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第08章


虚幻的美丽的影子集点渐渐实了,去掉紧箍咒的情爱姗姗来迟。入世难,出世也难,出世者劝别人入世,岂有真正出世者呢?

夜幕降临,梆声四起。

朱元璋坐在元帅府院子凉亭凳子上,就着灯笼的光在看书。

一阵清越的琵琶声从对面楼上传出来。乐声先是轻徐、舒缓,后来变得高亢、激越,后来又渐渐归于凄怆、深情。

朱元璋听得入了神,忘记了看书,竟然忘情地低声喝彩:“好!”

这一喊,楼上的乐声戛然中止。一个少女的倩影现于窗口,向下张望。

朱元璋和那少女同时大吃一惊,喊出的是同样的话:“是你?”

原来绣楼上的少女正是他出生入死救下来的马秀英。

朱元璋喜悦无比,有点抓耳挠腮的样子,却又不敢贸然去见,只见窗口的人影忽然消失了,一阵楼梯响后,马秀英风摆杨柳般跑到院子里来了。

朱元璋快步迎上前,说:“万万没有想到,你原来是郭元帅的女儿。”

马秀英含羞带笑地说:“不久前,救我出火坑的还是个佛门弟子,曾几何时变成了武生了?”

朱元璋说:“你还不知道吧?我投了郭元帅帐下,如今当了他的亲兵。”

马秀英说:“这太辱没你了。依我看,遭逢乱世,还是在佛门里不问世事好,你怎么想起走这条路来了?”

朱元璋灵机一动,半开玩笑地说:“我是冲着马小姐来的,为你还了俗。”

马秀英的脸腾地红了,别过脸去,说:“你千万别开这种玩笑,不雅。你来了也好,我好向父亲、母亲引见引见,叫他们替女儿重谢你这救命恩人,也能高看你一眼。”

“不不!”朱元璋却意外地连连摆手,“千万不要说这件事。”

马秀英颇觉奇怪:“为什么?哦,你是施恩不望报的君子?”

“这倒不是,”朱元璋说,“贫衲想,啊,不对了,在下想……”马秀英笑了:“看样子你的佛缘未了,时不时要露出贫衲的称呼。”

朱元璋说:“我想,一旦你父亲知道是我救了你,必定会赏个像样的官儿,我朱元璋不想靠裙带攀高结贵,要干,我凭本事,挣来公侯也是光彩的。”

这话令马秀英不禁肃然起敬:“好样的。想不到你这小和尚卓尔不凡啊。既如此,我成全你,就先三缄其口,不说与父母听,且看长老能博得个什么样的显宦高官。”

朱元璋说:“小姐奚落我,看不起我了。”

“玩笑而已。”马秀英说。

这时楼窗上一个有几分风韵的中年女人探出头来:“秀英啊,你跟谁说话呢,聊得这么热乎?”

马秀英抬头看看,笑道:“是父亲新招来的一个亲兵。”

养母张氏说:“跟他有什么好说的!天不早了,该歇着了,丫环把洗澡水都给你烧热了。”

“哎!”马秀英答应着说,“就来。”

张氏缩回头去。马秀英说:“这是养母,她弟弟也在父亲帐下。”

“她这么年轻,儿子却有二十多岁了?”朱元璋问。

“你说郭天叙、郭天爵吧?”马秀英告诉他那是先房大夫人所生,她是续弦二夫人。

朱元璋点了点头。

马秀英说:“我得走了。”却没有迈步,她见了朱元璋,觉得有很多话要说。

朱元璋更舍不得她走,说:“大长的夜,忙什么?”

马秀英说:“你没听母亲说吗?跟一个亲兵有什么好说的!”说罢咯咯地乐。

朱元璋说:“看来,还是承认救过你的好。”

马秀英问:“为什么?”

朱元璋道:“那样,我就有资格名正言顺地和小姐来往,现在可就不方便了。”

马秀英文静地笑了:“你挺会打算盘啊!不过呢,现在后悔也来得及呀。”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朱元璋说。

马秀英又笑了笑,发现了他放在亭子凳上的书,看了一眼,说:“你在看《资治通鉴》?”大有惊讶之色。那含义是:你看得懂吗?

