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张居正》第07章 斗机心阁臣生龃龉  信妖术天子斥忠臣


离辰时还差半刻,张居正就走进了内阁院子。辰进申出,这是内阁铁打不动的办公时间,自永乐皇帝迁都北京后一直未曾更易。内阁建置之初,场地非常狭小,三四个阁臣,挤在一间屋子里办公。后屡经扩建,才形成今日的规模。这内阁院子现共有三栋小楼,正中间一栋飞角重檐,宏敞富丽,为阁臣办公之所;院子东边的小楼为诰敕房,西边为制敕房,南边原为隙地,后因办公地方不够,在严嵩任首辅期间,又于此造了三大间卷棚,内阁各处一应帮办属吏,都迁来这里。

阁臣的办公楼,进门便是一个大堂,堂中央供奉着文宗圣人孔子的木主牌位。大堂四面都是游廊,阁臣四套值房,门都开在游廊上。楼上房间,有的是会揖朝房,有的是阁臣休息之所。首辅高拱的值房在厅堂南边,窗户正对着卷棚,张居正的值房在其对面。自从赵贞吉与殷士儋两位阁臣前年相继致仕后,值房就一直空着两套,门上落着锁。值房一套一进两重,共有六间,机要室、文书室、会客室等一应俱全。现在,高拱隔壁的一套门已被打开,两个杂役正在房中收拾。张居正知道,那是预备高仪入阁办公了。

张居正刚在值房里坐定,内役还没有把茶泡上来,便有一位吏员进来禀告说高阁老有请。张居正起身过去,只见高拱端坐在硕大的红木案桌前,看得出他已到了一些时候,桌上摆了几份翻开的折子,显然都已看过。高拱指着文案横头的一张椅子,示意张居正坐下。

“太岳,昨夜睡了个安生觉吧?”高拱侧过身子,摆了摆官袍问道。

“回家头一个晚上,反倒失眠了。”张居正答。

“总不至魂一夕而九逝吧,”高拱眼角微微一动,揶揄道,“你向来风雨如磐,也有失眠之时?”

张居正听出高拱话中讥刺之意,想到会不会是高拱知道了冯保昨夜来他府中潜访之事,顿时多了一份警惕,装糊涂说道:“前些时因为担心皇上病情,心绪不宁,一时还没调整过来。”

高拱并不知晓冯保潜访的事,说这几句话无非是寻个话头开场,其实他一门心思还在张佳胤送来的邸报上。如今拿眼睃了睃摆在案桌上那份黄绢封面的邸报,脸色一沉,出气也不匀了。

“兵部的事情,平常都是由你分管,我也十分放心。”高拱打了一个顿,把话引上正题,“安庆驻军哗变的事,如何处置?”

三月间,安庆驻军指挥张志学纵兵围攻与其有怨隙的知府查志隆的官邸,与官邸守军发生战斗,打了好几天,直到应天巡抚张佳胤带兵前往弹压才得以平息。当时,邸报到京,因皇上正病重,内阁没有会议此事。张居正便给应天府尹张佳胤去信,着他全权处理。府军关系紧张甚至交恶已属司空见惯,每年各地间有发生,本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所以,张居正致信张佳胤后再也没有过问,现在见高拱恼着脸问起,便猜想其中生了变故,于是谨慎说道:

“事发之后,仆责成张佳胤调查此事,究竟如何处理,尚未收到邸报。”

“你看看。”

高拱把桌上那份邸报推到张居正面前,张居正一目十行看了下来:

……此次安庆兵变,首恶为驻军指挥张志学,此人性在厉直,失在激讦;质在坚劲,失在溷浊。为报个人仇隙,置朝廷纲纪而不顾,竟纵兵围攻安庆府官邸,导致军士死九人,伤二十一人,无辜市民亦有五人死于流矢乱刃之中……

查安庆府尹查志隆,于此次兵变,亦负有不可推卸之责任,平日会揖驻军将领,不行谦恭,处处颐指气使;府军合办之事,虽在微末,亦行刁难。此次兵士哗变之起因,实乃为查志隆调拨军粮,以次充好。府仓陈米几近糜烂,鼠屎沙砾乱布其中。遂招致张志学怒不可遏,引来一场血战。下官勘查之中,发现查志隆尚有种种贪墨劣迹,故决定将张志学、查志隆一并锁拿,下刑部鞫谳……

