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94回 风月无边田贵妃制曲 鬓钗留影吴三桂惊艳


却说满洲兵攻陷蓟州,京师风声异常地紧急,把个崇祯皇帝,急得和热锅上的 蚂蚁一般。忽报边关袁督师,亲统大军,与总兵祖大寿,宣大总兵桂满军,已抵北 通州了。崇祯帝听了,心上略觉宽了一些。又有内监求禀,满洲兵已偃旗息鼓地退 去了。原来满洲的太宗皇帝,见明朝势力尚盛,又见大兵云集,就是夺了京师,也 是四面受敌的。于是在蓟州、顺义各地,纵兵大掠了三四日,竟满载归去了。满兵 退去,京都就此解严。

袁崇焕便驻兵城外入觐崇祯帝,崇祯帝慰勉了几句,崇焕退出。

到了次日,方要整备率兵回边,突然的上谕下来,召崇焕在谨身殿见驾。崇焕 忙进朝,三呼礼毕,崇祯帝勃然变色道:“朕待你不薄,你为什么通同满洲,私联 仇敌?”崇焕未及回答,崇祯帝早掷下一封书来。崇焕拾起瞧时,掠得目瞪口呆, 做声不得。崇祯帝叱令锦衣卫,将崇焕逮系入狱,候旨定罪。

大学士温体仁、侍郎成基等,闻得袁崇焕系狱,正不晓得他犯了什么大罪。及 至仔细一打听,才知是满洲人的反间计,暗下贿通了宫中的太监,捏词为袁崇焕勾 通,并冒充祟焕的口吻,写成密书,约满洲即日进兵。内监将伪书传进宫中,崇祯 帝看了,不问皂白便把崇焕系了下狱。

消息传到了关外,满洲太宗,听说崇焕下狱,不禁大喜道:“袁蛮子去职,咱 们又少一个对头了!”那时侍郎成基,连上七疏,援救崇焕,崇祯帝才有些转意。 不料魏忠贤的余孽御史史范、佥事高捷,也进疏劾崇焕,卖国求荣,欺君罔上。崇 祯帝本来疑心未已,见了这种奏疏,自然触起他的怒气来,立即传谕,把袁崇焕凌 迟处死。这道旨意下来,谁不知道袁崇焕是冤枉的?只是不敢多言,致累及自己。 史范等又说前宰辅钱龙锡是袁崇焕的座师,曾私袒崇焕,所以崇焕敢擅杀副将都督 毛文龙。又谓私结满洲,钱龙锡实是主脑。崇祯帝这时深信史范、高捷的话,竟传 旨逮钱龙锡进京。

可怜这位致任的老宰相,年纪已七十余岁了,龙钟就道,进京听勘。成基等见 事儿逐渐闹大,株连至前任宰相,当然忍耐不住了,便纠集了六部大臣,联名上疏, 代钱龙锡辩白,前后共九十余人,凡上奏牍十七次。崇祯帝也觉有些心动,把置钱 龙锡的大辟的廷议改了长系,结果将钱龙锡戍了定海。一场冤狱,总算了结。其时 天下纷乱,萑苻遍地,外侮频来。这位崇祯帝,自登基后,差不多没有一天不在忧 虑焦急之中。批阅政事,往往终宵达旦,辛苦勤劳,至于极点。明朝开国以来,要 算崇祯帝最是劳瘁了。

