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79回 花月琴声名士追芳踪 山水诗韵美人殉痴情


却说世宗帝圣躬不豫,朝廷的大事都由徐阶相国一人主持,好似武宗时的杨廷 和一般,确算得是调和鼎鼐,燮理阴阳了。讲到这位徐相国,本是吴中人,二十一 岁入了翰苑,慢慢地升擢到现在,居然位列公孤明有三公三孤,为太师、太傅、太 保,少师、少傅、少保,那时徐相国的家眷还在吴中,于是派了几名得力的家人, 把那位相国夫人去接进京来。相国夫人魏氏很相信敬佛的,自到了京中,每日到各 处的寺院中进香,还带了她那位小姐眉云,母女两个各乘着青布小轿,往来那些庵 庙寺院。就是在吴中的时候,也没有一天不是这样的。魏夫人似般好佛,徐相国极 其不赞成,然也没法去禁止她。

其时吴中有三个名士,第一个是人人所知道的唐寅字伯虎,号六如,第二个是 祝允明枝山,还有一个叫做文璧征明。这三位名土一样的文采风流、学问渊博,可 惜他们都不在功名上用功,只喜欢吟风弄月,干些寻花攀柳的勾当,尤其是唐伯虎 最是放诞不羁。他又工诗善画,每一绝出,吴中闺秀争诵一时。那般放荡的侯门姬 妾往往借着求画为名,暗底下免不得蓝桥偷渡。所以唐伯虎在吴中艳情的事迹很多, 都是和那些大家闺秀通书联句,情诗艳词正不知呕尽了多少心血。

有一天上,那魏夫人同了眉云小姐进香净坛寺,顺道游一会虎丘。谁知冤家路 窄,偏偏那个风流才子唐伯虎同了文征明、祝枝山、徐昌谷等一班名土也在那里徘 徊吟哦。魏夫人领了这位千娇百媚的眉云小姐走过他们的面前,把这几位风流名士 眼都看得花了。因眉云小姐一副玉容的确生得落雁沉鱼艳丽无俦,吴下的美人中算 得是首屈一指了。唐伯虎看了又看,真觉得越看越爱,便舍了众人悄悄地跟在后面。 一阵阵的翠袖余香,弄得自命不凡的唐伯虎神迷意乱,几乎连走路也走不明白了。

魏夫人和眉云小姐见背后有人相随着只是不离左右,疑是市井浪子,忙叫仆人 打过轿来,母女两个上了轿,飞也似地回去了。唐伯虎直待瞧不见了轿子的影儿, 兀是呆呆地立着。文征明远远看见,心里十分好笑,轻轻地蹑将上去在伯虎的肩上 一拍道:“红日快要斜西了,你还痴立在这里做甚?”这一拍把唐寅大大地吃了一 惊,回顾见是文征明,不觉也好笑道:“美人、名马是人人喜欢的,你不看见方才 的美人儿,只怕夫差的西施也不过这样了。”说罢大家笑了一阵,也就各自走散了。

唐寅独自一个踽踽地回去,心上还恋着那美人,真要算念念不忘了。他到了家 里,吮笔挥毫把美人的艳笑貌闭目静静地意会出来,画成一幅玉容,早晚相对着咄 咄书空,废寝忘餐。

五月的五日,吴中风俗在湖中竞赛龙舟。到了那时,仕女如云都来看水上竞渡。 唐寅也没精打采地信步到得湖畔。见十余只龙舟雁行儿排列着,舟中数十壮男雄赳 赳地持着划桨,在那里等待着。只听得画角一声,十几艘龙船一齐用力划水,那龙 舟在水面上好似出洞的蛟龙昂首摆尾地向前飞驶。看着驰了半里多路,内中一艘黄 龙的船儿猛然地一个翻身,全船像倾覆似的望前直泻出去,在这间不容发的银涛骇 浪中已超过了后面的龙舟,飞般地驰去了。这里有一艘青龙金头的龙舟倒也不弱, 他们见黄龙舟争了先去,那舟上划桨的壮丁大家吆喝一声,施展出一个蛟龙扰海势, 舟身由浪中倾了转来,蓦然地船首往下一沉,龙尾朝上一翘泼鹿鹿地在水上直追过 去。那划水的桨声好似狂风骤雨,訇訇如狂涛奔骤。龙舟进行的速度比前增加了数 十倍,早越过了同行的龙舟,向前追逐那只黄龙舟去了。余下的红龙舟、黑龙舟、 蓝龙舟等也一齐使劲追赶,哪里追得上。

