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第39章


带着美女画像出征,难道胜过爱妾吗?到底是朱元璋有猫鼻子,还是郭宁莲的嗅觉更灵敏?河豚有毒,却有改变一个人命运的功效。

朱元璋没想到陈友谅动作这么神速,迎战尚未部署就序,他那里已经兵临城下,要破袭洪都了。

朱元璋已听过了张子明的求援报告,张子明满面泪痕,哀求他,主公如再不发兵,南昌十万将士和江西行省将不保了。

朱元璋称赞他能在刀山火海中冒险出来送信,忠勇可嘉。此前朱元璋虽知道陈友谅去围攻江西,却没有料到竟会如此险恶,他承认是掉以轻心了。

刘基插言,问起现在赣江过了涨水季节没有。

张子明说,他出来时,已见江水日渐回落,这对陈友谅他们的巨型舰船是不利的,随时有搁浅危险。

李善长道:“他围了几个月,粮草也必缺乏。”

张子明说:“所以主公若发大军去解围,一定能转危为安。”

朱元璋下了决心,马上调徐达、常遇春、蓝玉大军,撤庐州之围,驰援洪都。

李善长又说了不同看法,他主张等打下庐州再兵发南昌,否则实在可惜了,日后重打庐州,又要费时费力。

“不,”朱元璋斩钉截铁地说,“我宁要洪都,不要庐州。如果因占一座庐州城而失了江西,那就得不偿失了。”

张子明说:“这我们就放心了,我们哪怕战至一兵一卒也不丢城,完好地交与主公。”

朱元璋让他火速返回南昌,告诉文正,小心守城,待朱元璋亲自统兵前去救援,江西不可失。

一切布置停当,朱元璋大步流星地来到郭宁莲卧房,说:“快睡觉,明天我要出征,会齐徐达他们去救南昌。”

郭宁莲说:“请你出去,我这不是兵营,我也不是你呼来喝去的侍卫。”

一见她抱着肩真的生气了,朱元璋反倒笑了:“对不起,我是急了。好吧,我叫云奇弄点夜宵来,你陪我喝一杯。”

“跟你吃夜宵太寒酸,不就一碗汤泡饭吗?”郭宁莲说。

“我是受穷受惯了,”朱元璋说,“也并不是觉得山珍海味不可口,总觉得能吃饱就很好。好,今天破例,云奇——”

云奇进来,问他要什么?

朱元璋让他关照厨房做一桌好饭菜来,还要酒。

云奇答应一声去了。

郭宁莲问:“这云奇是你什么表兄啊?”

朱元璋不假思索地说:“噢,两姨表兄。”

郭宁莲扑哧一声笑了。朱元璋问:“你笑什么?”

她说:“云奇说你们是姑表兄弟,你说是两姨兄弟,这是怎么回事?”

朱元璋尴尬地一笑,说:“反正表亲多的是,一表三千里,谁记得清?”

郭宁莲说:“一表三千里?马秀英也这么说,我看,云奇好像当过和尚。”

“何以见得?”朱元璋问。

郭宁莲说:“前天他陪我上鸡鸣寺许愿,他看见人家和尚念经,他也一串串念出声来。他是你在皇觉寺的和尚表哥吧?”她还从他头发间隙中看到了戒疤斑痕。

朱元璋说:“什么事也瞒不过你。行了,不要对别人说起了。”

郭宁莲问他这次援兵南昌,她去不去?

“你不去。”朱元璋说这是一场恶仗。陈友谅是来拼命的,连老婆孩子都带上了。

“你不也正好带上老婆孩子吗?”郭宁莲说。

“我不到拼命的时候。”朱元璋说。

郭宁莲说:“你可对我有过许诺,不到一统中原时,我不下战场。”

“我是心疼你。”朱元璋说,“上次如果不是马上马下地折腾,也不至于流产啊。”

“你铁了心不让我去?”郭宁莲说。

“我是为你好。”朱元璋说。

“那你不寂寞吗?”她讥讽地说,她这是为揭他短做的铺垫。

“打起仗来,什么都忘了。”朱元璋说。

“那张美人图不会忘吧?”郭宁莲说,“总是带着上阵,是防着寂寞呀?还是它能避邪呀?”

