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91回 兵燹天灾繁华成瓦砾 寇警妖异村镇尽荒丘


却说左良玉正奋力追杀贼兵,不提防贼阵中杀出一员猛将,青衣碧裰,蓝面紫 唇,发若砾砂,头缠黑布,腰系大红褡搏,赤足草鞋,袒胸攘臂,那胸前和膊上, 都生着黑毛,有寸把的长短。手握钢背金刀,睁开铜铃似的怪眼。大吼一声,好似 暴雷一般。那猛将抡起金刀,大踏步望左良玉面上斫来。良玉忙用画戟架住,觉得 来势十分沉重。那猛将见一刀斫不着良玉,已急得咆哮如雷,手中的刀,接二连三 地乱斫。良玉也竭力迎敌。两人一步一马、短刀长枪,各显身手。真是敌手相逢, 大战了百合,不分胜败。良玉部下的副将吕瑗,游击曹守仁,一齐跃马而出,要待 助战。那猛将大叫道:“姓左的!你有本领,咱和你斗个三百合,谁要人帮助的, 算不得英雄好汉!”

良玉听了,便喝退曹守仁和吕瑗,把画戟紧一紧,抖抖精神,拼死恶战。那猛 将毫不畏怯,将金刀舞得闪闪霍霍,金光四射,全没一点儿破绽。

左良玉也暗暗喝彩道:“贼人中有这样的好武艺,可惜他不肯归正!”良玉一 头想着,右手舞戟对抗,左手偷偷地抽出腰间的九节金鞭,乘那猛将一心对敌的当 儿,蓦然飞起一鞭,正打中那猛将的右肩。只打得他狂嗷一声,口里哇地吐出一口 血来,虚晃一刀,回身便走。良玉纵马追赶上去,那猛将却飞也似地抢入贼阵,眨 眨眼已不见了。良玉驱兵追杀,贼众又复大败。这时官兵人人争先,杀得那些乌合 的贼兵走投无路,三停中有一停弃戈请降。

良玉杀散了余贼,计点降兵,不下三千余人。良玉便亲自挑选一过,强壮的编 入曹游击部下,老弱的一例遣散。还有战时擒获的,也有五六十名,都是著名的巨 盗,就是收编了他们,日久仍是要叛去的。良玉即下令把擒得的五六十个猾盗,尽 行枭首示众。王嘉胤吃了一个败仗,方知道官兵的厉害。因群寇抢城夺池,到处横 行。官兵见贼就逃,从来不曾逢到过劲敌,所以那些贼众,把官兵看得和木偶土像 一样,一些儿不放在心上。今天碰着了左良玉的人马,一个个刀枪并举,争斗有方。

只许官兵冲杀贼人,不准贼人越过雷池半步。官兵们近的刀剑斫,远的长枪戳, 能守能御,贼兵是乌合,哪里敌得住左良玉经过久练的强兵?

这样一阵厮杀,寇兵已魂丧胆落,远远望见了左良玉的旗帜,大家就索索地发 抖,呐喊一声,撒下了器械,各自逃命。

王嘉胤被左良玉杀败,领了残卒,向西狂窜。正遇着明军督司曹文诏,统了所 部虎羽军,也来剿贼。文诏文武全才,在边地屡立战功。王嘉胤不知厉害,见曹文 诏当头拦住,背后又有左良玉追来,便舞起大刀,奋勇前来冲阵,和文诏交锋。只 得三合,文诏一声大喝,刺死了王嘉胤。贼兵大乱,左良玉恰好引兵杀来,前后夹 攻,贼众死伤八九。唯有王嘉胤手下的那员猛将,却举着大刀,被他杀开一条血路, 同了三十余骑,逃往山东去了。

陕西贼势渐平,山东又复乱起。地方久旱,禾皆枯死,更遭蝗虫的嚼食,百姓 籽粒无收,饥寒交迫,群起为盗。奸民高迎祥,拥众三千人,四去劫掠。贼首李闯, 尊高迎祥为闯王,自为闯将,到处焚掠惨杀,人民大受其害。时王嘉胤已诛,部下 无所归依,都被嘉胤手下的猛将,把败残人马收集起来,也有一二千人,连夜来附 闯王高迎祥。那个猛将到底是谁?就是将来的八大王张献忠。当时献忠受了左良玉 的鞭伤,时时要想报仇,自投在高迎祥部下。迎祥爱他勇猛,每次上阵,都叫他去 冲锋,东冲西撞,无人敌他张献忠历史,记于下回。还有闯将李闯,字自成,陕西 米脂县人。幼年不喜读书,好射箭骑马,勇力过人。又善饮酒,五斗不醉,醉必持 刀杀人。市镇上的人,见自成酒醉,都很畏惧他。一天自成在酒楼豪饮,和县役毛 四结识。两下谈得很投机,就结义做了兄弟。毛四以自成闲着没事,把他荐在县中, 充当一名差役。自成在县署里做事,乘势欺诈乡民,到处勒索陋规,手头就逐渐宽 裕起来了。

