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86回 红颜刃仇秀华成眷属 阉竖缔爱魏珰偕鸳俦


却说魏朝和客氏正在千秋鉴中打趣,不提防魏忠贤直抢入来,报告慈宁宫的宫 侍云娥仰药自尽,神宗帝命魏忠贤到千秋鉴,召太监去检视收殓。魏忠贤一口气跑 入来,见室内寂无一人,待要高声呼唤,回顾榻上,幔钩荡动,忙去揭开蚊帐,不 觉倒退了几步。魏朝见是忠贤,才得放心。于是慢慢地走下榻来。客氏眠在榻上, 把锦被蒙着脸儿,羞得她不敢抬头。忠贤只做没有瞧见一般,把神宗帝的谕旨宣布 一遍。魏朝便随着忠贤同至慈宁宫,循例收殓好了,回到千秋鉴时,客氏已经走了。

从此以后,客氏每天到千秋鉴来和魏朝缠绵爱好,俨然是夫妇了。这时神宗帝 有了几岁年纪,索性居在深宫里,又因左足被刺客所伤张怿行刺,中神宗帝足,行 动很觉不便,连明华殿也难得登临了,这且按下。

再说徐州杨树村的罗公威忽然一病死了,任芝卿便帮着料理丧事,碧茵姑娘直 哭得死去活来。芝卿再三地慰劝,自己也披麻带孝的循礼含殓。芝卿尝认公威做了 义父,当然依着子女例一般上教守制。看看过了三年,碧茵姑娘和芝卿商量,卖去 产业,择了一块地皮,替他父亲公威安葬好了,便收拾起家私什物,同芝卿北去。

不日到了京师,碧茵姑娘是个女子,不好住什么庙宇。由芝卿去选了一所民房 住下。人家当芝卿和碧茵姑娘是一对少年夫妇,哪里晓得他们各自有意中人的,两 人虽同室相处,却是各不侵犯,而且并说笑也不常有的。碧茵姑娘自到都中,天天 夜出晨归,去探宫廷的路径。芝卿没有什么本领,终日唯向大街小巷游览而已。碧 茵姑娘报仇心急,和芝卿讲起张怿的事来便咬牙切齿的,一会儿又流下泪来。有一 天上,碧茵姑娘惨然对芝卿说道:“俺家从明日起要与你长别了!”芝卿惊道: “姑娘为什么说这样的话?”碧茵姑娘叹口气道:“俺自张怿死后,心志惧灰,此 身同于枯木,又似孤雁,永无比翼之时了。

但俺也不作如是想,只愿老父相佑,报得大仇,俺就心满意足了。现下俺已把 宫中的路径探明,前去取仇人的头颅。先将你那秀华救出来,再去刃那仇人。可是 不幸不中,和张怿一样身被仇人所获,不是和你要长别吗?“芝卿忙安慰道:”姑 娘心诚,自然神灵见护,怕不马到功成!“碧茵姑娘略略点头,这天晚上便换上紧 身衣靠,插上宝剑飞身向皇宫中去了。

芝卿独坐着无聊,拿出平日的诗稿来,在灯下吟哦解闷。

约有三更多天,猛听得檐瓦乱响。碧茵姑娘已负着一件东西跳下地来。叫芝卿 帮着解下,只见她粉脸儿上溅满了血渍。芝卿正要问话,碧茵姑娘说道:“俺大事 已妥,你快打开布裹来,看弄错没有。俺们明天清晨就要出京的,否则万一给他们 查获,岂不白费了心血。”芝卿见说,把绣袱打开,里面端端正正地睡着刘秀华。 芝卿又惊又喜。见秀华星眸紧阖。尤是好睡。碧茵姑娘笑道:“她还受着俺的熏香 味儿,所以不容易醒转来。”说着去取了一杯冷水来,在秀华的脸上轻轻地噀了几 口,秀华打个呵欠,开眼见地方有异,吓得跳起身来,回头瞧见了芝卿,不由地一 怔,半晌才说道:“我们这是在梦中么?”芝卿一面扶她下榻,微笑着说道:“哪 里有这样的好梦,人家为了救你,几乎被侍卫所伤。”秀华见说,回面打量一转, 指着碧茵姑娘道:“敢是这位姐姐来救我的。”芝卿道:“怎么不是。”