崇祯帝有两个妃子,一个是袁妃袁淑妃、晋贵妃,一个是田贵妃。贵妃陕西人, 父名宏遇,迁居扬州。宏遇诞贵妃后,钟爱异常。扬州本多歌妓,宏遇亲选能鼓琴 的妓女,纳做诗妾,并令侍妾教贵妃鼓琴。又请了宿儒,使贵妃读书识字。田贵妃 的为人,自幼就聪明绝伦。十二三龄时,已能吟诗作赋,每成一篇,总是秀艳典雅, 传诵一时。宏遇性情很是任侠,结交名士高人,几遍天下,当时称她做小孟尝。田 贵妃到了十七岁上,已是无书不读了,更兼她的雪肤花貌,玉立亭亭,那种妩媚婀 娜的姿态,当时看见的人,谁不赞一声好?那年恰值信王崇祯帝未继统时,封信王 选妃,结宏遇的故交,把贵妃送入信邸。信王见田贵妃生得端庄纤妍,就纳为侍姬。 其时信王妃周氏是苏州人,性婉淑贞静,和田贵妃相处,倒很投合。后来信王又纳 了一个侍姬袁氏,容貌虽不如田贵妃,举止还算幽闲,与田贵妃同侍信王,一般地 宠幸。及至信王继了大统,周妃册立做了中宫,田氏晋了贵妃,袁氏晋为淑妃,宏 遇也不相上下。

怎奈此时天下多事,内乱外患,闹得不可开交。崇祯帝忧心国事,终日宿在御 书房里,一个月中,进宫不到一二次。幸得田贵妃善侍色笑,崇桢帝每次入宫,总 是愁眉不展的,但经田贵妃的婉言解释,崇祯帝便眉开眼笑,忧虑就此尽忘。因这 层缘故,崇桢帝对于田贵妃,也爱逾他妃。虽在警报迭至,军事倥偬的时候,终忘 不了田贵妃。往往偷个空儿,进宫和田贵妃谈笑解闷。田贵妃又有小慧,常变移宫 中的冠服旧制。无论什么东西,被田贵妃更制过,便觉美丽悦目,令人可爱。崇祯 帝见她更易,胜过旧时,也不加责问。

如皇帝的珠冠,本来用珍珠与鸦青石连缀成的。田贵妃把珍珠易去,缀上珠胎, 再嵌上鸦青石,戴在头上,便觉光彩灿烂,鲜艳无比。还有宫禁中的灯炬,系更缕 金匼所制,望去果然美观,光线却不能映照到外面来。田贵妃拿那灯的四周,各缕 去了一块木桃形,绷上轻细的宫纱,灯光就四澈,一室通明。

从前皇极殿达宫门,御道上是露天的,炎夏烈日,严冬风雪,皇上往来,必张 黄盖。田贵妃以为不便,命宫监们搭起竹架,上复棕叶,翠绿葱茏,既可以避风雨, 又不失雅观。崇祯帝看了,很赞贵妃的敏慧巧思。它如宫中的月洞门小径,只能两 人并行。一到了秋夏之交,草木茂盛,蔓延开来,路径被草掩没。

清晨经过,草上的露珠,沾人衣履,殊感不快。宫监将长草刈去,不到几天, 又是这样了。一至秋深,黄花遍地,都垂倒道上,人们走路,践踏得稀烂,石地上 弄得腻滑难行,而黄花受了摧残,也甚不雅观。田贵妃见御驾经过,太监预为清道, 那不是麻烦得很么?当下田贵妃亲自指挥,以杨木做为低拦,高约尺余,护在小径 两旁。从此石径上十分清洁,再也没有残叶乱草碍人步履了,宫中旧例,贵妃所乘 的凤舆,都是小黄门舁的。田贵妃却换了宫婢,崇祯帝点头不止,谓田贵妃知礼。

崇祯帝在闲暇时,令老宫人们说宫中的故事。讲到玉珍妃殉节一段,祟祯帝听 到惨然不乐。田贵妃侍侧,即呼宫女香,鼓琴替崇祯帝解忧。贵妃的琴技很工,调 弦和韵,高弹一阕,忽而鞺鞳如奏大乐,忽而幽细如呜鸣笙簧。一阕既终,余音袅 袅,绕梁不散。崇祯帝击节称叹。

