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第40章


火烧战船,再演诸葛亮借东风的故事,江上大雾和硝烟里,令人心跳的那团美丽的影子会不会香消玉殒?被人卡住脖子吊在半空,要你说自愿,这是什么滋味?

康郎山水战拉开了序幕,双方投入战船之多,搏杀之烈,大概史无前例,令赤壁之战逊色不少。

陈友谅巨舰茫茫一片,桅橹旌旗,望之如山,首尾相连,鼓浪而来。朱元璋迎战的全是小船,须仰攻、仰射。

战鼓声中,朱元璋身穿银盾玉甲立在楼船上,大声激励各船将士:“将士们,决战在此一举,有进无退,消灭陈贼,正在今日。不要害怕他大船巨舰,他们巨舟首尾连接,不利于进退。大家努力杀敌,有功者重赏!”

郭宁莲则亲自在朱元璋身旁擂鼓不止。

徐达率所部舟船冲上去,兵士在船中站一排,蹲一排,依次向敌船发箭,全是火箭。敌船相继起火,敌兵忙于扑火,无暇应战。徐达便令士兵驱船靠近大舰,攀援而上。

近身战在敌船上展开,一个个敌兵被砍下湖去。

朱元璋看了大声叫好,鼓声更急了。

朱元璋忽见几条大船同时攻击徐达座船,向徐达船上连射火箭,帆篷立即起火。朱元璋大叫:“快救徐达。”

徐达指挥军士扑灭船甲板上的明火,摇橹急退。

敌舰指挥张定边发现了朱元璋,高声下令:“全力攻击白桅杆的座船,那是朱元璋,活捉朱元璋!”

这一鼓噪,几十条敌船蚁附蜂拥般向朱元璋快速攻来,只有他的船桅漆成白色,目标明显,一时箭矢如蝗;郭宁莲忙扔下鼓槌,手舞双刀拨落箭矢,刹那间,脚下落了一大堆箭矢。

郭宁莲大叫不好!推了朱元璋一把,叫他快下去,在舱里不要出来。胡惟庸也说:“主公躲一躲吧。”

朱元璋很镇静,他说:“不要怕,我此时一退缩,就会动摇军心,不败也得败。”他岿然立于楼船上,一动不动,尽管一大群人为他拨箭,还是有一支箭嵌进了他的甲片中,朱元璋不在乎,好在扎得不深,他拔了下来,箭头带血,他说:“幸亏是银盾玉甲。”

朱元璋严令各船挺住,绝不准退却。

但他看见有十几条船还是逃走了,朱元璋气得跺脚大叫。

张定边的船已经冲到离朱元璋几丈之遥了,张定边大笑:“朱元璋,你的末日到了,鄱阳湖就是你的坟场。”他向朱元璋瞄准,准备发箭。

忽然一支箭飞向张定边,张定边应声而倒。救了朱元璋的原来是飞舸而至的常遇春。

张定边只是受了点伤,很快爬起来,指挥大船疯狂围攻,漫天飞矢,落在水中如开了锅一样。

廖永忠、俞通海也飞舟来救朱元璋,常遇春大叫,呼喊朱元璋的帅船要加速向东走!

可是胡惟庸一头大汗地说:“船搁浅了,走不动。”

朱元璋再度陷入险境。

在飞蝗一样的箭雨中,郭宁莲和云奇一人持一块盾牌,立于朱元璋前面,另一只手用刀剑拨矢。

一支箭射中了郭宁莲左臂,盾牌当的一声落地,朱元璋一惊,说:“你快下去。”

郭宁莲一声不吭,一弯腰拾起盾牌,重又举起,遮挡着朱元璋。朱元璋看到,血顺着她的胳膊流下来,染红了盾牌,船甲板上积了一摊血。朱元璋一双眼里蓄满了感动的泪水。

由于廖永忠、常遇春、俞通海将张定边的船团团围住,张定边开始指挥退却,他连续中箭,浑身被扎得像刺猬一样,仍在战斗,直到冲出包围,也没有倒下。

朱元璋感叹道:“真是骁将啊。”随后下令吹号角,集合船队。

号角在苍茫的水面上响起。

大小船只向朱元璋靠拢来,敌船已无影无踪了,湖中漂着无数死尸。

朱元璋见郭宁莲兀自举着盾牌,脸色白如纸,他一把抱住她,心疼地叫了声:“宁莲!”

