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李自成》第3卷 第35章


三月二十六日中午,三支人马到了商丘城外。按照闯王命令:老府人马屯在西南;曹营屯在西北;小袁营屯在西面,也就是屯在老府和曹营人马的中间。在李自成的心目中,袁时中投顺以后的地位不能与曹操相比,而是属于部将之列,和李过、袁宗第等的职位相同。他的人马要随时听从闯王的调遣,所以必须与老府挨得近些,不能由曹营隔开。

这时,如果站在商匠城头瞭望,就可以看见在城外不远地方,往远处弥望无际,从西到南,又从西到北,帐篷遍野,构成了一个巨大的半圆形。处处营盘,星罗棋布;人马来往如蚁,多不可数。而其中有一支人马,就是李过率领的攻城部队,已开始带着火器、云梯、盾牌、镢头等物,分为数路,向城边走来。

慧梅也随同袁营人马一起由睢州来到商丘城外。刚刚把营盘扎定,她就派一名亲兵骑马往老府去看看高夫人是否已经住下。吕二婶在旁笑道:

“姑娘,你这样急着要见夫人,心情就像一团火一样,就是最有孝心的亲生女儿也不过这个样子!”

慧梅也笑道:“你忘了,咱们在睢州时不是已经说定了,一到商丘就要去看夫人么?”

“我哪能忘了?不要说你急着去见夫人,连我们这些下人也是一样。”

当下慧梅梳洗打扮一番,换了新的衣裙,显得格外俊秀。当时在闯王军中的青年妇女们都练武、骑马,崇尚俭朴,姑娘们都不穿艳丽衣裙,不戴多的首饰,不施多的脂粉,不穿拖地长裙,慧梅也不例外。但因为她是“新嫁娘”,今日回到闯营去是“走亲戚”,也就是出嫁后第二次“回娘家”,所以比一般时候、比一般姑娘,自然要打扮得用心一些。在吕二婶的帮助下打扮完毕,身边的女兵们都围着看,有的姑娘简直看傻了。慧梅被看得不好意思,笑着说道:

“你们这些傻丫不认识我?瞪着眼睛看我做什么?”

女兵们不好意思直白地说出来是因为她打扮后特别好看,只是嘻嘻笑着,不敢再瞪着眼睛看她,但每个姑娘都忍不住借机再向她偷瞟一眼两眼。

慧梅完全明白左右女兵的心思,连她自己也忍不住拿起来新磨光的铜镜照一照容颜。她吩咐随她去老府的十名女亲兵赶快去打扮一下,换上新的戎装,要像是走亲戚的样儿,使高夫人看见高兴。但是就在笑着吩咐当儿,一丝苦恼的轻雾飘上心头。她希望能够在闯王的老营中同张候鼐见到一面,但是又害怕同他见面。事到如今,四目相对,多难为情?纵然肚子里有千言万语,除非梦中,当面有什么话好说呢?倘若他看见我出嫁后并不是悲苦憔悴,反而比做女儿时更加容光焕发,岂不会错怪了我的心?岂不要暗暗恨我?她的脸上的喜色消失了,眼中的光彩减少了,明亮的眼珠忽然被一层隐隐约约的泪花笼罩。幸而身边的女兵们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突然变化。她为着掩饰自己的心情,故意欣赏自己新得到的一把宝剑,却暗暗在心中叹道:

“婚姻事都是命中注定,谁配谁多没准啊!”

趁着暂时无事,她命人把慧剑和王大牛分别叫来,问了一下亲兵们的安置情况。后来她想反正没事,便自己出来,亲自到各个帐篷中看了一遍。当她回到自己帐中时,那个去老府通报的亲兵已经回来了,告诉她,高夫人正在等着见她呢。慧梅一听,立刻说:

“备马,立刻就去!”

吕二婶问道:“今天去,骑哪匹马呀?”

慧梅一愣,有片刻没有说话。吕二婶完全猜到,慧梅不肯骑袁时中给的甘草黄是为的保持对张鼐的难忘之情,只得悄声劝道:

“姑娘,我就算是你的老仆人,是夫人特意派我来伺候你的,我有一把年纪,人情世故也见得多了,有些事我说出来,你不要怪我多嘴。”

“你说吧,我没有把你当外人看待。”

“我看姑爷在定亲的时候,送那么多礼物给你,你都没放在心上。可你是女将,这一匹骏马,又配了这么好的鞍。镫、辔头,你总该骑一骑吧!可你连看也不看,这叫他面子上如何下得去?不管怎么,你们已经是夫妻了,照我看,他对你也算是百般温存,什么都听你的,你就不能骑一骑甘草黄?”

慧梅的眼圈儿有点发红,轻轻摇了摇头。吕二婶又说:

“当然这事儿得由姑娘你自己做主,不过我想你同姑爷既已成亲,今后是要白首偕老的,所以越和睦越好,能够不闹别扭就不要闹别扭。我看,夫人和闯王也巴不得你们夫妻和睦。今日回到老府,夫人难免不问到你们是否和睦?光为着让夫人放下心来,你今日也该骑甘草黄回老府,以后再换那匹白马不迟。”.

