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93回 迁怒幺么辕门堆死鼠 殃及泉下室内污艳尸


却说李自成破了西乡,正在和诸将欢饮,忽听得城外喊声大震,左右报孙传庭 率兵追来了。自成听说大惊,慌忙起身离席,飞上秃鞍马,望北而逃。牛金星挟着 大刀,从后赶上,保着自成出了北门。幸得官兵不曾知道,只围住东西两门。其时 城中贼兵没了指挥,不觉大乱,自相践踏。县署门前,百姓放起火来,接应城外的 官兵。孙传庭已打开西门,大军一拥而入,贼兵不知所措,纷纷溃散。扫地王和紫 金梁,引了三十多骑,也逃出北门。贼兵哄然逃窜,争出北门,势如潮涌一般。孙 传庭部下游击周顺源,领了一千五百名步队,也赶到北门来追杀,贼兵无心恋战, 各自抱头逃命。这时扫地王等,只顾向前狂奔,追上了李自成,一直望冷僻小路而 走。那周顺源大杀了一阵,自知兵少,恐中贼人的埋伏,即勒兵不赶。

自成等逃了一程,见官兵不来追赶,喘息方定,收了败残人马,计点起来,共 损失马步兵士千余名,伤者不上百名。自成正要整队西进,忽探马来报,方才攻城 的官兵,不过两千多人马,由游击周顺源统带,并非孙传庭亲至。自成听了,不禁 顿足道:“咱们上了当了!”忙传报事的人,早逃得不知去向。

原来是官军中奸细所假扮的,故意说是孙传庭到了,以煽乱李自成的军心,官 兵好乘势攻城。谁知自成胆小,真的被他们吓得逃走不迭。及至听了探马的报告, 才如梦初醒,恨恨地说道:“咱们这许多人马,反被他一二千人杀败,不是要惭愧 死人吗?”说罢待要回军再去攻城,牛金星劝道:“西乡不过一个小城,何必用这 样全力?不如弃了它西进,将来养精蓄锐,再图报复不迟。”自成沉吟了半晌,于 是下令进取西安不提。

再说张献忠据蜀称王,归附他的流贼倒很是不少,势力就一天天地浩大起来。 可是献忠生性残忍,虽然拥众称王,他的贼性却仍旧不改。每择美貌妇女多人,令 卸妆侍寝。到了奸淫既遍,叫左右架起大锅,洗刷侍寝的妇女,就锅中蒸煮。不待 煮熟,便带血大嚼。又捕小儿数名,锅中热油,掷小儿入油内,任其叫嚎跳跃。献 忠看了大笑,便拔出刀来,戳了锅中的小儿,夹油乱啮,直吃到皮尽见肉。尚有余 肉,即赏给兵士们去下酒。

又筑高台丈余,四围用木栅拦住,逮十三四岁的童子,驱进台中,多至三四百 人,命兵士在台下放起火来。众童子没处逃命,只在木栏内啼哭奔逐,渐至相抱着 焚毙。

献忠见童子们奔逐的当儿,笑得嘴都合不拢来。等到烧死,把童子一个个的拣 出,劈开头颅,取脑髓大啖,名叫熏香肚。

又系少妇多人,开膛破腹,取出肠胃,投入谷米草豆。牵马喂食,谓可以使马 肥壮。有一天的三更,献忠正拥着艳姬熟睡,猛听得鼠声嘈杂,把献忠的好梦惊醒。 献忠大怒,亲自起身,持刀寻觅鼠子,一时又找寻不着,气得献忠咆哮如雷,下令 道:“兵士们尽力捕鼠,每人须交鼠十头。如不满者,均杀无赦!”这个令儿传到 营中,兵士们又惊又骇,于是大乱起来,有掘土挖石的,有推墙倒壁的。有哄入百 姓人家,挖板锄地。大捕鼠子。村镇市廛中的房屋,都被献忠的兵士,拆得梁倒椽 脱,砖翻瓦乱,大家拼命地搜寻鼠子。那些人民,半夜中给兵丁们打门进去,毁橱 拆床到处捕鼠。这一夜,城中人声鼎沸,火光烛天,百姓从睡梦中惊醒,都站立在 门外发抖。兵士们却麕集房室中,把地砖尽行揭起,一面找了捕鱼的网儿,将舍宇 的四面罩住。十几个兵丁,向着地穴壁隙中,用竹帚呐喊驱逐。大小鼠子不得安身, 一齐逃窜到穴外,都投入网内,吃兵士们乱棒一顿打,尽数死在网上了。这样地大 闹了一夜,天色破晓,兵士们各囊了死鼠,来辕门缴令。一霎时间,辕门前的死鼠, 犹若山丘,自大道前直堆到甬道外面,统计死鼠,不下千百万头。献忠命搬往荒场 中,燃火焚烧,臭气触鼻,令人作呕。