朱元璋十分惊讶,已怀疑她偷看了达兰画像,画像无所谓,自己的题词可有把柄可抓。他故意装不明白:“你说什么?美人图?什么美人图?”

“你别装傻。”她说,“令你朝思暮想,又题了字发誓要一睹芳颜的美人啊!”

朱元璋的自尊和权威受到挑战,他忽然暴怒了:“放肆,谁叫你随便翻我的东西?”

郭宁莲也不甘示弱:“你没有见不得人的东西,还怕翻腾东西吗?”

朱元璋说:“你越来越不像样子了,你给我滚。”

郭宁莲大哭起来。

马秀英对孩子的功课抓得很紧,白天宋濂给上课,晚饭后她还要帮孩子们温一个时辰的功课。

马秀英正给几个孩子讲功课,吵闹声传来,朱标抬头问:“怎么了,我去看看。”

朱说:“我也去。”

马秀英关紧了窗子,说:“我讲过的头悬梁锥刺股的故事忘了?听见下人吵架都想去看看热闹?”

孩子们又都安心去写字了。

马秀英听着时断时续的哭声却心事重重。她走到窗前向外张望,只见云奇一行人向郭宁莲房子走去。

云奇带几个厨子端了几个方盘来到门外。他推开门,几个厨子便端着菜走了进去。

盛怒之下的朱元璋夺过方盘,连续摔在地上,稀里哗啦一阵响,满地是瓷器碎片和菜肴。

郭宁莲也不示弱,她也抢过一个方盘摔在地上,汤汁溅了朱元璋一身。

朱元璋对云奇等人喊了声“滚”,他们几个屁滚尿流地走了。

随后,朱元璋也狠狠踢开门,扬长而去。

外间,金菊和丫环们默默地扫着地上的瓷片、菜渣。

里间,赶来劝解的马秀英正在安慰仍流泪的郭宁莲。

郭宁莲说:“我可不像你那么好性子,他越来越不像话了!当年打下婺州,文正送给他一个美女,他不要,把人家杀了,我当时虽认为他太狠了,但过后觉得他心不花,这样的男人还值得依靠,现在你看他私藏美人图,夜夜相思!证明当年是收买人心,做个样子给下面看。”

马秀英说:“不就是张美人图吗?别说画张图,就是真的把人弄回家来,你又能怎么样?也不值得这么大动肝火。有些男人表面上老实,在外头逛青楼,花天酒地,女人在家里也不一定知道啊。”

郭宁莲说:“你倒站在他一边!”

马秀英说:“你不听我的你就闹,你若能把他管得非礼勿言、非礼勿视,那我太高兴了。”

郭宁莲说:“我也知道我管不了,可我知道了,也不能装软柿子。你知道那美人图上画的是谁吗?我早打听明白了。”

“是谁?你认识?”马秀英问。

“我倒不认识。”郭宁莲说,是陈友谅那个能歌善舞的皇后,叫达兰。

“我也听说过这人。”马秀英说,“不会吧?他又没见过,拿着美人图也是望梅止渴呀。”

“这不是又去打陈友谅了吗?”郭宁莲说,大家都劝他,不必亲征,他执意要去,这么大劲头,冲谁?还不是冲那狐狸精?

马秀英笑起来,这能扯得上吗?他率兵亲征也不是一回半回了。

“不一样,”郭宁莲说,“他每次上阵都带我,这次我怎么央求都不带,明明是怕我碍眼嘛!”

马秀英又笑了:“上次你因为上阵流了产,他是心疼你,为什么不往这方面想呢?”

