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73回 叱燕咤莺粉黛争颜色 化云幻鹤羽士显神通


却说那知县说起严嵩的家事异常地熟谙,还把淫筹分别出颜色来。王僧缘却不 曾知道底细的,还当做了女子的手帕。如今被那知县说穿了,倒弄得不好意思起来 了,连连把那幅方巾摔在地上。这时有个同僚刘通判的,便笑着问那知县道:“严 家的闺闼,你何以晓得这样的细?”这句话转把那知县问住了,半晌回答不出,过 了一会,就借着更衣告便,竟自逃席走了。那知县走后,刘通判笑着对同僚们说道 :“你们可知那知县的历史么?”众人都说不知。刘通判笑道:“他说起严世蕃来 似数家珍一般,原来他是严嵩的同乡人分宜,自严嵩进京,那知县便投在严氏的门 下,充一名小厮,为人却十分勤俭,很得严老儿的欢心。他从十三四岁跟严氏到现 在,于严氏家里的事,当然一目了然了。到了去年,他就哀求世蕃,要些差使做。

世蕃因他是不识字的,没有过高的职司可做,在今岁的春间,才委他做了本处 的知县。“

众同僚听了,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刘通判也叹道:“人情有了势力就好做 事,像这样的一个家奴,也配做百姓的父母了。我们读书人,不是只好去气死么?” 说着就散了席,众同僚也各自回去不提。

再说世宗帝自陈皇后堕胎死后,继立了张氏,但是六宫粉黛从此便无人受娠了, 世宗已是三十岁的人了,对于这宗桃上,常常系念着。他巴不得妃子皇后们生下一 男半女来,聊慰眼前的寂寞。可是天下的事,越是希望得切,越觉得办不到。看看 过了一年,宫中的嫔妃仍没一个怀孕的。世宗帝心里懊闷不过,便暗中嘱那心腹内 监怀安,去探访诞子的方药。

那个怀安本是个市井无赖出身,因嗜赌如命,把家产荡得精光。看看有些过不 下去了,就发愤入京,投做了阉寺。这时奉了上命去求异方,他就和莲花庵的道士 去商量。那道士便举荐他的同道,叫做邵元节的,说元节有呼风唤雨的本领,令他 设坛求嗣,是百发百中的。只是不在京中,现居太华山麓,须得有上谕前去,他才 肯下山。怀安听了,忙来回禀世宗。这位世宗皇帝,所相信的是道士。见怀安说有 道土能够求嗣,不觉眉飞色舞高兴起来。便亲自下谕,晋邵元节为道一真人,赐黄 金千两,着速即来京求嗣。并委怀安做了钦使,赍了圣旨前往太华山敦请,这且按 下。

那时世宗又听了张璁的话,谓宫中宜多置嫔妃,以求早生太子。世宗传谕:民 间选择秀女,献进宫中选为侍嫔。这首上谕下去,各处地方官忙得屁滚尿流,直闹 得乌烟瘴气,乱了一天星斗,还是小百姓的晦气。不多几时,外郡纷纷进献秀女, 绣车络绎道上。脂粉红颜满载车中,沿途相望,真是好看极了!

都下每天闹着看秀女,凡外郡的车辆进城,看的人便拥挤道上,都嚷着:“看 秀女!看秀女!”那位世宗皇帝终日忙着点秀女。

内外宫监也为了秀女弄得手忙脚乱,把外来的秀女接进来,等世宗帝选过了, 内监又忙着送出去。选中的留在宫中,选不中的退还地方官,令仍然送归民家。

这样地鸟乱了三个多月,多处的秀女统已献齐了。世宗帝临翠华轩,把选中的 秀女又重行选择一遍。三百六十名秀女中,只选得一十六名,一面交给检验处,将 这一十六名秀女一一检验过了,可以充得嫔人的只有九名。余下的三百五十一名, 悉把来分发各宫,充做官侍。世宗拿合格的九名,尽行纳做嫔人。

那九名是:郑淑芬、王秀娥、阎兰芳、韦月侣、沈佩珍、卢兰香、沈碧霞、杜 雅娘、仇翠英,这九位嫔人,一个个出落得月貌花容,非常地娇艳。内中的杜嫔人, 更生得落雁沉鱼、羞花闭月。还有那卢嫔人,也一般地冶艳无双。世宗帝对于杜、 卢两嫔人,比较别个侍嫔格外来得宠幸。他如郑嫔人、王嫔人、阎嫔人、韦嫔人、 沈嫔人、沈嫔人、仇嫔人等,世宗难得临幸一两次。一个月中,杜嫔人召幸至二十 次,卢嫔人四五次,挨到仇嫔人等,一个月中还不到一次,有时一次也不会召幸。

宫闱的规例虽严,这争夕拈酸的风习,帝王家的嫔妃和百姓家的妻妾是没有两 样的。况且女子们的性情,狭窄妒忌是天生成的。一样是个嫔人,杜嫔人何以这般 得宠,韦嫔人等怎么如此冷淡呢?这样一天天下去,不得召幸的嫔人,自然要由恨 生妒,由妒而怨,大家就要慢慢地暗斗起来了。

