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70回 情致绵绵世宗入魔窟 忠忱耿耿陆炳赴焰山


玉阶丹陛,黄瓦朱檐,双龙蟠着柱,巍巍的龙凤纹雕石牌楼显出威武庄严的帝 阙。这巍峨的阙下,雁行儿一排排地跪列着无数的官员。在前的袱头象筒、朱舄紫 袍,第二列是穿红袍的诸官乌纱方角,最后是穿绿袍的、蓝袍的,一字儿列着班次 跪在那里,高声大呼高帝、孝宗皇帝。人众声杂,直透宫阙。

世宗帝在宫内听得奉天门外喊声喧天,便令内侍探询,回禀是众官员在那里跪 着号呼。世宗帝心下大怒,耐了气吩咐内监传谕,着众官暂行退去。

杨慎等怎肯领旨,还是高呼不绝,呼到力竭声嘶时,索性放声大哭。一人哭了, 众人继上,奉天门前霎时哭声大震。壮丽堂皇的天阙,立刻罩满了愁云惨雾。似这 般悲哀怆恻的哭声,听在世宗帝的耳朵里,不由地愤不可遏,拍案大怒道:“这班 可恶的厮奴,朕想留些脸面给他们,他们转来虎头扑蝇了。”

于是即宣锦衣校尉,把奉天门外所有跪哭的官员一齐逮系了,驱入刑部大牢, 明日早朝候旨发落。锦衣尉奉了谕旨,如狼似虎地将众官梏桎起来,赶牛样地一并 监进狱中,自去复旨。

到了第二天,世宗帝坐了奉天殿,叫内监录了大牢里众官的姓名,凡三百七十 七人。当将为首的王充正、何孟春三十三人一例戍边。其他官员,四品至五品夺俸, 五品以下的廷杖贬职。大学士杨廷和降级,太师毛纪、太傅石瑶概令闭门自省三个 月。这样一场大风潮总算被世宗的专制手腕罚的罚、责的责,勉强了结。兴王称皇 考的议论,六部九卿没一个再敢多讲了。

世宗见众官已经慑服,乘势定了大礼。以兴王为献皇帝,蒋妃为章圣皇太后, 孝宗皇帝为皇伯考,孝宗后为皇伯母,并亲自草诏,颁布天下。又命翰林学士张璁 主祀献皇帝,以兵部尚书萼桂为主祭官。

不到一个月,献皇帝的庙貌落成,世宗亲题庙额,所示隆重。那座庙宇丹阶玉 陛,建盖得异常的华美。到了大祭的时候,上有郡王公侯相卿,以及各部司员,无 不莅庙与祀,其时的热闹也可想而知。所以献庙的街衢中,每至春秋两季的祀日, 庙前后,左右,红男绿女都来瞧着,借此瞻仰皇帝的圣容。这个看祀祭的举动,后 来竟成了风习。都下当时有逛庙的名称,就起自这世宗皇帝朝。流传到如今还没有 革除,人民称献皇帝庙为世庙,居京中各庙之冠。直到崇祯间李闯入京才把世庙毁 去,这是后话不提。

再说世宗定了父母兴王軏杭与蒋妃的尊号,建了世庙,并由张璁做了修篡主任, 修辑实录,种种都已做到了,心里自然十二分的快乐。然有一样事儿是美中不足的, 就是那位皇后陈氏,为人性情冷僻,不苟言笑,和世宗的意见很是隔膜。以是世宗 常弄得气闷闷的,想在宫侍里面选一个有才貌的淑女立为贵妃。

