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98回 孤帐桐琴佳人歌一阕 绣枕鸳梦才子事三朝


笳声凄惋,刁斗清寒,素月一轮,高高地悬在天空,使快乐的人们见了这样清 辉皎洁的月色,不由得兴趣勃勃。曾学过诗词的,还要哼上几句,点缀这可爱的明 月哩。同一的月儿照在寄旅人的身上,就觉得凄清满目,不免要动故乡之思了。这 时的月光影里,有三个人彳亍走着。那前面穿着锦袍玉带,幞头乌靴的,正是明经 略洪承畴,领了两名亲随,踏着月色在一座小帐篷前,侧耳倾听。帐篷内正发出恕 扬的琴声来、铮鏦之音,如击碎玉,如鸣银筝,把个军事倥偬的洪大帅,听得神迷 意荡,忍不住推门进帐篷去。

只见一个雪肤花貌的丽人,在帐内盘着双膝,坐在锦绣的毡毯上,轻挑玉弹着 一张古桐琴,声韵铿锵,令人神往。那丽人见洪承畴蓦然地闯了进来,不觉吃了一 惊,承畴也弄得呆了。

两人相对怔了半晌,那丽人把承畴上下一打量,见是明朝装束,身披蜀锦绣袍, 头戴浑银兜鍪,足登粉底朝靴,面白微须,相貌清秀中带有威武,就形式上看起来, 决不是个下级将士,谅必是明朝统兵的大员了。

丽人将承畴看了一会,现出惊骇的样儿,又似恍然如有所悟,便含笑着起身, 让承畴坐下,又亲自去倒过一杯热腾腾的马乳来,双手奉给承畴,并笑问将军贵姓。 这时承畴已身不由主,一面去接马乳,也笑着答道:“下官姓洪。”那丽人听见一 个“洪”宇,似又呆了一呆,忙带笑说道:“莫非是此次督师来关外的明朝洪经略 么?”承畴因她是个女子,就老实告诉她也不打紧。当下随口应道:“正是下官。” 那丽人听了,现出似笑非笑的姿态,在洪承畴的眼光中看去,只觉万分的可爱。

这位洪经略,生平所喜欢的是女色,他尝自诩为中原才子,必得一个绝色的美 人为偶,才得心满意足。家中那个爱姬阿香,虽也有十分姿色,但是万万及不到丽 人的秀媚冶艳。心下暗想,世间有这样的尤物,我洪某能娶她做个姬妾,娱那暮年 的晚景,这才不枉一生咧。洪承畴默默地想着,借着灯光,再把丽人细细地一看, 见她是旗装打扮,头上饰着珠额,鬓边微微垂下一缕秀发,梳的是个盘龙扁髻,两 条燕尾,乌云也似地堆着。那粉脸儿上,施着薄薄的胭脂,红白相间,望去又娇嫩 又是柔媚。

真是双眸秋水一泓,黛眉春山八字,更兼她穿一件盘金秋葵绣袍,脚下登一双 尖头的蛮靴。衣须人袭,人赖衣装,因此越显得伊人如玉,袅娜娉婷了。洪承畴越 看越爱,瞪着两眼,只瞧着那丽人一言不发。那丽人被承畴看得不好意思起来,不 禁嫣然一笑,慢慢地把粉颈低垂下去。承畴见她那种娇羞的样儿,越见得抚媚动人, 竟有些情不自禁,便大着胆伸手去握住她的玉臂,那丽人忙缩手不迭承畴也自觉太 卤莽了,心里很是懊悔,于是凝了凝神,喝马乳,搭讪着和那丽人闲话。那丽人口 齿伶俐,对答如流,承畴暗暗称奇。回顾几上的桐琴,承畴本来是个内家,此时不 免有点技痒,就起身走到几前,略略把弦儿一挑,声音异常地清越。

大凡嗜丝竹琴筝的人,遇着了良好乐器,没有一个肯放过的。承畴见琴音浑而 不激,知道是良琴无疑,便也坐倒在毯上,拨弦调音,弹了一阕。那丽人等承畴弹 毕,笑着说道:“琴声潇洒,不愧高手!”承畴谦让道:“姑娘神技,俗人哪及得?” 说罢起身请那丽人重弹。那丽人不好推辞,只得坐了下来。

弹了一段小曲,把宫商较准了,才轻舒纤腕,玉指勾挑,弹得如泣如诉,如怨 如慕。听得承畴连连赞叹。那丽人一笑罢弹,盈盈地立起身来,和承畴相对着坐了。 两人谈起琴中的门径来,渐渐地讲得融洽,互相钦慕,大有相见恨晚之概。

那丽人忽然笑道:“如此良夜,又逢嘉宾,无酒未免不欢。”说着走入篷后, 唤醒那个侍女。丽人自己,也忙着爇炉温酒,又弄些鹿脯羊烩,蒙古人的下酒菜出 来,置在洪承畴的面前。

