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李自成》第3卷 第09章


当辽东紧急,洪承畴肩负着明朝国家的命运匆匆出关时候,中原局势正在酝酿着新的重大变化。

伏牛山一带数百里内虽然去冬缺乏大雪,今年春天雨水不足,庄稼人都发愁旱情严重,但比起平原地区,例如伏牛山和桐柏山之间的南阳盆地,旱情要好得多了。许多山头,依然草木葱茏,山花烂漫。愈往深山,离大军驻扎的得胜寨一带愈远,草木更加茂盛。站在得胜寨上放眼遥望,到处是黑绿绿的山头,仿佛那些被草木覆盖的、人烟稀少的连绵群山,偏不怕旱,敢与天公抗衡。

这是李自成进入河南后的第一个春天。这是一个不平常的春天,这是一个既有挫折也有胜利的春天。这是一个充满着希望和潜伏着殷忧的春天。但是总的看来,这是一个向胜利高峰前进的春天。

自从回到伏牛山中以后,李自成将他的大部分精力投入练兵。他在开封城下所受的箭伤不重,很快就完全治好,仅在左眼下留一个不很显著的伤疤。其余在激烈的攻城战斗中负伤的将士,除少数残废之外,大部分都陆续好了。尽管攻开封城暂时受挫,但不同于在战场上打了败仗,将士的伤亡也小,所以士气仍然很高,反而激起来将士们誓必攻破开封的决心。穷百姓依然不断地有人投军,骡马也不断增多,到了四月底,不仅全军在继续壮大,单就红娘子的健妇营说,全营五百多健妇都有战马,而且还有几十匹驮运辎重的骡子和大驴。在得胜寨附近的二十里内,这儿那儿,山坳深处常听见紧张练兵:金鼓动地,杀声震耳。张鼐所掌管的火器营每日炮声隆隆,硝烟腾起,散在林梢,遮住青苍的山色。

奔袭开封的没有成功和攻城受挫,在全军中产生了意想不到的鼓舞作用。在许多天里,七日夜攻打开封之战成了全军上下最爱谈论的话题。那些参加攻城战的人们都带着骄傲的感情谈他们的激烈战斗,那些不曾参加过攻打开封之战的将士们,尤其是那些投顺不久的大批新兵,常常怀着激动、羡慕和暗自遗憾的心情,听别人谈攻打开封的故事,然后自己对别人津津有味地转述故事。在伏牛山中的义军驻地,到处流传着一些惊心动魄的激烈战斗故事,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因此,仅从攻打开封受挫后的士兵心理看,大军的整个士气看,也分明可以看见李自成的义军正在等待着新的进军,酝酿着更大规模的新的战争。

小将张鼐是被大家谈论最多的一个人物。二月十二日清早,在距开封城六十里远的地方,他奉命率领一小队轻骑,扮做官军,离开大军速行,赶在开封城尚未知义军临近消息的时候混进开封,占领西门,迎接大军进城。宋献策深知开封城高土坚,所以定此奇袭赚城之计。张鼐于辰巳之间到了开封西关,休息打尖,等候大军。他身边只有三百骑兵,既要混进城去,杀散驻守西门官军,又不能进城太早,以免在孤军无援的情况下被城中官兵消灭。不料大军因三天来日夜行军,十分疲乏,步兵更是疲劳不堪,在最后的几十里路上耽误了时间。张鼐在西关人不解甲,马不卸鞍,等候大军。由于他的骑兵军容整肃,也不与老百姓说话,不向居民索取东西,使百姓不免奇怪,生了疑心。里甲借照料茶水为名,询问他们是哪里人马,何不进城。张鼐回答说是河南巡抚标营的官军,从洛阳回师,防守开封,只等候长官来到,即便进城。左等右等,仍不见大军踪影,简直要把张鼐的头发急白。将近午时,张鼐得到塘马禀报,言说六七里外出现了一千多骑兵。他同时觉察,西关的百姓们已经看出来他的三百骑兵不是官军,开始躲避,有的在忙着关闭铺门。张鼐决定提前进城,不再等候,再等候就晚了。他将几个头目叫到面前,目光严峻地看着大家,小声说:

“我们现在进城,占据西门洞和城楼。敌人军民众多,一定会将我们包围。弟兄们,我们拼着全部战死,也要坚持到大军来到。走!”

