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76回 雪藕冰桃嘉王宴仙 春交梨火枣瑜妃进铅丹


冷月凄凉,香魂欲断,隔帘花影,疑是倩人。那个赵姨娘娟娜,满心想和柳如 眉双宿双飞,偿她愿作鸳鸯不羡仙的素志。

万不料春光易泄,被秦姨娘、吴姨娘、洪姨娘等撞破。一个个都是年少佳人, 谁不爱那风月的勾当?于是吴姨娘把柳如眉邀去饮宴,明日苗姨娘请柳如眉去看花。 此来彼往,弄得个柳如眉应了东顾不得西,虽说是左拥右抱,却也有些疲于奔命。 尤其是那个洪姨娘,芳名叫做湘娘,星吴县人,年纪要算她最轻,容貌也推她最是 漂亮。说起话来,那种莺声呖呖的娇喉,先已令人心醉。柳如眉在群芳当中,和湘 娘最是亲密,差不多你恋我爱的,形影不离起来。旁边的吴姨娘、沈姨娘、常姨娘、 罗姨娘、秦姨娘、苗姨娘等,这六个美人儿,谁不含着一腔酸意。

娟娜是不消说了,她是个起头人,倒落在最后,芳心中的气忿和嫉妒,真有说 不出地愤恨。由是郁闷恼恨交迫起来,把个玲珑活泼的赵姨娘弄得骨瘦支离、病容 满面了。

如眉明知她是为着自己,一时又舍不得艳丽娇媚的洪湘娘。只有偷个空儿,难 得去探望一下。娟娜见如眉来瞧她,自己高兴得了不得,好似获着一样异宝般的, 病也好了四五分。

哪里晓得如眉心在洪湘娘身上,和娟娜说话,也是心不对肺地胡乱敷衍了几句, 多半是前言不搭后语,冬瓜去拌在茄子里。

娟娜是何等聪敏的人,早已瞧透了八九分,心里一气,眼前立时地昏天黑,哇 地吐出一口猩红的鲜血来,恰好吐在如眉的衣袖上。这时如眉也觉得良心发现,不 由得垂下几滴眼泪来。再看娟娜时,已呜咽得不能成声了。如眉见这样的情形,料 想是不容易脱身了。这天的晚上,算睡在娟娜的房里。那不知趣的洪湘娘,还叫丫 头来叫过如眉好几次,只气得个娟娜手足发颤,拍着床儿痛骂:“贱婢好没廉耻!” 那来叫如眉的丫头被娟娜骂得目瞪口呆,半晌不敢回话。只悄悄地溜回去,把娟娜 大骂的情形一齐告诉了洪湘娘,还加些不好听的秽语在里面。俗语说得好:“撺掇 的尖嘴丫头。”洪湘娘被那丫头一顿地挑拨,不禁粉脸通红,也恨恨地说:“那人 自己也是偷汉子,难道是当官的么?俺明天叫姓柳的不许到她房里去,看她有什么 法儿来和俺厮拼。”

那如眉其时见娟娜发恼,忙将话安慰她道:“你是有病的人,应当要自己知道 保养,怎么这般的气急,万一恼动了肝火,还是自己多吃苦。”娟娜听了,深深地 叹口气道:“俺这病是生成的死症,只怕是不中用的了。俺终算和你是前生的冤孽, 今世已把身子报答你了,这怨结谅来可以解开。但俺如死后,你能念生时的恩情, 在俺坟上祭奠一会,化几吊纸钱,俺已受惠不浅了。”娟娜说到这里,忍不住伏在 枕上,抽抽噎噎地哭了起来。如眉和并头睡着,一手紧紧地搂着她,再三地向她劝 慰。一面还拿巾儿,轻轻地替她拭着眼泪。

娟娜越想越是伤心,含着泪说道:“俺是个上无父母,下无兄弟姊妹的人,自 十七岁上进了赵府,到现在依旧是伶仃一身。生时做了孤女,死后还不是做孤魂么? 将来俺的骸骨,正不知葬身何处,冷月凄风,绕着一抷黄土,有谁来记得俺呢!” 说罢,泪珠儿纷纷地落下来,把衣襟也沾湿了一大块。如眉倒也没话好慰藉了,只 好陪着她垂泪。两人哭了一会,娟娜觉得神思困倦,就在如眉的怀里昏昏沉沉地睡 去。

