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第37章


既是真戏假做,又是假戏真做,朱元璋满意的和担忧的都是刘伯温这个导演太称职了。“朕”的称谓,明黄色,龙,都是皇帝专用,那么美女呢?

不管是真戏假做,还是假戏真做,刘伯温在一种严肃得叫人透不过气来的气氛中粉墨登场,当上了主审官。而朱元璋却像一个旁观者一样轻松地坐在一旁。

好多人都猜不透朱元璋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更不知刘伯温怎样随机应变,好多人是抱着好奇心来看热闹的。真正难受的、受着煎熬的是胡廷瑞,他连官服都没穿,省得戴大枷时叫人家剥去袍靴,他已做好了待罪、待决的心理准备。

除了朱元璋,李善长、宋濂、冯国用、徐达等都在座,气氛很严肃。今天坐在主位的是刘基,他板着面孔叫带反叛贼子康泰!

一阵稀里哗啦的铁链子声,几个刀斧手押着蓬首垢面的康泰上殿来。

刘基问康泰:“你有什么话说?”

“有一个头给你杀够了,”康泰哑着嗓子说,“嗦什么?”

刘基说:“你出尔反尔,反叛杀人,你说你是不是死罪?”

康泰梗着脖子说:“我都说我是死罪了,你还问什么?”

刘基说:“你知道你造反不成,要连累你舅舅胡廷瑞吗?”

康泰一震,目光投向胡廷瑞,众人也都看胡廷瑞,连朱元璋也有几分紧张。只有宋濂泰然自若,他心里有底,知道谜底。

康泰说:“朱元璋,你为什么不说话?你有种,冲我康泰来,一人犯罪一人当,如果你们不杀我舅舅,我还能为我的反叛懊悔,如果你们株连我舅舅,我下了地狱也不会原谅你们。”

“这句话说得好。”刘基说,“胡廷瑞是光明磊落的君子,他早警告过你不要举叛旗,这事与他无涉,他没有半点罪过。”

在场的人都吁了口气,朱元璋几乎是用赞叹的目光看刘基的。这也是胡廷瑞事先所没想到的,想不到向来以峻法严刑著称的刘伯温怎么会这样有人情味了呢?

忽然衙门外有人嚷嚷,刘基忙命一个都事下去看看,他担心是邓愈在骂街。

倒不是邓愈,被铐住手脚站在廊下候审的邓愈倒是一声不吭地等待治裁,丢了洪都,等于丢了江西,他说什么也没用了。原来吆喝的是朱文正的旗牌兵们,正在开道,向平章衙门赶来。

朱文正的轿子落地,朱文正下来,来到邓愈跟前,安慰邓愈叔不要着急,他要为邓愈申辩。

“有什么可申辩的!”邓愈说这是咎由自取。

朱文正道:“我去同父亲说,你立了那么多大功,就不能将功折罪?胜败乃兵家常事呀。”

邓愈说:“你还不知道吧?今天主审官是刘伯温,他是有名的铁面,况且洪都之败,他最好的朋友叶琛死在乱军中,他能饶了我吗?”

朱文正说:“你不要急,我上去保你。”说罢大步上殿。

刘基此时在平章衙门大殿里潇潇洒洒地走来走去,他侃侃而谈,若论罪,康泰死十回都不为过。不过康泰并不是跟随明公多年的故旧,对新主并不了解,怀着对旧主陈友谅的一片情义,降而再叛,也是情有可原的。

此言一出,举座皆惊,这不是为罪囚开脱吗?这还了得!都去看朱元璋脸色,朱元璋脸上却露出笑容。这太奇怪了。惊疑的胡廷瑞又一个没想到。

这时朱文正进来了,朱元璋向他点点头,手点了点空着的椅子,令朱文正坐下。

刘基走动着,接着发挥,他最看不上背主的小人,但康泰不能说有背明公,因为他们尚无隶属关系,又无感情,他不忍心背叛陈友谅,说明康泰很仗义,这样的人可交。

朱文正竟然喊了出来:“好!”

