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第18章


左眼跳财,右眼跳祸,太上老君帮朱元璋免了杀身之灾。活着未能封王,死后封号写在墓碑上不知是给谁看。捡个鸡毛当令箭,放牛娃发号施令管不管用?

朱元璋早上起来就说右眼皮跳,跳得他心里发慌。金菊劝他今天躲在家里哪儿也别去,她说这是躲灾。金菊说,男人是左眼跳财,右眼跳祸。朱元璋断然不信这个,但心里别扭。

果然,还没装束好出门,郭天爵来了,传达张天佑的话,说请朱元璋到张天佑府上去,请他喝酒。

没等朱元璋表态,马秀英过来挡驾,一不过年,二不过节,摆什么宴席!况且一家人,更用不着,师出无名,她说朱元璋有大事要办呢。

不一会儿郭天叙又来请了,朱元璋心里想,这定是鸿门宴无疑了。他怕马秀英担心,就说,一定有要事相商,喝酒在其次。一听这话,郭天叙便顺水推舟地说一点不错。

见拦挡不住,马秀英出去了。等朱元璋走到帅府辕门时,看见郭宁莲来了,一看她那有点臃肿的着装,他就明白了。

郭宁莲已经穿上了盔甲,又在外面罩上了宽大的长衣,背起了宝剑。

朱元璋已知她的用意,就说:“你不用去,自然会逢凶化吉的。”

“我就是你的樊哙,”郭宁莲说,“什么鸿门宴我都敢去。”她倒是一针见血。

朱元璋问:“你怎么知道我去赴的是鸿门宴?”

郭宁莲说她能掐会算。

朱元璋说:“一定是马秀英让你去的,对不对?”

郭宁莲也不否认,她说:“你有两个夫人,一文一武,保护着你,你是哪辈子修来的呀!”

朱元璋说:“当然是前世尽做好事修来的。”

这时门外有人喊:“朱将军,张将军在元帅府大门外等你呢。”

朱元璋应了一声,迈步往外走,郭宁莲紧紧跟上。

朱元璋从辕门出来,见张天佑、郭天叙、郭天爵几个人在上马石旁等他,早有点不耐烦了。朱元璋说:“都是自家人,何必这么客气。”

张天佑说这是元帅吩咐下来的,他说他身体有恙,不能躬逢,要我们几个好好请你喝几杯,以表达元帅的感激之情。

朱元璋说昨天去看他老人家了,气色不错,看来无大碍。

郭天叙看了一眼杀气腾腾的郭宁莲,说:“姐姐就不必去了吧,我们不会把姐夫灌醉的。”他尽量把话说得轻松,显得平平常常。

郭宁莲坦言自己不光是他的夫人,还是保镖的,走到哪儿我必须跟到哪儿,并且申明这是他姐姐吩咐的。

张天佑忙打圆场说:“请便,请便。”

路上,一行人走着,朱元璋不时地观察着他们三个人的表情,越看越不自然,尤其郭天爵,肌肉都很紧张,他几乎不敢正视朱元璋的目光。

朱元璋心里由犯疑到警觉,他意识到自己正向刀山火海走去。他走着走着忽然停步,仰起头来看天,看得很专注,很投入,很莫名其妙。

张天佑不知他在看什么,便也抬头望天,这一来几个人都不约而同地看天空,天上飘过来几朵白云,像一片片丝棉,轻轻舒卷着,仅此而已。

张天佑看不出什么名堂,先收回了目光,敌视地在朱元璋脸上寻求答案。

郭天叙悄声问张天佑:“他看什么呢?”

张天佑摇摇头。

朱元璋忽然双手合十望空拜了几拜,大声说:“谢谢太上老君救命之恩。”

几个人都觉得莫名其妙,都不解地望着举止怪异的朱元璋。朱元璋忽然怒目圆睁,剑眉倒竖,招风耳朵和大下巴也显得狰狞起来,他手指着张天佑三个人厉声说:“我与你们无怨无仇,你们凭什么要在酒里下毒害我?”

张天佑吓了一跳,这只有他们三个人知道的除奸之计,朱元璋怎么会知道?他忙说:“这是从何说起?”