一天崇祯帝突然问道:“卿琴艺高超,系受谁人的指授?”田贵妃半跪答道: “是臣妾庶母所亲授。”崇祯帝似不甚相信。田贵妃是个乖觉的人,恐皇上疑心她 有暖昧之行。过了几天,向崇祯帝乞恩,召庶母进宫叙晤。崇祯帝即为下谕。贵妃 的庶母王氏,是扬州著名的花魁。贵妃的父亲宏遇,以三千金替王氏脱籍,纳为簉 室。王氏为人也很聪颖,奉谕进宫。田贵妃就令她当着崇祯帝,亲鼓一阕。但觉琴 音嘹亮,低时如出谷鸣莺,高时若暴风雷雨,又若行舟大江,江潮澎湃,波涛似万 马奔腾。正弹得热闹时,徒闻砉然一声,犹如裂帛,接着是叮地一响,如空山击着 清磬,幽远弥长,直彻霄汉。这一声过去,便戛然而止,万声俱寂,而耳畔似依稀 尚有风雨之声。听得个崇祯帝神形如醉,不知不觉地呆了过去,半晌才回复原状。 还连连称赞是绝技。便命重赏了王氏,又着内监两名,送她出宫。

后来国亡,田贵妃已逝世。王氏常对人讲宫中的情景,什么银床金炉,皇上赐 她抚琴,坐的锦龙绣椅,玉案上置着八宝瑶琴,御炉中香烟缥渺,直透珠帘。那种 富丽华美的所在,坐在那里,几乎疑入了天阙。又说田贵妃的宫内,无一处不是绮 罗锦绣,满眼是珠光宝气。初践其地,令人眼花缭乱,行坐不安,正不知置身在怎 么地方了。王氏讲来,有声有色,听的人目瞪口呆。所谓野老谈故国遗事,真有兴 亡今昔之感咧。这田贵妃不但工琴,又能谱曲。不论旧调新声,经贵妃谱成曲儿, 令官人们低声轻唱起来,便觉得格外地悠扬动听。崇祯帝令贵妃,把宫中的故事, 制成新曲。每至开筵夜饮时,田贵妃亲为按拍,宫女们曼声而歌。宫内故事,多悲 哀幽怨的事实。宫女们歌来,苍凉凄惋,悱侧缠绵。崇祯帝听了,免不得执杯欷欺, 凄然垂涕。宫人们一面唱着,也为声泪俱落。霎时宫中,满罩着惨雾愁云,使人不 忍卒听。

田贵妃见崇祯帝动了愁肠,恐他伤心太甚,便令宫女,易韵变节,改歌霓裳艳 曲。凄楚哀音,一变而为绣靡佳曲,所谓檀板金樽,浅斟低唱。那歌声的清越绝响, 又觉得聆声悦耳。

崇祯帝不禁也笑逐颜开,欢然饮畅起来。因笑着对田贵妃说道:“卿之歌曲, 能令人忽喜忽悲,听的几乎做了傀儡,任你在股掌上搬弄着,要他笑就笑,要他哭 就哭,所谓笑哭都由曲中来。

足见歌曲的一道,入人之深了。“田贵妃也笑道:”上古之时,本以乐立国, 春秋必鸣大乐,以乐能移风易俗,惩恶劝善,正因为入人之深的缘故。“崇祯帝点 头叹息。于是令田贵妃制成百曲,颁布各地,令人民儿童歌唱。曲中大旨,无非是 导人于善。在崇祯帝的意思,欲借歌曲,以挽救当时的颓风。

谁知道这种歌曲,流行开来,一般人民和儿童,都唱得悲感苍凉,音韵出于商 声,大似纣时靡靡之曲,遂成亡国之音。

因为五音中宫商角徵羽,算商声最是凄凉,也是最动听。妇女大都喜欢商声, 这也是性之所近了。识者知道这商音流行,柔而不振,柔近乎阴,所以妇女好之。 但是阴盛则阳衰,自然是佳征。又有人说,商声去而不返,必有大变。哪里晓得不 仅变乱,还要亡国咧。崇祯帝爱听田贵妃的新曲,常常同她临幸万岁山、千佛崖。 又登秋水一色处,即今之北海。崇祯帝徘徊远眺,不由地慨然叹道:“天下不靖, 灾荒频年,百姓流离,哀鸿遍野,朕犹筵歌酒宴。从今日起,宜力加节俭,以济灾 民,也是好生之德。”田贵妃听了,立即卸去艳服,更了淡抹轻妆,并收拾钗钿, 及连年赏赍的金珠,共得三千余金,令中官赍往京畿灾赈外,充作赈资,崇祯帝深 嘉田贵妃贤淑。