慧梅没说话,没摇头,也没点头,但心里觉得吕二婶的话也有道理。自从同袁时中结婚以来,袁时中尽管是一营之主,手下有三万人马,但对她却百依百顺,并没有拿出丈夫的架子。袁时中也是相貌堂堂,一表人才,不比张鼐差。况且自己跟他已经成了夫妻,如今何苦还要为骑马的小事儿使他的心中不快?可是,对张鼐又怎能一时忘记?难道她同张鼐之间的不能用言语表达的一往深情会能够一刀斩断?是不是从今天起就骑甘草黄,她的心中感到矛盾,也暗暗刺痛。吕二婶见她犹豫不决,又说道:

“夫人最关心的是你同袁姑爷和睦相处。你要是骑甘草黄去,夫人看见,心里就宽慰了;你要是骑白马去,夫人见了,嘴里不说,心里定会难受。”

慧梅听了,觉得吕二婶说的确实人情人理。她又想到,骑甘草黄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如果碰上了张鼐,也可使张鼐早早地把她忘掉。反正破了开封以后,张鼐就要同慧琼结亲,何必让张鼐心里还想着她这个人呢?于是她对吕二婶点点头说:

“好吧,我就骑甘草黄去吧,可是以后……”

吕二婶宽慰地笑起来,接着说:“以后再说吧。请姑娘在闯王和夫人面前,一定要多说袁姑爷的好话。你替他多说几句好话,一则闯王和夫人心中高兴二则姑爷听说了会感激姑娘的情,三则对姑爷的前程也有好处。”

慧梅笑道:“我才同他结亲几天,本来没有吵过架嘛。”

“架是没有吵过,可是为了他保护那唐铉的事,第二天姑娘知道这姓唐的是个大贪官,心中很不高兴。还有那个姓田的财主,姑爷放了他,却杀了他的奴仆,更使姑娘生气。姑娘,你嫁到小袁营不像平民小户人家嫁女。你是一身系着小袁营要永保闯王打江山的大事。只要袁姑爷能够忠心耿耿保闯王打江山,其余的都是小节。”

慧梅叹口气,说:“也罢,这些事儿我在夫人面前就不提了。他现在是我的丈夫,我当然只能盼着他好,希望闯王喜欢他,夫人喜欢他,大家都喜欢他。只要他对闯王有忠心,我不管有多少不如意的事儿,都可以沤烂在肚里,决不对夫人和闯王说出。”

这时马已经备好,慧梅便带着吕二婶、慧剑和十个女亲兵,还带着昨晚就准备好的许多礼物,动身往大元帅的老营去。刚出村子,看见奉高夫人命前来迎接她的慧英、慧珠和三四个姑娘已经来到。大家下马相见,十分亲热。慧梅紧紧地拉着慧英,离开众人几步,四目相对,互相笑着,却不知说什么好。过了片刻,慧梅轻轻叫了一声:“英姐!”刚才勉强忍耐着没有涌出的热泪,随着这哽咽的一声呼唤,突然奔流。慧英一向了解她的心,同情她的苦,也禁不住鼻子一酸,流出热泪。她低声劝道:

“慧梅,你快不要难过。马上就要见到夫人,她看见你的眼睛哭红啦,能不心中难过?你不知道夫人和老营中的婶子们、嫂子们、姐妹们,大家知道你今日要回来,都是多么高兴啊!快揩了眼泪,快快活活地跟我去拜见夫人!”

慧梅揩去眼泪,问道:“大家都还没有忘记我?”

“傻话!谁能够忘记你?就拿夫人说,她的事情那样忙,一天少说也提到你三遍!”

慧梅很是感动,叹息说:“常言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何况我还是一个义女!只要夫人和你们大家能够常记着我,我的心中再有多的苦也是甜的。”

慧英说:“两三天前,曹帅派人向闯王禀报军情,昨日袁姑爷也派人向闯王禀报事情,都说姑爷待你极其温存,你们夫妇和睦。小袁营来的人还说到两个姨太太对你十分恭顺,姑爷自从结婚后,很少再到她们的帐中去。”夫人听了十分高兴,对我们笑着说:

“谢天谢地,我到底放下心了!”

慧梅勉强笑一笑,不肯对慧英吐露实情。

正在同慧剑拉着叙话的慧珠跳过来说:“梅姐,快上马走吧,夫人正在老营中等候你哩。你猜,还有谁在等你?”.

慧英赶快向慧珠使个眼色,接着说:“红姐姐也在等着你。”

慧珠快口快舌地纠正说:“我不是说的邢大姐。梅姐,你猜还有谁?”

慧梅又看见慧英向慧珠使眼色,已经猜到八九,心中暗说:“天呀,他等我有什么话说?”但是她拉着慧珠的手说:

“你说话还是那么快,好像打算盘子儿一样。反正我猜到,在老营等候我的还有红霞姐、慧琼和兰芝。她们都从健妇营来了?”

慧珠凑近慧梅的耳朵悄声说:“我说的是张鼐哥。”

慧梅不禁脸孔一红,心头跳了几下,遮掩说:“我听不清你的话,别对我鬼鬼祟祟!”

慧英对慧珠一努嘴,随即吩咐大家上马。过了片刻,这一小队女将士向数里外的闯王老营驻地缓缓驰去。慧梅在马上默默不语,心中极不平静,简直不知道应如何同张鼐见面……

慧梅和慧英在大路上并马而行。虽然离别不到一个月,慧梅却感到像离别了很久时光。她向慧英打听闯王老营和健妇营中许多人的情况,只是避免打听张鼐情况和他的火器营。她多么希望慧英会主动地向她多谈点张鼐的近日情况,然而慧英像平日一样口舌严谨,不肯多说一句!

