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李自成》第3卷 第18章


当明朝援救锦州大军在松山一带崩溃的时候,李自成已经准备好一次重大的军事行动,为第二次攻打开封,扫荡明朝调到河南的军事力量。

八月初旬,新任的陕西、三边总督傅宗龙在崇祯皇帝的一再催逼下,只好离开陕西,往河南进兵。当离开陕西的时候,新任陕西巡抚汪乔年给他送行。汪乔年也是一个多少懂得点军事的文臣,知道傅宗龙这次去河南凶多吉少,是不得已被逼出关。傅宗龙自己更是清楚:军队没有训练,将领骄横跋扈,军饷、粮草都非常匮乏,如此兵力,如何能够剿灭“流贼”?不但不能剿灭“流贼”,就是保全自己,也困难万分。特别是李自成自从破了洛阳以后,大非昔比,不仅是人马众多,而且河南百姓望风归顺;七月间,又来了一个罗汝才,给他增加一二十万人马,更是如虎生翼。可是皇上是那样急于“剿贼”,性情暴躁,不断有上谕和兵部檄文飞来,催他速赴河南作战,根本不考虑各镇官军情况,不允许他有整顿兵马的时间。他明知出潼关凶多吉少,却不敢违抗“圣旨”。当他和汪乔年在灞上相别的时候,两个人手拉着手,都滚出了眼泪。他对汪乔年说:

“我这次奉旨剿贼,仓促出关,好比以肉喂虎。”

汪乔年说:“大人只管放心前去。万一大人作战不利,乔年也就跟着出关。”

他们两人都明白这话中的意思,相顾摇头叹息,没有别的话说。

傅宗龙知道李自成在伏牛山中练兵,不敢从潼关出去经过洛阳,怕的是被李自成中途截住去路。但是他又必须同保定总督杨文岳在豫南会师,合起力量来共同对付李自成。因此他率领着三四万人马,不走潼关,而走商州、内乡、邓州,沿着豫南和湖广交界的地区,迅速东进,准备在光州(今潢川)以北,新蔡和汝宁一带与杨文岳会师。.

李自成在伏牛山中得到探马禀报,赶快率领人马向豫南追赶前去。八月中旬,李自成的人马已经追到了西平、遂平之间,暂时驻下,准备决战。

傅宗龙和杨文岳已经通过密书往还,商定先在新蔡境内会师,再作计较。虽然这两个总督都是奉命专力“剿闯”,皇上手诏和兵部催战檄文,急如星火,但是他们都不敢贸然同李自成作战。他们根据细作探报,知道李自成将要再攻开封,只是因为获悉他们要在光州以北会师,才暂缓向开封进兵,如今驻兵西平、遂平之间,准备同他们大战。他们商定会师后避开李自成的军锋,先到项城,尽快赶到陈州(今淮阳),从侧面牵制北趋开封的闯、曹大军。

正当傅宗龙和杨文岳在新蔡会师的这一天,黄昏时候,有数千轻骑兵从西北奔来。马身上流着汗,腿上带着尘土。骑兵部伍整齐,没有一队骑兵敢走入田中,践踏庄稼,同当时官军的所有骑兵大不相同。

秋收时节,夕阳特别艳丽,红彤彤的,落在平原尽头的树梢上。这里许多地方的庄稼还没有收完,有些庄稼已经干枯在地里。近几天来,人们因为听说官军要来,要在这里经过,都害怕受到骚扰,又怕打仗,所以很多人都离开了村庄,躲开了大路,地里的庄稼也就耽误了收割。这里的百姓和豫西的百姓情况不同。虽然他们也听说闯王的人马比官军好得多,但是他们却不相信人间真有仁义之师,更不相信李自成的人马果然会不骚扰平民百姓。

多少年来,他们一直听惯了把李自成的人马说成“流贼”,所以他们想道,李自成的人马纵然好,好到天边儿也毕竟是贼,到底不是正经部队。老百姓既怕官军从这里经过,也怕李自成的人马从西边开来,几乎天天都在担心害怕。这一两天风声特别紧,所以沿着这条通向新蔡的大路,村庄里的人们几乎都逃空了。

