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第07章


百花发,我不发;我若发,都该杀。杀尽元朝百万兵,腰间宝剑带血腥,山僧不识英雄主,此去四海扬姓名。

云奇不想让朱元璋知道自己窥破他们的秘密,在朱元璋送徐达、汤和出来前,溜回了伽蓝殿。刚要钻被窝,朱元璋就回来了。

听见脚步声,云奇急忙吹灯躺下,蒙上被子。

朱元璋进来,发现油灯上方还有残烟,断定是刚刚熄灭。他伸手摸了摸灯盏的温度,还是热的,心里暗笑,他用力咳嗽一下。

云奇钻出被子问他干什么去了?

朱元璋说:“你去听声了,对不?”

云奇说:“什么听声?我一直在睡觉啊。”

朱元璋说:“撒谎都不会,这灯盏还是热的呢。”

云奇索性坐起来,说:“方才来找你的是什么人?”

“是反贼呀!”朱元璋毫不隐讳地说,“他们来拉我入伙。”

云奇说:“你可别走火入魔啊!我知道你不是真心向佛,身在曹营心在汉,可也不能造反呀,这可是大逆不道的……”

朱元璋说:“看把你吓的。他们只是顺路来看看朋友,我不是没跟他们走吗?”

云奇似信非信地望着他:“你可别毁了寺院啊,剩这间伽蓝殿,我总还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啊。”朱元璋知道云奇是树叶掉下来怕砸破头的人,根本无意拉他干什么,却相中了他手里的银子。

朱元璋脱了衣服躺下,说:“你放心,不会连累你的。云奇,这乱世总得有个应急的办法。为了保一方平安,有钱人家都练勇自保,咱们练几百个僧兵怎么样?”

云奇说:“行是行,可军饷从哪里来?”是啊,百姓穷得吃上顿没下顿,化缘都没地方化。

朱元璋笑嘻嘻道:“你手里不是有十大锭银子吗?”

“不行,”云奇断然道,“你不是个好人,打我的主意来了。那是我许下心愿要修庙用的。”

朱元璋想说服他放弃,动乱岁月,修了也保不住再毁于战火。不如到天下太平时再修,到时候不用云奇张罗,日后他朱元璋出资。

“你支得倒远。”云奇心想,谁知道你到时候出得起出不起。

朱元璋便抬出了郭山甫,说有高人算过了,说这皇觉寺日后会更辉煌,要受皇封,真正的皇家寺院,还怕没有银子吗?

云奇已经松动了:“反正你是变着法儿哄我出银子。”他所以松动,另有原因,这银子朱元璋其实是最有支配权的,他入虎穴救郭家小姐,这银子就是她捐的呀。

朱元璋道:“话不能这么说,你是皇觉寺的主人,这银子你说了算。”

云奇说:“既然如此,你拿去用好了,反正出家人不贪财。”

朱元璋戏谑道:“没听说吗?出家人不贪财,越多越好。”两个人都乐了。

说干就干,朱元璋做事可不像云奇那样拖泥带水。练勇旗一竖,立刻有几百个乡间子弟来报名,争相当团丁。有的人连一句话都不多问,只要管饭,带出一张嘴去,管它是当官军还是扯旗造反。

陆仲亨、费聚陆续回来了,尽管听他们讲起来徐寿辉、方国珍、张士诚的义军都兵强马壮,朱元璋却认为都成不了大事,况且投靠他们,不会很快有出头露日那一天,倒不如找个小股义军,这也有“宁为鸡首,不为牛后”的意思。

除了陆仲亨、费聚,郭山甫早打发郭兴、郭英来了,他们都成了教习,整天调教训练这些本乡本土的子弟兵。朱元璋存了个心思,别看这百十人,说不定就是日后横扫天下的大军雏形。

旗帜飞扬,杀声雄壮,每天督率这一队人马在操练,朱元璋来往巡视着。教枪法、棍棒的是两个与朱元璋年龄相仿佛的人,一个是高个的陆仲亨,一个是矮个结实的费聚,还有两个,便是郭兴、郭英弟兄了。

见朱元璋走过来,郭兴收住枪,揩了一把汗,说:“这百十人武艺练好了,就是你的发家班底了。”朱元璋召几个教习过来。

朱元璋说,除了练刀枪剑戟、斧钺钩叉的,有空他还要给大家讲讲兵法、阵法。

郭英凑过来问:“你会吗?”

