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75回 绣襦温馨柳生困粉阵 银蟾清冷娟娜遭情魔


却说翠琴和程万里双双向尚玉跪下去拜谢,等到抬头起来,已不见了尚玉。万 里诧异道:“怎么他声息也没有,人就不见了。”说犹未毕,普明也走出来,笑着 说道:“侠客做事,功成不肯自居,都是这样的。”万里见说,和翠琴感激着尚玉, 自不消说了。当下程万里与翠琴、普明和尚三人同进了禅房。

普明便向翠琴笑道:“姑娘是新从宫中出来,可能把宫闱的情景说给老衲听么?” 翠琴说道:“我自从进宫到现在,自侍候了几个月皇帝,就被贬入冷宫,于宫里的 事,却一点也不熟悉的。大师既要听宫廷琐事,就把我的经过说一遍吧。”普明道 :“姑娘不说,老衲也要动问了。”于是翠琴说道:“我自被选为秀女,进宫时由 皇上亲自挑选的。别人都遣发各宫,去侍候一班嫔人、妃子了,只独我在禅室中服 侍皇帝。那个禅室,算是皇帝修行的所在。但召幸宫嫔等事,也都在这个禅室里。 那时我深恐皇帝要我侍寝,心里终是怀着鬼胎,身边还暗藏着一把利刃,预备到了 紧急时候,借此自卫。万一不幸,我就一刀了却残生,以报我的程郎。”翠琴说到 这里,斜睨着万里嫣然地一笑。

她这时芳心中的得意,也就可想而知。那程万里听了瞪着两眼,似很替翠琴着 急。普明在旁,却听得不住地摇头摆尾,津津有味。翠琴又继续说道:“我既侍候 皇帝,一天宫中开什么百花酿会,皇帝饮得大醉,强拉了我进禅室,谕令侍寝。我 在这个当儿,应许是万做不到的,不答应又怕罹罪,真是进退两难,只好呆立着不 动,挨延一会再说。”万里忙道:“竟被你挨过的么?”翠琴笑道:“他满心的不 怀好意,你想挨得过的么?当时我立着不动,皇帝便亲自跳下榻来,生生地把我横 拖倒拽地拉上榻去。”万里吓得跳起来道:“有这般的野蛮皇帝,后来怎么样呢?” 翠琴说道:“我在这间不容发的时候,就要用着我那把利刃了。我右手拔出尖刀猛 力地刺去,明明是对准那皇帝咽喉的,不知怎样被他让过了,这一刀却砍在他的颈 子上,鲜血便直流出来了。”

普明听了,抚掌说道:“善哉!这叫做皇帝不该死,吃苦了头颈。”翠琴噗哧 地一笑,引得万里也笑起来。翠琴又说道:“我这一刀,那皇帝便负痛逃下床去。 我想祸已闯大了,横竖活不成,索性追下榻去刺杀了他,我就是死了,也还值一些。

正要跳起来去赶,不提防天崩地塌的一响,禅室门倒了,抢进一个雄赳赳的莽 男子来,口里嚷着“救驾”,叉开薄扇大般的手,来把我捕住。我见他有了救星, 自知一定无幸,提起刀来,望着自己的颈上便戳。“万里怪叫道:”不好了!“翠 琴笑道:”你莫着急,等我慢慢地讲下去。“普明笑道:”那叫一击不中,两击当 然不会着的了。“翠琴笑了笑道:”我把刀要自刭时,一只右手被那莽男子扳住。 他气力极大,我的手便不由自主了,因此引得我的心头火起,一不做二不休,乘他 握住我手臂的一股余势,望那莽男子一刀刺去,他的手腕上着了一刀,也戳出血来 了。“普明大叹道:”勇哉!勇哉!吾所不及也。“翠琴笑道:”大师不要说笑话, 那时我也万不得已,真所谓一夫拼命了。莽男子被我刺了一刀,似牛般地大吼一声, 将我的双手执住,一把刺刀也抛得老远的,不知掷到什么地方去了。

我既受缚后,知道皇帝心里定要发怒,把我自然非杀即剐了。

谁知事偏出人意料,皇帝似乎还很怜惜我,竟一点也不难为我,只传进管事太 监来,将我幽禁在景春宫里,冷冷清清的,意思是想我悔过罢了。我住在冷宫里面, 虽暂时脱了虎口,谅那皇帝未必便肯心死。一天我方独自坐在桐荫树下垂泪,忽见 一上老宫人进来,递一样东西给我道:“为了你这件小事,提心吊胆的,不知转了 几十个手咧‘。我把那件东西拆来瞧时,却是程郎寄给我的书牍。”翠琴说着,笑 向万里道:“我一见你的笔迹,便想起你的人来。这时伤心惨恻,无论怎样的事, 也没有这般可悲了。那时我持着信笺读一句,滴一点泪儿,直到读毕,便大大地哭 了一场。”

普明笑道:“伤哉!情之为祟也。”万里也笑道:“大师为什么只在一旁挖苦 人,我就是对你磕几个头吧!”普明哈哈大笑,立起身来说道:“走休!走休!以 后便是尚玉来救姑娘了,可是不是?咱都知道的了,莫听,莫听,去休!去休!”

