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90回 遗臭逆宦奸象遍天下 争雄丑类饥氓据山林


讲到那些疆吏,都竞争着献媚魏忠贤,什么金珠宝玉,一时进献的人太多,转 觉没有什么希罕了。其时适值魏忠贤四旬大庆,外郡官吏,恭献寿钱,多至十几万 的,最少也要几千。

大家竭力想讨好,挣出了一身大汗,不料魏忠贤连正眼都不觑一觑。白花花的 银子堆积如山,他似没有瞧见一般。在这当儿,有个翰林庶士江宽的,他知道忠贤 对于那种金珠宝玉,已有点看得厌了,所以不大放在心上。于是他就独排众议,便 去呕尽心血,寻章摘句的,搜索枯肠,撰成了一篇叫做万年赋。赋中的文词典丽, 还在其次,单说词句间的歌功颂德,把魏忠贤的功绩,直说得他上匹三皇,中拟五 帝,又口口声声称他为魏公。

谓三代以下,没有第二个人比得上他了。这篇万年赋献将上去,忠贤自己虽不 识字,经倪焕文等一班人看了,一句句地解释给他听,把个魏忠贤喜得眉开眼笑, 咧着嘴儿再也合不拢来。

天下的事,本来相反的。大凡越是俗不可耐的人,他越是好风雅。魏忠贤目不 识丁,心上却喜欢缔交斯文。从前他的假孙魏勋死了,强着御史徐景渊书碑铭。景 渊不肯下笔,因此恼了忠贤,矫旨将景渊迁戍极边。又另花了五百两,请名士吴如 侨书成碑纪,去竖在他假孙的墓前。这时魏忠贤正苦无人替他揄扬功德,见了江宽 的万年赋,自然乐得手舞足蹈。立命把这篇文辞,制成了一册万年录,征求天下文 人的颂词。一般在野的文士,挖心呕血,著成各种诗词歌赋,说得个魏忠贤前无古 人,后无来者。一时士林讥这些文人无耻,引为翰苑的大辱。

自江宽们的文字厄运之后,又有浙江巡抚潘汝桢,见江宽小小的一篇万年赋, 竟得魏忠贤青眼,一月三迁,由庶吉士擢为礼部尚书。就是著诗词歌赋的文人,也 无不获重赏。

潘汝桢因垂涎江宽,深恨自己落后。便想出一条计划来,连夜上疏,请在浙江 西湖,给魏忠贤建生祠,谓西湖为浙中名胜,魏公功德浩大,应建立生祠于名胜区 域,以为万世瞻仰。

且留此古迹,俾胜地生祠,两垂不休云。忠贤得疏大喜,当即下谕褒奖。潘汝 桢接到谕旨,择吉大兴土木。鸠工庀材,居然建起忠贤的生祠来。到了落成的那天, 这座生祠果然建得讲究。

但见雕梁画栋,金碧辉煌,自祠外直至大殿,一例是白石砌阶,石上都镌着龙 纹凤篆,精致细腻,虽皇宫也不过如是。全祠的壮丽,胜过原有关岳祠十倍。浙中 人士来瞻仰生祠的,不禁万人空巷,谁不啧啧赞叹!以谓奸恶如魏忠贤,竟能在胜 地立祠,与关岳共受万世香烟,那天也无眼睛了!

哪里晓得,自潘汝桢作俑,盖建忠贤生祠,大获嘉奖,各省的官吏,一个个相 将仿效。如湖广巡抚姚崇文,给忠贤建隆仁祠,陕西巡抚祝童蒙建祝恩祠,安徽知 府瞿吉鹂建崇德祠,通州督漕李道建怀仁祠,昌平知府刘预建彰德祠,密云巡抚刘 诏建崇功祠,江西巡抚杨廷宪建隆德祠,庶吉士李若林建永爱祠,山东登莱巡按李 嵩建报德祠,大同巡抚王占建嘉德祠,扬州督漕郭尚友建沾恩祠,河南巡抚郭宗光 建成德祠,山西巡抚刘宏光建报功祠,济宁巡按李灿然建昭德祠,河东建褒勋祠, 北京遮吉士吕保建隆恩祠,御史秦琤建懋勋祠,工部郎中李朴建戴爱祠,大理寺丞 马真元建普惠祠,侍郎廖云中建德馨祠,尚书贾景耀建成德祠,尚书汪文简建嘉善 祠,吏部主事曹衷建怀勋祠,靖宁侯王陆程建高惠祠,北京崇文门外,奉敕建盖宏 勋祠。通共建许多的生祠,要算奉旨敕建的宏勋祠最是巍峨高峻了。那祠中殿宇, 大小凡二十四间,正中的大殿,周围占地三四亩,高约百余尺,真是建筑得碧瓦朱 檐,金椽红墙。大殿之上,雕龙佛龛中,端坐魏忠贤的生像。像以檀木镌成,遍身 涂金。头戴紫金冠,身袭绣花锦袍,足蹬乌靴,形状威仪。就是木像的相貌,和魏 忠贤毫忽无二,像上须眉毕具。