恰好县中新到了个名妓,与自成同姓,芳帜标的一盏灯,容貌儿很是妩媚,举 止也极其妖冶。自成见了一盏灯李氏,不禁魂飞魄荡,当夜强着要李氏留髡。鸨儿 惧怕自成凶横,只得勉强答应。谁知县役毛四,也看上了一盏灯李氏,每天到李氏 的妆阁中去混闹。那自成经留宿后,岂能轻轻地放弃?便假意喝醉了酒,和一盏灯 歪缠。县中的富家子弟,听得李自成常往一盏灯家里来缠扰,吓得他们裹足不前。

好好的一个妓女,弄得门前冰静水冷,鬼也不敢上门。鸨儿恶李自成蛮暴,悄 悄地贿通了县中书吏,借着事故,将自成重责了五十鞭,并令人劝自成,勿再至一 盏灯处。自成大怒,悻悻地去找一盏灯李氏讲话,走进门去,瞧见毛四坐在那里。

毛四见自成来了,起身招呼。自成忽然变下脸儿,向毛四大声道:“今天县尹 打了俺五十鞭,不是你撺掇出来的么?”毛四诧异道:“我和你是知交,怎肯累你 受刑!你莫冤枉了好人。”自成想了想道:“这话也有理。俺明天且慢慢地,打听 了再说。”于是命设上筵席,叫一盏灯出来侑酒,自和毛四开怀畅饮。席散,毛四 辞去,自成又宿在一盏灯家中。到了次日起身,竟扬长的出门去了,也不摸半个钱 来。那鸨儿把自成恨得牙痒痒地,一时却没奈何他。

过了一天,自成将鸨儿贿嘱书吏、责打五十鞭的事,被他打听着了。就邀了毛 四,同到一盏灯家里,仍照往日的置酒对饮。自成狂喝了几杯,酒醉心头事,霍地 拔出明晃晃的一把尖刀来,大喝道:“这是什么地方,俺老子也花钱来玩的!你们 为什么贿通了书吏,使县尹来打俺五十鞭?俺今天便不和你们甘休!”说罢,又取 出两封银子,向桌上一丢道:“你们不要当俺是白玩的,银子有了,那可恶的鸨儿, 可要吃俺两刀子,才肯饶她!”自成一头说,一头握了尖刀,大踏步要去找那鸨儿, 把个一盏灯慌做一团。

毛四在旁,知道自成的脾气,他说得出是做得到的,万一酒后失手,弄出人命 来可不是作耍的。于是毛四忙把自成拖住道:“你且忍耐了。咱叫鸨儿来赔礼就是。” 那一盏灯也颤巍巍地,跪在地上哀求着。自成这才坐下了,由毛四唤鸨儿出来,对 自成叩头服罪。自成趁势把两眼一睁,大声骂道:“你可知罪么?”那鸨儿连声应 着。自成将桌上的银子,望地上一掷道:“那么这银子你且拿去了!”鸨儿再三地 不受,毛四才言道:“李大爷赏给你的,你不取敢是嫌太少吗?”鸨儿被毛四这么 一说,只得拾起银子,谢了自成往后面去了。等到散席,已有三更多天气。一盏灯 料想自成必要留宿的了,哪里晓得这天自成竟不住宿,和毛四说说笑笑地回衙中去 了。

第二天的清晨,自成忽同毛四雇一乘青衣小轿,到一盏灯李氏家中,拖了李氏 便走。鸨儿见不是势头,哭哭啼啼地拦住了门口,不放自成出去。自成大怒道: “你昨天晚上已收了俺的身价银子,却不许俺领人么?”鸨儿吃了惊道:“昨日统 共两封,只五十两银子,李大爷说赏给我的,怎说是身价银子了?”自成笑道: “俺不是官家子弟,岂有平白地赏你五十两起来?你自己在那里做梦!”当下不由 分说,将鸨儿拉在一边,迫着李氏上了轿,飞也似地去了。鸨儿哪里舍得?待要出 门去追,毛四上前劝住道:“这姓李的是野蛮种,你和他去计较,是占不着便宜的。 还是自认了晦气吧!”鸨儿大哭道:“我半生仗着这义女为生的,现在给他强劫了 去,叫我怎样度日?”