大元帅老营的驻地已经望见,她们正要加快前行,忽见前面有个人在马上一摇一歪地,像喝醉了酒一般。慧梅一时高兴,将鞭子一扬,赶到近处,才看清是王长顺。王长顺却没有注意到后面有人跟上来,嘴里兀自嘟嘟噜噜地说着话。慧梅觉得好玩,回头做手势让大家都别招呼他,听他说些什么。.

王长顺含糊不清地自言自语:“唉,打个大仗还罢啦。打小仗,攻一座城池,也是几十万人马一起跟着!打到哪里吃到哪里,像一群蝗虫一样。蝗虫啊蝗虫,一群蝗虫!”

慧梅忍不住叫了一声:“王大伯,你在说什么啊?”

王长顺回头一看,笑了起来:“哦,是你呀,好姑娘啊!怪巧,在这里碰见你了。你是去老府看咱们大元帅和夫人?慧英,你跟慧珠是来接她的?”

慧梅快活地说:“大伯,我没想到在这里看见你老人家!你是不是又喝酒啦?”

王长顺笑道:“你看,我为着草料的事,刚刚出去,就遇着别的爷们在喝酒,硬要拉着我灌了三大碗。我这酒量本来很浅,一灌就满脸通红,现在骑在马上还跟腾云驾雾一样。”

慧英问:“大伯你刚刚说什么蝗虫啊蝗虫,是什么意思?”

王长顺说:“哦,这也被你听见了。唉,慧英,有些事情你是不清楚啊,因为你不管这些事。你看咱们现在三个营合在一起,有几十万人马,今天到这里,明天到那里,也没有一个固定的地方。每到一地,都要粮食,要草料,把地方吃光喝光。老百姓也是苦,还得供应大军。说是随闯王不纳粮,可是大军吃的烧的,还不是都出在百姓身上!粮食的事我看得很清楚,可是我管不着。这老营草料的事情是该我管的,你要我怎么办?别说麸子和豆料不易弄到,就连草也难弄啊!如今正在打仗,你不能把马散开找草吃。咱们的战马能让饿着么?不行。所以呀,现在许多营里只好让马去吃麦苗、吃豌豆苗。这不是害了百姓么?”

慧梅问道:“大元帅不是有禁令,不许骚扰百姓、不许损坏庄稼么?”

王长顺苦笑一下,说:“如今的事,哪像往日!哼,禁令是禁令,可现在下面管不了那许多。有些人做事只图自己方便,瞒上不瞒下,瞒官不瞒私,只要瞒过闯王就行了。其实,连高舅爷全都知道,但他有什么办法呀?只好睁只眼闭只眼啦。有些人刚好被闯王看见了,或杀或打,算是他倒霉。可是不倒霉的人多着呢。人家总不能叫马饿着肚子呀,饿着肚子怎么能够行军?出战?”

慧英和慧梅听了这话,交换一个眼色,心中全明白了。慧英平日是个有心人,也听红娘子和高夫人私下谈论过大军粮草艰难的事,如今想着王长顺刚才骂大军所到之处像一群蝗虫过境,暗有同感,不禁在心中说:“是呀,这样可不是长久办法!”慧梅想到刚才一路过来,确实看见许多地方的麦苗被牲口吃了,豌豆苗也被牲口吃了。她正待开口,王长顺摆摆手说:

“唉,我这都是醉话,醉话,你不要去听它。我是酒一下肚,就胡说八道起来。醉话,醉话。”

慧英说:“王大伯,你说得很有道理啊,你并没有喝醉。这些话你不说,我也能看出一点毛病来,可是没有你说的这么清楚。”

王长顺一听这话,又忍不住说道:“还不光是粮草为难。你想想咱这一带不像豫西,没有山林,平常老百姓做饭烧火就十分困难,现在我们几十万大军开到,哪有做饭烧火的柴火呢?老百姓剩的一点点柴火垛,我们拿来烧光了,树林,我们砍了,还不够,就烧人家的家具,烧人家的门窗,最厉害的把人家的房子也拆了烧。说是不扰民,秋毫无犯,其实不能不犯。咱们老府的纪律向来是严的,可是如今人马众多,肚子比纪律还要严!谁不把肚子吃饱,谁就受不了,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慧英问道:“王大伯,你说这有没有什么办法?”

王长顺说:“我有什么办法!咱们现在就是这么个打法。你想,商丘这个城,用得着几十万人马都开来么?可是现在都开来了,打别的地方也是一样。我刚刚为找草料,跑了几处地方,都看见把人家门窗拆下来,劈了做饭。唉,这话我也只能对你说,可不要传给外人知道。”

慧英点点头,说:“这情形谁都知道,没有办法。”

王长顺望着慧梅说:“慧梅,你是已经出嫁的姑娘,今日回老营好比回娘家。见到咱们闯王爷,像我刚才说的那些酒后之言,你可不要对他乱说,免得他不高兴啊!”

慧梅说:“我是在你眼皮下长大的,你还不晓得我这个人?该不说的我自然不说。可是你刚才说的话,我倒觉得蛮有道理,你为什么不把这些话跟闯王说一说呢?”