太监无须,魏忠贤则否。远望过去,栩栩如生。当造像的时候,为了像上的胡 须有无,一般献媚的走狗,也曾起过一番争执。据士大夫说,魏忠贤是宦官,照例 不能有须。同党的阉竖,坚持须有胡须的。两下里各执一理,不肯相让,以是打了 起来,同去见魏忠贤。忠贤听了,对众人笑道:“你们都是替咱出力的,大家自己 人,何必要弄得破脸?但依理上讲起来,咱的像上,是应该没须的。不过将来流传 到孙子手里,他们见了祠像,就可知道咱是宦官出身,不是遗笑后人吗?”众人见 说,唯唯退去。第二天各祠的木像上,一概都生了须了。那崇文门外祠中的木像, 自较别处格外精致,容貌毕肖忠贤,木像的肚腹中,五脏六腑,悉用金银打成的, 头上一顶珠冠,粒粒和黄豆般大小,脑门上正中一颗大珠,精圆如龙眼,夜里自能 放出光彩来,灿烂耀目价值连城。像的绣袍上,也四面缀着金珠。两旁铸真金罗汉 十八尊,每尊重四十八斤,算是忠贤生像的陪衬。及罗汉铸成,京师金店中的赤金, 被忠贤的党羽搜刮一空,说来也真是骇人听闻!

魏忠贤在外面,这样的横行胡干,坐在上头的熹宗皇帝,却一点也不曾觉察。 最好笑的,是什么钦赐,什么敕建,一古脑儿是魏忠贤在那里捣鬼。熹宗帝只知和 嫔妃们笑乐欢宴,对于外事,完全同事不干己似的,都委那魏忠贤去干,熹宗帝连 讯问也不问一问。忠贤也偷安隐蔽,把外省的盗警灾荒、民变等事,都瞒着不令熹 宗知道,熹宗帝以谓天下太平,昼夜淫乐,又经客氏在其间导淫,一个人能有多少 精力?弄得肥白壮健的熹宗皇帝,渐渐面黄肌瘦,呛咳不绝,眼看得成了虚痨之症 了。

光阴逝水,转眼是天启七年,熹宗帝的痨瘵症,见春益剧,竟至卧床不起。看 看一天沉重一天,熹宗帝自知病入膏盲,便令召信王由检进宫。信王由检,为光宗 帝刘妃所育,熹宗之弟也。熹宗帝含泪说道:“朕病已成沉疴,早晚不起。倘朕逝 世,弟就承继大统吧。”信王也垂泪谦逊。熹宗只摇手,命信王退去。到了明天的 辰刻,熹宗帝已不能说话,牵了张皇后的右手呜咽不止。懿德张皇后已逝,此张皇 后为懿安皇后,即前张贵妃。又过了一会,熹宗帝两眼一合,呜呼哀哉了。熹宗在 位七年,寿只二十三岁。这时由张皇后的懿旨,飞谕宣信王。哪知魏忠贤闻得熹宗 帝驾崩,忙邀崔呈秀,倪文焕等商议,要想乘乱篡位。又听知信王由检,已将继位, 就嘱田尔耕,暗藏利器,并领甲士十余人,潜进乾清门,预备刺死信王。

这个消息,被信王的心腹近侍探得,急急地去报知信王。

信王吃了一惊,待不进宫,又不好违张皇后的命令。于是身被重铠,带了干饼 进宫,以代食品。当信王入乾清门时,由勇士张岱佩剑相护。信王慢慢地踱进宫门, 忽然一个黑衣人,骤起飞剑刺来。张岱眼快,慌忙拔剑一隔,叮的声响,匕首落在 地上。黑衣人回头欲走,被张岱赶上,揪住衣领,宫监们并力齐上,将黑衣人捉住。 信王偕了张岱,仍入大门,一眼瞧见熹宗帝,直挺挺地睡在榻上。张皇后在旁痛哭, 宫中太监,不过两人侍候在侧,其余的宫人内侍,都不知道哪里去了。这时满室里 现出凄凉的情景,信王也不由得鼻子里一酸,噗簌地流下泪来。张皇后见了信王, 也哭得和泪人儿一般。信王便对熹宗拜了几拜,下谕召大臣钱龙锡、李标、来宗道、 杨景辰等入宫。

