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88回 十万貔貅血染沙漠 六宫粉黛玉殒红罗


却说魏忠贤自恃勇力,把魏朝揪着乱打。魏朝吃不起疼痛,不由得狂叫起来。 又有瞧热闹的嫔妃嘻嘻哈哈的喧笑声,把沉寂的宫廷霎时闹得沸盈翻腾,声达内宫。 这时熹宗帝已拥了冯贵人就寝,被魏朝的喊声和忠贤的喝打声惊醒过来,忙问宫外 什么事噪闹。宫侍们不敢隐瞒,把两魏相殴禀陈。熹宗帝命传魏朝和忠贤进宫。那 时客氏已穿好衣服,正要出来相劝,宫女奉谕来召两魏。魏朝听了拖着忠贤便走, 忠贤也扭了魏朝。两人随了宫女进宫,忠贤却忘了自己一丝不挂。客氏很着急,忙 回身取了衣服,想替忠贤披上。待等到出秋色轩时,忠贤早已走得远了。客氏没法, 只得捧了衣裳追去。

两魏扭扭结结地走进瑞春宫冯贵人所居大家才放了手。

那魏朝的一领外衣被忠贤扯得粉碎,指头又吃客氏咬伤,便噗地跪在熹宗帝面 前,连哭带诉地说忠贤和客氏欺他。忠贤因看见魏朝的衣服果然百衲粉碎,忙向自 己身上一看,不但碎衣服没有,竟连布丝都不系一根。忠贤这一惊,吓出了一身冷 汗,想这样赤体跪在皇帝面前,算什么样儿?心里不禁着急。恰好客氏捧着衣服进 来,魏忠贤急急地取了件外衣披了,仍去跪在榻前。待魏朝哭诉完了,忠贤自有一 篇辩论。两人你一言我一句的重又争吵起来。魏朝说忠贤霸占他的妻子,忠贤说魏 朝的对食阉寺娶妇叫做对食也不是正式的。谓客氏本侯二的妻子,应该大家可以结 欢,不限定一人独占。魏朝怒道:“咱的对食是皇上钦锡,怎说不正式?”忠贤也 怒道:“你既正当,客氏为甚又爱上了俺家?”魏朝被忠贤塞住了口,气往上冲, 眼瞪筋暴地又要厮打,忠贤也摩拳擦掌地不肯让步。两个太监在皇帝面前吃醋争闹, 熹宗帝一点也不动气,反而呵呵大笑。有这样无礼的内监,自有这种呆鸟的皇帝, 君臣间的礼节威仪至此扫地以尽了。

熹宗帝笑了一阵,看两魏争执着呶呶不休,一时不好袒护是谁,倒弄得这位熹 宗皇帝难做人了。冯贵人在旁低低说了几句,熹宗帝连连点头,便向忠贤和魏朝说 道:“你们两人口头相争,都是空洞,朕也不左护右袒,只叫老姥姥自己来讲吧!

皇帝的乳母,称为老姥姥。客氏这时低着头,默默地立在一边,听得熹宗帝提 着了她,就姗姗地走过来跪在忠贤的身旁。

熹宗帝笑着道:“姥姥听见么?朕命你在他们两人当中择定一个,自今天起, 不得再有争执。”客氏见说嫣然一笑,故意跪上一步道:“皇上的恩典,肯赐民妇 再嫁成婚,就感激不尽。”熹宗帝大笑道:“这样说来,你是要换新鲜人儿咧。” 说着令魏朝退去,并准客氏和忠贤成婚。忠贤喜出望外,叩了个头,挽着客氏亲亲 热热地并肩出宫去了。只苦了那个魏朝,被忠贤白打一顿,又失却客氏,真是陪了 夫人又折兵了。