那时田贵妃父宏遇,官右都督副将军,性极好客,一时众望所归,名士英雄, 趋之若鹜。田将军仗义疏财,名满天下。

宏遇便在城西,盖建起一幢大厦来,占地几百亩。所谓甲第连云,殿阁巍峨, 楼台百尺,都是画栋雕梁,丹饰粉垩,精致无异皇宫。单讲他那一座花园京师有田 皇亲花园,遗迹犹存,在都下已算得独一无双了。园中亭台山石、花草林泉,无有 一般不全。阖园的四周,尽栽翠柏苍松。红楼一带,在绿树荫浓中隐现。这种景色, 多么雅致!

宏遇为建这所别墅,怎么打样儿,看模型,足足闹了有两个年头,才得造就。 到了落成的那天,宏遇便大张宴席,悬彩挂灯。沿街还搭彩纳的凉篷。从德胜门起, 直到花园面前止,五彩滨纷,备极壮丽。一天到晚,灯火辉煌,照耀犹如白昼。

街上皆燃灯树,光澈十里。天空也被映得通红,远处的人,还当是火警咧。那 时满朝的大小官吏,自宰辅以下,谁不要讨好皇亲,一时致送礼物的、道贺的,皇 亲府的门前,车水马龙,热闹非凡。田宏遇和他儿子田云岫,忙着应酬迎送。府门 前鼓乐喧天,正厅上细乐杂奏,还是霓裳羽曲,南昆北剧,应有尽有。最后的内宅, 都是一般王公大臣的官眷。扮演的歌剧,也都是十七八岁的妙龄女郎。说到这班唱 歌的女郎,也很有来历,因安徽的巡抚李留云李是南京的落第举子,闻得田皇亲好 义,千里相投。田宏遇见留云文章超俊,谈吐风雅,倒也甚是器重他。并在首辅温 体仁面前,竭力替留云榆扬。体仁召见留云,相谈之下,十分投机。过不上一个月, 上谕下来,放李留云为徐州通判,三月擢淮扬知府,半年升湖南守道。待到田宏遇 别墅造就,李留云已做了安徽巡抚兼承宣使了。

李留云感田宏遇推荐的功绩,时思报酬。侦知宏遇雅好声色,又值他别墅落成 的当儿,便以三万金购置艳姬二十四名,组成一班女子歌剧。那二十四名艳姬,均 是秦淮一带的歌妓,不但是技艺超群,就是姿容,也都出落得如花似玉,秀丽非常。

田宏遇家中正大设筵宴,恰好李留云的歌妓班送到。田宏遇见二十四名歌妓, 一个个艳色如仙,自然喜欢地了不得,又得乘此娱嘉宾,真是一举两得。所以除照 单全收外,赏给李留云的来使纹银三百两。又亲自写了一封谢书,再三的向李留云 道谢。

使者去后,田宏遇便唤歌妓的班头来,询了剧目脚本,即刻令在内室扮演起来。 那歌妓班的班头谢氏,是个半老徐娘,专一出入亲王府第,教授姬妾们唱歌的。

谢氏的父亲谢龟年,当年在晋豫一带,编歌度曲,开堂授徒的,是个数一数二 的乐师。她的丈夫杨云史,是武宗时著名乐师杨腾的四世孙。秦淮地方,颇有盛名。 所借他年逾而立时,就一病逝世。这谢氏本家渊源,又经她丈夫杨云史的指授,对 于南昆北曲,习得无一不精。腹中有四五百出名剧,尽是现代孤本。于是承袭了她 父亲和丈夫的衣钵,悬牌教授女徒,声誉远播。亲王大臣,都请她教授家中的侍姬, 年需薪金五百两。