宣读遗诏毕,由钱龙锡等,扶信王出宫,登奉天殿受贺,是为思宗,改明年为 崇祯元年。即世称崇祯皇帝,又称怀宗,清朝定鼎,追尊为愍帝。尊熹宗张皇后为 懿安皇后,册王妃周氏为皇后,一面替熹宗发丧。以龙锡为大学士,李标为吏部尚 书,温体仁为华盖殿大学士,钱谦益收斋为吏部侍郎,杨景辰为礼部尚书,来宗道 为兵部尚书,又册立田氏为贵妃,袁氏为桓妃。大敕天下,罢熹宗时苛政。

魏忠贤心下胆寒,上疏求去,有旨不许。又擢张岱为殿前护驾将军,系乾清宫 门前的黑衣刺客上殿,崇祯帝亲自勘问。

那刺客低头不肯吐实,侍卫执鞭痛笞,那刺客大叫道:“你们不必用刑,俺行 刺不成,只把咱杀了就是。”崇祯令将刺客逮交刑部侍郎许显纯,连讯不得确供, 也不说姓名。许显纯没法,只得据情上闻,崇祯谕将刺客磔尸,其余无庸追究。朝 中大臣,多疑刺客是魏忠贤所遣。员外郎钱元慤、吏部主事史躬盛及御史杨维垣, 上章劾魏忠贤,凡十二大罪,为期君、蔑后、灭伦、弄权、欺祖宗、擅削藩封,污 蔑先圣、侵轧时贤、滥赐名爵、夺边将功、剥削民财、卖宫鬻爵等等。崇祯帝阅疏 大怒,正要下旨查办,忽见魏忠贤匆匆地进来,噗地跪在崇祯帝面前,捧着祟祯帝 的双足,放声大哭。

崇祯帝因想起了熹宗帝临终时的情形,不禁也潸然下泪。

过了一会,崇祯帝收泪,取过杨维垣劾魏忠贤的奏疏来,令内监诵读。谁知熹 宗旧日的太监,大半是不识字的,把疏牍捧在手中,两眼只是发瞪。崇祯帝见了这 种怪状,不觉勃然变色。

一手夺过那内监手里的奏章,亲自朗诵一遍。吓得魏忠贤汗流浃背,伏在地上, 爬不起来。崇祯帝便喝退魏忠贤,气愤愤地进宫,唤过司礼监王承恩,着令即日清 宫。

承恩是信邸的总管,为人忠诚干练,很得信王宠任。信王登极,便授王承恩为 司礼监。承恩奉谕清官,将各宫嫔妃宫侍、内侍太监等,逐一验视一过。见未宫内 监十六名,有娠宫女二十一人。承恩入陈崇祯帝,即究诘那些内监,都是客氏和魏 忠贤家的仆人,宫女也是忠贤私第中的姬妾。一经有孕,便送进宫中,想学古时吕 不韦的故事。崇祯帝听了,顿时怒不可遏。

立命逮系忠贤入狱,又叫把客氏传来,崇祯怒道:“先皇卧病,你们这班淫娃 逆奴,在宫中任意胡为,实是罪不容诛!”说毕,喝宫侍们行杖,老宫人等不敢违 旨。平日又受客氏的凌虐,巴不得她有这一日,所以用起杖来,也格外加重。

可怜客氏这样的雪肤玉体,怎能受得住廷杖?不上几十下,已是鲜血殷红,染 遍罗衣。初时还能呻吟,到了百下光景,但听得娇声一呼,香魂一缕,杳杳渺渺地 归地府去了。崇祯帝打死了客氏,余怒尚是不息,又命王承恩率领锦衣校尉十六名, 速逮客氏和魏忠贤两家的家眷,一并梏械入狱,着交刑部勘问定罪。其时客魏两姓 的戚属,在朝做官的很多。还有魏忠贤的党羽,如许显纯、崔呈秀、倪文焕、阮大 铖、武月明、田尔耕、魏广征、徐美如、赵泗水等,也都革职听勘。客氏的党羽赵 舒安、魏元升、黄化臣辈,当然和魏党一样受罪。

可笑魏忠贤的假子叫魏良卿的,已经封为宁国公,世袭伯爵,良卿的两个兄弟 良栋和翼鹂,一个加太子太保,一个加少子少师。良栋不过十二岁,翼鹂还只得两 龄,居然做他的太师太保了。真是乳臭未干,竟膺荣封,岂不笑话?这时十二岁的 太保,两龄的少师,概行逮系入狱。那两岁的少师经乳母带他进狱、一头呀呀地啼 哭,还一口一口的吸着乳。魏忠贤在旁看了,忍不住流下泪来,回头对崔呈秀说道 :“这样幼稚的小孩,也叫他来受牢狱的痛苦,这真应着伴君如伴虎的那句话了!”

