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第14章


新婚之夜不入洞房的新郎,却到另外一个女人跟前号啕大哭,却不是因为一个情字。一棵大树剪光所有的枝叶,只剩光秃秃的树干,这树干就是朱元璋。

由于朱元璋毫无二心的表现,这几天郭子兴很高兴,他昨天特地设宴为郭山甫送行。他对郭山甫说,他指望朱元璋为他打天下呢,可不止是民间所期望的养老送终。

心情好的时候,不论怎么忙,郭子兴都会约人弈棋。

郭子兴摆出了棋盘,张天佑来了。他看了郭子兴一眼,说:“姐夫气色不错啊,朱元璋没有表现出二心?”

“没有。”郭子兴坐下来,先执黑下了一子,占了右上角。说:“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你们几个总是疑神疑鬼,人家痛快得很。”

张天佑紧贴着它,紧了黑棋一口气,下了一子,他问:“你要人,他都肯放?”

郭子兴说:“我一窝给他端了,他二话不说,全答应。我倒心里有愧了,人家一片忠心,咱这样对待人家,人家会寒心的。”

张天佑说:“真奇怪呀!现在看,朱元璋不是大忠,就是大奸。”

“什么大忠大奸的?”郭子兴问。

张天佑认为,他是出于真心,那当然是大忠,如果他看破了我们的用心,却来个逆来顺受,换得我们的信赖,等待时机再动手,那可就是大奸了,十分可怕。

郭子兴说:“不可能是后者,你和天叙他们多琢磨点正经事吧,都老大不小了,没有真本事,只靠我这棵大树,何日是个了结?”

张天佑不好再说什么,用心下棋。

但朱元璋却有如走了一局被动的棋,仿佛郭子兴在自己的眼中下子,破坏了朱元璋的眼位,步步败局。

最后一缕夕照的余晖已经移下了西窗,屋子里开始昏暗起来,朱元璋一个人直挺挺地坐着,目光呆滞。门口的护兵笔直地站在那里。

突然,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响起,朱元璋一抬头,是徐达、汤和、陆仲亨、费聚、花云等人气呼呼地闯了进来。

朱元璋察颜观色,立刻明白他们来干什么,他立刻换了一副面孔,一扫悲愤的表情,热情洋溢地先发制人说:“你们来得正好,我正准备置酒为你们壮行呢!”

这一说,众将都愣了,你看我,我看你,最后都看看徐达。徐达问朱元璋:“这么说,你乐意?”他指的当然是郭子兴挖墙脚的事。

没等朱元璋表态,汤和粗鲁地说:“乐意个屁!这是没安好心!我说元璋啊,把我们这些人都从你跟前弄走,你光杆一个,可就好摆布了。”

朱元璋心想绝不可在部将面前流露怨情,他说:“你喝醉酒了吧?怎么胡说八道呢?”

陆仲亨说:“我们是心里有气。打横涧山,打滁阳又不是他郭元帅打的,我看他是担心你功高震主,想收拾你。”

“胡说!”朱元璋用力一拍桌子,训斥道:“说轻了,你们这是惑乱军心;说重了,这是离间我们翁婿之间的关系!”

话说得这么重,大出众将意料。一时大家情绪都很低落,汤和说:“真是多余,闹了这么个下场。”转身要走。

“回来!”朱元璋一喊,汤和只得站下。

朱元璋缓和口气说:“你们真能小题大做。让你们跟元帅杀回濠州去破围,是我提议的,你们怎么倒打一耙,归罪于别人呢?”

这更令众人吃惊,徐达也忍不住要问:“原来不是别人向你施压?”

朱元璋责备他连大道理、小道理都分不清。濠州与滁阳是一条藤上的两个瓜,濠州城一旦有失,滁州必难独存,救濠州即是保自己,他不把精壮之师、能征惯战之将派上去,那不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吗?

费聚头脑毕竟简单,不禁拍了一下大腿:“原来是这么回事呀!”

徐达毕竟老到些,他问:“既如此,为何不让你带兵去解濠州之围?”

朱元璋机敏地回答说:“郭元帅自然希望我代劳,这不是因为我新纳个小妾吗?我再三请战,他都要照顾我……”

众人都是释然的表情。汤和这才说:“这就一天云彩都散了,谁要拿咱朱总兵不当回事,那咱可不客气了。”又回过头来叫嚷:“摆酒席呀,元璋你可别说大话使小钱呀!你都有两个老婆了,我还一个没有呢!”