“哎呀,你这姑娘,看你糊涂不糊涂!如今闯王是全军的大元帅,大事小事都向他说,他咋能管那么多呀?还有我这个人,以前是动不动就去找闯王,对他说‘闯王,我有件事想跟你谈谈’,他就马上亲亲热热地拉我坐下,听我哇啦哇地谈。我这个直筒子人,把看到的、听到的都对他倒出来。如今可不同了,闯王自己不讲究这些,咱们也得讲个体统。他是大元帅,跟前的军师、大将如云,大事情得由这些人去商量、筹划。我一个老马夫,什么事情都去多嘴,那还成个什么体统呢?我只要把我的马管好,让老营的亲兵打仗时,骑在马上,都是膘肥体壮,我就心满意足了,也算没有辜负闯王给我的差事。别的事咱王长顺还是不说为好。”

说罢,他向慧英和慧梅挥挥手,就从另外一条路上策马而去。慧梅等继续往老府行去。

这时,攻城已经开始,炮声震天,在炮声中夹杂着喊杀声。慧梅不由得驻马东望,远远地望见城边硝烟腾腾,西城头的一些碉楼和城垛被炮火打毁了一部分,隐隐地还可望见有人抬着云梯往城墙边奔跑。她看得出神,心里想道:“咳,这么好的仗,可惜没有听说大元帅命健妇营的姐妹们同男兵一道攻城!”继而一想,就是健妇营去攻城,她已经不是健妇营的人,没有她的份儿了。这么想着,她不觉微微叹了口气。

慧梅到了高夫人的驻地,所有看见她的人都热情相迎。她好像同大家相别很久,一边笑语寒暄,一边不住流泪。高夫人拉着她的手,将她通身打量一遍,是想从她的神态中看出来她婚后是否幸福。粗略看,慧梅和往日没有什么不同,可是处处细心的高夫人,注意到在她的眉宇之间有一些轻微变化,似乎隐藏着一些心事。总而言之,她已经不再像原来的神情,不再是一个无忧无虑、只专心练兵打仗的姑娘了。坐下去谈了一阵闲话,众人知道高夫人同慧梅有体己话要说,纷纷离去。高夫人趁身边人少,向慧梅问道:

“这些日子,你们新婚夫妻可如意么?”

慧梅的脸红了,十分不好意思,低头不语。

高夫人又说:“这里除了我和慧英,又没外人,有什么不好说的?你出嫁的时候,我心里也不好过,只恐怕你在小袁营夫妻两个过得不和,那我就要后悔一斐子了。你对我说实话,是不是你们小夫妻过得和和睦睦呢?”

慧梅低下头去,微微一笑,说:“妈妈放心,不会让妈妈替我们多操心的。”

“只要这样就好。其实,夫妻之间哪有十全十美的?常言道:牙跟舌头还有不和的时候,何况是人跟人?所以夫妻间遇事总得彼此忍让,相敬如宾。只要你们小夫妻过得和睦,能够始终真心拥戴闯王,我就放心了。”

慧梅低声说:“我看他倒是真心拥戴父帅的,不管当着我的面,还是不当我的面,他总是说,父帅名在谶记,确是真命之主,他一定要粉身碎骨为父帅效力。看来他说的都是真心话,并没有一点虚情假意。”

高夫人点头说:“这样就好。”

慧梅又说:“再说,既然父帅已把我嫁了出去,我也只能死心塌地同他自首偕老。妈妈放心,只要我活着,我决不会让他做一点对不起父帅的事。”

高夫人用责备口气说:“你怎说话不忌讳呢?年纪轻轻的姑娘,什么死啊活的,说些不吉利的话!”

慧梅笑道:“我没有别的意思。我是想说,我们还要打仗,随时随地要在战场上立功效劳,难免不有三长两短。”

高夫人说:“以后我们的局面跟从前大不同了,尽管你武艺很好,也有打仗的阅历,但看来用不着再亲自打仗了。就连我们健妇营,不到万不得已,闯王也不会让她们到两军阵上,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杀个人仰马翻。如今不再盼望你能够打仗,为闯王效劳;只盼望你能够跟时中始终拥戴闯王,打下江山,同享富贵,这就有了。”

“我会照着妈妈的话去做。”

高夫人又笑一笑,忽然说道:“你看,曹帅那个军师吉珪,表面上也尽说些好听的话,你出嫁时,他也恭贺咱们大元帅得了一个乘龙快婿,又得了一员大将,可是背后我又听说,他在说风凉话,叫人真是生气。”

慧英在旁笑道:“他说了什么风凉话?我还没有听到。”

“难道你还没有听到?他在背后说:‘我看袁时中不是那么可靠,将来大元帅说不定会陪了夫人又折兵。’”高夫人边说边笑起来,接着骂道:“你看吉珪这老东西,真亏他说得出来!”

慧梅听了觉得心中不舒服,也感到将来的日子难说,但是她没有做声。慧英生气道:

“他怎么能说这话呢?”

高夫人说这话是有心给慧梅一个暗示。她知道吉珪在慧梅出嫁的那几天中,常跟袁时中的军师刘玉尺来往,吉珪又是个用心很深的人,说不定从刘玉尺那里看出了什么毛病。然而这会儿她又不愿在慧梅面前谈得太多,便淡然一笑,说:

“人的嘴都是圆的,舌头都是软的,谁愿怎么说,就怎么说,管他呢!只要我们袁姑爷死心塌地跟着闯王打天下,别人随他去怎么说,何必计较!”

