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李自成》第3卷 第12章


从消灭了张令和彻底击溃了秦良玉两支川军以后,罗汝才同张献忠再也没有遇到大的战争。他们从达州往北,几天后突然向西,奔袭剑阁,随即出剑阁,到广元,知道通往陕西的关口都有重兵封锁,就折而向南,在梓潼打个胜仗,从绵州进袭成都不克,沿沱江顺流而下,似乎要去攻重庆,忽然从永川转而向西南,破了沪州。他们在沪州稍作休息,从南溪、荣县、仁寿……一路北进,绕过成都,在德阳、什邡、金堂一带稍作休息,补充了粮食,人马向东,进军神速,于除夕的爆竹声中破了巴中;休兵三天过年,然后偃旗息鼓,行踪诡秘,急趋开县,在开县的黄陵城杀败了前来堵截的猛如虎,扬长东去,毫无阻拦,出了四川,随即破了襄阳。……

如今在罗汝才的心中,这一段同张献忠联兵作战的历史永远过去了。他需要摆脱献忠,所以在退出襄阳不久就经过好商好量,同献忠分手了。趁着左良玉猛追献忠不放,他迅速扩充人马,加紧练兵。他担心左良玉在打败了张献忠之后,回头打他,所以同吉珪和一些亲信将领商议多次,决定派罗十到伏牛山中看一看李自成的态度。经过罗十的两次往返和刘体纯的一次前来,罗汝才决定了来河南与闯王合兵的大计,今天就要同闯王会面了。

李自成同罗汝才已经有五年不曾见面,所以今天罗汝才的前来相就,标志着战争形势发生了根本变化,开始确立了李自成在起义群雄中的中心地位。他和左右亲信文武很清楚曹操前来相投的重大意义,所以在事前研究了同曹操会师以后的一些问题,也充分做了一些欢迎的准备。

罗汝才因为急于同自成会面,所以离开大军,只带少数亲将和谋士吉珪率领标营轻骑数百人,随同到淅川境内相迎的刘宗敏和牛金星向邓州境内奔来。当他们由刘宗敏和牛金星奉陪到达李官桥和厚坡之间的一个荒凉的小山街外边时,李闯王已经在那里等候。自成命几千骑兵在路旁列队相迎,旗帜鲜明,甲仗耀眼,人强马壮,部伍整肃。这种军容,在当时各家农民军中都不曾有。吉珪在心中赞叹说:“李自成确实不凡!”在锣鼓与鞭炮声中,李自成率领军师和众将领将罗汝才和吉珪迎接到小街上休息,略叙闲话,然后驰往张村。尽管李闯王极其隆重地欢迎汝才,见面后握手话旧,十分殷勤,但吉珪的心中有一种沉重感觉;到张村之后,心情更为沉重。.

酒宴散后,李自成同罗汝才和吉珪在帐中继续深谈,只有刘宗敏、牛金星和宋献策相陪。自成问了问近两年革、左各营的情况,接着就说:

“曹哥,今日你来,我这里全军上下都是一片欢腾。你我齐心协力,不愁不能在两三年内打出个大好局面。我们俩原是拜身,你是哥,我是弟,不是泛泛之交。遇到军政大事,我俩商量着办,我要多听你的主见。你我事事推心置腹,咱闯、曹两营几十万人马就变成了一股绳儿,可以无敌于天下。我手下的人马也就如你自己的人马,决不会有谁将你曹帅当外人看待。我的手下将领倘有谁对你有不尊重的地方,我或罚或斩,决不姑息!”

汝才笑着说:“我知道你不会像敬轩那样待人。我虽然同敬轩也是多年好朋友,可是他常常盛气凌人,好像我非依靠他不能活下去。我倒是从大处着想,可以忍耐,小事不去计较;不好办的是我的手下将士常常憋了一肚子气,再合伙下去反而更为不美,所以率全军前来就你。我有言在先:我是来投你,奉你为首。你念起我俩原有拜身之谊,瞧得起我,叫我做你的帮手,我就心满意足了。今后用不着再说我是哥,你是弟。你是主帅,主帅就算是兄长吧!”

自成说:“也不能说以我为主帅,咱两人共同当家,有事一起商量。”

汝才说:“话不能这么说,家有千百口,主事在一人。我们两家合营,人马几十万,就应该奉你为主,才好同心协力作战。你是元帅,我做你的帮手,天经地义。我手下的大小头目,没有人敢说二话。他们谁不听你的将令,我立斩不饶。”

牛金星笑着说:“曹帅前来会师,要奉闯王为主,这话本来是早就说过的,也是人心所向,众望所归。今日请闯王不必谦让,还是商议大事要紧。”

宋献策接着说:“曹帅此次前来会师,自然是诚心尊奉闯王为主。两家将士必能和衷共济,戮力杀敌。事成之后,共享富贵。自破洛阳之后,全军将士推戴闯王为奉天倡义文武大元帅。这是当前的正式名号,早已向全军宣布使用。一个多月前,特意在得胜寨筑坛拜天,大元帅坐在坛上受众将拜贺,好不隆重。今日曹帅来到,也需要有一个名号才好,不知曹帅意下如何?”