朱元璋说:“你还敢狡赖!如果不是太上老君现身来告我趋吉避凶,我朱元璋今天就叫你们几个小人害了!”

郭宁莲刷地抽剑在手。气氛更紧张了。

郭天叙忙说:“姐夫息怒,我们一片好心,代父置酒,绝无害姐夫之意。”

朱元璋说:“你们的丑行瞒得过神明吗?太上老君告诉我,你们把毒药下到了酒里,还说趁元帅死前毒死我,以免我篡权。”后半句是他的推测,但他以为不会猜错。

郭天爵先筛糠了,郭天叙也吓出了汗,指天咒地地说:“我们若有歹意,不得好死。”

郭宁莲说:“不跟他们废话了,走,回去。”

“不,”朱元璋却说,“郭元帅赏的酒不去喝,那不是不识抬举吗?走,去喝酒,我倒要品尝品尝毒酒的滋味。”

张天佑早软了下来,他不得不相信,确有神灵在庇佑着朱元璋。他泄气地说:“走吧,到了地方就知道了,我们怎么会不分里外,加害于你呢。”

朱元璋利用太上老君成功地保护了自己,没让张天佑的毒酒烧烂了他的五脏六腑。张天佑几个人吓破了胆,不得不放弃毒杀朱元璋的计划,几个人吃了一顿谁也不知滋味的饭,各怀心腹事,不到半个时辰就散了,朱元璋一口酒都没沾。

朱元璋没把这事告诉病入膏肓的郭子兴,没事人似的在他的总兵衙门召集将领宣布攻打和阳觅生存的计划。

朱元璋的攻取方案稳妥又大胆。他说这次取和阳,只能胜不能败,他准备智取。停了一下,他从案上拿起两枚号牌,上面有“庐州路义兵”五个字。朱元璋令郭兴马上找工匠,照这个号牌打造三千枚,选择勇士,由缪大亨、陆仲亨率领,全部穿青衣,扮成民军,去犒劳和阳元军。另一路由汤和、花云率领,穿红衣,两路分先后,趁和阳守敌麻痹,可一鼓而破城。

众将领命。

朱元璋分析道,我们攻和阳,元军必来夺滁阳,以断我后路,令我恐慌,故滁阳也免不了一场大战,应当在滁阳城下消灭敌人,因而也在滁阳城外布了重兵。

李善长又叮嘱大家不可大意,元军几十万就在这一带,要打,就痛痛快快,不可久拖。

这一天,郭子兴病势稍轻,坐于榻上,郭天叙陪侍。张氏和小女儿郭惠进来,张氏用方盘托了一个碧玉盏,是刚熬的燕窝汤,让他用一点。

郭惠此时已有十岁左右,长相秀丽,她用调羹喂郭子兴喝了几口。郭子兴问:“和阳方面有消息吗?”

郭天叙皱了皱眉头说,好像并不顺手,有探子报,倒把大股元军引到滁阳来了。

“是吗?”郭子兴心里立刻像压了块巨石,这正是他担忧的,这真是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他吩咐马上去叫朱元璋来,燕窝汤也喝不下一口了,不住地唉声叹气,郭惠怎么撒娇哄他,也没见笑脸。

朱元璋此时也在生气,是因为缪大亨误了战机。

朱元璋、李善长、徐达几个人正在议事,郭宁莲引着个探马进来,探子道:“启禀总兵大人,汤将军有信报来。”

朱元璋看了信,气得把信摔了:“这个缪大亨!如此之笨。”李善长拾起信看着。

郭宁莲问:“怎么了?”

原来缪大亨、陆仲亨本是带青衣兵先行的,他们过陡阳关时,和阳哨兵得知消息,报告说庐州路义兵来支援和阳了,和阳父老备酒肉出城迎接。由于他们在路上吃了一顿饭,把时间耽搁了。

这真叫人啼笑皆非。

幸好汤和、花云领的红衣兵倒是老老实实按规定路线抵达和阳城下,元朝守军出城迎战,但单兵深入,又只有三千人抵什么,吃了败仗,后退二十里,才碰上青衣兵酒足饭饱地上来。后来合兵一路,好歹打败了元将,到底占了和阳。

