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77回 奸相抄家珠光宝气 玉人来苑银杏红增


却说世宗帝在宜春宫外,听得里面有男女的欢笑声。就轻轻地蹑将过去。到绣 榻面前,蓦然地揭起罗幔来瞧时,见一个宫侍和小内监搂着在那里闹玩。一看床前 巍然立着世宗皇帝,吓得两人滚下榻来,和狗般地伏在地上,叩头同捣蒜一样。世 宗帝大怒,喝道:“这里是什么所在,容得你们这般胡闹?洪娘娘瑜妃什么地方去 了?”宫侍和小内监见问,不由地目瞪口呆,半晌回答不出来。

世宗帝益觉疑心,正在恼怒的当儿,忽见瑜妃姗姗地来了。

世宗帝看她云鬓蓬松,玉容带着红霞,娇喘吁吁的,似急迫中受了惊恐的样子 儿。瑜妃见了世宗帝,行过了礼,徐徐地说道:“臣妾嫌宫中尘浊,方才到玉雪轩 去清静一会儿,却不知不觉睡着了。听得内侍来报知,忙忙地赶来,致劳陛下久待 了。”

世宗帝见说,也不去和她辩驳,只点点头,是夜就宿在宜春宫中。自后,世宗 帝对于这位号称仙女的瑜妃,不免也有些疑心起来。光阴如箭,又是秋尽冬初,江 上芙蓉,开来朵朵。御苑中芙蓉花,是西林的异种,有红白紫三色。每到芙蓉开放 的时候,世宗帝便和嫔妃们饮酒对花,相与谈笑。吃得高兴时,还和嫔妃吟诗联句, 做些半通不通的歪诗,也算为好花点缀。那天世宗帝饮罢,带醉往那涵春宫去了。 这涵春宫的嫔人,就是从前的萍儿。哪里晓得这天晚上的涵春宫里,忽然闹起什么 鬼来,内侍宫人逃得一个也不剩。世宗帝见他们这样的胆小,只得出了涵春宫,重 行回到宜春宫来。这时宜春宫的宫侍、内监都已睡在黑甜乡里,万万想不到世宗帝 会临幸的。当下世宗帝走进宜春宫门,见闺门半掩着,推将入去,里面只燃着一枝 绿烛,光景很是黯淡。

世宗帝知道瑜妃已经睡了,便故意咳嗽了一声,把榻上瑜妃惊醒。只见绣幔中 似有两人的影儿,世宗帝随手揭开幔帐瞧时,这一瞧大家都呆了。原来瑜妃同着赵 文华两人一丝不挂地挨在榻上发怔,正在上不得下不来,进退维谷的当儿,恰好世 宗帝揭开幔帐来。瑜妃吓得只是索索地抖着,赵文华也不觉惊得和木鸡一般了。世 宗帝心里十分大怒,便放下了幔帐,愤地向绣龙椅上一坐,只一言不发。等瑜妃和 赵文华穿好了衣服,走下榻来,跪在世宗帝面前不住地叩头求恕。世宗帝冷笑了一 声,霍地立起身儿,竟自出去了。

赵文华知道这事不妙,逃又逃不了,两人相对着,除了痛哭之外真是一筹莫展。 过了一会,果然见两名太监进来,不管三七二十一,似沙鹰拖鸡般地,将文华一把 拉了便走。这时的瑜妃,已哭得和泪人儿一般,正不知自己是怎样了局。但这个瑜 妃,就是陶仲文去找来的女仙洪紫清,怎会和赵文华鬼鬼祟祟地干出那样的勾当来 呢?原来瑜妃便是从前和柳如眉相恋的洪姨娘。那时赵文华瞧破了他们的情形,暗 地里饬人将柳如眉杀死在道上。

他杀了柳如眉之后,本来也要把洪湘娘了结的,不知怎样,他想利用起湘娘来。 私贿通了羽土陶仲文,拿湘娘更名为洪紫清,只说是城西的仙人,把湘娘献进宫去。 世宗帝是个好色的君王,管她是真女仙假女仙,当夜就临幸了,册封她为瑜妃。

