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正说明朝十六帝》第46节:东林党的绝命书


魏忠贤阉党集团中,首逆除魏忠贤外,另一位便是熹宗的乳母客氏。魏忠贤的流毒,主要肆虐于外廷,正直的士大夫多受其残害。客氏的险恶,主要集中于宫中,不依附于己的宦官及后妃多受其害。客氏之所以能够专宠于宫中,首先是因为其熹宗乳母的身份。熹宗即位之初,生母王氏已然去世。前面谈过,熹宗的父亲朱常洛在正妃死后没有再立妃子,即位后也没有册封皇后,因此,熹宗也就没有嫡母了。宫中地位较高的是两位李选侍,即东李和西李。客氏以乳母受宠于熹宗,在宫中的气焰远高于两位选侍。

客氏名巴巴,本是定兴县侯巴儿(侯二)之妻,生子侯国兴。她在18岁的时候被选入宫中,充当皇太孙朱由校的乳母。客氏美貌妖艳,在宫中本就不能安分。魏忠贤先前侍奉过的太监魏朝,就曾与客氏"对食"。原来,宫中值班太监不能在宫内做饭,每到吃饭时间,只能吃自带的冷餐,而宫女则可以起火,于是太监们便托相熟的宫女代为温饭,久而久之,宫女与太监结为相好,称作"对食",又作"菜户",与外间夫妇无异。明初,这种现象还是偷偷摸摸的。到了万历以后,则是公开的了。如果有宫女久而无伴,甚至还会遭到其他宫女们的嗤笑。客氏先后对食的"菜户",有魏朝、魏忠贤。魏朝与魏忠贤为了得到客氏,曾经起过争执,而最后由朱由校裁决将客氏配给了魏忠贤。据一些笔记史料记载,客氏的私生活,并不仅限于魏朝与魏忠贤。她甚至可能与朱由校有染,所谓"邀上淫宠"。年纪轻轻的朱由校,对于三十几岁年轻美貌的客氏诱惑,定然是无法把持。熹宗即位后不到10天,就封客氏为奉圣夫人。客氏此后与皇帝出入,形影不离。天启元年二月,皇帝大婚,娶了张皇后。客氏自然必须回避了。熹宗为此对客氏优容有加。若非客氏是已婚入宫,恐怕又是一个成化时代的"万贵妃"。不过,客氏在朱由校做皇帝期间,作为一个乳母所受到的隆遇,的确是前所未有的。每逢生日,朱由校一定会亲自去祝贺。她每一次出行,其排场都不亚于皇帝。出宫入宫,必定是清尘除道,香烟缭绕,"老祖太太千岁"呼声震天。

客氏宫中为恶的第一步,就是除去光宗朱常洛的原来亲信宦官、司礼监秉笔太监王安。王安是明代少有的为士大夫所称道的宦官之一。他为人刚直,从万历二十年(1592)就服侍朱常洛、朱由校父子。尤其在移宫一事上,他联合外廷的杨涟、刘一等大臣拥朱由校登基,使朱由校摆脱了"西李"的控制。熹宗登基后,也很感激王安,言无不纳。魏忠贤也投靠在他门下。然而,王安此人,"刚直而疏",心思不够缜密,又常常患病。因此,他与熹宗的接触逐渐变少,而魏忠贤借客氏之力日益亲近熹宗,大有取而代之之势。天启元年(1621)五月,朱由校任命王安为司礼监掌印太监。按照惯例,王安自然要推辞一番。这时候,客氏的作用便显现出来了。她劝熹宗干脆批准了王安的辞呈。然后,魏忠贤嗾使给事中霍维华弹劾王安,再利用秉笔太监的身份矫旨将王安发配到南海子去做净军--宦官军队。从魏忠贤本人来说,王安于他有恩,不忍加害。但是,客氏的一句话坚定了魏忠贤除去王安的决心。客氏说:"尔我孰若西李,而欲遗患也!"意思是说,你我跟李选侍比怎么样,她都被王安逼得移宫僻居,我们为什么要留下遗患呢?客氏身为妇人,却无妇人之仁,做事非常狠毒。其实,王安有恩于熹宗,如若不死,随时都有可能翻身。客氏和魏忠贤于是派当初李选侍宫中的太监刘朝去掌管南海子。刘朝本就与王安有仇。让刘朝掌管南海子净军,是欲处死王安无疑。刘朝到任后,就不让王安饮食。王安就取篱落中的"芦菔"为食。芦菔又名萝葡,其根茎可食用。大概王安当时也就是掘草根为食吧。然而,就这样,王安仍坚持了三天没死。刘朝实在有点不耐烦了,于是"扑杀之",遂为客氏和魏忠贤除了心头大患。

客氏深知,自己在宫中的地位是没有合法性的。大婚后的熹宗,曾经一度因为外廷的御史刘兰等人的请求,将客氏遣出皇宫。但是,事隔不久,熹宗就重新召回了客氏。熹宗对臣下们说:"朕思客氏朝夕勤侍朕躬,未离左右,自出宫去,午膳至晚通未进用。暮夜至晓臆泣,痛心不止,安歇勿宁,朕头晕恍惚。以后还着时常进内奉侍,宽慰朕怀。"既然皇帝因为客氏的离去,引起了厌食、失眠、头晕恍惚诸多并,大臣们再要反对,也是无效了。因此,终天启一朝,客氏始终自由出入宫廷。但是,客氏明白,自己的地位只不过因熹宗的宠爱而获得;一旦熹宗死去,自己的地位也就一落千丈了。因此,选择谁接替熹宗死后的皇位,就非常重要了。据说,客氏与魏忠贤处心积虑地想废除张皇后,然后以魏忠贤侄子魏良卿的女儿为后。但是,熹宗对张皇后颇有夫妇之情,以致此计不能成功。客氏更害怕皇帝的妃子产下皇子,母以子贵,从而得到熹宗的喜爱,而使自己失宠。因此,天启一朝中朱由校生下了不少的皇子,但无一能够长成。熹宗总共有三个孩子。长子朱慈然,谥怀冲太子,《明史》称"不详其所生母"。在《内起居注》颇详实的明代,这实在令人奇怪。次子朱慈,慧妃范氏所生,未满1岁即夭折。三子慈炅(jiǒnɡ),容妃任氏所生,未满1岁亦夭折。一些学者认为,这都有可能是魏忠贤和客氏下的毒手。更有甚者,不少的皇子其实是在胎中已遭客氏的暗算,例如裕妃张氏之孕。裕妃张氏因为无意中得罪客氏和魏忠贤,客氏、魏忠贤就假传圣旨,将裕妃幽禁于别宫,逐去宫女,断绝饮食。当时的裕妃已然怀有身孕,却被活活地饿死宫中。宫中的其他妃子,从此对客氏非常恐惧。例如曾生育皇二子的慧妃范氏,担心自己会落得和裕氏同样的下场,就在平时预藏食物,后来果然被客氏幽禁半月之久,靠着私藏的食物活了下来。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正说明朝十六帝 作者:许文继、陈时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