徐达说,这就好。这叫有惊无险。

这时又有探马来报,元军在平章帖木儿率领下来协助攻打滁阳了,围得水泄不通。

朱元璋说:“来得好快呀!走,我们上城看看去。”

他们刚出屋,郭天叙来了,说:“父帅请姐夫过去呢。”

朱元璋只得让徐达他们先去看敌阵,自己与李善长一起来见主帅。

郭子兴挣扎着从床上起来,带病坐在帅座上,问刚刚进来的朱元璋:“你说怎么办吧?都是打和阳惹下的祸,现在元军几十万兵临城下,已经派使者来劝降了。”他手里抖着帖木儿的劝降信一筹莫展。

朱元璋尽量用自己的镇定和胸有成竹来影响他,指出我们已如期占了和阳,这就不怕了。我们可关闭三座城门,把兵力集中到南门把守,坚守待援,等和阳兵返回来,里外夹击,敌人必退。

张天佑主张把元军使者杀掉,把人头挂在城门旗竿上以示拒降。想叫我们投降,帖木儿想得太美了。

朱元璋坚决反对杀掉使者,杀了他,帖木儿会以为我们胆怯了,才杀使者,只能加速敌人增兵。

李善长也说:“朱总兵的话很对,可用城中固守的阵势吓唬他,使他们不敢攻城。”既然他们这样有把握,郭子兴也就不再说什么了,他也没精力过问更多了。

大战就在滁阳城下展开,郭子兴整天提心吊胆。

战鼓声、喊杀声阵阵传来,郭子兴已在弥留之际,不时惊厥。当又一阵厮杀声透入重帷时,郭子兴神经质地坐起来,两手向空中抓着:“元璋,元璋救我……”

张氏扶他躺下,安慰他说:“你放心吧,朱元璋已经打退了元军,保住了滁阳不说,又占了和阳。”

郭子兴安静下来。他慢慢睁开眼,看看周围,除了妻子儿女,没有别人。郭子兴喃喃地说:“去叫朱元璋,我有话说。”

马秀英说:“他在城外作战,我叫人去找他。”

滁阳城外,双方在厮杀,天昏地暗,尸体堆得过多,常常把战马绊倒。

朱元璋骑马立于帅旗下,郭宁莲执双刀立于侧,另一侧是郭英。

只见徐达挥舞长枪在元军中冲杀,如入无人之境。朱元璋说:“徐达是一员猛将啊。”

忽然乱箭飞蝗一样向朱元璋射来,头上的罗伞、旗帜纷纷中箭,被射得七零八落。郭宁莲举双刀快速挥舞,挡着箭矢射向朱元璋,箭矢纷纷坠地,不一会儿,她脚下的箭矢堆成了小山。郭英则率部下放箭回击。

又一股元军骑兵冲过来,有人高喊:“抓穿绿袍的,那是朱大耳朵!”

朱元璋一回头,为首的头上戴貂绒的蒙古将领已挺枪刺来,朱元璋舞剑去挡,还是中了一枪,几乎栽下马去,郭宁莲死命冲过来救护,拼死与元将交锋,她虽越战越勇,但敌骑太众,一时难以制胜。郭英环顾四周大叫:“快来救主!”

徐达正力战敌将,听见郭英呼救,抛下敌手,回马而来,挺长枪大叫,“我来了!”连挑几人落马,他挡住围上来的骑兵,掩护郭宁莲、郭英簇拥着朱元璋撤回城中。

朱元璋却不走,他说:“我一进城,等于宣告败北。”他下了马,亲自擂鼓。

士兵一见主帅不顾安危,竟下马亲自擂鼓为他们助战,顿时个个振奋,呐喊着复又冲向敌阵。

朱元璋忽见敌兵溃退,原来从和阳方面来的汤和、花云兜了元军后路。

朱元璋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郭宁莲见朱元璋右臂有血迹,说:“你伤了?”

朱元璋看看,说:“我这副铠甲不行,被挑开了,剐伤了皮肉。”

郭宁莲很不满地说:“有银盾玉甲你拿去溜须拍马了呀,活该。”

朱元璋一笑,也不跟她计较。

这时,朱文正骑一匹快马奔出城来,直驰到朱元璋面前。朱元璋叫道:“文正?你不好好在城里读书,跑出来干什么?”

