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张居正》第12章 太子无心闲房搜隐  贵妃有意洞烛其奸


朱翊钧跟着孙海,从慈宁宫的后门溜了出来,七弯八折,来到了承光门后的御花园,兴冲冲地跑到那棵老柏树下,抬头一望却傻了眼。昨日看到挂在树梢的那个鸟窝,此时却已不见,回头看看地上,有被打扫过的痕迹。孙海沮丧说道:“到底还是来迟了。”

“什么人这么大胆,我问问人去。”朱翊钧一跺脚,准备去找人。

孙海喊住他,说道:“太子爷,依奴才看不用问了,说不定就是有人知道太子爷要掏鸟窝儿,故意先叫人掏了。”

“一年也难得找一回乐事,又乐不成了。”说着,朱翊钧怅怅地望着柏树梢,一脸的不高兴。

此时的御花园中,姹紫嫣红,百花齐放,水清叶翠,鸟语花香。温暖的阳光直射下来,连平常显得阴郁冷峻的假山,这会儿也变得生机勃勃,明媚可爱。但朱翊钧已经没有了游玩的兴致,和孙海一前一后,怏怏地离开御花园。沿途,不时有路过的太监避向路旁,恭恭敬敬给太子爷请安,朱翊钧也懒得搭理。为了避人,他踅向乾清宫西五所,决定从平常很少有人走动的永巷回慈宁宫。

“孙海,你走上来。”

刚拐进乾清宫西五所的甬道,朱翊钧就回头喊。孙海身为奴才,哪敢与皇太子并肩行走。尽管紧走两步,缩短了两人间的距离,但仍拖拖地不肯上前。朱翊钧见孙海还掉在后头,索性停住脚步,扭过头恼怒地问:“你怎么不上来?”

“奴才不敢。”孙海低声说。

“我要问你话儿,你掉在后头,我怎么问?”

见太子爷发了怒,孙海只得硬着头皮跨步上前,和太子爷并肩走着。

“你今年多大了?”朱翊钧问。

“十五岁。”

“你比我大五岁。”

“是,太子爷。”

“你哪一年进宫的?”

“隆庆三年,已经三年了。”

朱翊钧突然停住脚步,抬头望了望白云悠悠的天空。问道:“宫外有什么好玩的吗?”

说到“玩”,孙海眼睛一亮,平日训练出来的那种拘谨一下子不见了。说话的嗓子也提高了:“回太子爷,宫外好玩的东西,确实太多了,太多了!”

“啊,是吗?”朱翊钧艳羡地瞪了孙海一眼,“你说说,有哪些好玩的。”

“赶庙会、看社戏、玩狮子、踩高跷、打炮仗、放河灯、斗蛐蛐、过家家……”

孙海如数家珍,说得有板有眼,接着又说了每一种“玩”的方法和乐趣。把个朱翊钧听得心花怒放,惊叹不已。待孙海落了话头,朱翊钧又接着问道:“现在这时候,外头都玩些什么?”

“放风筝。”孙海张口就答,“我还只有五岁的时候,爷爷就教我唱会了一首歌。”说着,孙海就小声唱了起来:

乍暖还寒四月天
东风好像一支鞭
抽得大地百花吐
依哟喂,呀依喂
抽得俺的蜈蚣咿呀嗨嗨
抽得俺的蜈蚣咬着蜻蜓尾巴飞上天

孙海唱得很是投入,唱罢,怕朱翊钧不懂,又解释说:“蜈蚣、蜻蜓都是风筝名儿。俺爷爷手巧,凡昆虫百兽,都能扎制成风筝,放到天上去。”

朱翊钧兴奋地说:“走,我们也回去扎个风筝放一放。”

孙海摇摇头,说:“放风筝要好大好大的空地儿,宫中到哪儿放去?就皇极门里的那片广场还可以放,但皇极殿是万岁爷开朝的地方,威严得很,怎么能让人放风筝呢。”

朱翊钧一听泄了气,不无伤感地说:“孙海,宫外头有那么多好玩的,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进宫来。”

孙海叹口气说道:“太子爷,奴才家穷,进宫是命中注定的。”

“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

主仆二人这么走走停停说话,不觉已把永巷走了一半。忽然,他们听到咸福宫后一排小瓦房里,传出嘤嘤的哭泣声,两人便停下脚步。听了一会儿,朱翊钧说:“走,去看看。”两人寻着哭声,推开一间小瓦房的门。

屋里,一个眉发斑白的老太监坐在杌子上,一个约莫只有十一二岁的小太监跪在地上,正抽抽搭搭地哭。看见朱翊钧推门进来,慌得老太监赶忙滚下杌子,伏跪地上请安。

“你是干什么的?”朱翊钧盛气凌人地问。

“回太子爷,奴才是教坊司里打鼓的。”老太监哆哆嗦嗦地回答。

“啊,宫中戏园子的,我看过你们的戏。”朱翊钧指了指跪在地上的小太监,问老太监,“你为什么欺负他?”

