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洪武大帝》第04章 单骑救民女


李文斌一看自己难于取胜,心想要是这样比下去。就要吃大亏,便使了个撩阴 剑,想把朱元璋置于死地。朱元璋一看他下了黑手,右腿抬起叭一转,使了个转环 腿。李文斌的剑撩空了。他心想,常言说躲不过的撩阴剑,今天愣让他用转环腿给 躲过了,这人不简单,可得多加小心。就在他发愣的工夫,朱元璋右腿落地,左腿 上步,横着卧腰一腿,踹到李文斌的小肚子上。就听啪一声,李文斌噔噔噔倒退两 步,仰面朝天躺在地下。朱元璋不容他起来,上步举剑直奔李文斌的前胸刺进去了。 李文斌哎呀两字还没出口,就断了气啦。这时大厅内可就乱了’熊占彪直喊拿刺客, 站在门外的那些兵丁哗啦一下涌进了大厅。朱元璋横剑挡住了众兵丁。两旁的文武 诸官吓得目瞪口呆。熊占彪可急红眼了,一边喊着:“反了!反了!”一边就要离 开桌子和朱元璋拼。朱元璋喝道:。且慢动手!比试之前,是你熊占彪亲口所讲, 要论高低比上下生死勿论,可有此话?”熊占彪说:“这个……”朱元璋又说: “李文斌使撩阴剑,要置我于死地,这是众目共睹,我出于自卫将他刺死有何不可?” 熊占彪说。“你刺伤他我不怪你,你不该把他刺死!”朱元璋哈哈一笑:“你们君 臣设计,摆下‘鸿门宴’要害和阳王。不刺死李文斌,和阳王性命难保!”熊占彪 说:“你好大的胆子,竟敢信口胡云!我熊占彪岂能做这小人之事!”朱元璋说: “我有证据在手。”说罢向外一喊:“带上来!”两个兵丁带着捉住的那位谋士进 了大厅。那谋士一见熊占彪,噗嗵一声跪倒,连哭带叫:“王爷呀……饶了我吧!” 向熊占彪爬去。熊占彪一见,先是一惊,接着他拔出宝剑,就要刺死这个谋士。朱 元璋一把抓住了他的腕子:“你休想杀人灭口!”又对那谋士说:“熊占彪派你去 濠州干些什么,你老实讲来,我就饶你不死,如其不然,就让你同李文斌一样下场!” 那谋士战战兢兢把他为什么去濠州,熊占彪怎么交待的,说了一遍。众人闻听,心 说:我们王爷也真不地道,人家郭子兴又没招你,你干什么非灭人家不可。这种没 理的事,我们也没法替你说话了。一个个都回到了自己的座位。朱元璋一看是时候 了,大声说道:“熊占彪名为反元,暗通朝廷,是元朝喂养的一条恶狗,他依仗权 势,残忍凶暴,持强欺弱,抢男霸女,横行霸道,弄得永义地面怨声载道,民不聊 生。我今奉和阳王之命铲除此贼。”说罢一反腕子杀了熊占彪。熊占彪的部下一个 个吓得得得乱战,慌忙跪倒,齐声说道:“将军饶命,将军饶命!”朱元璋说: “熊占彪作恶与尔等无关,和阳王部下是仁义之士,绝不乱杀一人。你们愿意归顺 和阳王就留下,愿回故里的就离去。”众人说道:“我等愿投在和阳王帐下效力。” 朱元璋命邱生、郭忠将众人带下堂会。又派两员将官保护郭子兴在寿堂休息。其余 人跟随朱元璋去迎接班琪、宋康进城,收点降兵降将,更换旗号,点仓查库,出榜 安民,不到半天工夫永义城就归和阳王了。郭子兴按功升赏,当天晚上大排酒宴, 犒劳三军。