秀华忙向碧茵姑娘行下礼去,慌得碧茵姑娘还礼不迭道:“这算什么,俺自己 要报大仇,不过便中效些微劳罢了。”于是互询了姓名,芝卿将被释出宫,老母逝 世,收殓张怿,认罗公威为义父,及碧茵姑娘报仇,救援秀华,前后细细讲了一遍。

秀华听了,扑簌簌地垂下泪来道:“你却这样的多情,我真负了你了。”芝卿 说道:“这都是你姐姐的不好,咱决不见怪你的。”两人絮絮唧唧情话缠绵,把个 碧茵姑娘看得悲从中来。

想自己当年和张怿也是这般地情深义厚的,现在弄得人亡鸾拆,忆念昔日,怎 不心伤!芝卿和秀华久别重逢,又是珠还合浦,不啻破镜重圆,他们两人自有说不 出的快乐,还去管什么碧茵姑娘。碧茵姑娘触景伤情,只在暗陬偷弹珠泪罢了。

天色微明,鸡声远唱,碧茵姑娘起身草草梳洗了。芝卿和秀华香梦正酣,碧茵 姑娘喊道:“芝卿!快起来料理走吧!此刻是什么时候,却还这样的安心!”芝卿 听了,慌忙从榻上直坐起来,秀华却娇羞满面地低垂着粉颈,似乎十分惭愧。碧茵 姑娘知趣,故意望外面转了个身,秀华手忙脚乱地穿好了衣服,由碧茵姑娘替她梳 了个长髻。芝卿辞去了房主,两女一男三个人雇了一辆骡车,把衣物等放在车上扬 鞭款段出了都门,回他们的徐州去了。到了杨树村中,就碧茵姑娘家中住下。芝卿 和秀华这时总算有情人成了眷属。碧茵姑娘却自去筑了一所茅舍,终年在茅舍中茹 素讽经,直到七十多岁无疾而逝。芝卿那时也死了,由秀华为她收殓安葬。墓上题 曰:“贞烈女子罗碧茵墓。”

再说神宗帝深居简出,大臣们多不能见到御容,一班新进臣子,只闻得上谕, 至于皇帝是怎样一个面貌谁也没有瞧见过。

就是内廷的嫔妃,不大得宠的也经年地不得一近天颜。从前的昭妃刘秀华、晋 妃刘秀媛神宗帝多么的宠爱,如今却撇在一边,弄得两位刘妃和进了冷宫一样。因 为神宗帝晚年只爱一个郑贵妃,若王皇后、王贵妃诞太子常洛者一年中在元旦朝见 一回。此外逢到什么佳节,或宣王皇后赏节,帝后同饮几杯,余下就不常叙面。好 在两宫李太后、陈太后已先后崩逝,神宗帝没了管束,越发比前放肆了。

那天神宗帝酒醉,扶了郑贵妃一步一颠地回到玉楼。恰好碧茵姑娘纵进宫墙来, 在玉楼的窗槛上倒身下去,正对着神宗帝所坐的地方,碧茵姑娘见了仇人,眼中几 乎冒出青烟,便拨出了宝剑飕的一剑刺去,直戳在神宗帝的胸前,血光飞处,神宗 帝斜倒椅上,喊也喊不响了。郑贵妃方背身立着,内侍宫人眼见着白光一耀,神宗 帝冒血而倒,便一齐嚷了起来。

郑贵妃吓得回身不迭,众人慌乱着把神宗帝扶起身来,早已双眼发呆、气息奄 奄。胸口的鲜血还是骨都都地冒个不住,一把宝剑寒光闪闪地落在地上。郑贵妃浑 身不住地打战,叫嫔妃们帮着将神宗帝的衣襟解开,只见前胸深深地一个窟窿,把 内侍宫人都看得吓呆了。郑贵妃泪流满面地说道:“你们呆着做甚,还不去请太医 院来替皇帝诊视么?”内监们如梦方觉,两个内侍抢着去召太医,郑贵妃又命宫女 去报知王皇后及各宫嫔妃。不一刻太医来了,王皇后和王贵妃并六宫嫔妃陆续到来。

太医诊过了脉搏,知道脉已下沉,看来不中用的了,便屈着半膝,老实禀知了 王皇后。皇后和六宫嫔妃听说皇帝已危,个个娇啼婉转地泪珠纷纷滚滚都哭起来了。 大家哭了一会,还是王皇后有主意,忙令司礼监王进传出谕旨,召集左辅宰相、六 部九卿等,火速进宫商议大事。