郭宁莲说:“我没你那么好的涵养,也不会当顺情说好话的贤妻良母。”

“你真不知好歹,又冲我来了。”马秀英笑道,“消消气,呆会儿我去跟他说,带你上阵。”

她说:“我还不稀罕去了呢。”

郭宁莲不肯服软,马秀英无奈。

七月初六,是朱元璋誓师出征的日子。他穿上了银盾玉甲,盔缨闪烁,英姿勃发。出发前他召集将领,振振有词地说,此次率师出征是应天顺人,陈友谅不顾天谴人怨,胆敢来犯我江西,是“累败不悟”,是“天夺其魄而促其亡”。这次出师,他率众二十万,又把围庐州的徐达也调了回来,手下大将徐达、常遇春、汤和、冯国胜、廖永忠、俞通海都在从征之列,真可谓猛将如云。

江中大小舰船挤满了码头,桅樯如林,陆上大军整齐,方队前帅旗飘飘,每个方队前都有骑马的统帅威武站立。

朱元璋在部将、侍从前呼后拥下来到阵前。方阵中地动山摇一阵呐喊。

徐达大喊一声祭旗,鼓乐齐鸣,军旗请到了将台下,献上三牲。徐达为首,汤和、常遇春、蓝玉、冯国胜、廖永忠、俞通海依次祭拜。

朱元璋说:“我以二十万众水陆舟师去援救洪都,我们克日出征,溯江而上,将与陈友谅决一死战,望将士们共勉!”

阵中又是山摇地动一片喊声。

朱元璋在刘基陪同下,登上了帅船,各船桅杆全是红色的,只有帅船为白色。

朱元璋上了船,还在向岸上张望。

刘基发觉了他的目光,问:“明公在等谁?二夫人怎么不来?”

朱元璋道:“她会来的。”

话音刚落,只见一人骑马飞驰而来,在码头上,身披红斗篷的女将下马,甩下缰绳,飞步上船,她正是郭宁莲。

朱元璋脸上露出欣喜之色。

朱元璋的水陆大军溯江而上,过新河口、小孤山时,夜间江中大浪翻腾,有人传说,是两条特异的大鱼夹舟而行,所以虽是上水船,走得特别快,于是又说那是两条龙。这当然对鼓舞士气有用,朱元璋听之任之。

朱元璋统水陆舟师经过十天的时间到达了湖口。

朱元璋立于帅船前甲板大旗下,纵目望去,眼前水面骤然开阔起来,水天一色,分不清哪是边界,浩浩荡荡,一望无涯。

朱元璋说:“看来,到了湖口了,你们看,眼前已是汪洋一片了。”

胡惟庸说:“是的,我们已进入鄱阳湖。”

这时刘基从底舱上来,笑吟吟的。原来到达湖口前刘伯温把自己关在静室里卜了一卦,看他一脸的微笑,朱元璋知是好卦。

朱元璋说:“这一卦如何?”

刘基道:“巧了,恰是师卦,是坎下坤上,师,贞,丈人吉,无咎。”

胡惟庸问,怎么叫丈人吉?

刘基讲解说,此卦下经卦为坎,坎为水;上经卦为坤,坤为地,为地中有水之象,我们这不是来水战了吗?

朱元璋说:“妙,丈人是大人之义吧?”

刘基说,正是。坎为险,坤为顺,这是行险而顺之象。师是军队,丈人之师是王者之师,大人统率军队,有吉利而无灾祸。

朱元璋说:“好啊,看来鄱阳湖一仗,我们必胜无疑。这第二爻怎么讲?”

二爻同样吉利。九二,在师中,吉,无咎,王三锡命。是说将军领兵在外,因深得朝廷君主信任,而获吉利,并获得君主三次诏命赏赐。

胡惟庸说:“这不对了,谁是君啊?主公岂能受制于人?”

刘基说:“既不受制于人,为何受龙凤皇帝之封?”语中明显带有讥讽。

朱元璋说这卦很准,自己时下不正是受着小明王节制吗?不管怎样,能胜就好。

这时一传令小船驶到帅船下,小校递上文书,高声报告,廖永忠将军已指挥所部水师屯驻于泾江口和南湖嘴,正连舟为寨,已切断了陈友谅的归路。

“好。”朱元璋令告诉俞通海,调一路人马防堵武阳度,防着陈友谅从那里逃走。

胡惟庸答应着上了小舟去传令。

此时仍在全力攻打洪都的陈友谅尚不知朱元璋已神速地开到了湖口,他万万想不到朱元璋会舍弃到口的肥羊肉,抛下庐州来救洪都。陈友谅已下令三天内拿下粮尽援绝的洪都,活捉朱文正。

张定边进来报告:“抓住一个探子,看样子是从金陵方向来的,想潜入城中,可怎么打他也不招供。”

陈友谅说:“叫他来见我。”

张定边向外一挥手,军士押进来的竟是张子明。

陈友谅问:“你是到城里给朱文正送信吧?你带百万大军来也许有用,不然谁也救不了他,洪都城指日可下。”

张子明道:“我也知道城破是迟早的事,万一救兵来呢,又当别论。”

陈友谅说:“你是金陵派来的?”

