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第12章


没生养过的少妇一次领养三个儿子,且要承诺,五年后推出三员大将。天外飞来一个不肯为妾的人,元配夫人愿与她易位,是宽容还是陷阱?

至正十四年七月,朱元璋统兵向滁阳进发,三万人马浩浩荡荡,几乎兵不血刃地占了滁阳,一时军威大振。

朱元璋在李善长、冯国用陪同下统兵入城,旗帜鲜明,马步军雄壮。朱元璋极为兴奋,没想到这样顺利地占了滁阳,守军几乎是不战而弃城。

李善长也说是好兆头。

忽然前面吵嚷起来,不一会儿,花云带着两个十几岁左右的小男孩过来,他们一见了朱元璋,一齐大哭,一个叫叔叔,一个叫舅舅。

朱元璋认了半天,才认出来:“你是文忠外甥?你是文正侄儿?”二人点头。

朱文正说,叔叔走了以后,他跟着娘逃难,第二年母亲就饿死了,他只好去盱眙投姑姑家,没想到姑姑也去世了,文忠弟弟正没人抚养,他们就来找叔叔了。

“好,好,”朱元璋见他们身后还有一个更小的孩子,就问:“那是谁?”

李文忠说那是他们半路上认识的,他叫沐英,父母双亡,他希望舅舅把他也收留了。

“儿子不怕多!”朱元璋大声叫:“马秀英!”

马秀英的小轿过来了,她下了轿,朱元璋对她说:“我一次给你认了三个儿子。”他挨个介绍,指着朱文正,说是大哥的孩子;这个叫李文忠,是他妹妹的孩子;这个叫沐英,捡来的。从今往后,都改姓朱,都由你管。三个孩子交马秀英了,并说五年后,管她要三员大将!

三个孩子立即懂事地跪在马秀英面前磕头,齐声叫娘,弄得马秀英大为不好意思。

李善长说:“尊夫人自己尚未生育,你却一次为她认了三个大儿子,她够有福气的了。”

朱元璋笑道:“李先生也多费点心,你是大儒,给他们上上《四书》《五经》课。”

李善长说:“责无旁贷。”

但马秀英替李善长挡了驾。她说,几个孩子是蒙童,用不着起用大儒,过两年再请李先生传道授业,眼下,识字启蒙阶段,她就可以应付了。

李善长说,三娘教子,极好的事。

马秀英是个办事麻利的人,进城安顿下来后,就在居住的镇抚衙门后进院子办起了学堂。

院子竹林前放了四张书桌,朱文正,朱文忠和朱沐英三人已换了新衣服,马秀英正给三人上课,旁听的还有郭惠。

马秀英正在上《论语》,今天讲的是《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

马秀英领读,四个孩子复诵:“……子路率而对曰:千乘之国,摄乎大国之间,加之以师旅,因之以饥馑;由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

接着又念了一句:“夫子哂之。”

马秀英说:“我先倒过来问,孔子对子路的回答,为什么哂之?什么叫哂之?”

沐英抢先答:“哂之是生气了。”

“不对,”朱文正说,“是怪罪之义。”

马秀英说:“哂是嘲笑的意思。为什么嘲笑子路?因为子路说,他用三年的时间,就能够把一个受到大国威胁又加上灾害严重的中等国家治理好,你们说能吗?”

“不能!”几个孩子一齐喊。

丫环金菊悄然来到马秀英身后,说了几句悄悄话。马秀英皱起了眉头,想了想对孩子们说:“你们先自己学,文正,你大,你领着念,把课文念熟了,再默写,不准淘气,晚饭给你们做好吃的。”孩子们答应了。

说罢,马秀英和金菊向房子里走去。

一路走着,马秀英很感纳闷,是什么人这样大的口气,口口声声叫朱元璋的名讳呢?听金菊说,这个老头相貌不凡,还领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姑娘是武将打扮,背两把宝刀,难道这就是朱元璋的“未婚妻”?他什么时候定的亲?朱元璋可从没说起过呀?她觉得蹊跷,必须赶在朱元璋回来前去看个究竟,她不相信朱元璋会去拈花折柳,更不相信他出家当和尚时有人会与他定亲。

她和金菊来到前院会客厅门外,马秀英有点犹豫。

马秀英没有马上进去,却从门缝向里张望,见一长髯老者坐在春凳上看书,不时品茶,很有点仙风道骨气概,这正是给朱元璋看过风水坟地的郭山甫。他对面坐着一个长相俏丽且有几分凌厉的少女,她正是郭山甫的女儿郭宁莲。

马秀英把金菊拉到一旁问:“老人家到底怎么说的?”