待她一觉醒来,早已红日三竿,柳如眉不知在什么时候已起身走出房去了。娟 娜想起那个洪湘娘来,料如眉一定是到那里去的,心中气愤不过,便在榻上要待挣 扎起来,和洪姨娘去厮闹。两个丫头见娟娜面白如纸,气喘汗流,神色很是不好, 忙来劝住道:“姨娘不要这样,还是等养好了病再说。”娟娜哪里肯听,勉强起得 床来,已喘得坐不住娇躯,只得重又睡下。

养息了一刻,又要挣起来,这一次可不比前一回了,竟鼓着勇气,两个丫头左 右扶持着,身体儿颤巍巍的,一步挨一步地走出房去,沿着楼台,慢慢地望着洪湘 娘的寝室中来。丫头搀着娟娜到得洪湘娘的房门前,湘娘的丫头一眼瞧见,慌忙回 身去报知,娟娜已一脚跨进门口,看见柳如眉和湘娘正在执杯共饮。

最叫娟娜触目的,是湘娘坐在如眉的膝上,两人脸儿对脸儿厮并着,一种亲密 的状态,谁也见了要眼红的。何况如眉是娟娜口里的羊肉,被洪湘娘生生地夺去, 心内已是万分懊恼的了,还要做出这样的丑状来给她目睹。任你是最耐气的人,到 了这时也无论如何忍不住了。

当下娟娜只看了柳如眉一眼,冷冷地说了声:“你好这句话才脱口,娟娜的香 躯儿不知不觉地昏倒下去。两个丫头支撑不住,三个人一齐扑在地上了。如眉和湘 娘见了这样的情形,都大吃一惊,也忙着立起身来,帮同丫头们把娟娜扶到了榻上, 如眉去倒了一杯热水来,慢慷地灌入娟娜的口中,可是娟娜此时银牙紧咬,星眸乍 阖,鼻息有出没进的,好像有些不妙的样儿。如眉回顾湘娘道:”赵姨娘的病体甚 觉危急,还是叫丫头们送她回房吧!“湘娘点点头,正要吩咐丫头们动手,忽觉娟 娜粉脸逐渐变色,双脚一挺,呜呼哀哉了。

娟娜的两个贴身丫头见娟娜死了,不由地嚎啕大哭。湘娘娇嗔道:“你们不料 理把她的尸身舁回去,却要紧在这里痛哭了。万一闹出去被老爷知道了,那可不是 玩的。”两个丫头本来怀恨着湘娘的,如今娟娜已死,一口不平之气正没处发泄, 被湘娘把话一打动,那个年纪大的丫头也翻起脸儿,向湘娘说道:“你倒好说太平 话。俺家姨娘活活给你气死了,连哭也不许哭么?”湘娘听说,忍不住心头火起, 娇声喝道:“好不识高低的贱婢,你们姨娘自己病死的,却干咱什么事?你敢来诬 陷吗?”说着伸出玉腕,只把那个丫头一掌,打得那个丫头眼中火性直冒,掩着脸 儿索性大哭大骂,那年纪小的丫头也帮着骂人。湘娘的两名丫头当然要加入战团, 于是丫头对丫头谩骂。

骂得不爽快,就实行武力主义,四个丫头扭做一团。柳如眉见她们闹得太厉害 了,上前相劝,也休想劝得住。

湘娘因被丫头骂了一顿,气得脸都发青,心上愈想愈气,也呜呜咽咽地哭着道 :“咱们到了赵府里来,谁也不敢得罪一句,现在反被丫头来糟蹋了。”湘娘哭着, 想起身世更觉感伤了。那四个丫头兀是扭着,一头哭一头乱撞。一座闺阁中霎时闹 得乌烟瘴气,一片的啼哭声不绝。隔房的姨娘都闻声来瞧,还当做是什么一回事。 那时榻上卧着一个死人,房内哭的哭,打的打,弄得柳如眉立又不是,坐又不安, 劝是更劝不住了。