读完邸报,张居正意识到张佳胤这下闯了大祸。这张佳胤是嘉靖二十九年的进士,为人清廉,是有名的干练之臣。张居正很欣赏他,正是由于他的鼎力推荐,隆庆五年,张佳胤才由兵部职方郎中出任应天府尹,兼管南京附近十府,安庆府也在他的兼管之中。处理安庆兵变,本是他职权分内之事。从邸报中列举事实来看,这种处置算是秉公而断并无错处。但张佳胤却不知查志隆是高拱的门人,事前不作任何通报,径将查志隆锒铛下狱,这岂不是蔑视首辅权威?

“好一个张佳胤,这样大的举措,竟然事先不同内阁通气!”见张居正放下邸报,高拱冷峻说道,“这样下去,政府威权何在?”

张居正心底清楚,高拱所指的内阁实际就是他自己。他也不想争执,只是息事宁人地说道:“仆今日就给张佳胤去信,查证这件事。”

“查证什么,人已关在南京刑部大牢里了。”高拱一拍桌子,胡子也戟张起来,“我只问你,张佳胤如此处置,是否向你请示过?”

这一问真的让张居正犯难:若回答没有请示,以高拱狭隘心胸,轻而易举就会给张佳胤定一个“怙权失察,信谗助虐”的罪名,轻则降职,重则免官;若说张佳胤请示过,则明显是引火烧身。而且从高拱出言吐气来看,他已怀疑自己与这件事有牵连。

“元辅,”张居正不管高拱怒火燃胸,依旧口气平和亲亲热热喊了一声,接着说道,“张佳胤把张志学与查志隆两人一同捉拿下狱,并没有向我请示,但仆以为,张佳胤有权这样做。”

“有权?谁给他这大权力?”高拱逼问。

张居正仍是不紧不慢说道:“仆上次给张佳胤信中,责成他全权处置,这实际上已经授权于他。”

高拱感到张居正明显在袒护张佳胤,心火一蹿,气昂昂地说道:“如此说来,捉拿查志隆,你也是赞同的?”

逮住高拱的话尾巴,张居正正色答道:“张佳胤公心办案,僧面佛面都不看,把查志隆拿下了。仆知道查志隆是元辅门生,张佳胤未必晓得,不知者不为罪,我这就写信,让张佳胤放了查志隆,元辅你看如何?”

张居正外示关切内含威胁,高拱听了很不受用。待张居正话音一落,他立刻反唇相讥:“查志隆是我门人不假,但张佳胤是你幕客,也是朝野之间人所共知的事。俗话说,打狗欺主,太岳呀,我看你是成心要撕破脸皮与老夫作对了。”

“元辅,此话言重了……”

张居正还欲解释,却一眼瞥见乾清宫大张贵急匆匆走了进来,遂打住话头。张贵来传旨,让高拱去文华殿候见皇上。张贵退出后,高拱喊住准备离去的张居正,余怒未消地说道:“这件事我要面奏皇上。”说罢,踅身来到文华殿。

文华殿在左顺门之东,离内阁最近,沿会极门侧砖道前行不过数百步,即是文华殿的正门文华门。该殿永乐中建,但长期闲置,历届皇帝都不曾临御。嘉靖皇帝践祚之初,谕旨将文华殿鼎新修建,易以黄瓦。从此,文华殿就成了皇上斋居经筵及召见大臣的地方。

高拱走进文华门,早有文华殿当值太监迎上来,把高拱领进殿西侧的恭默室等待皇上召见,太监给高拱沏上用上等朱兰窨出的西湖龙井,笑吟吟说道:“高阁老宽坐些儿,万岁爷还没有驾临呢。”