金菊说:“他只说了一句,叫我去通报朱元璋,说当年许配给他的媳妇送来了。”

马秀英又好气又好笑,却又没奈何。

金菊说:“这太不像样子了,他这么大事居然瞒着小姐。”

马秀英说:“如果是他当游方和尚时的允诺,倒不能太怪罪他,那时他还不认识我呀。”可天下有这样的傻瓜吗?愿将女儿嫁和尚?

金菊怪她的小姐就是心慈面软。主张不管真假,绝不可开这个先例,猫吃惯了腥,那还收得住吗?

马秀英忍不住笑了出来:“你这小妮子,小小的人儿懂这么多,谁教你的?”

金菊说:“小姐真没良心!人家向着你说话,你倒派我的不是,我不管了,明儿个朱元璋娶三宫六院七十二偏妃,我看你怎么办!”

马秀英说:“那不成皇帝了吗?金菊,你看这事怎么办?”

金菊说,老天长眼,正巧赶上他不在。咱们一口回绝了那老头,说他已经有了夫人,给他点钱,打发他们上路,人不知鬼不觉的,等到朱元璋回来,知道了也晚了,他若压根不知道,就永远别告诉他这回事。

马秀英说:“看不出,金菊你这丫头还真有点鬼点子。你这办法不失为良策。可我觉得对不住这个老头,人家风尘仆仆地把女儿送来,就这么打发了,传出去不是对朱元璋的名声不好吗?”

金菊说:“你这人可少见!那好,你去认吧,替朱元璋多认几个小老婆回来。”

马秀英说:“我去见见再说吧。”

马秀英刚一走进客厅,正在看书的郭山甫肃然起敬地站了起来,打量她几眼,说:“这才是母仪天下的人。”

马秀英听明白了,只有皇后才能称母仪天下呀!这个仙风道骨的人怎么信口开河!她却装着不懂,连说:“快请坐。”并且亲自续茶,她发现郭宁莲正冷眼看着自己,就笑吟吟地说:“这位俊俏的小姐是令爱了?”

“是。”郭山甫说,“正是小女。”

郭宁莲不很客气地对马秀英说:“你就是朱元璋的夫人了?想不到这小和尚袈裟一脱,还真有艳福呢。”

马秀英被说得面红耳赤,颇不自在。

郭山甫说这事不能怪朱元璋,更不能怪夫人。

郭宁莲言语犀利地说:“这么说应该怪我了?我娘早说过,路上捡来个小和尚靠不住,怎么样,不幸言中了吧?”

这话让马秀英暗吃一惊。还真是他当和尚时的越轨之举。更叫她吃惊的是郭宁莲,不但打扮,就连言谈举止都有一股侠气,三从四德的礼仪在她身上踪影全无。

郭山甫想换个轻松一点的话题:“你认识郭兴、郭英吗?”

“认识呀。”马秀英说那是两个很好的人,如今都跟着朱元璋领兵操练呢。

郭山甫说:“他们都是犬子。”

这又是个意外。马秀英已来不及细想这其中的人物关系了,只本能地意识到,这更不能慢待了。

“失敬,失敬,”马秀英连忙说,“等一会儿我叫人去请他们兄弟来,你们父子兄妹团聚一下,这是大喜事呀。”

郭宁莲却说:“我可要回家了,谁爱团聚谁团聚。”显得很任性。

马秀英一时不知说什么好,郭山甫脸上挂不住,喝斥道:“休得胡言,婚姻大事,岂是这样草率的吗?”

女儿顶撞说:“父亲倒不草率,把女儿许配人家,连人家有没有老婆都不知道,贸然送来,这多有面子呀!”

郭山甫气得脸都白了。

马秀英说:“姑娘且莫着急,总会有个办法的。”她也只能这样说。

郭宁莲却掉过身去看窗外了。

一时气氛相当尴尬,马秀英连忙吩咐站在门外的金菊,快快到兵营里去请二位郭将军。

父亲、妹妹迟早会来,郭兴、郭英二人心里有数。但郭兴一直心里揣着个小兔子,他并不赞成再把妹妹送来嫁给朱元璋,他既已被郭子兴招了女婿,妹妹再来,算怎么回事?可他也知道他爹的执拗,担心将来有难堪的日子,这一天不是来了吗?为朱元璋成亲的事,他已给父亲写信了,他怎么还来呢?让妹妹给人家做小?

一阵喧嚷后,郭兴、郭英回来了,都问候了父亲,然后问:“妹妹不是来了吗?怎么不见?”

郭山甫说:“方才还在。大概出去方便了。”随后又埋怨两个儿子说:“你妹妹跟我耍脾气了,都怪你们,朱元璋既已成了亲,该写封信告诉我呀!”

郭英道:“父亲不是会占卜吗?这么大的事难道没算出来吗?”郭兴扑哧一笑,又见父亲生了气,忙捂住嘴。郭兴说:“我们真写了信了,一报平安,二说了妹妹的事,十多天了,还没接到吗?”