朱元璋平静地说他喜欢看点闲书、杂书。

“这可不是闲书、杂书。”马秀英认为这是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帝王之书,一般人是看不进去的。由此更对朱元璋刮目相看了。

“你父亲看吗?”朱元璋问。

“他好像没看过。”马秀英说,“他更喜欢看元曲,《汉宫秋》、《西厢记》什么的。”

朱元璋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马秀英明显听出这笑声里隐含着轻蔑意味。

朱元璋直言,怕这种书不宜元帅,看多了会英雄气短、儿女情长啊。

马秀英看见张氏又一次从楼上探出头来,只好说了声“我该走了”,便进楼去了。

朱元璋拿着书,却看不下去,眼睛一直不离那雕花格窗,只听风吹窗帷沙沙作响,却不见倩影出现,不禁怅然若失。不管怎么说,他还是亢奋不已,他原想静下心来就想方设法打听马秀英的下落,还了俗的朱元璋对马秀英更是割舍不下了,却没想到冥冥中的神灵这样巧安排,马秀英竟离他近在咫尺,使他有朝夕相见的机会,这莫非是天意吗?

此前,马秀英、郭宁莲,还有那个赐予他珍珠翡翠白玉汤的奇女子,三个影子走马灯一样在他这个即将还俗的小子眼前转,不时地唤起他对异性的渴望,现在,这三个影子中的一个,一下子拉近了,聚焦变实了,而另两个相对地变得虚幻缥缈了。

作为亲兵,郭子兴出行时朱元璋是不离左右的卫士,当然亲兵不止他一人,他也要轮班在帅府门前站岗或守更。

朱元璋从小有“宁为鸡首,不为牛后”的个性,在皇觉寺出家当挑水僧,那是为了混口饭吃,没办法,他现在连徐达、汤和都不如,百户都没混上,只是个亲兵。惟一给他慰藉的是,他当亲兵可以随时有机会一睹马秀英的芳颜。

这天,朱元璋手执画戟在门口站立。

进帅府公干的徐达从府里出来,手里拿着一支令箭。

朱元璋问:“领到将令了?”

徐达说:“山寨那里给十石粮,元帅差我去护粮。”看看四下无人,小声问,“想好了没有?快走人吧!你朱元璋从小胸怀大志,给人站岗当护兵?太丢人,我都跟着害臊。”

朱元璋的情绪却出奇的好,他轻松地说:“这有什么?韩信那样的人,还甘受胯下之辱呢,大丈夫能屈能伸才行。”

徐达用异样的眼光看了他一会儿,才无奈地说:“你别是中邪了吧?”前几天他还一肚子委屈呢。

朱元璋:“走你的吧,你才中邪了呢!”

徐达怏怏走去,心里纳闷,这其中必有说道。

朱元璋一眨眼便有道道,徐达太了解他了。

朱元璋这几天正试图讨好郭子兴夫人张氏。讨官当,要在郭元帅面前表现才干,而想得到马秀英的欢心,先得扫清马秀英前面的障碍。他知道,张氏虽不是巾帼英雄,可在懦弱无能的郭子兴面前说句话还是管用的。

这天张氏正在梳妆台前卸妆,从镜子里看到郭子兴进来了。见他一脸的愁闷和无奈,张氏问他是不是孙德崖又给他气受了?

郭子兴说:“有什么办法!他除了主张劫掠,根本无大志,他又总防范着我,这不是桃花山的赵君用也过来了吗?他们联起手来,我感到事事掣肘啊。”

张氏却不以为然,打虎要靠亲兄弟,上阵还须父子兵,有天佑和天叙、天爵兄弟俩,还能放心些。

郭子兴不好意思说她弟弟是个饭桶,只是说:“光有忠心不行,得有能人,有谋士,有将才,可我没有。”

张氏说:“可以出贤良榜啊,招天下贤士,为我所用。”

“我何尝不想。区区之地,有何贤才!”郭子兴道,张了榜出去,只来了一个朱元璋,他又根本不是见榜而来。

“这个朱元璋怎么样?”张氏问,“听天佑说,说起来头头是道,把你都听迷了?”

“倒也没有那么夸张。”郭子兴说这个朱元璋城府很深,所言天下大势和雄起天下的大策都对,可施行起来也不容易。

“那你怎么只叫人家当个亲兵?”张氏问。

郭子兴说也不能光听他嘴上说呀。况且他新来乍到,尺寸之功未立,骤然委以重任,别人也会不服。

张氏道:“有一件怪事,不知该不该说。”

郭子兴问她什么怪事?

张氏道:“咱家小姐和他很谈得来。”

“这怎么可能!”郭子兴很感意外,说,“就不说他们男女有别,也是素昧平生啊。你还不知道秀英是个非礼勿视、非礼勿听的人吗?”

“这还用老爷说!”张氏告诉郭子兴,她已见过两次了,秀英和那个亲兵有说有笑的,谈起来足有一顿饭工夫。

“是吗?”这一说,郭子兴不由得皱起眉头,他说,“难道,他真的不是个良善之辈,来者不善?”转念一想,即使他不怀好意,马秀英也不会越雷池一步啊,从小看着她长大,还不知道她的稳重吗?

张氏听他话里有话,就问还有别的可疑处吗?

