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第17章


不让老泰山称王,朱元璋把王冠留给自己吗?女儿给母亲行贿,买的是平安。有在爱妻面前也不能袒露的私密吗?不是花心而是野心。

房中只有李善长、朱元璋两个人时,李善长的话就少有顾忌了,既然他全身心地来辅佐被认为是明主的朱元璋,就必须竭尽全力。他托着一杯热茶,在客厅里踱着优雅的方步,李善长说:“一味退让,也不是办法,你想过了吗?郭子兴活不了多久了。”这话听起来有点耸人听闻。李善长说冷眼看郭子兴病很重,他又是心思很重的人,芝麻大的事会琢磨七天七夜,这种性格,对养病不利。郭山甫早已测定,郭子兴不久于人世了。所以李善长劝朱元璋倒不如顺着他,让他称王,过几天孤家寡人的瘾。

朱元璋说:“这岂是儿戏?如果因为满足他的私欲而坏了义军大事,太不值得了。”

李善长是从大局考虑的,不让他称王,他身边的小人又会去搬弄是非,一定说朱元璋不让他当王,是自己想当。这话郭子兴又一定相信,所以李善长才说朱元璋已处于险境。

朱元璋很苦恼,他说自己不争权,到出力时舍生忘死,怎么还换不来真心呢?

李善长说:“你不是反反复复地看过《资治通鉴》吗?前事不忘,后世之师,还用我说吗?”

朱元璋说:“那现在怎么办?我已退无可退了呀!原本想躲开濠州,打下滁州站住脚,他又跟了过来。”

“这里并不算好,”李善长说,“我们必须另立门户,去打和州。”朱元璋说:“现在时机倒是很好,听说元朝丞相脱脱被贬,后又被处死了?”

李善长说:“是由于内乱,有个叫亚麻的丞相向至正帝进了谗言。现在,我们滁阳兵民陡增,又来了六合难民,你算过吗?粮食还能吃几个月?”

朱元璋说:“没来得及过问。”

李善长说他倒问了,最多能吃到明年一月,粮荒一起,军心民心必大乱。和州是靠近长江的富庶之地,如果打下和州,就与太平隔江相望了,可以大展宏图。

朱元璋说:“我恨不得早一日摆脱这里,只有先生知我心,我们先谋划着,不宜过早说出去,夜长梦多。”

诚如李善长所言,郭子兴由于心里憋闷,病势日重。他也不能否认,朱元璋说的有道理,以现在的几万人马,仅占滁州一山城就称王,确实招风,是险事。可是内弟和儿子交相攻讦朱元璋,说他不让父亲称王是想虚其位取而代之,尽管郭子兴驳斥了他们,心里未必不犯寻思,他也知道,人心隔肚皮呀。

郭子兴病恹恹地卧于床上,不断地咳着,张氏正服侍他吃药,郭天爵、马秀英、郭惠都在房中。

张天佑、郭天叙进来了,站在床头。郭天叙问:“父亲好些了吗?”

张天佑说庐州有个名医,他已花重金去请了。

郭子兴吃过药,抹抹嘴,半倚在床栏杆上,有气无力地说:“治得了病,治不了命啊。我总感到胸闷气短,四肢无力,这病来得不轻啊。”说罢又一阵阵剧咳,脸憋得通红。好些后,他问:“城里都安稳吗?”

张天佑点点头:“只是叫朱元璋拔了头筹……”他刚说了半句,猛然发现马秀英在场,立即转舵,“朱元璋也确实谋勇兼备,姐夫没白器重他。”

马秀英感到自己在这不方便,拿起空药碗出去了。

张氏埋怨弟弟说:“你怎么说话看不出眉眼高低呢?”