可是正在这时候,有一群外出逃荒的饥民,在夕阳的余辉中,在大路的烟尘中,在渐渐浓起来的暮色中,从远处向西逃来。他们和刚才那大队骑兵迎面相遇,躲避不及,只好离开大路,站在田中。他们是一群无家可归的人。天已黄昏了,小孩子们早就饿得啼哭,老人正在呻吟。前途茫茫,偏又遇着打仗,使他们愁上加愁。

这群饥民想看看走过的骑兵,却又不敢正面去看,眼色中充满了畏惧、诧异和好奇。畏惧的是,不晓得这是哪里来的人马,会不会对他们使厉害,或者把他们中的年轻人裹胁走。诧异的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整齐的队伍,经过时竟然没有对他们作任何可怕的举动,也没有辱骂他们,连凶狠的眼色也没有。因为他们的心中感到诧异,便更加忍不住用好奇的眼光偷偷地观察这支部队。

他们看见队伍中有一位将军,骑在马上,又见他的前边打的是“闯”字旗,恍然大悟:这就是李闯王的人马!那么,马上的将军难道就是闯王本人么?人们互相暗使眼色,却没有人敢说话。有的人不自禁地跪了下去,因为按照千百年来的习惯,老百姓见官,不论是文官还是武官,都要下跪,所以他们看见闯字大旗来到,看到那骑马的将军,不管是不是李闯王,都跪了下去。

队伍过尽了,人们开始议论起来。有人说这是去攻汝宁府城的;有人说,不一定,可能是去迎战官军的;有人说,这支人马与官军多么不同啊,队伍多么整齐,连一匹马都不踩到田里,真是纪律严明!有些年老的妇女,本来正在为自己的媳妇、闺女担心,但后来发现这队骑兵竟没有一个人跑来调戏妇女,忽然放下心来,暗暗念一句“阿弥陀佛”。

正在纷纷议论,有一名义军的小头目骑马奔回。到了灾民面前,勒住马,从马上扔下一大包粮食,说道:

“各位乡亲,你们不要害怕。我们是李闯王的人马,前来剿兵安民。我们的人马一向恤老怜贫,每到一个地方,开仓放赈,救济饥民。今天我们是从这里路过,所带粮食也不很多。刚才我们将爷看见你们都是很可怜的逃荒人,特地命我回来,将这一包粮食留给你们。你们谁是领头的,把粮食分一分,大家都分一点,救救急。等我们打败了官军,占领了这一带地方,就会从富豪大户的仓库里拿出多的粮食,分散给穷百姓。你们不要害怕,把粮食分一分,带走吧。天已经快黑了,赶快赶路!”

说完后,这小头目就勒转马头,准备离开。当下从灾民中走出一位老人,看来是个领头的,跪下去向小头目磕了个头,说:

“多谢闯王,真是我们的救命恩人。”说了这一句,他又问道,“那前边走在‘闯’字旗下的是不是闯王本人?”

“不是,他是闯王的侄儿。”

几天以前,驻军于西平、遂平之间的李自成,探得博宗龙、杨文岳将在新蔡会师,他和自己的军师、大将以及罗汝才在一起分析、研究,认为傅、杨会师之后,不外两个趋向:一是趋守汝宁。因为汝宁是一个府城,又是明朝的宗室崇王分封所在,所以傅宗龙和杨文岳固守汝宁似乎是理所当然。可是大家也料想官军害怕一旦被围,死路一条,所以也盘算他们不守汝宁而趋守项城,这样可以使项城和汝宁互为犄角,互相声援,又有退路。经过商议之后,决定派李过率领三万人马,步兵骑兵都有,赶往新蔡以北截住明军北进之路,一举将其击溃。当时左良玉还在信阳、罗山之间,人马很多,而丁启睿也正驻在光山一带,意图不明。所以,李自成和曹操率领大军仍留在西平、遂平之间,以观动静,并继续向附近各州县催索军粮,征集骡马。

李过害怕明军逃脱,自己率领八千骑兵在前,疾趋汝宁与项城之间,其余大队人马在后。这八千轻骑中有曹营杨承祖的两千轻骑。杨承祖是罗汝才的爱将,李过与他在几年前就相识,近来闯、曹合营,他两人相见的机会更多,成了很好的朋友。因为知道他们比较合得来,所以这一次让曹操出一部分人马协同作战,曹操就把杨承祖派遣出来。