罗汝才在来之前已经知道李自成改称大元帅的事,却没有认真考虑他自己应该有什么正式称号。他抱的态度是“瞧瞧看”。现在听宋献策一问,他带着无可无不可的神气,点头微笑,偷偷地瞟了吉珪一眼,随即回答说:

“我虽然也造了十几年的反,目前手下有不少人马,可是我从来没有雄心大志,只能做个帮手,因人成事。跟张敬轩在一起我是敬轩的帮手,如今来跟着闯王,自然是闯王的帮手。做个帮手,有名号也好,没有名号也好。如今闯王的军制还没有定,捷轩他们也都还没有正式官衔,你们也不用急着给我安排什么官衔吧。将士们尊敬我的就称我曹帅,不客气的熟朋友也可以叫我老曹或叫我曹操。难道我来是争什么名号的么?”

自成赶快说:“曹哥的话虽如此说,但是你在军中所处的地位与捷轩们不同。目前军制还没有定下来,别人可以暂时没有正式称呼,你不能没有正式称呼。不然你就不好同我一起统率全军。”.

汝才笑着问:“给我个什么官衔?”

牛金星说:“既然全军以闯王为首,曹帅的称呼自然要在众将之上,比闯王略逊一等。全营将士已经推戴闯王为奉天倡义文武大元帅,并议定以后军中不再另设元帅。经鄙人与宋军师和捷轩将军等在闯王面前商议几次,拟推戴曹帅为代天抚民威德大将军。这个称号,不知曹帅心中以为如何?倘有不妥之处,容俟大家再议。”

罗汝才原来听说去年冬天有宋献策献什么谶记的事。心中并不高兴,也不相信。根据他同吉珪的看法,那“十八子主神器”的图谶大概是宋矮子弄的玄虚,替自成欺世盗名。现在他也不满意李自成自称是“奉天倡义”。他们也不十分相信明朝的气数真正将尽,将来的江山就是李自成的。他们来就李自成,只是因目前形势——既不能同张献忠继续合作,又不能单独对抗左良玉——迫使他与自成暂时结合,根本无意拥戴自成成就大业。他同吉珪原来料想李自成会给他个副元帅的称号,却未料到给他个大将军的头衔。在片刻之间,罗汝才笑而不言,向吉珪扫了一眼,却发现吉珪正在望他,分明是催他赶快说出同意的话。他欣然说道:

“承闯王和各位厚意,给我一个大将军头衔。我这个人无德无能,实不敢当。我只想跟捷轩们一样,辅佐闯王打天下。给我这么高的头衔,我这块料能受得了么?你们把我这块料抬得过高,岂不是硬要折我的福?”

宋献策赶快说:“曹帅在义军中资深望重,威信素孚,请勿谦辞,辜负闯营全体将士推戴之诚。目前军制草创,多有未备。大元帅之下不拟再设元帅,大将军实与副元帅相等。”

牛金星接着说:“曹帅原是早期义军十三家中一家之主,今日前来辅佐闯王,共建大业,自然位在捷轩、一功等众将之上。大将军既与副元帅相等,只有曹帅居此高位,众人心中才服。”

曹操哈哈大笑,说:“罢了,罢了!承咱们李闯王念起我是结拜兄弟,又承你们大伙儿瞧得起我,给我个大将军头衔,还加上‘代天抚民’四字,‘威德’二字,实在够尊敬我啦。在咱们李闯王面前,我曹操甘拜下风。别说大将军等于副元帅,就是比副元帅矮一个肩膀,我老曹也是受之有愧,心中只有感激的份儿,嘴里断无二话可说。只是我手下的将士们都叫惯我‘大帅’,别营将士也都叫惯‘曹帅’,怕一时改不过口来。”

刘宗敏知道曹操的话中有话,就说道:“这没啥。正如我们闯营将士,大家向自成叫惯了‘闯王’,那就还叫下去吧。如今只在发出的文告上使用‘奉天倡义文武大元帅’这个称号。今后你的正式称号虽然是‘代天抚民威德大将军’,我们大家仍不妨叫你‘曹帅’,你的手下将士也不妨叫你‘大帅’。暂时用不着勉强大家改口。大家只须心中明白,两营会合之后,全军中只有一个大元帅,就是闯王。闯王之外,不另设元帅,也不设副元帅。”

罗汝才虽然心中不愉快,但是他连连点头,说:“这样好,这样好。理该如此。”

李自成笑向吉珪问:“对曹帅的这个新称号,吉先生尊意如何?”

吉珪欠身回答:“闯王与曹帅是小同乡,又是结拜兄弟,情谊非同一般。曹帅前来相就,实想助闯王一臂之力,早成大事,其他何足计较。今承宋军师与牛先生等议定,且蒙闯王同意,称呼曹帅为‘代天抚民威德大将军’,不惟曹帅欣然拜受,我想曹营全体将士也将会感激鼓舞,更愿为闯王效命。”

自成说:“曹帅的这个称号,当在两三天内向全军隆重宣布。至于合营后有一些重要事项,如关于粮饷分配、军纪军令等等,需要商议的,请吉先生同牛先生、宋军师在一起商议妥帖,规定办法,禀报我同曹帅,以后就按照你们商定的意见办事,不得违误。曹哥,你看如何?”