那瑜妃感念文华不杀之恩,在世宗前替他吹嘘,说什么文华身具仙骨,可令他 求祷仙丹。世宗帝方宠信瑜妃,自然听从,于是把赵文华宣进宫来,命他留居御苑。 赵文华得了这样一个机会,当然和瑜妃藕断丝连的,少不得要旧调重奏起来。那天 世宗帝见宫侍和小内监在绣榻上闹玩,正是瑜妃和文华在朵云轩私叙的时候。及至 宫人悄悄地去报知,瑜妃慌忙赶来,已被世宗帝瞧出了形迹,心上早已疑云阵阵了。 事有凑巧,世宗帝从涵春宫回来,赵文华和瑜妃真是做梦也想不到的。

其实世宗帝把赵文华亲自勘讯一过,将这些隐情一齐吐露了出来。瑜妃进的元 性纯红丹,也是赵文华教给她的春药方儿,并不是仙丹,这样一来,连那个素号神 仙,为世宗所崇信的道士陶仲文,也一并弄到西洋镜拆穿了。世宗帝不由地愤怒万 分,立刻将赵文华和陶仲文下狱。一面把鸠酒赐给瑜妃。那瑜妃到了这时,谅也逃 不出这重难关的了,只得痛哭了一场,端起鸠酒来一饮而尽,过了一刻,毒就发作 起来,七孔鲜血直流,一位如花似玉的美人儿,两脚一挺,在地上滚了几滚,已呜 呼哀哉了。瑜妃死后,赵文华在狱中听得这个消息,知道自己一定不免的了。当下 央了一个和严嵩最亲近的五鄢懋卿,再三地向严嵩求情认不是。终算严老儿念前日 旧情,替文华从中斡旋。把个怒气勃勃的世宗帝,居然气恨消了一半,只拿赵文华 判了个迁戍的罪名。这道谕下去,看是赵文华要远戍千里,实在他并不到什么戍所, 暗中去贿通逮解的人,在路上将赵文华放走。

文华便是星夜悄悄地回来,收拾了金珠细软等物,把姬妾大半遣散了,只带了 两名最宠幸的爱姬,潜回他的原籍,享福去了。

那时刚正不阿的海瑞已做到了吏部主事。他见严嵩父子朋比作奸,眼中哪里看 得过。就和御史杨继盛联名疏劾严嵩。世宗帝读了奏牍,以有几句话说,似乎是讥 着自己,不觉大怒起来。严嵩倒不去追究,转把杨继盛与海瑞诏逮下狱。都御史邹 应龙心上气愤不过,也上了一本,说严嵩阴有不臣之心,家中的室宇都盖着朱檐黄 瓦,和皇宫一样。世宗帝是器重邹应龙的,常常赞他的忠勤。这时看了他的奏章, 心下不免有些疑惑,想要微服出宫,临幸严嵩的私第,借此去看看真假。

哪里晓得宫中的内侍已将这个消息秘密传给严嵩,吓得严嵩走投无路,连夜雇 了匠人打厅堂上的雕龙凿去,黄瓦朱门一齐涂黑了。室中的许多陈设都搬到内堂密 室里,外舍草草地摆了些屏风桌椅之类,什么古玩金珠,概行潜藏起来。明朝的功 臣家中,大门本来朱漆的,还是太祖高皇帝所赐。自严嵩怕皇帝疑他,把朱户改为 黑门,都下的大臣私第统更了黑色了。自后官吏的宅第和百姓家没什么区别了。得 到世宗帝幸严嵩的私第,见阉室统是黑色,无所谓黄瓦朱檐,还当邹应龙是有意陷 害严嵩,反而越信任严嵩了。世宗帝既倚严嵩为左右手,朝廷大事多任严嵩去办理, 世宗帝不过略略咨询罢了。又不时到严嵩的私第中去和严嵩饮酒对弈,往往深夜才 行回宫,由严嵩亲自掌着纱灯,送世宗帝还西苑。这是常有的事,君臣相习,也没 有什么猜嫌的了。

一天的黄昏,世宗帝忽然想起了冷宫里幽居的徐翠琴来,命内侍去宣召。不一 刻翠琴经内侍宣到。世宗帝恐她暗藏凶器,着老宫人向翠琴的身上一搜,搜出了程 万里的情书和翠琴的回信。世宗帝读了一遍,只点点头,令将翠琴仍禁在冷宫里去。