这恭默室乃大臣等候接见的进退之所,原也是高拱坐惯了的地方,屋子里的古董摆设,墙上的字画匾对,无一样不熟悉。这时已日上三竿,室外花圃中的芍药,碗口大一朵一朵,在煦暖阳光下无不显得婀娜多姿不胜娇羞。高拱已喝了两盅茶,皇上仍未莅临,他便信步走出恭默室,站在花圃前欣赏这些开得正旺的紫烟朱粉,忽然,他瞥见一个人正顺着恭默室前的砖道上匆匆走来。“这不是姚旷么,他来这里干啥?”高拱心下疑问。姚旷是张居正值房里当差的吏员,平时最得张居正信任。待姚旷走到跟前,高拱喊住他。姚旷勾头走路,万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上高拱,心里一慌张,开口说话便不自然:“啊,是首辅大人,小人不知道首辅大人会在这里。”

高拱见姚旷手中拿着一个已经缄口的足有寸把厚的信札,问道:“你手上拿的什么?”

姚旷干笑了笑,说:“是张阁老让我送给司礼监的。”

“啊?送司礼监?怕是送给冯公公的吧!”高拱厉声一喝,“姚旷你说实话。”

姚旷站在原地不作声,那忸怩不安的神情,算是默认了。

“写的什么?”高拱追问。

“首辅大人,小的的确不知。”

高拱挥挥手,姚旷飞也似地走了。望着他的背影,高拱懊恼万分心绪烦乱……

打从嘉靖二十年考中进士并被选为庶吉士后,高拱就一直置身在京城的政治漩涡之中。明朝内阁辅臣几乎清一色都由大学士担任,而大学士又必须是翰林院出身。每次京城会试中放榜的进士,只有极少数被主考官看中的隽才,才有可能进入翰林院当庶吉士。庶吉士虽然也算是一个九品官,但并无实职,只是留院研究历朝经籍典故,治国用人之术,以备日后晋升为侍读侍讲,作为皇帝顾问的储备人才。因此,一旦被选为庶吉士,就是通常所说的点了翰林,前程就不可限量。选中庶吉士的人不一定都能入阁,但自永乐皇帝至隆庆皇帝这一百多年间,进入内阁的八十一位大臣,绝大部分都是庶吉士出身。高拱与张居正,以及即将入阁的高仪,三人都是庶吉士出身。朱元璋开国之初,承袭元朝政体,设中书省及丞相之职,后因丞相胡惟庸谋反,朱元璋借机诛杀“胡党”近七万人,并决定废除中书省,永远撤消丞相之职。同时下旨说“今后谁敢言设丞相者,杀无赦”。撤了中书省,总得有人给皇帝办事,于是,内阁就应运而生。内阁起初只是作为皇帝的一个顾问机构存在。入阁的学士,官阶不得超过五品。至仁宗朝后,由于阁臣杨士奇、杨荣、杨溥三人深得皇上眷顾,受宠日深,仁宗遂让他们处理朝中大事。阁臣操持权柄,就此开了先河。内阁首辅从此已成柄国之臣,与宰相无异,只是名义不同罢了。作为权力中枢的内阁,也就成了争权夺利刀光剑影之地。阁臣们虽然都是庶吉士出身,但为专权,不惜陷同门同种于死地。远的不说,二十多年前,次辅严嵩设计构杀首辅夏言就是一例。那时,高拱尚在翰林院中供职,对那一桩震惊朝野的冤案,他从头到尾看得清清楚楚,对被腰斩的夏言寄予深深同情。由此他看到了政治斗争的残酷,但他并没有因此退却,相反,他更加坚定了自己入阁的决心。堂堂七尺须眉,既入仕途,不入阁,不当首辅,又怎能把自己的满腹经纶用来报效皇上报效国家呢?经历几番风雨,几次坎坷,总算如愿以偿。从隆庆四年开始,高拱担任内阁首辅并兼吏部尚书,兼朝政、人事大权于一身。加之隆庆皇帝厌对政务,诸事对他倚重,让他放手去干,这给他施展才干提供了极好机会。两年来他经天纬地,颇申其志;责难陈善,实乃独裁。满朝文武,进退予夺,无不看元辅颜色。但春风得意之时,亦是隐忧酝酿之日。高拱初任首辅时,内阁中除张居正外,尚有陈以勤、赵贞吉、殷士儋三位阁臣。这三人资格均在张居正之上,与高拱差不多。除陈以勤有长者之风遇事忍让,赵贞吉、殷士儋两人都同高拱一样恃才傲物,得理不让人。俗话说,一个圈子里拴不住两头叫骡子,何况有了三个。内阁从此成了争吵甚至肉搏之地。脾气火爆的殷士儋,好几次为了丁点小事,竟与高拱老拳相向。赵贞吉虽然恪守“君子动手不动口”的古训,但天生一副好嗓子,经常与首辅叫板,骂得唾沫星子乱飞,声音响彻内阁大院。机枢重地,成何体统!高拱恨得牙痒痒的。他毕竟在京城官场历练三十多年,“窝里斗”一整套学问烂熟于胸,应用起来娴熟自如。首先,他把张居正团结起来——两人多年交情,关键时候,张居正帮高拱说话。阵脚既稳,然后瞅准时机各个击破,暗中搜集赵贞吉和殷士儋的劣迹,发动六科十三道各路言官上本弹劾。皇上那一头听信高拱一面之辞。因此,两年时间内,陈以勤、赵贞吉、殷士儋三位阁臣相继致仕。除陈以勤是自己看着没意思上本请求回乡外,另外两位都是被高拱赶出内阁的。所以,到了隆庆六年,内阁就只剩下高拱与张居正两人了。内阁算是平静了几个月,自从隆庆皇帝得病以后,宫府形势又顿时变得扑朔迷离。睡觉都睁着一只眼睛的高拱,突然发现真正的对手不是什么殷士儋和赵贞吉,而是自己昔日的挚友、现在位居次辅的张居正!平心而论,高拱觉得张居正的才能,不但远在赵贞吉和殷士儋之上,就是大明开国以来的所有阁臣,也没有几个人的才能盖过他。一旦意识到这一点,高拱更感到猛虎在侧,威胁巨大,也就特别注意张居正的一言一行。那一日,在乾清宫东暖阁中,他与冯保争吵起来。张居正出面解劝,貌似公正,实际上却在偏袒冯保。几乎就在那一刻,高拱在心中作出决定,一定要把张居正赶出内阁,而且事不宜迟,越快越好。