那吴姨娘、秦姨娘、常沈两姨娘、苗姨娘、罗姨娘等,也都纷纷走过来,看了 这种情形,又好气又好笑。又为了洪姨娘霸占着如眉,大家心里本和她有些不睦。 既见娟娜死在榻上,倒又觉替她可怜起来,不禁微微地叹息。那丫头等只顾着寻闹, 也没人去劝她们,也忘了榻上还有死者。只有柳如眉心里暗暗地着急。大家正议论 纷纷,不提防门外靴声橐橐,走进一个紫裳微髭的中年人来。那些姨娘见了便一哄 地散去,房中剩下了柳如眉和湘娘,并四个厮打的丫头。那中年人是谁?正是那位 尚书赵老爷了。四个丫头见赵文华进来,忙释了手,各人撅着一张嘴一言不发地立 在旁边。这时把个柳如眉吓坏了,浑身不住地打战,要想做得镇定一些,越想镇定 越是发颤,只好硬着头皮走上来,低低叫了一声:“舅父。”赵文华对他瞧了一眼, 也不说他怎样会到这里来的,也不去答应他,管着自己走进房内。

一眼看见榻上直挺挺睡着娟娜,不觉怔了一怔,一手拈着髭说道:“赵姨娘怎 会死了?怎样却死在这里?”湘娘绯红了脸,哪里还答应得出来。幸得那个丫头, 屈着半膝禀道:“赵姨娘方才还是很好的来玩耍,和洪姨娘讲了一会话,忽然倒在 地上死了。”赵文华见说,回头看柳如眉,早已影踪没有,想是乘间溜走了。文华 又冷笑一声道:“如眉这厮,你们怎样认识他的?”这一问可把丫头们问住了,洪 姨娘是自己心虚,更觉回对不来。文华察言观色,心下明白了八九分,当时也不说 穿,便立起身来,负着手踱出去了。不多一会,就有府中的老妈和家人等,忙着把 娟娜的尸体抬出去草草地盛殓了,安葬在东郊的荒地上,算是了结。

又过了几天,京城的长安街上,发现一个被人杀死的无名尸首。有人认了出来, 就是那著名的探花浪子柳如眉。如眉的母亲闻得儿子被人杀在路上,哭哭啼啼地去 哭诉他兄弟赵文华,要求缉凶雪冤。文华答应了,传牒各衙门捕捉凶手,闹了一个 多月,凶手的影儿都不曾拿获的。这件暗杀案,只好暂时搁起。晦气了柳如眉,白 白地送了一条命。人家说:那是如眉淫恶的报应。到底怎样,终成一个疑问罢了。

再说世宗皇帝,自那天宫中开百花酿会,醉后和张皇后大闹了一场,还下谕把 张皇后废去。廷臣见了那道谕旨,要想上章阻谏,却不见世宗临朝,无法奏陈。原 来世宗帝当夜被宫侍翠琴戳伤了头颈,所以不能听政了。众君见不着皇帝,只得循 例散朝,那个张皇后也就此废定了。世宗养了几天伤,总算复原,于是又要提议册 立皇后的事了。那时众嫔人中,除了杜嫔人生了皇子进封贵妃之外,如阎嫔人、卢 嫔人、沈嫔人碧霞、韦嫔人、仇嫔人、王嫔人、郑嫔人等,也都诞了皇子。

但这七人里面要推王嫔人最是宠幸,卢嫔人和阎嫔人稍次。世宗帝主张以后, 以杜贵妃的希望最高。王嫔人听了,想杜嫔人和自己同时选进宫来,此刻她生了皇 子,便晋为贵妃。

自己也生有皇子,排起名分不在杜贵妃之下,因不免起了一种竞争心。况皇后 位居中宫,领袖着六宫,为天下国母,这个位儿谁不想上去坐一坐?休说是王嫔人 了。杜贵妃的心里,以为这皇后是稳稳的了。想自己做了贵妃,她们只不过是个嫔 人,名分也越不到那里后去。