郭子兴道,他一来,立刻去找底下的两个百户,天叙派人盯了他的梢,他们担心,这个朱元璋是来使反间计的。

“那可得防着点。”张氏说,“没家贼引不来外鬼呀。”

郭子兴也叮嘱张氏,想法从丫头口中探探口气,这朱元璋哪一点叫她看中了,连女孩儿的规矩都不顾了?

张氏点点头:“我会注意的。”

贤才是有的,大乱的世道,贤才往往隐于草莽之中。当年佛性大师和郭山甫不约而同提到了浙西四贤是孔明、张良一样的人物,不管郭子兴怎样出贤良榜,朱元璋认定这样的人不会登门的,良禽尚知择木而栖,而况于人?

朱元璋当然不会知道,此时他的师父佛性大师正在浙江青田县的武胜村拜访当代大儒刘基。

刘家的房子坐落在青山碧水之间,郁郁葱葱的楠竹林拱卫着风火墙的院落,青堂瓦舍,飞檐画栋,整个院子被松柏围护着,一望可知是乡里首户。这家的主人便是在当地号称预知五百年后天下大事的刘基——刘伯温。

今天,刘伯温正在书籍琳琅满目的书斋里接待远游讲经的佛性大师。

刘基四十多岁,面目清癯,星目长髯,因为弃官居家,又喜欢道家之术,所以羽扇纶巾,大有老庄之风。

佛性说:“几年不见,你在这一带已是名声大噪了,听说你对《灵棋经》大有研究,推事极为灵验?”

刘基说:“学生岂能比得了老师?”因为佛性入佛门前教过他,所以他对佛性恭恭敬敬地执弟子之礼。

“那都是过去了。”佛性道,“从前我只是个设塾开馆的教书先生而已,你不过跟我读过几天经书,如今则是分道扬镳了,一个僧,一个道,冰炭不同炉了。”

刘基道:“佛家也好,道家也罢,殊途而同归。先生是从普陀山归来吗?”

“没有去成。”佛性道,“方国珍起兵,封锁了海岛,我就想到你府上混几顿斋饭吃了。”

“学生正愁着无法排遣时光呢,老师来得正是时候,正好聆听教诲。”刘基告诉他宋濂点了翰林,却发誓不去,章溢、叶琛虽当着差,也懒怠与贪官为伍,都赋闲在家,回头要把他们接来,陪老师多住些时日。

佛性称他住的这地方山明水秀,真是世外桃源。

刘基却是叹息连声,遍地烽火、四处狼烟,哪有真正的桃花源?想过野鹤闲云的日子也不可得了。

佛性说:“说说而已,你不同于我。我垂垂老矣,心早已是槁木死灰,不问世事了。你正值壮年,为天下黎民计,你也该出山,你迟早是闲不住的。”

刘基一面给佛性添茶续水,一面笑道:“这话可不像佛根深植的槛外人所说的。”是啊,佛门讲出世,佛性却劝人入世,岂非反复其道?

佛性自有他离经叛道的见解:说什么六根清净,其实很难做到,无忧禅定,有时只是追求罢了。入世难,出世更难。

刘基说:“说得好。老师何不入世,干一番经天纬地大业?”

“这使命只有你刘伯温来担当了。”佛性说,“你不是占卜极灵的吗?你没摆过未来之卦吗?”

“我从不为自己占卜。”刘基说,既然老师说起,他现在就摆一卦试试。

刘基在供奉着张天师的神案前上了香,口中念念有词:上启天地,太上老君、张天师,并启四时、五行、阴阳、日月并十二天罡、十二地煞,值日功曹,天地定位,人极肇立,爰有卜筮,维此灵验,吉凶孔昭,启迪隐机。

佛性在一旁摇着扇子笑眯眯静观。

祝毕,只见刘基捧起卦罐轻轻摇了几下,记下制钱阴阳,连摇三次,将制钱散于案上,摆开一看,对佛性解释,这卦象倒是应了老师的话,进取在即,出仕为上,不过也有点滞怠,那是很久以后的事了,恐不能善终。

佛性也有他佛家的说法:善始与善终是善善相因,善故善,善启恶,这是乐极而悲,否极而泰的意思。世间本没有纯正的好与坏。

刘基说:“日后再看吧。”

佛性说:“你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人,你看天下雄起的各路豪杰里,哪个能成气候?”这也许是他来浙西访刘基的本意。

“皆流寇耳。”刘基一脸不屑神色,除了私盐贩子,就是打鱼的、装神弄鬼的妖教。这一年来,方国珍、张士诚和北边的韩山童、刘福通都派人来找过刘基,请他出山,他都躲开了。不屑为伍,因为刘伯温认为他们成不了气候。

佛性说:“良禽择木而栖呀,你自来清高、孤傲,岂能与等而下之的人为伍。但你终究会遇到明主的,你的卦象里却没有,我疑心你的卦术还未炉火纯青。”

刘基服气,称佛性的话一针见血。

佛性说他已知道未来的明主是谁了。

“是哪一个?”刘基眼睛一亮。

“看你这眼神!”佛性说,“还敢夸口长隐山林吗?”