谁知第二天上,忽然谕旨下来,把魏朝迁戍凤阳。这样一来,直气得魏朝一佛 出世,二佛涅檠,又不敢忤旨,只得垂着眼泪出宫往就戍所。那解差到了半途上, 蓦地将魏朝绑了,狞笑着说道:“魏总管叮嘱的,不必送你到戍地,俺们也是奉的 上命,你死了莫要见怪。”魏朝听了,方知迁戍的上谕是魏忠贤矫旨做的鬼戏,但 自己势力不敌,只有向解差苦夺饶命。那解差当做没有听见似的,把魏朝拖到石梁 上,噗通地一声推落水中去了。一个万般作恶的阉竖,以毒攻毒丧在大江,葬身鱼 鳖腹中,这不是天的报应么?这里魏忠贤和客氏奉旨结婚不提。

做书的乘这个空儿,把杨镐进兵抚顺的事来叙述它一下。

再说杨镐兵出山海关,命辽东总兵李如柏出兵鸦鹘关,山海关总兵杜松从抚顺 进浑河,开原总兵马林统叶赫兵出三岔口,辽阳总兵刘綎领朝鲜兵出宽甸口。这四 路兵马约定在满州境二道关会齐,进攻赫特阿勒城。杨镐自己统着大军东进。偏偏 逢着天时不好,雨雪连天,塞外人马难行。沙漠中结了滑冰,马脚践踏在上面往往 连人带马翻倒。由是兵进迟缓,把预定的会师期限被满洲人探知,也派人马四路阻 拦。明师弄得首尾不能相顾,七零八落地不得齐集。有的在半道上败走,有的中满 兵的埋伏,等到大兵到二道关,四路人马接不着力。满兵到倾国而来,一战大败明 军,几乎全军覆没。

原来那四路人马,山海关总兵杜松急于立功,领着兵马直抵抚顺关。越过五岭 关先到浑河,和满洲的大贝勒岳勒托交战了一场,斩了岳勒托,大兵渡过浑河,满 洲八贝勒皇太极势孤抵敌不住大败而走。杜松性急躁进,连夜驱兵飞追。将至苏子 河地方,正遇满洲二贝勒代善统着建州铁骑并步兵两万、鸟枪队三千迎将上来,让 过了八贝勒皇太极,满洲兵一声呐喊,把杜松的人马团团围住。杜松便大喊一声, 挥起大刀左冲右突。

满洲兵越围越厚,杜松虽勇,到底寡不敌众,又被满兵的鸟枪队乒乒乓乓地一 顿乱射,明军纷纷落马。杜松身中五枪血流遍体,兀是奋力死战。忽然风嗖地一枝 冷箭飞来,正中杜松的咽喉,翻身堕马。明军见失了主将,各自弃戈抛甲而逃。代 善喝令大队并力向前,这一阵大杀,明兵大半死在刀剑下面,逃出重围的要想渡河, 竹筏已被满兵焚去,后面又有满兵追来,王师赴水逃遁,都在河中淹死了。有几个 逃得回来的,不过三四百名,而且多半身受重伤。这一路兵马算已了结。

还有开原总兵马林,统了叶赫兵出三岔口,正遇代善大兵绕道过来,马林猝未 防备,兵不甲马不鞍,见了满兵各自往后倒退。马林喝止不住,连斩了两员队官。 兵士冲动了大队,一时哪里立脚得牢,索性一哄地走了。游击麻岩奋勇上前,大呼 陷阵。代善下令放箭,矢如飞蝗,麻岩被乱箭射得和刺猬一般,死于阵中。马林拼 死抵敌,蓦然马失了前蹄。代善部下大将扈尔赫一马驰将过来,手起刀落,把马林 砍做了两段。第三路兵马刘綎,统了朝鲜人马自宽甸口进马家寨,满兵一见刘綎的 旗号就嚷着:“刘大刀来了!”一路上所向无敌,被刘綎连破十二寨,进兵三百余 里。

满洲皇帝努尔哈赤闻得各寨的败讯,不由地拍案大怒,命额附巴古特、三贝勒 阿拜、四贝勒汤古台、六贝勒搭拜、贝勒巴布泰、巴鲁官名恒古穆特等等,各领满 洲铁骑三千,分六路出兵,务必擒住刘綎,众人领命纷纷统兵而去。其时二贝勒代 善、八贝勒皇太极率领从骑来会。由代善着兵士取出掠来的明军衣甲暗暗地乔装好 了,假充明师杜松的人马,赚进刘綎的营中大杀起来。