郭天叙说:“你们出去听听吧!全城军民快把朱元璋捧上天了,没有一个人称颂父亲。”

“又来了!”郭子兴很生气,又咳个不停。

“快别在这儿气你父亲了。”张氏说。

张天佑拉了郭天叙一把要走,郭子兴却摆手不让他们走,二人只得往前凑了凑。

郭子兴说:“你们省点心吧,你们这样疑神疑鬼的,一旦我一口气上不来……你们怎么办?你们斗得过朱元璋吗?如果你们相安无事,他也不会赶尽杀绝。”

这是郭子兴积存在心底的话。他虽无大才智,却也比常人聪敏,他岂不知内弟和两个儿子口袋里有几升米?他只求日后朱元璋能容得下他们就烧高香了,他曾指望过将来把权柄交给郭天叙,又怕朱元璋不肯,他深知两个儿子捆在一起,也不是朱元璋的对手。

郭天叙还要争辩,张天佑又拉他一把,不让他说下去。

表面上,张天佑、郭天叙顺着郭子兴的意思点头,但心里想的却和郭子兴全然不同。

从郭子兴房中出来,张天佑把两个外甥叫到他家,关紧门窗,摆上酒菜小酌,郭天叙知道,喝酒不过是个幌子,舅舅有大事相商,除了对付朱元璋,岂有他哉!

郭天叙说:“我爹好糊涂,心又软,方才我要把话说明白,你为什么拦我?”

张天佑说:“他在病中,怕气。再说,他并不是对朱元璋放心,而是朱元璋羽翼已丰,没办法。想从他口中逼出一句破釜沉舟的话来,太难了。”

郭天叙说:“父亲担心的是他百年之后,怕咱们受制于朱元璋。哼,这步棋傻子都看出来了,现在朱元璋只是碍于面子而已。”

郭天爵说:“兵权不是又都收回来了吗?”

郭天叙认为那只是形式,人心都在朱元璋那边,到时候振臂一呼,不是易如反掌的事?

张天佑主张宜早不宜迟,要赶在元帅咽气前下手,不然就晚了。

郭天爵说,好是好,万一父亲不愿意,会把他活活气死的。

“你懂什么!”天叙说自己最会揣摸父亲的心思了,父亲最担心的是朱元璋权大势众,不然上次回援濠州,为什么把朱元璋的左膀右臂全要过去了?

张天佑又探得一个新消息,听说朱元璋又要去打和阳了,他越打越强,越打越兵多将广,现在不下手,将来就不好收拾了。

郭天爵说:“万一父亲不在了,他还不得抢着当元帅呀?”

“那是客气的。”张天佑长叹一声,危言耸听地说,“真有那一天,咱们的脑袋能不能在脖子上长着都不一定了。”

郭天爵很吃惊:“他好歹是我姐夫啊,狠得下心来吗?”

“到那时候,亲爹都一样翻脸,”张天佑说,“从前咱们在元帅面前说他坏话,朱元璋能不记恨在心吗?他这人很有城府,表面上什么都不争,骨子里恨死我们了。所以,趁元帅没死就除掉他,还容易一些。”

郭天爵说:“爹若不答应呢?”

“没你的事。”郭天叙怕他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便申斥弟弟说,“闭上你的嘴,不准乱说。”

与朱元璋同样不安的还有一个人,就是不显山不露水的马秀英。她从隔岸观火的角度早把这场已闻到硝烟味尚不见战火的窝里斗看得一清二楚了。在父亲面前,她插不上话,在两个哥哥跟前,也无从说起,人家会认为她必定是夫唱妇随,没说话先减去九分分量。想来想去,她帮朱元璋度过难关的惟一办法是打通养母张氏的关节,迂回行事。她知道,每次打了胜仗,好多将领都带来些珠宝、首饰之类的战利品来孝敬张氏,这也是一种曲线媚上之术,希求张氏在枕边吹点和风,而不是阴风。

马秀英发现,朱元璋从不干这种事。是他以为一家人无须如此吗?并不是的,他手上也真没有珠宝,每次战利品他不是缴公,便是奖赏了部下,马秀英积攒的一些都是自己拿份子钱买的,寥寥无几。

想来想去,她决定舍出全部私房钱,一律换了珠宝、首饰。

马秀英背着朱元璋,提了个嵌贝漆盒来到养母张氏房中,张氏正和几个丫环斗牌,郭天爵在一旁帮腔。见马秀英进来,张氏拂乱了牌,不玩了。

一个丫环说:“敢情钱都让太太赢去了。”大家笑着散了。

张氏说:“快坐,出了阁,你也不常到我这儿来了。元璋还好吧?”