“现趸现卖吧。”朱元璋说蜀中无大将,廖化充先锋。

陆仲亨说:“元璋日后准能当军师,他天天早起晚睡看《孙子兵法》,什么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什么半渡而击,什么置之死地而后生,我都记住好几句了。”

朱元璋笑道:“把《孙子兵法》倒背如流也只是纸上谈兵,练,还是在沙场上。”

费聚是个一条肠子到底的人,办事不会拐弯,他说:“咱们光练有何用?何不择吉日立大旗举事?我们拥你为王。”

朱元璋忙说:“不可。咱们只是练兵自保,别人问起来,是保佛寺平安,不受侵扰,竖什么旗,莫多事。”

这一说,费聚好不泄气,骂了一句粗话:“保这破庙干个!早知这样,我还不干了呢。”

朱元璋是怕走露了风声给人口实,被元朝军队盯上,陆仲亨是明白他的用意的。

陆仲亨扯了费聚一把,叫他不要太性急了,养兵岂有不用的?不到时候啊。

费聚突然说:“有人来了。”人们顺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大路上果有一骑飞也似的向皇觉寺跑来。

来人原来是徐达。朱元璋关照他们几个照常带兵勇操练,自己向徐达迎过去。

徐达在山门前下马,对朱元璋说:“哈,你都扯旗干起来了?”

朱元璋说:“不,是练乡勇自保。”

“别人不会这么看。”徐达是来给朱元璋报信的。昨天郭元帅抓住一个元军的探子,他说这几天他们要派兵来血洗皇觉寺,有人告密,说和尚也造反了。

朱元璋皱起了眉头,心里暗想,这真叫官逼民反,不反也是反啊。

徐达说:“你一句话,你要单独挑大旗,我和汤和马上过来。”

“我没想好。”朱元璋认为这一二百人太单弱了,不堪一击,何况没有城池、山寨依托,很难成事。

“那就去投郭子兴,”徐达劝道,“别等人家刀架到你脖子上就晚了。”

朱元璋还是有点犹豫不决,就让他先回去,一两天内就有准信。

徐达说:“那我走了。”

这时陆仲亨、费聚跑了过来,陆仲亨说:“好你个徐达,听说你当百户长了?管多少兵马呀!”

徐达说:“小声点,偷来的锣敲不得的。百户长嘛,顾名思义,管九十九个兵,加我一百。”

费聚说:“你回去问问郭元帅,我去了,给个千户行不行?”

徐达说:“熬上三年,弄个队长可能有希望。”

“队长管多少人马?”费聚问。

徐达说:“九个,加你十个,不少吧?”

费聚撇撇嘴,陆仲亨大笑,费聚说:“明儿个我自个封个元帅、大将军什么的,他郭子兴的元帅不也是自封的吗?”

这话引起大家的共鸣,都把期待的目光移向朱元璋。从小他就是小伙伴们的主心骨、一杆旗,何况现在!费聚对朱元璋可以说是崇拜,当初他葬父后出家当和尚,他认为朱元璋没出息。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当了四年和尚,朱元璋与过去又大不一样了,出口成章,引经据典,真难为他,怎么长进的?难道寺院里除了讲经念经,也长别的学问吗?

早晨起来,朱元璋见满天飘絮,是从杨树上飞出来的,状如漫天大雪。云奇也出来了,说今年的杨花柳絮比哪年都多,飞了半月了,还不断,都传这不是好兆头。朱元璋没出声。

自从徐达回去后,朱元璋整日里心事重重,前途未卜,无法决定去留,后来突发奇想,乡民既然都信奉伽蓝的投碕问命,何不一试?

趁云奇不在,朱元璋关严了殿门,恭恭敬敬地给神明上了三炷香,叩了三个头,然后默默地在心里祷告:若神明以为逃往他乡为大安,当出阳卦;若投濠州郭元帅顺利,揭竿而起大吉,则以一阴一阳报。

祷毕,双手抓起阴阳板,高举头上,一松手,出现在地上的是阴阳卦。

朱元璋喃喃自语道:“这是神明指路让我去投郭子兴的红巾军了。”他又一次祷告,神明在上,弟子祈求保佑,倘投濠州大吉,请出阳卦,如不吉,请出阴卦。又一次掷碕于地,结果是阳。两卦皆如此,还有什么可犹豫的?朱元璋再度磕头。

朱元璋走出山门外,此时风飘杨花柳絮,漫天皆白。

不知什么人,在朱漆剥落的大门上贴了一张帖子,几个练勇围在那里看着、议论着。

朱元璋走过来,他已悄悄换掉了僧衣,改穿民装了。拨开人群,只见帖子上写的是:“天雨绒,民起怨,江淮地,天要变。”

