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84回 东林党狂儒流碧血 白莲教妖人遣泥孩


却说神宗帝醉中一脚把选侍金莲踢得掼下楼去,吓得那些宫人侍嫔一个个花容 失色,索索地只是发抖。神宗帝还余怒未息,把洒杯玉盏等掷了一地。郑贵妃再三 地婉劝,才含着怒扶了郑贵妃一颠一跛地回玉楼安寝。那时神宗帝自被刺伤足,走 起路来右腿变了跛足,常常引为恨事。

第二天起来,闻得选侍金莲死了,很为诧异。郑贵妃把昨夜酒后脚踢金莲的事 约略说了一遍。神宗帝听了懊唯不迭道:“朕怎会醉到这样地步,你也不旁阻拦的 么?”郑贵妃笑道:“那时谁敢阻拦,怕也和金莲一般了。”神宗帝笑了笑,便亲 自去瞧金莲,只见她头颅粉碎,脑浆进裂,玉容已模糊得看不清楚了。神宗帝长叹 一声道:“这是朕负了你了!”说罢不觉也流下几点眼泪来,吩咐司仪局,从丰依 照妃礼厚殓。从此以后,神宗帝饮酒不敢过醉。每到兴豪狂饮的时候,郑贵妃就把 金莲死的经过说出来,神宗帝即释杯停饮道:“朕决不再负金莲,宫中也就没有第 二个金莲了。”说时便凄然不乐。

光阴如箭,忽忽数年。其时宰相张居正逝世已久,边将如戚继光、李成梁也先 后俱逝。明廷的朝政也一天不如一天了。

当在申时行为宰相的时候,尚能护内调外,没有什么事儿闹出来。及至申时行 致仕,沈一贯入阁当国,就闹出这党案来了。

因沈一贯的为人,自恃才高傲视同辈,朝中的名臣故吏一个也不放在他的心上。 这时神宗帝还未立储,长皇子常洛年龄已经弱冠。神宗帝虽有立他为太子的心意, 就中都被郑贵妃梗阻,强迫着神宗帝要立她自己的儿子。皇长子常洛本是王嫔人所 诞,郑贵妃也生了皇子,取名常洵。朝廷众大臣的主见,当然提议立皇长子常洛。 神宗帝也以为废长立幼,见议后世,弄得犹疑不决。郑贵妃在旁昼夜絮聒,神宗帝 只含糊敷衍过去,终不曾把立太子的这件事实行。似这般一年年地挨下去,以致闹 出了不少的是非来。

不知怎的,郑贵妃嬲着神宗帝立福王郑贵妃诞子常洵时封福王的话被一班大臣 知道了,便一齐着急起来道:“皇上废长立幼,吾辈身为大臣如不力争,留传到了 后世,历史上少不得留个骂名。”于是御史孙丕扬,侍郎赵南星、主事高攀龙、学 士邹元标等纷纷上章谏阻,无奈这位神宗皇帝除了元旦临朝受贺之外,平日足迹不 履正殿,众大臣虽有奏疏也无法传达,即使呈了进去,神宗帝也无心去看它,不过 一个留中不报罢了。

那时文选司郎中顾宪成草了请立太子常洛的奏牍,其中语涉郑贵妃,谓郑氏蒙 蔽圣聪,希图废长立幼云。宪成草好了疏,贿通冯保,把章奏夹在阁臣白事折的里 面。神宗帝对于外来奏疏概置不阅,只命阁臣代阅了。有紧要的事儿,摘录在白事 折上,由中官送呈批答,这样的十余年来已成了一种牢不可破的习惯。所以神宗帝 深居宫中,但看阁臣的白事折,其他奏牍照例是不闻不问的。

这天神宗帝见白事折积得多了。随批阅几种,忽地发现了顾宪成的奏疏,忍不 住翻阅了一遍,不由地大怒起来道:“朝廷立储自有祖宗成规,顾宪成何得妄测是 非?朕岂肯背却祖训废长立幼,遗后人讥评?”说罢命查究这奏疏是谁呈进来的?