张子明说:“我是朱都督手下的千户,到金陵去求援兵回来。”

陈友谅:“援兵在哪里?不都粘在庐州吗?”

张子明顺着他说道:“可不是,主公说无兵可派,叫他们死守。”

陈友谅让他劝朱文正开城门投降,大家可免一死,又可安享荣华富贵。

张子明说他怕朱文正不愿意。

陈友谅说:“你告诉他援军到不了,你的话他会听。”

张子明说:“好吧,我去试试。”

张子明怕的是见不着朱文正的面就被陈友谅打入牢中或是砍了头。只要到了城下,喊什么就由不得陈友谅了。

张子明被带出去后,陈友谅叮嘱张定边,叫张子明去喊话,不能放他进城。

张定边又来到洪都的抚州门下叫阵了。

朱文正、邓愈等人个个都是袍服不整,满身硝烟,他们来到城楼上,向下一望,见华盖下坐着陈友谅,左右战将如云。他们推张子明向前走了几步。

张子明仰头大叫:“大都督!”

邓愈认出他来,小声对朱文正说:“是张子明回来了,可能被俘了。”

朱文正说:“听听他怎么说?”

张子明向城楼上喊道:“大都督,他们让我来劝你们投降。你们要顶住,主公已尽发二十万水陆之师来解洪都之围,马上就到,千万顶住啊。”

话刚说完,恼羞成怒的陈友谅亲自拔剑从张子明的后心刺了进去,他一松手,张子明带剑翻倒在地。

城楼上的朱文正眼含热泪下令:“放箭!”

城上箭矢如雨,陈友谅开始后撤。

湖口小镇处在大战前的平静之中。百姓视云集的大军如不见,照样慢条斯理地从事农桑、商贾之事,捕鱼的船照样出湖。

郭宁莲带着七巧和几个侍卫闲逛,附近全是卖水产的,倒也热闹。她听见有一个渔民高叫着:“鲜美河豚咧,舍命吃河豚!”

郭宁莲凑过去,总共也没有几条,她犹豫着,想买,又有点担心,忽听背后有人说:“我全要了。”她一回头,笑了:“好啊,你来抢我的先!”原来要买河豚的竟是胡惟庸。

胡惟庸说,买东西,就得爽快,看准了就买,你犹犹豫豫的不行。

“这鱼好吃却有毒,”郭宁莲说,“我所以犹豫,是怕为吃鱼丧了命。”

胡惟庸说:“你忘了我会做吧?”

“对呀!”郭宁莲拍手乐了,“我好像听人说过,你是靠给李善长尝河豚飞黄腾达的。”

胡惟庸说:“让你这一说,我也太不值钱了。”

连七巧都笑了起来。胡惟庸付了钱,把鱼交给侍从提着。

回到帅船上,胡惟庸下到底舱灶间,扎上大师傅的蓝围裙,还真像个地道的厨师。

胡惟庸在精心地收拾河豚鱼。几个厨子在一旁观看。胡惟庸说:“千万不能碰到肝胆,毒全在脏器中。”他做着示范动作。

胡惟庸扎着围裙在烧河豚,他向灶前几个厨师传艺:火候要正好,不放盐,用酱油和糖来烹才新鲜。

一个厨师说:“你做了这么大的官,还亲自上灶炒菜。”

胡惟庸说:“别弄错了,我多大官?你说的大官是主事,我是都事,差一个字差好几品呢。”

