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明代宫闱史》第99回 血滴玉盘李闯醢常洵 文绣莲瓣崇祯贬田妃


却说那美人哄着洪承畴去看家仆,强着承畴改装。承畴犹豫不肯答应,那美人 不由分说,早唤进两名侍监来,扶洪承畴坐下了,取出一把小刀来,刺刺地将承畴 顶发剃去,结了一条辫儿垂在脑后。洪承畴心下虽然不愿,但自思寄身异邦,不得 不受人家的支配,于是又脱去了绣袍,穿上天青的外套,黄缎的马褂,腰里悬了荷 包,戴了大红晶顶的纬帽,尖头的朝靴,颈中又套了一串朝珠。打扮已毕,承畴忙 向着衣镜上一照,伊然是个满洲人了。看了再看,自己也觉好笑起来。那美人立在 旁边,见洪承畴换了一个样儿,掩着口只是格格地笑个不住。

笑得承畴面红耳赤,挨在房里,死也不肯走出去,经外面的侍卫官来催促了好 几次,内监在门口高叫,仪仗已备了,请洪大人登车。洪承畴诧异道:“俺自去看 俺家的仆人谈话,要他们这样忙着做什么?”那美人笑道:“那是这里待遇邻邦大 臣的规例。到了那里,你自然会知道的。”洪承畴没法,只得随了侍卫,出门上车, 见车前旌旗麾钺等,一对对的列着,好似郡王的车驾一般,不知是什么意思。

走了半晌,那车辆愈行愈速了,终不见停车。承畴心下疑惑,便问那侍卫道: “俺只要大营中去看俘虏,怎么还不见到?”那侍卫答道:“此次被咱们掳得的明 朝官吏很多,正不止大人的仆役一人,现在已迁往白堡城去了。”承畴听了,暗暗 吃惊道:“白堡城不是清帝的行宫么?俺到那里去做甚?”承畴其时已不由自主, 任他们拥车前进。在路上经过清军的营垒不知多少,都是旗帜鲜明,刀枪耀目。这 样一程一程地进去,直达白堡的行宫面前停车。早有祖大寿、陈如松、白广恩、范 文程、田维钧等,一班明朝的降将,都立在宫前相迎,洪承畴还觉莫名其妙。众人 待承畴下车,不等他动问,便一哄拥了承畴入宫。走进了盘龙门,便是一个大殿, 殿额上写着“天运”两个大字。到得那大殿上,就有内监屈着半膝禀道:“上谕众 官留步,只召洪大人进见。”祖大寿等见说,一齐止步,分列两边,让洪承畴独自 一人进去。洪承畴见了这种形式,心里弄得必必地跳个不住,但势已骑在虎背上了, 只好硬着头皮,跟了那内监,向甬道中进去。经过了端谨殿,由一个小监递上一叠 手本来,如肃郡王豪格、郑亲王齐尔哈朗、贝勒莽古尔泰、睿亲王多尔衮、豫王多 铎、贝勒巴尔海、武英郡王阿济格、贝勒巴布泰、额附克鲁图、贝勒代善、大学士 雪福庚伦、贝勒慕赖布、章京冷僧机、庆王阿巴泰、贝勒巴布台等,这一大群亲王 贝勒,都来迎接洪承畴,承畴一一和他们招呼了。

众人让洪承畴前行,大家蜂拥着,好像群星捧月似的,一路慢慢走着。又过了 仁寿殿,远远已瞧见仁极殿上,银帘深垂,丹墀上列着雪青绣衣、白边凉帽的二十 四名侍卫。殿内静悄悄的鸦雀无声。洪承畴跨上丹墀,就听得殿门的银帘响处,已 高高地卷起。大殿的正中,露出金漆紫泥的龙案。四边金龙抱柱,案的两边列着十 六名内侍。上面绣龙宝座中,高高的坐着清朝的太宗皇帝,那种庄严威武的气概, 令人不寒而栗。承畴到了此时,不知不觉地屈膝跪下,俯伏着不敢抬起头来。殿上 传下一声赐坐,便走过两名内侍,把洪承畴掖起扶持上殿,至金龙的绣墩上坐下。