谁知过了几天,内监来报:翠琴失踪了。世宗听说,令内侍们四处查询,连御 河荷塘鱼池水亭中都打捞过了,终没有翠琴的影踪。世宗帝很是诧异,还亲自去验 看一会,见宫门深扃,窗户高峻。翠琴如要跃下来,除了跌死之外,没有别法可想 的。

显见得宫监侍女,有放走的嫌疑。于是把看守宫禁的内侍两名,宫女六名一并 交给总管太监。

总管太监便亲加拷问,宫监们死也不肯承认。总管太监只得回奏世宗。世宗帝 蓦然记起宪宗帝时也有嫔妃失踪的事,或者本领高强的人进宫来盗去的。当下立召 武宗时的护驾旧臣前来询问。其时护驾官李龙、侍卫官郑亘、右都督王蔚云、蒙古 卫官爱育黎、殿前指挥马刚峰、将军杨少华等一班人多已死了,只各人的儿子袭着 爵,也有在外郡做武官的,也有不做官的,他们后辈对于那时的旧事,一点也不晓 得的。后来被内监查出一个人来,想读者也还记得,你道是谁?就是正德帝时女护 卫江飞曼。她还住在京中,年纪已有五十多岁了。世宗帝知道她尝赴南昌,盗过一 回刘妃,技艺是很好的。由内监将江飞曼召来,世宗帝令她在禁宫里查勘了一转。 飞曼也瞧不出什么形迹,只说有本领的人,似那宫墙那般高度,可以越得过的。世 宗帝叫她面试。飞曼就显出少年时的身手,两脚在地上一顿,轻轻地一耸,早巳飞 上宫墙了。看得宫监们都咋舌不置。世宗帝才相信那翠琴确是被人盗去了。随即赏 了江飞曼,飞曼谢恩退去。

世宗帝因翠琴失踪的缘故,心里老大的不高兴,又值严嵩请的病假,世宗帝就 了便服,往严嵩的私第中去。到了相府面前,世宗帝是走惯的了,家人不及去通报, 任他自己进去。因世宗帝怕外间招摇,声称和严嵩是旧交,家人们都不知道他是皇 帝。这天世宗帝带了两名小内监,直入严嵩的府中。一路走将进去,到了二堂还不 曾遇见什么人。世宗帝便望严嵩的书斋中走来。见斋中也是静悄悄的,连书童也不 见一个。世宗帝方要令小内监去通知内室,回头瞧见书斋后面,一扇角门儿开着。

这个角门从来不开的,平日把书斋橱掩着,世宗帝还是第一次看见咧。

再向角门内看时,里面一个小小的天井,正中是一座小亭,也一般有厅堂轩榭, 建造得十分精致。什么雕梁画栋、碧瓦朱檐,望进去俨然是座小皇宫。世宗帝寻思 道:“邹应龙谓严嵩私第中盖着黄瓦,或者就指这个所在,倒不曾晓得究竟的,何 不进去察勘一会儿?便能知道虚实了。”主意已定,叫两名小监跟在后面,世宗帝 自己在前,慢慢地踱将进去。到得那个小厅上,但见左右列着石狮、石象,都不过 和黄犬似的大小。厅的四周,白石雕栏,云砖砌阶,镌着狮虎等纹。堂中是紫檀的 桌椅、玉鼎金炉,摆设异常的讲究。世宗帝看了,埋头自语道:“怪不得人家说他 私宅犹若皇宫了。”又见壁上的名人书画极多,书画上的署中,不是义儿就是弟子, 大半是六部九卿。世宗帝暗暗记在心上。游过了外厅,走进去是第二进的后厅,却 是珠帘双垂,里面的笑语声杂沓,听上去十分热闹。