当天晚上,李过驻兵射桥,下令部队不许骚扰民宅,只有逃走的大户人家的宅子可以驻扎。空地上搭了许多军帐。部分人马驻在寨外的旷野间,也是搭的帐篷。所有寨内寨外,严禁火光,不许走漏消息。

李过的老营驻扎在一座庙里。一住下就派人召集当地的父老乡约,来了十几个人。李过向他们说明闯王队伍的宗旨是奉天倡义,吊民伐罪,特别是目前到这一带来,是要剿兵安民,将残害百姓的官军斩尽杀绝,将踩在百姓头上的乡宦土豪除掉。他说完后,父老们半信半疑,但毕竟开始放下心来。有一位衣着破烂、面相斯文的父老说:

“我们久已听说李闯王的人马是仁义之师,在豫西如何行好事,对百姓如何好,百姓如何到处焚香祝愿,巴不得闯王前去解救苦难。今天得见将军亲率骑兵到我们这个地方,果然是军纪严明,秋毫无犯,真是从来没有见过的事。”

李过又说:“上天已经厌弃了明朝。朱家上边朝廷腐败,下边官贪吏滑;气数已尽,非亡不可。我们李闯王名在图谶‘十八子,主神器’,还有‘李代朱’那些话,图谶上都说得清清楚楚的,可见天意早就归于我们闯王。如今到了河南,百姓处处响应,焚香欢迎。说明我们闯王真是顺天应人,要不了三年五载,就会攻进北京,重整乾坤,建立新朝江山。”

父老们听得入神,不敢做声,但有的轻轻点头。他们过去也听说过《推背图》,但没想到朱家朝廷很快就要灭亡,救民水火的真命天子已经出世,原来就是闯王!一个父老在心里说:“咱原先总以为真命天子还没有出世,老百姓的苦难还长着呢!”如今父老们亲眼见到李过的人马,又听了李过的一番话,虽然不敢完全信以为真,但大多数人暗暗地抱着喜庆的心情,巴不得果然如此,早日得见清平世界。有些胆子大的人,向李过流露一些心里话,说老百姓年年磕头烧香,盼望能过太平日子,但是没有人敢说出那句大逆不道的话:等待着改朝换代。

李过随即当众宣布:将士们有骚扰百姓的,许大家随时来告,决按军律治罪,该杀的杀,决不轻饶。说了这话以后,他又把中军叫来,吩咐中军连夜赈济饥民。父老们一齐跪下磕头,说了些感恩不忘的话。有的滚出眼泪,有的泣不成声。过去这里也有不少官军和义军经过,杀戮、抢劫、奸淫,好像就是官军的家常便饭,而义军也不一定都好。只是比较起来,官军更坏。可是今天来的这支闯王人马,不仅军纪严明,还要当夜放赈,这完全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父老们虽是地方的管事人,可是他们本身也在受苦受罪,老百姓的苦难,他们深深明白。眼看着射桥这一带的百姓都要逃走,到明年春天究竟能剩下多少人不逃走,多少人不饿死,谁也说不准。今晚意外地受到赈济,虽然不是长久的救命办法,但毕竟是多年来很少有过的事,也是眼下的救命粮食,这就不由他们不掉下眼泪。

父老们退出以后,李过又嘱咐中军,一定要多拨出若干袋粮食,使大家都能分到。

中军说:“我们轻骑前来,粮食本来不多,只能维持两三天。放赈以后,粮食万一接济不上,如何是好?”

李过心中很有把握,笑着说:“三天以内,必有分晓。何况我们后面的大军明天一定可以赶到,他们带的粮食较多。你只管按我的吩咐去办。”

中军走后,李过率领少数亲兵亲将出去巡夜。他在寨内外走了几个地方,只见街道上冷冷清清,没有闲人走动,重要路口也都有步哨把守。偶然发现寨外有一处露出火光,他立即将那里的小头目叫来斥责了一顿。从射桥有两条路通向新蔡和项城,他特别嘱咐守路口的弟兄:要是有别处的人来射桥,就不许再离开;凡是射桥百姓,不管大人小孩,也都不许出去,以免泄露机密。然后他来到射桥西北杨承祖的驻地。杨承祖的士兵见是李过来到,赶快要通报。李过摆手示意,要他们不要禀报,随即缓步走进杨承祖的军帐。

杨承祖正在同他部下的一群头目饮酒作乐,忽见李过进来,都觉不好意思,赶快起立让坐。李过笑着拱手,让大家不要起来,该饮酒的还是饮酒,说他只是出来到处看看罢了。杨承祖说:

“补之大哥,你连日辛苦,驻下以后,不早点休息,又出来查夜?”