普明说罢,狂笑着走出去了。万里和翠琴也含笑着相送。

普明去后,程万里回顾翠琴道:“我们不如他,这个老和尚才算得洒脱咧!” 翠琴点点头,又续说道:“我自接你那封信后,要想寄个回音给你,只是宫廷不比 得在外。里面规例严密,想来想去,终没有投书的机会。那时我写好了复信,连同 你的来书一块儿放在身边,不料皇帝又来召幸,怕我身上带着利器,命宫女们把我 的遍身一搜,两封书牍一起被她们搜去。

皇帝将书信看了一遍,才晓得我别有所属,于是把我送入昭阳宫。这座宫院是 最冷落、最僻静的所在,我独自一人居在里面,真是形影相吊、凄凉万状。我本来 早经自尽了,为的有你在外,我终希望明天之幸,还有重逢的一日。那天夜里,我 正在伤心恸哭的当儿,忽闻檐瓦上有足步声音,我那时又是诧异,又觉得心慌,不 由得索索地抖起来。猛见宫门呀的一声开了,走进一个短衣窄袖的丈夫。他对我说 道:“你那人儿望得你眼也望穿了,快随俺走吧!‘我方要问个明白,那人却不由 分说,取出一条褡裢,向我的腰上一套,翻身负着便走。我在他的背上,只觉得耳 畔呼呼的风响,好似腾云驾雾似的。这样走了一程,天色已经大明,那人把我放在 僻静的树林里,自去弄些东西吃了,两人相对,直到了黄昏。这时我昏昏沉沉的, 也忘了饥饿,看着明月东上,那人又负了我疾走。到了这里的寺面前,他就推我进 来,不期竟得和你相见。我还当是梦景咧。”万里叹口气道:“人生的遇合,本来 有天定的,愈是要合,偏是相离。

今天的相逢,殊出俺的意料。“翠琴想起了前后离合的经过,不禁也深深叹息。 这事且按下不表。

再说严氏父子自专政以来,越发跋扈飞扬,差不多阖朝的大小臣工都在严氏门 下。那时权柄最重的,第一个是鄢懋卿,第二个是赵文华,第三个是罗龙文。这三 个奸臣在朝列为鼎足,助着严嵩狼狈为奸。三人中尤其是赵文华,笼络的手段又好, 钻营的本领可算得第—。他除了趋奉严嵩以外,又拜严嵩的妻子欧阳氏做了干娘。 赵文华曾出使过海外,带些奇珍异宝回来献给欧阳氏。那个欧阳氏是贪财如命的人, 得了赵文华的珍宝,心下喜欢得了不得,每见了文华,终是眉开眼笑地,口口声声 称着孝顺儿子。

文华赖着欧阳氏在严嵩面上替他吹嘘,由员外郎开擢,做到了工部尚书,位列 六卿。他官职一天天地大上去,作恶也一天天地厉害起来。什么强占民田,强劫良 家妇女,种种万恶的事,真可算得是无所不为了。别的不去说他,单讲他卖官鬻爵 的造孽钱,也不知积了多少。文华既有了这许多钱,家里便造起房子来,崇楼叠阁、 画栋雕梁,直筑得和皇宫不相上下。又在这高楼大厦后面,建设了一个极大的花园, 什么楼台亭阁、池塘花轩,没有一样不具。那座花园的正中,又建起一座楼台,这 个楼台是团团都走得通的,四面八方千门万户,不识的人走进了这座楼里去了,休 想走得出来。楼的花样多了,工程自然非常浩大。它的形式好像古时西国帝王的迷 宫,赵文华就称它做走马楼。因骑了马在这楼台的四面去走,横直斜圆,没有一处 走不通的。现在人民所盖的楼房,四周团团兜得转的,俗称它为走马楼,就是文华 所引出来的。文华建筑了这座走马楼,楼中还有七十二个精致的房室。每一个室中, 居住一个美姬,两个美貌的婢女。赵文华每天公事办完回来,就在走马楼的正中厅 上设着酒筵。文华南向坐了,令七十二个姬妾在一旁侍饮。

