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第10章


被人猜忌,又替人消灾,到头来并不亏: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由阶下囚一跃而为东床快婿,朱元璋与马大脚演绎人间悲喜剧。

这正是歹人弹冠相庆的日子。

赵均用用反间计不费吹灰之力把朱元璋送入大牢,一纸公文又骗来郭子兴赴鸿门宴,手到擒来。

赵均用在庆功宴上简直就是狂饮,不用杯不用碗,他和孙德崖一人提一个酒坛子,不是品酒,简直就是往肚子里倒。

孙德崖没想到会这样顺利,马到成功。他说赵大人可是走了桃花运了,除了对手、仇敌,又得了俏佳人,可喜可贺呀。

赵均用说:“我言而有信。明天就号令三军,濠州城全归你节制,我在你手下当个参议,绝无二话。”

孙德崖说:“你纳了郭子兴的女儿为妾,你还忍心再杀死他吗?可是留下郭子兴,他手下有徐达、汤和、耿再成这些悍将,早晚是个祸害。”

赵均用喝干了一大坛酒说:“你忘了无毒不丈夫这句古语了!我睡他女儿该睡就睡,和杀死郭子兴各不相干。”

孙德崖高兴地说:“你果然是大丈夫,公私两清,这我就放心了。这郭子兴也够可怜的了,赔上女儿,又得赔上自己一条命。”

赵均用又拎起酒坛要灌时,孙德崖说:“别喝多了,一会儿人家就把佳人送过来了,你喝得烂醉如泥,可让小娘子守空房了,哈哈哈……”

赵均用说他玩女人,向来是酩酊大醉后,那才有味!他也狂笑不止。

这时一阵喜庆的唢呐声由远渐近。孙德崖说:“来了!快出去迎娶佳人吧。”

赵均用又喝了一大口,才把酒坛子向地下一摔,摇摇晃晃地向外走,孙德崖扶着他。

赵均用趔趔趄趄地来到大门外,咧开嘴乐了。

郭天叙为首,带了一个鼓乐班子,簇拥着一顶暖轿吹吹打打而来。徐达、汤和等人换了便装,杂在队伍中。他们在赵府门前停下,正好见赵均用在孙德崖搀扶下走出来,侍从卫兵前呼后拥一大群。

赵均用醉眼惺忪地望着掩在红轿帘后的新人,说:“小佳人,叫我好想啊!上回在桃花山,煮熟的鸭子叫你飞了,这回,我看你往哪儿跑!”说罢放肆地狂笑。

郭天叙上前拱手道:“二位元帅在上,小的已遵约将姐姐送到府上,望二位大人勿食言,将家父放回。”

孙德崖说:“这个自然,全包在我身上,就是赵元帅食言,还有我呢。何况,我们与郭元帅共同起事,本是手足一样,岂忍加害!今天,要等郭元帅看着女儿入了洞房,再回去不迟。”

徐达说:“什么时候回去得由郭元帅自己定,现在请把郭元帅请出来一见,小姐也好放心。”

赵均用却借酒盖脸,歪歪斜斜地来到小轿跟前,见轿帘底下露出一双穿大红绣花鞋的大脚,忍不住上去捏了一把说:“真是马大脚,足有九寸金莲了,哈哈哈哈。”

这一捏,那双大脚立即缩了回去。

赵均用说:“还害羞啊?一会儿搂到被窝里,看你害不害羞!”说着动手去掀轿帘。

轿帘掀开,可由不得他了,穿着新娘吉服的却是朱元璋。说时迟那时快,他甩去红盖头,纵身跃出花轿,登时把银光闪烁的利剑架到了赵均用的脖子上。

几乎同时,徐达、汤和和花云、郭天叙等人都从轿里取出事先藏好的利器,徐达没等孙德崖转身逃去,也把利刃横到了他的颈上。其余的人也都逼住了赵均用的从人。

孙德崖说:“有话好好说,别误会。”

朱元璋抖掉头上的凤冠,对孙德崖、赵均用说:“快说,郭元帅在哪里?放不放人?”