那丽人亲自替洪承畴斟酒,自己也斟了一杯,两人慢慢地对饮着。承畴的酒量, 原是很好的,差不多一二十杯毫不放在心上。

那丽人见承畴酒兴甚豪,吩咐侍女换上大杯来。侍女便去取出一双碧玉的高爵, 能容酒半升光景。丽人满满地筛了一杯,笑盈盈地奉给承畴。承畴这时被美色迷惑 住了,接过酒来啯都啯都的喝个干净。这样的接连喝了五六杯,承畴已饮得半酣了。

那丽人也喝了几杯,酒气上了粉颊,桃花泛面,由娇嫩的玉肤中,似红云地一 朵朵透将出来,只见她白里显红,红中透白,愈比未饮酒时娇艳了。洪承畴坐对美 人,所谓秀色可餐,越饮越是起劲。

那丽人一面劝酒,又顿开珠喉,击着玉盅,低声唱着侑酒。

承畴其时兴致勃勃的,已经忘形,丽人只顾斟酒,承畴尽量地狂饮,直吃到明 月三更,已喝得玉山颓倒,烂醉如泥了。承畴醉倒帐篷内,那外面的两名亲髓,因 等得困倦了,倚在帐篷的竹篱下,呼呼地睡着。东方现了鱼白色,寒露侵人,那名 亲随,忽然惊醒过来,赶紧起立,望着帐篷内瞧时,里面空空洞洞,哪里有洪承畴 的踪迹?两个亲随,一齐吃惊道:“咱两个怎会磕睡到这个地方来?主人又到哪里 去了?”两人骇诧了一会,便谎慌张张地奔回大寨来。

到了寨中,那个侍候承畴的护兵,一见两个亲随回来,忙问主人在哪里。两个 亲随当他说玩的,也就应道:“主人吃大虫背去了。”那护兵正色道:“谁和你讲 玩话,方才各总镇纷纷的进帐探询机务,俺回说大帅昨晚出去,还不曾回帐。他们 听了,兀是在那里焦躁哩!”那两名亲随,听了护兵的话,心下将信将疑的,忙三 脚两步地赶到帐中,左右侍仆,异口同声说道:“主人没有回来。”那两个亲随, 这时方才见信,便把昨夜随着承畴踏月,帐篷中遇见了一个美人,主人进去,和那 美人谈笑欢饮,自己在门外侍候,不觉睡着了。待到一觉惊醒,帐中已不见了美人 和主人,所以赶紧奔回来探听的。

众侍仆见说,都吃了一惊,大家议论纷纭,有的说那美人必是个妖怪,主人或 者被她迷死了。有的说美人是敌人的间谍,主人遭了敌手了,众人这样的窃窃私议。 那外面陈其祥、李辅国、王国永、吴家禄等一班总兵,却都等候得有些不耐烦了。

看看日已亭午,仍不见洪承畴点鼓升帐,那警骑的探报,直同雪片般飞来,急 得众将领一个个抓耳揉腮。大家都说洪大帅也太糊涂了,军情这般紧急的时候,怎 么可以一去不回,岂不误了大事?总兵王国永大叫道:“督师的人又不在寨中,令 又不发,万一敌兵乘机掩至,咱们不是束手待毙吗?”国永这一叫,把大众提醒过 来,便你一句我一句的,在帐外争噪起来。那两名跟承畴出去的亲随,只躲在帐后 暗暗着急。日色斜西了,军中巡柝号乱鸣,转眼要掌上灯号了,这位洪大帅的消息 沉沉。

那清兵已离明军三十里下寨,战书投来,催索回书已经两次,怎奈洪承畴未曾 回来,又没有交托代理的,军机要务,各总兵不好擅专,只哄在帐外哗噪。

这样地闹到了黄昏时分,还是总兵吴家禄,见洪承畴依旧不见,心知有些不妙, 急召服侍承畴的左右亲随至帐外,家禄亲自诘询。那两个亲随不敢隐瞒,把承畴散 步野外,遇见丽人的经过,细细讲了一遍。家禄听了大惊,半晌顿足道:“你这两 个奴才,大帅既出了岔儿,何不早说?几乎误了大事。”说着,喝侍兵把两个亲随, 各捆打五十背花,暂时拘囚。一面点鼓,传集诸将,把洪承畴失踪的话,对众人宣 布了。诸将听罢,各各面面相觑,做声不得。吴家禄朗声说道:“目下军中无主, 军心必行涣散,应即由众人推戴一个人出来,暂时维持一切,摄行督师的职权,众 位以为怎样?”众人齐声称是。当下经总兵王国永为首,共推吴家禄为总兵官,代 行督师职务。吴家禄谦让了一会,随即升帐,点名巳毕,把清军战书批准来日交战。