那个厨师说,在他眼里,都事的官也够令人眼晕的了,几个人见他没架子,都开怀大笑。

笑声伴随着鱼香味飘到朱元璋的座舱,他正与徐达交谈呢,忍不住吸了吸鼻子,说好像谁家在烧河豚。

一旁的郭宁莲说他有专闻腥味的猫鼻子。

徐达接着向朱元璋报告消息,主公亲统大军来解南昌之围,咱们水陆舟师前锋刚到湖口,陈友谅就吓得撤围,南昌没事了。

现在解洪都之围已不是朱元璋的目的了,他要一口吞掉陈友谅的几十万大军,胃口大着呢。不过这个砣砣太大,弄不好会撑破了肚子,硌坏了牙。

朱元璋说:“南昌没事了,却都压到我这儿来了。陈友谅大军兵临城下,围困南昌八十五天之久,现在解围,他是怕我们断了他的归路。”

徐达说:“陈友谅正东出鄱阳湖来迎战,来者不善啊。”

朱元璋说:“你说的对,他是要与我死斗,来拼命。我估计了一下他们的船速,有可能在康郎山与我军交锋。你传我令,各路水陆舟师向康郎山逼近,可分成十几队,不要一窝蜂。”

徐达说:“我马上去传令。”

徐达走后,胡惟庸亲自来请朱元璋去吃饭。郭宁莲这才告诉他,她买了河豚。

菜陆续摆上来,都是鱼虾。厨师说,全是鄱阳湖里刚捞上来的鲜鱼、活虾,味道极鲜的。

朱元璋夹了一筷子鱼,问郭宁莲:“你不是买了河豚了吗?”

“还没做好吧?”她话音刚落,胡惟庸端着盘子上来了,朱元璋立刻说:“好香啊,好几个月没尝过河豚鲜味了。”他承认自己是猫鼻子。

胡惟庸放下盘子,拿起一双筷子,夹到食碟里一块,自己先尝。

朱元璋说:“不必了吧?”

胡惟庸说:“主公不让我尝,我可不敢让主公吃。”朱元璋心存感激,露出满意的笑容。

胡惟庸吃下去后,站在一边,说:“河豚若是发毒,快得很,所以人家说,它就是断肠散。行了,主公可以进餐了。”

朱元璋先给郭宁莲夹了一筷子。

她笑着摇头:“我可不为河豚舍命。”

朱元璋招呼胡惟庸:“你也去用餐吧。”胡惟庸说了句“慢用”,恭敬地倒退出去。

朱元璋自己夹了一大块,说:“我再为你尝毒,我不死,你再吃。”

郭宁莲笑道:“这我更不敢当了。你的命比我的命可值钱得多。”

朱元璋放下筷子说:“宁莲,我想起你说的那句话,我五脏六腑都熨帖,还是夫妻呀。”

郭宁莲奇怪地问:“我说什么话了,值得你这么刻骨铭心?”

朱元璋说:“你在信里说,不要记恨你的率直,别因为夫妻间拌嘴气坏了身子,你说我担着一家人的饱暖,也担着天下人的饥渴,天下没有你行,不可无朱元璋。”

郭宁莲先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继而大惊,好在朱元璋说时感情很投入,并没注意观察她的表情。听到后来,郭宁莲似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不禁摇头苦笑。

朱元璋说:“有你这几句话,你就是打我一顿出气,我也乐意,还会生你气吗?”

“所以你就下帖子请我随你出征?”郭宁莲说,“你知道我为什么消了火吗?也因为你信中的一句话。”

现在轮到朱元璋惊讶了,他的表情变化可没逃过郭宁莲的眼睛。她说:“你说,即使当了皇帝的男人,也得宠着自己的老婆,给自己的女人下跪也不低贱。”

朱元璋极为聪明,立刻说:“是啊,是这么回事,吵归吵,好归好,家和万事兴嘛。”

朱元璋又说:“放心吃吧,你看我什么事没有。”

郭宁莲笑笑,吃了一点河豚鱼。

也许现在朱元璋还不明白真相,郭宁莲根本没给朱元璋写过那封感情缠绵的信;从朱元璋的表情看,他也绝没有“在自己女人面前下跪”的高风亮节。谁在中间做的手脚?除了马秀英再不会是别人。郭宁莲不得不承认,马秀英真是一个难得的贤惠女人啊。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朱元璋 作者:张笑天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