“放,放,”赵均用早吓醒了酒,一迭声说,“饶命饶命,我怎能害我的老泰山呢……”

朱元璋踢了他一脚:“谁是你老泰山!快说,人在哪儿?”

赵均用说:“在,在石头牢房里。”他扭头对一个校尉说,“快去放人。”

校尉答应一声,引着汤和、郭天叙去了。

孙德崖看着朱元璋的脸色说:“其实,赵均用是色迷心窍,绝无恶意,他怕郭元帅不舍得把女儿嫁给他,就用了这个雕虫小技。”

赵均用等于受了提示,忙附和着说:“小的该死,想郭小姐,不该用这样的手段,请朱壮士留点情面,好在我们都是反元义士,不要叫元贼看笑话。”

这时,汤和等人已经拥着遍体鳞伤的郭子兴过来了。郭子兴指着孙、赵二人说:“同室操戈,没想到你们会这样对我,令我寒心。”

孙德崖说:“我是听信了赵均用的话,觉得总归是儿女情长的事……”

“住口。”郭子兴说,“我看透你们了。”

朱元璋却出人意料地说:“你们也太欠考虑了。元帅之女不是金枝也是玉叶,你们想用这种偷鸡摸狗的勾当办事,这不是污辱郭元帅人格吗?”

赵均用借坡下驴说:“我一时糊涂,还请郭元帅看在共同反元大业上,高抬贵手放我一马。”

没等郭子兴说话,朱元璋道:“这还是一句人话。你们知道,郭元帅是最通情达理的,心里有气,也断不会敌我不分,忘了反元起义的大局。惟望今后二位能洗心革面,顾全大局。”

说罢,把架在赵均用脖子上的刀拿了下来,徐达也放了孙德崖。二人忙着致谢。

郭子兴却不满地看了朱元璋一眼。

这时马蹄声骤起,一彪人马飞驰而来。朱元璋一见,又靠到了赵均用跟前,刀剑虽未举,气势已逼人。徐达也如法炮制。

朱元璋揶揄地说:“二位,救兵来了,可下令把我们尽行杀掉啊!”

孙德崖忙说:“大丈夫岂能食言!”这时那彪人马已到眼前,正要下手,孙德崖说:“你们马上回去,这儿没你们的事,我们几个元帅议事,你们来干什么!”

来将虽然莫名其妙,见他这么说,也只得说声“得令”,约束队伍走了。

郭子兴松了口气。

朱元璋这才下令:“你们护送郭元帅先走,我和赵、孙二位元帅还有几句话说。”

孙德崖明知其意,却只好苦笑着说:“好说,请到屋里说,这里多不雅!”

郭天叙、花云等人趁机让郭子兴坐了花轿,抬上他一溜烟走了。

朱元璋和汤和、徐达、耿再成、花云等人都带着兵里三层外三层戒备着帅府。他们再也不敢大意了,惟恐赵均用起兵作乱。

梆子敲过了三更,郭子兴犹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折腾。身旁的张氏说:“你还没睡着吗?”

郭子兴长长地叹了口气,说:“心里乱糟糟的,哪里睡得着。”

张氏便摸索着点上油灯,说:“那就说会儿话吧。”

郭子兴说他这次能大难不死,全仰仗朱元璋了,况且他还是秀英的救命恩人,想起来,真有点对不住人家。

“什么叫有点啊。”张氏说,咱们是太对不住人家了。这样一个忠心耿耿的义士,你却疑神疑鬼,差点中了离间计,砍了人家的脑袋。

郭子兴连叹几声说:“那可是贻笑大方了。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啊!我们父女二人都是朱元璋救出来的,没什么可报答的,我想升他为镇抚,别人不会有什么议论吧?”

“谁敢不服?”张氏说,“连我弟弟和天叙都服了,称朱元璋是大智大勇,今后你少听我弟弟他们在你跟前吹风,大事干不了,小事瞎添乱,要不是他们,朱元璋能叫你关到地牢里去吗?险些坏了大事。”

郭子兴又问张氏,朱元璋这人怎么样?

