破红缨会


却说马刚峰展施出武当山的秘传滚刀术,把和尚一刀搠翻。那和尚还想倔强, 被杨少华等并力上前,将那和尚获住。

急切中又找不到捆缚的绳索。经李龙四面寻了一遍,见大殿上悬着一根巨绳, 约有碗口来粗细。李龙大喜,忙提刀割下那根绳来。只听得轰隆一声响亮,大殿的 正中坠下一件东西,热油四溅,弄得殿上满地是火,正德帝和杨少华等都不觉吃了 一惊。

大家定睛看时,才知坠下来是大殿上的一盏琉璃灯。那系灯的绳索被李龙割断, 琉璃灯便直掼到地上跌得粉碎了。众人很是好笑,李龙也不管它怎么,仍拖着那根 巨绳来捆和尚。可是那绳太粗了,很不容易捆缚,于是七手八脚的,硬把那和尚缚 住。

正德帝见首恶已获,想到贵人当有着落,所以十分高兴,便携同江彬在前后殿 随喜了一会。

这座小金山寺,是在江苏丹徒县的西北,那金山矗立在江心,形势极其高峻, 古时本名浮玉山。有一个头陀僧裴飞航的,掘山土获到了金子,后人就改名为金山。 山的西南麓下有一口冷泉,世称天下第一泉的,泉水澄澈清碧,把来烹茗,味淳而 甘,和平常的泉水相去天渊。金山寺筑在山麓,香火很盛。寺的后院建有望海亭, 登高一眺,长江泛澜,犹若银练横空,水天相接。浩淼烟波中帆樯隐约,水凫飞翱, 远瞰舟鸟莫辨。这种景致,非亲历的不能知道。寺的左遍,又有一座钓鼋矶,是从 前张侯钓鼋的地方。

唐天宝中,张侯挈眷舟过金山,泊舟山下进食。舟人相诫道:“江中有大鼋, 舟上忌烹肉物。”时张侯登山游览,眷属忘了前言,竟然烹起肉来。忽见波涛掀天, 白浪如山。浪里拥出一只头和小丘似的大鼋,张口把泊舟拖入海里去了。待到张侯 回下山来,不见了船只。有一个舟子,从洪波中逃得性命的,来禀知张侯,谓侯属 等已饱鼋腹。张侯听了悲哽欲绝,便蓄心要报此恨。当下重行雇舟,回到城中打起 了一千多斤的铁链,链上装了几百斤的铁钩,把钩纳在豕肚里,一端铁链系在金山 的石矶上。其时金山的四面还没有陆地今海沙涨起,已有陆地。

张侯布置妥当,投豕入江,山下煮着肉物,香气四溢。大鼋踏浪而来,见了豕 肉,霍地吞下肚去。谁知豕上有钩将脏腑钩住,再也吐不出来。那大鼋性发起来, 在江中腾跃跳跃,波浪山涌,直淹半山。似这样地颠扑了七昼夜,那鼋才肚腹朝天 地死了。张侯便令人工把大鼋拖到岸上,慢慢地宰割了,亲尝其肉。那只鼋,身长 凡五丈有奇,周围有二百七十余尺,重三千九百斤。单讲那个鼋壳,足有七百多斤。 这样一来,江中也算诛了一个大害。那张侯由是心志俱灰,不久就削发入山,不知 所终。后人因他有杀鼋的功绩,在山寺旁的石矶上镌“钓鼋矶”的名儿留做纪念。 金山寺里也有石碑记着这件事,曾经游过的大都晓得的。

闲言少叙,再说正德帝等在寺中各处游览。这时寺里的和尚见他们使起刀枪来, 吓得屁滚尿流,一个个地躲在禅房中死也不肯走来。及把那和尚获住,正德帝和江 彬游到方丈里,将他们的警钟撞个不住,才有寺中的拜经禅师出来。正德帝询他寺 内僧众都往哪里去了?禅师答道:“他们听得大殿上住持和尚被人厮打,怕累及自 己,所以都躲过了。”正德帝道:“你们这住持叫甚名儿?到这里有几时了?”禅 师道:“据他自己说,还是半途上出家的,法名叫镜远。当初我们寺里,本有住持 僧的,上月中吃这和尚杀死,投尸江中,他便做了本寺的住持。”正德帝道:“那 和尚杀了住持,你们不去出首么?”禅师摇头道:“谁敢呢?就是去控他,他有靠 山在背后,地方官也是不准的。”正德帝忙道:“他靠着谁有这样势力?”禅师踌 躇了半晌道:“罪过!出家人又要饶舌了。”说道便对正德帝道:“施主是外方人, 知道也不打紧的。这个恶僧,谁不晓得他是江西宁王的替僧。他在外面作恶,都有 宁王帮他出头的。