讲到韦嫔人、沈嫔人佩珍、沈嫔人碧霞、王嫔人、郑嫔人、仇嫔人、阎嫔人, 这七位嫔人里面,学问要推韦嫔人,聪敏伶俐要算王嫔人,奸恶狠毒要算沈嫔人佩 珍,乖觉是阎嫔人,郑嫔人最是忠厚,仇嫔人极其和蔼,沈嫔人最是呆笨沈嫔人指 碧霞。七个嫔人中,性情行为各别,容貌却是仿佛的。

可是做人,总是聪敏伶俐的占先一点,乖觉的也还不吃亏。王嫔人虽不十分宠 幸,但恃着她的聪敏,想出许多妆饰的花样儿来,打扮得和天仙似的。俗言说得好, 三分容貌七分妆,王嫔人本来算不得丑恶的,再加她善于修饰,真觉得玉立亭亭, 临风翩翩了。

一天世宗帝驾游西苑,九位嫔人都侍候着,那位王嫔人立在众人当中,自和别 人不同。世宗帝定睛细看,只见她艳光照人,妩媚可爱,不由得心上一动,便伸手 拉住王嫔人的玉臂,细细地打量一下,愈看愈觉可爱,赐王嫔人坐了,世宗帝就和 她同饮起来。嫔人见皇帝,无论她是怎么样宠幸,皇帝不赐坐,嫔人是不敢坐的。 所以世宗帝叫王嫔人坐了,最得宠的杜嫔人和卢嫔人倒在一边侍立着。还有沈嫔人 等,更较杜嫔人立得远了。最是可恼的,是世宗帝命沈嫔人佩珍斟酒,沈嫔人斟过 了世宗帝的酒,不能不给王嫔人斟酒,王嫔人虽低低谦逊一句,在沈嫔人的心上已 老大的不高兴了。

想同一是个嫔人,为什么一个饮酒,一个和侍女般的在旁给她斟酒呢?这是谁 也咽不下的。当时是世宗帝的旨意,不好违忤的,任你沈嫔人怎样的刁钻,也有些 倔强不来,只得硬着头皮勉强去做。这天的晚上,世宗帝就着王嫔人侍寝。自后这 位王嫔人也渐渐地得宠了。还有那个乖觉的阎嫔人,因她能侍世宗帝的喜怒,深得 世宗帝的欢心,还常常称赞阎嫔人的为人伶俐。这样一来,那个阎嫔人也跳出龙门 了。

于是杜嫔人、卢嫔人、王嫔人、阎嫔人四个人一样得宠,可算得是并驾齐驱了。 这四位嫔人暗地里又争妍斗胜,各显出狐媚的手段来笼络那个世宗皇帝。只有那两 个沈嫔人和韦嫔人、郑嫔人、仇嫔人这五位嫔人始终爬不上去,心里怎么不愤恨呢? 尤其是那个沈嫔人佩珍,在背地里不时地怨骂,结果施出她狠鸷的心计来,弄得最 宠幸的杜、卢、王、阎四位嫔人互相猜忌,大家在世宗面前互相攻击,几乎两败俱 伤。你想沈嫔人的为人厉害不厉害。

杜、卢、王、阎四位嫔人暗斗的开端,是卢嫔人首先失败,在世宗帝讽经的当 儿,匿笑了一声,触怒世宗,就把卢嫔人贬入冷宫。第二个是阎嫔人,过不上一年, 诞下一个太子,赐名载基,世宗帝倒十分欢喜,阎嫔人的宠幸几驾杜嫔人之上。谁 知她没福消受,满月后载基一病死了,世宗帝心上一气,将阎嫔人立时幽禁。杜嫔 人也险些儿被王嫔人倾轧出宫,幸得她的肚子争气,忽然生下一个太子来,世宗帝 又高兴得了不得。接连王嫔人也生了一个皇子。杜嫔人生的赐名载厚,王嫔人生的 赐名载壑。在冷宫中的卢嫔人也生了一个皇子,赐名载玺。世宗帝接连生了三个儿 子,这快乐是可想而知。

当时还亲自抱了三个皇子,去祭告太庙。到了弥月的那天,把三个皇子的日期 定在一起,朝中大小臣工纷纷上章庆贺,外郡官吏都来献呈礼物。要算浙江抚台进 的那座长命百岁龛最是讲究了。那座神龛是金丝盘绕成的,龛中一个南级仙翁像系 珍珠缀出的,两旁福禄两位星官,福星拿着如意,禄星捧了寿桃。

龛下有个小小的机栝,只要把手指儿微微的一捺,龛门自会开了,走出福禄两 星。一个将如意一摇,变成了一座小亭。亭中一只白鹿,衔了一朵灵芝,名唤灵芝 献瑞。那禄星的蟠桃也化开了,变成一株梧桐。桐树上栖着凤凰,树下伏了一只麒 麟,名叫麟风呈样。到了最后,南极仙翁出来了,手里的一根龙头杖儿,只略略地 一挥,变成了一幅黄缎的匾儿。匾上大书“长命百岁”四个金字。这时机捩也止住 了,须得再拨一下,才得恢复原状。世宗帝看了,很叹他造得精工,便把这样玩意 儿赐与皇子载厚。世宗帝所最喜欢的是载厚,爱屋及乌,那位杜嫔人依赖着这个聪 敏伶俐的皇子,由嫔人一跃而为贵妃了。