冯保在旁叩头道:“此疏本留阁中,想是奴婢取白事折误夹在里面的。”神宗 帝点点头,含怒说道:“顾宪成无礼,若不惩他,恐廷臣将蜚语迭尖,朕必不胜其 烦。”于是在原疏上批了褫职两字,交阁臣办理。

自宪成去职,如高攀龙、邹元标、赵南星、孙丕扬等也纷纷辞职。不待批,竟 自挂冠走了。这顾宪成、高攀龙辈学术本习王阳明一派,狂妄不羁,逐渐自成为一 派顾、高皆无锡人。

去职之后,在无锡故杨时书院开堂讲学,一时士人相附的得是不少,号称为东 林党时改杨时书院为东林书院,顾宪成主其事。因为当时儒林很多赞成顾宪成和高 攀龙的,附党的人日多,势力也日渐广大。朝廷六部九卿,半是东林党中人。他们 的主旨当然和顾宪成一鼻孔出气,专一攻讦郑贵妃,弹劾宦官,保护皇长子常洛。

东林党党人有任言官的,便俟隙奏劾大臣,章疏连绵不绝,朝廷大臣闻得“东 林党三个字人人胆寒心惊。首辅沈一贯见东林党十分厉害,多半是顾宪成、高攀龙 的一类人物,自己处在孤立地位,未免岌岌自危。于是密令御史杨隽杨一清孙、翰 林汤宾怡也建树起一个儒党来,一时科道中人也有许多归附沈一贯的,时人号为浙 党。

两党比较起来,顾宪成、高攀龙的东林党潜势力自然大于浙党,几科道中人附 入东林党的,一登仕籍就替己党张声势,任意上疏参奏阁臣。浙党科道儒者,也将 以其人之法还治其人之身,两相抵制。日久东林党的势力蔓延入了齐楚晋豫各地, 江淮士人。尤多趋向东林党的,淮抚李三才为首领,作东林党的外援。朝中东林党 的潜势力又进了一层。结果两党各上章交攻,互论是非。神宗帝见奏牍日多,两党 互讦的奏疏堆积三四尺,神宗帝阅不胜阅,头也被他们缠昏了。从此把两党的奏章 一概搁置不问,唯兰台奏疏纠劾廷臣,立即批答,也大半奏准。

这样一来,言官疏劾廷臣,疏才上去,那被纠劾的人不待上命便弃官竟去。廷 中规章杂乱,群臣无主,处事也各不一致。

每有一建议,各举各的各行所事,好好的明朝朝仪,至此弄得败坏不堪。纪纲 日堕,亡国的征兆已见。后来南北科道、东林党和浙党攻击得到了极点,至于无所 攻讦了,东林党人捏造一种谣言,谓郑贵妃将谋死太子常洛,立己子常洵。并写成 无数的简帖,昏夜张贴京师各门。

内监揭了简帖进呈大内,神宗帝也闻知了,拍案大怒道:“贼子闹得这般可恶?” 下谕严究发简帕的党羽,司仪郎沈令誉以嫌疑被捕,由刑部侍郎李廷机承谳,辞连 东林党中人。逮侍御胡宪忠、翰林黄思基、主事陈骏、员外郎赵思训、大理寺丞何 复等一百三十七人下狱。李廷机一概刑讯,黄恩基、赵思训等诬服,并株连言官多 人。又捕高僧达观,也再三拷掠,又逮捕多人下狱。尚书赵世卿见案情愈闹愈大, 永远牵连下去将无停止的时日,便上书讽沈一贯,叫他从中主持。沈一贯也觉冤戮 地太多了,不免良心发现,在神宗的面前竭力维持,总算勉强结狱,只杀了袁衷、 徐有明等几个观政进士。大狱结后,统计前后两案,东林党人死者三百六十余人, 浙党死者相等,也算得明朝未有的巨案了。神宗帝见都下谣言日盛,人人说郑贵妃 谋太子,便召沈一贯进宫,亲自书了手诏,立皇长子常洛为储君。沈一贯奉谕退出。