闻得这镜远和尚还到处假着讲经的名儿招摇,引诱那些美貌妇女入寺,把蒙药 蒙倒,任意奸宿过了,便去献给宁王。那镜远在这里也闯出过几桩拐案,地方官吏 只做不闻不见。好在本处江浙两处的大吏,没一个不是宁王的党羽,大家自然含糊 过去了。据说宁王的潜势力已很大,有江西的红缨会帮助着,将来必一发不可收拾。 那时宁王早晚登基,镜远和尚就是国师了。

你想宁王这样宠信他,那些手下的党羽谁不趋奉他,还惟恐不及咧!“

正德帝听了,点头说道:“你这人说话很诚实,俺就给你做本寺的住持,你可 叫什么?”那禅师不知正德帝是怎么样人,竟派自己做起住持来。又想他敢捕捉镜 远和尚,必有是些来历的。于是笑笑道:“小僧名尘空,人家都称我做尘空和尚的。” 正德帝记在心上,便别了尘空,与江彬出了后殿,见大殿上的杨少华、马刚峰、郑 亘、爱育黎、江飞曼、李龙等六人,在那里守着那个和尚。正德帝吩咐下船,自己 和江彬、少华、爱育黎、马刚峰、江飞曼等先走,由李龙和郑亘抬了那和尚在后。 一路扬帆,到了镇江的馆驿门前。正德帝暂就驿中住下,令江彬草了谕旨,着李龙、 杨少华押了镜远,往见镇江府王云波,命讯明镜远回奏。王云波领了旨意,当即坐 堂勘鞫。李龙和杨少华自回复命。次日知府王云波率领着各邑县令来馆驿中谒驾。 云波禀道:“镜远业已招供,在江宁拐的女人自称是皇帝侍嫔,镜远不敢私藏,已 献入宁王府中去了。”

正德帝见奏,着将镜远凌迟处死,金山寺住持,准令尘空和尚充任。王云波领 谕自去办理,这里正德帝与江彬等商议。

正德帝说道:“如今刘贵人已有消息,只是在江西宁王邸中。

朕拟将宁王削爵籍家,谕知江西巡抚张钦帮同处置,尔等以为怎样?“杨少华 道:”素闻宁王阴蓄死士、私通大盗,久存不臣之心。现若骤然夺爵籍家,必致激 变,不啻促他起叛了。依臣下愚见,宜先去他的禁卫兵权,是摧折他的羽翼。他如 自置卫兵,那时削爵有名了。万一再不受命,即出王师讨贼,一鼓可擒。但在叛状 未露前,无故削夺藩封,易起诸王猜忌。昔建文帝的覆辙可鉴,自应审慎而行的。 至于刘贵人在邸中,下谕征提,宁王必不肯承认的。只有别派能人,设法去把她盗 出来,是最为上策。“正德帝道:”朕为堂堂天子,怎做那盗窃的事。“江彬在旁 奏道:”杨将军的议论,最是两全了。

因刘贵人的失踪,是和尚所骗去,这事如张扬开来,本非堂皇冠冕。大家以私 去私来较为稳妥。否则小题大做,宁王横竖是要图赖的。倘不幸被他预防,移藏别 处,转是弄巧成拙了。“正德帝沉吟半晌道:”就依卿等所奏。谁去任这职役? “杨少华、爱育黎、江飞曼、李龙四人齐声说要去。正德帝笑道:”干这个勾当, 要胆大心细的人去,李龙太嫌鲁莽,爱育黎形迹可疑,都不宜去的,还是少华和飞 曼去吧!“飞曼、少华大喜,便去收拾停当,辞了正德帝起程去了。