承畴一面谢恩,偷眼瞧那太宗皇帝,见他生得面方耳大,两颊丰颐,广额高颧, 目中有神,俨然是个龙凤之姿,帝王之貌。承畴看了,暗暗称叹。那太宗皇帝,却 霁颜悦色说道:“朕久慕先生才名,今日幸得相见,望先生有以指教!”洪承畴见 说,弄得惶悚不知所措,额上的汗珠,和黄豆般大小地直滴下来。半晌才跪下顿首 道:“下臣愚昧,荷蒙陛下赐恩,不加斧钺之诛,臣虽万死,也不足报陛下于万一!” 太宗皇帝听了大喜,忙令内侍扶起洪承畴,传谕笃恭殿赐宴。承畴又拜谢了,退下 殿来,由肃郡王、郑亲王、武英郡王、豫王、睿亲王、大学士雪福庚伦等一班亲王 大臣,奉了上谕,赴笃恭殿陪宴。承畴下殿,身上的冷汗,已湿透了朝衣,知道清 朝的皇帝,对于自己格外优遇,因此心里也异常感激。

及至宴罢,循例要进宫谢恩。其时由内监传旨,皇上在勤政殿,宣洪经略大人 入觐。洪承畴领旨,跟着那内监向勤政殿来,那班亲王大臣,却在笃恭殿上候旨。 承畴到了勤政殿,谢宴毕,太宗仍命赐坐。承畴叩头起身,蓦见太宗的身边,还坐 着一个黄龙绣袍、金额流苏的美人,想必是皇后了。承畴慌忙又行下礼去,只听得 上面莺声呖呖的说声:“赐坐!”又清脆又是尖利,把殿上沉寂的空气冲破,直诸 进承畴的耳朵里,觉得这声音非常稔熟。承畴忍不住微微地斜睨过去,不由地大吃 一惊,身体只是发颤,低头伏在地上,再世不敢起身。那皇后却嫣然一笑,太宗皇 帝命内侍把承畴扶起,在绣墩上赐坐。这时承畴已汗流浃背,坐在绣墩上,很是局 促不安。那皇帝见承畴那种惶悚的样儿,不禁掩口微笑。

太宗皇帝便向承畴温言慰谕了一番,接着就问些关内的风俗民情,山水地理及 明朝的政治状况。洪承畴原是明末的才子,所谓无书不读的。太宗有问,承畴必答, 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把个清朝的太宗皇帝,直喜得笑逐颜开,回顾文皇后说 :“朕要夺明朝江山,非洪先生襄助不可。朕的有洪先生,可谓如鱼得水。卿这番 功劳,真非同小可!”文皇后听说,一味地微笑着,一双盈盈的秋水,时时向洪承 畴瞧看,看得个洪承畴只顾低下头去,不敢仰视。太宗皇帝咨询了一会,才命承畴 退去,暂在馆驿中候旨。又令亲王大臣等,也各自归第。太宗皇帝谕毕起身,携了 文皇后的玉腕,一同回宫。洪承畴退归馆驿,身上好似释了重负,想起了他被赚时 的经过,不由地连连吐出舌头来,半晌缩不进去。第二天太宗皇帝圣旨下来:拜洪 承畴为体仁殿大学士,参与机宜,并赏戴双眼花翎,钦赐宝石顶。

入朝照三孤例,免行跪拜礼,常朝得赐茶,出入准带卫士两名,随驾得骑马, 乘舆照亲王例,准赐银灯红仗一对。

汉人受清朝这样的殊宠,自清朝入帝中国以前,不过洪承畴一人。一时边地的 明臣,听得洪承畴大获宠幸,谁不羡慕?