刘基又为康泰开脱,何况,这次举反旗的主谋并不是康泰,而是祝宗,祝宗被杀,已经有了了结,所以可免康泰一死,让他军中效力。

大出意外的康泰竟然傻了一样呆立着。

大为感动的胡廷瑞热泪盈眶地看着刘基,但又担心朱元璋会不依不饶。

刘基故意问朱元璋:“这样判可行?”

朱元璋极为宽厚地说:“你是主审,不必来问我。你既已这样判定,我已无法更改,谁让我给你权了呢?你可是把我定的法度破坏了,依我,绝不会轻饶。”

刘基说:“那今后再处分我破坏法度,这已是后话了。给康泰松绑,叫他舅舅胡廷瑞领回去严加管教。”

于是当场卸去镣铐,胡廷瑞带着外甥给朱元璋、刘基叩头谢过,下殿去了。

最先松了一口气的是刘基和宋濂,总算号准了朱元璋的脉,没有南辕北辙。

朱元璋更是在心里暗自高兴,他感慨万千,一来为自己识人而高兴,二来为刘伯温对自己的意图心知肚明而欣慰。不过也不能不有三分隐忧,这人聪明到如此地步,今后在他跟前还有手脚可做吗?

直到这时,李善长、冯国用才拨开云雾见了青天,知道朱元璋用了一手高招,既不由他本人破坏法度,人情也做了,如若执意想杀康泰,刘伯温的宣判就不会有半点约束力。

这么一想,李善长知道,连邓愈也是有惊无险的。

冯国用对李善长耳语:“刘伯温断案,出了奇了,闻所未闻,主公却默认。”

李善长说:“说默认,不如说是授意。”

冯国用说:“噢,是了,我懂了。这样也好,传出去也好令投效者踊跃而来。”

这时刘基又发话了:“带邓愈上来。”

下面轮到大将邓愈了。他方才已在殿外亲眼看到康泰安然无恙地活着出去了,心里惊疑不止,这时刘基传令带他上堂了。

邓愈拖着沉重的镣铐艰难上殿来,站好,看着刘基。

刘基又一次离座,走到台阶下,问道:“邓愈,你知罪吗?”

邓愈说,破城之羞,无可推脱。

刘基说:“如果因众寡悬殊或弹尽粮绝而城破,可说你无罪。但洪都是新降之地,左右都是陈友谅旧党,你身为江西参知政事,却疏于防范,临变处置不当,这你是逃脱不了干系的。”

邓愈梗着脖子不吭气。照理说,刘伯温历数的罪状,他无话可说。但你刘伯温把反叛者、杀人者放了,却来怪罪我,岂不有悖常理?

刘基下面的话像是说给别人听的了:当年邓愈随胡大海投奔明公,转战南北,久战沙场,开拓了大片疆土,应当说功大于过。如果因为兵败一次就砍头,那我们的将军,包括徐达大将军在内,恐怕早都人头落地了。

朱文正救人心切,吼了一嗓子:“这话公道。”

朱元璋笑出声来,气氛愈加轻松了,大家已料到了会有不错的结局。

刘基又说,主公向来反对不教而诛的,这次让邓愈留守洪都,事先明公并未指明利害和责任重大,这是不教,如有过,明公也无法推诿。

汤和不服:“怎么反推到主公身上去了?”

朱元璋却说:“伯温先生说得对,我确实应引咎自责。”

刘基说:“这一来,都清楚了,邓愈可当堂开释,戴罪立功。”

徐达和汤和都说:“好!”“得人心!”

朱文正也说:“不然谁肯卖命!”