后来闻得王嫔人在私下竞争,并贿赂了中宫,在宫内传颂王嫔人的德容。杜贵 妃怕真个被王嫔人得了手,忙也去贿通中宫人有职分的太监,替她宣传盛德。由是 内监宫人就此分出两派来:得到王嫔人贿的,竭力地赞成王嫔人。得着杜贵妃钱的, 自然要说杜贵妃好。两下里互相赞扬,你说你的,我讲我的,渐渐地各存了意见。 初时只双方暗斗罢了,末了索性大张小闹,竟明争起来。由口头争执一变而为武力 上的争闹。

当时两面的太监头儿各约集了党羽,择定日期,在西苑的碧草地上斗殴了起来。 大家正在死命相搏,恰好世宗帝辇驾回宫,见内监这样的不法,那还了得么?立时 传谕,传总管太监王洪问话。王洪早已知道了这件事,把为头的太监十二名缚见世 宗帝,鞫询斗殴的缘故。内监们晓得赖不去的,将王嫔人和杜贵妃私下竞争的话, 老实直供了出来。世宗帝不听犹可,听了不禁大怒道:“立后自有朕的主张。她们 敢在私下预争,并礼仪都不顾了。这样的嫔妃,怎能做得皇后,看朕偏不立她两个。” 过了几天,册立皇后的上谕下来,却是册立的方侍嫔。

这位方嫔人方通判之女,是世宗帝在拈花寺选中的,与张废后张尚书女侄同时 被选进宫,经世宗纳为侍嫔。自杜贵嫔等进宫,这方侍嫔便不甚宠幸了。但论起资 望来,方嫔人进宫最早,为人也端庄凝重。世宗帝册立她为皇后,自是不错的。唯 那位杜贵妃,因到口的馒头,被一班内监们闹糟了,心里很是懊丧。其时是嘉靖二 十九年,道一真人邵元节病死,荐他的徒弟陶仲文自代。陶仲文上书,说京师的城 西常有仙气上腾,必有仙人降凡。世宗帝信以为真,令陶仲文去找寻。第二天仲文 就来复旨,说是仙人已找到了,但是个女的。世宗帝大喜,立刻驾起了辇舆,去迎 接仙女。道上旌旗招飘,侍卫官押着甲士一队队地过去,最后是一座龙凤旗帜的銮 驾,銮驾上端坐着一位女仙。銮驾直进东华门,趋大成殿,到水云榭停驾。仲文领 了那女仙谒见世宗帝,礼毕赐坐。那女仙便娇声谢恩。世宗帝听了她那种清脆的声 音,先已觉得和常人不同了。再瞧她的容貌,只见她生得粉脸桃腮,玉颜雪肤,头 戴紫金道冠,身穿平金紫绢袍,腰系一根鸾带,足下登着小小的一双蛮靴,愈显得 她媚中带秀,艳丽多姿:世宗帝大喜道:“朕何幸获见仙人,昔日汉武帝告柏梁台, 置承露盘,未见有仙人下临,朕今胜似汉武帝了。”说罢哈哈大笑。于是下谕传六 宫嫔妃,在御苑侍宴。

又命司膳局备起酒筵大宴群僚,并庆贺仙人。

那时正当炎暑,一轮红日悬空,好似火伞一般。看看夕阳夕坠,御苑中已齐齐 地列着筵席,世宗帝令内侍燃起雪烛来,顿时一室生辉。清风袅袅。这时众臣陆续 到了,就在御苑的落华轩中赐宴。世宗帝自同那位仙女洪紫清、羽士陶仲文在涵萼 榭中设席。宫嫔妃子一字儿排列了,在一边侍宴。酒宴之上,雪藕冰桃。碧水轩中, 沉瓜浮李。那轩外的众臣,欢呼畅饮。