高拱不愧为铁腕人物,就在内阁入值的这二十多天里,他就办妥了增补高仪入阁的一应事宜。高仪是他的老同事,此人清心寡欲,淡泊处世,既不求名,也不求利,并不是合适的阁臣人选。但高拱一时情急找不到合适的人,只好用他了。管他呢,先弄个盟友进来,对张居正多一份掣肘总是好的。与此同时他又故伎重演,布置自己的门生及言官,搜集张居正的材料伺机上本弹劾。他的这一举动,也曾引起一些门生故旧的担心,他们都知道张居正非等闲之辈,一旦让他知晓,内阁中就会狼烟滚滚,高拱即使能赢,也是元气大伤。但高拱主意已定,不听劝告。现在,通过查志隆被捉拿下狱一事,他越发相信自己的判断,张居正觊觎首辅之位,早已暗中动手了……

高拱在恭默室里胡思乱想,不知不觉过去差不多一个时辰,仍不见皇上到来,这种事往常从来没有发生过。皇上下旨候见,最多也等不了半个时辰。高拱正心下狐疑,只见张贵又满头是汗跑进恭默室,朝高拱施了一礼,说道:“皇上让奴才来通知高阁老,今日的召见取消了。”

“为何取消?”高拱一惊,顾不得礼貌,直愣愣问道。

张贵面有难色,但经不起高拱一再追问,于是低声说道:“你是阁老,告诉你也无妨。万岁爷刚才还好好的,跟奴才有说有笑。却不知为何打了一个喷嚏之后,那脸色顿时就变了,又摔杯子又砸凳儿,闹腾起来了。”

高拱顿觉不妙,心知皇上的病情又有反复。于是吩咐张贵:“你快回宫照顾皇上,我这就回内阁,给皇上上札子问安。”

说罢,两人离开恭默室,张贵一溜烟跑回乾清宫,高拱快步走回内阁。过了会极门,刚要跨进内阁大门,忽见树荫下窜出一个人,一迭声喊道:“老爷,老爷!”

高拱停下脚步一看,喊话的竟是家人高福。他诧异地问:“你跑来这里干啥?”