毛四说道:“那也是没法的事,你若再和他多说几句,连那五十两也要没有着 落了。”鸨儿听说,怔了半晌,叹口气回到里面,收拾起什物,垂头丧气地回扬州 去了。

自成强娶了李氏,就在县署旁租了一间房屋,给李氏居住。

县役毛四,在娶李氏时,曾帮忙过自成,自成也很感激他。两人的过从,越发 比前莫逆了。但毛四对于李氏,本来不能忘情。

李氏又是个水性扬花的妇人,常常同毛四眉来眼去,引得个毛四心神不定,不 时借着探望自成,暗中和李氏勾情。不到半个月功夫,毛四与李氏早打得火热。只 要自成不在家,毛四就悄悄地来和李氏相会。日子久了,自成已有些察觉,便半聋 半痴地装做不知道一般。毛四嫌偷偷摸摸地不畅快,密令书吏,将自成差往外省公 干。毛四和李氏两个,好似夫妻样的,天天双宿双飞。

及至自成公毕回来,客闲了没几天,又有什么公事,要往山西去走一遭。自成 虽不愿意,只是不好违忤。从此自成在外的时候多,家里终是毛四替他主持的。有 一次上,自成奉差往兰州。出得城来,想起了一把护身的腰刀忘在家中。其时盗贼 蜂起,途劫很多,有些本领的人,行路都带着器械自卫的。自成匆匆地回来,见大 门不曾上闩。推得进去,里面静悄悄的,自成心疑,就蹑手蹑脚地到了内室。房门 深深地闭着,房中却有笑语声。自成在门隙内一张,正见李氏和毛四拥在一块儿, 谈笑饮酒。毛四一手执了酒杯,送到李氏的面前。李氏微微沾了樱唇,便俯着粉脸, 把香口中的酒、去送在毛四的嘴里。两人亲密的状态,真要艳羡煞人。李氏更是媚 眼斜睨,瓠犀微露,那身躯儿软绵绵的,倚在毛四的肩上。毛四勾着她的玉臂,嗤 嗤地嗅个不住。李自成看了这种情形,不由地心头火起,也不及打门,提起脚来只 一脚,轰隆地一响,那房门直坍下来,吓得李氏由毛四的肩上倒仆在椅中。毛四也 不曾提防的,惊得连酒杯也摔在地上。这时自成也直抢入来,向壁上掣下那口腰刀, 望毛四斫将过来。

毛四要避也避不去,急忙掇起一把椅儿,去架自成的刀。

谁知自成用力极猛,这一刀剁在椅上,把椅儿劈做了两半。刀口顺着势下去, 正好将毛四的左臂削去。毛四痛倒在地,身体乱滚。自成抢上一步,踏住毛四的胸 脯,一刀戮在毛四的胸前。

尖刀透达背心,鲜血望上直冒,眼见得毛四已不活了。李氏吓得花容惨白,跪 着只是求饶。自成一面拉起李氏道:“俺已杀了毛四这厮,你且起来给俺侑酒。” 李氏见自成并无杀她之意,胆子就比前大了。这时做出一副柔媚的姿态,百般地奉 承自成。

自成谈笑欢饮,命李氏去了衣裙,又饮了几杯,嘻笑调谑,备极绸缪。李氏以 为自成忘了前嫌,渐渐地放肆起来。正在这当儿,蓦见自成取过腰刀,狞笑着说道 :“你喜欢和毛四寻乐,俺来成就你们的好事吧!”李氏未及回答,自成的刀尖, 已搠入了李氏的下体,向上一挑,噗刺的一声,把李氏倒削做两半片了。自成杀了 毛四和李氏,知道自己犯了罪戾,便打叠起细软,一口气奔出大门,直向甘肃奔走。

到了天色黄昏,已离城七十多里了。这样的晓行夜宿,不日到了甘肃。正值甘 督王为国在那里招兵。自成投效,为国爱自成勇猛,收做亲随。过不上几个月,又 擢督署护卫官。那时正嘉胤举事,陕中饥民,大半响应。王嘉胤被曹文诏杀死,部 众星散。陕中盐枭高迎祥,率盐民抗税,打死官兵二十余民。