一天,世宗帝从慈寿宫出来,经过大明宫时,见石廊的对面有一座没匾额的大 殿。殿门深扃,还在金环上交扣着一把大锁,下隐隐有一张朱印的小封条儿。世宗 对于宫中的殿宇,本来是很生疏的,便诘太监问:“为什么把那座大殿锁着?”就 中有一个老太监禀道:“这殿是历代相传,镇压宫内妖怪的,所以永久封闭着。” 世宗不信道:“天子禁阙,怎么有起妖怪来?那定然是你们秘定作奸的所在,却推 说什么妖异。快将锁开了,待朕亲自验看。”那老太监吓得战战兢兢地说道:“奴 婢怎敢有谎陛下,实在是镇着怪异的。”世宗帝大怒喝道:“你敢阻拦不开么?” 老太监见世宗帝发怒,不觉慌了手脚,忙去总管太监赵鄞那里去取锁钥。赵鄞又不 肯便给,竟同那老太监来谏阻世宗。吃世宗顿足痛骂了一顿,骂得赵太监诺诺连声 地退了出去。

当下那老太监硬着头皮开了殿门上的大锁,把封条揭了,慢慢地把门打开,身 体早和雪天绵羊似地索索地发起抖来。世宗帝看了,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便也不 管什么,领了两名小监昂然地跨进殿去。那两个小监心里当然畏惧,只是不敢不走。

一路上时时你推我让的,各人想缩在后面。这时已进了大殿的中门,但见大殿 上塑着普贤、观音等像,像高五六丈,气象十分庄严。再看殿下,槐树亭边有一块 白石的碑儿竖着,字迹多半模糊了,只略约辨出年月,还是元代顺帝时所建。经过 大殿,再进就是中殿,也有弥勒伽蓝等像,佛像上都是尘埃堆积,蛛丝布满。殿阶 的石上,青草萋芜,虫蚁之类把佛龛蛀蚀得快要颓倒了。

中殿进去是寝殿了,那里的佛像和大中两殿又是不同,什么罗汉阿难等像,是 铜浇成的,日光映射在殿上金光灿烂,无异新铸的。世宗诧异道:“大殿上那佛像 多是尘垢,这里却干净得这样,眼见得是人迹常到的了。”说着又转入后殿去,是 六扇的花格门,也紧紧地关闭着。从门隙中望进去,门上还遮着素帘儿,似嫔妃居 住的宫院差不多。世宗令小监推门进去,又卷起了帘儿,见殿上殿下所供的佛像都 是男女并坐着,约有四五十尊。一对对的像身,完全用白玉琢成的,洁白粉嫩,一 点儿尘沙也不曾沾染。世宗帝赏玩了一会,转身再入后殿,还有六间巨室,室门上 加着铜锁,那锁匙都一个个地挂在门边。

世宗叫小太监上去开锁时,两个小监互相推诿,大家不肯去开。世宗当他们两 个不会开的,那一个小监说道:“因常听得宫中传说,这殿中藏着妖怪,外殿的还 不甚厉害,若最后锁着的六间小殿,里头的妖魔可就不得了,所以不敢开门,否则 妖怪便要跳出来吃人的。”世宗笑道:“你们不要胆小,方才大殿中殿都走过了, 你们可瞧见什么妖怪么?那是宫人们的谣言,有甚凭证?”两个小监没法,只得各 人去开了一间,砰地将门一推,让世宗帝先行进去。两人怀着鬼胎,跟随在背后, 世宗帝走进小殿,见殿中的佛像系白石凿成的,男的、女的各种形像都有,像身并 不穿衣服,一概精赤着,立的、坐的、卧的统计有五六十尊。世宗笑了笑,又走进 第二个小殿,也一般的石像,像的面目有獠牙的、有张眉吐舌的,奇形怪状很是可 怖。世宗帝瞧了半晌,笑着对小监们说道:“你们所说的妖怪,这就是了。它会吃 人么?”那两个小监到了这时胆也比适才壮了,到底是小孩子,贪看这些石像竟不 怕什么妖怪了。世宗命去开那第三殿时,两个小监抢着上前,一个开第三殿,那一 位已把第四殿大门开了。

世宗先便去游第四殿,走进中门,早瞧见殿监的佛像是拿粉质所捏成的,面貌 如眉目口鼻塑得生动,和生人一般无二,着那粉质的颜色也与常人的肤色一样,一 定要当他是个真人。