一面令参议处拟了奏稿,将洪承畴失踪的情形,差飞马进京奏闻,这且按下了。

再说洪承畴喝得酩酊大醉,连人事都不省了。及至酒醒,睁眼看时,见自己睡 在一张绣榻上,锦幔绣被,芳馥之气触鼻,承畴不觉大吃一惊。一骨碌爬起来,向 外面一望,有四名蓬头侍女,打扮得十分秀丽。她们见承畴已醒,便姗姗地走进来, 两名服侍着承畴起身,还有两名忙去煎参汤、煮燕粥。等洪承畴走下榻来,什么盥 漱水、梳洗具,都已在镜台前置得停停当当。承畴弄得莫名其妙,草草漱洗毕,侍 女抢着进汤递粥。承畴还不曾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便胡乱吃了些茶汤,一头吃 着,就问侍女们:“这里是什么所在?俺记得昨天晚上,在帐篷内饮酒的,还有一 个丽人相伴着。此刻丽人哪里去了?俺怎的会到这里来?”承畴说时,内中一个侍 女,只是掩口微笑,承畴益发摸不着头脑了。还有一个侍女,笑着说道:“你已到 了此地,还问他则甚?”承畴正要诘问,那一个年龄稍长的侍女道:“你且不要忙, 咱替你说了吧。这里是芙蓉沟,咱们都是大清皇帝宫里的宫人。”

洪承畴听了芙蓉沟三字,早叫声“哎呀!”连手里的茶盏也落在地上,脸儿顿 时变色,身体不住地打颤道:“俺着了道儿了!”说罢就昏了过去。那些侍女们慌 忙扶持着他,一个附着承畴的耳朵,高声叫喊。又有一个,竭力的替他掐着唇中。

大家七手八脚地忙了一会,承畴方才悠悠地醒转。

原来这英蓉沟,是清朝的属地,承畴自己落在虎穴中了。

洪承畴苏醒了过来,回忆到昨夜的情状,和美人对饮,不知怎么模模糊糊,会 到这个地方来,那个美人当然是清朝的奸细了。

但不知清朝的皇帝,要赚自己来做什么?又想起了家中,和阿香恋恋不忍离别 的情况,她还希望自己此次出师告捷,奏凯回去,一家团聚。如今身羁异邦,不知 阿香分娩没有,万一已经产育了,又不知是男是女。倘阿香闻自己被人所赚,堕入 牢笼,不知她要怎样地悲伤咧。承畴越想越觉伤心,举首满眼凄凉,忍不住放声大 哭起来了。那些侍女们见承畴这样的悲痛,便上前再三地慰劝。那年龄最长的侍女, 还低低地对洪承畴说道:“经略也不要感伤了,既来则安。咱们万岁爷是个宽厚仁 慈的主子,比明朝昏愦庸劣的暴君,至少要胜上十倍!咱们万岁爷决不会难为经略 的。”

那侍女说犹未了,洪承畴已听得怒气上冲,只听得噼啪一下,侍女的脸上,早 着了一下,打得她粉面上现出五个指头印儿,哇地一声哭出去了。洪承畴又气又恼 又是悲伤,索性拍案打桌的高声号哭。正哭得呜咽欲绝的当儿,似肩上有人轻轻的 把他勾住,接着伸过一只纤纤的玉腕来,替自己徐徐地拭着眼泪,觉得她那幅罗巾 上,有一股荡人心魄的香味儿,直射进自己的鼻管。洪承畴只当是侍女又来捣鬼了, 待要抬起头来发作,眼前只觉光儿一闪,细看替自己拭泪的不是别人,正是昨夜帐 篷里的丽姝。承畴蓦见了那美人,好似他乡遇着了故人,又似奶孩见了乳母,分外 来得亲热,恨不得把心里的苦处一齐掏出来交托给他。那两行热泪,不知不觉扑簌 簌地流下来了。又想起自己被赚到此,都是那美人的狡计。想着看那美人一眼,说 一声:“你害得俺好苦!”不禁又号啕痛哭起来。

那美人含笑着娇声细语地说道:“那都是咱的不好,望经略千万看咱的薄面, 不要见怪,咱就感激不尽了!经略是个聪敏不过的人,须知咱此番的欺骗,也有许 多苦衷在里面。但若照情理上讲起来,咱于经略方面,实在抱歉极了!素闻经略豁 达大度,哪一件事看不穿?想对于咱种种得罪经略的地方,必能见谅的。况经略正 在壮年,他日的前程,未可限量,那么经略应该保重自己的身体,倘然过于悲伤, 弄出那病儿来,不但使咱心上不安,就是经略也自己对不住自己的。谁不知道经略 是中原才子,咱们万岁爷,也久闻经略的大名,要想把经略请来,倾衷吐肚地畅谈 一下,以慰向日的渴望,怎奈千里相暌,天各一方。经略是明朝的大臣,万岁爷是 大清的皇帝,在从前虽是尝通过朝贡,现今却成了敌国,两下里要想见面聚谈,势 所必然是为不到的。于是不得不然,想出一个最后的计较,把经略邀请到这里来, 总算叨天之幸,竟告成功。唯咱对经略,却未免成了罪人,咱只求经略海涵,饶恕 了咱吧!”