世宗帝跨上台阶,掀起珠帘,不禁吃了一惊。原来那座后厅上,正中设着龙案 宝座。座上高高地坐着一个冕冠衮龙袍的小皇帝,御炉内香烟缥缈,案旁列着绣衣 大帽的小侍卫。宝座背后,六名绿衣太监,也不过十三四岁。还有两个女童,张着 曲柄黄盖侍立。严嵩和他的妻子欧阳氏及尚书鄢懋卿、翰林王广、侍郎罗龙文等, 雁行儿列坐在案旁。殿前却是玉阶丹陛、金碧辉煌,那种堂皇的气象,活像一个小 朝廷。这时严嵩和他的家人万不料世宗帝会突然走进来,鄢懋卿眼快,慌忙起身俯 伏在地。吓得严嵩手忙脚乱,率领着一群妻女都来跪接,口里连称死罪。世宗帝这 时也弄得怔了半晌,忽然想到自己身在虎穴,恐怕激变,便故意装出没事的一般, 微笑着把严嵩扶起,命罗龙文、鄢懋卿、王广并严嵩的妻女,都令起身赐坐。严嵩 面上惶愧的形状自不消说得了。还有龙案上那个小皇帝和侍卫、宫人,兀是呆呆地 在那里发怔。经严嵩把他们喝下来,叫小皇帝也对着世宗帝磕头。

严嵩在旁战颤颤地禀道:“这是愚臣的幼孙严鹄,居家无状,真是该死。”世 宗帝不待他说毕,忙笑说道:“小孩子们闹玩玩,做得什么真来。卿是朕的股肱, 这点小事何必放在心上。”说罢吩咐严鹄起身,去换了衣服。又回顾严嵩道:“卿 乃朕的老臣,素知卿是忠心的,但恐被廷臣谏官知道,未免就要蜚言四起了。以后 卿不要使小孩们这样闹玩,免得被人指摘,起君臣间的嫌疑。”这一片话,说得严 嵩真是感激涕零,跪着再三地叩头拜谢。世宗帝命严嵩的家人们都回避了,叫设上 筵席来,和严嵩、鄢懋卿、罗龙文、王广等,相与其饮。严嵩的心上,终觉有些局 促不安,及见世宗帝谈笑自若,心早宽了一半,便也开怀畅饮。

这一桌酒宴,直吃到三更多天,世宗帝才起身,严嵩亲自执灯相送。世宗帝只 叫小内监掌灯,拿鄢懋卿和罗龙文两人在后相随。两人不知世宗帝的用意,很高兴 地陪侍着,一路进了皇城,到得乾清门口,值班侍卫跪列接驾,世宗帝突然沉下脸 儿,喝令把鄢懋卿、罗龙文两个拿下。鄢懋卿和罗龙文齐声说道:“严嵩不法,臣 等不悉底细,实是冤枉的。”世宗帝冷笑道:“你们两人既推不知道,为什么也坐 在那里?为什么不预为告发?”说得两人哑口无言,低头就缚。因为世宗帝这时已 知罗龙文和鄢懋卿是严嵩的党羽,深虑自己走后,他们三三两两地人多好商量,致 弄出了大事来,所以先把鄱懋卿和罗龙文带走,使严嵩势孤,不至生变。当下侍卫 缚了罗、鄢两人。世宗帝又下谕,派锦衣校尉十二名,率禁军两百人,连夜去逮捕 严嵩父子,校尉等领了旨意,飞也似地去了。

做书的趁这个空儿,把严嵩家的小皇帝来叙述一下。那做小皇帝的严鹄,是严 嵩的幼孙,也是世蕃的儿子。世蕃有三个儿子,大的严鸿,次的严鹤,最幼的就是 做小皇帝的严鹄。严鹄下地,门前有白鹤往来飞鸣严嵩以为瑞征,心里十分欢喜。

又尝替严鹄推命,一班术士都说他有九五的福分,将来必登大宝。严嵩听了, 尝拈髯自笑道:“光严氏的门庭,想不到在孺子身上。”严鹄到十二三岁,已然自 命不凡,口口声声称孤道寡,以是家里的人,概呼他为小皇帝。严嵩见他孙儿志向 很高,就替他制起冕冠龙服,辟了一间密室,作为上朝的金銮殿。又去雇了十几名 男女童子,充做小太监和小宫人。

严嵩每日领了爱孙,到密室中来坐殿上朝。鄢懋卿、罗龙文、王广等几个无耻 的小人,要讨严嵩的好,甚至一般的俯伏称臣,三呼万岁。严鹄年纪虽小,居然做 些皇帝的架子,引得严嵩和欧阳氏等都大笑起来。严嵩天天同严鹄在密室中做皇帝, 他这样闹着,外面人是不知道的,就是家中婢仆人等,也不许他们进密室去。那天 却天网恢恢,欧阳氏领了她媳妇进来,忘了把密室门带上。又因严嵩在密室中,仆 人们乘间都去躲懒,由世宗帝直闯进来,一个也不曾去通报,恰好世宗帝逢个正着。