那两个小监本极胆小,又甚冒失,猛然地瞧见了粉像,吓得倒退,回身往外便 走。世宗帝带笑喝道:“你们逃什么?这里也是石像,怕他怎的?”两个小监听了, 勉强站住了脚,远远地跟在后面,一时不敢走近。及见世宗帝照常地走到石像那里 瞧着,两人才放大了胆也走进殿中。殿上的许多人像不但一丝不挂,还男女拥抱着, 横竖颠倒、穷形极状,各有各的姿势,形态活泼,举动逼真。世宗看了,不觉叹道 :“这殿是元代所建,清净的佛地去塑这样的春像在里面,怪不得元朝要亡国了。”

说罢回出了第四殿,不便再绕回第三殿里去,索性去游那第五殿了。只见第五 殿内的佛像更觉得奇异了,却是粉质塑的人像兽像,大家拥在一起,有美人和骡马 相配的,和牛犬相配的,有丈夫和豕羊相耦的,有俊男与狸奴强合的,那些光怪陆 离的像形,真是见所未见。大殿的正中又有一块方匾,书斗大四个字道:“欢喜佛 缘”。

世宗玩了一转,正要回出殿去,忽听得佛龛中轰然地一声响亮,接着是呼呼的 嘘气声,好似牛喘。世宗吃了一惊,两个小监更是惊慌,三脚两步连跌带爬地奔出 殿外。世宗帝虽说胆大,到底也有些疑惧,不敢近前。恰巧两个内侍奉了章圣太后 的谕旨,来阻止世宗帝莫入魔殿。世宗便令两个内侍向佛龛中去探看,蓦见巴斗那 么大小的一个蛇头,双目灼灼地伸龛上嘘气。两个内侍吓得往后倒退。

原来这座殿庭建自元末,太宗燕王时命封锁起来,不论谁人,未奉旨不准私人。 因此殿中人迹不到,野物就踞在里面了。世宗帝恐那大蛇留着害人,即传集了内外 宫监,各持器械奔到殿中,去扑那大蛇。那大蛇见有人去打它,忽地昂起头来,把 身体一绕,五六尺高低佛龛已吃它绞得粉碎。佛龛既碎,现出蛇身,长约两丈多, 有蒸笼似的粗细,张开了血盆那么大的口,对着人呼呼地吹气,口里喷出一阵阵的 黑烟来。为头三四个太监闻着了烟味,都倒在地上死了,其余的内监就遥立着呐喊。 世宗帝也远远地瞧着,见内监们不得上前,吩咐把殿门暂行关闭了。一面下谕颁布 都中,将大蛇的形状绘成小图,谓有能捕杀大蛇,赏赉千金。谕出三日,无人应招。 那殿中的大蛇,兀是盘着不去。又过了三四天,给事中王康带着一个短髯如戟的大 汉,来禀陈世宗。大汉自说能够捕蛇。世宗帝大喜,令王康领了大汉退去,明日赴 魔殿捕蛇。

到了次日,世宗帝亲带了宫监十几人往魔殿来看捉蛇。那时文武百官并嫔祀宫 侍等,听得捉蛇的事,都随了御驾去瞧热闹。章圣太后怕有什么危害,劝世宗不要 亲往。世宗帝好奇心切,哪里肯听,一叠连声地只叫备辇。内监们不好违忤,只得 拥了世宗帝,从大明殿起,直往魔殿中来。后面随驾的武臣紧紧地护着。不一会到 了魔殿,王康和那大汉已预先俟在那里,世宗传旨捕捉。但见那个大汉脱去身上的 衣服,赤膊短裈,握了匕首,口内衔了解毒草,雄纠纠地抢上殿去,将大门推开。

那条大蛇却盘在大殿正中,团团地拥满了一地。大汉立在廊下,把口里的药草 嚼烂,和洒雨一样地喷进去,草汁溅了蛇身。那蛇忽然怒目张口,霍地飞起,直向 大汉扑来。那大汉忙闪过,被蛇尾横扫过去,正打在脚骨骨上。大汉站立不稳,翻 身倒地。

