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洪武大帝》第28章 真武庙“显圣”


华云闹着要拜朱元璋为师学艺。朱元璋想:听他刚才所说的种种事情,将来准 是个疾恶如仇的英雄,闯祸惹事的大王,我不如趁这机会,提出几个条款,以便约 束他的行动。“华云,你若依我三件事,我就教你武艺。”华云说:“甭说三件事, 就是一百件事,我都依你。你快说吧。”朱元璋说:“第一件,在人面前,不许说 傻话,要开口,先看我答应不答应,我若点头你就说,我若摇头你就不要说。能吗?” “能能,这还不容易。”“第二件,不许仗势欺人,见人有难,要舍身去救。能吗? “能,能。”“第三件,不许和人家吵嘴打架,遇事让人三分。”听这一条华云有 点迟疑,他眨巴眨巴眼睛,问道:“要是他们欺负我,让不让我还手?”朱元璋笑 了笑说:“这要看是谁。要是自己的兄弟,还是不许打架;要是那些贪官污吏,地 痞恶霸,你还要狠狠地给我揍他们!”华云高兴极了:“这还不容易,我件件照办!” 朱元璋点了点头,华云就双膝跪下去叫了声:“师父。”朱元璋赶紧把他扶起。

这时候天可就不早了,依华云的主意就叫朱元璋和他一块回家,住一夜再一块 走。朱元璋对华云说:“华云哪,现在不比寻常,不能多耽搁。我的家眷和兄弟们 现在都在武当山真武顶,他们找不着我,不定多着急呢!”“那咱们就去武当山吧。” “华云,山前有激流挡道,后面有官兵追赶。咱们得找一条山路走,又近又能避开 官兵才行。”华云说:“师父,别担心,我有办法。咱们膛水过去。你别看水流挺 急,其实并不深。我背着你蹚过去,离着不远有个山坡,爬上去一拐弯就是武当山。” 华云对这一带的路很熟,他在前边带路,遇着难走的山道,他干脆把朱元璋一背。 这时朱元璋才看出他真是力大无穷,一百多斤重的人,背在身上好像没有分量。心 中暗想:将来给他找个好师父,好好训练一下,准是一员虎将。朱元璋打心眼里爱 上了华云。

时间不大,华云和朱元璋二人绕到山下,来到水边。华云叫朱元璋骑在自己的 脖子上,手里提着大铁锚,跳到齐胸的水中,哗哗哗趟着水来到对岸。他们捋着山 根往前走,约摸走出十几里地,前边有一座山挡住去路。华云说:“师父,过去就 是武当山。咱们上去吧。”说着把大铁锚往山上一扔,挂住了山石,使劲拽了拽链 于挺结实。他先爬上去,然后再让朱元璋拽住铁链子,自己一把一把地把他拽上来。 就这样,两个人一节倒一节地往上爬,一会的工夫就爬到了山顶。再一瞧对岸的三 江大帅陈也先带着兵还在那儿转悠呢。华云说:“不用管他们,咱们先走。”说罢 带着朱元璋抄小道直奔武当山。

他们刚到了真武顶的庙门以外,正赶上梅士祖带着何二愣、范永年、曹武、高 石、薛仙、李霸几个人,拿着挠钩、套锁从里边出来。原来朱元璋一上擂台就把梅 士祖、何二愣爷儿俩给打发走了,让他们去保护家眷。梅士祖很不放心,就领着何 二愣到了另一个山头上观察动静,因为地势高,对面的事都能看清。等朱元璋踢死 了神手小太保陈士仓,擂台上刚一起火,梅士祖、何二愣就要上去打接应。他们还 没走几步呢,远远地就瞧见朱元璋从山顶中掉下去了。梅士祖大吃一惊,他对这一 带地理很熟悉,知道那是个万丈深渊,人掉下去就没个活。依着何二愣就要和三江 大帅陈也先拚了,好给朱元璋报仇。梅士祖说,寡不敌众,倘若咱们再有个好歹的, 连个回去送信的都没有了。依我之见,咱们爷儿俩先回去,把这些事对你舅母说清。 然后咱们多带几个人,从那边下山去把你舅舅的尸体找回来。安葬之后,我和你马 老爷再带着你们哥儿十个去找陈也先,给你舅舅报仇雪恨,你看如何?”