次日,郭子兴留下邱生、郭忠、郭孝、穆义四员大将镇守永义,自己带着朱元 璋回归濠州。李善长率领濠州官员,鼓乐相迎。濠州城中,吹吹打打欢欢喜喜庆贺 三天。郭子兴通告全军,提升朱元璋为副帅,并赐珍珠一斛,彩绸百匹。从此,濠 州城军威大振,士气高昂,郭子兴在各地反王之中也有了威望。可是好景不长,不 久,郭子兴得了一场暴病,请医调治无济于事,在临终时,把朱元璋叫进宫内,对 他讲:“良秋小儿生性软弱,文武不济。我死之后,望将军看在反元大业上对他多 加扶持。我在九泉之下也可瞑目了。”又对郭良秋说:“我死之后,你就是濠州的 小王,遇事多与诸位老臣商议,不可狂妄自大。朱元璋不仅救过为父的性命,也是 我濠州创业之人,他文武双全,胆识过人。日后我儿守业,非他辅佐不可,你要把 他当作亲兄长一样看待。”郭良秋当时满口答应。说罢,郭子兴一口气上不来就与 世长辞了。不说濠州城大办丧事,且说小王郭良秋,他从小娇生惯养,不学无术。 长大了更是荒唐胡闹,终日沉迷于酒色之中,根本不懂得什么治国之法、安民之道。 老王郭子兴死后,郭良秋即位称王,他不顾众人阻拦,把他的一群狐朋狗友招来, 任意升赏封官。这些小人有了权之后,结党营私,为所欲为。他们鼓动郭良秋到处 游山观景,选拔美女,修宫苑,盖楼阁,终日玩乐。把老王郭子兴复国抗元、救民 报仇的宗旨早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不出一年,弄得仓库空虚,民怨沸腾。朱津看 在眼里,急在心里,冒着性命几次进谏。开始郭良秋还应付几句,后来便躲着不见。 有一次朱元璋差一点丢了性命。那是因为选美女的事:朱元璋对郭良秋说:“如今 天下群雄并立,人心向背,决定胜负。常言说,天下者非一人之天下,乃人人之天 下。有德者居之,薄德者失之。得民心者得天下。主公刚刚即位,应勤政事、远美 色才对。”没等朱元璋把话说完,郭良秋把眼一瞪:“朱将军你以为是先王帐下老 将就居功自傲,欺压本王,实实难容!”众文武一看要坏事,哗啦啦跪倒一片,为 朱元璋求情。郭良秋怕触犯众怒,也就顺水推舟,袍袖一甩退了下去。众人劝朱元 璋以后少管闲事,朱元璋也想跺脚一走了事,可是想起老王郭子兴临终之言,只好 忍气吞声地呆下去,等待时机,一旦小王郭良秋醒悟了,再收拾奸佞,重建军威。

这一天,朱元璋正在书房看书,门军领着一个人进来说:“李善长先生派人送 来密信一封。”朱元璋接过书信打开一瞧,信上写道:

将军历来以国为重,赤胆忠心,一丝不苟。奈郭氏门中洪福已尽,小儿良秩无 法当政,宠信佞臣贼子,屈杀忠良义士,唯恐你我壮志难成,反遭其害。某决意离 去,临行之时,是书仁兄,望兄当机立断,及早远走他乡。否则后患无穷。千万千 万。善长顿首

朱元璋看罢书信,激灵灵打了一个冷战。他想:李善长足智多谋,料事如神。 自从小王郭良秋继位以来,他曾多次劝我,郭良秋鼠目寸光难成大业,不如弃官不 做,远走他乡,再图义举。我何尝看不出濠州大势已去,危在旦夕。可是这样甩手 一走,这一支反元大军岂不立即土崩瓦解了么?不成,我一定要将他追回。想到这 里忙问:“李先生是什么时候动身的?”来人答道:“他叫我送信来的时候,还没 出营盘呢。”朱元璋一听心中高兴,我若快马出城还能追得上他。赶紧吩咐兵丁把 马牵来,带上青锋剑,把那杆亮银枪挂在鞍上,认镫扳鞍上了马,直奔木门岭而来。