张鼐的轻骑兵正过吊桥,城上和桥上同时有人大呼:“贼来啦!贼来啦!快关城门!”吊桥上登时大乱,百姓惊慌奔跳,互相拥挤,有人被冲下城壕,有人将挑子扔下逃命。张鼐的骑兵没法迅速奔近城门。在混乱中有一个皮匠来不及逃进城去,回头抢一扁担,将最前面的骑兵打下马去,他自己也被第二个骑兵杀死。城上的人们因见义军人少,都从城垛上露出半截身子,呐喊着向吊桥射箭和投掷砖、石。

张鼐见城门已闭,喝令骑兵速退。他立马桥头,对纷纷落在身边的矢、石全不在意,向城头连射两箭,射中两个敌人,使敌人不敢再从城垛上露出头来。他的第三箭从城垛的箭眼里射中敌人,惊破了敌胆,迫使他们只能盲目地乱投砖、石和乱放箭,再不能伤害义军。随即,张鼐的骑兵退回来占领西关。他自己率领一部分骑兵揽辔仗剑,立马街心,神态镇静,怒目东望,而使另一部分骑兵下马登屋,面对吊桥,引弓注矢。他曾经想着官军会突然打开城门杀出,所以准备着随时厮杀。过了很久,由刘体纯和白旺率领一千多前队骑兵赶到;又过很久,全部大军才到。

高夫人、女兵们、孩儿兵们,都喜欢听人们讲说张鼐的这段故事。高夫人因为一向喜欢张鼐,眼看着他同双喜都是在戎马中长大,成了两员十分有用的小将,所以听到张鼐的这段故事就像做母亲的听到人们称赞她的儿子有出息。高夫人身边的女兵们喜欢听张鼐的这段故事,是因为张鼐常来老营,身为重要小将,在高夫人前仍带孩子气,同女兵们相见也是呼姐称妹,如同兄弟一般。孩儿兵们喜欢听张鼐的故事,是因为张鼐原是从孩儿兵营出来的,至今仍关心孩儿兵营的事。所有上述各种人物喜欢听张鼐在开封城下的故事,都是摆在明处的,大家公然谈论,称赞,为之欣然而笑。惟独有一个人却是在心中赞叹,高兴,但不肯在人前多谈。这就是慧梅。在闲时她常常不由得产生缥缈的胡思乱想:几年之后,闯王得了天下,张鼐也是开国功臣,封侯封伯,而她已经同张鼐……每次想到这里,她便沉浸在甜美的梦幻之中,暗暗心跳,眼神含羞,如有微醉,又泄露出若有若无的幸福的微笑。这其实不能说成笑,而是关不住的青春情怀。.

但是在李自成的左右,却很少有谁谈到张鼐。他们经常谈论的是如何练兵,筹饷,再攻开封,以及各种军国大计。李自成按照不打仗时候的习惯,除亲自处理全军许多大事外,还经常请牛金星为他讲解经书和《通鉴》。

到了四月上旬,正是俗话所说的青黄不接时候,粮食困难的情况明显地出现了。虽然破洛阳时得到了很多金银财宝和粮食,但因为人马日众,还得救济百姓,粮食消耗很快。在普遍灾荒严重的情况下,有大批金、银、珠宝、古玩、玉器等都不能变为粮食,长久下去,必将坐吃山空。附近几县老百姓已经将地里的豌豆荚吃光了,稍嫩的豌豆秧也吃了。他们靠山中野菜过活,吃蕨类植物的根和芽,吃野苜蓿,吃光了榆钱、芦根和野藤的紫花,然后吃各种稍能下咽的树叶和嫩草。于是,开始有人剥吃榆树皮了,有人出外逃荒了,有老人倒毙在路边了。李自成本来就不断地拿出粮食赈济得胜寨周围二十里以内的饥民,如今不得不拿出更多的粮食了。从开封回师时候,虽然沿路打粮,但得到的数量不多。目前还在不断地派出小股人马去附近州县打粮,攻破几座县城。闯王和牛金星、宋献策等经常商议,必须攻下富裕繁华的开封,才能解决困难。

为准备第二次攻打开封,李自成采纳宋献策的建议,命令张鼐的火器营加紧训练。他每天出寨观操,必去火器营停留很久,有时还亲自点燃火炮。

四月下旬的一天上午,他请牛金星讲书一毕,便率领刘宗敏、牛金星、宋献策、李岩、田见秀、高一功等去火器营看试放新铸成的两尊大炮。因为这是第一次命匠人试制成的大炮,所以李自成特别关心,一定要择定今天黄道吉日,亲自观看试炮。每尊大炮前都摆好一张供桌,上有红纸牌位,上书“大炮将军之神位”。炮身上贴着红纸,上写“开炮大吉”。牌位前摆着纸糊的三牲供品,清酒一壶,香炉一只,瓦烛台一对。先由军师宋献策偕火器营主将张鼐,沐手焚香,向炮神虔诚三拜。宋献策默诵事前拟就的几句祷词,然后抓起酒壶,斟满杯子,浇在地上。随即,四名炮手全是十字披红,先向闯王等跪下行礼,然后走到炮前,每尊大炮两人,虔敬地跪下叩了三个头,暗诵祝词,站起身,以酒浇地。接着别的士兵撤去供桌,炮手们开始装药,一个人先从炮口装进几斤火药,另一炮手用长杵将火药捅进炮膛底部。向接近炮膛底部的炮眼儿插进用纸加火药做的引线,继续装药,捅紧,装入铁弹。张鼐请闯王等后退十丈之外,立身大石背后,其余众多将士也都退到远处,或藏身石背之后,或立在大树之侧,都做了万一准备。张鼐只后退三四丈远,将手中小旗一挥,说声:“点!”两尊大炮的引线同时点燃。四个炮手立刻退到张鼐身边,神情紧张,一齐注视迅速燃短的引线。刘宗敏叫道:

“张鼐速退!”