朱元璋伸手揭下帖子,对众人说:“都去练武吧。”众人散开。

朱元璋把陆仲亨、费聚、郭兴、郭英四人叫到大雄宝殿前古柏下,大家席地而坐,朱元璋把帖子给大家念了一遍,说:“这种民谣一起,天下就要大乱了。”

陆仲亨说:“刘福通、韩山童起事,也有民谣,传得小孩子都会唱。”

费聚说:“我记得。莫道石人一只眼,此物一出天下反。”

郭兴说:“听说有人在淮河底捞上一个石人,只有一只眼睛。”

郭英说:“白莲教说,世上有明暗二宗,如今弥勒降世,明王出世。”

朱元璋说,黄巢起义时,作过一首《菊花诗》;他昨晚上睡不着觉,不知哪儿借来一股仙气,他也作了一首《菊花诗》。

费聚让他快念给大家听听。

朱元璋念道:“百花发,我不发,我若发,都该杀。要与西风战一场,遍身穿就黄金甲。”

陆仲亨称赞是好诗,大丈夫气概。

郭英说,菊花是黄的,可不是穿了一身黄金甲吗?

费聚说,最好的是那句,“我若发,都该杀”。把天下贪官污吏、皇亲国戚,杀个人仰马翻!

借此机会,朱元璋宣布,他即刻就要去濠州投奔郭子兴的红巾军。

这消息对几个伙伴来说,既意外,又在意料中。直至这时,他们才注意到,朱元璋把和尚的袈裟脱了,看上去又顺眼又不顺眼。

郭兴问他是什么原因,怎么说走就走,说脱僧衣就脱了呢?

朱元璋说:“天意不可违呀。不瞒你们说,是神明指路了。昨天我净手焚香,在伽蓝神前占卜过了,两投皆说投郭子兴大吉,我还等什么!”

费聚认为早该造反了,和尚的破钵有什么舍不得的,当和尚连个老婆都讨不得。他要去集合兵丁,说走就走。自己干,何必投别人,受闲气!

朱元璋说他思忖再三,想一个人先去。

郭兴最先理解了他的意图说:“这样稳妥。”

费聚反对,单枪匹马一个人去了,怕连个队长都不给他,有兵马,腰才壮啊。

朱元璋道:“我们并不摸濠州的底,也不知郭子兴的心胸怎么样,贸然带兵去,万一吓着他怎么办?容我慢慢地对他说,我去招兵,那是为他招,他会高兴的。”

陆仲亨说:“还是咱朱皇帝足智多谋。”

朱元璋说:“别乱讲。”

陆仲亨说:“小时候玩,你不总是当朱皇帝吗?”

朱元璋说:“别没正经的。”

费聚说:“这么说,你把我们都甩了,你一个人去?”

朱元璋说:“我先一个人去。等招你们来时,再去不迟。”他嘱咐大家,他走后,要分散成几股练兵,元军来时,就遣散,归于民间,元军走了再集合起来,始终举着自保的旗号,千万不可造次。

郭兴说:“知道了,你放心去吧。”

郭英说:“你可快点来接我们啊。”

跟云奇告别还真有点依依不舍,云奇又不想跟他走,他这人最忠于职守,长老叫他守住破败的寺庙,他不会轻易离开。

简单的行装已打好,放在地上。朱元璋换上了俗装,更显出威武。长行在即。

云奇很伤感地说:“你就扔下我一个人走了?”

朱元璋有些不忍,说:“你一个出家人,能干什么?”

云奇说:“你不也是受过戒的出家人吗?”

朱元璋说:“我从今天起,就还俗了,你别难过,我如果日后混出个样子来,我来接你,共享富贵。”

云奇说:“我早看出你不是佛门门槛能挡住的人,你别忘了我。”

朱元璋找了半天,找出一只秃了毛的提斗,蘸着松烟墨,在墙上题了几句诗:“杀尽元朝百万兵,腰间宝剑带血腥,山僧不识英雄主,此去四海扬姓名。”

云奇说:“你的字越发好了。不过,这杀元兵的诗,会给皇觉寺惹祸的。”

朱元璋想想,把“元朝”二字涂去,改成“恶魔”二字。云奇说:“这就没事了。”

朱元璋朗声大笑,说了声:“走了!”与云奇一揖,大步出门去。

云奇送到殿外,一直送到山门台阶下,眼中不觉滴下泪来。

陆仲亨和费聚一直把朱元璋送到濠州南门外才分手,费聚说朱元璋换了行头像个阔少,陆仲亨吹捧他像个大儒。

原本一身游方和尚打扮的朱元璋确实变了样,戴起了方巾,穿起了青丝衫,显得文气多了,他只背了个印花布小包,没带武器。

守城门的兵士拦住了他,没牒牌不准进城。

“我找我表哥。”朱元璋说。

“我认得你表哥是谁呀!”那兵士说。

“他是郭元帅帐下的百户长。”朱元璋说,“烦你给通报一声。”

兵士说:“你拿百户长吓唬人啊?这濠州城里百户长用鞭子赶。”

朱元璋急了,只好挑大的说:“我要见郭子兴。”

“好大的口气!”那守城兵说,“郭元帅的大号是你这草民叫得的吗?”