那时内监怀安,往太华山去请道人邵元节。待到得太华山,邵元节已往四川峨 嵋山去了。于是又赶到那峨嵋山,适邵元节又往泰山去了。怀安又赶到泰山仍逢不 到邵元节,再行一行探,方知他往江西龙虎山,拜会张天师去了。怀安没法,重又 赶往江西,才得和邵元节见面。呈上聘金,开读了圣旨。邵元节回说:“一时没得 空闲,须三个月之后,方能一同赴京。”怀安没奈何,只得耐着性儿,在江西等了 三个月,始得与邵元节登程。这一路上,怀安借着奉旨的名儿到处索诈,地方官吏 被他弄到叫苦连天。

他经过临清时,硬责地方官吏供应。其时临清的知县海瑞别号刚峰,为人刚愎 倔强,做官却很是清廉。他自到任临清,已做了三年多的官了,依旧是两袖清风, 一副琴剑而已。这时他闻得怀安太监经过,勉强带了个差役出城去迎接。那怀安偕 着邵元节,沿途是作威作福惯了。差不多的府郡县邑,听得怀安是皇帝亲信的内侍, 又是奉旨的钦使,谁不想巴结他一下。

凡一切的供应铺张,务求奢华,以博取怀安的欢心。所以把个怀安奉承得趾高 气扬,几忘了自己的本来面目。他所经的州县,那些知府县尹除了挖自己的腰包竭 力供应之外,至少要送他一千和八百。

怀安的行车上,后面累累的,都是金珠宝物,数十车接连着行走。引得一班绿 林中人一个个涎垂三尺。但怀安到一个去处,地方官总是派兵护送出境的。到了邻 县,自有该县的地方官派了亲兵来接。宵小没有空隙可乘,只好望洋兴叹。谁知到 了临清,不是县尹饬人来接,怀安心上很是诧异。那邻县护送的兵士,见已出了自 己的境界,照例辞了怀安自回。怀安眼巴巴地望着临清县有人来迎,走了半晌,鬼 也没有半个。怀安不觉大怒道:“这瘟知县难道聋了耳朵瞎了眼的么?为什么还不 来接咱?”说罢回顾从人道:“你们给咱把那个瘟知县抓来,等咱来发落!”

从人领命,正要回身去临清县署狐假虎威地发作一会,遥见远远的两个敝衣破 履,和乞丐般的乡民从大路上一步一蹶地走来。看看走近,怀安大声问道:“你那 两个花子,可知本县的知县在什么地方?”那两个当中,一个面色白皙略有微须的 人拱手说道:“卑职就是本县的县尹。得知张公公怀恩姓张驾临,特来迎接。”怀 安听了,不觉呆了半晌,才高声喝道:“你这厮穷形极相的,这样闒茸的人,也配 做得父母官么?”

那人正色说道:“为吏只要廉洁爱民,岂在相貌的好坏?”怀安被他一句话塞 住,弄得开不出口,怔了好半息,又喝问道:“你既是本处的父母官,为什么装得 这般穷乏,连做官的威仪都没了。你自己看看,可像个什么样儿。”那人笑道: “本县连年荒歉,百姓贫苦得了不得,知县为人民的父母,应该要与人民同尝甘苦 的。况卑职生性是不愿剥削小民的,只有拿自己官俸去赒济小民,怎么不要穷呢!” 怀安听了,也拿他没法想,便问:“你叫什么名儿?”那知县应道:“卑职就是海 瑞。”

怀安猛然地记起海瑞的名儿。一路上听人道起,他是个清廉官儿,也算得是个 强项县令。知道今天到了这里,只好认了晦气,看他那个样子,是敲不出什么油水 的了。于是垂头丧气地,和邵元节两人一同跳下马来,跟着那知县海瑞到了馆驿。

但见驿中也没有驿卒,只一个老妇,一个少女在那里当差。

怀安便问海瑞,为什么不用男仆?海瑞笑道:“那些仆人嫌这里穷不过,做不 到几天已自潜逃走了。卑职不得已,令老妻和女儿暂来此处侍候公公。”怀安见说, 方知这驿中的老妇少女还是知县的太太小姐哩。及至走进馆驿里面,见一张破桌, 四五只有底没背的竹椅儿,两张半新不旧的卧榻,榻上各置着一床粗布的被儿。怀 安看了,一味地摇头。过了一会,海知县供上午餐来,却是黄虀淡饭,非常地草率。 怀安在平日间穿的绮罗,吃的肉食,似这般的粗茶淡饭,他哪里能够下咽。还是邵 元节,算勉强吃了一些。到了晚上、夜晚也是一样的。海知县又亲自掌上一盏半明 不灭的气死风油灯来。

怀安到了这时,好似张天师被鬼迷,有法没用处了。这一夜冷清清的,在破窑 似的馆驿里面,寒风飒飒,村外的犬吠狺狺,野树上的鸮声恶恶,那种凄凉的景况 真是生平所未经的。

