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71回 测字知机严嵩拜相 报怨雪恨杨女谋王


却说世宗帝困在火窟中,正和内监康永痛哭的当儿,忽见侍卫官陆炳飞步抢将 入来,见了世宗帝喘息说道:“何处不寻到,陛下却在这里。火快要烧到了,还是 冒险出去吧!”说毕,不管三七二十一负了世宗帝,往外便走。康永见有了救星, 忙跟在后面。陆炳背了世宗帝在前,突烟冒焰地向着烈焰中飞奔,康永也随后疾走。 脚底下的瓦砾都被火烧得通红了,走在上面,靴履倾刻灼穿,肤肉受焚,痛疼万分, 但要性命,不得不忍痛力行。待到出得火窟,康永的两脚已红肿非常。陆炳救出了 世宗帝,双脚也被火所伤,须发一齐焚去。陆炳平素本称美髯,如今颔下于思于思 的,变为牛山濯濯了。

当下世宗帝经陆炳冒火负出,在涵清阁坐下,看陆炳时,遍身尽是火泡,两足 也站立不住,扑的倒在地下。康永也弄得灼伤好几处。世宗帝便亲自去扶起陆炳, 令他坐在龙垫椅上。

这时陆炳已昏昏沉沉地,竟人事不省了。世宗帝点头叹息,再听外面,喊声渐 远,心神始得略定。不到一会儿,宫侍内监等慢慢地走集,涵清阁中就此患了人满。 又见内侍杨任来报,贼人已被都督朱亮臣带了御林军马杀退了。世宗帝听了,这才 放心下来。又过了一刻,朝中内外大臣纷纷来宫门口请安,世宗帝传谕,着侍候在 华光殿。又报都督朱亮臣杀散贼众,并获住首逆,请旨发落。世宗帝也命在华光殿 候旨,一面令请太医院来与陆炳及康永两人诊治。世宗帝又带了五六名内侍,登辇 赴慈庆宫,谒见章圣太后,昭圣太后张太后也在那里,世宗帝见两太后皆无恙,心 中很是安慰,于是和章圣太后略讲了几句,便升华光殿。

群臣请过圣安,都督朱亮臣即出班跪奏道:“团营都督兼京师兵马总监江彬举 叛,胆敢率领部下劲骑赚开禁城,杀进乾清门,毁了排云、涵芳两殿,又焚去紫光 阁、玉皇阁等,经臣闻警急驱羽林军和他厮杀,当场格杀叛贼部下副总管杰臻美、 都监王云芳、副将张达、副指挥罗公亮等。

江彬见事败要想逃走,被指挥刘光云擒获,现并其家眷十三人,均就缚待罪。 “世宗帝听了,勃然大怒道:”江彬是先帝嬖臣,以市井无赖叠授显爵,不思报主, 反敢拥众变叛,实属罪不容诛了。“说着加顾杨廷和说道:”江彬逆罪已显,无须 再经刑谳的了。“杨廷和点头,世宗帝就提起笔来,书了一个”斩“字,由内监将 谕旨递给朱亮臣。世宗帝令朱亮臣为监斩官,把江彬一门十三人,着尽行弃市;江 彬一人,拟凌迟处死。还有王云芳等一千人,既死应无庸议,余党概行免究。又令 内务府拨帑将排云、涵芳两殿,及紫光、玉皇阁等重行建筑,限日竟工。

这件大逆案了结后,京师的人民转危为安,都佩服世宗的英毅果断。那时上有 英主,下有能臣如杨廷和、毛纪辈。世宗帝又起复前大学士杨一清、尚书王守仁等, 真是万民庆幸,天下很有承平的气象。世宗帝也益加励精图治,对于外来章疏,虽 经阁臣的批阅,世宗帝尚须亲自过目。而且批答奏牍,多洞中窍要,为老于政事的 臣工所不及。只是有一样缺点,就是和陈皇后不睦,常常相勃谿的。所以世宗帝欲 另行册立贵妃,宫侍当中,却没有一个看得上眼的。