郑贵妃已得宫监密报,自己本想做太后的,听说立了常洛,自然要来争执。神 宗帝和郑贵妃在枕席爱好的当儿,曾答应她立常洵为太子,如今突然变卦,郑贵妃 怎肯罢休,娇啼婉转地要神宗帝收回成命。神宗帝正色道:“国立长子是祖宗的成 规,朕怎敢因私废公受人讥评。”郑贵妃不依道:“皇上曩日有言,必立福王常洵 的,天子无戏言,如何可以赖得?”神宗帝笑道:“那时朕和你开玩笑,岂能作真? 况皇长子年龄已经弱冠,天下人谁不知道。万一废长立幼,廷臣议论倒还罢了,倘 因此人心疑虑激出乱子来,不是以小误了大事么?”郑贵妃见神宗帝意志坚决,不 由地放声大哭,一头撞在神宗帝的怀里,立时要寻死觅活。神宗帝令内侍们把她劝 开,郑贵妃索性倒在地上打滚,大哭大喊,口口声声要册立福王,否则情愿死在皇 帝面前。神宗帝眼见得郑贵妃这样撒泼,也触恼了性子,霍地立起身,直到光华殿 召集群臣,命把立储之意速行布告中外。一面着尚书赵世卿、大学士杨廷珪持节往 迎太子常洛,正位东宫。

诸事已毕,神宗帝才缓步回宫。大事既定,郑贵妃知道争不回来,也只好死了 这个念头。哪里晓得群臣意还未足,以福王自受封后,年将弱冠,留在京中有许多 不便,应令即日就藩。

这章疏一上,郑贵妃怎舍得母子远离,于是又在神宗帝面前哭闹,弄得神宗帝 打不定主意起来。吏部侍郎夏静安将这件事密白两宫,李太后忙召郑贵妃入见,把 她大骂一顿。郑贵妃不敢回话,忍气吞声地回宫。

次日皇太后传出懿旨,催促福王常洵就藩。郑贵妃没法,只得任得福王启程。 故事:皇子赴封地,母妃不能随行的。福王临行向郑贵妃辞行,母子两人哭得气也 郁不转来。经内侍们相劝,福王始含泪出宫,向河南就藩去了。

福王就国后,宫中的大殿角上发现木人三个,上书皇帝、太子、李太后的生辰, 木人身上有钉四十九根,大约是苗人的一种魇法。神宗帝看见了,心中怒气勃勃, 追究置木人的主使。

司理王日乾奏称,木人系道士孔学所制,孔学与郑贵妃宫中的内侍姜田稼私下 串通,居心要谋太子。神宗帝见奏,怒不可遏,甚至御案推倒,命速逮孔学刑讯。 孔学死不承认。尚书叶向高禀道:“王日乾也是都下无赖,夤缘中官获职。若穷诘 此事,小题大做,反使得小人得逞了。”神宗帝听了,恍然大悟道:“非卿一言, 几乎又兴大狱了。”由是将木人一案搁置不提。

时四川宣慰使杨应龙和他的儿子杨朝栋占据险要,拥兵称叛。应龙本宋代杨业 后裔,抚治西蜀苗人颇著威望。后来被妖人李贽所惑,遂起叛意。那李贽曾做过一 任知府,他自己说得异人传授,能呼风唤雨,撒豆成兵,在鄂西一带倡言传道,名 叫白莲教。鄂抚刘光汉见李贽举止妖异,下令驱逐出境。李贽立不住脚,奔到蜀中, 也假传教为名四处招摇。宣慰使杨应龙有个爱女妙姑忽然被妖邪蛊惑,白昼赤体嗷 叫,似与人交接一般。应龙只有这个女儿,平日爱如掌珠。一朝患了奇疾,急得走 投无路悬重金征医:有能治愈妙姑的,立赏黄金千两,并把妙姑赘他为婿。