李过说:“我也是习惯了,每到一个地方驻军,我总是不查夜不放心。你们继续饮酒吧,我看一看就走。”

杨承祖拉着李过说:“大哥既然来了,也请喝一杯热酒解解乏。”

李过想走,但又觉着如果一走,杨承祖他们心中会留下疙瘩,便笑着坐了下去。大家向他敬酒,他喝了一杯,就坚决不再喝了。他又坐了一阵,说了几句闲话,起身告辞,嘱咐大家不要多饮,要早点休息,说不定明天会要打仗。杨承祖喏喏答应,带着头目们把他送出帐外,看着他走了。回进帐内,杨承祖望望大家,苦笑了一下。有个头目便说:

“如今跟闯营合伙,又多了一个婆婆。”

杨承祖摇摇头,不让他说下去,轻轻叹了口气,说道:“当日我们曹帅要来河南投靠闯王,我们都觉得不是办法。曹帅不听。如今受制于人,只好吃后悔药啦,有啥法儿呢?”

三更以后,李过正要睡觉,忽然中军来报,说是细作已经探知,明日官军要过汝河往北来,扬言要救汝宁。李过想了一下,说:

“大概不是汝河,是洪河吧?”

中军也想了一下,说:“是洪河,不是汝河,细作也搞不清楚,匆忙中说成汝河了。”

李过说:“我明白了,官军用意已经清楚。”

他不再马上就寝,赶快派一名骑兵小校带领几个骑兵,将新的军事情况和他的作战打算连夜飞报闯王。另外又派出塘马,催促后面大军连夜急速赶路,准备明日大战。等到把这些事处理完毕,已经听到头遍鸡叫,他这才身不解甲,躺到床上,矇眬睡去。

傅宗龙和杨文岳昨天在新蔡境内会师。由于新蔡城中绅民共议,紧闭城门,不让官军入城,所以他们只好在城南的岳城镇会师。他们的老营留驻岳城,令大军分散在汝河南岸的许多村落驻扎,另外派出一小部分人马来到新蔡城外,向知县勒索粮草。

知县站在城头上大声说:“请回禀两位总督大人,新蔡连遭兵荒天灾,城中十分困难,自救不暇,实在没有多的粮食供应大军,万恳见谅!”

城下将领厉声说道:“两位总督大人都有尚方宝剑,你这新蔡知县,胆敢违抗,定以尚方宝剑先斩后奏!”

知县听了,不敢过分抗辩,又回答说:“容我再同地方士绅乡宦商量,尽力而为。”说毕,下城回衙,再不露面。

却说傅宗龙、杨文岳会师之前,已经通过信使往还,确定了基本方略,以稳重为上策。无奈连日来崇祯催战甚急,就在昨天他们还分别接到手诏,限期剿灭李自成。崇祯皇帝由于心中焦急,只知催战,不管后果,使这两位带兵的方面大臣无所措手足。他们都很明白,皇上对目前中原大局很不清楚,对作战形势更是茫然无知,只是在宫中随便一想,就下手诏,就令兵部催战。他们如果遵旨进兵,实在没有把握战胜“流贼”;如不遵旨,又要获罪。将人马安顿之后,傅宗龙便请杨文岳来到他的军帐,密商对策。商量的结果,仍然没有善策,还是按照他们原来的打算,暂不轻易作战,不往汝宁,以避敌锋。他们害怕一到汝宁,必被李自成大军包围起来。虽然左良玉、丁启睿就在信阳和光山一带,也很难指望他们前来救援。所以他们商定,还是向项城、陈州进兵。

对此决策,傅宗龙并不感到满意,但也无可奈何。近两年来,他一直在监狱中度过。如今明知局势不妙,但又想既然皇上把他释放出狱,又提拔他当了总督,不管死活,也应该尽自己的力量,上报皇恩。决定方略之后,他叹口气说:

“杨大人,贼在西北,我军反向东北,似此岂非避贼?倘若圣上见责,将如之何?”