张鼐没做声,直立不动,仿佛没有听见。他的神情镇静,等候火线着完。火线原是边燃烧边发出哧哧微声,到炮眼外的部分着完时,微小的响声忽止,所有人的心都收缩了。在极其短暂的片刻,一切出奇地寂静。高一功猛叫一声:

“张鼐速退!”

张鼐似乎没有听见,继续凝神等候,担心引线有点潮湿,会在炮眼内熄灭。

突然,炮眼红光一闪,紧接着炮口喷出火光,轰然两声,脚下土地一跳,群山震动,霎时间大炮前一片硝烟。在大炮响时,所有在附近看试新炮的人们都本能地将腰身一猫,躲在大石或大树后边;四名炮手也往下猛一蹲,同时惊呼:“小张爷!”张鼐看见红光时赶快张开嘴巴,并不躲避。炮响之后,他迅速跑近大炮,用手摸一摸,放下心来,高兴地回头大声说:

“成功啦!成功啦!既没有炸裂,也没有热得烫手。好,弟兄们,再放一次!”

当炮手们又兴奋又快活地扫清炮膛,准备重新装药的时候,闯王和众文武都走近来了。检视炮身、炮架,不住称赞。过了一刻工夫,有一弟兄从对面二里外的小山脚下飞马驰回禀报:两颗炮弹都打到对面山腰,一颗弹打断一棵松树,一颗弹入地一尺多深。闯王更加高兴,对宋献策说:

“有几十尊这种大炮,下次攻开封不用愁了!”

刘宗敏正要说话,看见吴汝义带两个亲兵骑马奔来,便对汝义说:

“子杰,刚试了新炮,十分成功,可惜你晚了一步。你莫急,马上还要再来一次。”

吴汝义下马笑着说:“我听见了炮声。只要成功,下次攻开封就狠用炮轰。闯王,我有事前来禀报,真是意料不到!”

闯王愕然:“什么事意料不到?”

吴汝义引闯王离开围观大炮的众兵将六七丈远,小声向他禀明。李自成确实意料不到,起初感到惊奇,但随即就十分高兴,认为这是一件大大的好事。他对吴汝义说:

“等看过再试一次大炮,我就同军师和捷轩回老营。看来我们的大事该成功啦!”

于是李自成和吴汝义重回到大炮旁边,观看装药。

吃午饭以前,李自成偕刘宗敏、高一功、牛金星、宋献策、李岩等回到老营。在路上,刘宗敏等已经知道罗汝才从枣阳境内派专人前来得胜寨,带有书子一封和许多贵重礼物,向闯王问候并表示想念之意。在看云草堂坐下以后,大家将罗汝才的书子看了一遍,没有来得及仔细议论,午饭便摆了上来,而平时常同闯王一起用饭的老医生尚炯也进来了。李自成向吴汝义问:

“下书人是什么人?为何不请来吃饭?”

吴汝义说:“他刚来到的时候我问过他,他说是曹操的远房兄弟,比曹操小几岁,名叫罗汝明,起小跟曹操当亲兵,如今在曹营中管点杂事,不曾带兵。”

李自成眨眨眼睛,默思片刻,忽然说:“啊,我见过他,几年前见过他!他脸上有几颗碎麻子,嘴唇厚厚的,是不是?”

“就是他。你的记性真好!”

“是的。他这个人略识几个字儿,我不知道他的表字,只记得他排行老十。既然是他,何不请来吃饭?”.

吴汝义笑着说:“他说他虽是曹帅的本家兄弟,在义军中却是名微职卑,高低不肯前来。还说他同闯王坐在一个桌上吃饭,反而很受拘束。他要等闯王吃毕午饭,再来拜见。”.

自成也忍不住笑起来,说:“岂有此理!既然是奉曹帅之命远道下书,纵然是一名普通小校,我们也要以礼相待,何况他是曹帅的本家兄弟!你再去请他一次,对他说:倘若他不肯来,我就要亲自去请啦。”

吴汝义又去请罗汝明。

宋献策对李自成说:“曹操着他的本家兄弟前来,必有重大缘故。闯王可猜想曹操的真意何在?”

自成说:“我同曹操虽是同县人,又烧过香,磕过头,八拜作交,可是后来我见他贪酒好色,总想投降朝廷,就同他逐渐疏远,遇事各不相谋。他在房、均一带驻扎时候,我们在商洛山中,正因此故,竟无书信往还。眼下差人前来见我,书信中说些思念的话,必是他一则见我们声势日盛,二则他跟敬轩相处得不甚融洽。至于别的缘故,猜不透,猜不透。要是他的心思我能全猜透,他就不是曹操了。”

牛金星说:“莫非曹操有意来救闯王?”

