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81回 春色九重神宗继大统 珠帘半卷刘女侵中宫


却说穆宗晏驾,遗诏命张居正、高拱、高仪等扶太子翊钧接位,是为神宗皇帝。 改明年为万历元年,追尊陈皇后为孝安太后,晋贵妃李氏为太妃,后来尊为孝定太 后。追谥穆宗为孝庄皇帝,庙号穆宗。以张居正为大学士晋太师,高拱为太傅兼华 盖殿大学士,高仪为吏部尚书兼武英殿大学士。神宗皇帝继统,立妃王氏为皇后, 册郑氏为贵妃,以刘秀媛为晋妃。

郑贵妃是侍郎郑扬的女弟,刘秀媛是刘馥的女儿。刘馥山西人,本是个古董商, 往来塞北等地。蒙古王裔贫乏的便把些古物出来卖钱,刘馥随意估价,值百的说二 三。蒙古贵族子弟是毫不懂得的,任刘馥胡闹说一会罢了。因此刘馥逐渐富有起来, 不到十年功夫,居然富甲一郡。恰好神宗在东宫选妃,刘馥和中官冯保在暗中结连, 把自己的女儿秀媛送入京中。但是只相去得一步,神宗已册立了王氏。幸冯保百般 的转圜,又将秀媛送进宫内,神宗帝见秀媛丰资绰约,便也纳为侍嫔。这时神宗登 位,秀媛也立为妃子。不上几时,神宗又纳郑扬的女弟做诗嫔,进宫比刘秀媛来得 后,现在郑妃的封典转在刘秀媛之上,秀媛当然十分不高兴,私下不免有了怨言。 又和冯保密计想抑止郑贵妃,一时却弄不出个计较来。

秀媛还有一个妹子秀华,芳龄才得十七岁,容貌却比较秀媛更来得出色。冯保 便献计,把秀华也带她进宫,故意打扮得妖妖娆娆的,时时在园亭楼阁中姗姗地往 来,或是在花荫徘徊,有时坐在树荫下低唱,这样的有一个多月。一天神宗帝游览 御苑,见绿荫中似有个美人的倩影,神宗帝心下疑惑,便负着手慢慢地向树荫中走 来,那个美人噗哧地一笑,竟自缩身进那竹林去了。神宗帝觉得那美人甚是艳丽, 惊鸿一瞥就不看见了,他心上怎肯舍去?就循了一带的竹径追踪前去,瞧见那美人 还盈盈地前走着。神宗帝跟在后面,足音橐橐地作响。那美人似已知道神宗在后跟 着,脚步较前走得更快了。神宗帝也放着快步追上去,那美人忽地走进春华宫去了。

这春华宫是晋妃刘秀媛所居的。神宗帝追进宫门,只见晋妃独人默坐着,却不 见美人的影踪。这时晋妃起身来迎接,神宗帝笑说道:“方才进来的美人儿到什么 地方去了?”晋妃忙跪下禀道:“那是臣妾的妹子,新自那天进宫来,臣妾未曾奏 明陛下,万祈恕罪!”神宗帝随手把她扶起,口里笑道:“朕不来罪你,快叫你的 妹子出来见朕!”晋妃奉谕,命宫人去请刘小姐。不多一会,但听得宫鞋细碎,刚 才进去的美人已袅袅婷婷地站立面前行下礼去。神宗帝一面拦住,还赐她坐下,回 顾晋妃道:“她唤什么名儿?”晋妃答道:“小名叫做秀华。”神宗帝笑道:“好 名儿!秀媚华丽真名副其实咧。”

秀华听了,粉脸就微微地红起来,愈显得她妩媚冶艳,真是令人爱煞。神宗帝 忍耐不住,伸手牵了她的玉臂,涎着脸道:“卿今年多大年龄?”秀华低垂蝤蛴答 应了声:“臣妾菲年十七。”神宗帝点点头,和晋妃搭讪了几句,自出春华宫去了。