老太监头也不敢抬,小声解释说:“奴才不敢欺侮他,是他犯了错儿,奴才按规矩惩罚他。”

“他犯了什么错?”

“这小杂种吃了豹子胆,竟跑到御花园里掏鸟窝儿。”

“啊,原来鸟窝儿是你掏的,”朱翊钧一听也生起气来,朝跪着的小太监屁股上踹了一脚,恨恨地说,“该打!”

小太监没提防这一脚,顿时往前摔了个嘴啃泥。本想放声大嚎,但一看这位太子爷来头不善,忍住疼痛,又爬起来跪好。

屋子里空落落的,只有那一条杌儿。孙海抽过来,请朱翊钧坐了。

“鸟窝儿里有什么?”朱翊钧把脸凑过去,问跪着的小太监。

“有鸟蛋。”小太监瑟缩地回答。

“有几个?”

“四个。”

“蛋呢?”

小太监把手伸进衫,掏出四只蚕豆大的鸟蛋来,双手托着送到朱翊钧面前。

朱翊钧拿起一只,还是温热的,他把蛋举到阳光下照了照,问:“你掏鸟蛋干什么?”

“喂蛤蟆。”

“喂什么?”朱翊钧没听清。

“喂蛤蟆。”小太监一字一顿回答。

这莫名其妙的回答,倒让朱翊钧给愣住了:“喂蛤蟆,喂蛤蟆……”他念叨着,感到不可理解。

孙海站出来喝道:“大胆小奴才,敢诳太子爷,罪不轻饶。”

老太监跪在一旁说道:“请太子爷息怒。这小杂种没有欺骗太子爷,他真的养了两只癞蛤蟆。”

“你养癞蛤蟆干什么?”

“好玩。”

小太监回答,他双手仍托着鸟蛋。看来他才入宫不久,还不懂什么礼节。

“怎么个玩法,你玩给我看看。”

朱翊钧顿时来了兴趣,见小太监仍跪着不动,禁不住伸手去拉他。

“快起来,”孙海喝道,“这么不懂礼貌,还要太子爷牵。”

小太监这才起身,把四只鸟蛋依旧放回怀里揣了,跑进里屋,提出一只布袋和两只竹筒来。他先从布袋里倒出两只蛤蟆来。只见那两只蛤蟆茶盅托盘那么大,一只背上点了红漆,另一只背上点了白漆。两只蛤蟆一落地,就互相扑了一扑,然后头朝小太监,挨着站成一排。小太监伸出手指头戳了戳两只癞蛤蟆的脑袋,又用另一只手指了指朱翊钧,说了一句:“给太子爷请安!”只见那两只癞蛤蟆车过身子,朝向朱翊钧,把两只前爪直直地伸着,齐齐儿地把脑袋往前探了两探。这看似笨拙却又极通灵性的动作,惹着一屋子人哄堂大笑,笑毕了又啧啧称奇。刚看到癞蛤蟆滚落地上的时候,朱翊钧还有些害怕,经过这一番表演,他一下子变得乐不可支。他指着仍向他趴着的蛤蟆问孙海:“它们是不是蛤蟆精?”

孙海也不懂,他朝小太监努努嘴,说:“你回答太子爷。”

“回太子爷,它们不是蛤蟆精,它们的动作是奴才训练出来的。”小太监回答。

“癞蛤蟆还能训练?”朱翊钧黑如点漆的眼珠子瞪得大大的,充满了迷惑,“它们还能表演什么?”