又睡在这粗布被上,不盖不冷,盖了实在有些难受。把个穷奢极欲的怀安弄得 翻来覆去的,一夜哪里睡得着。好容易听得远远的鸡声三唱,天渐渐地破晓了。怀 安似坐了一夜牢狱,巴不得天色早明。忙忙地起身,胡乱梳洗好了,和邵元节两人 带了从人,匆匆地赶往别处去了。

怀安离了临清,刚出得临邑的境界,走不上半里多路,忽然地一声喊起,十九 个大汉驰马飞来,不问皂白,把怀安载着的金银珠宝拥了便走。从人要想上去争夺, 被一个大汉挺刀搠翻了三四个,余下的就不敢上前了。怀安见遇了暴客,性命要紧, 便弃了所有的东西空身逃走。狂奔了一程,邵元节也追上来,看到后面,不见强盗 赶来,大家才把心放下。不一刻,从人等也齐集了,受伤的三四人及索诈来的金珠 一样也没了,并车辆也被强盗抢了去。怀安这时的懊恼,比宿临清的时候更要加上 几倍。但是强盗的事,他们是不畏王法的,任你怀安怎样的威风也拿他们没法的。 只得兼程赶往邻县,前去报失。那知县虽竭力地替他去查缉,一县的差役忙得一天 星斗,仍是毫无影踪。怀安限定他们一个月破案,到了期上,休说是强盗了,竟然 连小窃也不曾捉着半个的。算晦气了两个差役,把两股几乎打烂了。怀安等得不耐 烦了,便择日起身走路。那知县虽然巴结怀安,无如捉不到强盗,也是没奈何的事。 只好等怀安临行的时候,拼拼凑凑地送了他三千两。在那知县已挣出一身大汗,怀 安却连正眼都不觑一觑。他以为多也失去了,这点儿自然不放在心上了。不过怀安 自经过这次巨创,把那个海瑞恨得牙痒痒的。他恨的是海瑞不派从人护送,以致多 日的收罗亡于一旦。

当下怀安一路进京,他搜刮和剥削兼施,手段愈弄愈凶,务要把失去的金珠依 旧搜刮转来。这样游游宴宴地到京,果然满载而归。那时已冬末春初,又是一年了。

总计怀安去请邵元节,足足一个半年头,才把邵元节请到。

于是领了邵元节觐世宗帝。将路上寻觅的经过细细地述了一遍。好在世宗帝的 几位嫔妃已生了太子,无须邵元节求嗣了。

元节见了世宗帝,礼毕,世宗帝问过了姓名,看那邵元节道骨仙风,与平常的 道土不同,就问他长生的方法。邵元节说是寡欲清心。世宗帝很嘉许他这个意思, 就把邵元节留在宫中,替他建起一道真人宫来。又在内宫特地筑了一座醮坛,邵元 节天天登坛祈祷,世宗帝亲自叩头礼拜。只见得香烟缥缈中常有一只仙鹤,翱舞烟 雾中,护住那个炉鼎。世宗看了,暗暗称奇,由是越发信任邵元节了。世宗帝因一 心求那生长生方儿,日间听政回宫,就来坛上行礼。晚上只宿在坛下,什么杜贵妃、 王嫔人等,好久没有召幸了。

一天世宗帝和邵元节谈禅,直到三更多天方回坛下安寝。

其时经过那个坛台的左侧,叫做青龙门,见有三四个少女在那里打着秋千玩耍。 世宗帝也看得她们好玩不过,呆呆地立在青龙门边,一声不则地瞧着。那几个少女 你推我拥地闹了一会儿,就中一个十五六岁的才攀上秋千,只甩得两下,秋千的绳 儿忽然断下来,把那少女直抛出丈把来远,恰好撞在世宗帝的身上。

世宗帝怕她闪痛了,慌忙伸手把她扶住。那少女直笑得前仰后俯,莺莺呖呖地, 一时立不起身来,蓦然回过她的粉脸,见是世宗帝立在她旁边,不由地吓得花容失 声,低了头花枝招展也似地跪了下去。

世宗帝一面把她扶起来,细看那少女,一张娇小的脸儿,觉得她很是娇憨可爱。 世宗帝忍不住心里微微的一动,牵着那少女纤纤的玉腕,到了坛下的禅室里,就在 雕牙床前捺她并肩坐了。世宗帝一头搂着她的酥胸,笑嘻嘻地问道:“你唤什么名 儿?进宫几年了?”那少女似惊似喜地红着脸儿答道:“民女叫萍儿,青柳人,那 年和杜娘娘杜雅娘一块儿选进宫来的。”世宗帝想了想,却又记不起来。因又笑说 道:“你可有姐妹兄弟?家中还有父母没有?”萍儿低低地答道:“民女是自小没 父亲的,家里很清贫。这次选秀女,被县令钱如山强行指派的。母亲只生了民女一 个,心上很是舍不得,又没银两去孝敬县令,母女两个只好生生地分离了。似隔壁 陈家五小姐的,他们有钱去贿那县令,便好设法不致被选了。”萍儿说时,不禁想 起她的老母来,眼圈儿一红,扑簌簌地流下泪来。

世宗帝一面从袖中掏出罗巾替萍儿拭泪,口里安慰她道:“你不必伤心,将来 朕也封你做个嫔人,你想可好么?”说着故意把脸儿似笑非笑地,瞪着两只眼睛, 一眨一眨地对着她。