所以后来明朝的臣子,大半投诚清朝,就是这个缘故。但是洪承畴被赚入满洲, 那赚洪承畴的美人是谁?洪录畴见了文皇后,为什么要吓得抬不起头来?做书的乘 洪承畴已投诚清朝,膺了荣封的当儿,把这个葫芦先来打破了,免得读者扑朔迷离, 是非莫辨。原来当洪承畴受命经略,督师大同的消息传到了满洲,那个太宗皇帝, 晓得洪承畴是中原的才子,韬略精通,有心要收他做个臂(耳力),急召亲王大臣, 秘密商议。多半主张设计把洪承畴擒住,然后劝他归降。太宗皇帝说道:“这姓洪 的不比寻常之人,万一到了事急,他就自尽,或者擒来之后,他却不肯投降。那又 怎么办呢?况且他又善于用兵,手下很有几个勇士猛将,这擒住他这句话,又谈何 容易?”

说着召明朝降将祖大寿等上殿,太宗皇帝说道:“卿等和洪承畴同殿为臣,可 知他平素所喜而最所嗜的,是什么东西?”祖大寿忙跪下禀道:“承畴尝自命为风 流才子,他生平所嗜好的,就是声色两字,所以他家中姬妾盈庭,一个个都是艳丽 如仙的。”太宗皇帝点头道:“这样说来,必须有绝色的女子,设法把他迷惑住了, 然后再慢慢地劝他归降。”众亲王大臣,齐声称是。可是一时既没有绝色的女子, 就是有了,又怎样去迷惑承畴?这种望天想驾云的话,不过是空说罢了。

太宗皇帝退朝回宫,因心里有事,脸上自然不大好看。那位文皇后在旁,便含 笑问道:“陛下有什么不快乐的事,这样的坐立不安?”太宗皇帝摇头道:“这事 和你说了,也是无益的。”文皇后正色道:“陛下有难为的事儿,臣妾理当分忧。

且说了出来,看臣妾有计较也未可知。“太宗皇帝被文皇后催迫不过,便把想 罗致洪承畴的话,大约说了一遍。又道:”此人嗜色如命,可惜没有绝色去引诱他。 因为姓洪的是个才士,于关中的地理民情、政治风俗,无一不晓。朕要取明朝天下, 须得他襄助,才能成功。“

那文皇后听了,沉吟了半晌,忽然微笑道:“这姓洪的只怕他未必好色吧?” 太宗说道:“这话也是一个明朝臣子讲的,和承畴是一殿之臣,当然千真万真的。” 文皇后道:“如他是的确好色的,臣妾倒有个计较在这里,唯须陛下允许了,任臣 妾做去,不消三个月,保你把姓洪的取来,与陛下相见。

可是不知道这洪承畴现在什么地方?“太宗皇帝说道:”承畴此刻方视师大同, 和本朝的兵马对垒。卿如能生致承畴,或使他投诚于朕,无论卿怎样的去做,朕无 有不依的。“文皇后嫣然笑道:”陛下此话当真?“太宗皇帝正色道:”国家的大 事,怎好相戏?“文皇后道:”陛下既应许臣妾,明日臣妾必亲赴大同了。“太宗 皇帝说道:”卿只要办得到就是,但这件事交卿去做,须得秘密小心,千万不要弄 巧成了拙,那可不是玩的!“、文皇后点头道:”臣妄自理会得,陛下尽管可以放 心。“

太宗皇帝大喜,当即召额驸克鲁图,悄悄地叮嘱他,暗中保护着文皇后起启, 潜赴大同。克鲁图领旨,自去料理。

到了次日,文皇后只带了一个小宫人和额附克鲁图,乘着骡车,昼夜兼程,不 日到了大同。时洪承畴统着大军,正和清军交战。一场大战,把清兵杀得大败。肃 郡王豪格、武英郡王阿济格、睿亲王多尔衮、郑亲王齐尔哈朗,都弄得狼狈逃命。