张氏扑哧一声笑了:“你真是莫名其妙,说了朱元璋半天好话了,怎么又说车轱辘话?”

郭子兴说:“什么都好,只是人丑了点,那大下巴、一对招风耳朵,看上去不顺眼。”其实张氏早猜透他是看中朱元璋了,故意把丑话说在头里。

张氏说:“你管人家长得丑俊干什么。”她索性挑明说:“我知道你打的是什么算盘了,你想让朱元璋当你的东床快婿,是不是?”

郭子兴点头承认。不过又担心辱没了秀英,怕秀英不愿意。

张氏告诉他,正好说反了。秀英知道朱元璋被打入地牢,背着人到厨下偷了一张刚出锅的大饼,被她撞见,急忙塞到怀中藏起来,后来她见秀英找大夫要烫伤药,才知道,大饼把秀英的乳头都烫烂了;秀英为了求情,为朱元璋哭着给她跪下了,你说女儿会不愿意?

停了一下张氏又说不是讲郎才女貌吗?朱元璋虽不漂亮,可他这种丑是威风,与众不同。

郭子兴忍不住乐起来:“看来,你是太想当这个丈母娘了。”他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

张氏也笑了起来,她说:“这也是一石两鸟的事。今后,朱元璋成了你女婿,就是自家人了,你不是多了个左膀右臂吗?”

郭子兴说:“那就这么定,你去和秀英说,我去告诉朱元璋。”

一泓曲水,一座三孔玉石桥,池中荷花映日竞放,粉蝶和蜻蜓盘旋飞舞。一连五六天的阴雨天总算放开晴了,人们精神为之一爽,朱元璋和马秀英更是如此。

由于这次变故,倒是意外神速地促成了朱元璋和马秀英的婚事,平日办事拖泥带水的郭子兴在张氏的催促下,格外地利落,只筹备了七天,便择了个黄道吉日成亲了。郭元帅嫁女,在小小的濠州城自然是一件轰动全城的大事,不要说达官贵人和义军将领纷纷来上礼,就连自认晦气、暂时还不得不维系松散同盟的孙德崖、赵均用也违心地来送礼祝贺。

朱元璋整天泡在后花园里,泡在马秀英跟前,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感受过的温柔全在这几天之中尝到了滋味。

这天朱元璋和马秀英又沿着曲径漫步而来。

朱元璋不禁大发感慨,世间的事,真是福祸相倚,很有意思。忽而是阶下囚,忽而成了东床佳婿。

马秀英害羞地闪了他一眼,说他是得了便宜卖乖。

朱元璋说:“其实,你父亲并不是真心把你给我。”

马秀英生气地站住:“你好没良心。”

朱元璋笑道:“娘子别急,听我慢慢道来。他是感到势单力薄,希望把我笼络到身边,没有比招为女婿更划算的了。”

“你这贼和尚真可恶!”马秀英伸手去打他,因用力过猛,整个身子向前一扑,几乎摔倒,朱元璋趁势把她抱在怀中亲吻起来。马秀英拼命往外推他,说:“大天白日,叫人看见,成什么样子!”

朱元璋仍不肯松开,他说:“洞房都入了,还怕什么羞!来,我看看热饼烫坏的地方,昨晚上你不让点灯,没看清。”说着去解马秀英的衣带,她推拒着,而且认真生气了,说:“没想到你这么轻薄!”

朱元璋讪讪地松了手,解嘲地说:“男欢女爱,食色性也,人人都一样。”

马秀英说:“你们男人都喜欢三妻四妾的,越多越好,你将来也一定是这样?”

朱元璋说:“我若说我只要你一个呢?”燕尔新婚,他说这话还是真心的。

“我不信。”马秀英认为他眼下倒可能,她还年轻,还没到年老色衰地步,将来可保不准。

朱元璋说:“不管我有多少女人,你是元配,你是谁也替代不了的。”

马秀英生气地扭头不理他:“看看,没等怎么样,就说这话了。”

朱元璋拥着她坐到水边的太湖石上,说:“我是逗你玩的,你还当真了。”

马秀英又笑了,折了一根草棍搔着朱元璋的大耳朵,说:“你当了四五年和尚,是不是那时候没想过女人?”