那蛇便将大汉缠住。众官员和内监等都替大汉担忧,因为蛇的绞力极大,佛龛 还给它盘碎了,休说是个人体。

这时那大汉就尽力鼓气,一边把身躯狠命地打着滚。似这样滚了半天,蛇身慢 慢地松缓下来,大汉也愈滚得急了。看着蛇力渐乏,大汉乘间抽出他的右手,将匕 首刺入蛇腹。鲜血四射,那蛇怪叫一声,由地上直跃起来,尾巴击在殿檐,瓦砾乱 飞,蛇身散开,那大汉已掷出三四丈外,也瘫在地上爬不起身了。那蛇颠簸了一会, 逐渐缓了。世宗命持械的内监一哄上前,刀剑齐下,把大蛇剁做几十段。一时血肉 狼藉,一阵阵的腥恶气味,触鼻难受。内侍宫人等都俯着头不住地呕吐。护辇大臣 恐世宗帝被毒氛所侵,忙令御驾退后。

世宗帝见毒蛇已诛,命甲士等入殿,拿六殿的佛像概行焚毁了,又赏了大汉。 那大汉卧在廊下,动弹不得,由甲士们把他舁出殿去,才到门口,已毒气攻心死了。 甲士回禀世宗帝,世宗叫给他收殓了,谕知王康,优恤大汉的家属。那时内监甲士 等把魔殿的佛像和死蛇的躯壳一齐搬往郊外,举火焚烧,臭秽之气,远播四处。于 是都中盛传宫廷中有怪异出现,谣诼纷纭,似真有其事一般。那些人民以为宫阙变 异,是国家的不祥,恐有大祸发生,人心多惴惴不安。京师卫戍将军兼五城兵马司 袁宽见无赖市民借是招摇,深怕弄出事来,当时颁出布告张贴各门,中述宫中捕蛇 的经过,谓并无妖异的事。

哪里晓得空言就有实在,真个酿出一场大变乱来了。嘉靖四年的春上,世宗命 举行效祭大典。是年的礼仪,较往岁格外隆重,自相卿以下,都随辇往祀。故事: 春祭礼毕,御驾必巡游各名胜地方一周,在圣庙午膳。膳罢,由衍圣公召集都下士 人、孔门弟子等,在大殿开筵讲经一章,皇帝及众大臣等都列坐殿下听讲。直待讲 完,有旨宣布散席,于是衍圣公以下,各部大臣都纷纷散去,銮驾也就还宫。

这天世宗回宫时红日已经西斜,司膳局正进晚膳,猛听得乾清门外一声巨响, 震动内外。世宗帝听出是炮声,便回顾内监康永道:“哪里放炮?”康永方要出去 探询,又听得轰天也似的一声,接着就是喊杀声。世宗帝忙起身瞧看,见乾清官前 火光烛天,照得四处通红。世宗帝大惊道:“敢是有什么变端么?”说犹未了,两 名太监抢将入来,喘息禀道:“贼杀进宫墙的二门了,陛下速速走避。”世宗帝不 觉心慌,忙拖了康永往承光殿狂奔,喊声却越近了。报警的太监好似穿梭一般。世 宗也无心去听他们,且顾逃走要紧。

出了承先殿,对面便是大明殿,世宗想越过围廊,绕到慈庆宫去看看章圣太后, 一路上见宫监侍女们都和惊豕骇狼似的牵三拉四,五个一群、三个一党地纷纷从外 逃进来。口里嚷道:“不好了!贼人杀进宫了。”世宗帝听了心里愈加着急。才出 得大明殿,忽见三五个太监慌慌张张地逃着,口口声声说慈庆宫烧了。世宗帝惊道 :“慈庆宫如被毁,太后的性命一定难保。”康永说道:“这时没有真消息了,等 到了慈庆宫再说。”世宗点点头,和康永携手疾行。慈庆宫距离坤宁宫不远,须经 过华盖殿、正大光明殿、涵芳殿、华云阁、排云殿等,世宗帝因慌不择路,只望间 道上乱走。康永也弄得头昏了,君臣两个忙忙似丧家狗似的见路就走。

