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第06章


和尚救美,并非一般佳话,谁能料到会成就历史上一代名后。走马灯一样美丽的影子,唤醒了槛外人的春梦,春心与雄心同时躁动。

掠走马秀英的蒙面强贼扬尘狂奔,朱元璋等人在后面紧追。贼首回头看见了有人追来,更加打马快跑。

横在马上的马秀英也看到了有四骑追来,为首的竟是一个和尚。她心存感激,离得远,又在震荡的马背上,她一时分不清来救她的是云奇还是刚有一面之识那个叫如净的和尚。

朱元璋一直追到三岔路口。他见贼人为了甩掉他,分别从两条道驰去。

朱元璋犹豫了片刻,走了上山的险路。他判断对了,前面是山岩陡峭、树木蓊郁的桃花山,是有名的匪巢。

贼人向着一座山的盘山小路驰去。

朱元璋紧追不舍。

一个兵弁策马追上来,与朱元璋并驾齐驱,他气喘吁吁地劝道:“师父别追了,前面是桃花寨了,是贼窝,官军剿了几回都无功而返,我们这么几个人不是去送死吗?”

朱元璋勒住马,想了想,知道强攻,不是对手。他吩咐马秀英的侍从回濠州给他们家报个信,朱元璋决心潜到寨子里去试试,看看能不能有办法。

那几个人勒转马头去了。

石头山寨是沿山的走势修成的,每隔十丈远便有一处明堡,有人守望。远观,宛如长城。

朱元璋仰望了一阵,把马拴到了林中树上,背着剑,徐步上山。

此时占据桃花山寨的头目叫赵均用,也打起了反元旗号,但同时也干打家劫舍的勾当。赵均用从前当过县衙里的捕快,因为办人命案吃人家贿赂犯了事,逃亡在外,趁乱拉起杆子占山为王。他曾想与濠州的红巾军郭子兴联手,由于想坐第一把交椅,郭子兴不干,也根本看不上他那獐头鼠目的德性,所以没有谈拢。

话不投机,赵均用却不白去一趟濠州。他惊异地发现,郭子兴的义女马秀英是个美人坯子,便动了邪念,派人四处打探马秀英行踪,总算在她去皇觉寺还愿时如愿以偿地抢上山来。至于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和尚在后面尾随试图夺人的事,赵均用根本没当回事,他自恃桃花山寨是铜墙铁壁。

贼首赵均用正与几个头目在山寨聚义厅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时,一个头目说:“赵头领旗开得胜,他郭子兴不献出濠州来,就别想要他女儿。”

赵均用喝了半碗酒,说:“我还真没想到郭子兴有这么个花容月貌的女儿!现在,他拿濠州城换他女儿,我还不干了呢!”

一个小头目巴结地问:“赵头领是想让这小女子当压寨夫人?”

赵均用说:“你们看行吗?”

几个头目都说江山美人,得一个就行。他们羡慕赵头领真有艳福啊!

赵均用一阵淫笑,说他是江山美人全要。

由于马秀英执意不从,在赵均用喝酒庆贺当儿,她被锁在粮仓里。

这是用原木垒成的库房,里面堆了不少粮食袋子、马草之类。此时马秀英被反绑了双手丢在草堆上。

已经起更了,她可以从木头缝隙看见天上的星星。

摇晃的光亮由远而近,赵均用打着响嗝来到库房前,让两个护兵留在门外,他打开门锁进来。

马秀英警觉地站起来,向后躲闪。

赵均用举着火把照着她,说:“美人儿,别怕,我跟你爹有仇,跟你没仇,我不会杀你的。”

马秀英说:“光天化日下,你抢劫良家妇女,你不怕遭天谴吗?”

赵均用哈哈笑起来:“你怎么能算良家妇女?你是地道的反贼之女,其实我也一样,都是反叛昏庸元朝的义士。”

马秀英正色道:“哪有自称义士的人干抢男霸女的勾当?”