这个消息传播各地,谁不愿得千金和美妇?上门自荐的也不知多少,都没甚效 验,妙姑的病反越重了。那时李贽被鄂抚赶走,正没处容身的时候,便来见杨应龙, 当日没坛建醮、焚香请神,居然把妖邪驱去。妙姑就醒了过来,不似前几天的裸卧 噪闹了。杨应龙大喜,立给李贽千金。待要拿妙姑嫁他,李贽辞谢道:“俺已是世 外之人了,要金帛女子也没用,只求赐俺一所小宅,得修炼传道就够了。”应龙连 声答应容易,立命土木工人在蜀西建起一座大厦来。正厅上供一尊白眉真人,大约 就是白莲教的祖师了。大厦落成,李贽就在那里传教,又替那些人民治病,倒很是 灵验,四川的愚夫愚妇都称李贽为活神仙。李贽每天坐了八人大轿游行街衢,百姓 迎道跪拜,好似神佛一样的尊崇。杨应龙也常常和李贽交谈,两下很觉投机。李贽 也不时邀应龙高饮,醉后自炫他的本领,能千里外搬取财物,剪羽毛可以代弓矢, 撒豆能够变兵,裁纸可成骏马。杨应龙深信他的话说,帮着他四方传扬。

不到一年,江淮荆楚教徒遍地,愚人纷纷来归,统计不下十万人。李贽便劝应 龙起事,应龙心动,暗中和他儿子朝栋商议。朝栋跳起来道:“天下有这样的奇人 肯来相归,是天助我了。”应龙意决,私下密遣兵卒把守要隘,于八月中秋举旗起 义,拥众二十万,声势十分浩大。李贽为军师,筹划一切。他见军中少硬弓,就连 夜捏成泥人千百,各给纸剪一把。李贽念念有词,吹口气,许多泥人就不见了。到 了晚上,泥人纷纷回来,布囊中满贮着羽毛,李贽令将羽毛堆积成了小丘,略一眨 眼,化了千万枝硬弩强矢,应用时和真的一般无二,也可以杀人射击,比真弓还灵 便不少。应龙越发相信了。

其时江淮南北谣言纷兴,相传有妖人剪鸡羽的怪事:夜间但闻鸡声一鸣,忙燃 烛去瞧,那鸡身上已剪得光的了。日久人家知是妖术,畜鸡的人持着犬羊血俟在笼 畔,一听得鸣声,拿犬羊血泼去,砰的一响落下一个持纸剪的泥人来,长不过三四 寸,形状似垂髫的童子。这法术一破,剪羽毛的事渐寝。又换了剪人头发的妖法, 民家妇女晚上睡醒,往往失去青丝。于是民间大忧,半夜互相惊起,鸣锣走告,谓 妖人来剪头发,弄得妇女们晚上不敢睡觉。经有人指点,谓妖术最怕污秽。妇女们 听了,各人把亵带缚在髫上,剪刀的风潮,至此才得平息。

后来越闹越厉害了:美貌妇女无故失去。在失去的时候,不论白日或是黑夜, 家人坐着谈笑的当儿,转眼底上已空,人就去得无影无踪了。可是杨应龙的营中, 妇女却成日价多起了。

应龙性好淫,又是厌故喜新的,一个少妇共枕三、四次就要厌弃。不论暑寒, 妇女们不谁著裤,只穿一件长袍,尽裸下体。

到了厌弃时把那些女赐与兵卒,稍违他的心意即用尖刀刺妇女下身,碎割片片, 垂毙乃止。到了应龙高兴时,令众妇女在营前裸体笑逐,又令赤身列成雁行,使兵 士削圆头箭,互相较射,以中阴者为胜。

妇女负痛扪体嗷叫,应龙看了拍手大笑。又令丐者捕蛇千条密藏在笼中,有小 兵专司饲蛇,称为蛇奴。应龙和众妇女行乐,有几个贞妇不肯受污,应龙命把那妇 人的手脚缚住,传蛇奴进帐,取蛇十余条,蛇尾系硫磺火种,以蛇首入女阴热火蛇 尾,蛇受灼奋身人腹,长者从口中出,不及盈尺,人蛇并死。