文皇后便在明营的附近,建了一个帐篷。每天到了月上黄昏,就焚香正襟,铮 铮纵纵地弹起琴来。那一天的晚上,恰好被洪承畴听得,循声寻到帐篷内,见文皇 后生得花容月貌,不禁心迷神荡。两人谈谈说说,由论琴谈曲,至于相对欢饮。文 皇后施展她狐媚的手段,将洪承畴灌得酩酊大醉。

一声暗号,额驸克鲁图从后帐直跳出来,不问皂白,一把挟起了洪承畴,跃上 日行八百里的良驹,似腾云驾雾般地,一昼夜将洪承畴直送到芙蓉沟。芙蓉沟离白 堡城五十里,白堡城离赫图阿拉百里,文皇后见大事已经成功,和小宫人慢慢地从 后赶去。到了芙蓉沟时,正值洪承畴大哭的当儿,文皇后便扮得妖妖袅袅的,想去 迷惑洪承畴,被承畴闭目拒绝。文皇后弄得没法,恰好明军中没了将帅,给清兵杀 得大败,俘虏的人很是不少,就中一个俘囚,自称是洪经略的家仆。豫亲王多铎, 奉旨前来助战,知道文皇后赚洪承畴的事,于是把那个家人,送到文皇后的地方。 经文皇后细细一盘诘,供出洪承畴的第五个爱妾,已生了儿子,那家人是特来报信 的。文皇后听了,不觉高兴起来道:“有这个机会,咱可以笼络洪承畴了。”当下 重又来看洪承畴,故意将家事打动承畴,说得洪承畴顿萌思乡之念,果然渐渐地回 心过来。文皇后哄他去见家人,强迫洪承畴改了装,竟驱车去白堡,引他入觐太宗。

洪承畴时已势成骑虎,不得不听人摆布了。文皇后又赶入宫中,今太宗格外做 得威武,使洪承畴因惧而知感,自然而然地虔心投诚了。承畴见了太宗,果然如文 皇后所料,几乎感激涕零,竟尽尽愿愿地俯伏称臣,及承畴在勤政殿二次召见,一 眼瞥见了文皇后,吓得承畴浑身发颤。原来那皇后不是别人,正是月夜赚自己,曾 在芙蓉沟同衾共枕的丽人。承畴到了这时,方知太宗皇帝爱自己之深,甚至不惜牺 牲皇后。你想承畴怎会不感知遇之恩呢?从此便死心塌地的归顺清朝了。太宗皇帝 又赐洪承畴建造学士府第,又赠美姬十名,以是承畴倒也乐不思蜀起来。当他初次 召见后,忙回到馆驿,传那个被掳来的家人时,左右回说:“那家人往文皇后盘诘 一过,随即遣他回北京去了。”文皇后想承畴见了家仆,询问起家中的情形来,以 致心念家事,未免降志不坚,故特地不令他主仆相逢。当文皇后哄承畴去看被俘的 家人,是骗他出降,其实那个家人,早已到了北京了。

不提承畴顺清,再说李自成自凤阳败回陕中,只有十八骑相随,弄得势孤力尽, 自成不胜愤恨。又值天寒,风雪蔽空,李自成奔得人困马乏,走进一所荒寺里暂息。 回顾猛将小张侯道:“俺今日一败涂地,你可在神前占卜一下。吉的俺们再进,凶 的大家散了伙吧!”小张侯真个掷了三个阴阳交,三掷三吉。

小张侯跳起身来道:“咱愿死从将军了!”说罢,唤过他的部将,吩咐道: “咱誓从闯王,虽死不悔,你等以为怎样?”部将齐声说道:“悉听将军指挥!” 小张侯大喜,于是保护着李白成,大家扮做商贩的模样,由湖北勋阳潜入河南。正 当河南大饿,人人相食,小张侯到外号召,一时饥民,从者千百成群,不到两旬, 得众十万人。李自成的势力,又大盛起来,即日便统众进次河南。时福王常洵为郑 贵妃所出,光宗之弟就国河南,闻得闯贼兵至,急和巡抚严其炯,驱百姓上城守卫。 兵民哗噪乞饷,福王不应。致任大学士吕维棋,劝福王散仓济民。