赵均用说:“我是一番好意。你若愿意,我娶你为夫人,明媒正娶,如何?”

马秀英不想吃眼前亏,便说:“那你先放我回濠州去,你再带了聘礼,遣媒人来下聘,这样强娶,我宁死不从。”

赵均用说:“那可不行。你别想骗我,你一回到濠州,必反悔,我难道能发兵去娶你吗?”

马秀英说:“不放我,我至死不从。”

赵均用说:“你不从也得从。我这山寨,鸟儿都飞不进来,我今晚上就要娶你,你不是不从吗?我看你能逃出如来佛的手心!你若乖乖的,我把你当新娘子打扮打扮,拜天地;你若不从,我就把你剥光了衣服,先睡了你!”

马秀英无奈,只好说:“我就是答应了,你也不能这样绑着我成亲啊。”

“早这么痛快多好!”赵均用咧开嘴乐了,喊门外的人进来,让给小姐松了绑,送到他房里去,赶做一身红裤子、红袄穿上。

外面的护兵答应着进来。

朱元璋已经潜进了桃花山寨,借着夜暗掩护,避开举着火把来往巡寨的兵丁,渐渐靠近了聚义厅附近。

朱元璋来到聚义厅外,从墙壁缝隙里望进去,有人正给赵均用包扎胸部的伤口。原来马秀英被松绑后,趁他不备,夺下刀来刺了赵均用一刀,可惜力气小,又剌偏了。

赵均用骂道:“小贱人,再捅正一点,就捅死我了。”

二头目在一旁怪他太轻信了,就该把她先睡了再说。

赵均用说现在受了伤,动硬的没这个力气了。

二头目出主意,这有何难?先用闷香把她熏迷糊过去,不是想怎么玩她怎么玩吗?

赵均用说:“好主意。你后半夜用闷香把她给我熏过去,我再受用这个小贱人。”

二头目答应了,说:“我得先去找闷香。”说罢走了出来。

朱元璋见二头目出来,就在后面尾随而去。

走了一程,二头目钻进了一间木头房子。

朱元璋便在外面等。

少顷,二头目拿了几支闷香出来,朱元璋悄悄跟在后面。一直跟到了囚禁马秀英那间房子前,门窗紧闭,马秀英在屋子里坐着。门外有匪徒看守着。

二头目扒门缝向里望望,淫笑几声,说:“小美人儿,等着好事吧。”他打着火石,点着闷香,一支支插进缝隙中,然后走开。

朱元璋借树丛掩护,避开看守,迅速靠过去,把闷香拔出来,熄掉,拿在手上,又从原路往回走。

他跟踪山寨二头目,见他又走进了聚义厅,重新筛酒,与包好了伤的赵均用喝第二轮。

二头目说:“等差不多了,你过一会儿就可以去睡那小娘们儿了,我还得回去睡空房啊。”

赵均用说:“别急,下次从山下给你弄一个标致的上来,来,喝几杯酒。”

朱元璋见他二人推杯换盏地喝起来,便把闷香点着,插进了门缝中。

朱元璋迅速离开,向关押马秀英的地方跑去。

朱元璋隐在暗处,趁守在门外的匪徒不注意,猛然跳出来,一剑一个,把他们杀死,把尸首拖到了树林中,快步冲到木屋跟前,看看没人,朱元璋用剑撬开门锁,蓦然出现在马秀英面前,她先是吓了一跳,随即大喜过望:“是你?如净师父?你怎么来的?”

“我是来救小姐的,快跟我走。”他不由分说拉着马秀英跑出门,很快消失在暗夜中。

赵均用和二头目早已被闷香熏昏了过去,东倒西歪地躺在地上。

进来几个小头目一见大惊:“这是怎么了?”

有人叫:“闷香味,快开窗户!”