自成暂时不说出自己的想法,只说:“他近来已经有十几万人马,又没吃败仗,未必会来救我。看罗十怎么说。我想曹操除写了书信之外,一定会另外交代有话。”

高一功说:“倘若曹操同敬轩犯了生涩,肯来相救,当然很好。不过他这个人……”

看见吴汝义陪着罗十来了,高一功赶快将余下的半句话咽下肚里。李自成立即起身相迎,亲热地说:

“啊呀,老十兄弟,已经有五年不见啦!没想到汝才哥的心中还有个结拜兄弟李自成,差你前来伏牛山中看我!”

罗汝明一进门就要跪下去叩头行礼,被闯王一把抓住,说道:“在军中,老弟兄见面,何必多礼!”他介绍罗汝明同牛、宋、李岩认识,—一互施平礼,然后同刘宗敏、高一功、尚炯等也见了礼。坐下以后,宗敏等问候了罗汝才的好,并询问了破襄阳以后近三个月来曹营和西营的情况,眼下曹营驻扎何处,下一步将往何处,等等,都是些泛泛的闲话。李自成很想知道曹操差罗十来伏牛山见他的真正用意,但是他只是察言观色,并不明问,装得若无其事。

午饭端上来了。因为今天来了客人,加了两样菜和一壶黄酒。平时吃饭,闯王总是坐在主人位置上,而让牛金星坐在首席客位,宋献策第二,李岩第三,刘宗敏等将领和老神仙,可以随便。如今牛金星、宋献策和李岩的心中都明白闯王有意借此机会拉拢罗汝才,拆散西营和曹营的合伙,所以一致谦让,非要罗汝明坐首席不可。罗汝明自然是坚不就座,一定要坐在闯王身边。闯王起初望着大众互相谦让,拉扯,只是笑而不语,后来他看见老医生、吴汝义都不断望他,便说道:

“你们都这样谦让下去,我们日头偏西也别想吃饭。我是闯王,请大家听从我的将令照办:牛先生、军师、李公子,仍照平日就座。老十挨着林泉坐,其余的我不管,随便。”说毕,他抓着罗十的一只胳膊,硬往紧挨李岩的一把椅子上一按,不许这个名微职卑的客人起来。

大家已经问明了罗汝明的表字叫子亮,在吃饭时谈话更觉亲切。牛、宋和李岩等都称他的表字,而自成常叫他老十或十弟。以闯王身份之尊,竟然几次给他敬酒,别人自然也向他敬酒,十分热火。但到他有三分酒意时,闯王马上阻止别人再向他劝酒,说:“我们老十的酒量有限,大概同我的酒量差不多,你们都不要劝他多喝了。”随罗十来的有二百骑兵,都在附近的军帐中落脚。闯王向吴汝义问:

“随老十来的弟兄们有酒吃么!谁在陪他们吃酒?”又嘱咐道:“他们连日路上辛苦,午饭后让他们好生歇息!”

罗汝才派其亲信罗汝明从枣阳境来到闯王这里,表面上只是下书问候,祝贺李自成攻破洛阳,在河南声势日隆,并表其思念之情,实际上曹操另有打算,只等汝明回去后便作出重大决策。汝明遵照曹操密嘱,只是处处小心,事事留意,而不肯将他来闯营的真心吐露。从他来到以后直到现在,处处感到闯营上下对他都很亲热,并没有因为闯营近来兵势强大就小看曹营,也没有因为闯王和汝才之间曾经犯过生涩就记在心上。特别使他满意的是,李自成并不因为近来兵力强大就流露出丝毫盛气凌人或对他这个下书人拿架子,这方面同张献忠大不一样。他已经略有酒意,看见李自成很少吃酒,侧着头向自成问道:

“李哥今日兵强马壮,打开了多好局面,何苦仍然像往日一样不饮多酒,不穿好衣,不吃美食,也不喜爱美女?”

自成笑着说:“十弟,我也是血肉之人呀,也有七情六欲。你说的这几样我并非不想要,可是万一我放纵了自己,沉湎酒色,就不能全心全意做事了。我栽过多次跟头,几乎完蛋,吃过大亏啊,都因为我不灰心,不放纵自己,咬着牙不倒下去,苦熬苦干,才有今日!”

罗十心中佩服,又说:“以你如今的兵力,还怕在河南站不住脚,再栽跟头么?”

自成说:“连开封都攻打不开,算得什么兵力强大!”两三年内不再受大挫折,才能说在河南站住脚步。”

罗十点头,不觉喝下去半杯酒,又说:“在我们曹营将士眼中,李哥在河南就算是站住脚步啦,不像曹营和西营东奔西跑。”

自成说:“我能在伏牛山安稳练兵,多半靠你们西、曹两营在湖广拖住丁启睿和左良玉等人的大军不暇来河南作战。我常在心里说:汝才哥近来可真是帮了我的大忙!”他替罗十斟满杯子,说:“请十弟喝干这杯酒,算是我敬汝才哥和曹营全体将士的。”

众人因见闯王敬酒,都跟着纷纷敬酒,全是称赞曹操和曹营的,当谈到张献忠时,刘宗敏忍不住对罗十说:

“子亮老弟,对敬轩你们可得留一手啊!”