高福神色极为诡秘,四下里瞧瞧,见没有人,便压低声音说:“邵大侠来了。”

“邵大侠?”高拱心头一紧,问道,“他进京干啥?”

“他要我尽快告诉老爷,他有紧急事找老爷商量。”

“他现住哪里?”

“棋盘街苏州会馆。”

高拱略一沉思,吩咐道:“你先去苏州客栈陪一陪他,酉时过后,我再去看他。”

“是。”

高福拔腿就走,高拱又把他喊住,小声叮咛:“告诉邵大侠,京城人多口杂,凡事务必谨慎,尤其不要暴露身分。”

高拱刚回到值房,正欲写一便札给司礼太监孟冲,让他打听今日姚旷送往司礼监的究竟是什么札子。刚提起笔来,忽听得大堂里有人扯着嗓子高声喊道:

“皇上驾到——”

听说皇上来了,高拱与张居正都慌忙跑出值房迎驾,刚跨出游廊,只见隆庆皇帝已站在门道过厅里了。两人赶忙趋步上前,跪在大堂上。小楼各房间里一干属官胥吏,也都涌了出来,在两位阁老的后面,黑鸦鸦跪了一片。

“皇上,臣高拱、张居正于此接驾。”

高拱伏地喊了一声,隆庆皇帝也不答应。大堂中出奇地寂静,只有皇上的登龙靴,在砖地上发出“橐橐”的响声。

皇上不发话,跪着的人也不敢起来。高拱心中纳闷:“皇上不是发病,取消了在文华殿的会见么?怎么事前也不发旨,就突然跑到内阁来了?”他抬头朝皇上觑了一眼,只见隆庆皇帝穿着一件玄色丝直裰,外套一件紫色褙褂,头上的那顶没骨纱帽,也是随便戴上去的。一看就是大内居闲的便服,穿这种衣服,是不可会见外臣的。

就在高拱暗自思忖的同时,张居正也朝皇上觑了一眼。除了那身打扮让他感到奇怪之外,他还看清皇上略微浮肿的脸上,泛着飘忽不定的青色,这是久病伤元的特征。

高拱与张居正等已跪了一些时候,隆庆皇帝没有什么表示。这时,张贵气喘吁吁从外头跑了进来,他找皇上来了。他从恭默室与高拱分手回到乾清宫时,皇上莫名其妙的怒火才稍稍平息,并移步到西暖阁养正轩,听司礼监当值的秉笔太监读了两份奏折,忽然一摆手说:“不读了,备轿,朕去慈宁宫看看太子。”一乘杏黄色的四人暖轿立刻抬了过来,隆庆皇帝升轿,刚出乾清门,隆庆皇帝突然撩开轿窗帘儿,锐声喊道:“快,追上她!”四个抬轿的内侍被这一声喊弄糊涂了,一时都收住了脚步。“大胆奴才,这边!”隆庆皇帝指着左崇楼方向,在暖轿里急得直跺脚。内待瞧着左崇楼前的御道上空无一人,却也不敢分辩,只得抬起暖轿沿着御道向文昭阁的方向飞奔。“快!快!”隆庆皇帝拍着轿杠嚷道。内侍们一个个上气不接下气,累得脚不点地。过了会极门,隆庆皇帝手朝内阁大门一指,喊一声“进去!”暖轿便抬进了内阁。

轿还未停稳,隆庆皇帝就跳下轿来,高喊了一声“奴儿花花”,就跑进了内阁小楼。

“奴儿花花?”