遥见青龙舟已迫着了黄龙舟,两只船儿厮并着划回过来。这时舟在水上如同飞 箭离弦,眨眨眼已驰到了出发的所在,相距约有十来丈光景,青黄两舟雌雄未判。 大家不甘心,狠命向前竞争,两舟此时紧紧相并着。正在千钧一发的当儿,青龙舟 上唿哨一声,百十片划桨奋力在水中只几十下,舟身似高山倒泻瀑布银浪光涌,竟 飞驰在黄龙舟的前头,超过半只船身。

这时岸上看的人不由得齐声喝采,那掌声和轰雷也似地响起来。黄龙舟上的人 都发急起来,但听得一声呐喊,龙船往河边斜泻过去,全身倾翻在湖中。几十名男 士都覆在水里,龙舟便头轻脚重骨都都地沉下水中去了。其时青龙舟占了优胜已经 停住了,后面的十几艘龙舟也赶到了。大家七手八脚把黄龙船内的众人一个个地捞 救起来,幸得他们这班划桨壮丁大都识得水性,倒一个也不曾淹死。只不过船上的 花彩等等被水浸过,颜色褪下来,湖水都染红了。

那天的竞渡,知县太太领了家人雇了一只大船在湖边泊看。船头上设了一把太 史交椅,、那位太太端坐在船上瞧看。

一班划龙舟的认得是本县的县太太也在那里,大家格外划得有兴。青龙舟胜了 黄龙舟,几十个壮丁得意洋洋地向知县太太讨赏。那位太太吩咐仆人,每名赏给白 银五钱。青龙舟上的人得了赏钱,自然欢欢喜喜地去了。

不期黄龙船上的众人因争不着锦标,反把船都翻了,心上已有些气愤。又见青 龙舟上得着赏金,越发觉得不快活。一唱百和将青龙船上的人拦住了,定要和他们 分肥。青龙舟上的壮丁本来是无业的游民,多是巴有事愁太平的一类人物。忽见黄 龙船上来与他们为难,怎肯低头忍气?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斗起劲来,三句不是路 拔出拳头便打。街上瞧热闹的人,怕事的纷纷走避,唯有那些店肆他们是走不了的, 深恐他们打起来,忙上前去竭力地解劝。

打总算停止了,大家互扭着到县太太的船上来评理。众哄着拥上船去,轰隆地 一声响,把县太太的坐船踏翻。太太和家人仆婢都跌入水中。岸上立着保护的差役 连连喝着叫救人,一面将为首厮打的人锁了。众人把县太太救起,已是浑身淋漓似 落汤鸡一样了。况这位县太太又胖得了不得,五月里的白罗衫子被水湿透了,都贴 牢在肥肉上,翘起着一双乳峰,真是好看煞人,引得看热闹一班无赖哈哈大笑。县 太太涨红了紫膛脸儿,几要没地自容了。亏了衙役去唤了几乘小轿来,那县太太踉 踉跄跄地上了轿,丫环、仆妇坐轿在后,蜂拥着去了。还有衙役们将肇事的游民锁 着,带往县署中去不提。

再说唐寅看了一会龙舟,负着手在河沿踱了一转,觉得薰风拂拂吹人欲懒,心 上很是没趣。正要去找文征明、祝枝山等,才回身走得几步,突然空中坠下一样东 西来,拍的打在头上,甚是疼痛。便抬起头来要待发作,只见朱楼数幢、碧窗半掩, 窗沿上凭着一个美人儿,秋波盈盈地睨着唐寅嫣然地一笑,就缩身进去了。