朱文正说:“娘说,郭元帅不行了,叫父亲马上回去。”

朱元璋只得把战事交代给郭英,现在元军已溃,可告诉徐达追击十里左右即归,小心中埋伏。

郭英答应一声是,飞马去找徐达。

朱元璋带郭宁莲、朱文正向城中驰去。

朱元璋连铠甲都没来得及卸下,就带着伤赶到卧房来了。此时郭子兴已处于昏迷状态,医生早已束手,催促他们赶快预备后事。

张氏立即哭了起来,郭惠陪着她掉泪。

朱元璋坐到床头小凳上,拉住郭子兴的手,轻声叫着:“岳父,岳父,元璋回来了……”

很灵验,郭子兴竟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似有挣扎着坐起来的意思。朱元璋按住他,说:“不要动,别着急,会好起来的。”

郭子兴眼角滴出几颗清泪,在枕头上点了点头,说:“你回来了,我就放心了……元军退了吗?”

朱元璋说:“岳父放心,已大获全胜了。”

郭子兴的目光巡视着,落在他的右臂上,发现了血迹,他说:“你伤着了?这副甲太薄、太脆。”他回头叫张氏,手乱指乱摇。张氏不明白他到底要什么。

“甲,甲……”他含混不清地咕噜着。

还是朱元璋最先明白了,他说岳父可能要自己送他的那副铠甲。

张氏抱来那副银盾玉甲,堆在床边,果然对了,郭子兴用手抚摸着那铠甲说:“物归原主吧,你在战场上厮杀用得着。我……再也用不着了。”语气极度悲凉。

朱元璋说:“岳父不要往窄处想……”

郭子兴伸出苍白颤抖的手,拉住朱元璋的手,轻声问:“你恨我吗?怪我吗?”

朱元璋说:“你这样说,小婿真是无地自容了。三年前,我孑然一身,来投效岳父,没有你,我也许冻死饿死路旁了,哪会有今天。”

“有你这句话,我也能闭上眼睛了。”他喘息了一阵,又看着他的两个儿子和小女儿郭惠,对朱元璋说:“我死后,你就袭了我的元帅吧,天叙、天爵不懂事,也不成器,还有惠丫头,你好歹看在我的面上,给他们一碗饭吃,我在九泉下也安心了。”朱元璋知道他的心事,他最希望的是朱元璋能像辅佐他一样辅佐他的儿子,只是说不出口而已,如果朱元璋无此心,他说了也是白说,两眼一闭,管得了身后事?他也知道两个儿子不成器,倒不如先做个人情,朱元璋日后尚能善待他们。

他没想到,朱元璋竟然把郭天叙当成了幼主看待,这令一个垂死的人感动莫名。

朱元璋泪流满面地说:“岳父放心,我一定好好辅佐天叙的,我不会背主……”

郭子兴似乎得到这句承诺放心了,攥着朱元璋的手渐渐松开了。

屋子里立时掀起一片哭声。

朱元璋在部下们一片埋怨和责难声中埋葬了岳父郭子兴。最高兴的是郭天叙,他连让都没让一下,便坐上了发号施令的帅椅,但他也看出来,他说的话等于放屁,没几个人理他,朱元璋还是实际上的主子。这令张天佑、郭天叙十分忌恨,他们决定去请尚方宝剑。朱元璋也好,已故的郭子兴也好,表面上不都保持着与龙凤皇帝小明王韩林儿的友好关系吗?如果在那里讨来封号,不就可以挟天子以令诸侯了吗?

郭天叙没等烧完“头七”,就去投小明王讨封去了,朱元璋后来才知道。

这天朱元璋来到滁山脚下郭子兴墓前为他烧七。

郭子兴的墓碑上刻上了“已故滁阳王”字样,这是朱元璋的主意。刚刚摆上祭物,李善长迈着方步走来。

朱元璋迎过去,难得李先生也来祭奠他。李善长向来对郭子兴没半点好印象的。

“我两手空空,是神祭而已。”李善长说,“我就知道你会在这里,你是个有情有义的人。”他真的连纸帛、冥钱都没有备。

马秀英知道他们要谈事情,就先回去了,她说文正、文忠他们还等她讲《论语》呢。

她走后,李善长说:“朱将军是为这位滁阳王而悲呢,还是为自己悲?”