正德帝自杨、江两人去后,在镇江各处又游玩了三四天,即带了江彬、爱育黎、 李龙、马刚峰、郑亘等仍回金陵。裕王耀焜、都督王蔚云便来问安,并呈上京师赍 来的奏疏,正德帝当即批阅。见其中有御史干宝奏的一则,谓宁王宸濠隐结了红缨 会匪,辅助盗精,意图不轨,请事前防止。正德帝看罢,递给江彬道:“宸濠居心 欲叛,天下已尽人皆知,足证世上的事要人不晓得,除非自己莫为了。”江彬细读 奏章和尘空和尚的话相仿佛的,便也微笑道:“星火燎原,不如预防于未然。”

正德帝道:“朕也正是此意。”于是下谕,令江西巡抚张钦,把宁王府中的卫 卒遣调入总兵周熙部下,以厚御寇的兵力。

明朝的祖制,藩王封典极隆,仪从的煊赫与皇帝相去一筹。

藩王府邸也准设卫兵,惟不得过三千。故太祖高皇帝的祖训上面,有“君不明, 群小弄权者,藩王得起兵入清君侧”一条。

宁王府邸的卫兵,明是二千人,暗中实有三四千名。当时接到谕旨要调去卫兵, 宁王吃了一惊,忙召军师刘养正、参议汪吉秘密商酌。养正说道:“皇上调我们卫 兵,分明是剪除我们的羽翼了。”汪吉道:“俺们现今一事未备,倘若抗旨,彼必 加兵。这样看来,似不能不暂时忍受,再别图良谋吧!”养正犹豫了一会,也觉没 有善策。

宁王知道自己势力未充,只好接入使者,眼瞪瞪地看着卫队长把花名册呈上。 使者点卯一过,总兵周熙也到了,收了兵符印信,别过宁王上马去了。宁王便深深 地叹了口气,当夜传剧盗首领凌泰、吴廿四、大狗子、江四十等,并红缨会大首领 王僧雨、副首领李左同、大头目杨清等商议进取。众人当场议决,以洞庭大盗首领 杨子乔英名播于海内,由宁王饬人聘请为行军总都督,大狗子为副都督,吴廿四、 凌泰为都指挥。又拜红缨会首领王僧雨为大师公,李左同为副师公,杨清为总师父。

大众群策协力,训练兵马,准备与明廷相抗不提。

再说江飞曼与杨少华两人奉旨往江西,去劫取刘贵人。两人晓行夜宿,不日到 了南昌。其时宁王将叛变的消息盛传各处,南昌城中更是风声鹤唳,人民一夕数惊。 少华、飞曼不敢往住城内,只在近城的荒寺中息足了。到晚上,两人换了夜行衣服, 爬城而进,至宁王府邸中。但见逻卒密布,柝声与金声连绵不绝。少华和飞曼计议 道:“似他们这样防备,一时很不易下手。”飞曼说道:“你等在墙上巡风,待咱 进去探个消息。”少华答应了。飞曼便轻轻纵上墙头施展一个燕子掠水势,早已窜 进院内去了。少华在外面看得明白,不觉暗暗喝声“好!”便潜身在墙垛上,静待 飞曼的回音。

等了有一个更次,见墙内黑影一闪,少华恐是敌人,忙整械在手,定睛细看, 方知是飞曼出来了。少华低声道:“风色怎样了?”飞曼应道:“大事快要得手, 咱怕你心焦,特地来和你说一下。”少华点头道:“俺自理会得,你放心进去。”

飞曼也不回话,两个窜身,又自进去了。这一去工夫可久了,左等不见,右等 不来。少华焦躁道:“莫非出了岔儿么?又不听得有什么变乱的声息。”看看到了 五更,仍没有变乱的影踪,弄得个少华疑惑不定,盯盯眼村外鸡声遥唱,天快要破 晓了。