杨文岳说:“我们是欲取之,姑予之;先退一步,然后再进两步。打仗总要虚虚实实,不能一开始就同敌人决战。我们暂时避开敌锋,为的是替朝廷保存这数万人马,待敌有隙可乘,再求取胜之道,方为万全之策。”

傅宗龙无话可说,心中不能不认为杨文岳的话很有道理。但是觉得他自己纵然粉身碎骨,难报皇恩,所以又不免深深地叹了口气。

由于百姓见官兵即逃避一空,所以消息不明,粮秣十分困难。夜间傅宗龙拜表驰奏,说自己与保督杨文岳已经会师新蔡境内,即遵旨合力进剿,以纾朝廷腹心之忧。尽管表上这么说,他也明白全是虚话,所以心情十分沉重,感到前途茫茫,成功的希望甚微,拜表后在帐中彷徨,不禁又捻须长叹。

他虽然这两天鞍马劳顿,却因忧心如焚,不想去睡,走出军帐外面。

数里外,几个村落已经有了火光,房屋正在燃烧。他向跟在身边的家奴卢三问:

“为何村庄起火?”

卢三低声说道:“请老爷睁只眼合只眼吧。”

傅宗龙心中明白,想着又是欠饷,又是缺乏粮草,要禁止官兵抢劫、奸淫、烧房,怎么可能?但如此军队,如此境遇,又如何对敌作战?他看了一阵,无计可施,摇摇头,退回帐中。

次日黎明,傅、杨两军饱餐一顿,向北进发。傅宗龙立马汝河南岸,督催将士在汝河和洪河上搭两座浮桥。这本是昨夜下的命令,因将士拖延,加之需要木料较多,临时拆毁民房,所以到今日巳时左右才将浮桥搭好。等人马过完洪河,已经是午时以后了。

人马在洪河北岸打了尖,继续北进,当晚宿在龙口,这个镇离新蔡大约有五十里路。步兵十分疲劳,颇有怨言。这些怨言,杨文岳早就习惯,傅宗龙却感到可怕。人们告诉他,兵士们有的骂着欠饷,骂着行军辛苦;有的抱怨说,白替朝廷卖命,没有意思,哪龟孙愿跟敌人作战!军官们平日喝兵血,对部下的怨言不敢多问,佯装不闻,怕的是招惹部下怨恨,在打仗的时候被部下杀死。实际上,连将领们也不乐意打仗,人人都希望保住性命,侥幸无事,所以一听说人马要开往项城,个个心中高兴。傅宗龙不能从将领中了解下边实情,只能靠自己的亲信来掌握部队情况。

在龙口住下以后,到处是火光,到处有哭声,使傅宗龙坐卧不安。当夜,汝宁知府又两次派人前来告急,说闯、曹人马将要大举进攻府城,请求火速救援。傅宗龙自己也得到细作禀报,知道敌人确实在射桥附近绑扎许多云梯。约摸三更时候,贺人龙也派人来禀报说:他的游骑向射桥方面哨探,看到流贼正在离此十里处的洪河上搭浮桥,约有一二万人马等待过河,确实要往汝宁。

傅宗龙感到无计可施,心想:既然李自成要攻汝宁,倘若汝宁有失,崇王被害,他就罪责难逃。于是他同杨文岳连夜召集诸将会议,商讨对策。诸将在会上默默无语,都不愿作出主张。贺人龙望望虎大威。虎大威是杨文岳的亲信大将,他知道自己的兵将以及整个保定的兵将都不能作战,而傅宗龙带出的陕西兵将更是士无斗志。但这些想法他不愿由自己说出来,就频频地向杨文岳使眼色,希望杨文岳能提出持重主张,不要贸然决战。

杨文岳明白虎大威的意思,也知道保定几个将领都不愿作战,而且他自己也深知官军决非义军对手。但像这样主张持重的话他不能随便说出。虽然他明晓得目前只有持重,暂避敌锋是上策,却怕此话如果由他口中说出,傅宗龙会在奏本中攻讦他“临战恇怯,贻误戎机”。皇上本是个多疑的人,脾气暴躁,那样一来,他必然获罪无疑。另外,他和傅宗龙都是总督,按说他比傅宗龙升任总督要早一年,但皇上要他与傅会师之后,听傅的节制,这使他心中很不服气。由于不服气,所以他就更希望这临敌决策的担子由傅宗龙承担起来。同时他也害怕,如果真的不救汝宁,一旦汝宁失陷,崇王遇害,他同傅宗龙都将获罪,可能下狱,甚至被斩。沉默片刻,他望着傅宗龙说:

“此事十分急迫,救与不救,请傅大人说出主张,众将再议。”

傅宗龙实际上也很为难,但他不能不拿出主张。他心情紧张,花白胡须在胸前索索乱抖,连手指头也颤抖起来,很慷慨地说:

“本督师在狱中两年,蒙皇上特恩赦罪,委以封疆重任。如今奉命剿贼,惟有以一死上报皇恩。宗龙已经是快六十的人了,一生没有当过逃帅,今日宁死不当逃帅。我的主意已定,明朝进兵决战,望诸君努力!”

大家一听傅宗龙这样决定,谁也不敢说另外的话,但各人心中怀着鬼胎。杨文岳见傅宗龙既已决定明日决战,他也是受命剿贼,决不能说出不同的意见,但又心想:明日决战,十之八九会吃败仗,但愿败得不厉害,那时可以再劝傅宗龙保存兵力。他没有多说别的话,起身告辞说:

“既然傅大人已经决定明日作战,我就回营去连夜准备。”他又望望虎大威说:“虎将军,你也该回去赶快准备了。”

傅宗龙将杨文岳和虎大威等保定将领送出大帐,看见贺人龙、李国奇两个陕西大将也准备要去,便说:“请二位将军稍留一步,本督还有话嘱咐。”

贺人龙、李国奇肃立帐中,听候训示。

傅宗龙说:“自从剿贼以来,已有十余年矣。为将者都不能尽心协力,致使流贼日盛一日,国家大局日危一日。今日本督与杨督会师,不能再像往日一样避战,一定要全力以赴,为朝廷除中原心腹之患。二位将军随本督出兵,成败利钝在此一举,望明日努力一战,以赎前愆,争立大功,千万不要辜负朝廷,也辜负老夫的殷切厚望。”

贺人龙和李国奇虽然各怀打算,却装出感动神气,说道:“是,是。一定矢尽忠心,报效朝廷。明日对贼挥兵作战,有进无退,请大人放心。”

傅宗龙感到心中满意,但是他很怕这两员大将言行不一致,只是对他敷衍,因此又说道:“只要二位明日稍立寸功,过去纵然对皇上负恩,也就算以功掩过,既往不咎了。本督一定会上奏朝廷,对二位将军格外施恩,犒赏大功。”

贺人龙、李国奇又连声说:“一定遵命,死战杀敌!”

傅宗龙把他们送走以后,不知明日到底能不能决战,决战能不能胜利,感到心中茫然,毫无把握。他望望尚方宝剑,叹口气说:

“皇上,宗龙老矣。明日搏战,倘不成功,臣宁死沙场,决不作一个逃帅!”

两天来李过一直驻兵射桥附近,一面派人暗探官军动静,一面等候后边的大军来到。同时佯装将要进攻汝宁府城,命士兵们绑扎云梯和准备其他攻城用具,还向附近村镇大量征集火药以备放迸,将城墙轰塌一个缺口。

今天是九月初五日,人马陆续到达射桥一带,都按照指定的地方,分驻在射桥周围。他一面派人向各地征集粮食,一面将军粮分出一部分救济饥民。由于他不断派出细作,深入新蔡城外,加上百姓们自己来送消息,所以他对于官军的动静相当清楚。

李过已经探明官军正从新蔡向龙口开去,他深怕官军向东北逃走,便派刘体纯、马世耀等偏将率领一万左右步兵和少数骑兵赶往龙口以西十余里的洪河渡口,限定黄昏以前到达,依计行事。

当天夜间,李过同杨承祖率领数千精锐骑兵和万余步兵,悄悄向孟家庄附近开去。所有骡马都摘去铜铃,不许大声说话,不许点灯笼火把。人马出动时尚有一牙儿新月照路。不久,月牙儿落去了,人马在晚秋的耿耿银河和繁星下匆匆赶路。

初六日黎明,官军饱餐一顿,沿着洪河北岸分两路向西进军,寻找义军作战。尽管官军的将领都心中怯战,但是因为傅宗龙坚持要向义军进攻,动不动就口称“圣旨”,所以没有人敢说二话,连杨文岳也不敢多说。官军走了大约十里多路,前边探马来报:“贼快要渡河了。”过了片刻,又有探马来报:“贼已经过了一半了。”又过了片刻,第三次探马来报:“贼三停已经过了二停了!”这时博宗龙确信义军是要过洪河往南去围攻汝宁府城,还以为义军并不敢同他和杨文岳的大军作战,而是避开了官军锋芒。于是他同杨文岳商量:是不是立即追击?杨文岳很犹豫,说:

“再看一看吧,傅大人!”