朱元璋说:“人死了就不要苛求了。这都是他儿子的主意,当然对我怨怒,如不是我力阻,他也就加冕为王了。”

李善长问:“张天佑和郭天叙到亳州去了,你知道吗?”

朱元璋点点头,表示他知道。

李善长说,刘福通和杜遵道等人已正式拥戴韩山童的儿子韩林儿登极为帝了,国号宋,建元龙凤。张天佑就不该去,去干什么?讨封而已,无非是想借钟馗打鬼。

朱元璋长叹了一声。

李善长承认朱将军善于守拙,别人很难做得像他那么好。不过,他认为朱元璋不该在郭子兴临死时答应辅佐他的儿子。

朱元璋很无奈地说:“我怎么办?我知道他那口气迟迟不肯咽,不就是等我这句承诺吗?”他确实感到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不想让他死不瞑目。

李善长说:“人情你倒是做了,可你想过别人吗?现在滁阳、和阳舆论汹汹。”

朱元璋问:“都议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吗?”

李善长告诉他,连徐达这样忠心不贰的人都觉得心灰意冷,好多人要另寻出路呢。这倒令朱元璋大吃一惊。

“当然。”李善长说,连他都寒心。大家投奔你朱元璋来,为什么?因为看你能成就大业,能带着大家荣华富贵,能叫他们封妻荫子!你把他们转卖给一个废物,他们会怎么想?这一说,朱元璋立刻后悔了,很感羞愧。

朱元璋说:“是我不好,我只是想自己了。”

李善长道:“想你自己也不对!他们一而再、再而三地加害于你,郭子兴不在了,连这样一个摇摆的中间人也没有了,如果你不改弦易辙,一败涂地的日子不远了。”

朱元璋问:“那,现在怎么办?话我已经说出去了。”

李善长早想好了对策:郭子兴一死,朱元璋事实上是这支军队的统领者,可以不把郭天叙当回事,最多有事告知一声。

朱元璋又叹了一口气,算是默许。

决心好下,做起来还是相当棘手的。

这天,朱元璋正在召集众将领议事,有人报,张天佑从亳州回来了,要马上见朱将军。

朱元璋看了身旁的李善长一眼,李善长冷笑,那意思是说:等着称臣吧。

少顷,张天佑、郭天叙昂首挺胸地进来了,张天佑拖长声喊道:“龙凤皇帝有诏书,朱元璋听宣!”

朱元璋没有动。众将议论纷纷,汤和大声说“捡了根鸡毛当令箭”,众人故意大声哄笑。

汤和随后又站了出来:“龙凤皇帝?龙凤皇帝是什么东西?正经的元朝皇帝我们都不听,却听龙凤皇帝的?”

“对呀!”费聚也叫了起来,“是不是在亳州称帝的那个放牛孩子?”

人们都乐了,自然是轻蔑。

李善长摆摆手,叫大家静下来,他说:“且听听张将军怎么说。”他又转向张天佑,说:“你也不用先要谁接圣旨,你说说怎么回事吧?”

张天佑便展开托在手上的黄绫表,说他拿着的是大宋国丞相杜遵道颁发的文凭,皇上谕令郭天叙为都元帅,他自己为右副元帅,朱元璋为左副元帅。说着把一卷黄绫诏书放到了朱元璋面前。

众皆哗然,有说“岂有此理”的,有讪笑不以为然的。

汤和说:“怪不得人家诏令一到,你们二位抢孝帽子似地去了呢,讨到的封赏还压过朱元璋一头呢。”

陆仲亨喊:“不受,若当皇帝,自己当!”真喊得痛快淋漓!

人们都把目光投向朱元璋。

朱元璋站起身,把诏书掷于地上,愤慨地说:“我不稀罕这个副都元帅!大丈夫岂能受制于人!”这是朱元璋一次总爆发,他内心的压抑实在无法忍受了。

由于他的强硬态度,众将全都高兴得喊起来,张天佑和郭天叙见势不妙,灰溜溜地走了。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朱元璋 作者:张笑天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