严嵩谓这个孙儿光耀门楣,不料几乎因他而灭门,只做了几年的关门皇帝。

那时严嵩送世宗走后,世蕃从外面回来。严嵩把世宗闯入密室,瞧破机关的话 讲了一遍,还说皇上很是宽容,倒反加一番的安慰。世蕃见说,顿足说道:“糟了! 糟了!你做了一世的官,连这点进出也不晓得么?他这安慰你,明明是不怀好意。

他身在咱们家中,恐一时激变,不得不暂为忍耐,又将好言安了你的心,使你 不疑,他就借此脱身。你怎么会放他走的?你想皇上是个心多猜忌的人,他肯轻轻 放过你么?“严嵩听了世蕃的话,惊的目瞪口呆,半晌说道:”还有鄢懋卿和罗龙 文两人,送皇上回宫去的,待他两个回来,再探消息吧。“世蕃大声道:”你真在 那里做梦,他令鄢、罗两人相送,是调开你的羽翼,罗、鄢两人此刻怕已在狱中了, 还能回来咧!再过一会,眼见得缇骑到了。“严嵩忙道:”可有什么样计较?“世 蕃道:”咱们手无寸铁,只好束手待擒,再别谋良策吧!否则靠几个家将和他去厮 斗,横竖不中用的,转落了谋逆的痕迹。现在不加抗拒,只推在小孩子身上,倒还 可以强辩一下哩。只怪我不在家,不然断不会放他走的。“说犹未了,门外呐喊一 声,如狼似虎的校尉,早率领禁卒赶到,把严嵩阖门大小家口一百三十三人,连同 严嵩父子,并严鸿、严鹄等一并捆绑起来。只有一个严鹤,被他预先逃走了。

第二天早朝,众臣纷纷上章弹劾严嵩父子。邹应龙主张将严嵩抄家。世宗帝准 奏,即命应龙办理。邹应龙奉谕,带同锦衣校尉,把严嵩家产概行检点一过,录登 册籍,备呈皇上圣览。

总计严府库中,金银不算外,珍珠宝石、羊脂玉器、白璧珍玩之类,正不知其 数。应龙忙忙碌碌的,足足抄查半个多月,才算理清,自去复旨。

那时世宗帝把严嵩父子,亲加讯鞫。严世蕃卖官鬻爵,私通大盗,被廷臣查着 了实据,世蕃无从抵赖,只得承认了。严嵩却没有别的赃证,只不过纵子为非的罪 恶。于是由世宗帝提笔亲判:严嵩褫职,世蕃交结海盗,贿赂公行,迁戍边地。还 有那鄢懋卿、罗龙文、王广及世蕃的儿子严鸿、严鹄,当然也和世蕃同迁戍所,家 产一例抄没。世宗帝处置严氏父子的罪名,也算轻极了,廷臣窃窃私议,很是愤愤 不平。

当世宗帝提讯严嵩时,见他家属中有一个雪肤花貌的美人,盈盈地跪在丹墀下 面。世宗帝看在眼里,私嘱内监荣光,去把那美人暗自送进宫中。到了晚上,世宗 帝便往杏花轩来瞧那美人,见她黛含春山,神如秋水,姿态婀娜,容光焕发,果然 生得艳丽如仙。世宗帝看了不觉意乱神迷,微笑着向那美人询问姓名。那美人一头 行礼,口里称着罪女,自言是严嵩的女儿月英。当夜世宗帝在杏花轩中召幸那严月 英,虽说是极尽欢娱,但那月英终觉不高兴。世宗帝再三地诘询她。月英垂着珠泪, 要求世宗帝额外开恩,把严嵩从轻发落,世宗帝点头允许了。那月英才眉开眼笑, 不似那天气愁容苦脸了。严嵩得这一路后援,那罪就此轻了一半。谁知严世蕃偏不 争气,和罗龙文等竟闯出一桩大祸来。要知世蕃闯的什么祸,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