郭宁莲站立不住,倒在了他怀中。

众将齐刷刷站满了朱元璋的坐船甲板。

有十多个千户、百户和队长被绑在船头,他们都是临阵退却的首领。

朱元璋挥挥手,刀斧手一声喊,十几个人头滚下湖,脚一蹬,尸首也随之下水。

朱元璋对众将说:“今后有临阵退却者一律斩不赦。不是我朱元璋心狠,你只顾自己活命,你一退,乱了别人阵脚,危害全局。我朱元璋被几十条舰船围着,我也没有跑啊!”

众将都用钦佩的目光看着他。朱元璋临危不惧,确实做出了榜样。

郭兴认为,临阵退却者,是该问斩。不过,我们失利不是将士不肯用命,而是战船大小过于悬殊,仰攻无法奏效,攀上大船也不容易。

刘基看看天空,试试风向,对朱元璋说:“郭兴说的对,不能这样拼,拼不过,我看可用火攻。”

朱元璋也伸手试试风:“先生欲学诸葛亮借东风吗?”

刘基却说有风没风无所谓,他要朱元璋征几条渔船,上面装满芦荻、火药,再泼上油,开到大船底下再点火。

朱元璋说:“那不是连我们的士兵一起烧死了吗?”他不想留下残忍的骂名。

刘基另有主意,每船后可拖一条小船,点火后士兵即跳到空船上逃脱。

朱元璋说:“好,就用火攻!常遇春,你去准备。”

常遇春答应下来,众将陆续下船。

当众将分头去执行任务时,朱元璋叫住了徐达,让他等等。

徐达回身等他吩咐。

朱元璋意外地令他马上点本部军马回金陵。

徐达说:“这个时候让我撤出去?”他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刘基称赞朱元璋远见于未萌,是要防备张士诚这时候趁火打劫。

朱元璋说:“若是张士诚杀奔金陵,李善长和费聚、陆仲亨带的那点兵肯定守不住,如金陵有失,我们可就无家可归了。”

徐达说:“好,我马上回应天。”

底舱里,船更显得晃晃悠悠,浪滔声不绝于耳。

受了伤的郭宁莲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血把缠裹左臂的白布都洇透了。朱元璋端着一碗汤在喂她。她喝了一小口,便摇摇头不喝了。

她问是什么时辰了?

朱元璋告诉她快天亮了。

郭宁莲说:“你一夜没睡?”朱元璋笑笑。郭宁莲对门口的七巧说:“你怎么能让他熬一夜?这么险恶的大仗,没有他怎么得了!”

朱元璋说:“一宿不睡觉算什么?只要我能陪着你就行了,别人在这儿我不放心。”

郭宁莲挣扎着坐起来,说:“你不走,我也不养伤了,我上甲板上去。”

朱元璋这才说:“那你睡一会儿。”

郭宁莲点头,马上闭上眼,见他悄悄脱下鞋,手提着鞋光着脚上了顶舱。

郭宁莲有感于他的体贴,泪水夺眶而出。

鄱阳湖上,新的大战帷幕又拉开了。

陈友谅亲自出阵,他的巨型楼船更高更大,劈波鼓浪,汹汹而来。陈友谅坐在楼船顶层杏黄罗伞下,达兰坐在一边,还悠闲地弹着琵琶。这是陈友谅用以安军心之举。

朱元璋远远地看见了,对刘基说:“上阵带美女,弹着琵琶助战,古往今来闻所未闻啊,陈友谅这个打鱼郎是为一绝呀。”

胡惟庸附他耳畔说:“瞧见那弹琵琶的美人了吧?那就是倾国倾城的达兰。”

朱元璋一时心动,手搭凉篷仔细看着。脸上五官看不大清,但那是一个美丽的影子,叫人销魂的影子,看得朱元璋心猿意马。刘基说:“这一仗,弄不好陈友谅真的要倾城倾国了。那他一定怪这美人。”

朱元璋说:“关这美人什么事?”