刘基笑了,他只有在老师面前现出本色,一扫清高、孤傲之气。

佛性说:“此公现在还没于草莽之中,我不是靠未卜先知而行事,这个人我很熟,日后必是他崛起群雄之上,最终登大统。我已把你和宋濂荐给了他。”

刘基说:“老师自己把仕途看成烂泥塘,却把学生往泥塘里推,何如此不公啊?”

二人不禁抚掌大笑起来。

小小的亲兵居然能啃动《资治通鉴》和《孙子兵法》,不能不令郭子兴另眼相看,他试着与朱元璋对了几回策,自愧不如。朱元璋看书绝不是装潢门面,郭子兴便不时地让他出出主意,尽管内弟张天佑和他的两个儿子十分反感。

这几天郭子兴又很心烦,苦于没人商量,见朱元璋在廊下侍立,就召他上堂,让他坐下,说出了自己的隐忧,问朱元璋怎么办。

原来,自从桃花山寨的草寇赵均用和彭大下山投来濠州后,每人都仗着兵多,全都当了元帅,小小濠州竟有五个元帅了,事事掣肘,政见不一,仗着兵多,不把郭子兴放在眼里,处处与他为难。

朱元璋分析,那个彭大还算讲义气,人也比较正派,孙德崖却很坏,他和赵均用勾搭在一起,早晚是祸害。

“那你说怎么办?”郭子兴问。

朱元璋进言,及早扩充队伍,离开濠州,另辟蹊径。说得干脆。

郭子兴点点头,话是这么说,可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呀。

朱元璋认为,赵均用当年占山为王,打家劫舍,抢男霸女,如果不除掉他,有损义军清名。况且,这号人,本来就不该收留,一条鱼会腥了一锅汤。

郭子兴也承认,现在是鱼龙混杂,难分良莠,赵均用手上有兵,要除掉谈何容易,内讧反而不好。所以委决不下。

朱元璋主张不先发制人,必受制于人。

郭子兴只是唉声叹气,他下不了这个决心,没这个勇气,也自认为没这个实力,谈了也是白谈。

从帅府大堂下来,朱元璋没有马上走,他有意在后花园里走动着,希望碰上马秀英,或者吸引她注意。今天没有琴声,朱元璋好不失望,他不时向绣楼上张望。楼上很静,阒无人声。

朱元璋拾起一个小石子,向楼上抛去。当啷一声,小石子在朱漆窗上响亮地打中了。

果然奏效,拿着一卷书的马秀英走到窗前来张望,一见朱元璋在下面,冲他笑笑,又想回去。朱元璋不敢大声说话,就打手势让她下来。

马秀英很是犹豫,但还是下楼来了,她没有往朱元璋跟前靠,远远地站下,问:“先生有什么事吗?”

朱元璋说:“没有大事,怎敢来打搅。”他往前凑了几步,告诉她,桃花山抢她的那个匪首赵均用投到濠州来了,而她父亲并不知他的根底,反倒称兄道弟,现在赵均用又想把她父亲架空,由他说了算。朱元璋觉得这个话题选得非常好。

马秀英果然很在意地说:“这不是引狼入室吗?有他这种人在,濠州就不是什么义军,倒成了山寨了,你的意思是让我去劝父帅?”

“对,必须除掉他。”朱元璋说。

“你为什么不说?”马秀英问,她有耳闻,朱元璋虽没品级,大事小情,郭子兴倒常问问他的看法。

朱元璋说一则他人微言轻,二则她父亲并不知道他上桃花山救马秀英的事。

“好吧。”马秀英答应马上去找父帅,绝不让父亲与这样的打家劫舍大盗为伍。

说完正事,朱元璋见她急匆匆要走,就说:“小姐这么烦我吗?”

马秀英望着他笑笑:“我何尝烦你了?”

朱元璋当然有说的,干吗不敢多说几句呀?与他交谈时,马秀英也是左顾右盼,像做贼似的。

马秀英嫣然一笑。她岂不知朱元璋的心思?无论出于对朱元璋的感激,还是出于对他有见地、有才干的景仰,她也愿意与他多在一起呆一会儿,但她不得不防着别人的悠悠之口,毕竟是男女有别呀。

不过,她临走时投给他的一瞥温柔的目光,就足够了,朱元璋会不解其中味吗?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朱元璋 作者:张笑天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