酒至半酣,文华便取出七十二个牙签来,令姬妾们随意抽取。

这七十二枝签中,有两枝是红头签儿,七十枝是绿头的。

抽着了红头签,就命抽着红头签的两个姬妾侍寝。每日是这个样儿。那乖觉的 姬妾暗暗在签上做了记认,临取签时自然一抽就着。抽不到的姬妾,只得怨着运气 不好,不免就要孤灯一盏,单裯独抱了。讲到这座走马楼,本是赵文华的秘密私第。 他还有正式府第在京城里面。府第中自文华的正夫人以下,也还有四五个姬妾,文 华有时也少不得要去应酬一会。你想一个人有了这许多美貌的姬妾,无论他有彭祖 那么的精神,怕也未必来得及哩。

那时文华有一个外甥,叫做柳如眉的,年纪才得弱冠,却是个风流放诞的少年。 这如眉自幼儿便不喜欢读书,所好的是问柳寻花,进出的是秦楼楚馆,总而言之, 专在女人面上用工夫就是了。三月三的上巳辰,京城中的妇女都到郊外去踏青,柳 如眉是个著名的游浪子弟,逢着这种春明佳日,他岂肯落后?自然也要去流连胜地 饱餐秀色了。那时他信步翱游郊外,但见仕女如云,春花似锦。粉白黛绿与万卉相 争妍,愈显出她们的娇艳和妩媚来。如眉贪着佳丽,恋恋不忍遽去。看看红日衔山, 携酒高会的一个一个挈榼回去了。

夕阳西沉,牧童归去,鸟鹊返巢,游览的人霎时纷纷都走了。荒郊之中剩下一 个探花游宴的柳如眉,在这碧草萋萋、老树槎枒的所在,孤身踽踽独行,怎不要心 惊胆怯、毛发为戴呢!

如眉越走越是心慌,天上微细的月儿又不甚光明,更兼他性急步乱,连连跌了 几交,跌得他头昏眼花,不辨天南地北,一时走差了路头。如眉狠命地望前乱闯, 仍不见城门,心想莫非错了路径么?又走了有半里多路,见一座大厦当前。抬头望 去,那巨厦的侧门开着。如眉探首去张了张,却是一个极大的花园,园里的花香一 阵阵地直送出来,不由令人心醉。

如眉是个得着住处便安身的人,遇见这样一个好去处,又恰好开着园门,他也 不管好歹,信步走进园去。到得门内,果然又是一番气象,路上碧草如茵,树木葱 茏可爱,高楼峻亭,朱檐碧瓦。草地上每离五步,燃一枝长约七尺的风烛灯,满园 中计算起来不下千百盏,照得一座花园大地光明犹若白昼。如眉虽也是个富家子弟, 却从来不曾游过这般的住地。他愈看愈爱,慢慢地走进去,竟忘了身入重地了。如 眉正走之间,见一座八角四方的琉璃亭宇,亭内纯燃的雪烛。这种雪烛,是外邦进 贡来的,遇风不灭,一枝烛昼夜燃着,经年不熄,也不见它短少。据世臣说,那个 雪烛是真犀精做成的,夏日燃起来,虽在烈焰之下,也顿觉微风习习,一室生凉了。 而且它的光线又明亮,一枝雪烛可抵到平常的油烛百枝,那烛光的耀眼可想而知了。 如眉见那座亭中独明,就大着胆子走上亭去。亭内的陈设,都是白玉为几,紫檀作 案。椅上一概披着大红的锦披,绯红绣花的垫子,地上铺着青缎的毡子。人走在亭 中,好似进了仙人洞府,世外桃源怕没有这样的精美富丽咧。如眉在亭上徘徊了一 会,蓦然听得外有呛咳声,这一咳可把如眉惊觉过来,看亭中的景象,似贵族人家 的闺闼,今无故闯入他人闺闼,是有罪名的。不幸捉进官里去,不是弄得一个没下 场么?如眉心中一想着,倒有几分害怕起来。再听那足步声,可越来越近了。如眉 深怕被他们瞧见,急切中没法藏身,只好进亭后去躲避了。

当下如眉走入亭后,侧着头大睁着眼睛,在屏缝内望出去,来的那个人却并不 上亭,竟自低了头,匆匆地走过去了。如眉这才放了心,慢慢地待要走出来,回头 见亭后有一座楼梯,梯级上都平铺着银缎,向楼上望去,却是珠光宝气满罩一室, 哪里是人间楼台,竟是龙王的水晶宫了。

如眉不禁又垂涎起来。暗想道:“进是进来了,横竖没有人瞧见,就上去玩他 一个爽快,也算广一广眼界。”主意已定,便一步一蹑地走上楼来。到了楼上,那 里的摆设和布置,与亭中又有天渊之别了。只就那壁上嵌着珍珠宝石,先已价值连 城了。还有许多的玉石的雕器,什么玉马、玉狮,白玉的虎象等,高有三四尺光景, 雕琢的精巧,神工鬼斧,似非近代人所能做得出来。就中有一头白玉的小狸奴,浑 身洁白如雪,紫鼻金睛,眼中闪闪地放出光彩。细看它的眼珠,是用真猫儿眼镶成, 能按着时辰忽大忽小,倏尖倏圆,确是一件宝物。如眉一样样地层玩,真如身入了 宝山,目不暇接了。