当慧梅来到时候,她知道因为攻城已经开始,闯王偕着曹操、牛金星、宋献策、吉珪等人往城边去了。慧珠原说张鼐在高夫人驻地等她,却竟然没有看见,连张鼐的任何亲兵也不曾看见。她不好问一个字,只是想着如今正在攻城,炮火很猛,张鼐一定是匆匆地赶赴城外指挥火器营去了。但尽管她的心中如此明白,却仍不免暗暗感到怅惘,只是在表面上她不能有丝毫流露。高夫人最能体贴慧梅的心,淡淡地笑着说:

“今日提前开始攻城,你没有见到父帅请安,连两个哥哥也不能等候你了。”

慧梅的心中一动,明白高夫人所说的“两个哥”中有张鼐在内。她知道今天确实见不到张鼐了,那一股怅惘情绪反而消失,心头舒展多了。她回答说:

“我知道双喜哥们都是大忙人,今日当然更忙。”

高夫人又说:“今日见不到,明日一定会见到。今日你看看姐妹伙和婶子、嫂子们吧。”

慧梅同高夫人又叙了一阵闲话,尽量掩饰了她在新嫁后的内心痛苦,使高夫人感到宽慰。后来她离开了高夫人,骑马到健妇营中。

健妇营的众姐妹一见她回来,都是说不出的高兴,拉着她说呀笑呀,问长问短。兰芝也跑过来,紧紧拉住她,说:

“慧梅姐姐,你走了这些日子,我们天天都在念着你,今天可把你盼回来了。你今晚还回去么?”

慧梅不好意思回答。慧琼自从慧梅走后,就到了健妇营,与红霞一起协助红娘子照料健妇营的事情。这时听了兰芝的话,她马上接口对慧梅说:

“你今晚千万不要走。我看你一晚不回小袁营,新站爷也不会把你怎么样。”

慧梅在她身上捶了一拳:“看你这姑娘,什么话都乱说。好,我今晚不回去了,待会儿你们这里派一个人去我们小袁营对亲兵们说一声,让她们不要等我了。要是他问起来,就说我留在这里了。”

慧琼笑道:“他是谁呀?”

这一问,引得大家咯咯地都笑起来。慧梅满脸通红,发急地说:

“你们这样取笑,我就不留在这里了。”

红霞赶快说:“你一定留下,好好跟大家一起玩一玩。大家都很想念你,也听听你这些日子在小袁营的新鲜事儿。我们只听说袁姑爷如何如何好,可是不知道小袁营的规矩跟咱们这里一样不一样。”

慧梅尚未说话,一个姑娘又问起别的事情来,大家你一句,我一句,问个没完没了。转眼已到吃晚饭的时候,高夫人派人来将她接去吃饭。饭后,她对高夫人说,想去李公子营中看看红娘子。高夫人说:

“你不用去了。我已派人告诉她,说你回来了。她会马上到这里来看你的。你知道,大姐也是天天想念你。她常说,自从你出了阁,她在健妇营好像失了一只膀臂。”

果然,过了一会儿,红娘子就带着一名亲兵赶来了。她见了慧梅,亲热万分,拉着她这里看看,那里看看,一面看,一面笑,说:

“慧梅,你出嫁时哭得那么厉害,现在我看你们小夫妻两个倒是过得和和睦睦的,是么?”

慧梅的脸又红了,说:“大姐,你也跟我取笑!”

红娘子咯咯地笑了一阵,说:“我看见你眉毛上和眼睛角都带着甜味了,心里也就有说不出的高兴,所以我要跟你开几句玩笑。”.

她们又谈了一会儿别后情形。红娘子风闻袁时中先娶了两个姨太太,有一个姓金的很得宠,慧梅同新姑爷的感情不很融洽,老营都把一些真实情形瞒着高夫人。如今她看见慧梅守口如瓶,她自己当然不问一个字。但是她几次看见慧梅正在谈话中忽然眼睛里似乎涌出泪花,赶快低下头或在灯影中遮掩过去,不愿使别人看见。红娘子还听李岩说过,闯王曾经听高一功说过,慧梅在小袁营中不很快活,常生暗气。但是闯王以打江山成就大业为重,对一功说:“你差人嘱咐慧梅,要听我的话,‘出嫁从夫’,对时中要温顺体贴,才是道理。你告诉汝才,慧梅陪嫁的男女亲军有四百多人,破开睢州以后,除分给小袁营军粮财物之外,请他额外送给慧梅一些东西,不要使慧梅感到委屈。”她知道,高一功差去睢州的人只对曹操传了话,没对慧梅传话。如今红娘子只能在心中同情慧梅,希望慧梅能把事情想开一点,别的也实在帮不上忙。谈了一阵,她站起来说:

“我要走了。今晚你就住在健妇营里。明天早点起来,我同你一起到城外,看他们破城。听说今夜要不断打炮,到明天五更时候就要靠云梯爬城。”

高夫人说:“我也打算去看一看。咱们一路过来都是势如破竹,只有商丘这个地方,是个府城,守城的人多,昨天又来了新的官军,看来要费点劲。”

慧梅说:“我正想明早到城边看看,一定很热闹。可惜咱们健妇营这次不能同去攻城,否则我要同她们一起冲进城去。”.