罗汝才点头说:“我看这样很好,很好。”

闯王同他们又谈了些闲话,因见罗汝才等连日路途劳顿,便亲自带他们到准备好的军帐中,让他们睡下休息。

三天以后,罗汝才的人马都到了。李自成将文渠集让出来,给罗汝才安扎老营。罗汝才的人马就驻扎在文渠周围,东到十里铺,西南到半扎店。邓州的百姓本来很苦,如今凡是罗汝才部队驻扎的地方,鸡、羊、牛、驴,随便被曹营宰杀,奸淫妇女和掳掠丁壮的事情也不断发生,强奸不从的妇女常被杀害,遭到强奸的往往自尽。因此,老百姓纷纷逃避,而逃出去以后又往往被土匪洗劫和杀害。这种情况,自然都瞒不住闯王的耳目,也没有出他的意料之外。刘宗敏听到这些消息,虽然也在意料内,却忍不住大为生气。他走进闯王帐中,恰遇中军吴汝义正在禀报曹营扰害百姓的事,听了后更加生气,向闯王说:

“闯王,曹营这样下去可不行啊!如今曹操奉你为主,远近百姓都把曹营的人马也看作你的人马。他们这样搞法,不是往你的脸上抹灰么?咱们天天说闯王的人马是仁义之师,一向剿兵安民,秋毫无犯,却在你的大旗下来个曹营,将咱们的好名声败坏啦。闯王你得请老曹来商量商量,严申几条军纪,不许再这样下去!”

自成冷静地望他微笑,没有回答他的话,却转向吴汝义问:“子宜,我叫你派人去查听王吉元的老娘下落,查听到了没有?”

吴汝义回答说:“去的人还没回来。只要还没饿死,就会找到。”

自成沉吟说:“怕的是已经饿死或逃荒在外。我们既然来到邓州地方,总得用心找一找。倘若找到,要多给她一点粮食,再留下几两银子。”

吴汝义说:“我怕给她留下粮食和银子也是祸。”

闯王说:“你想的也是。你斟酌办,总得救她不饿死才是。要是这位妈妈还不太老,能骑驴子,就将她接到军中,随着老营。”然后他对刘宗敏说道:“捷轩,你坐下,急的什么?曹操能够率领他的全营前来投我,这一点比什么都重要。至于军纪,过几天是要同他谈的。如今他的全营人马刚到,一切事乱哄哄的,咱们也只能睁只眼合只眼。你想想,曹操出川的时候只剩下两三千人,破了襄阳之后,不过半年光景,手下增加了将近二十万人马。怎么能将纪律整顿得好?再说,曹操自己就嗜酒贪色,女人弄了一大堆,还有戏班子和女乐几部,对手下将士们就不好管的严紧。”

宗敏说:“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曹操为人很狡诈,如今他虽然奉你为主,我们还得多加提防。第一件,要防他在紧要关头再动了投降朝廷的混蛋念头。第二件,要防他在你的大旗下打仗不肯出力,却拼命地增添兵马。你看,破了襄阳之后,他虽然同敬轩继续合伙,却各自行事。丁启睿指挥左良玉只追敬轩不放,把曹操撇在一边。曹操趁机扩充了兵马,脱离敬轩来到咱们这里。怎知道他将来不拿对待敬轩的办法对待你呀?”

自成点头说:“你思虑的很是。不过咱们不像张敬轩,这一点他也清楚。他既然来了,明天拜受了‘大将军’的名号,以后就得同咱们在一条路上走到底。”

他们刚谈到这里,忽然一阵马蹄声在帐外停住。随即牛金星和宋献策走了进来。李自成让他们坐下,急忙问:

“同曹帅商议定了?”

金星说:“我们奉闯王之命,到文渠后先同吉子玉谈了一阵,随后同吉子玉一起到曹帅帐中,当面将几件事定了盘子。曹帅设午宴款待我们,宴席间还叫出几个歌妓清唱侑酒,不免多耽搁了时光。曹帅还要留我们晚上看戏,我们说有公务在身,不敢久留,便告辞回来了。”

刘宗敏笑着骂道:“他妈的,曹帅老营中有歌妓,有戏班子,比咱们闯王老营中的局面排场多啦。真会摆阔气,也真会受用!”

宋献策用嘴角笑一笑,轻声说:“酒色之徒耳!”

金星接着对闯王说:“我们在曹操面前商定:第一桩,明日早饭后率领几十位重要头领来张村拜见闯王,请闯王拜授他‘代天抚民威德大将军’,由闯王设午宴款待。明日晚上,曹帅设宴回请闯王和我们这边的各位将领。第二桩,今后行军作战,攻城破寨,听从闯王将令行事,但也请闯王在重要事情上多同曹帅共商决定。第三桩,今后南征北战,曹营紧跟闯营一道,结为一体。除非闯王与曹操会商决定,曹营不离开闯营单独行事。第四桩,军资粮饷由闯王老营统筹安排,两营人马按闯六曹四比数。第五桩,今后如攻破重要城池或打了大的胜仗,所得粮食、财物、兵器、马匹,都按四六分账。”

李自成满意地说:“最要紧的是第二桩和第三桩,只要这两桩商议定了,以后的事情就好办了。能够一起走到底,当然再好不过。倘若走不到底,也得拉着他一路走几年,走到大局有了眉目的时候。”

宋献策说:“看来曹帅这个人虽然狡猾,却没有雄心远略,比较容易相处。他身边的那个‘范增’,却是用心很深的人,成事不足,坏事有余,需要在他的身上多加提防。”