傅宗龙说:“现在不需要再看,乘他半渡而击之,使他首尾不能相顾。如果等他全部过了河,再想战胜就不容易了。”说罢,大声下令:“赶快追击,不要让流贼逃走!”

所有的将领都担心会中了李过的计,但他们只敢在私下议论,没有人敢公开向博宗龙建议。谁都害怕落一个“临战惬怯”之罪。

当官军追到渡口的时候,才知道义军渡过洪河南岸的实际很少,大部分都驻在洪河北岸。可是使傅宗龙感到信心十足的是,这留在北岸的义军并不敢同官军作战,一望见官军来到即仓惶逃遁。已过南岸的义军也赶紧拆断浮桥,分明是害怕官军过河追击。由于浮桥已断,南岸和北岸的义军便不再能互相呼应。傅宗龙看到这一切,不管士兵仍然心存畏惧,传下严令:立刻向西追赶,不许“流贼”逃脱;至于南岸的少数“流贼”,可以暂且不管,先拼全力追赶北岸的大股“贼军”。他勉励三军将士:.

“务须乘贼惊慌,一举歼灭,为朝廷立大功,为中原除心腹之患!”

天气十分干旱。虽是深秋季节,但到了巳时左右,太阳依然相当毒热。官军数万将士在烈日照耀之下,在滚滚黄尘里边,步骑杂沓,向西追赶。大约追了三十里路,已是正午,到了孟家庄这个地方,人困马乏,又饥又渴。各营的战马由于经常克扣豆料,又加上这几天草也没有喂饱,所以一到孟家庄就钻到树林里边,低头啃着荒草,不想再走了。步兵更是不愿再走,到处都有闲言,有的怨天尤人,骂个不休。

虎大威和贺人龙都是同农民军作战多年,很有经验的将领,深知道如此军心,确实不能再往前进,万一遇到敌人,官军将一触即溃。他们商量以后,一起来见傅宗龙和杨文岳,对他们说:

“两位大人,现在马力已经困乏,步兵也很困乏。流贼离此不远,如果匆匆前去搏战,未必能够取胜。不如在此停留,休息兵力马力,明日一早向敌进攻。”

杨文岳听了觉得很有道理,也对傅宗龙说:“暂在这里休息半日,明日向贼进攻,较有取胜把握,不知大人以为然否?”

傅宗龙面对这种情形,只好说:“如今在这里扎营也好,可是各营必须小心,谨防流贼前来袭营,不许将士分散出去找粮。传谕立刻造饭,让将士们赶快吃饭,马也喂好。如果流贼不来,就在这里休兵待战;如果流贼敢来袭扰,就随时进剿,绝不使流贼得逞。”.

说了以后,大家都连声回答“遵令”,舒了口气。

却说上午巳时以前,李过率领着前天随他来射桥的八千轻骑兵,到了孟家庄西边的一片树林中埋伏下来。另外三千多步兵和少数骑兵早已过了盂家庄,向龙口附近诱敌,此时正在依计退回,已经可以望见那些显得零乱的队伍。探马不时驰回,禀报情况。李过知道官军全军追来,放下了心,就退到树林背后,让八千将士赶快下马,都坐在地上休息,将战马拴在树上。闯营的将士一点声音没有,十分肃静。李过在营地上走了一巡,注意到将士们都在等待厮杀,一个个精力充沛,士气很高,同时也使他满意的是,他的部下没有人敢随便谈话,连小声谈话也很少,所以他常常听见树上有鸟的叫声,也听见当微风来时,树叶儿沙沙作响,还听到战马吃草的轻微声音。他走到一棵大树下边,那里坐着的士兵更多,没有人做声,倒是有一只啄木鸟,抓在粗树干上,用尾巴支持着身子,很有节奏地啄着木头,发出来类似敲小鼓的声音。一个大兵在仰头望着啄木鸟,欣赏它的羽毛。李过看见这种安静的气象,心中感到高兴。他对一位跟随在身边的亲将说:“练兵就应该练成这个样子,令行禁止,全随主将意思。只有这样,才能够静若处女,动若脱兔。”随即他走到了曹营将士休息的地方,但没有深入里边,怕惊动了大家。他只从边上经过,却看见有人在玩叶子戏,有人在小声说笑话,有人在谈女人,还不时响起小声的群笑。杨承祖远远地望见他,向他打招呼。他笑一笑,点点头没有走过去。