郭山甫说,兵荒马乱的,可能耽搁了。

郭英说:“那现在怎么办?妹妹那脾气,也不能给人家做小啊!”

郭山甫感到两难,说:“现在是双手捧个刺猬了。我是看不错的,你妹妹是国母相,现在即使做小,也不能悔婚。”

郭英说:“这可便宜朱元璋了。”

郭山甫问起朱元璋口碑怎么样?

郭兴说,他这人,大事看得准,小事能忍让,知道怎样得人心。只是,冷眼看郭子兴还是不会放心,别看做了他女婿。

郭英也说,郭子兴的心眼比针鼻儿都小。前天来滁州视察,汤和因为说了句“朱镇抚领我们打下滁州”,郭子兴就闷闷不乐了,别人在他面前夸不得朱元璋,再加上他小舅子和白吃饱的儿子在背后下蛆,郭英预感到日后也是难办。

郭山甫却不以为然,说这不要紧,郭子兴这种妒贤的人不会持久的,要他们尽心尽力辅佐朱元璋,有事提个醒,不能看他的笑话,说自己如果正当年,都会前来效力的。

郭英说:“别说那么远了,妹妹这事怎么办吧?”

郭山甫说:“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就当妾吧。你们两个人劝劝你妹妹,千万不能火上浇油。我冷眼看去,马秀英这个人敦厚、宽容,绝不会为难宁莲的。”

外面有人报:“朱镇抚回来了。”

三个人都起身向外迎,朱元璋军服未换,显得威武干练,一进来就说:“郭先生远来,有失迎迓,得罪了!你该说一声,我派人去接就是了,怎好让你这样奔波受苦!”

郭山甫说:“没有多少路,何必麻烦你。”

朱元璋请他们坐,又喊人上茶。马秀英进来,朱元璋问:“准备酒宴了吗?”

马秀英说:“这样的小事我都办不了,要我何用?酒宴已备停当,马上可以入席了。”

朱元璋开始脱军装。

这时金菊拿了一封信和马秀英咬耳朵。朱元璋看见了,问:“什么事,鬼鬼祟祟的?”

马秀英说郭小姐在门房留了一封信给郭老伯,她回庐州老家去了!

人们大惊,这无异于在众人头顶上响了个炸雷。

郭兴要去追他妹妹。

郭山甫说:“你去没有用,那倔丫头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追不回来的,除非我去。”

人们都很为难,没想到马秀英笑吟吟地说:“我去吧。”

朱元璋摇头道:“最不合适的是你,你去了,等于火上泼油。”大家都认为朱元璋的话有理。

马秀英胸有成竹地说:“不会的。”她对金菊说,“备两匹马,你跟我去。”

郭兴也说:“不行。若不,谁也不用去追了,随她去吧,过一段消了气再说。”

朱元璋说:“不用追也罢。这件事最好的办法是悔婚。郭先生在我家迁坟时说此事,也只是说说,虽有个红帖子,我并没过聘礼,也就可以不算退婚,就当没这么回事。”

朱元璋本心并不想这样,一来郭宁莲显然已动怒,强扭的瓜不甜,况且他又必须顾及马秀英的感受,也只好放弃了。

郭英表示,这也说得过去。

不想郭山甫却不答应:“不行。婚姻大事,岂是儿戏!父母做主,天经地义,由不得她的性子,就是给元璋做妾,也认了,这也是命中注定的。”

这一来又僵了。马秀英拉了金菊一把,二人悄悄溜了出去。

马秀英、金菊两人骑马出了城门,一路拍马疾行,马秀英有信心追上,郭宁莲是步行,她走不多远。

金菊说:“我真不明白小姐是不是犯糊涂,你自告奋勇追她干什么?没有你这样的,你得意你丈夫小老婆越多越好哇?”

马秀英说,元璋接过人家的庚贴,现在怎么好悔婚?郭老伯又那么执拗,他两个儿子又在元璋这里帮扶,从哪儿看,都得玉成。

金菊说:“我看小姐是专往有刺的地方抓!我冷眼看去,郭家小姐是沾火就着的性子,处处拔尖、任性,弄到一起,日后怎么处?她要不骑到你脖梗上才怪呢。”

马秀英说:“只要我处事公平,待人真诚,石头心也会感化的,你就别跟着瞎唠叨了。”

金菊气得不再搭言,她认为马秀英心地善良到这地步就是窝囊了。

又走了一程,在接近一座村庄时,金菊发现村口小河边有个人特别像郭宁莲,此时正坐在石桥栏上歇息。

金菊说:“你看,前面小桥上有个女的,是她吧?”