“好,”马秀英说,“爹病着,上上下下就得他多上点心吧,也有些事尽量多让天叙和舅舅他们管,他也太累了。”说这话时忍不住看了天爵一眼。

张氏说:“女婿半个儿嘛,他别见外,元帅不指望他指望谁?不过呢,人心可得长正了,朱元璋一个穷和尚,能有今天,他自个得拍拍心口窝,想想感谢谁,人得讲良心。”这后半句很有点敲山震虎的意味了。

一听这话,马秀英有几分紧张,正要说话,傻乎乎的郭天爵插了一句:“若不是爹护着他,舅舅他们早收拾他了。”

马秀英大惊,张氏急忙呵斥郭天爵:“你怎么顺口胡说呢!怎么会有这种事!再不济,也是一家人啊。”又往外轰他,“去干你的吧,我跟你姐姐说会儿话。”

郭天爵走了,马秀英笑吟吟地打开那个嵌贝描金漆盒,张氏一见,又惊又喜地张大了嘴巴,里面全是珍珠、玛瑙、翡翠,令人眼花缭乱。

张氏问她这是哪来的?

马秀英捡起一颗鸽子蛋大小的莹莹泛光的珍珠,说这是占城(越南)贡奉给皇上的夜明珠,后来不知怎么落到丞相脱脱手上,这次脱脱打败了,丢盔卸甲,扔了这个百宝箱,朱元璋不想占为己有,他让马秀英拿来孝敬娘的。

张氏不由得心花怒放,眉开眼笑,她爱不释手地一件件摆弄着珠宝,说:“真是稀世之宝,长这么大,别说有,就是看都没看过。”

马秀英叫娘快收起来吧,嘱咐她不要对外人说。

张氏让马秀英留几件。

马秀英淡然一笑:“娘还不知道我的脾性?我对这些首饰什么的从来就不喜欢。”

“你从小倒有这个脾气,”张氏顺水推舟地说,“给你头上插个簪子你都嫌嗦。”她把盒子盖上盖,说:“难为朱元璋了,打仗弄点东西还想着我。”

马秀英说:“他说娘在人前人后总是维护着他,他心存感激,不知怎样报答。”

“谁说不是。”张氏煞有介事地说,“若不是我总在老头子跟前叨念元璋忠诚,那些一肚子坏水的人还不得把他吃了呀!元璋有什么过错?就是太能了,树大就招风,人有才干就遭忌。”

马秀英说:“外人对元璋生嫉妒之心,咱没办法,家里人互不信任,就令人寒心了。”

张氏当然懂得马秀英何所指,就说:“也都是外人挑唆的。其实大家都是好心,怕有个闪失什么的。你放心吧,也告诉朱元璋放心,有我在呢,老头子听我的。”

马秀英点点头:“谢谢娘护着我们。”

“你是娘的心肝宝贝,不护着你护着谁呀!”张氏说。

郭天爵从母亲房中溜出来,直奔马秀英的楼上去了。他料定此时只有金菊一个人在,他对金菊早已垂涎三尺,一是惧怕马秀英,二是怕朱元璋,今天不是好机会吗?

果然只有金菊一个人在窗下刺绣。郭天爵撩开门帘子进去,故意问:“我姐不在?”

金菊站了起来:“不在。”

郭天爵不想走,在书橱前浏览着,时而胡乱翻一翻书,又随手乱扔。金菊过来制止说:“二少爷又乱翻,上回害得我挨了一顿骂,你不知道你姐姐的书从来不喜欢别人动吗?”