唐寅被她这一笑,愤气早已消得无影无踪。又觉得那美人十分面善,蓦然记起 那天虎丘的美人,还不是她是谁?再俯身看那地上掉下来的东西,却是一柄牙骨锦 云的折扇。扇上题有诗句,簪花妙格,书法非常的秀媚,分明是闺中人的手笔。那 一面画着一幅晴云岚霭,上款是“眉云大姊雅正”,下款署着“妹丽云绘题”。那 画儿虽不见得好,笔法却含有古意。唐寅是个中能手,自然判得出好坏来。他方在 把玩得爱不忍释,陡觉衣袖上有人轻轻地牵了一下,唐寅回过身来,见是一个双髻 垂发的丫环,粉脸微泛红霞,掩口微笑道:“咱们小姐拜上相公,适才得罪了尊驾, 甚是惭愧,那把扇儿可否赐还了?他日自当相谢!”唐寅听了那丫环的说话伶俐、 珠喉清脆,不由得暗暗羡慕道:“强将手下无弱兵,主人是天上仙眷,侍儿自然是 人间尤物了。”想着便笑答道:“你们小姐贵姓?”丫环道:“姓徐。”唐寅笑道 :“这扇儿上的题款可是你家小姐的芳名么”?那丫环微微把脸儿一侧道:“闺中 人的名儿咱不便对相公说,相公也不必问她。”唐寅笑了笑,收了扇儿,将自己的 一柄换给了她。那个丫环持着扇儿匆匆地去了。唐寅昂了头儿向窗上望了一会,不 见美人的影踪。回顾河畔绿水茫茫泉声杂沓,便点头叹息,徘徊半晌玉人杳然,只 得一步懒一步地自回。

不到半个月,这河隔岸小楼一角,双扉对启,一个少年的土人不时倚窗流览, 江上帆影扶疏,水鸟往来掠着湖波。那士人忽然伏案吟哦,很觉自得。

每到月上黄昏,便焚起云檀盘膝抚琴。一阕未终对楼碧窗呀的开了,一个雪肤 花貌的美人似借着玩月,来听士人的抚琴。

那士人见了美人,不由地心花怒放,施展他平生的本领,格外弹得好听,真是 琴韵悠扬令人神往,大有此曲只应天上有的概况。

这弹琴的士人不消说得,是六如唐寅了。那个美人,不是徐家的眉云小姐是谁? 这样一天天地过去,光阴流水,转眼深秋,篱边黄菊落英,江上的英蓉隔岸。这个 时候,吴中的士大夫多往胜地看花,携榼高会、任情题咏、互相唱和。唐寅也邀着 文征明、祝枝山、徐昌谷等一班人终日玩山游水,到处吟诗留句。一天黄昏,唐寅 方从文璧那里豪饮归来,微带醉意,忽见那天索扇儿的小鬟笑嘻嘻地走过小桥来, 到了唐寅的小楼上,把个纸封儿望着桌上一丢,格格笑着飞般地下楼去了。唐寅把 纸封折开来瞧时,却是一张紫兰花的涛笺。笺上书有词儿两阕,左边的角上写着 “求正吟坛”四字,字迹娟秀,尤令人可爱。

唐寅便把词儿朗声诵读道:碧窗秋露冷如冰,素月半帘明。白云依旧,夜色凉 深。何处步云行?虫声懒,草霜轻,不胜情。湖畔琴韵,楼下吹箫,梦回乍醒。诉 衷情人生悲秋无限,韶华去难见。山水重重,遥瞰天远。院落沉沉,人声寂寂,图 书仙馆。叶凋残萧瑟,柔情似水,佳人肠断。撼庭秋唐寅读罢,点头自语道:“词 虽做得草率,还不失初学的门径。待俺也书一阕答她。”就提笔写道:绿窗朱户, 小楼听微雨。意无聊,炉火温香醑,江边候信潮。花香含粉黛,寒雨打芭蕉。清深 有谁知?恨迢迢。女冠子睛窗明,绿杨前,倚花边。燕掠水,日如年,风袅袅,香 阵阵,望婵娟。花儿好,满庭院,蝶流连。山起云,柳锁烟。