陕抚陈浩谟饬总兵梁廷栋往剿。迎祥听得消息,招集盐民准备抵抗。迎祥的侄 儿高栖,是个陕中的孝廉,为人很有才智。迎祥就命高栖,在军中策划机务。这时 高栖献计道:“官兵远来,如不杀他一个下马威,一朝被他得势,可就难破了!” 迎祥点头,即着高栖去布置一切。

总兵梁廷栋,统着部下的一千五百名马队,并步队三千,飞驰而来。当经过黄 土冈时,游击程枚谏道:“冈南树林深密,须防贼人有埋伏。”梁廷栋笑道:“跳 梁小丑,哪里能有这样的高见?你们只顾往前进行吧。”程枚不敢多说,便挥兵过 冈,刚刚走得一半,猛听得一声号炮,贼兵分四路杀出。官兵不曾防备,慌得四处 逃窜。梁廷栋闻前队遇伏,喝令后队缓进。兵士已走滑了脚,一时停止不住。待到 闻令驻队,忽然喊声大起。

斜刺里两队兵马杀出,左有高栖,右有牛金星。廷栋急分兵迎战。后队兵马又 大乱起来,却是高迎祥自引大队贼兵杀到。官兵立脚不住,大败而去。

梁廷栋虽是个久经疆场的宿将,到了此时,靠着他一个人镇定,没甚用处,兵 士已不听命令,各自抱头乱窜。游击程枚,战死在乱军中,梁廷栋见兵伍失律,喝 止不住。贼兵又四面冲杀,只得下令退兵。高迎祥见官兵大队移动,大叫军士们速 进。

高栖立在土冈上,摇旗指挥,霎那间贼兵似潮涌般过来。官兵自相践踏,死者 无算。牛金星领着一支人马把梁廷栋围在垓心,部将祖大寿高声道:“主帅不要心 慌,但随末将杀出去就是。”当下大寿在前,廷栋在后,两人左冲右突,正要杀出 重围,忽听得一声呐喊,兵士便厚了许多,一重重地休想杀得出去。

廷栋顿足道:“吾不听程游击的良言,此番性命不保了!”说毕拔出剑来,想 要自刎。祖大寿忙夺住道:“主帅是三军司令,今如一死,三军无首,益发不成功 了。”说时手指着高冈上的少军道:“此人执旗指挥,围困俺等,看俺先诛了他!” 于是拈弓搭箭,飘地一箭射去,不偏不倚,正中冈上的少年,便一个倒栽葱,滚下 冈子去了。贼兵没了这扇旗儿指点,不知梁廷栋从哪一方杀出来,弄得头绪毫无。 祖大寿乘着这空隙,护了梁廷栋杀开一条血路,往西北角上逃脱了。

高迎祥见廷栋逸去,鸣金收兵。牛金星擒住副将柳沈翰沈翰不屈,被迎祥所杀。 护兵又舁了高栖过帐,迎祥细看他的伤处,是一矢贯在脑门,势已奄奄一息了。迎 祥急命请医疗治。

医士把箭簇拔去,高栖两眼往上一翻,竟气绝死了。迎祥因这次大胜官兵,都 是高栖的策划,高栖一死,迎祥好似丧了一只右臂,不觉感伤不止。那梁廷栋败回, 当然卸职听勘。亏得巡抚陈浩谟,竭力替他保奏,才令祖大寿署了总兵,梁廷栋革 职留任,带罪立功。那高迎祥自败了梁廷栋,声势大振,附近的流贼,都来归顺迎 祥。

甘肃盗寇矮老虎,率党羽三千人,在峰山一带,据寨作乱。

官兵屡战屡败,甘督命李闯自成为统领,引劲卒五千,往剿矮老虎。自成果然 猛勇,奈官兵都是未经战阵的,一旦上阵,队伍不齐,手足俱颤,被矮老虎大杀一 阵,五千兵马,只剩得两千几百名。自成知道兵败,归必见罪。因那时国家多事之 秋,军令严重如山,主将败还决难保全首领。由这个缘故,自成和先行官高杰商议 道:“如今兵溃丧师,回去不得了,横竖是一死,不如领了所部,前去落草吧。” 高杰踌躇道:“咱有家属在甘肃城中,甘督闻咱变叛,家眷定遭杀戮。”自成笑道 :“那还来得及,乘此刻败讯未曾到甘,你可悄悄地回去,连夜将家属盗出,俺在 这里等候你就是。”高杰见说,真个去接了家眷,回至军中。又向自成问道:“咱 们现在去依谁好?”自成道:“俺有个舅父高迎祥,近据陕中,势力浩大。俺们前 去,万无一失的。”高杰大喜,便和自成领了二千几百名败兵,往投迎祥。迎祥见 自成勇壮,即授为右将军,以张献忠为左将军。