木门岭距濠州三十余里,在濠州的正北,是濠州城的屏障,地势险要,易守难 攻。朱元璋为了阻挡元朝官兵,选了一万精兵驻扎在这里,并派两武一文驻守。两 武是班琪、宋康;一文就是李善长。谁知郭良秋听信谗言,说朱元璋心怀叵测,把 自己的心腹派到木门岭是另有打算。因此郭良秋便派去自己的内弟范志良为主将, 让班琪、宋康为副将,李善长为参谋。李善长临去之前,朱元璋特意将他请到自己 府内设宴饯行。酒席宴前,朱元璋语重心长地对李善长说:“先生此去责任重大, 望先生以大局为重,协助诸位将军,整军容,修工事,把好此岭。”李善长长叹一 声,说:“只怕善长有其心而无其力呀!”李善长到木门岭之后,朱元璋亲自来巡 查了一次,那真是四门八寨整整齐齐,兵有兵威,将有将胆。当时朱元璋很是高兴, 拉着李善长的手说:“看到木门岭的这种气魄,足见先生和诸位将军的一片苦心。” 谁知李善长却摇了摇头说:“您先别高兴,只怕是好景不长啊!”朱元璋吃惊地问: “为什么?”李善长说:“那位国舅爷越来越不像话了,终日不理军务,不管操练, 却带着一伙人到四乡八镇去寻花问柳,有时候两三天不回营盘。我们已经和他闹翻 了好几回,只怕是胳膊拧不过大腿去!”朱元璋闻听,紧皱双眉,对李善长说: “木门岭的一万兵丁是从濠州各营中选出来的,个个身强力壮,英勇善战,这是咱 们濠州的精华,绝不能毁于范志良之手。我回濠州一定想法把他换掉,先生还要多 维持几天。”谁知朱元璋回到濠州一提此事,郭良秋就翻了脸:“这濠州城是你当 家还是我当家?实在多事!下去!”把朱元璋轰了出来。这是一个月以前的事了。 今天,朱元璋来到木门岭一看:军营里乱七八糟,冷冷清清。朱元璋的马来到营门 口,那四个门军都还抱着枪,依在门旁睡觉呢。朱元璋下马,把门军喊醒。门军一 瞧是副帅来了,慌忙跪倒:“给副帅叩头。”朱元璋说:“你们如此懒散,若遇敌 情岂不误事?”四个人吓得不敢抬头。朱元璋说:“你们起来,以后要小心了。” 便催马直奔李善长的住所。这是一个有三间北房、东西厢房的小院。朱元璋来到门 前,翻身下马,直奔北房。这时从门里走出一人。朱元璋一看,原来是李善长的好 友、参军韩成,朱元璋问道:“李先生可在房中?”韩成说:“副帅您来晚了,他 已经走了。”朱元璋听说李善长已经走了,问韩成道:“李先生为何走得如此匆忙?” 韩成叹口气说:“他不能不走了。范志良近来在外面一意孤行,众百姓怨声载道, 人们在背后骂他是‘瘟神’将军。他在军营克扣军饷,随意殴打兵丁,弄得军心浮 动,已经走了不少人了。李先生劝说范志良,他不但不听,反而骂了许多不堪入耳 的话。这样李先生才一赌气走了。”朱元璋听到这里连忙问道:“他往哪里去了?” 韩成说:“他说去无定处。我想可能去了金鸡岭,那儿有他的一位好友。”朱元璋 一看天已过午,不能耽搁,便对韩成说:“请转告班、宋二位将军,叫他们好生看 管军营,等我回来还有要事相谈。”说完赶紧上马追出了东门。