将至正大光明殿时,侍卫宫马云匆匆地逃进来道:“贼人势大,值班侍卫恐阻 拦不住,要调御林军马来才行。”世宗帝道:“慈庆宫怎样了?”马云应道:“慈 庆宫也怕被贼人围住了。”说着自往后殿出宫迁兵去了。世宗又和康永前进,见护 卫统领袁钧满身浴血,步履蹒跚地走过殿外,世宗帝也不去睬他,竟自走过了。到 得华云阁前,遥望排云殿上火光甚炽。内侍邱琪抢来道:“贼人杀银光殿了!”世 宗帝高声道:“慈庆宫可以去么?”邱琪连连遥手道:“去不得,去不得!”一头 说毕,只管自己逃向后殿而去。接着是侍卫牛镜走过,眼看着世宗帝,慌乱中也不 行君臣礼,只顾各人逃命。

其时排云殿上,已到处是火,宫人内监都从烈焰中逃出来。

世宗帝和康永木立在偏殿门口,见火星四进,也辨不出什么路径。不多一会儿, 墙垣倒了,断砖瓦砾把一条甬道塞满了,越发不能走了。世宗帝却一心挂念那慈庆 宫,不由得急得眼泪滚滚,巴巴地望火早熄下来,好去瞧着章圣太后。呆呆地瞧了 半晌,并偏殿也都烧着了,世宗立脚不住,待退入涵芳殿去,回头从仪仗道上走去, 走出那条长道,抬头看时,只叫得一声苦。

康永也惊得面如土色,身体索索地发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却是为何?因涵劳殿里也遍地是火,对面的宫院墙上照耀得一片红光。画栋雕 梁尽付一炬,身边只听得必必剥剥地红焰乱射,直是好一场大火。世宗帝被困在火 当中,前无出路,后面又是烧上来。眼见得要葬身火窟了,幸得康永急中生智,忙 向世宗帝说道:“事急了!奴婢记得涵芳殿的左侧有一个狗窦,是从前武宗皇帝畜 犬时,专一供犬进出的。此刻已万分危急,也顾不得许多,只好望窦中钻出去吧!” 世宗帝道:“狗走的墙窦,人怎样钻得过去?”康永道:“可以走的,那时的犬奴 驱狗进窠,也从这窦中经过。”世宗帝说道:“那么快去找这个壁窦吧!”康永见 说,飞步到石窦面前,那里有烟无火,还能存身。

康永便俯身开了窦上的小门,欲要探身过去尝试时,不防那面拒着一方大石, 康永的头伸出去,恰好撞在石上,碰得眼中火星四进,辨不出天南地北,几乎昏倒, 方悟这个石窦在正德帝末年,方士张恂谓是窦有碍宫中的风水,所以在那面把巨石 堵塞住了。康永定一定神,奋力去推那块巨石时,好似蜻蜓撼石柱一样,休想动得 分毫。

世宗帝立在阶陛上,火势越烧越近,浑被烈焰迫得汗珠和黄豆般地落下来,不 觉顿足着急道:“石窦找到了么?”康永这时见石窦不通,直急得他要死,忙来回 报世宗帝道:“洞是找到一个,如今已是不通的了。”世宗帝道:“除了这石窦, 还有别处可通么?”康永愁眉苦脸地说道:“只有那个正门了。”世宗帝着慌道: “正门早经烧断了,去说它做甚!”这时康永也已绝望,痛哭之外,再无别法。世 宗帝见走投无路,想起章圣太后,今生谅不能会面,心里一酸,和康永抱头大哭。

正哭得伤心,忽见侍卫官陆炳冲烟突火地奔将入来,大叫:“陛下莫慌,小臣 救驾来了。”说罢负了世宗便走。不知世宗逃得出火窟否?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