一天,世宗帝忽地记起从前武宗不时微服出行,今自己要选立贵妃,也可以私 行出宫,往民间去选择,怕不弄他一二个称心如意的美貌佳人。主意打定,便携了 内监胡芳,改装出宫,一路望着大街上走来。

这天是四月初八,俗称是浴佛节。京师风习,到了浴佛节的那天,不论男女老 幼都往名观臣寺进香,红男绿女无不拜倒蒲团。以是一般纨绔浪子也打扮得和花蝴 蝶似的,往来寺观中,借此饱餐秀色。那些荡妇淫娃,乘间晤会情人。当时寺观里 的热闹,真是罄竹难书。粉白黛绿的妖艳冶丽,也非笔墨所能描摹。还有各寺观的 左近,江湖技术、医卜星相都来趁势做些买卖。世宗帝由胡芳引导,先往拈花寺中 去游玩。这座拈花寺在东安门外,为京师有名的大寺,香火之盛,都下寺观中可称 得首屈一指了。世宗帝便进寺随喜了一会随喜,游寺也。见进香的妇女千百成群, 老少妍蚩各自不同,便都妆饰得袅袅婷婷,脸上涂脂抹粉,煞是好看。世宗帝从不 曾瞧见过这种打扮,就是在兴邸的时候,一年中只有出来一两次,每次总是仆从们 拥护着,前后左右差不多把他的视线也遮蔽了,哪里有这样的散漫。世宗帝看了那 班妇女离奇光怪,不由地笑了起来。

其时拈花寺的两旁,满列着江湖上人的篷子,如卖拳的、售药的、看相的、测 字的。就中一个术士,布招上大书“严铁口知机测字”。世宗帝生性好奇,若强着 要开魔殿之类,逢到了可异的事,往往喜欢亲自尝试的。这时见严铁口的测字很有 些奇特,便和胡芳拥上前去,分开众人,在严铁口的摊旁坐了。

严铁口见世宗举止不凡,忙笑着说道:“尊驾敢是要测字还是问字?”世宗帝 笑道:“俺就问字怎样?”严铁口道:“如其问字,请书一字出来,在下就能测知 来意。”世宗帝随手写了个“也”字。严铁口笑道:“尊驾是为选内助而来的。”

世宗帝见说,不觉暗自纳罕道:“朕要选贵妃,怎么他已知道了。”想着故意 沉着脸道:“怎样见得是来选妻子的?”严铁口说道:“尊驾这个‘也’字,是文 辞中的语助词如焉哉乎也。

这字既是助词,‘也’加‘土’又是个‘地’字,坤为地,是女子,所以咱自 知尊驾觅内助来的。“世宗帝连连点头道:”你这个字果然测得不差,但俺现今已 有内助了,不识可好么?“严铁口笑道:”就‘也’字看来,恐怕难得和睦。因‘ 也’字加‘人’为‘他’字,尊驾有‘也’无‘人’,不成其为‘他’字,是有内 助,实和没有内助一样。又‘也’加水为‘池’,加马为‘驰’,今言‘池’而无 水,言陆而无马驰也,是夫妇不能水陆并行,明明是不和睦了。现在的贤内助可是 三十一岁么?“世宗惊道:”不错!确是三十一岁世宗陈皇后时年卅一岁。“严铁 口笑道:”尊驾的‘也’字,很像‘卅一’两字,既然讲到内助,咱就测机猜一下。 “世宗帝道:”俺眼前气色怎样?“严铁口道:”咱不能看相,不知气色是什么, 只就字论事,尊驾必已受过惊恐,这是小人的作祟。以‘也’字加虫为‘她’,她 是妖的意思,想尊驾是被妖捉弄过了。“