“请太子爷往下看。”

小太监说着,又把那只竹筒搬了过来。在蛤蟆两边分开倒着摆好,竹筒口相对,中间隔着两尺多宽的空地。小太监一击掌,红背蛤蟆便爬向左边的竹筒口,白背蛤蟆爬向右边的竹筒口。小太监又是一击掌,两只蛤蟆便朝着竹筒口鼓腮起跳,一连进行了三次。然后缓缓挪过身子,靠着竹筒趴下,脑袋都对着竹筒前的空地。这时间,只见竹筒里竟爬出了两队蚂蚁。红背蛤蟆这边爬出了红蚂蚁,白背蛤蟆那边爬出了白蚂蚁。两队蚂蚁直直地爬成两条线,一红一白,比墨斗线弹得还直。小太监又一击掌,两只蛤蟆在竹筒边又鼓腮跳了一跳,而这两队蚂蚁也像得了号令,急急地往对方线阵上爬,顿时队形大乱。只见红白蚂蚁各自捉对儿厮杀起来,昂头拱腿,抵角相扑。搏战了一会儿,白队的蚂蚁显然抵挡不住,开始溃败。红队蚂蚁则越战越勇,乘胜追击。这时,小太监又是一击掌,两只蛤蟆便开始向空地上爬。而正在厮杀的两队蚂蚁也赶忙鸣金收兵,各自归队,一溜线儿地回到两只竹筒中,那两只蛤蟆依旧如前样,头朝着太子,乖乖地趴在那儿。

不要说年仅十岁的太子,就是那个六十多岁的打鼓的老太监,都没有见过这等蹊跷事。一时都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太子爷,好玩吗?”小太监天真地问。

“好玩,好玩,”朱翊钧如梦初醒,意犹未尽地问道,“这叫什么游戏?”

“癞蛤蟆指挥蚂蚁兵。”小太监说。

“谁教给你的?”

“我爷爷。”

朱翊钧望了望小太监,又望了望孙海,大惑不解地说道:“怎么你们的爷爷都这么能干,一个会扎风筝,一个会训练蛤蟆蚂蚁。”

小太监受了表扬,顿时兴奋起来,拍着巴掌说道:“我爷爷真是能干,就因为他会这游戏,要饭的时候总不会空着手儿。”

“你胡说什么?”老太监喝住小太监,又朝朱翊钧赔着笑脸说,“这小杂种才进宫,什么规矩都不懂,请太子爷多担待些。”

朱翊钧心里已经很喜欢这个小太监了,便问他:“你叫什么?”

“客用。”小太监答。

“在宫中做什么?”

“分在钟鼓司。”老太监抢着回答。

“什么钟鼓司?”客用迷茫问道。

孙海一乐,嘻嘻说道:“连自己的差事都弄不明白,你这个太监怎么当的?”

“我不是太监。”

客用此话出口,一屋子人莫不都大惊失色。须知重门深禁大内之中,除了皇上和未成年的皇子,任何男子擅入其内都得杖杀。

“你不是太监,怎么进来的?”朱翊钧问。

“前几个晚上,他们给我穿了这套衣服,塞进一乘小轿,抬进来的。”

“他们?他们是谁?”

“我不知道,”客用眨巴眨巴眼睛,伸手指向老太监,说道,“你问他。”

“你说,他们是谁?”朱翊钧又追问老太监。

老太监早已吓得面如土色,此时跪在地上身子筛糠一般,瑟瑟答道:“孟公公只是交待,让奴才把这几个小子看管好,别的奴才一概不知。”

“啊,还不只客用一个?”朱翊钧朝屋里睃寻一遍,问道,“还有的呢?”

“在隔壁屋子里头。”

“走,过去看看。”

太子发话,老太监不敢怠慢,领着朱翊钧出门,掏钥匙打开隔壁房间门锁,朱翊钧探头朝里一看,只见有三个年纪与客用相仿的小男孩,瑟缩在屋子一角,一起用惊恐的眼光看着面前这一位满身华贵的太子爷。

太子年纪小,但宫内规矩大致还是知晓:是谁带进这些男孩子呢?他正想问个明白,孙海却抢先道:“俺去禀告贵妃娘娘。”

片刻,一乘杏黄色的女轿停在咸福宫小瓦房门前,李贵妃走下轿来,问随轿跟来的太子:“钧儿,可是这里?”

“正是。”朱翊钧回答。

一排小瓦房已是锁扃紧闭。随行太监把每扇门都敲遍,也无人应答,李贵妃下令把门踹开,只见空荡荡寂无一人。

“这么快都逃了?”