崔呈秀长叹一声道:“俺从前劝你早举大事,你却不听,现在可怎样?”忠贤 见说,低头一语不发,过了半晌,也叹口气道:“乾清官前的所谋不成,咱已知有 些糟了。”崔呈秀摇头道:“到那时你才想到,可惜迟了三月,已来不及了。”魏 忠贤与崔呈秀的话,被管事太监王永秀听见,便去报知王承恩。承恩又转奏崇祯帝, 崇祯帝越发忿怒,即手谕王承恩,将魏忠贤和客氏两家的家属,不等刑部勘问,一 齐由牢中提出,按例凌迟处死。魏忠贤这时虽说获罪,宫中羽党尚多,早有小监秘 密前去通知,忠贤自知不免,当夜在狱中自缢而死。等到王承恩来提人犯,魏忠贤 已高高地悬在梁上了。于是把客氏的家属,戮首磔尸外,尚有许显纯、崔呈秀两人, 是忠贤党羽中的罪魁,由刑部定了腰斩。倪文焕、赵泗水等,迁戍的迁戍,褫职的 褫职,朝中奸党为之一清。天下无不称快!

但这位崇祯皇帝,虽然英明果断,励精图治,怎奈明朝的大数已尽,元气大伤, 泰山倾倒下来,仗这区区一木,哪里支持得住?又兼天灾迭兴,人祸继起,陕西延 安府蝗虫为灾,田禾都被食尽,百姓大饥,甚至人人相食。奸民王嘉胤,乘势倡乱, 举手一呼,从者几千人。那些百姓,以为束手饥死,不如为盗。这样的一来,饥民 多半从贼,大家弃了家室,奔入山林。

盖茅舍作屋,斫木代凳,削竹为兵器,实行他们打家劫舍的勾当。那班官府, 往日太平无事,于武备一点也不修。军士也十九是老弱残兵,除了张口吃粮外,不 能上阵交锋。况武将们在靖平的时候,专一私扣军粮,当兵的一贯钱还没有二三百 文到手。年青力壮的人,谁肯再来充迄苦役?无非是些做不动的衰翁,凑凑数目罢 了。一到有事,顾自己的命还来不及,休说叫他们去剿那亡命强凶不畏王法的贼寇 了。以是贼盗横行,官兵不曾交手,先已弃戈逃走了。

凡盗贼所走的地方,见钱夺钱,见米掠米,甚至奸淫妇女,杀戮小孩。富有的 人家,遇着了贼人,不但钱财俱失,那贼盗抢了金钱衣物,掠了妇女,又放起一把 火来,连房舍也要烧去了,才大家呼啸着回山。这些盗贼,初时不过打劫过往客商, 或村庄市镇,后来渐渐地占城夺池,打破了县城,任意放火抢劫。一县的官吏,自 令尹以下,一古脑儿杀却。城中经他们的掳掠,就成十室九空,所过庐舍为墟,奸 杀焚掠的惨祸,真是从古以来所未有。这许多的盗贼中,要算陕西的一路贼兵最是 厉害,贼首就是王嘉胤,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君。他领了几千名贼人,东抢西掠, 到处横行无忌。一般安分的良民,见盗贼日众,官兵不敢进剿,大家一样受盗贼的 苦痛,倒不如从贼的为乐了。

这样的一来,百姓纷纷从贼,王嘉胤的部众,由五六千变做了五六万,声势慢 慢地浩大起来。过不上两三月,陕西地方,几乎成了贼窟。巡抚王有明,剿贼吃了 一个败仗,只得飞章入告。祟祯皇帝接到奏疏,不觉大惊道:“贼势养得这样的猖 狂,方行进剿,焉得不败?朕不知这班食禄的守吏,于地方责任,却担负些什么?” 说时气愤愤地命钱谦益草诏,颁示各镇剿贼,一面着这巡抚王有明、臬使赵良臣、 副总兵颜炳彪、都佥事魏惕安、知府柳元颖等,进京听勘。那时各镇奉了谕旨,勉 强出兵剿贼。就中有个总兵左良主,他部下有两千多人,练得个个本领不弱,上阵 打仗,一勇直前,都是不怕死的好汉。当下左良玉统了他部下的精壮的人马,往陕 西剿贼,劈头就撞着了王嘉胤,被良玉一阵地痛击,打得贼兵落花流水,四散狂奔。

良玉正杀得起劲,忽见贼军喊声起处,闪出一员猛将来,大喝一声,犹若巨雷。 要知猛将是谁,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