松涛急,湖水碧。不尽言三字令唐寅写完,仍把原封封固了,等那个小鬟来取。 第二天的晚上,那小鬟果然来了,笑着问:“词儿可曾改好了么?”唐寅也笑道: “早已封好了,不过俺的文字很粗俗,请你们小姐莫要见笑!”说着把纸封递给她。 那小鬟也不回话,只向着唐寅的手里攫了纸封,下楼渡过小桥去。

从此以后,那小鬟做了牵线的红娘,这样的朝往夜来,眉云小姐的香闺中渐渐 有了唐寅的足迹。从前的琴音吟声都是隔河相应的,现在却是一对璧人并肩倚窗对 月唱和了,其时无限的快乐也就可想而知。

不图好事多磨,徐相国打发家人来接着进京。魏夫人忙着收拾东西,那位小姐 却和唐寅在那里分别。两人依依不舍,相对着涕泪纵横,连那个小鬟秋香也在一旁 替他们垂泪。唐寅和眉云小姐正哭得伤心叹绝,忽然魏夫人走进绣房来,吓得眉云 小姐花容失色,唐寅更是无地自容。两人不约而同地齐齐跪在魏夫人面前,把个魏 夫人弄得怔了过去,半晌做声不得。又见眉云小姐哭得婉转娇啼,好似一朵带雨梨 花,看了真叫人又怜又爱。魏夫人虽然心上动气,到底是亲生的女儿,膝下又没有 第二个人,事到其间,不由地深深地叹了口气,一手把眉云小姐搀扶起来,回头叫 唐寅也起身了。吩咐秋香立即送他下楼去,不许在这里逗留。唐寅如逢了特赦的犯 人,又似丧家狗般地随着秋香匆匆地下楼。到了楼梯口,兀是回转来瞧那眉云小姐, 只见她玉颜带晕,泪盈盈地倚在妆台边只顾俯首弄带。这时的唐寅,真是一步三回 顾,心里好不难受。唐寅走后,魏夫人怕眉云小姐郁出了病来,所以并不多说什么, 只令眉云小姐赶紧料理好了,准备明日起程。

到了次日,江畔两只青篷的巨艇解缆启行了,正是徐相国的官眷进京。唐寅眼 睁睁地瞧着心上人北去,他怎舍得,便待雇舟追踪前往。正值文征明、祝枝山、徐 昌谷三个孝廉公进京会试去,四人在一块儿也扬帆北上。不日到了都下,文征明等 自去筹划赴试。唐寅一心只有眉云小姐身上,暗暗打探徐相国的私第,在东安门外 被他寻到了。但侯门似海,没法可以通得消息。幸得魏夫人相信佞佛,不时带了眉 云小姐往各处寺院里进香,唐寅远远地随着,和眉云小姐相逢,大家心中会意,就 是不能说话。又经那个小鬟秋香替他们两个设法,偷偷地在相府后花园叙会过几次, 终及不来吴中那时的快乐。眉云小姐因此愁眉不展,忧容满面起来。

女孩儿家一到了长大,都该有几分心事的,休说是眉云小姐了。魏夫人知道她 女儿的红鸾星动了,便在徐相国面前屡屡提起眉云小姐的姻事。徐相国说:“一时 没有相当的人材,且暂过几时再讲。”哪知是年的文征明官星照命,在三千举子中 竟占了魁首,又联捷入了词林。少年登第,这得意自不必说了。

那时的老师便是徐相国。

榜发之后,新科翰林都去参谒老师。徐相国见自己的门生一个个是少年英俊, 不由得眉开眼笑,私心中就触起了择婿之念。于是送出了众门生之后忙回到内室与 魏夫人商量,说起众翰林都是少年高才,尤其是那个姓文的同乡人,更来得才貌双 全。魏夫人听了,一口就极力地赞成。徐相国便使人去打探,知文征明中馈尚虚。 徐相国大喜,于朝见时在驾前将文征明保举了一下。不多几天上谕下来,授文征明 为翰林院待诏,少年学士益显得翩翩风流。徐相国召文征明到了私第,面许婚姻。