福王变色道:“你为什么不捐些家产去养兵,却只顾向俺来絮聒?”维棋长叹 道:“殿下惜此区区,一朝城破,危巢宁有完卵?只怕悔也晚了!”这几句话,说 得福王怒气冲天,喝叫左右,将维棋乱棒打出。原来这福王是郑贵妃所育,为神宗 皇帝最喜欢,年赏赍极多。还有郑贵妃的私蓄,也都给了福王,他在河南,豪富可 算得天下独一了。福王虽这样的有钱,性情却异常鄙啬。兵到了城下,叫他取些军 糈,还是一口回绝。

那李自成也闻得福王富有,令兵丁竭力攻城,并下令道:“城破之日,凡福王 邸中所有,任凭将士取舍。”又把车轴铁辕,雇铁工铸就了大铁管,管中灌入火药, 以代巨炮轰城。药线既燃,轰然一声,烟雾蔽天,对面不见。铁管因之炸裂,城墙 丝毫未伤。时河南城内绝粮,兵士多不肯守城,围住了福王府鼓噪,福王紧闭着双 扉不睬。李自成见铁管炸裂,谓铁工铸得不结实,将铸铁工们一齐杀了,雇工再做。 铁管厚约两寸许,铸就后,仍实火药令满。燃火一发,声似巨雷一般,远震五十余 里,城外地上下陷三四丈,沙石飞空,城墙坍倒了五六丈,白烟迷漫。巡抚严其炯, 督兵民抢堵塌倒的城阙。

李自成已挥兵来争,前仆后继,转眼城上立满了贼兵,其炯死在乱军之中。李 自成跃马先进,兵丁一拥进城,大家的目的,只在金钱,便一齐望福王邸中杀来。 福王常洵,这时才着急地了不得,一手一个拖了两名爱姬,想往后门逃走。李自成 早已走到,前后门团团围住。这小小的府第,怎经得贼众攻打?

一霎间前后门齐破,贼兵呐喊一声,抢将进去。李自成在后指挥,令将福王缚 起来,严刑追迫金珠钱物。福王熬不住极刑,只好照直吐露。自成命贼兵依了福王 所指的地方,前去搬运。

府门前的钱帛,顿时堆积如山。李自成笑道:“他一个人要藏着这许多的东西, 怪不得河南地方要贫穷了!”又回顾福王,见他身躯肥壮,不觉怒道:“河南的百 姓,一个个瘦得骨瘦如柴,你这斯为甚独肥?”说着叫贼目剥去福王上下身衣服, 用尖刀刺出心来拿银盘接着,把血掺在酒和鹿血里,分饮众贼将,唤做福禄酒。又 把福王一块块地脔割了,剁咸肉醢,和贼众蒸食,称为肥羔羊。李自成割食福王的 噩耗,传到京师,崇祯帝潸然下泪道:“贼盗横行,骨肉受殃,都是朕的不德所致。”

说毕,痛哭回宫,廷臣弄得面面相觑,悄悄地散去。

崇祯帝回到宫内,兀是流泪不止。田贵妃在旁,便竭力的慰劝,崇祯帝勉强收 泪。正要起身,赴御书房去阅奏疏。忽然试过眼泪的罗巾掉在地上,崇祯帝俯身去 拾时,一眼瞧见田贵妃的纤足上,闪闪地发出光来。崇祯帝因田贵妃的莲瓢瘦不盈 指,平日很为喜欢,不时拿它来玩解忧。这时见履上有异,忙仔细定睛瞧看,见绣 履用明珠缀成,所以有光。鞋面上还绣着五个字道:“臣延儒恭献”。崇祯帝看了, 勃然大怒,向田贵妃喝道:“你身为内廷嫔妃,为甚交通外臣?”田贵妃不及回答, 崇祯帝已唤内侍,把田贵妃拖将出去。不知崇祯帝要把田贵妃怎样,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明代宫闱史 作者:许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