走出有几里路,来到一片林边,忽听林中传出一个女人喊救命的声音。朱元璋 是个侠心义胆的人,听到有人喊救命,就勒马走进树林,走到切近一看,不由得火 撞顶梁。只见范志良手提一口血淋淋的宝剑,身后站着八个亲兵。在他的脚下直挺 挺地躺着一位满身血污的老者尸体。在尸体旁边跪着一个十八九岁的姑娘。那姑娘 哭得死去活来,如同泪人一般。范志良把宝剑上的血在靴子底上蹭了蹭,还入鞘内, 走上前去动手拉那姑娘。那姑娘冷不防地往起一站,抢回了巴掌,啪啪给了范志良 两个大耳光,然后转身就逃。范志良来了个饿虎扑食,向姑娘扑了过去。朱元璋大 喊一声:“住手!范志良休得无礼!”范志良一惊,赶紧撤步。回头一看是朱元璋, 他嘿嘿一声冷笑:“我当是谁,原来是副帅驾到!”朱元璋翻身下马,来到他的跟 前:“你不在木门岭军中,却在此杀生害命,调戏良家女子,你可知罪吗?”范志 良闻听,一阵奸笑:“姓朱的,你不必在我面前摆上官的架子。告诉你,去年的黄 历今年看不得了,这不是老王在世的时候了。我在我姐夫面前一句话,就叫你脑袋 搬家!我劝你躲远点,少管我的闲事!”朱元璋听到这里,气得他浑身乱颤,说道: “范志良,你赶快把老人的尸体收殓起来,放姑娘回家。你跟我回营听候处置!” 范志良把驴脸往下一耷拉说:“好大的口气!你敢处置我?我要不把姑娘放回去, 你敢怎样呢?”朱元璋一时无名火起,真想拔出宝剑除掉这个禽兽。但又想,现在 濠州已经是上下不和,四分五裂,若是把范志良杀了,小王一定不答应,更闹得不 可收拾。小不忍则乱大谋,不如先叫这姑娘走了,怎样处置范志良,待奏明小王之 后再说。便对姑娘说:“姑娘,你家住哪里,姓啥名谁,这老人是你什么人?”姑 娘见问,哭诉道:“我是前边汤家集人氏,姓汤名唤小霞,这被害者是我的父亲。 小女子自幼丧母,父女相依为命,今天,我们父女到凤阳府陆家庄找我的哥哥汤和、 未婚夫婿邓俞。不想路过此地,遇到这位军爷。他强迫小女子与他成亲。老父亲与 他争辩几句,被他一剑刺死。”说到这里,泣不成声。朱元璋强忍心中怒火,对姑 娘说:“姑娘,你赶快回家去吧。”姑娘闻听,噗通跪在朱元璋面前,放声痛哭, 边哭边说:“求将军为我父报仇1”范志良呛啷啷抽出宝剑,说了声:“我让你报仇!” 照定姑娘后心刺了过去。朱元璋手疾眼快,一个箭步蹿了过来,用左肩膀一抗范志 良的右肩。范志良噔噔噔倒退几步。朱元璋趁此机会,一按绷簧,呛啷啷宝剑出鞘, 大声说道:“姑娘闪过一旁,待我除此恶贼!”他双手一合,使了个白蛇吐芯,直 奔范志良前心而来,范志良持剑相迎,二人战到一处。没过几招儿,朱元璋就一剑 结果了范志良的性命。

朱元璋杀死了范志良,吓傻了那八个亲兵。他们跪在朱元璋面前说:“副帅, 这不关我们的事,请您老人家息怒!”朱元璋说:“范志良平日为非作歹,无恶不 作,你们这班狗奴才,助纣为虐,糟害百姓,怎说与你们无关?”这八个人一听, 个个吓得体似筛糠,央告说:“副帅饶命,今后再也不敢糟害百姓了。”朱元璋瞪 着这几个亲兵,喝道:“起来!把老者的尸首挖坑埋了。”八个人一齐动手,工夫 不大挖了挺大一个坑,埋葬了老者,在墓前竖了一块石头。朱元璋用剑刻上老者的 姓名,以作表记。这一切办完了,朱元璋又对那八个亲兵说:“你们把范志良的尸 体送到濠州,交给郭良秋,就说我朱元璋杀死了范志良为民除害。”那八个人哪敢 说话,只是答应:“是,是。”抬起范志良的尸首,一溜烟似地跑了。朱元璋看着 那帮坏蛋走远了,便对姑娘说:“姑娘,你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回家去吧。” 姑娘眼含热泪说:“将军救命之恩,日后必要相报。原来我们父女二人度日,如今 老父死于狂徒之手,我就是回到家里,也无法生存。”朱元璋说:“难道你就没有 别的亲戚可以依靠吗?”姑娘说:“只有兄长汤和和未婚夫邓俞可以依靠。”朱元 璋说:“那好了,我可以把你送到他们那里去。”姑娘说:“他们不在本地,都住 在凤阳府陆家庄。”朱元璋一听,这可麻烦了,她的亲属还不在当地,这可叫我怎 么办呢。有心送她去,又怕耽误了找李善长先生;有心叫她自己走,年轻女子孤身 一人,路途遥远,倘若路上出点差错,岂不又把她害了?常言说,帮人帮到底,救 人救个活,还是先把这位姑娘送到陆家庄,再去找李善长先生吧!只是男女同行诸 多不便。他思索片刻,想出了一个主意,便对姑娘说:“姑娘,我可以把你送到陆 家庄。但此地离陆家庄还有一段路程,你我二人男女有别,行动不便。我愿与你结 成异姓兄妹,路上也好关照。不知姑娘意下如何?”姑娘闻听赶紧跪倒:“恩兄在 上,受小妹一拜。”朱元璋忙说:“贤妹快快请起。”二人要走了,小霞又跪在父 亲坟前哭得泪人一般。朱元璋说:“贤妹别哭了,你看天色已晚,我们赶快赶路吧。” 他给小霞牵过了范志良的那匹马,找了块大石头让她登着上了坐骑。兄妹二人真奔 陆家庄而来。一路之上,无非是晓行夜宿,饥餐渴饮。朱元璋对待小霞好比亲兄妹 一般,只是在言谈行动上处处谨慎。因此,小霞姑娘更加敬佩这位异姓哥哥了。

