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正说明朝十六帝》第31节:无儿无女 落水而亡


康陵正德十五年,南巡途中的武宗于清江浦(今江苏清江市)垂钓,不慎落水受寒,身体每况愈下。次年,武宗病死于豹房,终年31岁,葬于昌平金岭山东北的"康陵"。武宗一生,贪杯、好色、尚兵、无赖,所行之事多荒谬不经,为世人所诟病;同时武宗又处事刚毅果断,弹指之间诛刘瑾,平安化王、宁王之叛,应州大败小王子,精通佛学,会梵文,还能礼贤下士,亲自到大臣家中探望病情,甚至痴情于艺妓。我们可以从不同的角度看到不同的武宗,却很难看到一个完整的武宗。其实,明代自英宗正统朝以来,国势渐弱,如果武宗能够兢兢业业,尽心尽力,是完全有可能做一代明君而成为中兴之主,功垂史册,但他恣意妄为的行径却为后人所訾议。幽幽青山绿水间,康陵中静静地安息着武宗。对于他奇特的一生,后人依旧会不断地评说下去。

朱厚熜个人小档案

姓名:朱厚熜出生:弘治四年(1491)九月二十四日

属相:猪卒年:正德十六年(1521)

享年:31岁谥号:毅皇帝

庙号:武宗陵寝:康陵

父亲:朱祐樘母亲:张皇后

初婚:16岁配偶:夏皇后

子女:无儿无女继承人:朱厚熜

最得意:应州大捷最失意:生母存在异闻

最不幸:没有子嗣最痛心:落水染病而亡

最擅长:玩乐

世宗朱厚熜,在位45年。在位时间之长,在明代十六帝中仅次于他的孙子神宗。45年的世宗像

时间中,基本上有一半的时间他根本就不住在宫中,而是住在他专门用来炼丹、斋醮的西苑中。但是,他却从来没有放松过对政权的控制。在明代皇帝中,他的权术也许不及太祖朱元璋,荒唐不及武宗朱厚熜,残忍不及成祖朱棣,可是,荒诞、自大、残忍以及喜欢玩弄权术,却交集于他的身上。他也许是最能够体会专制皇权的优越性的一个皇帝。他的堕落,非常迅速,而且彻底。他的刻薄寡恩,也算明代皇帝中很突出的一个。总之,本来他应当是在湖广安陆府一个王府中守规矩的世子和王爷,却最终因获得了皇位而被皇权扭曲成为一个怪物。似乎,一切都开始于"大礼议"--一场与他亲生父亲有关的政治争论。

谁是我的父亲

"大礼议"过程中文官政府的分化及士大夫们所表现出来的投机或顽固心态,使他对于一般的官员们非常轻蔑,并失去与士大夫们对话的兴趣。他所要做的,就是牢固地控制着权柄,并且永远高深莫测。孟森对于嘉靖一朝的政治,亦是用"议礼"二字概括。那么,何谓"大礼议"?大礼议的实质是表明了明朝皇权正统的转移,即帝系从孝宗、武宗一系转到世宗一系,其核心问题是如何尊崇世宗的父亲兴献王。大臣们与世宗所争论的问题就是,新即位的世宗与已故的孝宗皇帝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是应该称孝宗为伯父?还是称孝宗为父亲?如果称孝宗为父亲,那么世宗又该如何称呼他的亲生父亲兴献王朱祐照?这些看似细枝末节的事情,其实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对世宗来说,议大礼一事不仅是要争取自己的皇权杨廷和像合法性,而且也是要逐步树立自己作为皇帝的专制权威。正德十六年(1521)三月十四日,荒唐放诞的武宗朱厚熜病逝,留下大好江山没有子嗣继承。武宗去世,政府的工作实际上已落在内阁大学士杨廷和的身上。杨廷和与内阁其他大学士商议迎立兴献王世子朱厚熜。由于朱厚熜在当时是宪宗皇帝孙辈中年龄最大的,其父兴献王朱照跟孝宗是兄弟,按照伦序继承的原则,他的继位得到了所有大臣们的同意。次日,太监谷大用、驸马都督崔元、内阁大学士梁储、定国公徐光祚、礼部尚书毛澄等人出发赶赴安陆,迎接朱厚熜前来即位。谁也不会想到,迎来的15岁的朱厚熜竟是如此难以对付。从正德十六年(1521)始至嘉靖三年(1524),朱厚熜依靠一部分臣工们的支持,在议礼问题上与大部分朝臣对立了整整4年,而在这一过程中,朱厚熜一步步走向强硬和专制。杨廷和更没有想到的是,由他起草的一份遗诏,竟然一开始就成为朱厚熜迫使他改变立场的利器。遗诏中用武宗的语气说:"皇考孝宗敬皇帝亲弟兴献王长子,聪明仁孝,德器夙成,伦序当立,已遵奉祖训兄终弟及之文,告于宗庙,请于慈寿皇太后,与内外文武群臣合谋同词,即日遣官迎取来京,嗣皇帝位。"遗诏中最关键的是最后四字"嗣皇帝位"。所以,当正德十六年(1521)四月二十二日朱厚熜到达北京城外的时候,进城的礼仪就成为第一个问题。礼部员外郎杨应奎、郎中俞才拟定的仪注,是照准皇太子即位之礼的,即由东安门入,宿文华殿。朱厚熜看过之后,就对身边的兴献王府长史袁宗皋说:"遗诏是让我来做皇帝的,不是皇子。"在当时,朱厚熜所能真正依靠的亲信,大概也就是年老的袁宗皋。后来,袁宗皋以从龙之功任内阁大学士,由一个正五品的官员升至一品大臣。但在当时,朱厚熜无疑是以一人之力对抗当时的文官政府。杨廷和请求按既定的皇太子礼仪行事,无奈朱厚熜以遗为依据,就是不同意。最后,张太后命杨廷和等人先实施"劝进"这样一个程序,等于在形式确认朱厚熜为皇帝,然后再按皇帝的仪式让朱厚熜入京。朱厚熜当即受笺,也不再像以往的即位程序那样辞让再三,而是立即受笺,由大明门入,朝见太后、武宗皇后,御奉天殿,即皇帝位。后来的人说,这件事说明朱厚熜的心中"早有定见"--即"继统不继嗣"。对于一个15岁的少年来说,有这样的主见是难能可贵的。所以,袁宗皋说:"殿下聪明仁孝,天实启之。"但是,我们看来,这也许说明朱厚熜在王府时受过良好的教育。朱厚熜的父亲朱厚熜据说"嗜诗书,绝珍玩",有较高的文化修养,平时也重视对儿子的教育。所以,相对于深宫长大的皇子,在王府中长大的朱厚熜自然有更强的独立能力与主见。因此,在第一个回合的较量上,朱厚熜小胜。但是,接下来的"大礼议",竟牵动着整个嘉靖初年的政局。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正说明朝十六帝 作者:许文继、陈时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