李贵妃秀眉一挑说道。原来朱翊钧回到慈宁宫后,立即向她报告了在这咸福宫后小瓦房里发生的事情。她顿时意识到,这几个小男孩极有可能是孟冲暗地里替皇上物色的“娈童”,因此决定抓个把柄,把孟冲狠狠整治一番。不想这位老太监行动飞快,不出片刻时间,就把人转移得无影无踪。此时接到李贵妃口信的冯保也带了一群太监飞快跑来,见李贵妃动怒,连忙说道:“请娘娘回宫歇息着,这件事交给奴才来办,他们就是钻了地缝儿,奴才也把他抠出来。”

李贵妃想了想,说道:“也好,你这东厂提督,这回正好派上用场了。”

按下李贵妃带了朱翊钧乘轿返回慈宁宫不表,单说冯保当即对随行东厂一位掌作太监下达命令:“你作速调集人员封住大内各个出口,每一个出门太监,无论大小,不管是挂乌木牌还是牙牌的,都给我严加盘查。不许漏走一个可疑者。”掌作太监领命而去。冯保又叫过一位内宦监牙牌大,令他去找教坊司掌作,查出那个打鼓老太监的行踪。那位牙牌大稍许犹豫,表露出为难的样子。冯保看在眼里,脸色一冷,厉声斥道:“你磨磨蹭蹭干什么?我告诉你,这可是皇贵妃和太子的令旨,你办出差错来,小心我剥了你的皮!”牙牌大再也不敢延挨,飞跑而去。

冯保诸事分派妥当,回到司礼监值房刚刚坐下喝了一盅茶,便见那位牙牌大领了教坊司掌作太监李厚义急颠颠跑了进来。两人刚跪下施礼,冯保就迫不及待地问道:“人呢?”

“回冯公公,你要找的那个打鼓老太监,叫王凤池,不知为何,已在钟鼓司后的闲屋里上吊自尽了。”

答话的是李厚义,冯保听了并不吃惊,只冷冷一笑说:“他倒是死得正是时候,走,去看看。”

说罢起身,一行人又来到御花园之侧的钟鼓司院内,走进背旮旯那间堆放破鼓烂钟等杂物的闲屋,只见王凤池老太监颈子上系了一条钟绳,直挺挺挂在屋梁上。冯保命人把王凤池解下来,蹲下翻了翻他的眼皮和嘴唇,又起身围着尸体兜了两圈,突然对同行的两个东厂黑靴小校下令:“把李厚义给我绑了!”

李厚义慌得往地上一跪,哀求道:“冯公公,小的委实没做什么错事,不知为何要绑我?”

冯保指着尸首,杀气腾腾说道:“大凡吊死的人,舌头都伸得老长,为何这个王凤池却牙关紧咬?看他脖子上还有血印子,这是掐的,看来有人存心要杀人灭口,你是教坊司掌作,第一个脱不了干系。”

“冯公公,我这是冤枉。”

“冤枉不冤枉,进了东厂便知,绑了!”