“怎么不想?”朱元璋说,“有一个烧火僧给我讲过一个笑话,你想听吗?”

“你说!”马秀英说。

朱元璋娓娓道来:从前一座深山古寺,只有一师一徒两个和尚在修行。这徒弟是从小舍到寺庙来的,久居深山,从没见过女人什么样,师父也从来没说过女人的事,小和尚渐渐长大了,有一回跟着师父到山下去给大户人家做法事,小和尚头一次见到了女人,他目不转睛地看,都入迷了。师父担心徒弟走火入魔,当徒弟指着女人问,那是什么时,师父吓唬他,说那是吃人的老虎。

马秀英笑道:“你编的吧?”

“哪是我编的?”朱元璋让她接着往下听。回到深山古庙后,小和尚病了,茶饭无心,老和尚问他怎么了,你猜小和尚说什么?他说,要老虎!

马秀英大笑起来:“你们和尚自己熬不住了,就编这样的故事。”

朱元璋说,虽是编的,却道出了人的本性,不是因为当了和尚就没花心了。

马秀英说:“保不准你本来就是个花和尚。”

这回轮到朱元璋大笑了。

朱元璋被郭子兴招了女婿,从感情上一下子把距离拉近了,他自然而然地有机会参与核心机密和重大军情的决策了,尽管这势必引起张天佑、郭天叙兄弟的妒火中烧,可也没办法,谁叫他们出谋划策比朱元璋差之千里呢。

郭子兴对孙德崖、赵均用仍不放心,是一块心病,他知道,暂时的相安无事并不意味真的化干戈为玉帛了。

郭子兴忧虑,这场风波虽过去,今后怎么办?难保孙德崖、赵均用不再起坏心。

朱元璋坦言说,他们不仅是小人,而且是想借战乱发财的强盗,成不了大事。他认为濠州不宜久住,应当相机打下滁州,作为发展之地。

郭天叙说:“好啊,滁州比濠州更富。”

郭子兴底气不足,滁州富是富,可我们手里这不足千人的队伍,打得下来吗?

朱元璋感到机会来了,便提出回钟离乡下去一趟,说自己有几个朋友有几百兵,可以拉出来。他还看中了横涧山有一支队伍,有两万人之众。

张天佑道:“你胃口太大了吧,想蚂蚁吞大象。”

朱元璋说,事在人为。他已经派人打探明白了,这支队伍领头的叫缪大亨,是助元的民军,元朝任命缪大亨为元帅,是元朝的张知院想方设法结交他,才受了张知院的节制。但他并不想为元朝卖命,有起兵自保之意,如果事前派人下书,晓以大义,这支部队唾手可得。朱元璋的语气显得胸有成竹。

郭子兴仍然犹豫,他觉得冒一分险都不值得。

朱元璋不得不摊了牌:原来他当年当行脚僧一路游历时,曾经结交了两个朋友,是兄弟俩,很有学问,有智谋,如今他们就在横涧山,是缪大亨的谋士,只要冯氏兄弟为内应,没有不成的。

郭子兴说:“这样说来,有三分希望了!那就依你的主意,该怎么给冯氏兄弟下书,该怎样攻打横涧山,都由你定,所有部队归你节制就是了。”

朱元璋答了一声:“是。”他也兴奋异常,这是他投到郭子兴麾下后,第一次这样受重用,第一次感到自己有英雄用武之地,因此踌躇满志。他暗中思忖,这一仗,只能打好,不能失败,一是要在郭子兴面前展现才干,二是要给他的小哥们儿看看,让他们知道,追随朱元璋错不了。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朱元璋决心走好这一步。