朱元璋见刘基亲自去为邓愈松绑了,却故意用埋怨口吻说:“这刘伯温啊,菩萨心肠,以后我可不敢再叫你断案了。”说完自己哈哈大笑起来。

松了绑的邓愈说:“谢先生不杀之恩。”

刘基却小声说:“烧香烧错了佛了!你是聪明人,主公若想杀你,我能做成这个顺水人情吗?”这话朱元璋偏偏听到了,很高兴。

邓愈过来,给朱元璋叩头:“谢主公不杀之恩。”

朱元璋扶起他来,说:“哎,拜错庙了!是人家刘伯温先生慈悲为怀呀!”

那面,站起来的李善长对冯国用说:“很默契吧?”冯国用会意地笑了。

本来人们认为不可避免的黑云猛雨轻松地被一阵风卷走了,露出了明净的蓝天,皆大欢喜。

朱文正已经走下台阶了,朱元璋叫住他:“文正。”朱文正忙又跑回来。

朱元璋说,丢了洪都,丢了江西,陈友谅不会甘心。叫他马上去守洪都。

朱文正问:“不用邓愈不好吧?”

朱元璋说:“再用他为主将,别人会有议论,你去了,我才放心。”

朱文正说:“请父亲放心,有我在,定有江西在。叫邓愈随我去吧。”朱元璋说,“也好,从跌倒之地再爬起来,是好汉。”

三个月过去,云奇的秃头长出了头发,找上门来,朱元璋认了这个失散多年的“表哥”。既然是亲属,安插在内府办点杂事,谁也不好多嘴。

这天,换了官服的云奇显得精神焕发,一瘸一拐地在书房里忙着,外面久雨初晴,阳光充足,云奇正指挥几个小厮把图书搬出去晒。

一个小厮不小心把书掉在地上,云奇责备说:“小心点,这书可是主公的命根子呀!”

郭宁莲和郭惠款款走来,看见晾满院子的书,郭宁莲说:“新来的这个小厮可真勤快,几年没晾的书也晾出来了,有些书都叫虫子咬了。”她顺手翻弄一套被虫蛀的书。

“还小厮呢!”郭惠说,“我看他都快有四十岁了。姐夫也真是的,上哪儿弄了个瘸子表哥来!”

“你别小瞧这瘸子。”郭宁莲说,“绝对地忠诚,对我都什么都不说,一问三不知,只忠于你姐夫一个人。”

“是吗?”郭惠说,“我看他傻乎乎的。”

“他可不傻。”郭宁莲说。

云奇在书房里又打开了一个上锁的箱子,里面是一些朱元璋的笔记之类,还有两张字画,一张是马秀英题的“能屈者能伸”,一张是美人图,正是达兰的。云奇动了好奇心,捧起那张画,看了又看,不知为什么,他笑了。

这时郭宁莲二人已进了书房,问:“云奇,是一幅什么画呀?”

云奇忙把画卷起来往箱子里塞。

郭宁莲伸手去拿,云奇挡住她,说:“这可不行,他的东西谁也不能乱动,这是主公吩咐的。”

“是吗?”郭宁莲揶揄地望着他。

郭惠说:“你以为你是谁呀!她是我嫂子,你怎么连里外都分不清呢?”

郭宁莲已经不客气地从云奇手中夺过美人图,打开一看,大为震惊。郭惠伸头看了一眼,郭宁莲连忙用手盖住朱元璋的题款。郭惠说:“这画的是谁呀?”

郭宁莲故意平淡无奇地说:“一幅仕女图。”随手扔进了箱子。

郭宁莲随手翻着一本书,问云奇:“听人说,你和元璋是表兄弟?我怎么没听说过?是两姨表弟呀,还是姑表弟?”

云奇说:“是姑表弟。”

她又问:“你从前为什么不来找你弟弟?”

云奇说找不到,不知道他发迹了。

郭惠问他:你这腿怎么瘸的?