刘綎下令,兵士不许乱动,第一营被代善杀得落花流水,三营四营的人马因刘 綎镇住,代善几次冲突不入。贝勒巴布泰在刘綎的后塞放起火来,霎时间各营一齐 着火,兵士大乱。刘綎提刀上马出营来看时,劈头遇见恒吉穆特,刘綎舞动九环金 刀,大喝一声,穆特措手不及,被刘綎一刀斩于马下。明兵呐喊一声,一齐冲出营 来。代善叫兵士只远远地围住,把长枪手立在前排,短刀在后。枪刺马上人,刀砍 马脚。刘綎败马冲出,都被乱箭挡住。

自辰至申刻,刘綎屡次突围终被刀枪所阻,并强弩射回。

看看天近黄昏,刘綎回顾,只剩得三四百骑,自己也人困马乏。

满洲兵愈逼愈近,箭如飞蝗般射来。刘綎身中数箭,兀是奋力死斗,怎奈满兵 围得和铁桶似的,重重叠叠休想杀得出去。刘綎知道万万不能脱身,仰天叹道: “俺领军半生,不谓今日死在这里。”说罢大叫了三声,拔出剑来只向颈上一抹, 鲜血直冒,一个倒栽葱倒撞下马来。这时八贝勒皇太极、贝勒巴布泰、三贝勒阿拜、 四贝勒汤古台、额附巴古特纷纷提刀跃马,一齐吆喝一声,把明军杀得如斫瓜切菜, 只恨不曾生得翅膀,逃得慢的都被满洲兵杀死。这一场好杀,王师个个魂销胆落。

明朝的四路兵马已结果了三路,还有辽东总兵李如柏一路,由清河出鸦鹘关。 闻得马林等兵败消息,吓得李如柏不敢出兵,把兵马停在模特里河口,结营自固。 正在进退维谷的当儿,恰好杨镐的大令颁到,着李如柏即日将兵马撤回,终算四路 人马这李如柏的一路获全回来。

那时杨镐兵败的音耗传到京师,都下风声鹤唳,人心惶惶。

谣言盛兴,谓满洲人已杀进山海关来了。山海关的警报也和雪片般地飞来,廷 臣一个个交头结耳,议论纷纭。这位神宗皇帝虽昏昏瞀瞀地躲在宫里,接到了这样 紧急奏疏倒也有些着急起来,忙召集了群臣筹议对付的方法。右辅方从哲保御史熊 廷弼为辽东经略使,即日出师。

熊廷弼奉了上谕,点起了十五万大军誓师祭旗起程。神宗帝因步履不便,派宰 相方从哲代为告庙祭祀。又发出内帑若干,犒赏兵士华,熊廷弼统了大军浩浩荡荡 地杀奔山海关,和满洲兵一场的交战,把满洲兵直赶出抚顺去。捷报到京,神宗帝 加熊廷弼为辽东都督兼经略使,谕令坐镇其地。那时熊廷弼在边地筑敦煌、造象台、 建警钟、置镇市、通商贾,训练兵士、筹赀集饷、修筑城池、开垦荒地,将冷僻的 一个省分布置得井井有条,所以边地获安宁者两年。

谁知熊廷弼做御史的时候,和御史冯三元、大学士顾慥、尚书姚宗文等不睦。 当时前经略辽东杨镐已被熊廷弼逮解进京,有旨谕斩。辽东总兵李如柏见事机急迫, 连夜出关投满洲去了。杨镐正罪,杨镐的叔父杨渊怪廷弼不肯保奏杨镐,反把他械 系进京,心里很忿恨。于是结连了顾慥、冯三元、姚宗文等,上疏参劾廷弼,谓廷 弼是一个庸材,在边地假名增税,勒索小民,声言筑城御敌,实是误国欺君。神宗 帝大怒,诏下熊廷弼于狱。左辅杨涟上疏挽救,才下旨革熊廷弼职,以袁应泰为辽 东经略。满人闻得熊廷弼去职,又来边地扰乱,掳掠边民,百姓怨声载道。袁应泰 恐怕开了边衅,任满人在边地怎样的闹去,他一味地装聋作哑,把满洲人的胆量放 大了,渐渐踏进了疆界来了。