罗汝明的心中一动,但马上笑着说:“没有啥,没有啥。西、曹两营是水帮鱼,鱼帮水,谁也离不开谁。”

自成点头说:“老十说得很是。倘不是西、曹两营同心协力,也不会纵横四川,打败杨嗣昌,破了襄阳。平心而论,敬轩实有过人之处,比我强得多了。”

刘宗敏心中不服,问道:“他什么地方比你强得多?”

自成说:“就拿他与曹操同心协力结成一股绳儿说,我就不及。曹哥和我既是小同乡,又换过金兰谱,可说是生死之交,在诸家义军中谁人不知?可是曹哥能与敬轩并肩携手,不能与我并肩携手,岂不是敬轩有过我的长处么?”

宋献策瞟了罗十一眼,对闯王说:“这是机缘,机缘。机缘之来也有早有晚,逢时而至,非可强求。”说毕,哈哈大笑。

罗汝明也哈哈大笑,在心里说:“来了!来了!我没喝醉,别想掏出我的实话。君子不开口,神仙猜不透。”

午饭以后,李自成亲自将罗汝明送到客房休息,并到随他来的二百骑兵驻地,打了招呼,寒暄一阵,然后回到老营西偏院的清静书房。本来他半夜方睡,黎明即起,应该在午饭后小睡片刻,但是他不肯休息,在书房中长久地踱来踱去,猜想着罗汝才差罗十来究竟为着何事。今日上午,当他在试炮场边乍听到吴汝义的禀报,登时不用思索,认为是罗汝才有意脱离张献忠,前来救他。从他同罗十见面后的情况看来,没有露出来罗汝才有意前来相就的苗头。难道果真是泛泛地下书问候么?不会。莫非狡猾的曹操派人下书问候,仅仅是为将来走一步闲棋?……

他正在独自猜测,苦于不得其解,吴汝义和双喜进来了。双喜是上午奉命去几处兵营中办事,中午不在老营,所以刚才才知道罗十前来下书的事。李自成先向双喜问:

“几件事儿都办了?”

双喜恭敬回答:“是,都办了。我补之大哥得到从登封回来的细作禀报:新任河南巡抚高名衡派人到登封见李际遇,要给李际遇副将职衔,同我为敌。”

闯王忙问:“李际遇可答应了?”

“听说李际遇尚在犹豫。”

“军师可知道此事?”

“我刚才到花厅见了军师,已经向他禀报了。”.

“军师没有回去休息?”

吴汝义回答:“他回到家中打一头又来了,说他有重要话想同你谈谈。他以为你在午睡,嘱咐我等你睡醒后告他一声,他好来书房见你。”

“别的还有谁在看云草堂?”

“别的人都不在,只军师自己在闲看兵书。”

“请他快来,我也正想找他。”

吴汝义没有马上走,迟疑一下,问道:“闯王,这个罗十你可很熟识?”

自成感到这话问得奇怪,说:“我只在曹营中同他见过一两次面,并不熟识。你知道他的底细?”

吴汝义使眼色叫站在门口的几个亲兵离开,低声说:“我们老营中有人知道他的底细,刚才告我说他前几年专替曹操做黑活,刺杀过两三个同曹操不合的起义首领。他是个不怕死的鬼,曹操叫他刺杀谁他就去干,心目中只有曹操。”

“唔,我也风闻,没想到竟然是他!”李自成并没有再说别的话,转过头去对双喜说:“你命人去请牛先生和李公子都来这里商议事儿。罗十休息以后,你陪他到各处看看。下午你就不要做别的事了。”

吴汝义说:“闯王,罗十这个人,你可得防着他啊!万一一时大意,冷不防被他……”

李自成淡然一笑,挥手说:“你去请军师和牛先生、林泉快来。吩咐老营司务,今晚我就在这里为罗十接风,只请牛先生和军师作陪。”

吴汝义说:“对罗十这个人,务请小心在意!”

李自成没有回答,又开始在屋中踱来踱去,低头沉思,等候密议要事。吴汝义不敢打扰他,赶快请宋献策等人去了。

李自成和谋士们在书房中先讨论了李际遇的问题。这是一个不容易对付的地头蛇,既然新任河南巡抚高名衡正在派人劝说李际遇受朝廷招抚,李自成就必须赶快想办法拖住他保持中立。可是两个月来,李自成已经派人破了嵩县城、密县城,还破了登封县城,义军威逼到李际遇的眼皮底下了。李际遇当然又害怕,又不高兴。这个问题,李自成早就明白,已经同亲信文武们议论过几次。如今经过商议,决定由李岩修书一封,派李侔携书信、礼物,连夜动身,前往登封玉寨,面见李际遇,劝说他不要受朝廷官职,并且答应今后只要官军不到登封,义军也不前去。因为事情紧急,商定之后,李岩就离开书房,为李侔今夜动身赴玉寨作准备去了。

李自成等李岩一走,随即向牛、宋二人问道:“据你们二位看,曹操派罗十来,究竟何意?”