他们连忙打开门窗。等到赵均用翻着白眼清醒过来时,他的新郎梦也做到头了。

朱元璋和马秀英在黎明前翻越石头寨墙,逃出了虎口。

朱元璋把马秀英扶到马背上,然后腾身跃上,他对马秀英说:“对不起小姐,没有两匹马,多有不敬了。”

马秀英说:“师父这时候不必说这种话,我已感激不尽了。”

朱元璋双腿用力一夹,那匹马放开四蹄向山下冲去。

马秀英几乎就是在朱元璋怀里,长这么大她从没与男人挨得这么近,更何况是个陌生人。她闻到的是男人特有的气息,混和着汗酸味,想躲也躲不开。马跑得很快,耳畔风声呼呼响,她感激这个小和尚,没有他的仗义,她是没有出头露日那一天了,即或不死,也必被强梁匪徒夺去贞操,朱元璋不是告诉她,歹人使用闷香了吗?想起来真有点后怕。

天已大亮,路上行人多起来。马秀英再三要下马,朱元璋明白她的意思,与一个和尚同乘一骑太不雅。

朱元璋跳下马来牵着马走在前面。马秀英说:“你怎么不骑了?”

朱元璋说一男一女同骑一马,叫人看了不雅。

马秀英笑道:“一个和尚牵马,马上驮着一个年轻女子,这同样不雅吧?”

马秀英希望到前面大一点的集镇,看能不能雇到一顶轿子,她说那就不劳师父远送了。

朱元璋却坚持要一直把她送到濠州去才放心。马秀英便也不再争。

他们进入集镇时,已是辰时。

集镇人烟稠密,集市也兴隆繁华。

一个烤饼的当街叫卖。满街飘香,朱元璋嗅了嗅,说:“饿了,买几个烤饼吃吧。”

马秀英未置可否。

朱元璋牵马走过去,说:“来四个烤饼。”

烤饼的用荷叶包了四个热腾腾的烤饼过来,告诉他两文钱。

朱元璋走到路边,把烤饼递给马秀英,又走回来,小声对卖烤饼的人说:“不好意思,贫衲没带钱来。”

烤饼的不依道:“你是想化缘啊!我可不是舍善的,全家靠我卖烤饼度日呢。”

朱元璋低声下气地央求说:“可我真的没钱。”

那人说:“你这和尚好没分晓。骑着一匹高头大马,却说没有钱,岂有此理!”

朱元璋说:“你说得也对。”他挠着光头想了想,走过去,索性把马鞍子卸下来,提到烤饼的面前。

正在吃烤饼的马秀英不知他要干什么,向这边张望着。

朱元璋说:“这马鞍子够几个烤饼钱了吧?”

那人并不买账,没有马的人要个马鞍子干什么?

朱元璋说:“我总不能把那匹马也送给你吧?”

“算了,”那人说,“碰上和尚,算我倒运!这马鞍子我不要你的,烤饼白送你吃了。”

朱元璋说了声谢,便又抱着马鞍子往回走,说:“那我在佛祖面前多给你祷告几回。”

烤饼的说:“那我得念阿弥陀佛了,让我今后别再碰到穷酸和尚。”

回到路旁坐下,朱元璋从马秀英手里接过烤饼,大口吃起来。马秀英问他方才抱着马鞍子去干吗?

朱元璋说拿马鞍子顶烤饼的钱啊。他却不要。

马秀英从身上摸出一小块银子,说:“怎么不早说!别亏了人家小本生意,把这个给他。”

朱元璋掂了掂那块银子,说:“他可发财了,卖半年烤饼也挣不来这么多。”他走过去,对烤饼的说:“给你,不用找了。”

烤饼的乐得合不拢嘴了:“这我可得真的念阿弥陀佛了。”说着拣了好几个烤饼塞到朱元璋怀里,朱元璋来者不拒,全捧了回来。

吃饱了,两个人又慢慢牵马上路。

马秀英从来没觉得烤饼这么好吃。

朱元璋却说最叫他念念不忘的是珍珠翡翠白玉汤。说话时一往情深。

马秀英说:“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这道菜?”