“叫人打的,”云奇说了又马上改口说是狗咬的。

郭惠咯咯地乐起来。郭宁莲说:“你好好干吧,朱元璋一直想找个贴身的仆人,一直相不中,你够幸运的。”

郭惠挖苦地说,找来找去找个瘸子。

她们都确实有点纳闷,觉得这人来历不明,肯定不是什么表亲,却又这么受朱元璋青睐,令人不解。

正如朱元璋所料,陈友谅战败后憋足了一口气准备报仇,为夺江西,必与朱元璋在长江和鄱阳湖上有一场水战。陈友谅欺朱元璋水师不精,战船小而陈旧,特地造了百余艘巨舰,每只舰有几丈高,分上中下三层,每一层都有马厩,可藏战马百余匹,人住的舱更壮观了。这船大到上下层说话听都不见的地步,巨大的橹都用铁皮包裹,大船涂以红漆,十分醒目。

朱元璋得到情报,称陈友谅是破釜沉舟而来,把文武官员带到战船上不说,连官员家属也随船出征,号称空国而来,其势汹汹。

朱元璋知他是背水一战,来拼命的,当然不能掉以轻心。朱元璋已令朱文正率部死守洪都城,说要用分城拒守之策。

刘基建议,必要时可令徐达、常遇春撤庐州之围去救援洪都。

李善长却反对,庐州指日可下,现在撤围,不是前功尽弃了吗?我们不宜自乱了阵脚。

朱元璋说:“看看再说。”

朱元璋忙完公事,呆呆地望着屏风上随风飘动的纸条,有一张写的是一个“惠”字,不禁心有所动,耳根也有点发热。他有时对自己不知从什么时候萌生的对郭惠的占有欲感到吃惊、脸红,却又不能罢手。以他现在的权势,他尽可以大张旗鼓地纳她为妾,一来他怕刘伯温这样的诤臣非议,二则怕马秀英伤心。如果等到自己登了极,那就不用有什么遮羞布了。可恨不知进退的蓝玉居然想火中取栗。

朱元璋的脚步不由自主地走到了郭惠的房前,忽听里面有人说话,听出竟是张氏。朱元璋有点扫兴地走开了。

张氏在教郭惠刺绣,指点她说:“不对,要这样勾住,不然底线松,容易脱套。”

马秀英进来说:“又教惠妹女红了?”

郭惠说:“娘指望我将来给人家当老妈子呢。”

张氏笑她干什么都不上心。女儿家,针黹女红不行,将来叫婆家人笑话。

“又来了,”郭惠说,“我不嫁人,不用学了吧?”顺手把绣花绷子扔到了一边。

“真拿她没办法。”张氏说,“一提找婆家就跟我撂脸子,真叫我发愁。”

马秀英劝娘不用愁,妹妹这样出众的人,就是选宫女都选得上,还愁嫁不出去。

张氏说:“你也不劝劝她?”

马秀英说:“行了,我劝她就是了。”

张氏出去后,郭惠示威地将了马秀英一军说:“你可打了保票的,你现在劝吧,看你能不能劝动我?”

马秀英说她知道郭惠在等蓝玉,可最终的结局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那我不嫁人就是了。”郭惠说,“蓝玉若非我不娶,我为他死都行,他若是背叛了我,我看错了他,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

马秀英也有点束手无策了。她问:“你那天在庙里许愿是不是和他有关?”

郭惠说:“是啊。我倒不是许愿叫他马上来娶我,我是盼他写封信来,这不是什么难事。”

“有信来吗?”马秀英问。

郭惠从百宝匣里拿出用红绒绳捆扎的厚厚一沓信,很骄傲地在马秀英面前晃晃,嘱咐她千万别告诉娘,更不能告诉姐夫。

马秀英点点头,又忧虑地说:“我是怕这事最终无结局呀。”

“怎么会无结局?”郭惠说,不是好的结局,就是坏的结局,反正她都认了。

马秀英无可奈何。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朱元璋 作者:张笑天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