刘基说,周幽王失国不是怪褒姒吗?殷纣王灭亡不是归罪于妲己吗?安史之乱不是非要勒死杨贵妃这个祸首吗?以成败论英雄的同时,也是成败归罪女人。

朱元璋说他此论切中要害,透辟,很少有人这么想过,看来得为女人鸣一回不平。是不是也关照陈友谅一声,万一他这个大汉皇帝短命,最好别委过于达兰。

刘基哈哈大笑起来。

鄱阳湖面上,战鼓和着浪涛声轰响着,双方千船齐发,呐喊声排山倒海。这同时是一场胆魄之战、气势之战。朱元璋的甲壳虫一样的小舟,虽多却总有点寒酸之感。

突然,掩护在船阵中的七条快船脱颖而出。

装满了火药和浸油芦荻的船伪装得很巧妙,每船船头都有人喊着号子鼓噪,后面十几个摇橹手拼力划船,船速如飞。而众多穿了盔甲的不过是稻草人而已。

陈友谅注意到了飞速前进的七条船,他站了起来,问:“这是怎么回事?这几条小船为什么单兵突进?可疑,快拦住。”

但为时已晚,七条船分别划到了连接着的敌人巨舰下,士兵们轰的一声点燃芦荻,然后飞快跳上拖着的救生舟,砍断缆绳,飞一样逃回本阵。

风卷火舌,火势越来越大,敌船一片慌乱,都想尽快躲开,但船尾大不掉,已陆续被火船引燃,湖上顿时烈焰腾天。

在敌舰上一片鬼哭狼号时,朱元璋阵中战鼓齐鸣,万箭齐发,烧死的、中箭的、落水的敌兵不计其数,湖水都被血水染红了。

陈友谅的船好歹向后逃脱了,有人从小船上攀援而上,原来是一个小校,他带着伤,满身焦糊,向陈友谅报告说:“陛下……陛下的弟弟陈友仁、陈友贵,还有平章陈普略……都被大火烧死了。”

陈友谅惊魂稍定,仍在喊:“杀,杀!我不信大舰船杀不过他的小船。”

朱元璋的损失也不小,院判张志雄在作战时桅樯折断,敌船上铁钩丛刺搭上来,眼看要当俘虏,他横剑自刎了。除他以外,丁普郎、余昶、陈弼、徐公辅也都战死,最令朱元璋感动的是丁普郎,眼睁睁看着他身受十多处重创,已经被敌兵砍去了头,身首分离了,双手却仍然死死抓住一杆长枪不倒,目睹邻船这惨烈场面,朱元璋几乎要号啕大哭。

撤回到驻地后,朱元璋马上召集将领研究应对之策。

不管怎么说,形势对朱元璋有利。

由于陈友谅的左右金吾将军投降了朱元璋,对陈友谅的打击更大。朱元璋鼓励将领必须不计伤亡,一鼓作气。

陈友谅没处出气,把捉去的战俘全都绑上石头沉到湖里去了。

朱元璋问:“我们抓了他多少降卒?”

刘基说:“总数在一万以上。”

朱元璋宣布了与陈友谅截然相反的策略:一个不杀,要回家的,发给盘缠;要留下当兵的,发给安家费。

常遇春说:“这么一比,太便宜他们了。”他有点愤愤不平。

“士兵无罪。”朱元璋说,“事情怕比,一比,我们就得人心了。”

大家都服气地点点头。

朱元璋想给陈友谅写一封信。这举动很令将领们不解。

常遇春说:“打沉他的大船,叫他喂鱼,写信干什么?”