当蛇入腹时妇女婉转叫嚎,应龙使兵土搀住强要她们直立着,不令倒卧。又捉 苗人,士兵以刀架在人身上,使父女对淫,翁媳相交,弟与姐妹,叔与姑嫂。每奸 一妇,必命其夫充侍役,在旁供奔走,有不从的便杀无赦。似这般地颠倒淫乱,人 心涣散,败象已经呈现出来了。应龙还是不悟,作恶如旧。杨应龙的儿子杨朝栋尤 其是淫恶无论。至于那个李贽,也借着传教的名见,见美貌妇女便留住不放,本夫 畏惧他的势力不敢和他计较,只暗暗地记恨罢了。四川的人民受杨应龙父子的蹂躏 怨愤冲天,被害的人家大都敢怒而不敢言。

其时有个无赖阮小二,他的妻子也被应龙霸占去了。小二忿怒叫骂,应龙的党 羽将小二捕去打了二百鞭,才释放了,命小卒三四人对着小二轮奸他的妻子。小二 气愤填膺,便纠了同党百人暗俟在杨应龙的营后,乘夜大喊杀人。应龙正和诸妇女 淫乐,听得喊杀之声,不知来兵的多少,忙叫左右张号。不到一刻,朝栋引亲兵五 百名杀到,应龙又自营中杀出。人马愈杀愈多,阮小二不过百人,怎能敌得应龙的 大队。转眼百人杀得干干净净,只逃走了一个阮小二。事后应龙查点人马,也被杀 伤不少,不觉大怒道:“区区几个贼人也敢来太岁头上动土,一不做二不休,索性 杀了府尹,占了城池,倒也不过如此。”

朝栋听说,便踊跃争先,率领了一千苗兵直杀入永宁。知府马知忠不及防备, 被苗民乱刀剁死。游击柳成美、参将罗成闻得府署有警,忙忙点起本部人马赶到西 门,正遇朝栋的苗兵。

朝栋见柳成美带兵前来,就大吼一声,挺一枝浑铁点钢矛飞马杀将过去。柳成 美挥刀来迎。罗成赶至舞刀助战。朝栋一枝矛左右轮动好似旋风一般。成美臂上刺 着一矛,拨马便走,罗成抵敌不住,也只好策马落荒而逃。朝栋乘势大杀一阵,官 兵死伤大半,柳成美死在乱军之中,罗成身负重伤,逃回建昌。

四川巡抚王如棠上疏告变。神宗帝看了奏疏,回顾沈一贯道:“小丑跳梁,不 早剿除,今日养成巨患,该守土督抚咎有应得了。”沈一贯点点头。神宗帝命一贯 拟旨:知府马知忠、游击柳成美既死勿议,参将罗成迂戍,巡抚王如棠褫职,总督 罗兆铭贬级。一面以李如松为讨贼大将军,统兵十五万剿平川乱。那里晓得李如松 浮躁轻进,被杨应龙父子诱入重地四面围杀,几乎全军覆没。

败耗传到京师,神宗帝大怒,即将李如松拿办。以刘綎为大都督,调齐四省陕 甘绥贵兵马,即日出师。刘綎初任大同总兵,因征寇有功改援都督兼五城兵马司, 为人勇冠三军,每战必身先士卒,平时布衣粗食,甘苦和小兵相共,不分将卒。

惟行起兵来号令严明,违者斩以徇,不留一点情面,所以军纪肃然。当他在宣 府的时候,不过做了游击,出兵上阵很具大将的风范。

总兵戚继光常说他有大将之才,几番保荐他,改授参将。

那时蒙人不时寇边,刘綎领兵迎战,持着一口九环的大刀,重有七八十斤,舞 起来呼呼有声,口里大呼陷阵,胡兵见了纷纷倒退,所向无敌。由是刘大刀的名儿 远震关外,蒙人一见刘綎,便相顾惊走道:“刘大刀来了!”此番奉台往征四川, 大军浩浩荡荡地杀奔前去。

杨应龙素知刘綎能军,更兼猛勇,心上早已有些胆寒。独有杨朝栋却年轻不知 厉害,摩拳擦掌地准备迎敌。忽探马来报,刘綎大军离永宁只有四十里了。要知两 军胜负如何,再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