世宗帝见严铁口论事和看见的一般,不禁相信他到了十二分,随手又写了个 “帛”字道:“你看俺是做什么的?”严铁口正色道:“‘帛’字具皇者之头,帝 者之足,尊驾当是个非常人了。”世宗帝怕他说穿了,被路人注目,忙拿别话把他 支吾开了。于是给了润笔,问严铁口姓名,铁口四说:“叫做严嵩,别字山岳,号 叫仙峰,是分宜人。弘治孝宗年号十六年曾举孝廉,以家里清贫流落江湖,测字糊 口。”世宗帝记在心上,别了严铁口,又去各大寺院中游览了一遍。在昭庆寺中看 见两个女郎,罗衣素服,都生得月貌花容,很是娇艳。世宗帝本来是要选嫔妃,就 和内侍胡芳随着女郎们慢慢地回去,见两人并肩走进丞相胡同去了。世宗帝记忆了 地名,是日匆匆还宫。

第二天即颁下两道上谕:一道去召测字的严铁口,一道去丞相胡同,致聘昨天 目睹的两个女郎。不一会,致聘的内监回来说,那两个女郎,一个是方通判的女儿。 一个姓张,是张尚书的侄女。方通判和张尚书的家属听说是皇帝要选做贵妃,自然 不敢违忤。当时验了谕旨,由方通判及张尚书的兄弟,两家亲自同了内监,把女儿 送进宫中。世宗命两个女郎入觐,果是那天所亲见的,便一并纳做嫔人。其时严铁 口也宣到了,世宗帝立时在便殿召见。严嵩的奏对十分称旨,授为承信郎。不到一 个月,已擢严嵩为户部司事。

严嵩自入仕途,于各部上官,竭力地逢迎。又能钻谋,做事可算得小有才,阿 谀的本领却极大。这时的礼部尚书夏言,和严嵩恰好是同乡。严嵩借了桑梓的名目, 见了夏言真是小心兢兢,口口声声自称小辈。一个人谁不喜欢阿谀献媚?夏言以严 嵩的为人诚朴而且自谦,还当他是好人,在部中事事提挈他。

那些同寅,因严嵩是皇上所识拔的人,本来已予优容了,又见夏尚书这样地成 全他,当然格外另眼相看了。

不到半年,严嵩骤擢为吏部主事了。那时杨一清又致仕,杨廷和罢相,王守仁 被张璁进了谗言贬职家居,朝中大臣换了新进。夏言和顾鼎臣同时人了阁。严嵩是 夏言所提拔的,值夏言为相,礼部尚书一职就举严嵩。谕旨下来,擢严嵩为礼部尚 书。这样一来,严嵩一跃做了尚书,紫袍金带,高视阔步起来了。

世宗帝最信的是佛道,自登基以来,宫中无日不建有醮坛,光阴荏苒,又是秋 深了。世宗命黄冠羽士在宫中祈斗,须撰一篇祭文,命阁臣拟献。顾鼎臣本来是个 宿儒,奉谕后立时握笔撰就。那个夏言虽是科甲出身,学问却万万及不上顾鼎臣, 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的,欲待不作,又未免忤旨,猛然想着了严嵩,他笔下是很敏捷 的。便召严嵩到家来,把这件祭文的事委他。

严嵩是何等奸刁的人,他获着这样的好机会,将尽生本领也一齐施展出来,做 成了一篇字字珠玑,言言金玉的好文章。夏言是个忠厚长者,他哪里晓得严嵩的深 意。

当时看了严嵩的祭文做得很好,心下还欢喜得了不得,以为是严嵩帮助自己。 谁知这祭文呈了上去,世宗帝的心上只要文词绮丽,古朴典雅的反视为不佳。严嵩 揣透了世宗的心里,把那篇祭文做得分外华美。严嵩的才学原不甚高妙的,独一的 是虚华好看罢了。偏偏世宗帝很是赞成他,不但看不上顾鼎臣的,还说夏言的祭文 不是他自己做的。夏言见事已拆穿,索性实说出来。世宗帝大喜,立召严嵩奖励了 几句。从此这位严尚书,一天胜似一天地被宠幸起来。严嵩既得着世宗帝的信任, 暗中就竭力营私植党,将自己的同乡人如赵文化、鄢懋卿、罗齐文等三人都授了要 职。又把长子世蕃也叫了出来,不多几天,已位列少卿。