红娘子说:“是啊,你走了以后,补上了慧琼,同着红霞两个,仍然天天带着健妇们在练功。可是咱们大元帅不让咱们打仗,只让咱们吃闲饭。这闲饭吃着也怪不好受。”说得高夫人和慧梅都笑了起来。

红娘子走后不久,慧梅由慧英陪着去看了各家婶娘、嫂子,然后回到健妇营中。因为军纪很严,大家早早地都就寝了。慧梅就同慧琼睡在一起,直到人静以后,她两个还在悄悄说话。慧梅忽然想起来一件事,对慧琼说:

“慧琼,我上次回来的时候,让你给张鼐哥做个香囊,你可做了没有?”

慧琼听了以后,心口嗵嗵地跳了几下,自己觉得脸上热辣辣的,幸而是夜间,别人看不见。她悄声说道:

“我才不做呢。我做了他也不会要的。”

“他会要的。这事情你大概也知道了,夫人已经说过,所以我才让你做。你最好在端阳节以前做好交给他。”

“我还是不做吧。我做的,他要也是勉强。”

“你全当替我做件事情好不好?”

慧琼只得在枕上点了点头。慧梅虽然看不见,但感觉出来她已经同意了,也就不再说话。她们各人怀着难言的心事,久久地不能入睡,听着攻城的隆隆炮声和阵阵的呐喊声。

黎明时分,炮声响得更稠,喊杀声也更凶了。慧梅和慧琼入睡不久,被她们的女亲兵们叫醒,说是马上就要破城了。她们赶紧一骨碌爬起来,随便梳洗一下,很快地束扎停当,披上箭衣,提着马鞭子走出军帐。慧梅的马已经牵来。她接住丝缰,对慧琼说:

“走,把慧剑也叫上。”

当下,慧梅、慧琼、慧剑带着一群女兵,从健妇营的驻地出发。慧梅因为红霞要留在健妇营主持营务,不能一同前去,心中感到遗憾。临上马分别时候,她拉着红霞的手,深情地小声说:

“红霞姐,我要是不被逼着出嫁,如今仍在健妇营,生活在大伙姐妹中间,像在自己的家里一样,该有多好!”

红霞知道慧梅的苦衷,含泪一笑,解劝说:“姑娘们人长树大,总得嫁人,有啥法儿呢?何况你是为帮助闯王成就大事,嫁到小袁营去,非同一般。只要袁姑爷忠心拥戴闯王,就是你报答了闯王的大恩,为闯王立了大功。”

慧梅轻轻点头,纵身上马。红霞不胜惜别之情,抚弄马鬃,随便地问:

“这匹甘草黄骑着还好?比那匹白马如何?”

慧梅回答:“这是他给的,好不好都得骑!”

红霞后悔自己失言,默默地望着慧梅策马而去,直到一小队人马的影子在旷野中消失。

当慧梅等经过老营时,高夫人已经收拾齐备,由一群男女亲兵簇拥着,站在大路边等候她们。恰好,吕二婶为着慧梅昨夜不曾回去,怕有什么吩咐,也从小袁营起五更赶来了。她先向高夫人下马请安,然后向慧梅禀明家中无事,姑爷率领将士们攻城去了。高夫人看吕二婶对慧梅这样忠心勤谨,自是欢喜,说:

“我正想命人去叫你来,你就来啦。你今日就跟在我的身边,说说闲话。”

吕二婶明白高夫人的用意,赶快说:“我也想去看看攻城,今日就随着我们姑娘留在夫人的身边伺候了。”

于是高夫人扬扬鞭子,玉花骢首先走动,前后的男女随从和慧梅等一干人提缰催马,一齐向城边奔驰。慧梅仍像往日一样,同慧英紧随在高夫人的马后,这使她不禁回忆起许多次行军往事,有时在心中惘然自思,今后局面不同,夫人再也用不着我替她舍命杀敌了!途中,看见有一二千骑兵正从西南城角外绕过去,远远地扬起一阵沙尘。高夫人用马鞭子指着说:

“这是你们补之大哥派出的骑兵,要到城南和城东两面,防止城里人们越城逃走。”

正说话间,红娘子也带着一群女亲兵追了上来,先在马上向高夫人请安,接着对大家说:“我们快走,听说许多云梯已经靠到城上,这倒是很热闹。”

她们来到离城一里多远的地方,勒住马头。在这里,对攻城的情形可以看得一清二楚。左边半里处就是一个主要的大炮阵地,一片硝烟弥漫,时有强烈火光,炮声震耳。西城门楼已被打塌了大半,许多城垛都被打得残缺不全,此刻却是向城内打炮,炮弹响着滚滚雷声飞过城头。另有上千名弓弩手站在城壕外,向着城大射箭。城上守军在箭和炮火的攻势下,不敢抬起头来。

有人禀报高夫人:张鼐就在左边的硝烟笼罩地方点炮。高夫人一时兴发,向红娘子问道:“我们看看去?”红娘子本来想去,却怕高夫人会有危险,正在犹豫,忽然瞟见慧梅向慧英以目示意,露出急不可待的神色,她随即向高夫人笑着回答:

“我也想看看小张爷这手本领,大家一起去吧。”