王进带跌带跑地赶出宫去,在侍事处选了一匹快马,往各大臣的私第一一去通 知了。王进事毕回宫,大臣如方从哲、朱赓、赵世卿、越嘉善、赵兴邦等,已先后 入宫。那时太子常洛、皇太孙由校也立在旁边痛哭。神宗帝已不能说话,只拉着太 子常洛的右手、宰相方从哲的右手点头示意,两眼就往上一翻双脚一挺,呜呼哀哉 了。王皇后、皇太子、皇太孙、嫔妃、大臣无不痛哭失声。力从哲便收了眼泪朗声 说道:“皇帝既已宾天,咱们一味地恸哭也不是事体,大家且议正事要紧。”众臣 听了,都各止哭。由方从哲领头共至华明殿上,先拟草诏,传位与太子。又草了正 位的诏书,以便颁布天下。

诸事方毕,天色已经破晓,方从哲命司仪处在奉天殿上撞钟擂鼓,召集各部官 吏,一面扶太子常洛登位,是为光宗皇帝。

改明年为泰昌元年,追尊神宗帝为孝显皇帝,庙号神宗。晋王皇后为孝端皇太 后,生母王贵妃为孝靖太后,郑贵妃晋太妃。

册妃郭氏为皇后,侍嫔李雅云为庄妃,李飞仙为康妃,刘嫔人为贵妃,赵氏为 选侍。封方从哲为太师左国柱、摄行丞相事,赵世卿为吏部尚书兼华盖殿大学士, 赵嘉善原任兵部尚书、兼任文渊图大学士,加少师衔,朱赓为谨身殿大学士,赵兴 邦为武英殿大学士兼礼部尚书。又擢左光斗为都御史,给事中杨涟为吏部侍郎。下 诏免人民赋税,罢神宗时弊政。又下谕停止采取矿税,罢江浙织造局,罢云南采宝 船,停止山西采人参等,百姓免其充役。

诏书颁发后,天下欢声雷动。大家以为新君登极,旧政革新,天下颇有望治之 心。哪里晓得这位光宗皇帝别的都还不差,就是好色太过。他那两个妃子,一个庄 妃,一个康妃,庄妃称东李,康妃称西李。西李便是李康妃,出落得玉肤花貌婀娜 多姿,光宗帝十分宠幸。其时的孝端皇太后、孝靖太后又相继崩逝。郭皇后又病殁。 光宗帝因丧母丧妻,悲伤过度,就此染起病来了。那郑贵妃虽晋了太妃,心里还是 不足,又见孝端、孝靖两太后逝世,满心要想做太后。李康妃也为了郭皇后已死, 自己想光宗立为皇后。一个想做太后,一个想做皇后。两人都一想尽愿,暗暗地结 连了魏朝,从中设法。

魏朝在光宗帝在东宫时已经侍候有年,很得皇上的信任,于是在光宗帝面前竭 力替郑贵妃和李康妃进言。光宗帝还算明白,对魏朝说:“先帝未曾立郑贵妃为后, 这时遽然晋为太后,朝臣不要议论吗?”魏朝正色道:“陛下但宸衷独断,臣下何 能强回圣意?”光宗帝没法,又被李康妃在耳畔絮聒着,一时打不定主意起来。只 得扶病临朝,把立郑贵妃的谕旨先行向大臣宣布过了,命阁臣颁发。宰相方从哲本 来是个混蛋,晓得什么的纪纲仪礼,正要把上谕缮发,恰好侍郎孙如游听得这个消 息,忙来见方从哲道:“某闻朝廷将晋郑太妃为太后,相公意下怎样?”方从哲答 道:“这是上命下来,自然只有照办。”

孙如游变色说道:“相公不顾现在的声名,难道并后世的唾骂也不顾么?”从 哲诧异道:“皇上有旨,干某什么事?”如游大声道:“郑贵妃为先帝宠妃,未见 册立为皇后,今上无端晋为太后,朝廷封典,从此堕尽,名器也滥极了,还做他什 么鸟官,大家只鸟乱苟且一回就得了。况公为当朝首辅,这事相公不谏谁来多嘴? 后人不是要骂相公么?”方从哲听了恍然大悟,向如游连连作揖道:“多承见教! 某即刻入宫去谏阻,公等可联名上本就是。”孙如游大喜,辞了方从哲,当夜草奏, 次日进呈。