牛金星沉吟说:“我想,决非泛泛地前来问候。定是曹操与张敬轩之间不甚融洽,有离开敬轩之心,前来试探?”

自成问:“试探什么?”

牛金星一时不能回答。张献忠与罗汝才之间的近来情况,究竟是否融洽,闯营中很不清楚。反之,罗汝才近几年与闯王虽未破脸,但是已经疏远,人所共知。今日忽遣罗十前来问候,当然必有用意。所以他猜想是前来试探。但来试探什么,很难说准。他想了一想,回答说:

“倘若曹操不见容于张帅,有意前来相就,此乃最好不过之事。纵然马上尚不至如此,但不妨遣罗十来看看情形,看看闯王对他的态度,所以我说是前来试探。”

李自成也有此猜想,但是他轻轻摇头,说道:“未必吧。曹操和敬轩一样,都是起义后自树旗号,不是高闯王部将,所以平日总认为他们的资望在我之上,见我继称闯王,有夺取江山之志,心中不服。况且,汝才同我是拜身,我自来称他为兄。按常情说,他很难屈身奉我为主。”

宋献策忽然笑着说:“我明白了。曹操同张帅合伙,也是万不得已,必有难言之苦。因此他有意来河南依靠闯王,以避左良玉的进攻。他来依靠闯王,却不是奉闯王为主。他与张帅合伙,就是如此。”

自成说:“如若他怀着这种打算,我们如何对他?”

献策说:“如他确是怀着这样打算,请闯王务必表示竭诚欢迎,请他前来,愈快愈好。”

闯王问:“他来了以后怎么办?”

献策说:“我们只忧其不来相就,不患其来到后同床异梦。目前大势,与三年前大不相同。三年以前,群雄扰攘,鱼龙未分,而如今群雄或死或降,局面已经分明。从朝廷方面说,确实到了山穷水尽地步,崩溃之势已近瓜熟蒂落。今春以来,两失名城,连陷亲藩,加上杨嗣昌在沙市自尽,大势已经分明。曹操在群雄中资望较高,近来听说又有了十几万人马。这十几万人马虽然大多是乌合之众,没有机会整练,但毕竟是一股较大的力量,强于革、左和老回回诸营。他或随张帅,或来救我,或投降朝廷,都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如果曹操有救我之心,派罗十前来试探,请闯王千万勿失良机。纵然曹操尚无此意,我们也不妨因势利导,在他同张帅之间略施离间。”

自成笑着说:“离间他们可以不必,不过曹帅派罗十前来,我们应该待之以诚,切不可当着他谈论敬轩的不是,更不可贸然劝汝才舍敬轩前来救我。”

牛金星说:“军师所言不妨因势利导,使曹帅离开张敬轩,来到闯王这边,十分重要。”

宋献策接着说:“旷观楚汉相争之际、王莽时候、隋唐之际、元朝末年,凡是群雄逐鹿的年代,凡得江山者既要决胜于疆场,也要决胜于樽俎之间,拆散别人同党,张大我之声望与势力。这就是常说的‘纵横捭阖’。其实一部战国史,除写诸国不断战争之事外,就是写国与国之间的纵横捭阖,不断分合变化。当今之世……”

宋献策话未说完,见高一功进来,便不再说下去,与牛金星起身让座。其实,李自成对他的意思已经清楚,用不着多说了。高一功先向闯王说了李公子同他商量了李侔给李际遇带去什么礼物,他已经吩咐备办,然后问道:

“曹操派遣罗十来下书问候,到底是什么用意?相距数百里,还在打仗,仅仅是问候问候么?”

自成说:“我们也正在谈论此事,看来不光是闲来问候。”

“我听说罗十是曹操养的刺客,做过几次重要黑活。”

“刚才子宜对我一说,我也想起来了。”

“莫非他是来做黑活的?”

闯王摇头,说:“不会,不会。我同汝才之间往日无仇,今日无冤,他何故派人刺我?况且罗十带着二百骑兵前来,难道刺了我之后,这二百骑兵能逃得走么?”

高一功仍不放心,想了片刻,又说:“会不会是出自敬轩的意思?汝才跟敬轩合伙,处处听敬轩的。会不会是敬轩见杨嗣昌已死,认为朝廷对他莫可如何,急于夺取江山,妒嫉你破了洛阳,杀了福王,声势大振,所以要对你下手?”