萍儿本来还是天真烂漫的孩子气,吃世帝这样一逗引,眼泪还挂在眼下,却噗 哧地笑出来,自己觉得不好意思,向世宗帝手中抢过罗巾,掩住她半个粉脸,望着 世宗的怀里一倒。世宗帝哈哈大笑,萍儿伏在世宗帝的膝上也格格地笑起来。世宗 帝趁势将她一抱抱在膝上,俯身去嗅她的粉颊,嗅得萍儿倚身不住,倒在榻上打滚, 那香躯被世宗帝捺住了,萍儿动弹不得,只把两只凌波的纤足一上一下的乱颠。世 宗帝还伸手到萍儿的怀中去呵她的痒筋。萍儿挨不住痒索性放声大笑。两人在禅室 里正在得趣的当儿,不提防禅室门外啪的一响,跳进一样东西来。

世宗帝和萍儿都吃了一惊。不知跳进来的是什么东西,且听下回分解。

第七十四回纤腰一捻翠琴悲离鸾金钩双挽尚玉射飞鸿秋水盈盈,春情如醉,脂 香阵阵,意绪缠绵。精致的禅室里充满了洛阳春色,那呖呖的珠喉,发出一种娇憨 的笑声来,真似出谷的黄莺,令人听了心醉神荡,情不自禁。

这萍儿是个情窦初开的小女儿,天真未泯,憨态可掬。世宗帝和她闹着玩,引 得萍儿笑声吃吃,媚眼带妍,香颦微晕,似有情又似无情的。小女儿家往往有这样 的现状。世宗帝正和萍儿打着趣,不防门外跳进一个神头鬼脸的东西来,把萍儿和 世宗帝都吓了一跳。只见那怪东西似人非人的,慢慢地走进榻前,往灯光下望去, 更觉得十分可怖。萍儿素来胆小如鼠的,这时已吓得往榻上乱躲,将一幅绣被掩住 了头脸,索索地发抖。

世宗帝倒还胆大,待那个怪东西走近,便从榻上直跃起来,只飞起一脚,把那 怪东西踢了一个斤斗,早哇地哭出来了。世宗很是诧异,忙拿灯去照看时,却是一 个十二三岁的小宫人,反披了一件绣服,将罗裙系住两肩,头上套了一个鬼脸,遥 望去似巨木的一段。又兼在夜里,突然地和它遇见了,谁也要吓得跳起来咧。世宗 帝看了也觉好笑,问:“谁叫你扮得这个样儿?”那小宫人见是世宗帝,慌得她身 体打战,含着一泡眼泪答道:“外面的姐姐们听得室中笑得起劲,特地推我进来吓 人的。”世宗帝听说,回身向门外瞧看,那些宫女已逃得无影无踪了。原来一班宫 女,闻得禅室中格格的笑声,辨出是萍儿和人闹玩。又知道她是胆小的,所以叫小 宫人扮了鬼脸来吓她。

及至瞧见世宗帝从榻上跳起来,方知萍儿是和皇帝玩笑,吓得一个个魂不附体, 回转身来没命逃向僻处去了。

当下世宗帝也不动怒,只唤那小宫人起身出去,随手把禅室门轻轻地掩上。再 看榻上的萍儿,兀是在那里发抖。世宗帝向她肩上微微地拍着说道:“痴儿休要惊 慌了,那不是怪物,是宫侍们扮着鬼来吓你的。”萍儿听了,才敢钻出头来,眼对 着灯火只是呆呆地发怔。世宗帝晓得她惊魂乍定,尚有余怒,就顺势把萍儿的粉臂 一拖,拥在怀里安慰她。过了好一会,萍儿渐渐回复了原状。依旧有说有笑的,显 出她一派的天真烂漫来。世宗帝一面和她说笑着,一头替她解去罗襦。

这时的萍儿,又似喜欢,又似惊惧状态,就是有十七八个画师,怕也描写不出 来哩。是夜萍儿,便在禅室中侍寝,但她年龄到底还在幼稚,不懂得什么的情趣, 只知一味的孩子气。

这一夜在禅室里,一会儿嘻笑,一会儿又啼哭了,似这般地直闹到鸡声乱唱, 才算沉静下去。世宗帝很宠爱萍儿,从此命她侍候在禅室里。世宗帝每晚奉经,萍 儿就在旁侍立。等世宗帝诵完了经,方携手入寝。那萍儿到了此时,却不似前日的 啼哭了,世宗帝也愈加怜爱。又谕总务处,赐给萍儿的母亲黄金二千两,作为养老 之费。