献忠又在川中,开科取士,着伪学士严锡臣为主试官,共录取七百余名。献忠 令掘大坑,深三四丈,将录取的士子,尽推进土坑,立时活埋。并自为武科典试, 下谕习武的人民,皆可投考,中者赏千金,授职千户。那时热心功名的武秀才,听 说有这样的好机会,又贪他重赏,便纷纷报名投考。献忠传集了考武的士人,先令 使刀弄枪,射箭等等,前后互较气力。中式者立在红旗下,不中式的立即斥退。这 一场考试,取得武举人三百六十余人。献忠叫士兵牵了健驴三百余头,令三百多个 武举人,人骑一头。那健驴的尾上,都系有纸炮无数。于是使众武举骑驴排队,兵 士持铳后随,献忠一声令下,兵士把驴尾上的纸炮燃着,乒乓之声大作。驴子受惊, 向前奔走。兵丁又把铳在驴后乱放,并鼓噪呐喊,向驴追逐。群驴吓得屁滚尿流, 在空地上乱跃窜突,骑驴的武举,都从驴背上直掼下来。后面的马队拥上,只一阵 地践踏。可怜那些武举,官倒不曾做得身体已先踏做肉泥了。献忠看得高兴得了不 得,自己也策马狂驰,在人体上乱践一会,才缓步回营。统计张献忠的所为,大都 类此,其惨酷和残忍,流贼当中,可算他是个魁首。李白成已算得残暴的了,倘与 张献忠比较起来,似乎还逊献忠一筹。你想献忠的为人,厉害不厉害?

再说李自成进取山西,正值山西大旱,民不聊生。一般略具勇力的百姓,早已 投身绿林。残弱的无所得食,便去掘些树皮草根充饥。后来连草木也吃完了,万分 没法。只得杀人为粮,先食子女,再食妻子,自己的家里吃完了,便往外面去抢食。

见人家杀了女儿,还不曾破肚,凶横地上前去,割了一条腿便去。等到那杀女 儿的人来迫,抢腿的人,已逃得远远的了。那人追赶不上,只好回去,哪里晓得到 得家中,杀倒在地上的女儿,全体被人偷了去了。

那人气得眼睛都发了黑,提起刀来,要待自刎,猛听得背后有人说道:“你既 愿意自杀,何不把你送给咱们充饥?”话犹未了,便来扳住那人的臂膊,夺下手中 的刀来,啪哧的一响,斫了一只手臂,飞也似地去了。那人痛倒在地,还没有喊出 痛声,忽见邻人走来,不问三七二十一,斩了那人的一只左腿,竟自去煮食了。待 到斩腿的邻人再要来斩时。那人已被别人斩得只剩一个头颅了。那邻人笑着,捧起 头颅来说道:“就这个头儿,也可以当得一二餐。”这句话才说完,背后飞过一把 刀来,把邻人的左手和他捧着的头颅,一并斫下来,提着大踏步走了。那邻人不敢 去追,否则便要成俎上的脔肉了。

又有一家人民,实在饿得过不去了,子女又不忍杀,以为媳妇是外人,且把她 杀了充饥吧。老夫妇两个,在那儿秘密商议,被那媳妇听见了,吓得心肝胆碎,忙 三步两步地走出门外,望自己娘家奔逃。到了母家,见父母也饿得要死,便含着眼 泪,把夫家翁姑要杀她当餐的话,告诉了一遍。父母见说,连声赞她是孝顺女儿。 父亲还拍着她的肩胛笑道:“咱们有这样一个肥女儿,自己不吃,倒去给婿家受用 么?”说罢拔出刀来、把他的女儿斫翻在地,弟兄们帮着草草地涤洗了,正要下锅 煮食,不料她女儿的丈夫,已赶来追讨妻子了。