李自成很自信地说:“汝才别的事可以听他,这样事不会听他。汝才不是傻蛋,他为何肯为别人做伤天害理的事?再说,汝才也会明白,罗十来行刺未必能够得手;纵然侥幸得手,他的二百骑兵必然逃不回去,而且他也永远成了闯营的死敌。他何苦啊?”

一功说:“倘能刺了一个李闯王,他们抛掉二百人算得什么!没有了你,闯营也就完了。”

宋献策和牛金星对罗汝才派遣罗十的用意原是猜测不透,听了高一功的话,不能不觉得对罗十应该多加小心。牛金星说:

“凡事以小心为上。罗十前来行刺,闯王虽不必信其必有,也不可疏忽无备。我们表面上热情款待,暗中有备就是。”

高一功向自成问:“我在闲谈之中,问明罗十的真正来意如何?”

自成说:“何必要问?一问就露出我们多心了。倘若汝才派他来果然另有用意,他必会自己说出,何必要问?”

关于罗十前来行刺的事,虽然大家在心上都留下一个疑问,却不再谈下去了。话题转到了罗汝才和张献忠的关系上。大家只知道罗汝才前年在房县境内随献忠重新起义,原是三心二意,后来又同献忠分开。也知道去年四月间罗汝才与惠登相、王光恩等共九股人马被逼到川东,那八股都投降了,到最后罗汝才正要投降,恰好张献忠赶到,没有让他投降,一起打进四川内地,今年正月出川,二月初破了襄阳。大家猜测:到底发生什么问题?为什么罗汝才派人来找闯王重温结拜之情?

闲谈一阵,总不明白。高一功事忙,自去办事。李自成带着牛、宋和亲兵们出寨,往火器营观操练火器去了。.

过了两天,李自成仍然不明白罗汝明来见他的真意何在。有时同宋献策等谈及此事,他忍不住笑着骂道:“妈的,罗汝才是有名的琉璃猴子,他差来的下书人也是个琉璃猴子!”但是他断定罗汝明决非无故而来,必定是曹操与张献忠有了不睦之处。他决计拆散罗汝才与张献忠合伙,将汝才拉到他这边来,所以他一再叮嘱老营将领:对罗汝明和随他来的二百骑兵要加意款待,切不可妄论曹营短长,尤其要紧的是谈到曹帅时务要格外尊重,多说赞仰的话。他自己时常带着罗汝明出寨看操,看各种兵仗作坊,还带他看了孩儿兵营和健妇营。有一次还带他进老营后宅见见高桂英,而桂英也以嫂子的身份赠送他一些礼物,包括上等绸缎和珠宝首饰,言明那首饰给罗家“先后”的。住了三天,罗汝明对闯王说明日要返回曹营复命,闯王也不强留,叫吴汝义拿出二百两银子赠送汝明,三百两银子和二百匹绸缎犒赏随来的士兵。

晚上,设宴为罗汝明送行。宴前,得到闯王同意,在酒席上宋献策和牛金星都说出希望曹帅来河南与闯王会合,以后同心协力,共建大业的话。刘宗敏等相陪诸将附和,十分殷切。罗汝明总是笑而不答,或者是来一个“王顾左右而言他”。李自成在烛光下对罗汝明暗观神色,心中不觉骂道:“琉璃猴子!”但是他对宋献策等人笑着说:

“你们急什么?我们汝才哥今年如不能来,明年来也可以,他何时愿意都可以,不要勉强。我这个人无德无能,只有一颗诚心,对曹帅不敢强邀,听其自然。”

晚宴以后,李自成将罗汝明邀进书房,要高一功也去,随便闲谈。他谈的多是家乡米脂一带的风土人情,人事变化,以及他同罗汝才的少年生活,后来如何成为结拜兄弟,如何各自起义,如何一起去攻打凤阳等等,对他同汝才之间的不和,一字不提。高一功不是米脂人,对罗汝才起义的事情不很清楚,但谈到起义后的事情,他也常常插话,说了不少称赞汝才和曹营将领的话。娓娓闲话,直到深夜,罗汝明拿话试探闯王:

“李哥,你同张敬轩也是朋友,你看敬轩如何?”

李自成笑着说:“敬轩嘛,长处很多,只有一个短处大概你也明白,不用我说。”

汝明问:“什么短处?”

“不能容人。”他暗中打量汝明的神情,随即又添了一句:“不过他对我曹哥还是很尊敬的,对曹哥他不会有盛气凌人的架势,也不会嫉妒。”

汝明又挑逗一句:“李哥,倘若敬轩来河南,你肯容他么?”

自成说:“为什么不能容他?朋友嘛,要多想着‘和衷共济’四字,事情就好办了。”

“可是常言道:一个槽上栓不下俩叫驴!”

“我这里的槽上,三条叫驴也可以栓,越多越好。”

罗汝明哈哈大笑。又说了几句闲话,听见鼓打三更,便起身告辞说:“李哥,天色不早,我们该休息啦。明天我还要上路哩。”

李自成说:“休息也好。谈起我同汝才少年往事,不觉已到深夜!汝明,不用回你的住处,惊动别人,就睡在这书房里吧。我平时也睡在这里,便于读书做事。这里有现成被子,你不妨跟我同榻而眠。”

汝明说:“可是李哥,你是闯王,我是曹营中的小人物,怎么敢睡在你的床上!”