一天世宗帝无意中问萍儿道:“你们民间的女儿,为什么听见选秀女时都要害 怕?难道将来不去嫁丈夫的么?”萍儿把粉颈一扭道,“充秀女和嫁丈夫差得远咧! 女孩儿们嫁了丈夫,虽说和父母暂时别离,不久就可以见面的。若是做了秀女,一 经被选进宫,永世不能与父母相见的了。那么有女儿和没有女儿又有甚分别?所以 女儿被官吏选中,做父母的只当那女儿死了,侥幸得到京里选不中,退回来时,好 算得是再生了。那时做父母的重得骨肉相逢,像天上掉下一件宝贝来,也没有那样 地欢喜。可是选中的人家,眼睁睁地瞧着别人的女儿回来了,自己却消息沉沉,这 时的伤感和悲痛,就是心头刲一块肉也没有这般地难受。”世宗帝见说,不由地恻 然道:“生离死别,本是人生最伤心的事了。”于是下谕,命总管太监,凡宫中所 有的宫侍,在二十岁以上的,一概给资遣回原籍,令其父母自行择配。

这道谕旨下来,阖宫的宫侍欢呼声不绝。由总事太监一一录籍点名,满二十岁 的,便列在这遣归的籍中。那些宫妇拔簪抽饵的,纷纷贿那太监,巴不得已名早列 籍中。可怜深宫里面,竟有年龄在三四十岁以上的老宫人,半世不见天日了。一朝 得到这首恩旨,真连眼泪都几乎笑出来。管事太监录名已毕,共得一百九十二人。 有四十几名还是孝宗朝的老人,都有四十多岁了。世宗帝着将一百九十二名老宫人, 每人赏白银三百两,各按籍贯,令该处的地方官查询宫人父母的名姓,即日遣归。

到了遣散宫人那天,车辆络绎道上,那老宫人款段出都,大半是半老徐娘,所 谓来时绿鬓青丝,归去已是白发萧萧,当时确有这种景象。她们回到家中,父母多 已亡过,忆起和父母分别,今日回来,只剩得一抔荒土,麦饭胡浆欷歔奠吊,凄凉 状况,真有不堪回首之叹了。世宗帝既遣散了一百多个老宫人,自然要添进新宫人, 于是选秀女的风潮又闹得乌烟瘴气。这一次挑选宫侍,经世宗帝亲自过目,四百五 十二人中只选得一百十七人。一个个都丰姿秀丽,美目娇盼。单讲就中一个宫女, 是青阳地方人,芳龄还只有十九岁,生得秀靥承颧、眉目如画,一捻纤腰、轻身若 燕。世宗帝见她妩媚动人,便把她留在禅室中侍候。

这个青阳人的宫女,姓徐名唤翠琴,为人很是伶俐,尤其是善侍色笑。不过每 逢到世宗帝和她说笑时,终愁眉苦脸,不是推托趋避,就是默默地垂泪。世宗帝细 察翠琴的形色,知道她一定别有心事,但是盘问她时,再也不肯吐露。

光阴荏苒,转眼又是春初。鸟语花香,微风如暖,人们最好的光阴要算是春天 了。世宗帝这时除了参禅之外,就是携着杜贵妃、王嫔人等翱游西苑。那个聪敏伶 俐的王嫔人采了百花,酿成了一种香酿,世宗帝称她的酒味甘美,特在西苑的涵芳 榭里设了一个百花酿会。自王公大臣、后妃嫔人,每人赐三杯百花酿。世宗帝又传 谕,大臣各吟百花诗一首,君臣王相唱和。

直饮到日落西山,王公大臣由太监掌上明角灯送出宫门,各自乘轿回去。

世宗帝待大臣们散去,见东方一轮皓月初升,照着大地犹同白昼一样,不觉高 兴起来,命嫔妃们侍着,重行洗盏更酌。

这时那个张皇后也在旁侍饮,她见世宗帝闹酒,越喝越起劲了,心里早有几分 不悦的了。恰好那个宫女翠琴也侍立在侧,世宗帝命宫侍赐给她一杯百花酿,翠琴 谢了赐,才起身把酒喝了。

但她是个不会饮酒的,一杯下肚便脸红桃花,白里显红,红中透白,愈见她娇 艳可爱了。世宗帝已微带酒意,忍不住一伸手拖了翠琴的玉臂,抚摩展玩,看了又 看,嗅了再嗅,大有恋恋爱不忍释的概况。

张皇后在旁边目睹着世宗帝这样的丑态,心里很是难受,那一缕酸意由丹田中 直透脑门,便霍地立起身来,把手里的象箸向桌子上一掷,回身竟自地悻悻走了。 世宗帝是素来刚愎自恃的,又兼在酒后,怎肯任张皇后去使性,当下也勃然大怒道 :“你那时不过是个侍嫔,朕册你做了皇后,也没有薄待你,你倒在朕面上来发脾 气了。看朕不能废了你么?”说罢,擎起了手中的玉杯,望着张皇后掷去,亏得张 皇后走得快一些,还算不曾掷着,只衣裙上的酒汁已稍微有点儿溅着了。张皇后回 到宫中,心上越想越气闷,不禁放声大哭起来。这里世宗帝也怒气不息,立命内监 取过笔砚来,下了废去张皇后的手谕,盖了玺印,吩咐内侍早期颁示阁臣。