大家随高夫人到了距离安置大炮的地方大约二十丈外,使被火器营的一个小校挡住,要高夫人不再走近,以免危险。原来当时除由西洋人帮助铸造的大炮之外,一般内地工匠按土法铸的大炮常有炸裂危险。这情形高夫人也很清楚,所以她不再勉强前进,命大家都赶快下马,站在一个略微低洼的地方观看,所有战马都交给几个亲兵牵往后边。幸而城头上只有几尊大炮,有的已经被城外飞去的炮弹打坏,有的炮手或死或逃,高夫人等可以完全不担心城上打炮。惟一使高夫人和大家遗憾的是,张鼐和他的一群炮手完全在弥漫的硝烟中活动,不能看得清楚。高夫人不管小校劝阻,带着大家又向前走了几丈远,遇着一道半人深的大路沟,就在那里停下。在这里,大家才看得略微清楚。慧梅望见了张鼐正在紧张地跑来跑去,有时他下令点炮,有时他亲自点炮,还有时自己参加装药。她看见他的脸孔被硝烟弄得很脏,反而显得两只眼睛比平日更大。她的心十分激动,暗暗叫道:

“天呀,看他多忙,同小兵一个样,还一点儿不怕危险!”

有人告诉张鼐说高夫人在近处观看放炮,但是他没有离开炮架,只大声吩咐说:“大炮都发热啦,快请夫人后退!”在南北不到半里的阵地上架着十尊大炮,有三尊已不管用,其中一尊连炮架也歪倒了。遵照闯王命令,必须连续向城中打炮,尽量给守城军民造成严重的杀伤和恐怖,然后从许多处用云梯同时爬城。此刻将到预定靠云梯爬城的时刻,所以张鼐冒着炮身炸裂的危险,亲自将剩下的七尊大炮轮流点火。又有人告他说红娘子和慧梅也来了,同高夫人来到近处,站在一起观看,离大炮只有十丈远,不肯后退。张或几乎是用忿怒的口气叫道:“请她们赶快后退,此处危险!”随即他一个箭步跳到第五尊铜炮旁边,猛力推开一个因为过分疲劳而动作迟钝的炮手,迅速转动架前轮盘,将炮口略微升高,亲自点着引线,然后迅速向后一跳,再退三步。几个炮手都跟他一起后退数步,注视着引线迅速燃烧。当引线在炮身外着尽时候,张鼐和炮手们习惯地张开嘴巴,将身子一猫,但目光不曾离开炮身。片刻寂静,随即大炮口喷出火光,圆形的铁炮弹飞出,几乎同时,从炮口发出一声巨响,炮身一跳,大地猛烈一震,炮弹的隆隆声从空中响过城头落入城中。随着炮口的火光和炮弹的巨响,炮身迅速地被浓重的黑烟笼罩,并且散布着硫磺气味。张鼐因为站在斜坡上,被震得跌坐地上。他立即跳起,跑近炮身,知道并未炸裂,只是炮架有点倾斜,吩咐炮手们赶快扶好炮架,清扫炮膛后重新装药,便奔往第三尊大炮旁边。

此刻他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即遵照闯王的命令赶快连续点炮,为将士们靠云梯攻城“开路”,至于高夫人、红娘子和慧梅在很近处观看放炮的事,他几乎忘了。

却说张鼐从慧梅出嫁的那天以后,感情上发生过三次变化:起初,他虽然表面上不流露特别难过,实际恨不欲生,所以他只身猎虎,情愿在同猛虎搏斗时被虎咬死。随即他不再有死的念头,但是他深恨宋献策和牛金星等人破坏了他同慧梅的美好姻缘,也嫉妒袁时中不该将慧梅娶走。他认为自己将永远不会忘下慧梅,永远不会有任何姑娘可以在他的心中填补慧梅的位置,暗中发誓永不娶亲,宁可一辈子做个鳏夫。最近几天,他的想法又变了。他知道闯王和高夫人已经决定将慧琼许配给他,只等攻破开封后就要成亲。他一则不能违抗闯王和高夫人的旨意,二则他平日井不讨厌慧琼(虽然并不爱她),没有理由拒绝同慧琼成亲。他认为自己同慧梅的自幼相爱,终成了镜花水月,倒是同素不知心的慧琼成了眷属,这一切完全是命中注定。到了这时,他不再恨宋献策和牛金星等,明白他们是为闯王的大事着想,才怂恿闯王将慧梅嫁给袁时中。他也不再嫉妒袁时中,反而暗中希望时中和慧梅夫妻和睦,白首偕老。他想象着将来如若袁时中在战场陷入敌人包围,闯王命他去救,他一定甘冒危难,不惜流血战死,也要将时中救出。这不是他爱时中,而是他为了慧梅的一生幸福。他还常想,他将要为闯王拼命作战,不断地建立大功,使慧梅听到后心中暗暗高兴。他有时在静夜中梦见慧梅,醒来后久久地回想着模糊的梦中情景,无限惘然。也有时他一乍从梦中惊醒,仿佛慧梅的影子犹在眼前,他向空虚中看不见她,赶快闭上双眼,希望趁着困倦再人睡乡,赓续前梦。然而很快就完全清醒,不但不能继续做梦,连刚才的梦中情景也记不清了。往往在这时他一边思念慧梅,一边可怜慧琼,在心中叹息说:

“慧琼,慧琼,我日后纵然是你的丈夫,可是我的心已经永远给了慧梅啦!”

他照着刚才的办法,将炮口升高,希望这一炮打得更远,打到知府衙门。在他用力转动炮架轮盘将炮口升高时,他忽然感到左腿很疼,才知道刚才跌倒时左腿被一棵小树的干校杈刺伤很重,正在流血。但是他不去管它,瘸着腿走到炮后,推开担任点引线的炮手,要自己亲手点炮。那个炮手拉着他,大声叫道:

“小张爷退后!这尊炮多装了五斤药,让我来点!”