朱元璋充满甜蜜回忆地告诉马秀英,有一回,是在一个土地庙门前,他饿昏了,有一个妙龄少女给了他半罐珍珠翡翠白玉汤,那真是人间美味,什么时候想起来,什么时候馋,也不知道那个姑娘哪里去了,她也是个逃难的。

马秀英半开玩笑地说:“不是想念珍珠翡翠白玉汤,你是想念那姑娘了吧?”

朱元璋嘿嘿一笑,说:“小姐打趣我。一个出家人,怎敢有这样的非分之想。”

马秀英一笑,先脸红了,是呀,怎么和一个和尚开这样没分寸的玩笑呢?便闭了嘴,不再说什么。

朱元璋忽然问:“小姐到底姓郭还是姓马?”

马秀英告诉他,现在的父亲是养父。她六岁那年,父亲因为刻印一本书,被人告发是反书,下到大牢中处死了。现在的父亲是她生父拜过金兰契的兄弟,他就把马秀英接过来,抚养成人。

朱元璋说:“原来如此。”

远远的,濠州城郭出现了。

马秀英站住,叫他不要再往前送了。

朱元璋说:“救人救到底,剩这几步路了,我送你进城去。”

马秀英说:“怕不方便。”

“有什么不方便?”朱元璋说,濠州城里一个郭子兴造反,难道满城的百姓就都成了反贼了吗?

听了这话,一丝不易觉察的不安在马秀英脸上闪现出来,但一闪即逝。她心里想,这小和尚若知道我就是郭子兴的女儿,他会怎么想?还会舍生忘死救我吗?沉了一下,她说:“谢谢师父救命之恩,日后当厚报。如果有可能,我真想做点功德,把皇觉寺重新修起来。”

“谢谢。”朱元璋说,“既如此说,贫衲也就到此止步,不再往前送了,小姐保重。”

马秀英向他道了万福,向濠州城走去,很快消失在人群中。

朱元璋一脸怅惘迷茫的神色,呆了好一阵,才无精打采地牵马往回走。他忽然想起来,叫了声:“糟了,这马本来是马小姐的呀!”

可碦踵眺望,已看不到马秀英的身影了。

乱石丛因为新立起两座很壮观的坟墓,也变了样。

朱元璋见郭山甫拿着几贯铜钱给工匠们交付完毕,他趴在众工匠面前叩了几个响头,说:“不孝子代父母向各位致谢了。”

众工匠说“不谢”,陆续走掉。

坟山前只剩朱元璋和郭山甫二人了,夕阳把他们的身影、墓碑的影子拖得长长的,河湾里的水也被晚霞照得红彤彤的。

朱元璋对郭山甫说:“大恩不言谢,后会有期,有用得着贫僧的去处,尽管说。”

“你是个仗义可信的人。”郭山甫说,“你敢单身闯入贼穴去救人,足见你的勇谋过人。你知道你救下的美女是什么人吗?”

朱元璋说:“是个大户人家的千金,是在养父家长大的,别的就不知道了。”

郭山甫捻须笑道:“不知道也好。”

朱元璋虽想听下文,见他不说,也不再问。

郭山甫说:“了却了一桩心愿,我明天就回庐州去了。我们还会见的,你不找我,我会找上门来的,你别烦就行。”

朱元璋说:“先生待我这样至诚,我虽肝脑涂地无以为报,怎么能谈到烦呢?”

郭山甫又旧话重提,约定如日后他发达了,一定把两个儿子送到他跟前求他栽培。

朱元璋说:“义务当尽,只怕我无德无能,耽误了令郎前程。”

“这个不会怪你。”郭山甫又说,“我只有一个爱女,视为掌上明珠,你也见过的,我有意高攀,把女儿送到府上结秦晋之好,不知意下如何?”