晋妃等神宗帝走后,急召中官冯保进宫,告诉他皇帝已将上钩,俺们须预备以 后的进行。又嘱咐她的妹子秀华要留心那个郑贵妃,得间在皇帝面前指摘她的坏处, 俺们姊妹两个早晚要扳倒郑贵妃。又令冯保暗暗去打探那郑贵妃的行动,随时来报 告消息。晋妃那种计策,用得着两句古话,叫作“设下窝弓擒猛虎,安排香铒钓鳖 龙”了。你想他们三四个人合算一人,任郑贵妃有三头六臂也休想逃得出他们的掌 握。所以不多几时,就闹出一桩宫闱疑案来。

原来晋妃的妹子刘秀华也曾读书识字,而且善画花卉。当她就傅的时候,是在 他姑表亲任芝卿家附读的。两人因有亲戚关系,又是同学,自然格外比别人亲热一 些。芝卿小秀华两岁,生得双瞳如漆,齿白唇红,一派的天真烂漫,人人见了喜欢 他的。秀华的母亲以芝卿是自己姑娘的儿子,也另眼相看。芝卿那时只得十三四岁, 虽说童子无知,也对于秀华甚觉相爱。每天秀华回去,芝卿一手提着书包和秀华手 挽手地直送她到家中。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没有一天不是如此的。他们年纪一岁岁地 大上去,情窦渐渐开了,两下就起了一种爱恋之心。在秀华母亲的意思,把秀华配 给任芝卿是亲上加亲,心上也很愿意的。

秀华探出了她母亲的口风,私底下去告诉芝卿,两人暗自庆幸。

秀华到了十五岁上就撇了收包,是年的春季里又患起病来了。

芝卿得知,也去对自己的母亲说了,谓表姐病中嫌寂寞,日间去陪伴她,讲些 笑话给她解闷。芝卿的母亲是爱子情切,又知道秀华将来便是自己的媳妇,平日本 也欢喜秀华的,于是芝卿的要求就一口答应下来。

芝卿很高兴地跑到秀华家里,坐在秀华的庆前扯东拉西地说些故事给秀华听。 诸凡递汤授水,都是芝卿一手担任的,秀华由是也非芝卿不欢。芝卿到了晚上回去, 秀华便闷沉沉地睡了,连口也不大要开了。待到天色微明,就问芝卿来未?回说是 没有,秀华便泪盈盈地不做声了。晨餐之后,芝卿才来,可怜秀华已问过五六遍了。 有时秀华的母亲要她女儿欢心,等秀华问芝卿时假意说已来了,推说在外面浇花咧。 一面却打发了小厮去唤芝卿速来。秀华听说芝卿在外面心就安了一半,自然而然地 眉开眼笑了。过了一刻,芝卿真个走进来,秀华也不暇细诘,两人就唧唧哝哝地讲 他们缠绵的情话了。似这样的足有三个多月,秀华病还没有痊愈,芝卿的母亲却着 急起来。以芝卿天天去伴秀华,书却没心思读了。便吩咐芝卿仍去读书。秀华见芝 卿不来了,强迫她的母亲去唤芝卿,不一会小厮来回话:“任公子读书去了。”秀 华见说,又呜呜咽咽地哭了,那病也加重了几分。秀华一病足有一年多,直到十六 岁的暑天忽然能够起床步行。芝卿读书的功课完了,依旧和秀华来谈笑。

光阴流水,又是一年,芝卿的母亲正要提起芝卿和秀华的婚事,突然地京中来 了使者,奉着晋妃的命令接秀华入都。秀华见是她蛆姐来接她,不好过于违她的意 旨,便对芝卿说了,随着使者乘了绣车起身。芝卿还来相送一程又一程的,只是恋 恋不舍。秀华也巴不得芝卿一块儿进京,但是办不到罢了。芝卿和着秀华一路谈谈 说说,转眼已三十多里。秀华垂泪道:“相送千里,终有一别。你家中母亲要挂念 的。就此止步吧。”