冯保一挥手,两个小校把李厚义扑翻在地,双手反剪绑了起来,李厚义还自扭捏着反抗,嘴里杀猪似的干嚎。

正在这时,又有一群太监一涌而进,打头的一个身着小蟒朝天的玄色曳衫,只见他身材矮胖,挺胸凸肚,满是赘肉的脸上,一只酒糟鼻子很是扎眼。

此人正是大内主管——司礼监掌印太监孟冲。

孟冲也是五十多岁的人,论进宫的年头儿,和冯保前后差不多。但晋升没有冯保快,冯保东厂掌印时,他还只混到尚膳监属下的西华门内里总理太监的位置。嘉靖末年,冯保已担任秉笔太监好几年了,孟冲才成为尚膳监主管。这尚膳监负责皇上及后宫的伙食。在内监衙门中,虽不显赫,却也极其重要。孟冲生就一副憨相,在内书堂读书时,成绩就没有好过。但一谈起吃喝玩乐,他就眉飞色舞,头头是道。特别是吃,他显得特别有研究。给他一头羊,他可以给你弄出二三十道色香味风格各异的菜来,什么冷片羊尾、爆炒羊肚、带油腰子、羊唇龙须、羊双肠……吃过一次的人,都会念念不忘。因此,让他出掌尚膳监,倒也是再合适不过了。孟冲憨归憨,小心眼还是有的。隆庆皇帝登基以后,孟冲服侍得格外小心。每次用膳,他都亲自传送,侍立在侧,看皇上吃什么菜,不吃什么菜;什么菜只夹了一筷子,什么菜连吃了好几口。他都默记在心,不到一个月时间,他就摸清了皇上的口味,每次传膳,皇上都吃得很有胃口。甜酸咸淡,都恰到好处。皇上免不了总要夸赞几句,孟冲更是殷勤有加。一次,皇上提出想吃果饼,让孟冲去宫外市面上买些进来。孟冲哪敢怠慢,两脚生风地跑到棋盘街食品店,买了十几盒松、榛、等送进乾清宫。皇帝边吃边问:“这些值多少钱?”孟冲答:“五十两银子。”皇上大笑说:“这些最多只要五钱银子,不信,你去东长安街的勾栏胡同去买。”原来皇上登基前住在裕王府,闲来无事时,偶尔也逛到勾栏胡同买甜食吃,因此知道价钱。孟冲本想多报一些银子,贪污一点银两,没想到皇上对价钱如此熟悉,顿时吓得面如土色,伏地请罪。幸好皇上并不计较,仍是笑着说:“京城里头的奸商也没有几个,偏让你这个憨头碰上了。日后注意就是。”有了这次经历,孟冲再不敢在皇上面前耍小心眼,而是在庖厨内尽数使出他的十八般手艺,讨好皇上的胃口。这样过了两年,这位大厨师忽然时来运转,摇身一变成了司礼监掌印。应该说,他的这次升迁完全得力于高拱,前任司礼监掌印陈洪因触怒皇上而去职,按常例应由当了多年的秉笔太监冯保继任,但高拱对冯保是瞧哪儿哪儿不舒服,硬是推荐孟冲把冯保顶下来。皇上虽然知道孟冲爱贪点小便宜,但“憨得像个大马熊,尚有可爱之处”,也就同意了高拱的推荐。孟冲上任之后,由于善于揣摩皇上心理,投其所好,从进贡奴儿花花开始,专为皇上挑选俊女美男供其享乐,因此深得皇上信任。这次把王九思推荐给皇上,本来又是一个极讨彩头的事,但没想到张居正横枪杀出,事情顿时搅得难以收拾。却说上午皇上与高拱在文华殿会见之后,又令他立即去刑部大牢放出王九思。他刚把王九思安顿妥当让他火速炼丹不误皇上吃药,不想宫里头又出了这样的大事,便连忙赶了过来。虽然他是大内主管,是权势熏天的“内相”,但对于冯保,他也不轻易得罪。尽管他现在的职务在冯保之上,但无论是资历和心机,冯保都压他一头。因此大小事情,只要不涉及他自身利害,凡冯保想做的,他从不阻拦。

李厚义被两个小校推搡着正要出门,一眼瞥见孟冲,李厚义顿时像遇见救星,大声嚷道:“孟公公,请救我。”

按规矩,在大内之中捉拿太监,不要说李厚义这样的牙牌大,就是一个挂乌木牌的小火者,没有他孟冲点头,也是绝对不允许。孟冲眼见五花大绑的李厚义,顿时感到自己权力受到挑战,脸一下子拉得老长,悻悻问道:“冯公公,李厚义犯了哪样大法,值得这样捆绑?”

冯保也知道自己这是越权行事,但他自恃有李贵妃撑腰,说话口气也硬:“他有杀人灭口之嫌。”

“什么杀人灭口,就这个?”孟冲指着地上王凤池的尸首,“嗤”的一笑,说道,“冯公公,咱俩进宫的时候,这王凤池就在教坊司里打鼓,最是胆小怕事。上次给皇上排演《玉凤楼》,老是把鼓点子打错,气得皇上要打他三十大板。李厚义赶紧跪下替他求情,才免了这一灾。当时你也在跟前,看得清清楚楚。王凤池七十多岁年纪,不要说三十大板,就是三板子下去,也就拔火吹灯了,李厚义若想要他的命,当时为何还要救他?”

“此一时,彼一时也,”冯保抄手站立,并没有被孟冲的气势吓着,而是似怒非怒、似笑非笑地回答,“孟公公你大约也知道了,这王凤池领进四个野小子擅入大内,这是犯了杀头的禁令。他王凤池正如你孟公公说的一样,树叶子掉下来怕砸破了头,哪有这等勇气?不巧这件事被太子爷无意中撞上,露了底儿。如今贵妃娘娘令旨严查。不过片刻功夫,王凤池就一命呜呼,那四个野小子也被藏得无影无踪。孟公公,你说,这是不是有人想杀人灭口?”

孟冲心气再憨,也听出冯保口气不善,忍了忍,问道:“就算有人想杀人灭口,你怎么就断定,这人一定是李厚义?”

“他是教坊司掌作,王凤池归他管带,第一个值得怀疑的当然是他。”

冯保话音刚落,李厚义跟着又嚷了一句:“孟公公,我冤枉啊!”

孟冲用眼扫了扫屋内,大约有二十多名大小太监。如果当着他们的面,让冯保把李厚义带走,自己这个司礼监掌印太监今后说话还有哪个肯听?何况那四个“娈童”正是他弄进大内交给王凤池看管的。他素来不肯与冯保结仇翻脸,现在来看已顾不得这些了,心一横,说话便用了命令的口气:

“冯公公,李厚义你必须放了!”