少华这才着急起来,因自己和飞曼都穿着夜行衣服,再挨下去,天色明了,在 路上很是不方便的。况南昌正在风声紧急的当儿,被邸中瞧见,势必要当奸细捉去, 那不是误事么?少华方万分慌急,忽见屋顶上一个人似猿猴般地疾赶下来,正是江 飞曼,背上负了一个大包袱,气喘吁吁地打个手势与少华,少华晓得已得了手,急 从墙角上起身,两人一齐跳下墙头,踏着了平地,一前一后,施展飞行术,向前疾 奔至城上,放下百宝钩,相将下城。路上飞曼力乏,由少华更番替换负那巨包。幸 城内外都不曾撞着什么人,待到馆驿中时,天色恰好微明。

两人喘息略安了,吃些干粮之类,又坐谈了一会,已是辰刻了,飞曼就去解那 榻上的包裹。及至解开来瞧时,不觉呆了。

少华也过来,看见包裹上蜷卧着一个玉肤香肌的美人,只是星眸紧合,颊上微 微地泛着红霞,好似喝醉了酒似的,鼻中呼呼打着鼾息,正好浓睡。大约是受了飞 曼的五更鸡鸣香,才醉到这个地步。再瞧那美人的脸儿,却不像个刘贵人。飞曼也 看出不是刘贵人,所以在那里发怔。这时两人面目相觑了一会,做声不得,忽见那 美人略略转了个身,慢慢地醒过来了。飞曼顿足道:“咱方才好好地负的刘贵人, 怎么会变了个不认识的了?”少华笑道:“这定是你一时忙追,错看了人了。”飞 曼自己也觉好笑。

只见那美人睁开秋波向四面看了看,很有惊骇的样儿。少华望着飞曼道:“人 虽弄错,刘贵人的消息,倒可以假她的口中诘询出来了。”飞曼被少华一言提醒, 便走向那美人的跟前。

那美人十分诧异地问道:“我怎么会到这里来的?”飞曼笑答道:“是咱负你 来的。你夜里忘了窗上的怪声么?”那美人如梦才醒,忘下榻相谢道:“素与夫人 无半面之交,今蒙援手,真是感激不尽。”飞曼说:“这且莫管它,咱只问你姓甚 名谁,为什么也在宁王邸中?”那美人听了,不禁眼圈儿一红,含着眼泪答道: “贱妾姓郑,小名雪里青,是靖江人。自幼失怙,寡母误嫁匪人。妾在十六岁上, 便被后父载赴淮扬,强迫身入烟花。老母弱不敢抗拒,贱妾也因为了老母,不得不 忍辱屈从。

今岁的春间,突来了一个北地客人,出巨金留宿,等到天色大明贱妾醒来,觉 已睡在舟上,心里是明白的,但不能开口和动弹。这样地在水道上行了六七天,离 船登岸,便是陆路,又走了好多日,才到宁王的邸中。妾自进邸至今已半年有余, 不曾和老母通得音息,不知还可见到面么?“

雪里青说到这里,呜呜咽咽地哭起来了。飞曼安慰她道:“你且不要伤心。咱 们将来回去,经过扬州,把你带去就是了。”雪里青又复称谢。少华忍不住接口问 道:“姑娘可在宁藩府中见过姓刘的夫人?”雪里青应道:“怎么没有?她便住在 我的隔房。据那位刘夫人自说,倒还是一位皇妃。昨天夜里她正和我对谈着,听得 窗户上有呼呼的怪声,那夫人是很胆小的,便忙忙顾自己回房去了。后来我也睡着, 醒时已到了这里了。”飞曼听说,知自己过于莽撞,因当时在屋上瞧见刘贵人,还 和一个女子讲着话。飞曼在外面等了两个更次,恐怕天明偾了事,急中智生,装着 鬼声吓她们,果然那女子走了,不期走的正是刘贵人。飞曼往榻上负人时,室内一 些儿火光都没有,以为必是刘贵人无疑,那里晓得偏偏误负了雪里青。这时飞曼见 空花了心血,觉得没精打采,勉强和雪里青闲讲了一会,预备到了天晚再去。