牛金星笑着说:“不然。范增在项羽面前的身份很重,被尊为亚父。吉珪与曹帅相遇日浅,曹帅对他也只是以谋士待之,与范增的身份地位不能相比。再者,范增当时已经是七十岁的老人,对声色无所好,一心想使项羽能有天下。吉珪一到曹营,曹帅即赐给他两个美女,没听说他不要。今日在酒宴之上,我看他对声色二字也颇有兴致,可以说与曹帅气味相投。所以我敢断言,他在曹帅面前虽然颇受倚信,终必无所成就。”

献策说:“启东所言甚是,但我所言者是吉子玉在曹帅身边出谋划策,不可不多加留意。这两天同他在一起讨论两营会师以后的事,随时可以看出他替曹帅思虑甚深,总想又奉闯王为主,又使曹帅不失去独立地位,好像军中之军,国中之国。我们遵照闯王主意,略作让步,曹帅在有些事上也随和一点,才议定那几项条款。有一件事,吉子玉就提得很突然,足见其思虑之深……”

宗敏问:“他提了什么事儿?”

献策说:“他今日问我:看闯王目前用兵方略,必将扫荡中原,西连关中,建立根本,然后与明朝争夺天下。既定此远大方略,必将设官守土,抚辑流亡,为强兵足食之策。今后如发放府、州、县官,理应也按照四六比例,每十个府、州、县官,应有曹帅四人。”

宗敏骂道:“妈的,这明明是要从闯王的手里抢夺土地、人民!”

献策点头说:“是呀,谁说不是!”

闯王问:“你怎么回答?”

献策笑一笑,说:“我说:闯王因近几年在军事上屡受挫折,教训颇为惨痛,故目前只打算多打几个大的胜仗,打得官军只有招架之力,没有还手之能,其他都非急务,尚未考虑。恐怕只有到了那个时候,才能说到如何设官守土的事。吉子玉似不放心,沉吟片刻,说:‘不论何时,倘闯王决定在所占之处设官守土,都理应与曹帅共商而行,方是和衷共济,有始有终。’我笑一笑,来个‘王顾左右而言他’,把这话岔开了。”

宗敏说:“他这话是要同咱们争地争民,算什么‘和衷共济’!曹操既然情愿奉闯王为主,又要同闯王分土地、人民,难道土地、人民也是可以分的?”

闯王说:“近来我常想着林泉的建议,打算破几个城池,暂时放几个州、县官试试。如今曹操一来,这事只好暂缓去行。今后,为着顾全大局,凡是容易同曹营引起纠葛的事,务要避免。”

一直听大家谈话的吴汝义突然忍耐不住地问:“难道因为曹营来了,今后咱们破城略地,像狗熊掰包谷,全不牢牢地拿在手中么?那样如何能成就大事?”

闯王说:“眼下以紧紧地拉住曹帅,使他能够同我们一道共事为上策。至于固守城池,设官治民,虽也重要,不妨等到两三年以后去做。我看,同曹操一起再打两三年,大局就有眉目了。”

大家心中明白,闯王因为曹操的来到,处处从拉紧曹营不走着眼,所以就不再在这个问题上多说话了。

第二天,将近中午时候,罗汝才率领几十位重要将领和几百骑兵来到张村。李自成命中军吴汝义和双喜等在寨外二里处迎接,刘芳亮率领一部分将领走出寨门迎接,而他自己则率领牛金星、宋献策和刘宗敏、李岩等十余文武在辕门外相迎。如今李自成已经是大元帅身份,只有对罗汝才才这样礼遇隆重。因为张村寨中稍微宽大的宅子都在近几年被过路官军和土匪烧毁,所以宴会就设在一座关帝庙的前院中,在几棵高大的柏树间搭好布棚,以遮阳光。如今已是阴历七月下旬,就邓州一带的气候说,秋老虎已经过去,加上微风淡云,布棚下凉爽宜人。罗汝才、吉珪和汝才手下的几位亲信将领被迎到闯王的帐中休息,其余的都被款待在关帝庙中,而那几百士兵也都分开在庙附近的军帐中款待。所有来的战马,都在庙外解鞍休息,由闯王的马夫送来了草料和饮水。

李自成陪着罗汝才谈了一阵闲话,吴汝义来禀报说酒席已经摆上,请闯王陪曹帅去庙院中赴宴。当宾主来到关帝庙前时,闯王老营的大小将领一两百人在山门外整肃地列队恭迎。曹操看见有些从前认识的将领就微笑着点头或拱手招呼。张鼐和双喜站在一起。他先拍一拍张鼐的肩膀,笑着说:

“好小伙子,几年前你是个半桩娃儿,如今竟然是一表非凡!听说你打仗很勇敢,这才不辜负闯王的亲手栽培!”

张鼐略微有点腼腆,说:“不敢当。多谢曹帅夸奖。”

闯王对汝才笑着说:“他现在掌管火器营。本来在伏牛山中训练炮兵,因有事前来禀报,昨天才到。”

曹操又望一眼双喜,边走边向闯王说:“我看见双喜,就想起张定国那孩子,很有出息。多亏他十分沉着,有孤胆,一箭射中张令的咽喉,结果了张令的狗命,才顺利杀溃了张令和秦寡妇的几万人马。闯王,射死张令的经过你听说了么?”

自成笑着说:“我去年在郧阳山中时就听说啦。虽是难得定国这后生十分沉着机警,箭法出众,可是归根结底还靠你是活曹操,足智多谋。那一个大胜仗多半靠你的锦囊妙计。”

汝才哈哈一笑,说:“我在你李闯王面前算得啥足智多谋!”