众人都哈哈笑起来。

李善长正在低头写什么,听见脚步声,抬头一看,是朱元璋来了。

李善长离座相迎,说:“我算计你该来了。”

朱元璋坐下问:“算我此来何事?”他没处说掏心话,思忖李善长定能洞察一切。

李善长说:“你不言,我也不说。”没想到他卖了个关子。

朱元璋说了句:“没什么,随便走走。”俯身望望,问,“先生写什么呢?”

“八条军纪呀!”李善长说,“你说了六条,我又加了两条,一条是不准破坏祖坟,另一条是不准在回民地区吃大荤,这两条弄不好,也会失民心。”

朱元璋说:“周到。今后军纪条规可以随时添加,凡是骚扰百姓的,都要严禁,不扰民而安民,是得胜之本。”

接下来是静场,两个人都不说话。

李善长一直观察着朱元璋,说:“没事我可要走了,肚子饿得咕咕叫了。今天不是吃朱将军的喜酒吗?”

朱元璋说:“摆酒的主人还没去,你忙什么。现杀猪宰羊,总要一个时辰才成席。”

李善长悠悠地笑着,说:“那我们就干坐着?”

“为什么干坐着?”朱元璋说,“你说话呀。”

李善长道:“并不是我请将军来说话的,而是将军找上门来跟我说话的呀。”

朱元璋意味深长地笑笑,说:“你猜我有什么事找你?”

李善长说:“来告诉我,叫我率文武之众都跟了郭元帅去,这是朱将军的主意。”

朱元璋顺水推舟道:“是呀,倾城之兵出动,才有望解濠州之围呀。”

李善长说:“那将军又何必愁肠百结呀?”这真叫一针见血。

朱元璋忍不住苦笑了:“这是从哪里说起!我好好的,怎么叫愁肠百结呢!”

李善长说:“既这样,咱们没话。”

朱元璋说:“你想说什么?”

李善长道:“反了,是你想说什么。你对徐达他们说的那番冠冕堂皇的话,也只能瞒他们就是了。”

朱元璋起立,向李善长毕恭毕敬地一揖,说:“还求先生教我。”

“你何须我教?”李善长说,“你走了一招很高明的棋呀。”

朱元璋说他言过其实了。他说自己并没有动什么心计。元帅要尽起精兵良将去解濠州之围,他理应全力相助,并不含权术呀。

见他仍不肯说真话,李善长生气地站起来,说他要去出恭,不陪他了。朱元璋这才拉住他的袖子,说别再打哑谜了,他是倾吐苦水来的,心里憋得好不难受啊。

这一来,李善长也就不用迂回暗示了。

李善长说:“郭子兴怕你,怕你什么?功高震主是古来通病,郭子兴夺去你赖以支撑的全部人马,一石两鸟,一可削你权柄,断你爪牙,又可试探你有无二心。你的高明处不在于委曲求全地全部答应郭子兴的无理要求,而在于你在最信任的将领面前也一点怨言不露,一般人很难做到,你把危险摆脱了,应当高兴,干嘛又发愁呢?”

朱元璋说:“先生对我真是洞若观火呀!请你千万别说破了。并非在下连生死与共的朋友也信不过,他们多是眼里揉不下沙子的个性,惟恐走露了风声。”

“我自然不会说破,”李善长说,“但冯国用、冯国胜岂能瞒得过?”

朱元璋一惊:“他们也看破了?”

李善长说:“他们刚从我这里走。”

朱元璋问:“他们怎么说?”

李善长道:“他们不让我告诉你,装糊涂,跟郭子兴去。但他们说,郭子兴这种心地偏狭的人,非但成不了霸业,寿命也长不了,人心归向,并不是外力所能阻断的。”

朱元璋也知道,这些朋友不会因为到了郭元帅身边就背弃了他。但他周围没了他们这些人,好比一棵树,砍去了所有的枝叶,剩一根光秃秃的树干,不是非枯死不可吗?