马秀英手搭凉棚一望,欣喜地说:“没错,走累了,在那儿歇着呢。”

在桥上休息的的确是郭宁莲。她身上的汗消了后,走到桥下,在小溪边浇湿了手帕在擦脸。她突然发现水中有两个人影倒映出来,一激灵,从背后嗖地抽出长剑,腾地倒退两步转过身来,拉开了攻击架势,当她发现身后站着的是马秀英主仆时,不由得怔住了。

“姑娘好身手啊!”马秀英笑呵呵地说。

郭宁莲把剑收回鞘,冷冷地说:“身手好与坏,与夫人没有关系吧。”说罢夺路要走。

“小姐请等等。”马秀英拦住她说,自己是特意代表大家追出城来接小姐回去的。

“你?”郭宁莲打量着她,冷笑着说:“接我回去干什么?在你的治下,给朱元璋做小?”

马秀英说:“姑娘不要生气,都好商量,回去再说。”

“是吗?”郭宁莲高挑凤眉,挑战似地说:“真的好商量,你把正夫人的位置让给我,我当夫人你当妾,如果行,我就去。”

这一军将得够狠的了。只要是个有自尊的女人,谁都受不了这样带有污辱性的挑衅。说过了,郭宁莲得胜似的用揶揄的目光直视着马秀英,嘴角挂着冷笑。

金菊气得要上前说话,马秀英拦住了她。马秀英不愠不火地说:“这也正是我的意思,姐妹们处好了,谁正谁偏、谁大谁小本来没什么大关系。”

一听这话,金菊在一旁跺脚道:“小姐!”

马秀英不是走嘴,也不是一时的敷衍,她是经过深思熟虑了的,是她在决定出城追赶郭宁莲时就想好了的,她真的并不把偏正看得那么重,她想的是朱元璋的大业。既然这位风水先生连占着龙脉的坟茔地都肯点给朱元璋,舍得打发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全来辅佐朱元璋,这份心意就很感人,何况他的占卜术如果真的灵验,日后朱元璋登上九五之尊,人家郭山甫是功不可没的,退居次位,也是为了顾全大局。所以她对金菊的强烈不满一点都不在乎。

马秀英仍旧笑眯眯地说:“你看这样行吗?就同我回去,你做夫人,我为妾。”

郭宁莲有点蒙了,不认识地打量着马秀英,那眼神似乎是想洞穿她的五脏六腑看看她的承诺是真是假。郭宁莲镇定一下自己,说:“我这人,是不受人骗的,你别想在我面前耍花招。”是啊,天底下有这么傻的人吗?把自己的正夫人位子让给别人,甘心退居妾位,她图的是什么?求的又是什么?只有一种理解,是圈套,是陷阱,或者是一种虚伪的姿态,她一定以为她这一让,我就会受了感动,就会乖乖地就范了!哼,你还不认识我郭宁莲到底是怎样的人呢!

马秀英说:“天地良心,我有骗你的必要吗?到时候不把你扶正,你不嫁元璋就是了嘛,你并没有什么损失呀。”

郭宁莲咄咄逼人地说:“既然夫人这样大度,我也就当仁不让了。不过,口说无凭,你须出个字据。”

“这个自然。”马秀英口吻平和地答应了,说:“我来追你之前,已立好了字据。”说着向拴在桥头的坐骑走去。这可急坏了金菊,她三步两步赶到前面去,直愣愣地冲马秀英发起火来,“你是傻呀,还是疯了?她算个什么东西,你凭什么把元配正位让给她!说什么也不行。”她急得眼泪都在眼圈里打转了。

“好丫头,我没白疼你。”马秀英十分感动地望着金菊说,“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不傻也不疯,我自有我的道理,有空再跟你详细说。”

她从马鞍上的皮套里找出一张写好的且按了手印的契约纸,送到郭宁莲手上,说:“请小姐过目。”

郭宁莲看过,惊诧莫名地望着马秀英,问:“你这是真心?可没人逼你呀。”

马秀英说:“若不是真心,我会亲自来追你回去吗?”

郭宁莲低头沉思片刻,说:“你可不兴反悔呀。反悔我也不怕,有你的字据在!”

马秀英说:“天不早了,我们回城吧。”

郭宁莲长叹了一声:“难道这就是命?是老天在冥冥中精心安排的吗?”

金菊气得对马秀英说:“得了便宜还卖乖,真叫人看不上。”马秀英却说:“是我和她换,又不是你,你生这么大气干什么?”

金菊更气了:“狗咬吕洞宾,你不识好人心!”

眼前发生的戏剧性一幕,也真的把郭宁莲打了个措手不及。现在她再拒绝跟马秀英回滁州去就理亏了。但她无论如何不相信马秀英会善良到这种地步。也好,跟她回去,看她布的是什么样的迷魂阵!能让我郭宁莲上套的人还没出世呢。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朱元璋 作者:张笑天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