朱元璋说:“实话跟你说,我见郭元帅有机密大事相告,你挡我驾不要紧,万一耽误了军国大事,你可小心,问问脑袋还在不在脖子上!”

那兵士多少有点畏惧,跑进城门,跟一个守城门的百户长嘀咕了半天,又跟出来几个人,拿了绳子要绑朱元璋。

朱元璋说:“我是郭元帅的客人,你们胆敢如此无礼?”

“谁知你是不是元军的奸细探子!”百户长走出来说,“先委屈你一会儿,你是好人,是贵客,元帅会替你松绑的。”

朱元璋无奈,在人屋檐下,怎敢不低头!任他们绑了。

朱元璋一直被押到郭子兴的元帅府门前。

这房子原是知府衙门,虽成了义军的元帅府,却保持着原来的格局。照壁,回避、肃静的大牌子,还有“正大光明”的匾,都一如旧时模样,因此这元帅府多少有点不伦不类。

朱元璋被绑着,押在台阶下,久久不见上面传他,很多人进进出出,都鄙视地看他一眼,不把他当回事。

朱元璋急了,扯嗓子大骂:“郭子兴,你小人得志,成不了大气候……”这倒不是他粗鲁,是他的计谋,他看古书看得多了,能人高士都是一身傲骨的,越是做出桀骜不驯的样子,越能赢得尊重。

果然,这一骂奏效了。

里面办公的郭子兴听见了,降阶而出。他穿着军衣,却没披铠甲,个头不高,白白净净,圆面孔,扁鼻子,一脸和气,倒像个秀才。他打量朱元璋几眼,问一个兵士:“是他吗?”

押解兵说:“是他,这人太狂了,该打他一百杀威棒。”

郭子兴说了声:“把他带进来。”自己先倒背着手进去了。显然,这第一眼印象并不特别好。

朱元璋被书办引到了过大堂受审的位置,让朱元璋垂手侍立。

郭子兴坐在过去知府问案的桌子后头,连惊堂木、签筒都在原地方摆着。他背后高悬着的“秦镜高悬”匾也挂在老地方。

朱元璋饶有兴味地看着那结了蜘蛛网、熏黑了的匾。

郭子兴问:“你要见我?有什么见教啊?”这口气就透着三分漠视。

朱元璋决定给他个下马威,他说:“亏你也读过圣贤书,你这样对待人,你怎么能成就大事?至多不过是打家劫舍的强盗而已。”

郭子兴身旁坐着的内弟张天佑拍案而起:“我宰了你,胆敢出言不逊!”

另一个是郭子兴的长子郭天叙,他说:“你这村夫,口气倒不小,你是不是元军的探子?”

朱元璋不屑地哼了一声,仰天叹道:“本想见见凤凰,却是麻雀而已。”

郭天叙还待发作,郭子兴制止了他。郭子兴说:“给他解开绑绳。”没等士兵上前,他又亲自走下来,为朱元璋松绑,他说:“壮士息怒,不是我郭某人不礼贤下士,实在是元妖屡屡化装进来,防不胜防,多有得罪。”

朱元璋的脸色好看些了,见他回了座位,便说:“我不是你的衙役,没有站班的道理吧?”

郭子兴忙令:“看座。”

这回是郭天叙搬了把椅子在大堂当中。

朱元璋不肯坐:“这不是三堂会审的架势吗?我不是犯人。”

郭天叙说:“你这小子有什么本事,摆这么大的架子。”

郭子兴笑吟吟地从上面下来,自己也掇了一把椅子过来,与朱元璋的摆在了对面。

朱元璋这才大模大样坐下。

郭子兴说:“先生有话请讲吧。”

朱元璋反问:“我想问问郭元帅,趁乱世起刀兵是为了什么?”

郭子兴道:“也是官逼民反,并非啸聚山林的匪类。”

朱元璋嬉笑道:“其实在我看来,你和占着桃花山山寨的山大王赵均用没什么两样,都是贼,说得好听一点是乱臣贼子。”朱元璋有意狠狠刺激他一下。

郭子兴的脸一下子拉得老长。

张天佑说:“元帅不是来听你骂街的。”

朱元璋阐述他的道理,胜者王侯败者贼,古今一理。汉高祖泗上起兵时,何尝不是贼寇?成了霸业不就是大英雄了吗?