闯王说:“你的足智多谋是出了名的,所以大家才叫你曹操。”

“说是曹操,实是草包。”

左右将领和牛、宋一齐大笑,说道:“曹帅过谦,过谦。”

汝才望大家笑一笑,又对自成说:“闯王,说良心话,我同敬轩在用兵上都不是笨蛋,也能想出一些鲜着儿,可是不敢同你李闯王比。你有的是大智大勇,不是小聪明。要不然,我曹操能投奔你来,甘心情愿替你抬轿子?”

自成谦逊地说:“我实际上是一个平平凡凡的人,所以自从高闯王死后常受挫折,几乎连老本儿都折光啦。幸而有捷轩们一群老伙伴舍命相随,死打不散。遇到困难,我想不出鲜着儿,更拿不出锦囊妙计,全是靠大家一起商量,都出主意。加上我们都有一根硬脊梁骨,不怕挫折,从不泄气。要不然,便没今日。自从来到河南,破了洛阳,人马日众,又有牛先生、宋军师、李公子兄弟前来相助,如今更得你曹帅前来会师,两股绳拧成了一股绳儿,这新局面同往日大不同啦。咱们兄弟俩齐心协力往前干,天下大势在几年内必见分晓。”

他们边走边谈,穿过庙院,到了最上一席。李自成将罗汝才让到首座,吉珪二座,他同牛、宋、李岩和刘宗敏等相陪。其余各席,由中军吴汝义同李双喜让曹营的将领坐在首位,闯营的将领相陪。全院中设了二十席,每席坐八个人,被大小将领们坐得满满的。大家坐定后,李自成暂不举杯让酒,望了军师一眼。宋献策立即起立,向着众将大声说:

“各位将军,首领!今日之宴,一则为祝贺闯、曹两营会师,从此后在大元帅统帅下矢勤矢勇,共建大功;二则为大元帅拜授曹帅为‘代天抚民威德大将军’,颁给银印。从此曹帅即为大元帅之副,位居众将之上。”他跟着向左右廊下一望,吩咐说:“奏乐!”

李自成的军中不像曹营,当时尚无乐部,只是临时招集乡下的吹鼓手凑成了一个班子,在此侍候。这时,他们不用大锣大鼓,主要使用管弦乐器,奏起乐来。闯王、曹操、全体将领,在音乐中离座起立。一颗“代天抚民威德大将军”的银印是由随营来的匠人连夜制成的,装在一个代用的红漆木匣中,外用红缎包裹,由吴汝义用双手捧到闯王面前。李自成先向汝才一揖,然后接过来印匣。汝才对自成深深三揖,双手捧过来印匣,转交给他背后随侍的一个中军小将收下,又向闯王深深一揖。闯王还揖。然后闯、曹两营将领分班向曹操躬身插手,表示祝贺,气氛庄严。这样简便的拜授礼仪,不是来自朝廷,而是事前由牛金星和宋献策商量定的,适合义军中的当前情况。罗汝才对于闯王授印一事原抱着逢场作戏态度,没料到如此郑重其事,使他不能不肃然认真,收了脸上笑意。授印仪式之后,酒宴开始。李自成举杯向罗汝才和全体将领敬酒,勉励大家从今后亲如兄弟,努力作战,严整纪律,解民倒悬,共建大功。罗汝才跟着举杯向闯王敬酒,表示他率领全营将士听从闯王驱使,以便早日扫荡中原,佐闯王成就大事。然后是闯、曹两营文武,一批一批地向闯王和汝才敬酒,大家也互相敬酒,十分欢洽。

酒宴过后,罗汝才和吉珪以及一部分重要头领被闯王留下谈话,曹营的其余头领都赶回各自驻地。在闯王的大军帐中,除汝才和吉珪等曹营的几位文武大员外,还有刘宗敏、牛金星、宋献策、刘芳亮和李岩奉陪。谈了几句闲话之后,自成向汝才问道:

“曹哥,你足智多谋。你看,咱们下一步应该攻打何处?”

曹操笑着说:“你已经全局在胸,方略早定。我才到这里,能够想出来什么新鲜招儿?请你说出来下一步棋路如何走法,我的车马炮听从你调遣好啦。”

自成说:“曹哥,几年不见,你怎么变得这样谦虚?你害怕我不能采纳你的高明主张么?别说是曹哥你,即令是你手下的一般将领,凡有可取建议,我都会认真听从。你知道我的秉性,用不着把好主意藏在心里!”

刘过敏见罗汝才仍不愿爽快地说出来自己的主张,便开玩笑说:“曹帅莫非因为同敬轩相处日久,常见敬轩盛气凌人,养成了遇事少作主张的习惯?”

大家扑哧一声笑了起来。罗汝才也跟着大笑,随即拍了拍宗敏的肩膀,点着头说:“捷轩,你用的是激将法,用的真妙。”等大家笑过之后,他望着闯王说:

“我们下一步应当攻打何处?我的愚见是攻打开封。但在攻打开封之前,先打傅宗龙这只老狗。上次你攻打开封未下,那是因为你准备不够,兵力不足,也没有进攻坚固大城的经验。今日你已经有二三十万人马,我也有将近二十万人马,合起来有将近五十万之众,再去围攻开封,不患兵力不足。你这里已经建成了火器营,张罗了不少大小火器。再过几个月,准备的自然更为充足。上次你进攻开封,虽未得到城池,却得到了经验。听说你立下狠心要攻下开封,是么?”.