神宗帝崩逝,噩耗传到了塞外,满人乘明朝国丧,大掠辽东金鸡镇而去。神宗 宾天,光宗帝接位不到四个月又崩,熹宗帝嗣位,是为天启元年。满洲的皇帝努尔 哈赤闻得明朝迭换皇帝,知道新君继统,人心未宁,便令大将扈尔赫统领马尼刺率 满兵侵略辽东。袁应泰出兵拒敌,被满兵杀得大败。努尔哈赤接得扈尔赫的捷报, 又令二贝勒代善领铁骑三千夜袭辽乐。那袁应泰是个书生出身,晓得什么的军事, 致被代善乘虚而入。

明兵未曾防备,见了满洲人马如龙似虎,吓得不敢迎敌只顾四散逃命。

袁应泰从梦中惊觉,慌忙披衣起身,叫左右提灯前导,还文绉绉地搭他经略的 架子。不期马尼刺领着健卒正从右面扑来,袁应泰见眼前火把照耀通明,人马都穿 的短褂、缚着腿、扎了头,雄赳赳地尽是满洲兵了,慌得应泰拨马便走。左面又是 满将齐齐克杀来,应泰回马投南而走,正遇着二贝勒代善。

袁应泰一时着了慌,只领了三十余骑策马望北而逃。拼命地狂奔了一程,看看 将到北门,远远瞧见城门大开,袁应泰把马加上两鞭冲出城去。耳畔听得喊声大震, 火把一字儿排开,当头冲出一员大将正是扈尔赫。袁应泰大惊,要待回马已是不及, 扈尔赫追上一刀斫于马下,余骑呐喊一声,各自逃散了。

扈尔赫挥兵进城中,来会合代善、马尼刺等军马。这时经略署前人马四面云集, 喊杀声连天,御史兼辽东巡抚张铨、守道何廷魁、监军崔儒秀皆纷纷应敌,怎奈满 洲的兵马已到处都是,马尼刺等又分四面杀来。巡抚张铨见大势已去,在马上自经。 监军崔儒秀死在乱军之中。守道何廷魁又是个文官,眼见得被满洲兵冲落马下,吃 马脚践踏得和肉泥一般。明兵这时无了主帅,各自逃走。代善进了经略署一面出榜 安民,一面着大将扈尔赫领了得胜军顺流进取沈阳。扈尔赫令投降的明兵扮做袁经 赂部下的败兵,赚开城门,满洲兵一拥而进,就此大杀起来。沈阳总兵贺世贤、参 将陈世功、副将陈策、游击童仲揆,并石砫县名,属于四川,为川中土司土管秦邦 屏秦邦屏为四川土官,从征沈阳,死于军中。后女将秦良玉帅师勤王,即秦邦屏妹 也、副总兵尤春发等仓卒集兵御敌。