“不要说这个话。既然汝才同我是拜身,你就如同我的兄弟,又是我的老朋友,说什么你是曹营中的小人物?就同我睡在这张床上吧,不必外气!”

高一功几次向李自成使眼色,都没得到理会,到这时只好拉着罗汝明的手说道:“汝明,请你到我的住处睡觉,比这里舒服得多,何必挤在一个床上?”

自成说:“一功,你走吧。我同汝明同榻而眠,还可以多谈一谈。你快走吧!”

高一功见自成的主意已定,只好退出。到了外边,他对值夜的亲兵们暗嘱小心在意,但又不便言明。他叫醒了吴汝义和双喜,说了闯王留罗十同榻而眠的话,他们都觉吃惊。双喜要去书房守夜,一功摇头说:

“万不能惹怒闯王,只可在窗外常听动静。”

吴汝义抱怨说:“我说过几次,这个罗汝明原是专为曹操作刺客的,必须多多提防,他总是一笑置之!”

在书房中的那张床上,叠了两个被窝。罗汝明说他夜间有小解的习惯,为着上下榻自由,睡在外边。李自成头朝东,罗汝明头朝西。各人都按照军中习惯,内边的衣裤都未脱去,并且将宝剑和匕首都放在可以随时摸到的地方。到了四更时候,李自成仍未睡着,暗想着是否能够将曹操拉来,还想着天明后如何亲自给曹操写信……

忽然觉察到客人转动身子,李自成立刻抓紧枕边的匕首柄,刚才的一切思绪都停了。

继而觉察到客人已经从被中小心坐起,分明是不肯将他惊动。他故意发出轻微鼾声,装做自己确实是酣睡未醒。

继而觉察到客人披衣服,手碰剑柄。李自成一面继续打鼾,一面将匕首握得更紧,并且准备好随时可以一跃而起。

继而觉察到客人下床,穿好鞋子,似乎转身向床,李自成继续打鼾,心中暗问:“他要动手么?”悄悄用眼缝窥伺客人。

继而看见客人将落下的一半被子放在床上,向书房外走去。李自成放下心来,转身面对墙壁,但将匕首换个地方,握匕首柄的手仍未放松。等客人回来,重新上床睡下,他开始不再握匕首柄,打算趁天未明稍睡一阵。

李自成刚刚矇眬一阵,寨中开始有头遍鸡啼。他习惯地一乍而醒,赶快下床,不注意将客人惊醒。客人问他:

“李哥,你夜里睡得好么?”

“很好。因为身上乏,一夜未醒一次!天气还早,你只管睡吧,睡吧。”

但客人准备五更动身,也跟着他穿衣起床。一个亲兵送了半脸盆温水,李自成让客人先洗,然后自己用残水洗了。他正要坐下去给罗汝才写信,罗汝明走到他的身边,满脸堆笑,说:

“李哥,这几天,我看你待人确实一片真诚。我回到曹营,一定要将你的真心诚意告诉汝才哥。他有意来你这里,只是众将还在犹豫。倘若汝才哥决定来河南,我半月后再来一趟。”

李自成紧紧地抓住罗汝明的手,说:“老弟,你回去后千万告诉汝才哥,我诚心诚意等着他来!我决不会亏待他,凡事多听他的。我的将士也都是他的将士,没人不听他的。罗十,我等你早日再来。你一定再来一趟!”

“我一定再来,一定再来!”

天色黎明,李自成写好书子,就陪着罗汝明吃了早饭。曹营的二百骑兵也都饱餐一顿。李自成骑上乌龙驹,将汝明送出五里以外,命双喜直送到十里远近。随着罗十去曹营代李自成回拜曹操的是刘体纯。他带了闯王的亲笔书信和许多贵重礼物,还有三百名骑兵跟随。

打发走罗汝明之后,李自成和宋献策一心挂念着李际遇的消息。过了几天,李侔回来了。李际遇答应不受朝廷职衔,不与闯王的义军为敌。这结果原在李自成和宋献策等的意料之内。只要李际遇不受朝廷招抚,在登封保持中立,李自成也就放心了。

半个月后,罗汝明果然跟刘体纯又来了。罗汝才已表示愿意来河南与闯王合营,只是有一些具体问题要进一步确定。从此闯、曹两营信使往来不断,都瞒着西营耳目。好在西、曹两营早已分开活动,常常相距数百里或千里之遥。为着今后大计,趁着曹操未来合营,在五月间就由牛金星和宋献策布置一番,李自成祭告天地,宣布正式称号为“奉天倡义文武大元帅”。到了七月间,合营事完全成熟,李自成亲自率一两万将士往淅川境迎接曹操……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李自成 作者:姚雪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