孟冲一贯溏稀,陡然间态度一硬,冯保始料不及,略微一愣,回道:“我可是奉了贵妃娘娘的令旨。”

“我有皇上的旨意!”

孟冲骑着老虎不怕驴子,腆着肚子朝冯保吼了一句。屋子里气氛本来就十分紧张,这一下更是如临大敌,在场的大小太监眼见大内二十四监中两个最有权势的人物顶起牛来,一个个吓得噤若寒蝉不敢出声。

冯保听得出孟冲这句话的分量,皇贵妃的令旨比起皇上的圣旨来,简直是芥末之微不在话下。这口气忍不得也得忍。冯保眼珠子咕噜噜一转,把满脸杀气换成佯笑,说道:“孟公公既是奉了圣旨,这李厚义就交给你了。”他朝黑靴小校挥挥手,顿时给李厚义松了绑。

孟冲占了上风,乘势朝着在场的太监们吼道:“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动手把王凤池收拾收拾,抬到化人场去。”

众太监得了吩咐,一时间都乱哄哄忙碌起来,孟冲怕留在原处与冯保纠缠,提脚就出了门,偏是冯保不舍,追出门来问道:

“请孟公公示下,那四个野小子到底找还是不找?”

“不……”孟冲本来想说不找,但一想不妥,又改口说道,“这事儿,我去向皇上请旨。”

隆庆皇帝自文华殿见过高拱回到乾清宫,正自百无聊赖,躺在西暖阁的卧榻上,一边让身边侍候的小太监揉捏双腿,一边与张贵有一搭没一搭聊着闲话。

“张贵,你看朕的气色,是不是比先前好多了?”

张贵本来已被赐坐,听到皇上问话,又一咕噜滚下凳子跪了,觑了皇上一眼,答道:“奴才看万岁爷的气色,竟是比先前好看多了。”

“哦,你天天跟着我,最知底细,你再仔细看看。”隆庆皇帝欠欠身子,由于兴奋,脸上果然露了一点浮光。

张贵刚才是随口说的恭维话,其实他眼睛亮堂:皇上的脸色已是深秋落叶一样枯黄——这是病入沉疴的表现。他这几日之所以亢奋,是因为吃了王九思的“阴阳大补丹”。张贵也知道这王九思为皇上配制的是“春药”,虽然心里头担心,但人微言轻不敢表露,张居正当街把王九思拿了,张贵心里头暗暗高兴。以为这样皇上就没有“撞邪”的机会,仍旧回头来吃太医的药,病情才有可能真正好转。

“你怎么这样看着朕?”

张贵怔怔地望着皇上,其实在想着自己的心思。隆庆皇帝这么一问,张贵惊醒过来,违心答道:“回万岁爷,奴才方才认真看了,万岁爷的气色真是好了许多。”

“唔,”隆庆皇帝满意地点点头,又把头靠回到垫枕上,惬意说道,“王九思的药有奇效,你是证人。”

张贵跪着沉默不语。

正在这时,西暖阁当值太监进来禀报孟冲求见。“快让他进来。”隆庆皇帝一挺身坐了起来,精神立刻振作了许多。

随即就听到一阵急匆匆的脚步穿过游廊,孟冲刚一进门就跪了下来,气喘吁吁说道:“奴才孟冲叩见皇上。”

“怎么弄得这样驴嘶马喘的?”隆庆皇帝温和地责备了一句,接着就问,“王九思接出来了?”

“回万岁爷,奴才已把王九思送回炼丹处,王九思让奴才转奏皇上,未时之前,他就把今日的丹药炼好。”

“如此甚好。”

隆庆皇帝赞赏地看了孟冲一眼,吩咐赐坐,孟冲谢过,瑟缩坐到凳子上,拿眼扫了扫张贵。张贵明白孟冲有事要单独奏告皇上,碍着他在场不好启齿,故知趣地跪辞离开西暖阁。

待张贵的脚步声消失,孟冲这才小声奏道:“万岁爷,宫中出了一点事。”

“何事?”

“太子爷不知为何闲到了咸福宫后头,碰到了那四个小娈童。”

“这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

隆庆皇帝不以为然地笑笑,待听孟冲把整个事情经过述说一遍,隆庆皇帝这才感到问题严重。他虽然风流好色,却生性懦弱,这会儿嗔怪说道:“你也是,干吗要一次弄进四个来,如今倒好,捅了这大的漏子。”

“奴才办事欠周详,实乃罪该万死,”孟冲缩头缩颈,一副委琐的样子,嘟哝道,“奴才本意是想多弄几个,一是备皇上挑选,二是以应不时之需。”

“这四个孩子如今在哪里?”