何二愣只 好依从舅老爷。爷儿两个这才回了真武顶。一见马小姐,何二愣就跪下了:“舅母 大人,全怪我偷着出去惹了祸,叫舅舅摔死在山洞之内,舅妈打我骂我都应当,从 今往后我就是您儿子,养老送终都是我的事。”马小姐和二位老夫人闻听此事,哭 得死去活来。梅士祖、马从容两位老人家也没别的办法,只有劝解:“大家先别哭 了,咱们还是先把尸首找回来,安顿完了再说吧。”大家去给死者准备后事。马小 姐和何二愣、范永年等兄弟十个都挂了重孝。梅士祖带着何二愣他们几个人,拿着 挠钩、套锁去找朱元璋的尸首。他们爷几个刚出庙门,何二愣眼最尖,一眼就瞧见 朱元璋跟着一个大个儿上这边来了。他赶紧喊:“舅老爷,那不是我舅舅回来了吗?” 大家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瞧:可不是吗?正是朱元璋。人们紧跑了几步,把朱元璋 团团围住,你一言我一语地问道:“舅舅摔坏了没有?”“舅舅你是怎么回来的?” 朱元璋一笑,用手拉住了华云:“多亏这位华壮士救了我的命,要不然我早就一命 呜呼了。”他把事情的经过对大家一说,又给华云作了引见。大家喜之不尽,前呼 后拥地回到了庙里。马小姐瞧见朱元璋平安无事地回来了,转忧为喜,谢天谢地。 把孝服脱掉,上前相见。朱元璋对大伙说:“陈也先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他必然要 前来追查,我们不能在此地久留了,得赶快到于桥镇去。”大伙答应一声,分头准 备,套车的套车,收拾东西的收拾东西。朱元璋把老道长找来,一字不留地把实话 告诉了他,然后说:“我们不能给你们庙里找麻烦,得马上走。”老道长也不挽留, 说:“祝施主们一路平安。”正在这时,猛听得山下号炮连天,战鼓如雷,小道士 慌慌张张跑来报告:“可了不得了,官兵杀上武当山了!”朱元璋一惊:“啊!来 得好快!”

书中暗表,三江大帅陈也先看见朱元璋落入山涧,他亲自带兵搜查,结果没有 见着朱元璋的死尸。他很奇怪,跟人们一打听才知道,朱元璋被砍柴的华傻子给救 走了,背上武当山,又听说朱元璋的家眷也在真武顶,即刻调动了三千官兵,包围 了武当山,要捉拿朱元璋。前山口派的是金棍将军马士杰,官兵们击鼓鸣炮,齐声 呐喊:“捉拿朱元璋!捉拿朝廷要犯朱元璋!”降香的百姓纷纷逃往庙里,殿前挤 满了男女老少,有哭的,有喊的,乱哄哄的一片人声。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喊了一 声:“真武大帝显圣了!”听这一声喊,人们立即静下来。在偏殿商量突围的朱元 璋也被这句话惊得愣住了。不知是谁带头往大殿里跑,一边跑一边喊:“咱们快去 看看!”众人来到大殿内一看,只见当中供的那位“真武大帝”正在说话:“善男 信女,听我法谕。当今天子无道,沉湎洒色,不理朝政,百姓受倒悬之苦,国家受 兵刀之灾。如今天下英雄各据一方,四海豪杰揭竿而起。元朝气数已尽,该当灭亡。 今天元军围困真武顶,你等勿要惊慌。你们这中有一豪杰,可带领众人杀下山去。 时辰已到,当即行动,勿误天时,切切此令。”众人闻听,纷纷跪倒磕头。有人问: “真武大帝,不知豪杰是谁,望我神明示。”真武大帝说:“天机不可泄露。”大 家你看看我,我瞅瞅你,人们互相询问:“豪杰是谁?”这时,梅士祖老人站了起 来,对众人说:“真武显圣,说有一豪杰可拯救大家,依我看这豪杰就是朱四客商 朱元璋。