那翠琴怔怔地立在一边,见世宗帝对于皇后尚且这样的暴戾无情,其他的嫔妃 可想而知。人说帝王多是弃旧怜新的,一厌恶就弃如敝屣,毫无情义的,这话的确 可信的。翠琴呆呆地想着,心里十分胆寒。忽见世宗帝拟好了谕旨,醉醺醺地走过 来,一把握着翠琴的手腕,往禅房里便走。两边侍候的太监慌忙掌灯引导。世宗帝 不等太监燃灯,已乘着月色走出涵芳榭去了。翠琴见世宗帝酒气直冲,不敢借故推 托,致触怒于她。但是芳心之中却必必剥剥地乱缩,正不知世宗帝听得脚步声,回 头见四五个内监手里都掌着灯,便叫他们退去,不必来侍候。

太监们领会,就立住脚不走,直等世宗帝去得远了,他们才回身各自散去。

翠琴察觉世宗的举动似有些不妙了,他连侍候的内监出屏去了,这不是明明要 翠琴去侍候么?看看到了坛下的禅室面前,世宗帝和翠琴并肩走进禅室,令翠琴闭 上了门,就老实不客气地呼她解衣侍寝。翠琴见说,这一惊非同小可。他所怕的是 那个话,今天瞧透世宗帝是心怀不善,这一着道儿,或是不能免的,现在果然不出 翠琴所料。此刻的翠琴真有点为难了,她要是不领旨,那时违忤了上意,罪名很不 小;倘然低首应命,岂不是白璧受玷?思来想去,一时找不出一个两全的法儿来。

翠琴心里和十七八只桶似的上上落落,身体僵也不动。世宗帝上榻,拥着绣被, 一迭连声地催促,弄得聪敏伶俐的翠琴,好似船头上跑马走投无路了。

世宗帝见她还是立着挨延,当她女孩儿家怕害羞,故意在那里作态,于是赤体 跳下床来,一把拥了翠琴,往那榻上一捺,一手就替翠琴去松钮解襦,差不多要用 强了。翠琴万不料这位堂堂的皇帝,竟会做出急色的手段来的。想把身体强起来, 两条腿被世宗帝轧住,先已动弹不得,左手又吃世宗帝紧紧地握着,两个转身,上 衣已被世宗帝解开,酥胸微袒,露出两个又白又嫩又红润的新剥鸡豆。世宗帝带笑 用手去抚摩,觉得温软柔滑、细腻无俦。

世宗帝得了些便宜,又要进一步去解她的小衣了。那时女子的衣服不比现在的 满人装束,前襟胸旁都有纽扣儿的。明代的女子,大都衣着斜襟领如僧衣,大领的 半衫,下面再系一条长裙,那衣服里面不过缚一条丝带罢了。只要把那丝带解去, 上身的衣服就此卸下来了。倘要解那罗裈,可没得这样容易了。

何以呢?因那罗裈的样儿和现代的相仿佛,不过裤儿的外面,更多加上一条短 裙。要解裨儿,非把短裙去掉不可。世宗帝是个惯家,自然首先拉去翠琴的短裙, 随手要解那裤儿了。这时翠琴着急地了不得,又不敢高声叫嚷。即使你叫喊起来, 任你叫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援的。

值此千钧一发的紧急当儿,翠琴忽然柳眉倒竖,杏眼圆睁,娇嗔一声,罗裈中 蓦地掣出一把锋利的尖刀来,向着世宗帝的喉间刺去。世宗帝眼快,灯影下觉得白 光一闪,忙将头避过,颈上已划了一条刀痕,鲜血直流出来。世宗帝颈上觉微有疼 痛,用手一摸却是湿腻腻的,灯下瞧出是鲜血,不禁喊了一声:“哎呀!”

这一声喊,恰巧侍卫总管陆炳从坛下巡过,听得世宗帝的喊声,不是无故而发 的,好似惊骇地极叫。陆炳是个心细的人,他自前番在火焰中救出世宗帝之后,两 脚受了火灼的伤痕,经太医院给他治愈。世宗帝嘉他的忠勇,授为伯爵,又擢他做 了侍卫总管兼京营的兵马都督。陆炳既做了侍卫总管,他在每晚的黄昏必亲自进宫, 往四下里巡逡一转,叮嘱那些侍卫小心值班,自己暂出宫回都督府。这是陆炳平日 的规例,风雨不更的。

这天的夜里,陆炳为了应酬同僚,进宫迟了一点。那也是世宗帝合当有救,所 以喊了声“哎呀”,正被陆炳听得。这陆炳是心细的人,他听得声音有异,心里先 已疑惑的了,便昂起着脖子,向那禅室的窗洞中来张望。

不张犹可,这一张之下,叫得陆炳魂灵儿飞上了半天。原来他往窗内望进去, 见世宗帝精赤了身体,颈上胸前都是鲜血,榻上一个美貌的女子,手里执着明晃晃 的一把尖刀,正从床上跳下来,一手似在那里系着衣襟,粉脸上杀气腾腾,一双杏 眼瞪着世宗帝,好像要动手的样儿。这时陆炳已知道间不容发了,便大叫—声: “休得有伤圣体!”只尽力一脚,那禅室门被他踢倒下来。世宗帝和翠琴都吃了一 惊,乃至见是陆炳,世宗帝忙道:“卿快来救朕!”话犹末了,陆炳已大踏步抢将 入来,叉开五指向翠琴抓去。