李自成轻轻点头。

“对啊,咱们非攻下开封不可!”罗汝才略停一停,接着说:“可是,闯王,应该缓一时攻开封。目前听说新上任的陕西、三边总督傅宗龙已经来到河南,保定总督杨文岳也在河南。他们都是奉命来救河南。我们去围攻开封,不一定很快攻破。倘若屯兵坚城之下,日子稍久,士马疲惫,他们纠合左良玉等,凑成一支大军来救开封,使我腹背受敌,反而不利。我们眼下虽说人马有五十万之众,可是真正能战之兵不足十万,会陷于腹背受敌的大战最好莫打。对左良玉不要轻视。自从他受封为‘平贼将军’,手下有几个总兵和副将,人马日多。杨嗣昌活着时,他不肯卖力打仗,等着瞧杨嗣昌的好看。如今杨嗣昌已死,丁启睿不在他的眼中,他倒真卖力了。所以,我想,咱们不妨在他同傅宗龙等还离得远时,先杀败傅宗龙和杨文岳,然后再围攻开封。他们两个,能够都收拾掉最好,倘若只能收拾一个,剩下的那一个也成了惊弓之鸟,即令崇祯还逼着他救开封,他也是孤掌难鸣,一个跳蚤顶不起卧单。料他也不敢上前!到了那时,纵然老左奉旨去救开封,咱们也容易对付。”

自成高兴地说:“嗨,曹哥,不怪人们送你个绰号叫做曹操!你所说的,同我们商议的作战方略不谋而合。”他转向宋献策问,“军师,你没有将咱们商议的方略告诉曹帅吧?”

献策说:“我连半句话也没有告诉曹帅。这就是古人常说的:‘英雄所见略同。’”

曹操笑一笑,说:“你们李闯王才算是真正英雄。我是胸无大志,跟着大流混混,算得屁的英雄!”

自成说:“曹哥,既然你也是同样主张,咱们下一步如何打法就算确定啦。让傅宗龙率领陕西兵马来河南吧。让他同杨文岳会师之后,咱们再打。目前咱们将人马拉到伏牛山中,等到秋收以后出动。趁此时机,加紧操练,整顿军纪。”

曹操说:“好,好!我正需要停下来操练人马,能拉到伏牛山中两三个月最好不过。”

自成又说:“我设法将傅宗龙和杨文岳引到一起,不用你多操心。等到打仗时候,咱俩一起前去,亲自督阵。”

决定了下一步作战方略以后,又接着商定了后天一早拔营,分两路从内乡和镇平两县境内穿过,再经南召县境,开往伏牛山脉的东部。而罗汝才的老营将设在得胜寨附近的一个小寨中,以便有事时闯王好随时找他商议。自成命亲兵将一匹赭黄色的骏马牵到帐外,赠给汝才。罗汝才同大家走出大帐,端相骏马,连声称好。自成说:

“曹哥,我知道你并不缺少好马。只是为着咱弟兄俩几年不见,初次合营,必得送你点什么才能表一表我的心意。你平日最喜欢名马、美女。美女,我这里没有,只能在我的老营马棚中挑一匹好马送你。这马因跑得快,又是全身赭黄,只四蹄和鼻上生有发亮的白毛,所以名叫追风骠。千里敬鹅毛,礼轻人意重。请你收下。”

汝才非常高兴,插手齐额,说:“拜谢元帅赏赐!”又说道,“我没有什么好东西奉献元帅,今晚命人送来一百匹上等锦缎和一点珠宝,供元帅赏赐之用。”

闯王叫亲兵将追风骠的鞍子备好,请汝才骑上一试。汝才接过缰绳和他自己的象牙柄马鞭,腾身上马。不需轻磕马镫,那马便平稳地向前走去,后蹄落地跨过前蹄蹄印,果然很快。汝才轻抽一鞭,那马四蹄腾空,在大道上奔出三里外又奔转回来。汝才跳下马,收了缰绳和鞭子交给亲兵,望着自成说:

“果是好马!果是好马!”

李自成回到帐中,又赠送吉珪二百两银子、二十匹绸缎、一柄宝剑和一部从洛阳得到的万历刊本《武经总要》;对罗汝才的重要亲信将领和随在身边的每个头目都有适当赏赐,每一名来到张村的亲兵马夫也都有赏赐。大家都向闯王叩头谢赏,而当吉珪叩头时,自成却赶快将他搀起,说:

“我同曹帅是兄弟。曹帅以宾师之礼待先生,我当然也以宾师之礼待先生。今后万望不弃,多惠指教;事成之后,不敢相忘!”

他又吩咐随营总管速向汝才老营送去两万两银子和二十盒妇女用的珠宝首饰,三百匹上等绫罗绸缎,二百领极好的绵甲,请汝才代为分别赏赐。当时这件事使罗汝才和他的手下人十分满意,不少人在心中说:

“李闯王同八大王果然是大不相同!”

当罗汝才回文渠时,李自成拉着他的手,亲热地谈着往事,送了很远。汝才临上马时,忽然小声问道:

“自成,你的生日到底是哪一天?”

“万历三十三年八月二十一日。曹哥,你问这做什么?”