文征明不知有唐寅的隐情在里面,见宰相的小姐肯配给自己,又兼徐相国是老 师,自然十二分的愿意。

谁知徐相国和文征明师生两人在内堂谈婚姻的事,凑巧被乖觉的小鬟秋香听得 了,忙去报告眉云小姐。眉云小姐闻得婚姻两字,先已触目惊心,她和唐寅本早订 有白首之约,但在老父面前又不好明言。正在千愁万虑的当儿,听说老父替她择定 了佳婿,是个少年翰林,不觉芳心中一动,便搀着秋香懒懒地走下楼来,在屏风背 后悄悄地偷瞧了一会,见文征明蓝袍玉带、云锦乌纱,那一种潇洒出尘文采风流的 气概正不亚于唐寅,或者胜过几分咧。

大凡女子的心理羡慕虚荣的多。眉云小姐初见唐寅,觉他风仪俊美、举止隽雅, 意谓普天下的男子没有比唐寅好的了,以是一意倾心誓必嫁他。如今眼见得那个文 征明又胜过唐寅,而且是少年登科。若嫁给了他,不是一位翰林夫人么?眉云小姐 一头想着,又偷瞧了几眼,觉得那文征明的品貌真是愈看愈爱看,越瞧越胜过唐寅。 又想他外貌这般丽都,内才一定也不差,否则怎样会金榜题名。今世能和这样一个 美郎君做夫妇,那才算得不枉一生,也不辜负我的花容月貌了。眉云小姐呆呆地沉 吟了半晌,低低叹了一声,仍然没精打采地扶着秋香上楼去了。这里徐相国翁婿两 个欢笑畅饮,酒到了半酣,徐相国向文征明索要聘物,文征明从腰间解下一双玉燕 渔舟来,很郑重地奉给徐相国。徐相国笑道:“天缘巧合,不可无诗,敢求珠玉一 章,以作团圆的预庆。”文征明笑了笑,命家僮取过文房来。

文征明要显他的才学,研墨吮毫,略一思索,便飕飕地写道:珠翠飘灯画小舫, 箫声引凤月映窗。

佳酿还须花前醉,玉洁冰清燕一双。

徐相国读罢赞不绝口,忙叫侍婢持向闺中呈给眉云小姐。

过了一会,那侍婢拿了还聘下楼,却是一股羊脂玉的钗儿,晶莹洁白,似汉代 的佳品。外有云笺一纸,簪花妙格,书着和诗一章。徐相国和文征明看上面的儿, 也是一杜绝一首,写道:碧水舟轻趁急流,十弯九曲落花江。

堤边垂有丝丝柳,系住穿帘燕一双。

徐相国看了笑道:“珠玉在前,献丑极了!”文征明谦逊了几句,就起身告别。

光阴流水,又过了半月。那时的唐寅天天来相国府第中剌探眉云小姐的消息, 想俟小鬟秋香出来,趁个空儿和眉云小姐晤会。他对于徐相国把眉云许给文征明的 事却一点也不曾知道的。因为这时的祝枝山和徐昌谷会试名落孙山,早已匆匆南归, 只有文征明身登仕版。唐寅是个傲骨天成的,见征明登第就有大愿意与他相见。征 明所谓贵人多忙,自然无暇去访唐寅了。

这样一来两下里就此隔膜起来,弄得音讯都不通了。

有一天上唐寅又到相国的后园,正见秋香两眼红红地走出来,见了唐寅忍不住 流泪满脸的,呜咽得说不出话来了。唐寅忙道:“你怎的这样伤心?”秋香含泪答 道:“俺家小姐死了,你不知道么?”唐寅大惊。不知眉云小姐怎样死的,且听下 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