“这可使不得,”朱元璋惶恐地说,“贫衲还是个僧人,怎么可能谈婚娶?况且我房无一间,地无一垄,万万不敢应承。”

郭山甫说:“这都不用你操心。你只说这是不是托词,没看上我女儿。”

朱元璋说:“是我配不上她。况且现在真的不行。”

“这就是了,我也没说是现在。”郭山甫说过,似乎定了。二人一起走出坟地,向皇觉寺走去。

郭山甫走后,朱元璋心里有点长草。

晚上,一灯如豆,在风中摇曳着。朱元璋坐在床铺上在看一卷《资治通鉴》,不时地在书的天地头上写几句眉批,圈圈点点。

不知为什么,他今天总有点心不在焉,看不进去,总有一个充满青春活力的影子晃来晃去,一会儿是端庄娴淑的马秀英,一会儿是爽朗健谈的郭宁莲,还有与珍珠翡翠白玉汤的香气俱来的高雅的少女……

朱元璋觉得周身燥热,心里也烦躁不安,这是他从未经历过的,苦恼而又甜蜜。他望一眼暗夜中狰狞的神像,长叹一声,青灯黄卷在文人笔下常形容得那么清高,只有身在其中才知道是苦还是涩。

蒙蒙礑礑醒来的云奇抬头看看朱元璋,埋怨地说都下半夜了,你怎么还点灯熬油地看书?太费灯油了!

朱元璋说:“你睡你的吧。你真是个守财奴,郭小姐给了你十大锭银子,能买多少灯油?你下辈子当和尚的灯油钱都花不了。”

云奇从被子里钻出来,赤条条地往外走,嘟囔着说:“常将有日思无日嘛,别到无时思有时。”他在门口尿了一泡尿,又走回来,向朱元璋的书本扫了一眼,说:“又看《资治通鉴》?我听佛性大师说过,这本书尽讲当皇帝的事,你想当皇帝呀?”

朱元璋还真敢想,上天又没注定哪一家可以当皇帝,谁不可以想!现在四处起事,西边的徐寿辉、陈友谅,姑苏的张士诚,浙江的方国珍,北边的韩山童,哪个不想当皇帝?

云奇钻进被窝,说:“那不都是贼吗?官府天天在剿啊!”

“胜者王侯败者贼,”朱元璋说,“刘邦胜了,就是皇上,败了的就是贼。”

云奇头一挨上当枕头的圆木头,立刻打起呼噜来。

朱元璋望着灯火出神,灯火的红晕中,又一次走马灯似的出现不同的女人,忽而出现天真孤僻的小姑娘形象,那是送他珍珠翡翠白玉汤的人,忽而叠化成爽朗健美的郭宁莲的影子,忽而又幻化成端庄娴慧的马秀英的俏影……

朱元璋很觉有点心猿意马,无法自持,真想大喝一声,喝断自己的邪念。

他突然听到有人在叩击窗棂,他回头望望,看见窗外有个黑影。

朱元璋腾地跃起,提剑在手,轻手轻脚来到门前,向外张望。

借着月光,朱元璋看见那人仍弓身站在窗下,在敲窗户。朱元璋从门缝里挤出去。

朱元璋走出伽蓝殿,定睛看时,原来窗下站着两个人,一个是徐达,一个是汤和,朱元璋见他二人要说话,就嘘了一声,指指伽蓝殿,然后引着二人来到已成颓垣断壁的大雄宝殿。

朱元璋摸索着找到供桌上一盏油腻的灯,点着,问他们这几年到哪里去了?到处都打听不着。

徐达说:“汤和去年回来过一回,说你外出云游没回来。”

朱元璋说:“你们是不是在红巾军里干上了?”

汤和说:“也算是吧。”

徐达告诉朱元璋,濠州城里,郭子兴拉起了队伍,他和汤和都当上百户长了。他们回来就是接朱元璋去入伙。

汤和说:“没你朱元璋没奔头。别看我大你两岁,比你的韬略差远了。我们都跟着你干,日后干大了,你当皇帝,我们当大将军。”

“扯哪儿去了!”徐达拍了他一下。

朱元璋问他们,郭子兴这人咋样?成得了气候吗?