李善长说:“好在不会长久的。你实在不让我走,我留下就是。”

朱元璋说:“不好。你是他最看重的人,你留下,他会不放心的。”

李善长说他自有办法。

夜已深,外面的鞭炮声仍此起彼伏。

朱元璋踏着地上积了厚厚一层的爆竹纸走来,显然酒喝得多了,脚步有些不稳,几个护兵上来要搀扶他,又都被他推开。

路过披着彩绸红花,窗上贴着大红喜字的新房,他停顿了一下,却绕开了,径直上楼,这怪异的举动令守在新房门口的丫环七巧不解,立刻跑进去报信。

郭宁莲一直在洞房里等朱元璋罢酒散席。

高高低低几十支红烛把屋子照得亮堂堂的,新人郭宁莲并不像别的新娘那样安静地坐在床头等待新郎到来。她在灯下擦拭着一把寒光四射的宝剑。

丫环七巧跑进来报告,说总兵大人不知怎么回事,路过新房门口看了一眼,没进来,上楼去了。

郭宁莲皱了一下眉头,却故作镇定地说:“别大惊小怪的,他爱上哪儿去就上哪儿去。”

丫环只得退出去。

朱元璋并非忘了今天是喜日子,他心头像压了千斤重石,透不过气来,尽管李善长称赞他“忍为贵”、“不露为上”,并不能缓解心头的悲愤之情,连自己的岳父都视自己为异己,时时处处防范,今后怎么办?不是要步步荆棘、处处掣肘吗?越想心里越堵,越堵越想痛痛快快地发泄一阵,而能让他宣泄的人,除了通情达理的马秀英,还能有谁?

马秀英在灯下写大字,金菊打了一盆热水进来,说:“该洗脚睡觉了,今天再也不用点灯熬油等他了。”

马秀英知她指何而言,看了她一眼,笑道:“小妮子,你比我还在乎呢。”

金菊也笑了:“我是替小姐抱不平啊。”

忽然一阵楼梯响,马秀英停下笔侧耳谛听,说:“怪呀,他怎么回来了?”

“谁回来了?”金菊马上想到她说的是朱元璋了,便说,“怎么可能?这工夫和新娘子亲热还亲热不过来呢。”

话音未落,朱元璋真的掀开门帘子进来了,像往常一样,往椅子上一坐,说,“金菊,打洗脚水来。”

金菊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看了马秀英一眼。马秀英笑吟吟地说:“你喝多了,走错门了,你该到新房去。”

“我哪儿也不去,就在这儿,这儿是我的家。”朱元璋固执地说,他见旁边有一盆水,就脱了鞋袜伸进脚去。

马秀英着急了,觉得这样会伤害郭宁莲,就像哄孩子似地说:“听话,你怎么能使性子呢?你今天是和人家郭小姐成亲的好日子,你把人家扔下,那成何体统了?那会伤人家心啊。”

朱元璋突然一阵阵悲从中来,眼里涌出泪来,哽噎着说:“谁知道我的心苦不苦?我伤不伤心?我把心掏给人家,人家还不饶我呀!”

他越抽噎越厉害,以至于放声大哭起来。

马秀英慌了,金菊更六神无主了,一劲儿问:“这可怎么办?要不要去叫人?”

马秀英制止了金菊。只有马秀英知道丈夫的苦衷。男儿有泪不轻弹,那是不到伤心处啊。他有了天大的委屈,不到爱妻跟前来哭,谁会看重他的廉价泪水?这么想了,马秀英反倒心里阵阵发热。

马秀英吩咐金菊先出去,叫她把门窗都关上。

金菊麻利地关紧了门窗,躲了出去。

马秀英坐到朱元璋旁边,拿面巾为他擦泪,柔声说:“你看你,哪像个男子汉大丈夫!倒像个不懂事的孩子了。不要紧,不是没天塌地陷吗?有什么苦恼事说出来,我替你担一半。”

朱元璋只是流泪不语。

马秀英这普普通通的几句话,如同一只巨大的温暖的手,轻轻地抚平、温暖了他那颗冷得发抖的心。

马秀英平静地走到案前,拿了一幅刚写好的中堂叫朱元璋看:“你看,这是我写给你的。”

朱元璋一看,是“能屈者能伸”五个隶书大字。

朱元璋眼睛一亮,故意问:“什么意思?”

马秀英说:“你明白,我又何必说穿?”

朱元璋突然觉得自己太没分量了,怎么好在女人面前作女人状?他倒不怕马秀英笑自己儿女情长,倒是怕她笑自己英雄气短。

朱元璋渐渐平静了,多少有点失悔,便说:“其实也没什么。多喝了几杯酒,我也不知怎么的了。”他的掩饰也是很不周严的。

马秀英说:“方才你哭,是真情流露,现在这话就是敷衍了。我不强求你说,你也不必为难。”

朱元璋问:“你说我会有什么烦恼事?”

马秀英说:“被人猜忌,当然烦恼了。”

朱元璋说:“你听到什么了?”