在那时这个数目,也算不得少了。好在那般亲王大臣,有的是钱,并不在这点 点上计较。况且既爱好声色的王公大臣,金钱是不能可惜的了。还有一层,这谢氏 虽是乐师的妻子,却生得雪肤花貌,婀娜多姿。只讲她一张脸蛋儿,又白又嫩,红 润中带几分细腻,笑起来嘴角上微微显出两个酒窝儿,愈见得妩媚动人。尤其是她 那双黑白分明的秋波,伶繇敏活。若向人瞟一眼儿,真是连魂儿也被她勾去。因有 这个缘由在里面,那些亲王大臣,你争我夺,三百五百,大家请她去教姬妾。其实 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不过借个教曲子的名儿罢咧。谢氏也善侍色笑,很是知趣。当 朝的亲王们,没有一个不喜欢她的。这时谢氏受了安徽抚台李留云的聘请,到田皇 亲的府中来充班头,教授歌剧。田宏遇见谢氏佳人半老,风韵犹存,更兼她一种应 酬功夫又好,田宏遇早已觉着这个歌妓的班头,是与众不同的,心里就暗暗注意。 当下谢氏奉了田宏遇的吩咐,自去指挥一班歌妓。

那时田宏遇父子,在外面招呼来宾,大排筵席,开怀畅饮。

其时来宾当中,有一位少年英雄,姓吴名三桂,是辽东人,原籍高邮。他的父 亲吴襄,现任着京营兵马都督。田宏遇和吴襄很是莫逆,由是知道三桂的为人,讲 到这吴三桂,相貌魁梧,人品俊逸,说起话来,声如洪钟。平日间举止洒落,谈吐 极其高超。因他的父亲是个武职,三桂当然承袭家学。对于行兵上的方略,熟悉如 流。就是文才,也还算过得去。田宏遇自己是武将出身,常常和三桂论兵,见三桂 对答敏捷,所论皆洞中窍要,心下很是器重他。每对吴襄讲起,说他少年练达,智 勇兼备,他日前程正未可限量。吴襄见人家颂誉他的儿子,不禁喜得眉开眼笑,口 里虽谦逊着,心下却十分得意。

于酒酣耳热的时候,便拈髭笑道:“三桂是吾家的宁馨儿,将来光耀门庭,荫 封祖宗,当胜似老夫!”说罢哈哈大笑。三桂自己,也颇自负不凡,就是满朝文武 大臣,都对吴襄说:“三桂英勇有为,异日必当跨灶。”这样的人赞许,把个吴三 桂直捧到了半天上去,他的声誉,就一天一天地高了起来。不上一年,盛名雀噪, 都下无人不知道吴三桂是个后辈英雄。三桂在田皇亲的门下走动,田府中以一班门 客,见田宏遇还这般器重三桂,大家的眼光,自然都注在三桂一人身上,都当他是 一位大英雄看待。那天田宏遇新舍启钥,大宴群僚,三桂也高坐在席上。

酒到了半阑,田宏遇一时高兴,叫堂下止乐,令左右吩咐二十四名歌妓,一例 浓妆,来席间替嘉宾侑酒。这句话一出口,侍役飞也似地进去了。不多一会,歌妓 的班头谢氏,出来给田宏遇请了个安,领着一群美眷,盈盈地走出后堂。席上的众 宾,但听得珠帘一响,那一阵非兰非麝的香味儿,从那边射到鼻孔里来。那些宾客 的眼睛面前觉得一亮,精神都为之一振。再看这一班歌妓,一个个生得袅袅婷婷, 眉目如画。这时席上的欢笑声,和谈天说地声,立时停止起来。万声杂沓的大厅上, 霎时鸦雀无声。大家睁着光油油的两只眼珠儿,齐齐地去盯在那些美人的脸上,田 宏遇只说声:“斟酒!”这一声又高又是响亮,冲破了厅上寂静的空气,把众宾都 吃了一惊。尤其是人人称他英雄的吴三桂,他正瞧着一个歌姬出神,也被田宏遇的 唤声惊过来。只见那二十四名歌妓姗姗地走到席上,便轻舒玉臂,执壶斟酒。要知 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