这一天,兄妹二人已进入了凤阳地界。这时天气特别热,树叶被太阳晒得打了 卷儿,战马热得张着嘴喘气,行路人口干舌燥,嗓子眼儿里冒烟。前边来到了一个 村庄,姑娘很是高兴,对朱元璋说:“恩兄,天气这样热,我们进庄歇歇再走吧。” 朱元璋知道小霞受不了啦,便说:“就依贤妹。”二人策马向村庄走去。这个村庄 还真不小,看样子有几百户人家,村里的房子也很整齐。村头上有个大场院,周围 是用竹竿夹的篱笆墙,篱笆墙上爬满了牵牛花。北面五间正房,门前高搭凉棚,遮 住了阳光。棚子里边摆着两张八仙桌,桌上有茶壶、茶碗。桌子后边是一排靠椅。 桌子的左边有刀枪架,上插刀、枪、钩、斧等兵刃,右边架上挂着一张宝雕弓。朱 元璋看罢,心中纳闷:这是什么场所?这时就听里边叭哒竹帘一挑,走出两个人来。 一个身高八尺,肩宽胸厚,紫红脸膛浓眉大眼,鼻直口方;另一个身高六尺,细腰 扎臂,面如白玉,眉清目秀,唇红齿白。二人来到院中,奔向军刃架,各拿一样兵 刃,好像要练武艺。小霞姑娘一看见这两个人,高兴得流出了眼泪。你说这事够有 多巧吧,原来那位红脸汉子是她的兄长汤和汤鼎臣,那个小白脸就是她的未婚夫邓 俞邓万川。姑娘回身一笑:“恩兄,咱们到了。”朱元璋一愣:“怎么?此处就是 陆家庄?”姑娘说:“嗯。你瞧哇,那个拿枪的就是我哥哥,那个提刀的就是他呀。 恩兄在那棵树下稍等片刻,待我去告知家兄前来迎接于您。”说罢下马直奔院门而 去。她来到汤和面前红着眼圈,嘴唇发抖,半天说不出话来。汤和万万没想到妹妹 小霞会到这里来,眨了眨眼,定睛一看,才看清正是妹妹。他叫道:“小霞,你怎 么来这里啦?”姑娘再也忍不住了,扑簌簌眼泪掉了下来,放声痛哭:“哥哥,家 里出事了,老父他……”“他怎么样啦?”“他叫坏人给杀死了!”“啊!?”汤 和眼前一黑,噗通一声就坐在地下了。“小霞,是谁杀了他老人家?”小霞把家里 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哭诉给了哥哥。邓俞在旁边听了这些话,鼻子一酸也流下泪来。 他难过一阵,想过去安慰安慰小霞,可是跟小霞还没成亲,总是有点不好意思。他 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对汤和说:“兄长不要过于悲伤,咱们一定要给老人家报仇雪恨!” 小霞说:“咱们的仇人被我思兄朱元璋给杀了。”汤和忙问:“小妹,朱元璋他是 何人?”小霞说:“若不是他,我也不能活到如今。”她把前前后后的事情又说了 一遍。汤和与邓俞听了很是感动,忙问小霞:“思兄现在何处?”小霞说:“正在 门外等候。”邓俞说:“对这样的英雄,我可失敬。”汤和说:“快快前去迎接。” 说着三人齐去迎接朱元璋。他们来到墙外一看,只见大树上拴着小霞骑的那匹马, 再找朱元璋已经是踪影不见了。小霞这才恍然大悟,她急忙说:“恩见这个人品格 高尚,是一个施恩不图报的君子。一定是看见咱们兄妹已经见面了,便放心而去。 哥哥,恩兄为了救我,弃官舍友远路风尘来到这里,我们一定要将他请回来才是。” 说着直流眼泪。汤和说:“妹妹放心,我们一定把这位英雄请回来。邓俞,你领小 霞进去歇息,我去追赶恩人。”说罢上马飞奔而去。这工夫正是晌午头,骄阳似火, 天气很热,大道上来往的行人不多。汤和打马如飞,眨眼之间就追出了二十里地。 追着追着他猛抬头望见前面有一匹登山玉面紫花骝。马上端坐一人,年纪在三十出 头,身穿软靠,腰悬长剑,鸟式环上还挂着一杆大枪,看样子是个武将。汤和心想: 嗯,也许他就是朱元璋。让汤和猜对了,前面那位正是朱元璋。原来朱元璋看见小 霞兄妹见面了,放下了心。他想,我还得找李善长去,无需在此久留,就把小霞的 马拴在树上,悄悄地走了。