他不仅文武双全,而且有一颗灭元救民之心,他在和阳王郭子兴麾下,曾 任濠州副帅,枪挑奕麻海,剑劈李文斌,屡建功勋。只有他才能率领众人杀下山去。” 在荆襄九郡,朱四客商的名字,大家都很熟习,对于他贩乌梅治瘟病更是感激。所 以梅士祖一提,大家都说:“就请来四客商做我们的首领!”何二愣哥儿几个比谁 喊的声音都高:“咱们反了吧!和狗官们拼了,舅舅我们都听你的,该怎么办你说 吧!”朱元璋说:“二愣,休得乱说。”朱元璋想找马从容老人商量一下,便四下 观看,众人俱在,唯独马从容不在殿内。朱元璋猛然想起方才真武大帝的声音听起 来那么耳熟,原来是他。

书中交待,方才朱元璋回到庙里,对二位老人说:“二位伯父,据我看来,陈 也先决不会就此罢休,他必然会到真武顶来,我们人太少,不能与他对阵。我去安 顿一下何二愣他们哥儿几个,请二位老人寻找一条下山小路。我们立即离开此地, 遘奔于桥镇。”二位老人说:“你去安排吧,下山的事交给我们了。”朱元璋走后, 马从容想找道长商量一下,便和梅士祖走进大殿里,在真武大帝的塑像背后,无意 间发现了一个一人多高的大神龛,他心中一动,便对梅士祖说:“老哥哥,这里除 了朱元璋他们十七个人外,俱都是庙内的道士和降香的善男信女。虽然有一些个中 年男子,可没有经过训练,也没见过阵势,要把这几百乱哄哄的男女拢到一块,带 领众人冲下山去,非元璋不可。我们不如假借真武大帝显圣,号令人们随朱元璋起 事,反下武当山。”梅士祖说:“此计甚好,你替真武大帝传法旨,我到前面助你 成功。”二人依计而行。现在朱元璋从真武大帝的声音上,听出是马从容,又听了 梅士祖的一番话,他心里全明白了。他想盘古至今,借神、佛、道教起兵举事的不 计其数,我今日何不就此立旗起义?这样,才不辜负二位老人的一片苦心。朱元璋 想罢,就对众人说:“元朝天子无道,官逼民反,今有真武大帝的法旨,要我们起 来造反,我们岂敢违抗,只有顺天行事才为正理。但有一件,今天我们造了反,就 是朝廷的反叛,我们与朝廷不共戴天,愿意随我造反的就一同反下山去;不愿跟我 反的,就请自便。”众人闻听齐声说:“朱首领,我们都愿意跟着你造反,你就吩 咐吧!”朱元璋说:“既然如此,我朱元璋愿与大家同生死,共患难,拯救百姓出 离水火,扫灭元贼,重建中华。”朱元璋挑选了一百多个年轻小伙子保护老人和妇 女,下余的二百多人由梅老英雄指挥。梅士祖带领大家去找兵器,工夫不大,每人 手中都有了一样武器,铁权、扫帚把、铁锨、云锄、大镐、切菜刀、擀面杖、火通 条、掏火耙都成了兵器,连顶门杠子、房椽子、小檩条也是兵刃,反正谁也不空着 手。朱元璋吩咐华云去守庙门,一定要保护所有的老百姓。叫何二愣、范永年等十 个大个每人拿着自己的兵器,拉开距离,站在庙院墙下,阻截官兵们跳墙。马从容 老英雄作为各处的接应。

放下别人不提,单表华云。他手提铁锚刚来到庙门以外,就瞧见那些官兵们一 排排一列列地冲上来了,好似密网捕鱼一般,哪怕是个下山的百姓,他们也不放过, 杀得降香的人们尸横遍野,叫苦连天。官兵们争先恐后地往山上闯。因为主将有令, 拿住朱元璋算头功,赏黄金百两。后退者杀头。后边有五百敢死军,谁要往下撤, 就将谁杀死,那谁还敢退呀,只好往前冲。可是不管他们怎么卖命,也打不进山门, 因为华云把守得严,上来一层人,他把大铁锚一抡,就打倒了一大片。盘山路挺窄, 一时又上不去那么多人,官兵们都挤在盘山道上没撤。有人赶紧去报告铜棍将马士 杰:“启禀主将,山门外站着个大个,拿着大铁锚,三、四丈长的链子,甚是厉害, 一打就是一大片。官兵死伤不计其数,就是攻不上去。”马士杰闻报,十分有气, 那么多人对付不了一个人。