那岳翁见女婿来了,不但没有愧色,反而大喜道:“女儿既回来了,还要送一 个添头上门,咱们有这两个粮食,又有十几天可以活命了。”女婿听得这种话说, 知道岳父母不怀好意,连妻子也不要了,慌忙回身逃走。那岳翁已持刀赶将出来, 把女婿的手臂拖住,斫下一只臂膊道:“饶了你吧!”说着捧了臂膊,一家欢欢喜 喜地,去煮食他的女儿去了。你想山西饥荒到这个地步,并人食人也带抢带夺,还 有什么的官府治吏?所以李自成的兵马一到,好似入了无人之境,竟一个官兵也没 有碰见,安安稳稳地进了山西城。只见城中尸首满堆道左,百姓十室九空,街道上 都是些粼粼白骨。自成因没有什么可以抢掠,只得回出了山西,向各地一路劫掠过 去。由河南辗转到了江南,直趋六安,从六安攻入凤阳,沿途放火,焚毁市廛和民 舍。又把凤阳所葬的皇陵,也一并焚去。

自成闻得凤阳多唐宋人的古墓,墓中大都有金珠宝贝等殉葬品物。于是下令在 山麓草地,树木荫茂的地方,不论新旧的遗冢,一概发掘。兵士在郊外,掘着一处 坟墓,棺木异常的长大,棺中有玉鼎玉碗之类,尽是秦汉时的玉器。自成大喜,由 是掏坟更比前起劲了。一天在凤阳的城郭东墙下,掘到了一个地穴,地穴里面,四 周用白石砌成墙壁,探首下去,隐隐尚有火光。兵士不敢下去,忙来报自成。自成 亲往看了一会,对兵士们说道:“这是从前王侯或帝王的古墓,其中定有宝物,谁 敢下去,每人赏五百金。”兵士们听了,便燃起火把,发一声喊,纷纷走入穴中。 过了半晌,由一个兵丁上来说道:“穴内有两扇石门,紧紧地闭着,却推不开它。” 自成令多下去几十个兵丁,各拿着石锤铁耙等等,前去攻打石门。轰然地一响,石 门打开,里面万弩齐发,兵丁射倒的很是不少。

自成大怒道:“死人的巢穴还这样厉害,咱们活人反弄不过他么?”当下令兵 士张了蛮牌下去,走进石门,正中是一所大殿,建造得画栋雕梁,十分精致。大殿 的佛龛内,坐着一个檀木雕就的女神,望上去眉目如生,栩栩欲活。兵士们也无心 瞧看。转过了佛龛,后面又有一重石门。却是半开半闭的。待推进石门去时,猛听 得砉的一响,十几把锋利的快刀,齐齐的劈将下来。兵士们幸亏躲避得快,但有两 个人,已被刀截做四段了。这时进石穴的兵士渐多,自成同了牛金星、扫地王等, 也亲自走下石穴来,吩咐兵丁,用铁棍架住了门上的铁板,那飞刀就不能下来了。 大家走进殿后,见是一并排五间平房,屋顶上接着一盏大灯,火光尚闪闪不绝。那 灯底通着下边的油缸,缸大约七八石,三缸以竹筒连绾着,缸中的油,点去得一半 多了。

那五间平房的后面,还有一间精室,兵士们推进内去,却并无机械设置,室内 但觉阴气森森,寒冷逼人,犹如严冬。四周所陈设的,是石凳、石榻、茶灶、药炉, 无不齐备。正中一座石台,石台之后,是用白石凿成的一座莲花台。台旁雕栏石柱, 龙凤飞蟠,雕琢异常地工细。莲瓣的顶上,架着雕龙纹的石棺,长约丈余,宽大逾 于寻常。自成一面在石室内浏览了一周,命兵士舁下那口石棺来,直抬到石室的外 面,那些兵士们不知石棺内是什么宝贝。大家锄的锄、锹的锹,七手八脚地一顿乱 打,火星四迸,石棺未曾动得分毫。自成诧异道:“那白石怎么那样结实?”说着 就石棺四周细看,见棺盖的沿上,凿着两个石筍,两边镶合拢来,似石锁般扣住, 所以不易打开。

自成沉思了半晌,如有所悟,把锄头轻轻地向石筍上一点,啪地响了声,那石 棺盖就漏出一条缝来,兵士们再并力向前将石棺的盖儿舁去。里面显出一口铜棺, 沿石棺都铺着水银,那铜棺已被水银逼得成了铜绿色了。自成又命将铜棺打开来时, 大家不觉吃了一惊。原来棺内卧着一个鲜衣浓妆的女尸,头戴紫金凤冠,身披绣龙 锦袍,肩垂流苏、罗裙鸾带,俨然是个皇后打扮。面目娇艳如生,一双盈盈的秋水, 含笑嫣然,真是万种媚妩,哪里是什么死尸,竟是一个月貌花容的美人。李自成的 为人,本来是个好淫嗜杀的强盗,他自有生以来,从未见过这样的佳丽,不由地馋 涎欲滴,呆立着好一会说不出话来。那时一班兵丁,忙着夺取棺内的金珠玉器。就 中有一对白玉琢的狮子,光洁晶莹,白腻如脂,大约是最贵重的殉葬品了。兵士们 大家争执,把一只玉狮堕在地上,跌去了一个尾巴。宝物落在这些伧夫手里,也算 得玉狮的厄运了。自成被他们的闹声惊觉过来,再看那女尸,实在越看越爱。便令 牛金星,押着兵士们,将女尸舁往城内署中,自己就走出石窟去了。当自成回到署 内,小兵已抬着女尸进来。自成命安置在内室的榻上,一面叫厨役摆起筵宴,一个 人独酌独饮的,喝一杯酒,回头向那女尸瞧看一下,越喝越起劲,也越是看得高兴。