内侍们一听这个名字,吓得一伸舌头,心中也就明白了八九分。

却说隆庆皇帝登基之后,成了九五至尊,沉湎酒色,更加有恃无恐。后宫佳丽,美眷如云。开头两年,他倒也颠鸾倒凤,乐此不疲。但时间一长,他就嫌老面孔不新鲜,侍寝味同嚼蜡。去年,深谙皇上嗜好的司礼监掌印太监孟冲,暗地里差人送信给被隆庆皇帝封为顺义王的鞑靼首领俺答,请他进贡几个塞外异族的美女。俺答很快就办好了这件事,一下子贡上来十个。孟冲神秘兮兮把她们弄进紫禁城,隆庆皇帝看后,顿时龙颜大悦,照单全收。其中有一个波斯美女,叫奴儿花花。深瞳碧眼,肤如凝脂,从身材到脸蛋,没有一处不叫人疼爱,没有一处不让人销魂。隆庆皇帝看见她,当时就挪不开步。偏偏这奴儿花花生性大方,轻佻放达,颦笑嗔怒,尽合人意。唱胡曲,跳胡舞,痛快淋漓,让人耳目一新。隆庆皇帝遂命在乾清宫后北围廊的游艺斋中传膳,只要奴儿花花一个人陪他饮酒。御膳房做了一桌精美的菜肴,御酒房送来自酿的并已窖藏多年的竹叶青酒。杯箸都已摆好,箸是银箸,杯是宫中银作局用纯金锻造的做工极为精美的龙凤杯。为了接待波斯美女,隆庆皇帝破例了。

酒斟上,隆庆皇帝正要举杯相邀,奴儿花花嫣然一笑,嗲声嗲气说道:“万岁爷,这样不好!”

“有何不好?”隆庆皇帝问。

奴儿花花乌黑发亮的眼珠一闪,指着酒杯说:“这酒杯不好。”

“这是龙凤杯,朕亲自选的,取游龙戏凤之意。”

“不好,”奴儿花花摇头,“应该用樱桃杯。”

“樱桃杯?”隆庆皇帝思索一回,摇摇头说,“没见过。”

“在这哪。”

奴儿花花指指自己猩红的嘴唇,随之,只听得珠喉呖呖,一阵娇滴滴的笑声满屋飘荡。

“嘴?”隆庆皇帝一时没有明白过来。

“万岁爷,汉人不是有‘樱桃小嘴’这句话么?”

“哦,好一个樱桃杯。”

隆庆皇帝恍然大悟,也大笑起来。

“万岁爷,我要用嘴喂你。”

“好,好,用你的樱桃杯。”隆庆皇帝色迷迷伸出两个指头,在奴儿花花猩红的嘴唇上轻轻拧了一把。

于是,奴儿花花喂一口,隆庆皇帝就接一口。反之,隆庆皇帝喂一口,奴儿花花也接一口。隆庆皇帝酒量很大,喂酒的时候,他总是满满地含一大口,奴儿花花也不含糊全数吞下。只不过吞下去后,总是娇嗔地瞪一眼隆庆皇帝,故作生气地说:“万岁爷用的不是樱桃杯,而是大烧锅。”隆庆皇帝高兴得浑身打颤。那一顿饭,他吃什么都是香的。

那一夜两人如胶似漆播云行雨不必细说,一完事儿就想睡觉的隆庆皇帝,竟然一个晚上瞌睡全无。第二天他宣旨让孟冲进宫,把孟冲大大地嘉奖了一番,并当着孟冲的面情不自禁说道:“这奴儿花花,真是无上妙品!”