讲严嵩的儿子世蕃,为了聪敏多智,不论什么紧急的大事,别人吓得要死,独 世蕃却颜色不变,谈笑自若。有时世宗的批答下来,每每好用佛家语。大臣们须仔 细去详解,一个不留神,就得错误受斥。严嵩见了这种奇特的批语,弄得丈二和尚 摸不着头脑了,于是递给世蕃看。世蕃一看便了了,还教他老子,怎样怎样地做去。 严嵩听了他儿子的话,照样去做,果然得到世宗帝的欢心。以是严嵩竟省不了世蕃 了。但世蕃的贪心比他老子严嵩要狠上几倍,差不多纳贿营私,视为一种正当的事 儿,严氏的门庭终日和市场一样了。日月流光,不到一年,夏言罢相归田,世宗命 严嵩入阁,代了夏言的职司。严嵩自当国后,威权日盛一日,又有他的儿子世蕃为 虎作伥。凡大臣的奏对不合世宗的心理的,只要严嵩一到,大事就可以立时解决。 倘有决断不下的事,最迟到了第二天,严嵩便对答如流,一一判别了。这都是回去 和世蕃商量过了,世蕃叫他怎样回答,自能事事得世宗的赞许。严嵩于世蕃的话真 是唯命是听,从来不曾碰过世宗的钉子。原来世蕃在闲着没事的时候,把世宗帝的 批语行为举动细细地揣摩,什么事怎么做,什么话怎样答,一一地集合起来,先叫 他老子严嵩去尝试。这样的一次两次,见世宗很是欢喜,以后世宗的心理,竟被世 蕃摸熟了。所以他们父子得专朝政二十多年,廷臣莫与颉颃了。

那时朝鲜内乱,世宗帝曾派大臣代为弭乱。国王陈斌感激明朝,把著名的朝鲜 第一美人送进中国来。这位美人姓曹,芳名唤做喜子,生得粉脸桃腮、媚骨冰肌, 一副秋水似的杏眼,看了令人心醉。世宗恰好少个美丽的妃子,见了曹喜子,直喜 得一张嘴儿几乎合不拢来。于是当夜就把曹美人召幸,第二天便封她做了贵妃。这 曹妃带着两名侍女,一个叫秦香娥,一个叫杨金英。两人的面貌虽不及曹贵妃,倒 也出落得玉立亭亭,很可人意。世宗帝见两个侍女生得不差,各人都临幸过一次。

但那个曹贵妃妒心极重,深怕两个侍女夺他的宠,心里暗暗怀恨。每逢到了两 人做的事,曹贵妃终是挑挑剔剔的,非弄到两人不哭泣不止。可是多哭了,曹贵妃 又嫌她们厌烦,命老宫人把秦香娥和杨金英每人杖责四十。

两人似这般地天天受着磨折,又不敢在世宗帝面前多说一句话,真是有冤没处 伸雪,只好在暗地里相对着哭泣一会罢了。

可怜那个秦香娥受不过这样的磨难,到了夜里,乘宫人太监们不备,一纵跳到 御河中死了。秦香娥一死,剩下了杨金英一个人,越觉比前困苦了。曹贵妃不时动 怒,动怒就要加杖。秦香娥没有死时,两人还可以分受痛苦,如今只杨金英一个人 担受了,不是格外难做人了么?偏是那位贵妃又不肯放松,而且防范上更较平日加 严,因恐杨金英也和秦金娥似的寻死。杨金英的一举一动,都有老宫人监视着的。 一天曹贵妃又为了一件小事把杨金英痛笞了一顿,还用铁针烧红了灸煅金英的脸儿, 弄得白玉也似的肌肤乌焦红肿,异常地难看。