这两位恶魔,聚在一块儿,一般地杀人不眨眼的。每到一处,不论人民军官, 不分玉石,一概杀戮。所以经过的地方,城市顿为丘墟。献忠又喜放火,城池打破 后,一边抢劫,一边四处放火,直烧得满城通红。男女老幼,痛哭的声音,远闻数 里。

献忠恶他们烦噪,下令闭门屠戳,阖城惨杀,见人便斫。杀到尸积如山,血流 成渠。城中的河道,被人血泞住,水流尽赤,淤塞不通。献忠策马巡视,方才抚掌 称快。李自成攻城,终不及献忠的迅速,往往落后。等得自成赶来,献忠已杀得差 不多了。

有一次上,献忠进攻白水,自成在后监军。献忠领的铁骑,赶起路来,和风驰 电掣一般。白水县尹陈悚,闻知贼兵到来,急令闭起四门。陈悚亲自上城守御。怎 奈城内兵少,献忠攻城又力,不到半日,西门已破,陈悚堕城而死。献忠率兵进城, 正在大肆掠劫,放火焚烧。忽探子来报,监军李自成离此只有十里了。张献忠怒道 :“咱拼死的把城攻下了,他倒来趁现成么?”吩咐左右,把四门紧闭起来。。献 忠在城中,闭门搜杀,妇女有美貌的,就任意奸淫。

李自成领兵到了城下,见各门关着,大叫开门。城上献忠的部将回说道:“张 将军有令,城内正在杀戮,不许有别的人马进城,必待城中杀尽了,方可开门相纳。” 李自成听了,勃然大怒,便要令兵士攻城。牛金星在旁阻止道:“献忠的部下,锐 气正盛,咱们仗他抵御官兵,也是不可少的。倘若和他翻脸,万一他去助着官兵来 与咱们作对,那不是自掇石头压脚吗?”

自成听了,觉得牛金星的话不差,就耐着气守候。直至献忠杀得城中男女老少, 十去其八九了,才命左右开城放李自成的兵马进来。从此自成和献忠,不免生了一 种意见了。

其时为崇祯五年,满洲皇帝努尔哈赤已死,第八皇子太极继位,转眼是天聪六 年了努尔哈赤,明天启七年卒。明崇祯帝,以袁崇焕为边关督师,抵御边寇。副都 督毛文龙,初在东江,部下有十万多兵丁,实力很是不小。满洲进兵寇边,有毛文 龙这一路兵力,着实受些牵制。哪里晓得袁崇焕一到,第一步就要把毛文龙的兵丁 改编。文龙因江东荒岛,完全是自己独立经营出来的,便有些不愿意受崇焕的节制。 袁崇焕恨毛文龙藐视,将文龙赚入寨中,叱武士缚起来,立时斩首。毛文龙部下的 兵丁,都替文龙抱着不平。就是边民,也无不说毛文龙是冤杀的。崇祯只当没有听 见,把江东毛文龙部解散。只为袁崇焕一些儿私愤,杀了副都督毛文龙,满洲军马 少了个牵制,遂得直寇边疆,这也是明朝国亡的定数了。

这崇祯皇帝登基五年,外省的灾异迭见,真是笔不胜书。

记得崇祯继位的一天,半空中有声,似雷非雷,又似炮声,群臣无不惊惧!以 新天子御极,大家吓得不敢做声。元年的四月,有大龙三条,在睢宁城外狠斗。龙 血四飞,犹若红雨,人民房屋,都飞往半空。这样斗了半天,一龙堕地,长数十丈, 腥膻闻数里,龙身尚能转动,浇水便跳跃不止。过了十多日,嗷叫自毙。人民割肉 煎油,可以燃灯,光明胜常油十倍,但不能说是龙油,否则霹雳立时就要击下来了。 又天津洪水暴发,水里有高十丈的大人,穿着白衣,戴着白帽,形状和庙里的白无 常似的,两眼光芒四射,足大二尺,手巨如箕。顽童们把石块投去,大人啾啾作声。 过了三天,方没入水中。又五月有大星出东方,周围光耀十丈,大约如斗。黄昏出 现,五更星忽化作五颗。变时有爆裂声,火星四射,落在人民的屋宇上,就此火烧 起来。后来那颗大星,竟一更变化一次,或一更变化两三次。

每化一次,总得落些火星下来。一天那颗星蓦地和雷般大响了。

要知那星怎样作响,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