“实话对你说,我不是你的哥,倒是你的老弟,今后要把称呼改正过来。”

自成感到奇怪,说:“十几年来我都是叫你曹哥,还记得当年结拜的时候,在《金兰谱》上明明写着你是万历三十三年七月生的,怎么你又不是我的哥了?”

汝才笑一笑,说:“我那时为要当哥,当哥可以受到尊敬,故意将自己的生日提前了一个月。我实际上是八月二十五日生的,比你晚生四天。年轻时想当哥,在这件事上不老实,如今理应改正。从今晚起,你就是我的哥了。”

“可是两营将士都知道咱俩是拜身兄弟,你是哥,我是弟,怎么好突然改变?”

“你不用管,由我在大家面前改正。”

“啊,这真是出我意外!”

汝才上马,先向闯王拱手,又向闯王的文武大员拱手,说:“我今晚在文渠敝营中敬备薄酒蔬宴,恭候大元帅与各位朋友光临。请早命驾!”

李自成送罗汝才走后,一直奇怪着汝才隐瞒实际生日的事。但是他暂时没有告诉任何人,忙着处理要紧的军务去了。

将近黄昏时候,李自成率领牛金星、宋献策和李岩等一群将领来到文渠。罗汝才率领吉珪和老营将领在文渠寨外紧靠湍河西岸的大道上列队恭迎,然后鼓乐前导,将闯王迎进寨内。他同李闯王并马而行,故意骑着闯王今天送给他的追风骠,表示他对这一馈赠的满意和感激。追风骠已经换上了他平日使用的辔头和鞍镫,银饰和鎏金在夕阳的余晖中闪光。

尽管当时邓州一带的灾荒继续严重,罗汝才的军粮也很缺乏,只能等他的人马开到伏牛山中后才能从得胜寨接济军粮,但在汝才的老营中却见不到有困难情形。从辕门到后院大厅中,到处灯烛辉煌。酒宴十分丰盛,山珍海味俱全。院中奏着细乐,丝竹之声盈耳。以汝才为首,轮番向闯王和众位客人敬酒。汝才对闯王说:

“常言道,治席容易请客难。你没有让捷轩和明远同来赴宴,真是美中不足。如今又不打仗,近处并无官军影子,请大家都来,开怀痛饮,岂不快乐?”

闯王笑着说:“平时虽不打仗,也无官军骚扰,但营中不可一刻无大将主持,在我们那里已经成了定规。当我不在营中时候,必有一两个大将留守老营,以备随时有事。”

汝才说:“大元帅,你这一点很像高闯王,实在不凡!张敬轩要是跟你一样,去年在玛瑙山也不会被刘国能赚进老营大寨,措手不及,被杀得落花流水!”

闯王说:“敬轩的长处也很多,最可贵的长处是败而不馁。胜败兵家常事,只要能吃一堑长一智就好啦。”

汝才点头称是,随即端起酒杯,转身望着大家说:“今晚大元帅光临,使我们全营上下,群情鼓舞。大伙儿都知道我同李闯王是小同乡,又是拜身,可是都不知道闯王是我的兄长,我是他的老弟。趁今晚酒宴之上,我将这事说明。在当年结拜时候,我为着想当哥哥,故意将自己的生辰多说了一个月。朋友们称我曹操,这就是我的曹操本色。从今以后,我将以兄长事闯王,不敢再弄虚作假,僭越称兄。常言道:‘兄友弟恭’。我做老弟的,今后只有敬事闯王,竭尽手足情谊,替兄长驰驱效力,没有二话可说。来,请大家陪我干这一杯,祝我的兄长大业成功!”

大家都站起来跟着罗汝才干了一杯,每个人的心中都称赞他趁此时说出从前虚报生辰的实话非常好,既对闯王热诚坦白,也在奉闯王为主这事上合情合理。大厅中又是一阵纷纷地向李自成敬酒称贺,人人欢悦。

罗汝才使个眼色,他的亲兵头目来到他的身边,听他低声吩咐一句,随即从大厅中走了出去。跟着,院中的乐声停止了,从后宅中走出来几个十八九岁的歌妓,浓妆艳服,在筵前歌舞侑酒,另有细乐伴奏。汝才向闯王笑着说:

“李哥,我知道你一向不爱酒,不贪色,不好玩乐,可是你今晚来到愚弟营中,不妨与大家放怀同乐。倘若你不喜欢这些姑娘们歌舞侑酒,就叫她们走了吧。”

自成说:“我是因为身上的担子重,怕自己酒色误事,也不想使手下将领们沉迷酒色,所以在我的老营中严禁酗酒,也不蓄女乐。老弟这里既然有几部女乐,今晚盛宴,听她们弹弹唱唱,为大家助兴,有何不好?让她们将拿手的歌曲唱几段吧。”

到了二更过后,撤了宴席,李自成告辞回张村老营。罗汝才准备了灯笼火把,送到两三里外,刘宗敏也派出三百骑兵在半路等候。回到老营以后,大家谈到罗汝才向闯王称兄的事,都感到有趣,说曹操这一次可说了老实话。只有宋献策轻轻摇头,笑了笑,说:

“我看,他今晚的话未必真吧?”

李岩问:“何以见得?”

献策说:“前天,我到曹营找吉子玉议事,曹帅将我请到他的帐中,要我替他批八字,明明白白告我说他生在万历三十三年七月二十三日。既要批八字,自然不会虚报生日。曹操为人诡诈,所以今晚在酒席宴上,我听了他的话一直心中不信。”

闯王问:“他为何要在这样小事上又说假话?”