他喝退军卒,要亲自捉拿华云。你看他甩蹬离鞍,下了 坐骑,倒提青铜盘龙棍,大喝一声:“闪开了!”众官兵让出一条路。他单人徒步 直上盘山道。这时华云也瞧见了官兵们闪开了一条路,从当中间来一员将官。此人 身高过丈,膀大腰圆,面似生蟹盖,两道环儿绞的眉毛好像正八字,一双吊胆眼, 耷拉眼角,滴溜圆的两个黄眼珠,亚赛铜铃一般,秤砣鼻子血盆口,四个獠牙龇出 唇外,连鬓络腮的黄胡子,扎里扎蓬,还带着波浪自来弯。头戴青铜盔,上有九曲 簪缨贯顶,青铜的抹额包耳护项,身披青铜甲,背后四杆护背旗,胸前护心镜冰盘 大小,大红的中衣,虎头战靴;倒提青铜棍,这条棍上秤约得有一百四十斤重。华 云一见来将倒高兴了,他高兴的不是别的,是看上他掌中那条青铜棍了。华云想, 这个大铁锚倒是不错,打得远,有分量,但毕竟不是正经兵器,我要能有他这么一 条棍多好哇!得想办法把他的棍弄到手。我先别打他,把他先放上盘山道,来到山 门前,我好要他那条棍,要是在这儿给他一铁锚,打死了,棍也就落到山下了,那 就不好捡了。华云往后倒退了两步,闪开了一块地方,假装没看见,故意放他上山 来。马士杰根本不知道华云的用意,还以为是华云失了神,所以他大步如飞地从盘 山道上奔到山门前的大空场。他还想往前走,华云可不干了,抖身上前拦住了马士 杰的去路。马士杰一瞧这个大个,比自己高出足有一头,靛脸朱眉,好不威武。就 是穿戴平常,是个樵夫的打扮,不用问他就是那个打柴的华傻子。他忙用大棍一指: “前面拦路的你是何人?”华云说:“我乃朱元璋徒弟华云大将军是也!”他这一 报名,差点没把马士杰给气死。卖乌梅的掌柜的要造反,打柴的樵夫也称大将军。 随即说:“姓华的,那朱元璋见你粗鲁无知,才巧使你为他卖命。你可知那朱元璋 是国家要犯,我家元帅已调齐各路人马,将武当山真武顶围了个水泄不通。他已是 笼中之鸟,网中之鱼,死期将至。你赶快放下铁锚闪在一旁。你家马将军有好生之 德,念你是个无知之辈,饶了你的性命。如其不然,就让你在我的棍下做鬼!”华 云一听笑了:“嘿嘿,你小子说话也不怕风大问了舌头,小老虎不叫小老虎,你吹 了个豹(暴)哇!咱们俩动手还不定谁行谁不行呢!依我说,你小子听我的话,跪 倒投降,我在我首领面前给你讲个情,还许封你个官。要不然哪,我看你也是有来 无回!”马士杰一听,说:“哈哈!胆大的华云,你个砍柴的樵夫竟敢在你家马将 军的面前抖威,真是胆大包天!”华云说:“你还别拿着武大郎不当神仙,我放你 过盘山道,就是为了你手里那条青铜棍,要不然我早把你接死了,还让你活到现在 干什么?你是沾了青铜棍的光了。”马士杰一听更火了,合着他看上我的棍了: “好,既然如此,就让你尝尝我这条青铜棍的厉害!”说罢抡起大棍,泰山压顶直 奔华云头顶打来。华云有心用铁锚往外封他的棍,可又有点舍不得,怕的是一使劲 把他的棍给磕飞了。只好往右边闪,棍打空了。华云刚要去抓他的棍,哪知马士杰 一反手,棍又奔华云的太阳穴打来。华云赶紧低头。刚低下头去,那条钢棍又奔了 他的两条大腿。华云一瞧可坏了,这家伙手太快了,急忙往上蹦,棍带着风声从他 的鞋底子下蹭过去了,吓得他出了一身冷汗。心想:可别让他还手了,他一动就是 好几下子,我招架不了,干脆我也忙活忙活你吧。他右手扯住铁链子,左手提着铁 锚,使足了力气冲着马士杰抡了过去。马士杰一瞧铁锚打过来了,急忙双手举棍去 架,耳听得当啷!啪嚓!再看马士杰这乐儿大了,双臂虽然还托着棍,可是脑袋已 经酥了。别看他马士杰是三江大帅陈也先的上将,久经沙场,可是像华云使的这宗 兵器他还是头一次领教。