正在玩得有趣,猛见身旁的那张古画,砉的一响,自行卷了上去。如眉吃了一 惊,不提防悬画的地方突然开出一扇门儿,走出一个盈盈美人来。那美人见了如眉, 也好像诧异的样儿,忙回身去唤了一声,早抢出两个使女打扮的丫头。如眉有点心 虚,想溜下楼去是万万来不及的了。那两个丫头跑到如眉的面前,娇声喝道:“你 是何处来的莽男子?私自窥人的闺阁!俺们告诉了老爷,捉你到有司衙门去。”如 眉见丫头带说带笑,料想她并无恶意,便假做着害怕,低声哀求道:“小子莽撞, 错走了贵府。望姐姐饶恕了这一遭罢!”那一个丫头喝道:“天下有这样容易的事 么?”说罢,掩口格格地笑个不住。那先前开门出来的美人,向两个丫头丢个眼色, 姗姗地进去了。

那一个丫头樊道:“俺们且莫管他,拖了去见老爷再说。”如眉听了,才有些 心慌,只得向她们求情,那两个丫头只当没有听见,拥了如眉,望着那扇门内便走。 经过几重闺门,就见一个香房,绣幙珠帘,鸭炉中焚着兰麝,牙床锦帐,陈设的精 美可算得生平目所未睹。那两个丫鬟将如眉直推到里面,见刚才开门的美人含笑坐 在床前。如眉忽然地计上心头,向那美人的面前扑地跪下,流下两行眼泪,求她释 放。那美人噗哧一笑,把如眉轻轻地扶起,令他在一旁坐了,徐徐地询问了姓名和 年岁。那美人笑道:“既来则安,你就在这里暂住几时吧!”于是不由分说,命丫 头们排上酒盅来,和如眉对面坐下。美人亲自替如眉斟酒,两人有说有笑的,渐渐 地亲热起来。这时如眉方知这座花园是赵尚书的私第,那美人是赵尚书的第十九个 姬妾,芳名唤做娟娜,青春还不过花信,出落得玉容如脂、肌肤如雪,真好算得是 人间尤物了。

如眉色胆似天,眼对着这样一个美人,还管他什么赵尚书,乐得饮酒对花,过 他赏心的境地。两人正在唧唧哝哝,情趣横生的当儿,忽听得门外一阵格格的笑声, 拥进六七个娆娆婷婷的美人儿来。见了娟娜和如眉对饮,一齐笑说道:“好呀!赵 姨娘倒会作乐咧娟娜姓赵,与文华同姓。府中凡是姬妾,通称姨娘!”娟娜见众人 都瞧着她,不由得红晕上颊,一面令丫头看座,添杯盅,让那七个美人儿入席同饮。 如眉见粉白黛绿满前,脂香扑鼻,弄得头都闹昏了,只觉浑沉沉的,正不知应酬谁 的好。三杯之后,那娟娜便给如眉介绍:指着那个穿青衫的道:“那个是吴姨娘。” 又把樱唇一撅,瞧着那穿紫罗衫的道:“那位是秦姨娘。”又指着碧衫的道:“这 是罗姨娘。”又指着穿淡红衫子、梳双宝心髻的道:“这个是洪姨娘。”

又指着自己身畔穿浅湖色衫的说道:“这位是常姨娘。”又指着那个衣大红衫 的说道:“这便是沈姨娘。”又回顾右边穿秋香色衫子的说道:“这是苗姨娘。”

如眉一一点头,心里暗自寻思道:“俺的舅父真好艳福,这里却藏着许多的美 人儿。怪不得城内的府第中,早晚不见他的影踪了。”众美人欢饮了一会,各自纷 纷散去。那洪姨娘临走时,回眸向着如眉嫣然地一笑,把个如眉的魂灵儿直笑上了 半天去了。是夜如眉和娟娜,双双携手入了罗帏,共游巫山十二峰去了。第二天上, 便有罗姨娘差了丫头来,请柳如眉到她的房中去饮宴。娟娜明知她也想鼎尝一脔, 但这时自己私下干的事,又不能阻挡她,只得听如眉前去。谁知接二连三的,明天 秦姨娘来请如眉了,后天又是常姨娘,这样地一个个地挨下去,如眉好像入了群芳 之中,那娟娜却弄得冷月照窗,孤衾独宿,这一气,就慢慢地成了一病。要知那娟 娜和如眉怎样,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