那美人说在这里,声音已是呜咽了。一双盈盈的秋水中,珠泪滚滚,一头倒在 洪承畴的怀里,便抽抽噎噎地哭将起来。

这时洪承畴已止了哭,被那美人滔滔汩汩的一片甘言,说得他心早软了。及至 见那美人也哭了,那种娇啼婉转,粉颊上泪痕点点,好似雨后樱花,不禁动了怜惜 的念头。便伸手轻轻地把那美人扶起来时,已哭得和泪人儿似的,一头仍倒了下去。 洪承畴待要再去扶持时,猛然地想着这不是美人计么,咱不要被她迷惑了,承畴心 里一个转变,立刻就把脸儿一沉,霍地将那美人推开道:“你不用在俺的面前做作 了。俺身既被赚到此,唯有束手待死吧。你说要俺和清朝皇帝相见,俺堂堂天朝大 臣,去对那鞑靼俯伏称臣,那是万万做不到的!老实对你说了吧,倘要俺投诚清朝, 除非是海枯石烂,日月倒行。”洪承畴说毕,把两只眼睛闭得紧紧的,任凭那美人 怎样说法,他只做不曾听见。那美人知道承畴打定主意,只得叹了口气,懒懒地走 出去了。

自那日起,承畴便咬紧牙根,预备绝粒,无论山珍海味摆在他的眼前,他只闭 了两眼,连觑都不觑。这样的过了三天,真是滴水不进。承畴觉身体疲乏,有些坐 不住起来,索性去静睡榻上等死。看看到了第四天上,洪承畴已是支持不了,浑身 软绵绵的,开眼便觉昏天黑地,耳鸣目眩,心里一阵地难受,不由地垂下泪来。光 阴流水,转眼是第五天,承畴饿得奄奄一息,连哭都哭不动,眼中的热泪也流干了, 去死路不过一筹了。

在这个当儿,忽见那天的美人,又姗姗地进来,望着承畴的榻上一坐,附身到 承畴的耳边,低声说道:“经略何苦如此?你难道不想回去了吗?昨天豫亲王的营 中,解来十几名俘虏,内中一人,自称是经略府的纪纲。据说经略的五夫人已诞了 一个贵子,遣他特地来报喜信的,还说经略府中,大小均安宁的,经略也可以安心 了。”承畴这时虽然奄卧在榻上,到底不是染的重病,不过饿得没了气力,心上是 很明白的,他听了那美人说五夫人诞了儿子,承畴的心上不觉一动。

因阿香是他第五房姬妄,美人能讲出他的见证来,谅不是说谎的,于是把眼睛 略略睁开了,便有气无力,断断续续说道:“俺的家人在哪里?”那美人笑了笑道 :“经略想是要见他么?”承畴点点头。那美人说道:“这里的规例,是不能召外 仆进来的。经略真个要和纪纲说话,须得到外面去。可怜经略已饿到这个样儿,怎 么走得动呢?咱劝经略,还是进点饮食的好。倘你这般地糟踏自己,消息传到京里, 不是叫你那几个夫人要急煞了么?”美人说着,走下榻去。倒了热腾腾的一杯参汤 来,叫侍女们帮着扶起承畴,那美人将汤把香唇试了试冷热,擎着杯儿,送到承畴 的口边。承畴这时被那美人句句话打中了心坎,又记念着阿香,急急地要见那仆人, 一询家中的情形,所以美人劝他进食便不再拒绝了,把一杯参汤,竟一口一口地呷 下肚去。那美人见承畴已有了转意,就忙着递茶献汤,亲自服侍着承畴。到了晚上, 终是和衣睡在承畴的身旁。这样的过了有四五天,承畴的精神已慢慢地复原了。他 本来是个酷嗜女色的人,早晚对着如花似玉的美人,怎能支持得住?由是不上几天, 两下里已打得火热了。

一天,洪承畴忽然想起那个家人,定要那美人领着他出去,那美人答应了,经 侍女们捧进一包衣物,美人便叫承畴改装起来。承畴见包中衣服,却是些萤衣外褂, 红顶花翎之类,并不是明朝衣冠,坚持着不肯穿着。那美人笑道:“咱们这里,似 你那样的装束,是不行的。”不知承畴改装否,再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