满洲兵锐气正盛,明军纷纷倒退。贺世贤奋力苦战一昼夜,力尽自杀。陈世功 和陈策为敌兵砍死,又有游击童仲揆、四川土官秦邦屏还想冲出重围去求救,满兵 放箭射来童仲揆中箭而逃,复行十余里,堕马气绝。秦邦屏身被十二枪,首中雕翎 五枝,下马持刀僵立在城门口,尸体屹然矗立不倒。满兵只当他是不曾死的,大家 遥遥围定呐喊,不敢近前。时二贝勒代善的大兵也到了,部兵忙去报知扈尔赫,由 扈尔赫亲自来看,也觉有些疑惑,又禀知二贝勒代善。代善带了亲兵三十名,蜂拥 来到城边,见秦邦屏瞋目横眉,挺刀要和人厮杀的样儿,但身体只是不动。代善诧 异道:“这是什么缘故?”叫左右取过雕弓,嗖的一箭射在秦邦屏的脸上,邦屏仍 立着不动。代善大疑,回头向扈尔赫说道:“不要是死的吧!”于是令兵士上前, 方知邦屏已经气绝身冰,死得多时了。代善听了,不由得毛骨悚然道:“这是忠烈 之气不泯,所以尸身不倒。从前金兀术破潞安州,那州尹陆登自刎,尸首也屹立不 动。经兀术祝祷一番,才得把尸体舁去。咱们要夺明朝天下,应该尊敬忠烈之臣, 待咱们也来祭祷一会罢。”说毕,令军中设起香案,代善恭恭敬敬地拜了四拜,扈 尔赫以下都来叩头。代善吩咐用上等棺木,照将军礼葬了秦邦屏,大家便列队进了 沈阳。代善亲自书表,上闻满洲兴京。

那时满人既定辽东,陷了沈阳,文武守臣多半殉难。败耗飞达北京,熹宗帝是 不识字的,哪里会知道外面的事。魏忠贤又好偷安,把外来的羽毛章奏一概挪没, 不肯上言。尚书杨涟见辽东紧迫,与大学士顾慥、左光斗等封章密白成国公朱纯元, 由纯元入宫面奏熹宗。熹宗帝大惊,急召廷臣商议,又把魏忠贤痛骂一顿。忠贤因 此忿恨左、杨诸人,后来终被魏忠贤所谗。

其时辽东已失,廷臣还议赴救,杨涟又举熊廷弼,仍以廷弼为辽东经略使,巡 抚张铨殉难,以参议王化贞继任巡抚。熊廷弼奉命,再赴辽东。熹宗帝在宫中又闹 出很大的惨剧来。初时,光宗皇帝的庄妃、康妃一死一逃后,还有一个赵选侍居在 永寿宫内。宫里内监、宫女都尊她为赵太妃。这赵太妃性情极其严厉,嫔妃们见了 她,个个畏惧她的。客氏和魏忠贤结缡后两人形影不离,当着宫侍内监调笑浪谑, 毫不避忌的,独有见了赵太妃,虽在嘻笑的当儿,立时就垂手敛容,不敢十分放肆。

一天,客氏从后宫出来,忠贤乘她不备,忽地拥住了接吻,客氏惊慌娇嗔,宫 人们也都拍手哄笑。恰好赵太妃走过,听得笑谑声,一眼瞧见忠贤。太妃顿时沉下 脸,把忠贤骂出了英明殿,又将客氏责骂了几句,羞得客氏满面通红,低头一语不 发。

太妃犹愤愤不息,喝散宫女们,便含怒去见熹宗,痛斥魏忠贤无礼,并谓客氏 是妖孽,应当驱逐出宫,不准逗留禁阙。熹宗帝听了,不过唯唯而已。过了一会, 忠贤客氏入见,熹宗帝把两人埋怨了几句。客氏和忠贤心里恨着赵太妃,不多几天, 矫旨把赵太妃赐死。裕妃张氏与熹宗帝张皇后同时册立的,和客氏不睦,赐红绫缢 死。还有熹宗帝最爱的冯贵人,劝熹宗逐忠贤客氏,又被忠贤矫旨赐绫。熹宗帝查 究,推说冯贵人自缢的。

又有李成妃也很得熹宗帝宠幸,客氏心上妒忌她,忠贤又伪传上命赐死。又张 皇后性静婉明察,魏忠贤心畏皇后,密令客氏俟张皇后的间隙。值张皇后怀娠临盆, 客氏从榻后系住张皇后的头颈,皇后母子同时气绝。宫人们虽目睹不敢声张,客氏 伪说皇后是诞子难产死的。从此熹宗终不得子,竟至绝嗣。客氏又设计谋毙了胡贵 人,假说是暴疾死的,一时六宫粉黛都被客魏杀尽。要知后事怎样,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