“你怕她,我可不怕!”郭天爵涎着脸,竟伸手在金菊脸蛋上捏了一下,“你不是我姐的,我动总可以吧?”

金菊打了他一下:“别又动手动脚的,你快走吧。”郭天爵还往跟前凑,这时门帘子一掀,马秀英回来了,郭天爵好不晦气,赶忙往外溜。

马秀英看了他一眼:“怎么我一来你就走啊?”

郭天爵说:“我有事。”走了。

马秀英问金菊:“他来干什么?”

“哪有正经事,胡搅歪缠呗。”金菊说。

马秀英心里猛然一动,忽然问:“他是不是对你有那个意思?”

金菊脸红了:“小姐说什么呢!”

“这有什么!”马秀英说,“你若是也看上他了,我给你做主。”

金菊说:“我虽是个下人,也看不上他那个傻乎乎的样儿,小姐若真这么做,我就去死。”

“不干就算了,用得着死呀活的吗?”马秀英沉了沉,说:“你去跟他探探口气,也许能问出天叙和舅舅想怎么对朱元璋下手。”

“什么?对他下毒手?”金菊叫了起来,“这不是没有天良了吗?”

“我也只是疑心。”马秀英说,“没这事更好,万一有个风吹草动,好有个防备呀。”

马秀英这一说,金菊上心了,她说:“交给我吧,我若肯给天爵一个好脸色,他连祖宗都能卖了。”

马秀英不禁大笑起来:“你这疯丫头,嘴这么阴损。”

朱元璋回来时,马秀英正在灯下看书,她看了朱元璋一眼,说:“你今天有什么喜事吗?一脸喜气。”

朱元璋今天心情确实比平时好。他说:“很怪呀,今天见到你娘,别提她有多客气了,说了一大堆好话;我去看望你父亲,他也和往常大不一样,让我放开胆子该怎么干就怎么干。本来反对我攻和阳,今天也点头了。”

“本来应该这样啊。”马秀英心知肚明,是送给张氏的珠宝起作用了,她嘴上却说,“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朱元璋说:“不对。我听你娘说我总是惦记着她,又说太破费了什么的,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你背着我干什么了?”

马秀英轻轻叹口气:“能干什么?还不是替你堵窟窿什么的。”

朱元璋有点惊奇:“你给你娘送礼了?你们娘儿俩,用得着这个吗?”

马秀英说不是她送礼,是他这姑爷孝敬丈母娘,送点礼也应该呀!

朱元璋心里又不痛快了,他说:“你什么意思?是怪我朱元璋不懂人情世故,慢待了你家人?我不收礼,你又不是不知道,征战回来,战利品我除了上交,也都分给部下了,我分文不取,我没有东西可送,你是怪罪于我,才替我送礼,反过来又奚落我让我难堪?”

马秀英一直笑吟吟地望着他,等朱元璋发作完了,她才实话告诉他,她是给娘送了些珠宝,而且是以朱元璋的名义送的,她没有别的意思。好多将领在征战之后都拿些战利品送给娘,她每次都展示给马秀英看,送礼的人惟独没有朱元璋,马秀英是什么滋味?娘也不是圣人,她偶尔在爹跟前说朱元璋几句不咸不淡的也是正常啊!马秀英说替他送礼,是拿她的私房,是一片好心,却没考虑有损他清廉的名声了。

朱元璋好不惶愧,她最后一句明显是讽刺,他朱元璋不是太不识好歹了吗!他忙过来拉住马秀英的手说:“我错怪娘子了,我混账啊!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马秀英叹口气,说:“我知道你也很难,我夹在中间也不好过。听说你马上要领兵打和阳?”