徐达的评价是,人不坏,男子汉气差点。在濠州城里自称节制元帅。

汤和却说他没有大丈夫的刚气,尽受孙德崖的气,他小舅子张天佑,两个儿子郭天叙、郭天爵也是吃屎的货,他特别希望结识几个有能耐的人为左右臂膀。

朱元璋沉思了片刻,说:“在人屋檐下,总得看人家脸子,他若是个可以辅佐的明主,又当别论。”

“屁明主!”汤和说,“白长胡子,女人心眼儿。重八,你领我们拉杆子干吧。”

“别叫元璋小名!”徐达说。

朱元璋说:“这是人生大事,你们得容我想想。来,大长的夜,吃点什么?”

汤和说:“有酒有肉吗?老子馋了。”

徐达说:“这是庙里,怎么要起酒肉来了?”

朱元璋也不答话,走出大殿,不一会儿转回来,拿来一坛酒,还有些肉干、卤豆腐之类。

汤和揭开罐子封口,闻了闻,说:“好香啊!看来你当和尚也是个花和尚,酒肉全不戒。”

朱元璋说他守着云奇不喝酒,他不在的时候过过瘾。他给二人各倒了一碗酒,三人边吃边聊。

汤和说,天下现在都反了一半了,据他看,元朝是兔子尾巴长不了啦!这时候不干,还等什么时候?反正也没活路了。他怪朱元璋不果断。

朱元璋并不想把心里的大计对他们全说出来,就说:“你又来害我。我可是个出家人,那年给你们偷铜香炉,差点丢了命,这回又来鼓动我造反。”

徐达说:“怎么叫造反!你不是说,天下乃天下人的天下,有德者居之吗?”

汤和说:“对呀!小时候玩,你就回回当皇帝。”儿时游戏,他们常把棕榈叶子撕成一条条的当胡子,弄一块破芭蕉叶子扣在脑袋上当平天冠,汤和他们在底下,一人抱一块木板当笏,对朱元璋山呼万岁,朱元璋煞有介事地向下喊:有事出班早奏,无事卷帘退朝!

说起往事,朱元璋和徐达都哈哈地笑起来。

朱元璋喝了几口酒,酒兴上来,舞了回剑,唱道:“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汤和不懂,问他是什么意思?

朱元璋说这是汉高祖刘邦斩蛇起事时唱出的豪言。

汤和说:“那你就当一回汉高祖,徐达当张良,我呢,只好当韩信了。韩信不怎么样,从人家裤裆底下钻过去也干。”

徐达说:“你给韩信提鞋人家都不要你。”

“小瞧人,”汤和说,“时来运转,大丈夫弄个将啊相的当当,也说不定。”

朱元璋说:“乱世显英雄,如今倒真是英雄用武之时。我再看看。你们先回去,注意多笼络人,万事都要得人心。我什么时候去,到底去不去郭子兴那儿,你们等我信儿。”

汤和一拍大腿,说:“行,我就知道不会白来。”

徐达听出了弦外之音,问:“你是不是看郭子兴的码头太小啊?”

“我们要干大事,一开始势单力孤。”朱元璋冷静地分析着形势,他认为开始是要依附于人。依附什么样的人,关乎成败。此前他已经派陆仲亨到徐寿辉那里,派费聚到方国珍那儿去了,他要权衡一下。

徐达说:“好,我们等你消息。”

朱元璋没有注意,云奇早已醒了,此时就在殿外听他们谈话。

朱元璋看看酒坛子空了,说:“我只有这一坛子酒,多少就这些了,喝完了睡吧。你们在佛殿打个地铺吧。”

徐达决定还是连夜回濠州去,这几天官军又来围城了,怕是要打仗,临阵找不到人要砍头的。

朱元璋说:“那我就不留你们了。”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朱元璋 作者:张笑天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