双丸跳跃,又是一天过了,早已月上黄昏。飞曼与杨少华改装好,仍出门竟奔 宁王府。这番路径比昨夜熟谙了。由飞曼前导,领了少华到了雪里青住过的隔房檐 上,探身往室中瞧着,却是黑魆魆的不见一物。杨少华疑惑道:“昨夜他们失了雪 里青,不要是亡羊补牢,把刘贵人也藏过,那可糟了。”飞曼也觉有些不妥。两人 潜步下去,撬开窗户蹑到室中。飞曼就百宝囊内掏出火绳,向四边一耀。阖内空空 洞洞的,一点没有东西。

飞曼低低说道:“莫非在那边的隔房么?”说犹未了,一声锣响,室门大开, 抢进十几条大汉来,口里骂道:“盗人贼又来偷谁?咱们王爷果然算得到的。”说 罢刀枪齐施,将飞曼和杨少华围住。少华恐众寡不敌,打个招呼,飞身跳出窗外, 江飞曼也随了上去。不想窗外也有人守着,蓦地一刀砍来,少华躲闪过了,正砍中 飞曼的右腿。“哎呀!”喊了声,几乎跌到。少华且战且走阻住敌人,等飞曼从屋 上下了平地,已走得远了,才虚晃一刀飞跃落地,奋力赶上飞曼。两人狠命地逃了 一程,飞曼受了刀创,渐渐走不动了。幸喜后面敌人不追,安安稳稳地出了城垣。

路上少华对飞曼说道:“俺们这样一闹,宁王必严密防备,刘贵人看来盗不成 的了。即使能混进府去,又不知刘贵人藏在什么秘密地方。待打听出来,也不是三 天五天的事。俺看不如回去再说吧!”飞曼听了,只得应允。少华又笑道:“俺们 回去,虽盗不到刘贵人,倒也弄着他一个美人。这雪里青的名貌很熟,大约是扬州 的名花,看着她的容貌十分可人,俺们在皇上面前也好塞责了。”江飞曼笑了笑, 指着刀创道:“咱却吃了亏的。”少华不禁好笑道:“这是你的晦气。”

两人说笑着到了馆驿前,叩门进去,走进房里,只叫得一声苦。那榻上睡着的 雪里青连被儿去得无影无踪了。两人正发怔,不提防房外一声呐喊,十几个打手把 房门阻住,大叫捉贼!

飞曼和少华慌了,弃了室中的行装,各仗器械,并死杀出去。

好的那些打手武艺不甚高强,被两人冲出室外,耸身上屋逃走。

少华当先冲杀,只手腕上中了两枪。

这打手是哪里来的?是驿卒见飞曼、少华一男一女,日来夜去的,形迹很是鬼 祟。又见昨夜平空多一个女人,忙来窗下窃听,知道是宁王府里盗来的,便悄悄地 去报知。宁王即着派了家将十名先把雪里青接回去,令家将埋伏在室中捕贼。飞曼、 少华哪会知晓,险些儿受了暗算。

当下两人逃出馆驿,身上都受着微伤,也不敢再去冒险。

只好弃了衣履等物,垂头丧气地星夜赶到镇江。又闻御驾已回金陵,便又趱程 赶去。到得金陵,见了正德帝,把误盗刘贵人,重进藩府,飞曼受伤,馆驿被暗算 等经过,细细奏述一遍。

正德帝听了,不由地长叹一声,命江飞曼、杨少华退去。

忽报京师飞章到了,是大学士兼监政大臣梁储奏闻宁王宸濠已叛,南昌南康失 守。已起擢前兵部主事王守仁为左都督,即日进兵江西。又叙江西巡抚张钦抗贼殉 难的情形,很为凄惨。正德帝大惊道:“宸濠这厮果然反了。”屈指计那日期,江 飞曼和杨少华离开南昌的第二天,宁王便率众起事。

再说王守仁奉了监国命令,领兵直趋豫章。时丰城已陷,守吏望风响应。宸濠 闻得王师已到,分兵相御。那冲头阵的是红缨会的人马,统率的大将是师父杨清。 两下相遇,红缨会自恃勇猛,立阵未定便冲杀过来,被王守仁施的火攻,把红缨会 杀得大败,一昼夜克复了新城。捷报至京,转上正德帝,着授王守仁为经略使,即 令经略江西。做书的抽个空儿,且把宸濠部下的红缨会来历细地叙一叙。要知红缨 会怎样的来历,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