从此,奴儿花花这位波斯美女几乎填满了隆庆皇帝生活的全部空间。饮酒调琴,插科打诨,花前月下,耳鬓厮磨,须臾不肯离开,真不知今夕何夕。此情之下,后宫虽然表面上平静如常,但暗地里已经是剑拔弩张,杀机四伏了。隆庆皇帝贵为一国之主,谁也不敢把他怎么样。但奴儿花花就不同,一个异国女子,万里迢迢孤身来到大内,虽然得到了皇上的专宠,但却把后宫三千佳丽全部得罪。可怜这些花容月貌之人,每到夜晚,一个个迟迟更鼓耿耿星河,饱受孤衾之苦。第一个对她恨之入骨的,自然是太子朱翊钧的生母李贵妃。她是一个端庄贤淑的女人,哪里能容得这么一个妖冶放荡的骚狐狸把皇上弄得神魂颠倒,昼夜不分。一天她曾找来冯保,秀眉一竖气咻咻说道:“我看皇上被这狐狸精缠落了魂,忘了自己是一国之君。再这样下去,千秋百年之后,皇上的英名如何能保。”因为奴儿花花,孟冲在皇上跟前更是得宠。冯保心中一直暗藏怒气,这一下找到知音,两人遂秘密计谋一番。几天后,隆庆皇帝在文华殿接见大臣归来,发现奴儿花花死在御花园的窨井之中。他顿时咆哮如雷,声言要严厉追查,但查来查去也查不出名堂来。除了皇上和孟冲,宫廷内外的人都因奴儿花花的死而大大松了一口气。隆庆皇帝虽然风流本性,却是一个懦弱之人。“无上妙品”一死,虽然在气头上他也说几句狠话,过些日子,他也就不再提起奴儿花花了。只是他变得比过去更加沉默寡言。有时一个人还跑到那口窨井旁站上片刻,流几滴眼泪。过罢上元节,由于长期酒色过度,加之奴儿花花给他心灵带来的创伤,他终于病倒。手腕生疮,一股子黄水流到哪儿,疮就长到哪儿。宫中暗地议论,皇上长的是“杨梅疮”。关于这疮是怎么长上身的,说法不一:一说这疮是奴儿花花带给他的,一说是皇上在孟冲的陪同下微服私访帘子胡同惹下的。但不管怎么说,皇上因这疮变得喜怒无常,一会儿清醒,一会儿糊涂。刚才,他本说得好好儿的要去慈宁宫,可是一出乾清宫,他就分明听见奴儿花花娇滴滴地喊了一声“万岁爷”,掀开轿帘儿,他看见奴儿花花婀娜身影在御道上向着文昭阁方向奔跑。于是他双脚一跺轿板,命令抬轿的内待一股劲儿地跟着奴儿花花的背影穷追不舍,直直儿地就进了内阁院子。

早有小火者飞快报知张贵:暖轿出了乾清门,没有向右去慈宁宫,而是向左拐,沿左崇楼文昭阁一线去了。张贵这一惊非同小可,立刻撒鹰似的追赶过来。

“万岁爷!”

张贵顾不得擦去满头汗水,“扑通”一声跪倒在皇上脚前。

“你来干什么?”

皇上朝张贵呵斥一声,这是他走进内阁后说的第一句话。

张贵心里清楚皇上病又犯了,于是嗫嚅着说道:“奴才来接皇上回宫。”

“朕不回去!朕明明儿看见奴儿花花跑进来,怎么就不见了,朕一定要找到她。”

皇上连连跺脚,走到高拱跟前,高声喊了一句:“高拱!”

“臣在!”高拱伏地回答。

“张居正!”皇上又喊了一句。

“臣在!”张居正同样回答。

“你们平身,和朕一起去找奴儿花花。”

“谢皇上。”

两位阁老从地上爬起来,高拱朝跪着的吏员们挥挥手命令道:“你们全都退下。”

吏员们谢恩,都退回到各自房间去。大堂里只剩下隆庆皇帝,高拱与张居正,张贵四人。张贵朝两位阁老偷偷地做了一个手势,意思是皇上犯病了。他不做手势,两位大臣心里也明白。皇上当着一干吏员的面,要他们去找奴儿花花,使他们颇为难堪。高拱心中思忖:如今第一等重要之事,是要让皇上从迷迷瞪瞪的状态中解脱出来。见皇上眼神游移不定,犹自天上地下东张西望地乱看,高拱突然厉声高喊:

“皇上!”

声音炸雷一般的响,皇上吓得一哆嗦,向后踉跄几步。张贵赶紧上前扶住他。这一招还真管用,皇上顿时清醒过来。

“我这是在哪里?”皇上问。

“启禀皇上,这是内阁,臣高拱与张居正在此候驾。”说罢,两位阁臣又跪了下去。

“平身。”皇上有气无力地说道。

大堂空空荡荡,凳子也没有一只,高拱请隆庆皇帝进楼上的朝房稍事休息。于是张贵留在楼下等候,两位阁臣随着皇上到了楼上的朝房。

皇上的情绪显然还没有安定下来,坐在椅子上不安生,来回地挪动。这时早有一位小太监泡了一碗参汤上来,皇上呷了一口,忽然又连声叹气,高拱观察皇上的一举一动,小声地问:“请问皇上,要不要起驾回宫?”

皇上摇摇头,说道:“这会儿好多了。”他起身走了两步,叹了一口气,又坐了下来,勉强问道,“你们两位阁臣,有何事奏来?”