世宗帝突然见了杨金英,竟辨不出她是金英了。杨金英见了世宗帝只是一言不 发地流泪。世宗帝心里明白,知道这是曹贵妃的醋意。因贵妃正在得宠,不能说为 了一个宫人便责贵妃,那是势所办不到的事。幸得过了几天,杨金英面上的火灼伤 慢慢地痊愈了,只是红一块白一块的疤痕,一时却不能消去。金英引镜自照,见雪 肤花容弄到了这个样儿,心上怎样的不恨!

大凡美貌女子大半喜顾影自怜的,金英本来自爱其貌,无异麝之自宝其脐。好 好的玉颜,几乎不成个人形,在金英真是愈想愈气,哭一会叹一会,和痴癫一般了。 曹贵妃毫不怜惜她,反骂金英是做作。那金英由愤生恨,因恨变怨,咬牙切齿地说 道:“俺的容貌也毁了,今生做人还有什么趣味?就使侥幸得出宫去,似这样一副 嘴脸,怎样去见得那人?”

要知这杨金英自幼儿和邻人的儿子耳鬓厮磨,常常住在一起的。待到长大起来, 私下就订了白首之约。后来金英的父母贫寒不过,把金英鬻与一家富户做了侍婢。 不知怎的,转辗流离到了朝鲜,被曹贵妃瞧见,爱她娇小玲珑,便代给了身价,把 金英留在身边。曹妃献入中国,金英自然也随同进宫。金英是淮阳人,她随曹妃进 宫,心喜得回中国,将来候个机会好和她的情人团圆。谁知金英的情人,倒是扬州 的名士,家里穷得徒有四壁。及金英被她父母鬻去,这位名土早晚盼望,咄咄书空, 茶饭也无心进口,书也不读了。功名两字,更视做虚名,哪里还放在心上!

这样的忧忧郁郁,不久就酿出一场病来。名士的父母家中虽贫,却只有此子, 把他痛爱得如掌上明珠一样。名士的病症一天重似一天,他的父母疑心起来,向他 再三地诘询。名土见自己病很沉重,只得老实说出是为了杨金英。他的父母以金英 被她父母鬻去,久已消息沉沉,也没法去找寻她。眼看着儿子病着,唯有仰屋兴嗟 罢了。不多几时,那名士就一瞑目离了恶浊的尘世,从他的离恨天而去。这名土逝 世的那天,正是金英回国的时候。可怜两下里地北天南,哪里能够知道。倘在金英 回国的当儿能递个佳音去给他,或者那名土还不至于死。名士死了,金英还当他不 曾死的,心上兀是深深地印着情人的痕儿。

如今金英痛着自己容貌已毁,不能再见他的情人,芳心中早存了一个必死的念 头了。

有一天上,曹妃带了两名老宫人往温泉中沐浴去了,宫中只留金英一个人侍候 着。恰好世宗帝听政回宫,见曹妃不在那里,就在绣榻上假寐一会,不由地沉沉睡 去。这时凑巧那个张嫔人张尚书侄女,和方通判之女同时进宫者来探望曹妃,走到 宫院的闺门前,已听见里面有呼呼的喘气声,异常的急迫。

张嫔人有些诧异起来,想睡觉的呼吸,决不会有这样厉害的,便悄悄地蹑进宫 去,蓦见宫女杨金英很惊慌地走下榻来,张嫔人愈加疑惑,忙向榻上一瞧,见世宗 帝直挺挺睡着,颈子上套了一幅红罗,紧紧地打着一个死结。张嫔人大惊,说声: “不好!”急急去解那条红罗。不知世宗的性命怎样,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