芝卿哪里肯舍,不觉也滴下泪来。两人哭哭啼啼的,倏忽间又是十里了。秀华 苦苦地劝芝卿回转,芝卿只是不应。

正在推让着,蓦听得背后骡声噗噗,两个小厮骑着骡子追赶上来,大叫:“任 公子!老夫人命你回去。”芝卿不得已,只得和秀华分别了。由小厮让出一头骡子, 两小厮共骑一头,一头芝卿骑了。三人骑骡回来,秀华的绣车也疾驰而去。芝卿一 步三回顾地直等秀华的车子瞧不见了,才含泪自回。秀华坐在车上想着了芝卿就哭, 绕行夜宿,兼程进京。秀华在路上差不多没有一天不是哭得和泪人儿一般的。到了 都中,进宫去谒晋妃,姐妹见面自有一番的快乐。

秀华入宫,虽然天天游乐林园,心上总觉得郁郁不欢。晋妃又使宫人们导着秀 华游览各宫,她这意思是把秀华当做了香铒,去引诱那个神宗皇帝。一天秀华在御 苑中看花,恰好被神宗帝瞧见,就悄悄地跟在她背后。秀华已看出神宗帝不怀好意, 却不知道他是皇帝,所以三脚两步地逃进春华宫里。神宗帝随她进宫,晋妃便叫秀 华出来见驾,秀华没法,只得硬着头皮走出来,行过了礼,神宗帝把她打量了一遍, 见秀华妩媚入骨艳丽多姿,比较晋妃,直同小巫见大巫,神宗帝不由地暗暗喝采。

是夜神宗帝在永宁宫召幸秀华,尚寝局的太监捧着绿头签儿竟到春华宫来宣秀 华。秀华不肯领旨,经晋妃做好做歹、连吓带骗,不怕秀华不答应。

秀华随了太监到得永宁宫前,颤巍巍地不敢进去,被宫侍们拥她进宫,替她打 扮一会,卸去外衣扶上绣榻去。这时的秀华真是心惊胆寒,芳心兀是必必剥剥地乱 跳,玉容红一阵白一阵的。好似上断头台的囚犯,香躯不住地发战。那些宫人们又 都在一边窃窃地好笑,弄得秀华越发无地自容了。待自锦帐下垂,宫侍们退出,绣 榻上只有秀华和神宗帝两人,秀华吓得缩在那里一动都不敢动弹。神宗帝倒是个惯 家,晓得初近男子的女孩儿家多是怕害羞的,所以也格外地温存体贴。秀华到底年 纪还轻,更兼在情窦初开的时候,过不多一会也就有说有笑了。

神宗帝见秀华娇憨不脱天真,也万分地怜惜。一宿无话,第二天上神宗帝即册 立秀华为昭妃,一时宠幸无比。

晋妃见她妹子得宠,心里说不出的喜欢,私和冯保种植势力,权威就一天天地 大了起来。那时神宗帝的王皇后性情很懦弱,为人温和谦恭,神宗帝甚是敬重她。 明宫的规例,朔、望嫔妃须朝皇后,晋妃却不去朝见,又嘱昭妃也不去参谒。王皇 后心中虽不高兴,但终是容忍下去,并不露一点声色。

一天晋妃和昭妃在御苑轩中侍宴,恰好皇后凤舆经过,神宗帝命她停舆入席侍 餐。当时王皇后下舆搴帘进轩,对神宗帝行了个常礼,正要落座,回顾见晋妃、昭 妃坐着不动,连立也不立起来。故事:妃子在皇后面前,无论晋位到了贵妃也是没 有座位的。皇后不赐坐,妃子不敢就坐。现在晋妃和昭妃当着皇帝面似这般无礼, 王皇后怎能容忍得下,不禁变色离席拂袖登辇回宫去了。神宗帝知道皇后生气,向 晋妃说道:“你们也太大意了,她终算是个皇后,不应对她这样放肆。”晋妃听了 就垂下泪来,昭妃更是撒娇撒痴的,珠泪盈盈呜呜咽咽地哭起来了。神宗帝见两个 妃子都哭了,弄得没好意思,只得低低地安慰她们。晋妃、昭妃始各收了泪,仍旧 欢笑侍宴。