光宗帝那道尊郑贵妃为皇太后的手谕虽已下了,心上不由得懊悔起来。又被方 从哲面陈历朝制度,谓未有妃子在隔朝进尊太后的,开立国所无之例,将为后世讥 评。光宗帝见奏,心里越觉不安了。第二天侍郎孙如游、御史左光斗、尚书孙永高 等又纷纷上疏,请晋郑贵妃为太后的成命立即收回,方从哲又把那道上谕循例封还。 郑贵妃自迫着光宗帝下了晋太后的谕旨,便天天伸长着脖子希望着内阁发表。

一天过了,消息沉沉。接连了十多天,影息毫无,郑贵妃有些不耐烦了,令魏 朝到内阁中来打听。方从哲说道:“皇上现拟收回成命,所以不敢宣布。”魏朝听 了,忙去报知郑贵妃。

郑贵妃含怒道:“天子无戏言,怎么中途可以变更的?”于是又来见光宗帝, 把方从哲的话向光宗帝质问。光宗帝也不回答,只把孙如游等的奏疏一古脑儿递给 那郑贵妃。郑贵妃看奏牍中无非是说些祖宗的成规、朝廷的礼仪,每一句都打着郑 贵妃的心坎,不禁老羞变怒,把奏章一抛,便气愤愤地回宫去了。

那李康妃见郑贵妃的事成画饼,自己的当然也不能成为事实,眼见得这皇后是 别人的了。大凡女子的量器最小,民间的正室和筵室常有许多的争执与区别,筵室 往往想扶做正室,都是为的名分关系。如今堂堂一个皇后谁不想染指,就是李庄妃 也未曾不想,但没有李康妃那样热烈罢了。康妃要做皇后,她除了百般地献媚光宗 帝外,没有第二个妙策。光宗帝本是好色的。又兼宠爱李康妃,虽在病中,于床第 间欢爱仍然没有少减。

一个人在患着痼疾的时候又要淫欲,到底是人身,能有多少的精神?因此不到 两个月工夫,光宗帝的病症日渐沉重起来。看看一天不如一天,大臣多劝光宗立储。

其时的皇长子由校已很长大,光宗帝自己晓得病入膏盲,下谕立皇子由校为太 子,即日正位东宫。时鸿胪寺丞李可灼进红丸一枚,谓能治不起的绝症。光宗帝巴 不得病愈,便吞了李可灼的红丸,第一次果然略有起色。等到第二丸再进,光宗帝 当夜就觉头昏眼花,忙召左柱国方从哲、大学士杨涟、御史左光斗等吩咐后事。及 至方从哲等进宫,光宗帝已挢舌不下言语含糊,只手拍着太子由校,连说几个“唉! 唉!”就此气绝驾崩。

方从哲等正要扶太子正位,回头不见了太子由校。从哲吃了一惊,急同杨涟、 左光斗等去寻那皇太子时,却被太妃郑氏拦去。那郑贵妃的意思是要大臣拟遗诏的 时候,诏中谕令尊郑贵妃为太皇太后,把她的名分定了,才肯放太子由校出来。方 从哲等又不好进宫去搜,又不敢擅自专主,真急得走投无路。

御史左光斗便绐郑贵妃道:“太妃的要求廷臣自当照办,但不见太子怎可定得 遗诏?必由太子出来亲自署名,这诏书方得有效,然后颁发出去,天下应无异议了。 望郑贵妃究竟是个妇人,不知左光斗哄她,就领着太子由校出来。

左光斗一眼瞧见,乘郑贵妃不防一把拖了太子便走,口里大叫道:“方太师! 杨尚书!速即太子登位,早定大事要紧。”杨涟、方从哲等应声出宫,大家一哄地 拥着太子出宫,郑贵妃方知受欺,忙叫魏朝、魏忠贤、李进忠、王进等一班阉竖上 前来夺。抚远侯朱靖攘臂大喝道:“谁敢夺太子的,俺就请他尝尝拳头滋味。”话 犹未了,王进就一个上前,吃朱靖飞起一脚,把王进直踢到了丹墀下面。李进忠继 上,也被朱靖打倒。

魏朝和魏忠贤乖觉,见朱靖是武将出身气力又大,谅是争不过的,各自缩回去 了。还有那些附和的小太监见魏朝、魏忠贤退下,他们怕吃苦痛,也就一哄地逃散 了。朱靖见众人不来追夺,不由得哈哈大笑道:“俺在战场上千万军马也不怕,何 防你们几个小丑。”说罢就踏步走出去了。