朱元璋点点头,他说滁阳是个小山城,坐吃山空,不是久守之地。况且马上会闹粮荒,不能等着坐困愁城啊。

马秀英问他打和阳有没有别的想法?光是忠心耿耿?她意识到朱元璋想另立门户。

朱元璋很敏感地盯着她,问:“我不懂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连你都怀疑我有贰心?”即使在爱妻面前,他也不想把心底最隐秘的东西掏出来,虽然他也有几分抱愧。

马秀英也不想逼他,叹口气说:“你至少是一石两鸟吧?你不承认也没关系。我看你尽快攻下和阳为好,最好离开这是非之地,眼不见心不烦。”

朱元璋经她点破,不好再说什么了,便说:“知我者夫人也。”

这时金菊进来了,她点手叫马秀英出去,朱元璋问什么事鬼鬼祟祟的?二人笑而不答。原来金菊奉马秀英之命,主动地约会了郭天爵,郭天爵大有受宠若惊的感觉,答应马上来。

马秀英便借故和朱元璋出去了,说去看看小妹惠儿,她正练画。

他们走后不久,金菊就看见郭天爵的身影出现了。

郭天爵在窗下转来转去,不时地仰望楼窗。

金菊的头露出来,郭天爵说:“你下来,我有一件东西给你。”

金菊嘻嘻地笑着说:“我忙着呢。”她故意拿他一把。

“有什么好忙的!不是你约我来的吗?”郭天爵说,“你下来,我有话对你说。”

金菊缩回头去,一阵楼梯响后,金菊跑了出来:“有事快说。”她手里拿着绣花绷子。

“在这儿不方便。”郭天爵说,“咱到假山那边去。”

金菊迟疑一下,没有表示反对。

郭天爵和金菊来到假山后,这里树大叶茂,藤萝披拂,很静,郭天爵见四周没人,立刻上来搂抱想亲嘴。金菊忙用绣花绷子挡住他的嘴。

郭天爵涎着脸说:“想死我了,你就答应我吧。”

金菊说:“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可不是供你们爷们儿玩乐的烟花女子。”

郭天爵说:“我是真心想娶你呀。”

金菊说:“我一个丫头,哪配呀!”

“我不嫌就行了嘛!”郭天爵说,“我娘一定能听我的。”

“我可是你姐姐的陪嫁丫头啊!”金菊开始把话题往这上头引,“你姐夫若不发话,你也休想办成。”

“他算个什么东西!”郭天爵果然上套,不屑地说,“他凭什么管我们家的事!”

金菊说:“这你可就不知道了,谁不知道你姐夫屡立大功,滁州城上上下下,谁不知道是你姐夫大权在握?”她在用激将法。

郭天爵不知是计,就说:“你不用怕他阻拦,他自己的事还没管好,说不定哪天脑袋搬家呢,倒有心思管别人!”

金菊心里暗吃一惊,心想他们背地里果然要下毒手,马秀英真是精明,一眼看破了。她故意说:“我才不信呢。你爹是他的老泰山,你们都是一家人,是亲三分向,谁敢欺侮到他头上。”

郭天爵说:“谁跟他一条心!我爹一死,他不得抢着当元帅呀!我们早看到这一步棋了。”

金菊为了进一步套出实底,再度激起他的醋意,说:“实话告诉你,朱元璋对我也有那点意思,碍着你姐的面子,暂时忍着呢。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你能争得过他吗?他至少是近水楼台呀。”

这一说,郭天爵的火气上来了,恨恨地说:“这王八蛋,难道天下好女人都得叫他霸占了吗?金菊,我告诉你个实底,你不用担心,他活不了几天了!”

望着他那恶狠狠的眼神,金菊故意说:“我不信,你别在这里买我好。”

“我敢发毒誓!”郭天爵说,“有一句谎话,下雨天我叫响雷劈死!”

金菊问:“你们想怎么制他呀?”

郭天爵说:“你可不能告诉我姐呀……”神魂颠倒的郭天爵早已成了金菊的精神俘虏了。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朱元璋 作者:张笑天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