世宗帝和洪紫清、陶仲文等,也喝得兴高采烈。酒阑席终,已是月上三更了。 众臣谢宴散去,世宗帝令各妃嫔回宫,陶仲文辞出,那位仙女洪紫清,是夜便在紫 云轩侍寝。到了次日,上谕下来,册立洪紫清为瑜妃。就把紫云轩改为宜春宫与那 瑜妃居住。瑜妃又教世宗帝炼丹:系用将成人的少女,天癸初至,把它取来,和人 参蒸炼,呼做元性纯红丹。谓服了这种丹药,可以长生不老的。世宗帝最信的是这 句话,即传谕出去,着各处的地方官,挑选十三四岁的女童三百名,送进宫中听瑜 妃使用。

经过三个月后,瑜妃炼成了红丹十丸,献呈世宗帝,每日晚上,人参汤送服。 哪里晓得世宗帝服了丸药下去,竟能夜御嫔妃六人,还嫌不足。陶仲文又筑坛求仙, 什么蟠桃、琼浆、火枣、交梨,凡仙人所有的食品,无不进献,世宗帝越发相信了。 瑜妃又说:“众大臣中,唯尚书赵文华具有仙骨,可命他佐真人称陶仲文求仙。” 世宗帝听了,下谕赵文华留居御苑,帮着陶仲文炼丹。这样的一来,赵文华的势力 顿时大了起来,平日出入禁宫,和自己的私第一样。

严嵩见文华权柄日重,圣宠渐隆,不觉大怒道:“老赵自己得志,忘了咱提携 他的旧恩么?”这话有人去传给文华,文华微笑喧:“皇上要宠信俺家,也是推不 去的,万一要砍俺的脑袋,俺只好听他把头颅搬场,这都是各人的幸运,和严老头 毫不相干的。”严嵩耳朵里听得赵文华有不干他的事的话,直气得胡须根根竖起来, 拍案大怒道:“咱若扳不倒赵狗儿这厮狗儿,文华小名,誓不在朝堂立身了!”由 是,严嵩把赵文华恨得牙痒痒的,时时搜寻他的短处,授意言官,上章弹劾。

世宗帝方在宠任文华的时候,无论弹章上说得怎样的厉害,他一概置之不理。 偏偏严嵩不肯放松,令一班御史天天上疏,连续不绝。疏上所说的,都是文华往日 作恶的事实,什么强占民妇、霸夺良田,私第盖着黄瓦,秘室私藏龙衣等等。世宗 帝虽是英明果断,经不得众人的攻击,看看弹劾赵文华的奏疏,堆积得有尺把来高, 世宗不免也有些疑心起来。最后都御史罗龙文上的一疏,说赵文华出入禁苑,夜里 私卧龙床,实罪当斩首。

世宗帝看了这段奏章,倒很觉得动心,便慢慢地留心赵文华的形迹。可是宫中 的内侍、宫人,无不得着赵文华的好处,在世宗帝面前,只有替文华说好话,没一 个人讲他坏话的。

世宗帝是何等聪敏的人,已瞧出他们的痕迹来,知道内监、宫人必定和文华通 同的。否则无论是一等的好人,终有几人说他好,几人说他坏的,哪里会众口一词 的,这样齐心呢?所以从那天起,世宗帝细察赵文华的举动,终瞧不出他的一点破 绽。

因为世宗生疑,已有内监报知赵文华,文华格外小心敛迹。任世宗帝有四只眼 八只耳朵,也休想瞧得出他的坏处来。

这样地过了半年,那叫日久生懈,世宗帝于疑心于文华,逐渐有些忘了,文华 也狐狸的尾巴要显出原形来了。有一天晚上,世宗帝召幸阎嫔人,不知怎样地触怒 了圣心,气冲冲地望着宜春宫来。皇帝幸宫,照例是有两对红纱灯,由内侍掌着引 道的。这天世宗帝匆匆出宫,乘着月色疾走,内监们忙燃了红纱灯,急急地从后赶 来。世宗帝已早到宜春宫前了。进了宫门,勿听里面有男女的笑语声。世宗十分诧 异,便放轻了脚步,蹑手蹑脚地进去,只是妆台上红灯高烧,绣榻上锦幔低垂。世 宗帝揭起锦幔来,见榻上睡着一对男女,两人拥抱了在那里闹玩,那女的是不住地 吃吃笑着。世宗帝看了不禁大怒起来。要知榻上是什么人,再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