“还在宫中,冯保吩咐把住了各处宫门,是只蚂蚁出去,也得看清是公是母。”

“那个老太监怎么死的?”

“办事人怕露馅对皇上不利,就大胆把他处理了一下,这冯保气势汹汹,一定要把李厚义绑走,是奴才把他保了下来。”

“内阁出了个张居正,大内又出了个冯保,他们是成心和朕作对啊!”

隆庆皇帝说这话时,口气更多的不是愤怒而是伤感。那副颓唐的样子,仿佛不是九五至尊,手中并不握有生杀予夺之权。孟冲听罢觉得凄凉,恳求道:

“请皇上降旨,把冯保布置的各处宫禁全都撤掉。”

“好吧,你去作速办理。”隆庆皇帝挥挥手,孟冲跪谢正欲退出,隆庆皇帝又补了一句,“王九思那头的丹药,你也去催催,朕还等着吃哪。”

“是,奴才记着。”

孟冲唯唯诺诺退出,隆庆皇帝有些饿了,吩咐传膳。二三十道菜摆了满满一桌,一看这些佳肴,隆庆皇帝又胃口全无。侍膳太监添了一小碗香喷喷的鹦鹉粒米饭给他,他扒了一口,竟像嚼木屑似的全无味道,又放下碗,拣了一块芝麻煎饼吃了。这顿午膳就算对付了过去。

饭桌撤去,隆庆皇帝正对着小太监拿着的水盂漱口,外头又有太监来奏报:“陈皇后与李贵妃两位娘娘求见。”一听此话,隆庆皇帝一口水全都喷到了小太监脸上。孟冲跪奏之事弄得他心神不宁,情知两位后妃来见不是什么好事,本想传旨将她们拒之门外,一时又下不了决心。正犹豫间,陈皇后与李贵妃轻移莲步,双双走进了西暖阁。

“臣妾给皇上请安!”

陈皇后与李贵妃一齐说道,又一齐跪了下去。隆庆皇帝上前亲自将她们扶起,吩咐太监搬来软垫绣椅坐了。隆庆皇帝看着眼前这两位多日不曾召见的后妃,只见陈皇后穿着一袭织金凤花纹的荷叶色纱质裙,由于怯寒,又披了一个红绡滚边的云字披肩,脸上也薄薄地敷了一层用紫茉莉花实捣仁蒸熟制成的珍珠粉,看上去越发的雍容华贵。李贵妃还是上午会见冯保时的那身装束,只是脱了脚下的丝软靴,换了一双绣了兽头的“猫头鞋”。鞋面由红缎制成,衬着白色长裙,很是新颖别致。隆庆皇帝目不转睛地盯着李贵妃,虽然与她耳鬓厮磨十几年了,却从未发现她像今天这般美丽动人,顿时就产生了想和她亲热的念头,只是碍着陈皇后在场不好表露,便指着李贵妃脚上的鞋说:“你这双鞋很好看,往日朕不曾见你穿过。”

“蒙皇上夸奖,”李贵妃起身施了一个万福,答道,“这鞋叫‘猫儿鞋’,是苏样,妾的宫里头有位侍寝女官,是苏州人,手儿很巧,这双鞋的样式是她传出来的。”

“我看鞋头上绣的不像是猫头。”

“这是虎头,自古猫虎不分家。苏州地面女子穿这种鞋,本意是为了避邪。”

“避邪?”隆庆皇帝下意识地反问一句,“避什么邪?”

李贵妃没有作答,只是瞟了陈皇后一眼。陈皇后这时也正拿眼看她,四目相对,一股子相互激荡的情绪都在不言之中。原来,李贵妃自咸福宫归后,便来到慈庆宫,把发生的事情向陈皇后讲了。陈皇后正陪着李贵妃一块儿生气。冯保又赶过来禀报王凤池之死以及孟冲专横阻挠搜查的种种情状,更把李贵妃气得七窍生烟,她吩咐冯保:“你尽管搜查去,一定要把那四个小孽种找出来,出了事由我和皇后担当。”李贵妃知道孟冲之所以如此胆大妄为,是因为有皇上撑腰。这事儿既然已经闹开了,必定要见个山高水低,因此决定拉上陈皇后一块担待。却说冯保去了不到一个时辰,又转回坤宁宫奏道:“启禀皇后和贵妃娘娘,那四个小孽种躲在浣衣局的库房里,被奴才搜出来了。”“人呢?”李贵妃问。“关在内厂,请娘娘放心,蚂蚁都衔不走。”东厂设在大内的分衙,称作内厂,这是专门监督和惩处内宦太监的机构。李贵妃一听放了心,对陈皇后说道:“皇后姐姐,我们现在一块去见皇上吧。”陈皇后虽然怕事,但一想到“娈童”,心里头的一股子怒气也是消释不下,于是颔首答道:“也好,咱姐妹两个一块,去皇上那里讨个说法。”于是乘舆来到西暖阁。