献策笑着说:“其实也不是小事。据我想来,他认为既来依靠闯王,奉闯王为首,不便再以兄位自居,所以扯了这个谎话。虽系扯谎,却无坏意,我们大家不妨佯装信以为真,说穿了反而不美。”

大家又谈了一些问题,各自回去休息。李岩前日由文渠移驻张村附近,在回去的时候,宋献策送他步行了一箭之地,站住谈了片刻。他对李岩说:

“林泉,曹操来依闯王,这是一件大好事,大大地壮大了我军声势,使张敬轩莫想再同闯王并驾齐驱了。但我兄的分兵守土,设官理民的好建议也只好束之高阁,且看以后局势变化。”

李岩说:“我已听闯王说了,倘若我们设官理民,曹帅也要设官理民,所破府、州、县城按四六相分。这话可是曹帅自己提出来的么?”

“虽曹帅自己没说,但已经由吉子玉漏出口风。目前最重要的是紧紧拉住曹帅,凡可以引起双方意见相左的事,竭力避免。好事不在忙中取,东方日头一大堆。所以我和启东特意请示了闯王,在曹帅面前暂不提设官理民的话。”

李岩说:“我明白你们同闯王目前笼络曹操的苦心,自然不宜在这事上引起争议。看来闯王目前尚未决计据守河洛,作为根本,我的建议也只好不再提了。你看,同曹帅可以合军多久?”

献策说:“这话很难说。曹操既来投闯王,又不作闯王部曲,双方都明白并非长久之计,我们也只能因势利导耳。”.

李岩微笑点头。又说:“我看吉珪这个人……”

因闯王想起一件事,差亲兵请军师速去商议,所以没等李岩将话说完,他便转身而去,回头来对李岩小声说了一句:“是的,我们对此人需要提防。”

这时候,罗汝才正在同他的谋士吉珪密谈,在旁边侍候的亲兵和爱妾都回避出去。汝才问:

“子玉,从昨日以来,你的心思好像有点沉重,什么缘故?莫非后悔我们来投自成么?”

吉珪回答:“张帅虽然盛气凌人,难于共事,但他的心计并不深沉,容易提防。李闯王看来豁达大度,谦和待人,好像容易相处,但是他用心甚深,不像张帅那样露在外面,容易对付。一旦入其掌握,很难跳出他的手心。所以我有点担心……”

“老子有这么多人马在手里,又尊他为首,难道还担心他吃掉咱们?”

“半年之后,他的人马会大大增加,我们很难不处处受他的挟制。”

“他增添人马,咱也增添人马。他不放州、县官则已,他若放官,咱也放官。你要牢牢记住,我仍是曹营之首,不是他手下的一个将领。我是奉他做盟主,却不是将我的曹营编入他的闯营。他的军令,我该听就听,不该听就不听。我岂是他手下的刘宗敏和刘芳亮一流人物?”

吉珪摇摇头说:“目前虽然言明只是两营联合,尊奉闯王为首,但怕日久生变。李闯王非他人可比,加上有牛金星和宋献策等辅佐,岂能长此下去容曹营存在?目前他巴不得有你的曹营同他的闯营合力作战,但日久必会成为他眼中的一根刺。古人说:‘卧榻之侧不容他人酣睡。’请大帅千万时时提防,不要完全陷入李帅掌握!”

汝才说:“要避免完全落入他的掌握,我们必须不断增添人马,练成一支精兵,使他没法吃掉,也不敢张口。”

吉珪又摇摇头说:“单如此也不行。”

汝才问:“你有什么善策?”

吉珪说:“我已经筹之熟矣。我们除不断增添人马和练成一支精兵之外,还必须造成一种局势,使我们永远不能完全任李帅摆布。”

汝才赶快问:“如何能造成这种局势?”

吉珪微笑说:“这不难。我们虽然脱离张帅,但毕竟是好合好散,未曾翻脸。请大帅速差一个亲信,去见张帅,说明同闯王只是暂时联合,在河南打开一个局面,使朝廷不能专顾张帅。日后如张帅有需要之处,定当尽心效力,决不有误。另外也请大帅差人联络回、革诸人,望以后经常互通声气,互为应援。愚见以为只要张敬轩和回、革诸人都在,互争雄长,李帅虽然雄心勃勃,也不敢吃掉曹营。只要成此三方鼎立局面,还要同朝廷不断作战,则麾下与曹营实有举足轻重之势,李闯王岂奈我何?”

曹操将大腿一拍,说:“子玉,我常说你是我的子房,一点不差!”

吉珪说:“大帅过奖,实不敢当。古人云:‘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珪碌碌无能,惟思竭智尽忠,保大帅立于不败之地,徐展宏图。大帅无意为汉高祖,珪何能望留侯项背!”.

第二天清早,罗汝才差人分别往湖广去找张献忠,往英、霍山中去找老回回和革里眼贺一龙。早饭后,他带着吉珪往张村去见李自成,商议向伏牛山开拔的事。距张村尚有数里,看见闯王差李双喜前来迎接。曹操心中高兴,扬鞭向双喜催马前驰。吉珪策马紧跟在他的马后,小声嘱咐说:“请大帅牢记,在闯王面前千万莫露出有何雄心大志!”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李自成 作者:姚雪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