高拱本有许多事情要向皇上面陈,但因碍着张居正在身边,一时又不知从何说起,想了想,问道:“殷正茂的谢恩折子,昨日送进宫中,不知皇上是否看到。”

隆庆皇帝答道:“昨日孟冲挑了几份折子给我看,没有殷正茂的,他谢什么恩?”

见隆庆皇帝压根儿忘掉了这件事,高拱奏道:“上次皇上让臣下票拟,起用殷正茂替代李延任两广总督,圣旨发下已经一个多月。殷正茂到庆远接任后,给皇上寄来谢恩折子。”

“啊,”隆庆皇帝点点头,问道,“李延呢?”

“已经致仕回家了。”高拱答道。

隆庆皇帝的眼珠子有气无力翻动几下,说道:“这个李延,眼睛中完全没有朕这个皇帝,早就该撤职了。”

隆庆皇帝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让两位阁臣大吃一惊。高拱警惕地瞟了张居正一眼,他疑心是不是张居正背着他在皇上面前说了李延什么坏话。

“皇上,”高拱陪着小心说道,“李延愚钝无才,不堪重任,但对皇上,却决不敢存有二心。”

“你吃过李延送的果脯么?”隆庆皇帝问道。

“果脯,什么果脯?臣没有吃过。”

“你呢?”隆庆皇帝又问张居正。

“回禀皇上,臣也没有吃过。”张居正恭敬答道。

隆庆皇帝干巴巴地一笑,说道:“如此说来,这个李延不但眼中没有皇上,也没有内阁啊。”

高拱奏道:“皇上所言,臣等实不明白,还望皇上明示。”

“李延秘制的果脯,滋阴壮阳有特等功效,他每年都做了几十坛子送人。你们查查,都送给谁了?朕吃不上,首辅吃不上,次辅吃不上,都是哪些人吃了,呃?”

隆庆皇帝说着说着就动了怒气。高拱生怕他又气出了“妄症”,赶紧奏道:“李延的果脯实乃区区小事,皇上圣体要紧,大可不必为此动怒。”

“我是病了,但我得的并不是绝症。”隆庆皇帝听高拱说他病了,越发生气。发了一通脾气后,又伤感说道,“你们两位,都是朕裕邸旧臣,应该知道朕的病起因为何。”

两位阁臣脑子中几乎同时想起奴儿花花,但谁也不敢明说。正在愣怔间,隆庆皇帝又开口说道:“昨日孟冲领了一个老道进宫,这老道深谙阴阳大法,是世外高人,看过我的病后,献了一个方子,朕觉得这个方子比太医的方子好。”

“请问是何方子?”高拱问道。

“老道说朕并不是什么大病,只是节令交替,导致体内阴阳失调而已。他说可为朕秘制丹药治疗,这丹药叫阴阳调和散。取十二岁男童子时尿液和十二岁女童初潮经水,这经水也一定要取自午时,然后将它们混合配以中药炼制而成。因为剂量要大,所以童男童女各要一百,朕想这也不是什么难事,一百童男童女也不多,或许京城里头就可找齐。朕就让孟冲办理此事。”

隆庆皇帝轻松说来,张居正的心情却越听越沉重,忖道:隆庆皇帝的父亲嘉靖皇帝一生笃信道教方术,终日在西苑内斋醮炼丹,导致国事糜烂,政风颓败。现在眼前这位九五之尊又要步其父亲的后尘,听信妖道之言,再行让大臣嗤鼻让百姓詈骂的虚妄之举……想到这里,张居正忘记了个人安危,脱口说道:

“皇上,臣以为此事要三思而行。”

“为何?”隆庆皇帝问。

张居正肃颜奏道:“陛下乃天下至尊,万民垂范,决不可妄听妖道之言。”

“高拱,你说呢?”

高拱内心赞同张居正的看法,但出于政治需要,却违心答道:“臣认为老道言之有理,试试但也无妨。”

隆庆皇帝长出一口气,对高拱投以信任的一瞥,然后恼着脸怒斥张居正:

“张居正哪张居正,你虽是朕裕邸旧臣,却全然没有爱朕之心!”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张居正 作者:熊召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