这样地喝了有数十大觥,自成已有几分酒意,忍不住走到榻前,把女尸身上的 绣衣罗裙,慢慢地解去,露出雪也似地一身玉肤来。触在手上,细腻柔滑,无论什 么没有这样的柔腻,所惜的就是少一口气息,玉体冷冰冰的,未免减色一点。自成 这样抚摩玩弄,不由地情不自禁起来,便把那女尸一搂,生死异途,居然做了一出 鸳鸯同梦。正在这个当儿,忽见女尸的口中,微微露出一缕金线来,自成不知就理, 伸手把金线一牵,牵出一颗精圆莹洁光润可爱的明珠,约有龙眼般大小,光彩灿烂, 眼见得是粒稀世的奇珍。自成方取在手里把玩,猛见那女尸的玉容变易,由白转黄, 黄又变成紫色,莹洁滑腻的玉肤,也变做了暗黑色了。口角眼鼻,都流出淡紫色的 血水来。自成吃了一惊,还用手握女尸的玉腕,玉腕应手脱下。霎时间一个艳丽如 生的香躯,立刻腐溃得不成模样了。自成看得目瞪口呆,怔了半晌。

恰好牛金星进来白事,自成只好被衣下榻,便将女尸的变异,对金星说了,又 将明珠递给金星瞧看。牛金星说道:“这叫夜明珠,是无价之宝,不知从哪里来的?” 自成说是女尸口中的。金星说道:“怪不得尸首要腐溃了,须知珍珠是能保身的, 虽千百年可以使得死尸不腐。一经把珍珠去掉,那尸体着了空气,自然要腐化开来 了。”自成见说,连连磋叹,懊悔不迭,可是已来不及了。当下由自成唤两名小兵 将腐烂的尸体收拾起来,去置在铜棺内,仍埋入石窟,石窟上还立了一块石碑。

到了现在,听说那块石碑的遗迹尚在。但这石窟中的艳尸,究竟不知是哪一代 的皇后。有人说是唐朝的,也有说是宋朝的。

总说一句,逢着了李自成,算这死了几百年的死尸晦气,无端地被他糟踏了一 回,且按下不提。

再说督师袁崇焕,自杀了毛文龙,组织边地戍卫,备满兵入寇。哪知毛文龙部 下,有两个勇将,一个叫孔有德,一个叫耿仲明,这两人很替毛文龙不平,便暗暗 地去约通了满洲兵,密使部兵做了乡导,引满兵入龙井关,从大安口直达遵化州。

警报到了京师,祟祯帝大惊,忙召周道登、徐光启、梁鸿训、成基等一般大臣 商议。成基主张诏颁边师入卫,并荐前尚书孙承宗为督师,以御外侮。崇祯一一依 了,命徐光启草诏,一面召孙承宗入朝,诏书才得颁布。遵化州失守的警报又到, 崇祯帝急得没了主意。幸亏孙承宗致任在都,即时奉谕入觐。崇祯帝即拜孙承宗为 兵部尚书,兼中极殿大学士,着令视师通州,承宗受命,带了随从一十五人,飞奔 出京。

到了通州,总兵杨国栋、巡抚解经传,都出城迎接。承宗一一慰谕过了,亲自 挑选精壮,整备糈饷,和解经传、杨国栋等,协力守御、把一座通州城,安排得十 分巩固。这时召集边兵,入卫京师的诏书,已到各处。督师袁崇焕、宣大总兵桂满、 江西巡抚吕之中,统了大兵,纷纷勤王。满洲的太宗皇帝,却迭破了蓟州顺义等地, 警耗和雪片般飞来。京师风声鹤唳,人心惶惶不安,崇祯帝也愁眉深锁彻夜不眠。 正在焦急万分,忽报满洲兵星夜退去了。不知满洲为甚退兵,再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