他本想用棍把他的铁锚搪住,哪知道这一棍搪在锚链上了, 当啷一声,大铁锚就悠下来了,啪嚓一下正砸在他的头上,当时就给来了个脑浆迸 裂,鲜血涌出。这家伙还真刚强,临死都没吭一声。华云抢步上前,夺过了青铜盘 龙棍,心里这个高兴就甭提了。他光顾高兴了,没留神四面的元军已经攻上了盘山 道。华云没打过仗,他也不懂得打仗的策略。马士杰带来的这些兵都训练有素,一 上来就是猛的,三面簸箕式包围过来,弓箭手乱箭齐发,直射华云。华云只好用钢 棍拨打雕翎,且战且退,回到庙里把庙门顶上。外边的官兵们架云梯往里攻,华云 和何二愣等十一个人虽说是勇猛异常,但毕竟是寡不敌众。官兵们越来越多,这十 一个勇士越战越累。朱元璋是带兵打过仗的人,他知道再这样下去,非困死在庙里 不成。因此找到道长:“师父,咱们必须离开此山,舍庙远奔,不知除庙前这条道 外、还有没有其它下山之路?”道长想了一想,说:“路倒有一条,就是十分难走, 庙后有一条暗道直通飞虎峪。走过了五里地的飞虎峪,再穿过一片树林就是于桥镇。 于桥镇的庄主是我的好友,他有五百名乡勇和高大的庄墙,里边粮足人壮,可以暂 在那里存身。”朱元璋听罢点了点头:“我们正要奔于桥镇去,如此说来那就有劳 道长了。事不宜迟,咱们马上就动身。不过得先把此庙点着,叫大火挡住追兵的去 路,等着他们把火救灭了,咱们也就到了。”道长说:“事到如今,也只好如此了。 可怜的是我们这全庙的道人无家可归了。为解这燃眉之急,我们也不得不舍。我只 求朱将军事成之后,能重修庙宇,再塑金身。”朱元璋答应:“请道长放心,这件 事,我一定能够办到。”大家谢过了道长,然后分头送信,叫华云他们一边放火点 庙,一边往后撤。人们一出庙的后门,大火可就着起来了,浓烟翻滚,金蛇乱窜, 一道火墙,挡住了后边的官兵。朱元璋带领家眷、道人、降香的众百姓,赶着车辆, 从暗道下山进了飞虎峪。朱元璋在前,华云断后,梅、马二位老英雄带着何二愣等 人保护着家眷车辆。大家走出三、四里地了,回头瞧了瞧后边的追兵还没影呢。朱 元璋暗暗庆幸。眼看就要出山口了,只听得前边咚咚咚三声炮响,随后一支人马挡 住了人们的去路,官兵们两旁闪开,当中闪出一员将官。见此人身高过丈,头戴镔 铁盔,身穿镔铁甲,内衬皂罗袍,坐下乌骓马,手擎一口三尖两刃刀。这正是老贼 陈也先的三子陈士德,他带领着三千大队,勒马横刀挡住了山口。

陈士德催马跑到了朱元璋面前。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他要给死去的四弟 陈士仓报仇雪恨,二话没说,就举刀杀来。朱元璋因为胯下没马,掌中没枪,只仗 着肋下的一口防身宝剑,一看人家的马到了,赶紧亮剑迎敌。不料刚一交手,就叫 陈士德把朱元璋的宝剑磕飞了。剑一撒手,朱元璋直觉得无旋地转,眼前发黑,站 立不稳,噗通一声,坐在了地上。他是天光刚亮出的襄阳城,到武当山没站住脚就 去打擂,直到现在天快黑了,他还水米未进哪!又饿又累,早已精疲力尽,再加上 宝剑碰在刀上一震,哪儿还受得住,坐在地上再想起来就难了。陈士德大刀一举, 喊了声:“死去的四弟阴魂别散,愚兄就要给你报仇了!”他的话音未落,只听半 悬空中有人呐喊:“小子不必撒威,某家来也!”陈士德勒马抬头一看:“哎呀, 不好!”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洪武大帝 作者:段少舫 徐雯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