马秀英说:“父亲很得意地告诉我,他认为你对他忠贞不二,他把你的四梁八柱全都要走了,你都没有怨言。”

朱元璋的泪水又淌了下来:“只要他还认为我忠诚于他,我也不白为他出生入死了。”

“这还是有怨言嘛!”马秀英说,“你别怪他,他耳朵软,没主见,我弟弟他们又总是容不得人,在他耳边吹阴风,你别往心里去就是了,有我呢。”

朱元璋半夜三更在外面游荡不入新房,彻底激怒了新娘子。

郭宁莲大步走出新房。七巧从后面追出来:“小姐,你上哪儿去呀?”

见她要上楼,七巧急了,上来拉她:“你这么去了,闹起来多没面子呀?”

郭宁莲也不理睬她,已举步上楼了。

此时朱元璋心里亮堂多了,他解嘲似地说:“行了,哭几声好受多了,你一定笑话我了。”

“不,”马秀英说,“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愿意在我跟前哭一场,诉诉委屈,说明你不仅把我看成是夫人,也看作是红颜知己。我为什么写这五个字给你?其实响鼓何用重槌,你什么都明白。”

“谢谢夫人。”朱元璋很感动,说,“有机会你多在你父亲面前美言,我就无忧了。”他拿起她写的字幅,反复看,那才是语重心长啊。

马秀英说:“其实你够小心的了。去打横涧山时,部下用了你的旗号,你连忙制止,这都为了大局。我知道,那些名人志士都是看你朱元璋肯招天下贤才众望所归的,我父亲没有这个魄力,也难成大业,这我知道。”

朱元璋忙表白:“你千万别这么说,我可没有一点僭越的念头。”

马秀英说:“你看,你我虽为夫妻,你还是防我三分啊。也难怪,谁让我是元帅的女儿呢。”她认为向理不能向亲,有德者方能有成,否则费尽心机,天也不佑,她虽看不准朱元璋的日后到底会怎么样,但他踢的头三脚还是令人信服的,她让朱元璋放心,无论发生什么样的情形,她都与他共生死。

朱元璋眼含热泪地拥抱了马秀英。

恰在此时,房门突然推开,郭宁莲出现在门外。马秀英怕发生不愉快的误会,忙从朱元璋怀中挣脱出来,朱元璋也忘记了脚还在水盆里,往起一站,带翻了铜盆,水洒了满地。

郭宁莲讥笑地说:“这怎么说!早知你们俩躲在这里如胶似漆地缠绵,我不该来呀。”

马秀英带笑说:“妹妹快请坐,我正要催他快回新房去呢。”

郭宁莲四顾打量着房中的陈设,说:“我可不做那棒打鸳鸯的事。”

马秀英一本正经地说:“真对不起,今天他到我这儿来,完全不是儿女情长,我也不该瞒妹妹,他是受了委屈,只能到我这儿发泄发泄。”

“是呀,”郭宁莲分明看见了朱元璋脸上的泪痕,说,“难舍难分到哭一场的地步,也着实叫人同情。早知这样,又何必要我呢?我不是个多余的人吗?”

马秀英说:“妹妹误会了。”

朱元璋很气恼,没好气地说:“你这是干什么,夹枪带棒的!我想到哪儿就到哪儿,我连这点自由也没有了吗?”

这一说,郭宁莲扭身就走,说:“你永远留在这里才好呢。”

她一阵风地走了后,马秀英说:“真是的,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行了,你快过去吧,服个软,今天毕竟是洞房花烛夜呀。”

朱元璋索性开始脱衣服,往床上一躺,说他偏不去,今天就要睡在这儿。

马秀英板起面孔说:“你若这样,你永远别到我屋子里来。”

朱元璋坐起来:“怎么你也是这句话?”

马秀英说:“新婚之夜你睡在外面像话吗?”

朱元璋说:“你听听方才她阴阳怪气地说了些什么!”

马秀英善解人意地说:“换成我,也会像她一样。人家知道你和元配夫人怎么回事?说不定是元配挑唆的呢,不生气才怪,你不回去,不是连解释的余地都没了吗?”

朱元璋这才懒洋洋、迟疑着站起来。

金菊过来,把朱元璋的袍子往他身上一披,向门外一推,立刻把房门关上了。

朱元璋只得往外走,才发现还光着脚呢。又回去敲门,里面两个女人咯咯笑着,又把一双鞋从门缝里丢了出来。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朱元璋 作者:张笑天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