汤和催马紧追,追到马头碰了马尾,便大声问道:“前面可是恩兄朱元璋么?” 朱元璋勒马回头说:“正是在下,你是何人?”汤和闻听是朱元璋,急忙翻身下马, 上前深施一礼:“我是小霞的兄长,恩兄在上,请受小弟一拜。”朱元璋甩镫高鞍, 上前扶起汤和:“愚兄有何德能受此大礼,快快请起。”汤和说:“大家都在庄内 等候,我们快些回去吧。”说罢上前拉住朱元璋的马缰绳:“请恩兄上马。”朱元 璋此时也不能再推脱了,只好同汤和返回了陆家庄。

朱元璋与汤和刚走到庄日,只见从庄里噌噌噌蹿出四条彪形大汉,前头的那位, 身高九尺开外,细腰扎臂,扇子面的身材,面如赤炭,红中透润,润中透光,一双 剑眉斜插入鬓,一对朗目炯炯发光,鼻直口方,准头端正。头戴米黄色鸭尾巾,迎 门高挑三尖茨姑叶,鬓边戴着一朵黄绒球,稍稍一动突突乱颤,亚赛金鸡乱点头。 穿一身米黄色紧衣紧裤,紫丝绦结扎胸前十字排,腰扎杏黄色的狮蛮带。在他的身 后,是个黑脸大胖子,大镑儿头,扫眉环目,秤陀鼻子大嘴岔,光头没戴帽子,顶 上挽着个牛心发纂。上身没穿袄光着膀子,腆着肚子,下身穿一条青绸子兜裆滚裤, 腰系一巴掌宽的黄丝缘板带,脚底下是青布鞋。再往后看是个大个儿,晃荡荡身高 丈二,虎背熊腰,膀阔三停,面似乌金,黑中透亮,两道扫帚眉,一双大环眼,皂 白分明,黑的亚如黑漆,白的好似脂玉,狮子鼻,火盆口,大耳有轮,真赛过烟熏 的大岁,火燎的金刚。拢发上梳,青绸子扎顶。穿一身青色裤褂,紧裤角,瘦袄袖, 胸前二十四对白骨头钮扣,紧缠利索。最后跟的是个英俊的公子,中等身材,细腰 扎臂,头戴粉罗帽,身穿粉箭衣,胸前丝综勒成十字排,腰煞黄色狮蛮带,脚上穿 一双薄底快靴。再往脸上看,面如白玉眉似剑,二目炯炯放光明,鼻梁高,准头正, 四方海口两唇红,元宝耳,两相配,颔下无须正年轻。那四个彪形大汉往两旁一闪, 紧接着又走出四个人来。朱元璋一见,哎呀了一声,差一点从马上掉下来。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洪武大帝 作者:段少舫 徐雯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