朱元璋在攻打横涧山之前,运用他超凡的智慧,征服了定远县张家堡的驴牌寨,兵不血刃地得到三千壮士,这令郭子兴对他信赖有加,言听计从。

横涧山可不比驴牌寨,这是一座蜿蜒在定远县东面的大山,“义兵”竟有两万之众,一举攻取,谈何容易!他便用了两手,说降为内应,武功为后盾。除了调来郭子兴千余人马,还有驴牌寨三千勇士,他的阵容已经很可观了。但他所面临的战事依然艰难万分。

朱元璋单等横涧山上冯国用、冯国胜二人的消息。

冯国用、冯国胜兄弟都是儒士打扮,虽不过二十多岁年纪,却显得老成持重。此时冯国用把刚刚看完的一封信在灯火上烧了,说:“国胜,这一天真的盼来了,朱元璋掌了兵权了。”

冯国胜道:“当年那个小和尚看着就不同凡响,果然。我们怎么办?”他感到当朱元璋的内应,这有点对不起缪大亨啊。

冯国用很实际,良禽择木而栖,君子择明主而事之,古之定理。他认为缪大亨是凡夫俗子,成不了气候的。我们可以晓以大义,劝他一起弃暗投明,这人没更多主见,咱把他引到明主跟前,让他光宗耀祖,也是对得起他呀。

冯国胜说:“这样也好,由哥哥你去跟他说吧,我做另一种打算,届时里应外合。只要那个张知院不捣乱,就一定顺利。”

说办就办,兄弟俩把缪大亨请到他们的下榻处饮酒,缪大亨虽与他二人有交情,却因为他弟兄俩都不胜酒力,很少在酒桌上相聚,所以今天缪大亨来赴宴,多少有些不寻常。朱元璋从濠州出发,大有吞并横涧山之势,缪大亨会没有耳闻、没有防备吗?他多少猜到可能与此有关,冯氏兄弟没少在他面前说朱元璋的好话。

冯国用今天真破例地喝了半碗酒,脸腾地红了,一直红到耳后,连脖子也红了,青筋直跳。缪大亨暗笑,心想,你为朱元璋真卖力气呀。

冯国胜喜欢相马,说了些相马的事,又说他得了一匹大宛宝马,打算给缪大亨。缪大亨说冯国胜是马伯乐,爱马胜于爱女人,自己怎么好掠人之美?三碗酒下肚,渐渐扯到了正题。

冯国用说起濠州兵马前几天收复了驴牌寨,下一步有可能来攻横涧山。

缪大亨不以为然,濠州五个元帅十个心眼,他们尿不到一个壶里。再说,他们把上灶的、提尿壶的兵都凑上,也不够五千兵马,不值一提。

冯国用说,兵不贵多而贵精。缪大亨也不相信濠州兵马精到哪里去。

冯国胜告诉他,濠州城里厉害的人不是郭子兴,而是一个和尚,叫朱元璋。这人文武全才,又会收拢人心,这是不可小瞧的人。

缪大亨冷笑,心里想,不就因为朱元璋与你们哥儿俩有点交情,就想把我卖给他吗?但缪大亨犯不着伤他们,只顾低头吃菜、饮酒,并不插言。

冯国用猜到了他的心思,就说,他们不是因为与朱元璋有交情就替他张网,实在是公允地看待这一切,也是替缪大亨着想。冯国用强调,朱元璋这人的仁义敦厚不必说了,又很有韬略,日后必是成大业者。我们靠着摇摇欲坠的元朝,有什么前途?现今天下大乱,群雄四起,这正是机会,我们不能随着这条烂船一起沉没呀。

缪大亨说:“你们想叫我投降朱元璋?”

“不叫投降。”冯国胜说,“朱元璋仰慕先生,特地派人送信来,希望能合兵一路,共图大举。”

缪大亨虽未首肯,却也没表示激烈反对。他又不是个糊涂虫,岂不知元朝没有几天可以苟延残喘了?但缪大亨不战而降,总觉得太屈辱。他也想看看朱元璋的本事,凭三五千临时拼凑起来的杂牌兵,怎样撼动横涧山精兵两万。想叫缪大亨服,必须兵戎相见而后定尊卑。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朱元璋 作者:张笑天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