郭子兴又转怒为喜,说:“我当然是想解民于倒悬。”

朱元璋纵论天下:现在天下义军蜂起,一种是趁火打劫的,一种是想成就大业的。既然元帅想当后者,就要往远看,安民心、得民意,令天下贤士八方来归,不愁大业不成。像方才对他那样,谁人敢来效力?

郭子兴说:“你说得对。”

朱元璋认为他的名声并不好,手下的人三天两头去骚扰百姓、抢男霸女,这样的军队还能持久吗?

“这也正是我犯愁的地方。”郭子兴说,“与我联手起义的几位,都是只图眼前小利的人,我想约束,心有余而力不足啊。先生来了就好,愿留下来共成大业吗?”

朱元璋点头,说:“来投奔,就是此意。”

郭子兴道:“你就先委屈当我的亲兵,如何?”

朱元璋颇为吃惊:“亲兵,是何职?”

郭天叙说:“不想当兵,想当元帅不成?”

郭子兴向儿子摆了摆手,说:“跟着我,可以随时讨教啊,你武艺如何?”

朱元璋有点寒心,勉强说:“马马虎虎,防身够了。”

郭子兴说:“我喜欢你这堂堂相貌,你当我的樊哙吧。”

朱元璋只好说:“谢元帅栽培。”嘴上说谢,心里别提有多别扭了,自己苦心钻研过《孙子兵法》,到头来是为当个亲兵吗?但现在也只能如此了,亲兵就亲兵吧。

当天朱元璋就裹上了红巾,穿上了军装,急着走上大街。

远远的,有一个人走走停停地跟踪着他,朱元璋毫无觉察。

他来到一座兵营前,向哨兵打听着什么。

跟踪的人站在对面吃食摊前装着买米花糖。

朱元璋把徐达、汤和从兵营里约出来,找了一家小酒楼,兴冲冲地喝酒、聊天。

门外的监视者闪了一下,引起了朱元璋的注意。他放下杯子往外走。

汤和说:“你见鬼了?干吗去?”

朱元璋走到门口,看见那人装作低头看卖金鱼的,眼睛不时地向饭馆里溜。正好有一只狗想往饭馆里钻,店小二往外轰赶,朱元璋上去踢了那狗一脚,骂道:“你这癞皮狗,跟着老子干什么!看我不踢死你!”

那狗嗷嗷地叫着跑远了。

跟踪者听出了朱元璋是指桑骂槐,又见朱元璋死死地盯着自己,便没趣地走开了。

回到饭馆里,徐达问:“见着熟人了?”

“一条狗。”朱元璋说。

两个人都没太介意。汤和啃着蹄膀,说:“你也太不拿你自己当回事了!这口气你能咽下去?给你个参议都不算大,叫你当亲兵!元璋,别说你这么有能耐的人了,就是我,都不低三下四地给他干。”

徐达沉吟着问:“你答应了?”

朱元璋喝了一大口酒,点点头。

徐达说,亲兵有亲兵的好处,守着主帅,升得也快,不受信任的人,这差事还巴结不上呢。

朱元璋悻悻地说:“是很信任啊,我前脚出来,后头就跟了一条狗来。”

汤和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是走狗啊!这你更不能给他干了。你一句话,我和徐达跟你拉出去。”

徐达笑了:“你我手下二百人,你能拉出一半,已是不容易的了。”

朱元璋说:“好在他们占着一座城池。天时不如地利,我们自己干,不占地利。现在是两难啊,我再看看吧。”

跟踪者赶回张天佑、郭天叙的公事房,添油加醋地向他们报告:“那朱元璋出了帅府,一路打听去了兵营。他找了两个人,一见面那个亲热劲就别提了,他们去吃饭馆……”

“那两个吃请的人是谁?”张天佑问。

“一个叫徐达,一个叫汤和。”跟踪者说,“都是百户。”

郭天叙说:“我想起来了,他们都是钟离人,可能是老乡。”他松了口气。

“一来就找老乡,也不能不防,”张天佑说,“万一是来使离间计呢?”

“对呀!”郭天叙拍了一下巴掌,吩咐盯梢人接着打探,看他们有没有反常。

“是。”那人答应一声,不动地方。

郭天叙又叮嘱他看见什么及时来报。

盯梢者又应了一声:“是。”

“是个屁!”郭天叙火了,“不走等什么呢?”

那人涎着脸笑。

张天佑明白了,扔了半贯钱过去,那人抓在手中,才说了声谢张老爷赏,走了。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朱元璋 作者:张笑天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