那王皇后回到宫中心内愈想愈气,便伏着妆台在那里饮泣。忽然杜太后有懿旨, 召皇后去赴宴。王皇后不好违忤,草草梳洗了乘辇往寿圣宫。杜太后见皇后眼儿红 红地,忙问皇后为甚啼哭?王皇后也不隐瞒,把晋昭两妃无礼的话老实告诉了太后。 太后大怒道:“以下欺上,连刚常也没有了。”传谕内侍,立宣神宗帝和晋妃、昭 妃进见。内侍奉了懿旨来御苑中宣召神宗帝及两妃。神宗帝正在欢饮,听了内侍来 传谕太后相召,只得领着晋昭两妃往寿圣宫来。

杜太后一见便大声喝道:“不肖逆子纵容妃嫔、洒色荒淫,难道忘了先帝遗言 么?祖宗立业艰辛,不图在你手中断送。俺如今不必定要你做皇帝的,你敢再这样 做出来,看俺在近支宗派里立与你看。”这一片话把神宗帝说得诺诺连声,跪在地 上抬不起头来。后面昭妃和晋妃吓得俯伏着打战。杜太后指着两妃怒道:“你这两 个贱婢狐媚皇帝,别人难你不得,看俺能够打你不能。”说罢令官侍看过鞭子来, 每人责打二十鞭。

宫人就来褫两妃的上衣,神宗帝见太后真个要褫衣行刑,觉得太不像样了,跪 在地上只代昭妃晋妃苦求。杜太后也不欲太过,就改口道:“你既替她们求情,刑 罚却不能减的。”回头叫宫侍,将两妃隔衣各责二十鞭。可怜昭妃那样的娇嫩身体 儿,怎禁得起二十下鞭子。虽说是隔着衣服的,已打得双泪交流几乎哭出声来。杜 太后叱两妃退去,晋妃和昭孔姐妹两个才敢含泪起身,一路垂泪回宫。

神宗帝侍候杜太后宴毕,回到春华宫中,见昭妃也在那里。

两妃瞧见神宗帝进来,分外哭得伤心了。神宗帝一面抚慰晋妃,一面把昭妃拥 在膝上低低地附耳说道:“今天都是皇后的不好,她去寿圣宫挑拨,因此太后发怒 才把你们责打的。但是太后是朕的生母,她要怎么样就是朕也拿她没法。皇后这口 气却是很容易出的,将来捉着了错处,朕可以废去她的。你且莫悲伤,致苦坏了身 子。朕终替你报复就是了。”昭妃听了顿时破涕为笑,一手擦着眼泪,倾身倒在神 宗帝的怀里,故意娇声说道:“皇上肯替臣妾做主,臣妾虽死也瞑目的了。”神宗 捧着昭妃的粉脸嗅了嗅笑道:“痴丫头,什么死不死,你这样的年纪哪里说得到个 死字。”昭妃把粉颈一扭道:“不幸太后要臣妾们死,那不是只好去死么?”神宗 帝笑道:“这可有朕在着,决不容你们去死的。”

晋妃在旁接口道:“到了那时怕不由皇上做主了。似方才的挨打,皇上只有看 了太后摆布,为什么不阻挡一下呢?”神宗帝被晋妃一句话驳得没有口开,忙搭讪 着说道:“据太后的意思是要褫去你们的上衣行刑,不是朕阻拦下来的?”晋妃还 要说时,昭妃恐她姐姐言语上触怒了神宗帝,便把别的话岔开去。那天神宗帝废皇 后的话原是安慰昭妃的,即使真个要废去王皇后,上有杜太后,也不由神宗帝作主 的。昭妃却当做了真话,还时时去探听王皇后的行止,说她诅咒皇上怨恨太后等, 种种诬蔑王皇后的话常来搬给神宗帝听。神宗帝也不过付之一笑,连怒容也没有一 点。昭妃倒忍不住起来,每到神宗帝来临幸她的当儿,便实行枕上告状,并催促神 宗帝废去皇后。