张鼐刚又推开炮手,正要自己点炮,突然左右同时发出巨响,大地猛一跳跃,使他的受伤的左腿站立不稳,跌坐下去。原来第一尊和第七尊大炮几乎是同时点燃,炮弹同时出膛,所以特别震响,连张鼐的耳朵也一时失去了大半听觉。他刚刚从地上站立起来,却见慧梅奔到他的面前,不容分说,从他的手中夺去火绳,同时冷不防将他猛推一下,使他踉跄地倒退一丈开外,几乎站立不稳。他忽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立即大声叫道:“慧梅,危险,快将火绳给我!”但慧梅已经眼疾手快地将引线点着,向后倒退几步,张开嘴,捂紧耳朵,注目铜炮。张鼐又说:“危险,慧梅快跑!”慧梅故意用身子遮住张鼐,心中说:“炸死拉倒!”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慧梅的几个女兵追赶过来,慧琼也追赶过来。她们都对慧梅说:“夫人命你后退!”慧梅没有后退,似乎没有听见。张鼐的耳朵仍然失灵,但他明白女兵们和慧琼是来叫慧梅离开这里,他推慧梅一下,又一次大声说:“慧梅快跑,危险!”慧梅又一次用身子遮住他,在心中激动地说:“要炸,我同你死在一起!”但是她没有发出声音,没有人来得及再劝她走,大炮突然随着爆发的火光响了。

知道大炮没有出事,慧梅突然放了心,也突然完全恢复了理智。她向张鼐的被硝烟弄得又黑又脏的脸孔看了一眼,一句话不说,扭头便走,迅速回到高夫人和红娘子面前。她的几个女亲兵和慧琼也跟着回来。

由于慧梅来得突然,去得突然,张鼐愣了片刻,才走去摸摸十分烫手的炮身,决定去点已经装好药的第四尊大炮。但就在这时,一名小头目奔到他面前禀报:

“禀小张爷,总哨刘爷挥了蓝旗,命我们停止打炮。”这个小头目又兴奋地加了一句:“马上就要靠云梯爬城啦!往里灌啦!”

攻城的战鼓响了。起初是一处,随即是许多处,战鼓响声震耳。在战鼓声中,等候在干涸城壕中的几十架云梯突然离开城壕,被抬着向城墙根奔去。每个云梯有八个人抬着,后边跟随二三十人。另外有几千弓弩手站在城壕边上,对着城头放箭,使守城军民一露头就遭死伤。还有上万人马立在弓弩手的后边,呐喊助威,震慑敌胆。

李自成立马西城壕外的一个高处,曹操在他左边,宋献策立马右边,其余许多文武要员簇拥背后。刘宗敏立马在他们的前边两三丈处,用红蓝两色小旗指挥攻城。西关一带有数千步、骑兵列队等候,只等城门打开,他们分路超越过城壕(吊桥已毁),奔进西门。其他城门外边,也有差不多的部署。

当云梯快抬到城根时,刘宗敏在马上挥动蓝旗。城壕边的弓弩手望见蓝旗,立即停射,以免自己的弟兄被流矢误伤。就在停止射箭的片刻中,几十架云梯同时靠上了城墙。义军的灌手们奋勇地向梯上爬去。但是因为炮火和弓弩暂时停射,城上的守军又站出来,拼死抵抗。其中有人从城上扔下“万人敌”,一声巨响,城下的义军也被炸死了几个,有的被烧伤。但义军毫不退缩,仍然勇敢地往云梯上爬去。在一架云梯上,有一个义军穿着红色绵甲,一面爬,一面喊着:“灌哪!灌哪!灌进去了!”刚刚爬上城头,就有一个官军跳起来,挥刀向他砍去。他用刀格开了这一刀,但冷不防又一个官军一矛向他刺来,把他刺伤。他手一松,从云梯上摔了下去,死在城下。原先在他后面的那个义军,又继续向上爬去,还未爬上城头,旁边一架云梯上的人却已经上了城,正在大喊:“上城喽!上城喽!”一瞬间,许多云梯都有人上了城头,大家喊着:“杀呀!杀呀!已经上城喽!”城上秩序大乱,一片惊慌,奔跑逃命,但也有一些官军在继续顽抗。义军越上越多,经过短时间的混战,城头很快就被义军占领。又过了片刻,便见西门大开,义军人马冲进城去。等候在西关的李过一面用宝剑指挥,一面也随着人马冲进城去。城里大街上一片恐怖的奔跑和呼叫声:

“贼人进城啦!逃命啊!逃命啊!……”

一会儿,城外的义军都已冲进城去,刚刚那种激烈的厮杀场面突然没有了,周围显得意外地宁静。太阳已从东方升起,天清似水,使初升的太阳显得格外娇艳。城头上,一面闯字大旗正在灿烂的阳光中迎风招展。高夫人回头望望红娘子和慧梅,说:

“咱们等一等,等里面安静了再进去看。看来这一回要杀些人。昨天闯王有书子射进城去,说:献城不杀,抗拒屠戮。如今不知到底怎么办,恐怕总要杀些人。咱们先回去,吃完早饭再进城看吧。”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李自成 作者:姚雪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