翠琴瞧见陆炳雄赳赳的那副形状,深恐受辱,就反过尖刀,望自己的喉中便刺。 陆炳怕翠琴一死,没了活口,追究不出主使的人来,怎肯轻轻地放过她呢?说时迟, 那时快,翠琴的尖刀才到项前,陆炳急忙扳住她的粉臂。翠琴见不是势头,索性一 刀对准了陆炳的头上刺来。陆炳把头一偏,翠琴戳了个空,又兼她用刀太猛,香躯 儿和刀一齐直扑过来,刀尖巧巧地刺在陆炳的右腕上,鲜血骨都骨都地直冒。

陆炳也顾不得痛了,骂一声:“好厉害的泼妇!”两手将翠琴的粉臂只一搭, 想翠琴那样弱不禁风的娇女儿,怎经得陆将军的神力,早被陆炳掀翻在地,纤腕握 不住尖刀,当啷地一响,已抛出在丈把外的门边上了。陆炳搏住了翠琴,一手就自 己身上解下一根丝绦儿,把翠琴的两手结结实实地缚好了。回身来瞧世宗帝,见世 宗帝赤身蹲在榻边,两眼只是呆瞪。

陆炳知他受了惊恐,忙俯身下去,把世宗帝扶上了牙床,取个枕儿做个背垫, 合斜坐在那榻旁,又拉一幅绣被替他轻轻盖上了,低声说道:“陛下受惊了么?” 世宗帝已噤了口不能答应,只略略点了点头。陆炳回头去倒了一杯热参汤,递给世 宗帝慢慢地饮着。自己三脚两步跑到警亭下面,叮叮当当地打起一阵云板来。这警 亭的云板,非有紧急事儿是不打的。当时阖宫的太监、宫人、侍卫纷纷奔集。陆炳 令侍卫退去,一面只吩咐内监去召太医,又选了几个灵敏的宫女,去禅室里服侍世 宗帝。且慢,做书的讲了半天的混话,几乎要前文不对后话了。

因为世宗帝在禅室中,难道连宫人太监都没有一个么,却要等陆炳来打云板传 唤?世宗帝身边的那个萍儿,又到什么地方去了?这都有个讲究的。须知禅室不比 宫廷,是世宗帝参佛的禁地,太监、宫人不奉召唤是不敢进来的。在世宗帝回禅室 的时候,本来有五六名内侍跟着,都被世宗帝和翠琴回复走了。那个萍儿,自翠琴 进宫,世宗帝是嫌旧爱新的,便命翠琴在禅室中侍候,萍儿封了嫔人,另居别宫去 了。陆炳在匆促中,不知道传唤哪一宫的太监,所以只好去打云板了。过了一会, 太医来了,诊脉已毕,处了药方,内监忙熬煎起来,给世宗帝饮下。

又过了好半晌,世宗帝心神渐渐地定了,才能开口说话。

那时太医替世宗帝把头上的伤痕裹好,拭去血迹,起身退出。太医去后,世宗 帝令陆炳把翠琴拥过来跪在榻前。世宗帝徐徐地问道:“朕和你有甚仇怨,却来持 刀行刺?朕看你身上带着利刀,起意已不止一天了,你系受谁人的指使?从实供出 来,朕决不要难为你的。”翠琴朗声答道:“今天的事,全是出自我自己的主意, 并没有谁指使的。至我要刺你,不是和你有怨,更不是与你有仇,实在你逼人太甚 了,我才拔出刀来自卫的。”陆炳在旁禀道:“陛下无须多问,侍臣带她到部中去 刑讯去。”世宗帝摇头道:“朕已明白她的用意了,只传总管太监进来,把翠琴领 到景春宫去暂居。”这景春宫就是从前的景寒宫,为专贬嫔妃的所在。是夜陆炳留 在宫中,到了明日的上午方行出宫。世宗帝居禅室里养伤,足有三天没临朝政。那 个翠琴被禁在冷宫,知道世宗帝不加杀戮,尚有不舍之意,但自己终抱定了主旨, 无论如何,宁死不辱就是了。这翠琴为什么要如此坚决,后文自有交代。

再说嘉靖年间,有个著名的北方大侠叫做红燕的,是顺天人。他生平没有名姓, 江湖上都称他做红燕。这红燕往来大江西北,都行些侠义的事儿,专杀贪官污吏, 干下了案子,就留一只红绒的燕子在事主家里。红燕的声名,由是远震四方。一般 做官的闻得红燕的名儿,一个个魂销胆落。那时也曾派得力的探捕四处侦红燕,不 但红燕捕不到,承担这差使的捕役倒已被他杀死了。这样的一来,捕役们要顾性命, 从此谁也不敢去尝试了。

一天这红燕经过通州,见一群少年在那里练武,其中一个美少年使一对虎头钩, 虽不见得十二分的高妙,却也算得后起英雄了。那群少年使完家伙,各人比箭,凑 巧天上有一阵鸿雁飞过,那美少年连射了三矢,三只雁儿先后堕下地来。这时看得 全场的人暴雷也似地喝一声采。红燕看了,不觉暗暗点头,便上去和那美少年打了 招呼,问起了姓名。那少年说姓尚,单名一个玉字,是本处人。红燕与尚玉一交谈, 倒是很投机,两人就缔起朋友来了。要知红燕和尚玉怎样,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