一天神宗帝带醉进宫,昭妃又提起那句话来。神宗帝已有了几分洒意,不觉勃 然变色道:“皇后是天下的国母,岂是容易废去的?不比你们妃子,要立便立,要 废就废。如果废去皇后,非有天大的错事做出来,哪里好胡乱废去?朕若做了出来, 上有太后要责难,下有廷臣们谏阻。别的都不去讲它,异日在历史上面先有许多批 评,朕怎肯做那失德之君!你快把这念头打消了吧!”昭妃被神宗帝一顿抢白,好 似兜头淋了一勺冷水,颈子也短了半截,泪汪汪地呆立在一旁做声不得。还是神宗 帝叫她侍寝,才勉强卸妆登榻,忍气吞声地去奉承那位皇帝。

从此昭妃把个热辣辣想做中宫的心就冷去了大半。对于神宗皇帝也不似以前地 欢笑承迎了。知道做皇帝的大都是无情的,喜欢是爱妃,厌了就是冤家。由是不免 旧调重提,渐渐想到了在家时相怜相爱的任芝卿了。因为普通女子第一是爱虚荣, 无论什么都打不破它的。昭妃进京的辰光和任芝卿依依不舍,恨不得把心挖出来大 家捏做了一堆。及至入宫,也还不时想着芝卿。她这颗芳心遥遥牵持着家里的情人, 得些空儿,便去珠泪偷弹,向她姐姐说要回去。晋妃终用温言安她的心,后来经神 宗帝召幸,封了昭妃,眼界立刻高了起来,以为嫁给芝卿不过一个平民的妻子,哪 里及得到做皇妃的威风呢?这样一来,把任芝卿早抛撇在脑后,再也想不着什么恩 深义重鲽鲽鹣鹣的话了。自被杜太后毒打,昭妃心上已有三分悔悟,渐知做妃子的 难处,还是做常人的妻子快活。怎经得起神宗帝用甘言一哄,谓将来要废去皇后。 昭妃的心重又热起来,甚至生了做中宫的妄念,巴不得神宗帝立刻实行。岂知神宗 帝在醉中把真情一齐吐露。昭妃听了方知废后的话神宗帝完全是假说的,自己受了 他的欺骗了。思前想后,便转想到芝卿身上,觉得他年纪又轻,品貌又俊秀,言语 的温存、举动的体贴实在天下男子当中少有的。昭妃越是想着芝卿,愈觉神宗帝的 没情可厌了。

适值任芝卿北来,央托中官寄个信息与昭妃即刘秀华那个中官恰好是冯保。当 下冯保怀了芝卿的信竟来永宁宫见昭妃,把遇见芝卿的事细细讲了一遍,又谓幸而 撞在他手里,万一落在郑贵妃羽翼们的掌握中那不是糟了吗?昭妃点头谢了冯保, 并笑着说道:“相烦的事正多,这可要拜托你的了。”

冯保笑道:“都包在咱的身上就是。”说着辞别自去。这里照妃拆开芝卿的信 来,书中大半是怨恨之语,说昭妃贪恋富贵,忘了旧情。

照妃读毕,泪珠儿已点点滴滴地流个不住,顿足咬牙,只恨她的姐姐。因这事 全是晋妃要扳倒郑贵妃才弄假成真的。再说任芝卿自送秀华登程。回来狠狠地哭了 一场,弄得他茶饭也无心吃了,一天到晚,和神经病似地独自去坐在书房里,一会 儿大笑,一会儿又痛哭,忽然又放声大哭起来了。这样地闹了有十多天,饮食只喝 些粥汤,要叫他吃饭,比吃药还要难过。

一个人能有多少的精神?经得这般地糟踏。不上一个月,已是面黄肌瘦不像个 人了。好好的少年变成这个样儿,朋友亲戚们见了,几乎不认识芝卿了,芝卿一天 不如一天,就病倒榻上,休想支持得起身。他母亲只有这个儿子,急得求神问卜、 请神禳鬼,闹得一天星斗。芝卿的病还不曾见效,他母亲倒快要同他走一条路了。 芝卿平日是很孝他母亲的,知道自己太不爱惜身体,致令老母亲忧心,于是便耐心 调养病渐有了起色了。哪里晓得祸不单行,一天的清晨,芝卿扶杖起来散步,蓦见 他的母亲一个倒栽葱跌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要知芝卿的母亲怎样,再听下回分 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