隆庆皇帝见后妃两人对眼神,心里头便开始打鼓。他毕竟做贼心虚,连忙转移话题问李贵妃:“钧儿呢,他怎么没有一起来?”

“他在温书。”李贵妃欠身回答,接着又望了一眼陈皇后,说道,“再说臣妾和皇后想向皇上启禀一件事情,太子在场不好说话。”

“有什么话改日再谈吧,朕今日有些累了。”

隆庆皇帝支吾一句,就想打发她们走。李贵妃赶紧跪下,奏道:“臣妾所言之事,只是几句话。”陈皇后跟着也跪了下去。

隆庆皇帝本想回避,见后妃刻意纠缠,心里头便不高兴。他本可以强行逐客,怎奈他又缺乏这种魄力,无奈之下,只好哭丧着脸,又坐回到绣榻上。

李贵妃知道皇上不高兴,但事情到了这一步,也顾不得许多了,她劈头问道:“孟冲弄了四个小孽种藏在大内,不知皇上可曾知晓?”

“有这等事?不会!”隆庆皇帝矢口否认,想一想如此武断恐为不妥,又道,“这件事可把孟冲叫来一问。或许是新来的小太监,大家不认识也未可知。”

“绝对不可能是新来的小太监。”李贵妃断然说道。

“你怎么就敢断定?”

“那四个小孽种已在浣衣局库房里搜出,如今关在内厂。”

“哦!”隆庆皇帝这一惊非同小可,心里头埋怨孟冲办事不力,脱口问道,“谁抓的他们?”

“冯保。”

“那四个……嗯,那四个孩子说了什么?”

“暂时尚未审问。”

隆庆皇帝大大松了一口气,遮掩说道:“你们暂且回去,待冯保审问明白,再让他前来奏朕。”

隆庆皇帝再次暗示逐客,李贵妃直欲弄个水落石出,故意问道:“臣妾实不明白,这孟冲弄几个小孽种进宫作甚。何况宫里头暗中传着的一些闲言闲语,也不利皇上。”

“有何闲言闲语?”

“有人说,孟冲弄来的这几个小孽种,都是为皇上准备的。”

“为我?为我准备做甚?”

隆庆皇帝装糊涂,陈皇后没有李贵妃那样玲珑心机,说话不知婉转,这时忽然插进来冒冒失失说道:

“前些时就有传言,说孟冲偷偷领着皇上去了帘子胡同,皇上的疮,就是从那里惹回来的。”

“胡说!”

隆庆皇帝一声厉喝,忍耐了半日的怒气终于歇斯底里爆发了。他气得浑身打颤,伸出手指头,指点着跪在面前的陈皇后和李贵妃,哆嗦着说道:

“你们……你们给、给……”

他本想说“给朕滚出去”,但一句话竟未说完,就因怒火攻心、血涌头顶而双脚站立不住,顿时只觉天旋地转,身子一歪,直挺挺地倒在绣榻之上。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把陈皇后与李贵妃吓坏了,她们赶紧起身奔到绣榻旁,只见隆庆皇帝两眼翻白,口吐白沫,两手握拳,身子抽搐,已是人事不省。

“快来人!”李贵妃喊道。

门外守值太监抢步入内,见此情状,慌忙去喊日夜在皇极门外值房里当值的太医。

太医匆促赶来,一看隆庆皇帝的状况,便知已深度中风。但他还是装样子拿了拿脉,然后对陈皇后与李贵妃跪下哽咽奏道:“皇上要大行了。”

一听此言,皇后与贵妃一起大放悲声。这时张贵也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进来,伏在绣榻之前失声痛哭起来。

“张贵,你不能在这里哭了,”李贵妃强忍悲痛,擦着眼泪说道,“你快去通知内阁成员来乾清宫,不要忘了通知张阁老。”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张居正 作者:熊召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