诱敌的部队由白旺和白鸣鹤率领,没有往树林这边来,从南边二里外的大路上往西去了,免得敌人觉察到这树林里头藏有伏兵。

李过命人爬到高树上边,观看官军动静。他自己坐在地上,一群重要将领都围拢在他的身边,有的也坐下去,有的站着,有的在他的背后轻轻地走来走去。大家心中都很焦急,巴不得赶快向官军进攻。可是李过神色安静,若无其事。平时他唯一的娱乐是同人下盘象棋,这时他又命亲兵将象棋取出。棋盘是画在一块白布上的,已经很旧了。亲兵将白布棋盘摊在地上,四角用石头压住,以免被风吹动。棋子是石头的,那是一种用做砚台的石头磨成的棋子,虽然不大,但做得很光滑。亲兵将红色和黑色两种棋子摆好。李过向一个亲将微笑,点点头。那个亲将明白他的意思,赶快坐下来,同他下棋。

刚刚走了一步棋,从树上下来一个弟兄,来到李过面前,禀报说:“官军到了孟家庄了,有的走进寨内,有的留在寨外,好像不再往西来了。”

李过点点头,没有做声。旁边有的将领认为这时候向官军进攻正是机会,就向他轻声说:

“敌人既然到此不再前进,必定是要埋锅造饭了。趁他们眼下乱糟糟的,我军骑兵上去猛冲一阵,必可获得全胜。请将爷赶快下令。”

李过摇摇头,继续下棋。又走了几步棋,李过的棋势渐渐占了上风,一只马已跳过河去。这时又有一个兵从树上下来,向他禀报说:

“官军分散得更开了,有很多小队,奔往附近的村子去了,大概是去寻找食物。许多马匹已经卸掉鞍子。看起来官军是要在这里安营扎寨。”

将领们又向李过请求:“赶快下令吧,机不可失。趁现在进兵,准可以将敌人打个大败。”

李过拿起一个炮向对方的一个边卒打去,“叭哒”吃掉一个边卒,炮也就此过了河。然后他向大家扫了一眼,又轻轻地摇摇头,继续下棋。

又过了片刻,从树上又下来一个弟兄,向他禀报说:“现在各个村子里到处都有官军出入,有的从村里牵出牛、羊,百姓哭着追出来,他们就毒打百姓。还有些官军向孟家庄运送喂马的稻草,正在互相争道。”

将领们听了这个禀报,越发焦急,个个摩拳擦掌,纷纷向李过请战。李过微微一笑,将马向前跳了一步,卧到槽里,说声:“将!”对方赶快用一个炮别住马腿,说道:“我就知道将爷会将我一下。”李过说:“再将一个。”就让一个炮沉底了,对方飞起了一个象。.

正在这时,又有一个兵跑来说:“现在孟家庄到处都是官军,有的在运送粮草,有的出来打水,也有的正在饮马,比刚才更乱了。”

李过拿起一个车正要去将对方,忽然把车往边上一摆,说:“今天的棋就下到这里为止,我们另外还有一盘棋,如今要开始了。”说着又回头吩咐一个亲兵,“将棋盘、棋子收好,不要留在这里。”

他站了起来,命人立刻将杨承祖和曹营的几个将领请来,然后他迅速地向大家分配了作战任务。将领们刚走,他威严地对旗鼓官说:.

“下令擂鼓!”

突然,森林中鼓声大作,震天动地。八千轻骑兵从树丛中冲出,势如飙风。登时之间,马蹄声、喊杀声、战鼓声响成一片,几道烟尘向着孟家庄滚滚而去。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李自成 作者:姚雪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