那方从哲、杨涟、左光斗等一班大臣已扶太子由校正位,是为熹宗皇帝。改明 年为天启元年,追尊光宗帝为孝贞皇帝,庙号光宗。尊谥郭皇后为孝元皇太后,郑 太妃由太皇太妃,李康妃、李庄妃、刘贵妃一例尊为太妃。册立张氏为皇后,又封 方从哲为上柱国,晋太师太傅兼武英殿大学士,加伯爵。左光斗为吏部尚书,加少 师衔。杨涟为礼部尚书,随同首辅入阁办事。以朱靖为成国公,赵世卿、赵嘉善均 授为供奉大臣,赐紫金玉带,得封章白事。又以史继阶为吏部侍郎,沈灌为右都御 史,贾继春为左都御史,王永江为大理寺卿。大赦天下,免各郡厘税。

当光宗登极时大革弊政;罢采运等工程。人民都赞他英明,怎奈在位不久。万 历神宗皇帝在位苛刑暴敛,百姓又嫌他太久神宗在位凡四十八年,不临朝政者二十 五年,内外蒙蔽,人民怨之。光宗帝英明神武,在位不满四月,人民颇为悼惜。

好的皇帝,寿便不永,这也是明朝的气数将尽的缘故。

那时熹宗登位,正大封功臣颁发遗诏的当儿,忽然内监来禀道:“太皇太妃自 缢了。”众大臣都吃了一惊,熹宗尤其是不悦。因他第一天登基就闹出这样的事来, 不是太不吉利么?

原来郑贵妃想做皇后不到手,太后又成皇饼,所以气得自缢了。

当下熹宗帝下谕,令将郑贵妃照平常妃子例安葬了,并颁旨葬神宗帝后于定陵, 光宗帝后于庆陵。梓宫起行时直出中门,绕东安门,过西直门,再出德胜门达于陵 寝。那时熹宗帝亲自扶了梓宫,遍体缟素,步行相送。朝中王公以下文武辅臣,一 例青衣素冠,执绋随驾。灵车所经的地方,人民都香花灯烛迎祭光宗皇帝,对于神 宗帝却连神位也不供设。君民的情感由此可见一斑了。

熹宗帝葬了两朝帝后,把光宗帝的庄妃东李妃、康妃西李妃一并令迁入哕鸾宫。 这哕鸾宫是最冷僻的地方,庄妃和康妃两人孤帏寂处,悲感欲绝,后来便酿出极大 的秽史来,后话暂且不提。再说自熹宗登位,那客氏是熹宗的乳母,当然要欣膺荣 封了。熹宗便亲书铁券给客氏,进禄为奉圣夫人。魏朝和客氏有密切关系,由客氏 将魏朝引荐熹宗。熹宗帝因魏朝对答如流,善侍色笑,命他掌了司礼监。魏朝又带 引魏忠贤觐见,熹宗帝不问好歹,命魏忠贤留在宫中侍候。

这魏忠贤是明朝宦官中的巨憝元恶,做书的应该把他的来历叙述一下。忠贤本 姓刘,名进忠,是肃宁县人,性很聪黠,就是目不识丁。以是专政的时候,奏牍须 请人读给他听,再讲解一番,才能酌夺。读奏牍的人把紧要事都抹去,弄成以奸蒙 奸,因此断送了大明天下。忠贤又好嗜酒、精骑射,也很有胆力。弱冠时和人赌博, 亏负太多了,索债的户槛皆穿。一天众债主把忠贤困住,要他偿还负金。忠贤急了, 持刀解衣把肾囊割去,掷众人的面前道:“你们要咱的命拿去!”吓得那些债主一 个个抱头逃走。从此以后,大家不敢和忠贤要钱。忠贤割去肾囊,便去投在沈漼的 门下做一名亲随,沈漼又把他改名忠贤荐与魏明。

这时魏朝掌权,忠贤也做了熹宗的近侍太监。那魏朝仗着宠信,和客氏双双飞 宿,毫不避人的耳目。日子久了,熹宗渐渐知道,索性下一道上谕,钦赐客氏和魏 朝成婚。这样的一来,廷臣都骇诧万分,又不敢上疏阻谏,只大家嗟叹一回罢了。 到得客氏魏朝结婚的一天,阖宫宫侍内监纷纷地向客氏道喜,羞得个客氏红霞上颊, 只是掩着口微笑。不一会儿,司礼高唱吉时到了,由宫女扶了客氏,内监拥着魏朝, 在光华殿上双双交拜。正在兴高采烈,忽然后宫失起火来。要知后宫怎样失火,再 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