朱元璋慨叹地告诫部将,一纸公文,有时胜过十万刀兵。他要告诉陈友谅,是你先攻我,并非我犯你,你不去与元朝斗,却来消灭同是反元力量的兄弟,这是逆潮流而动。我要警告他,他不配当皇帝,趁早自己脱去龙袍。要决战就快点,别学女人腔。

刘基拍手叫好,这封信,必然激怒他。现在怕的是他保存实力逃走,如能激他再战,把兵力全毁在鄱阳湖上,陈友谅就算完了。

廖永忠说:“趁热打铁,怎么个打法吧。”

朱元璋胸有成竹,先令常遇春、廖永忠即刻率舟师出湖口,横截湖面,让陈友谅无逃归之路。

二人答:“遵命。”

朱元璋再令蓝玉带两万人马,在湖口陆上立寨栅,控扼湖口至少十五天,把从陆路逃跑的口子也堵住。

朱元璋随后又命俞通海率舟师去占兴国,令朱文正从后面攻击陈友谅。时间久了,陈友谅困在湖中,没有吃的必大乱,那时就是他全军覆没的时候了。

刘基说:“陈友谅只有困死鄱阳湖了。”

朱元璋带着随从登岸后视察蓝玉所部陆师新建寨栅,脸上露出满意笑容。

蓝玉从对面跑来,神情很紧张:“主公来巡营,也没告诉在下一声。”

“告诉你,你好准备吗?”朱元璋说,“我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

蓝玉领他看了初具规模的营盘,他用的是网式立寨法,反正陈友谅是水师,不论从哪儿上岸,都不给他留空子。

朱元璋点头称是。他忽然发现,蓝玉的士兵人人屁股后头有个口袋,问是干什么的?他还开玩笑地问,不是预备抢钱的吧?

蓝玉说:“是装炒米的。”他解开自己屁股后的袋子,倒出一把焦糊的米,递到朱元璋手中。蓝玉说,在水中作战,有时一天吃不到一粒米,没法生火做饭,如果人人带五斤炒米,就挨不了饿了。

朱元璋大受启发,回头关照胡惟庸,让他告诉各路水师,人人仿照蓝将军的办法,背一个炒米口袋。

胡惟庸答应连夜督办此事,保证明天人人有米袋子。

蓝玉说:“主公在这儿用餐吧,我叫底下人去抓点鲜鱼来。”

朱元璋说:“不行,我得回去。平时在哪儿吃都一样,现在郭宁莲在养伤,我不回去陪她,她太寂寞。”

蓝玉叹道:“她真了不起,那天她举着盾牌护着主公,临危不惧,好多男子都做不到。”

朱元璋笑笑,说:“我单独与你说几句话。”这等于下令回避,胡惟庸和众卫士全站住了。

他二人向长满蒲苇的塘边走来。

茂盛的蒲苇在风中摇曳着白花花的穗头,白鹭在天空中鸣叫着飞翔。

朱元璋和蓝玉慢步走来。蓝玉显得有点局促不安,不时地溜朱元璋一眼。

朱元璋突如其来地问:“最近没派信使给郭惠送信吗?”

蓝玉额角顿时沁出了汗水,心怦怦乱跳。他说:“我知道,主公对我的不争气很恼火。”

朱元璋说:“可我给足了你面子。我亲自把你的信使请到家中,明知他是替你送信,我看都不看,让他当面把信交给郭惠。”

蓝玉说:“这更叫我无地自容了。”

“你真有这个脸面,就不至于这样了。”朱元璋声音不高却很严厉,“我早就告诉过你,为什么让你不能再打郭惠的主意,你却当耳旁风。”

蓝玉说:“我想……若从郭惠口中说出她父亲临终前遗嘱的事,我也就死心了。”

朱元璋咄咄逼人地说:“这么说,你信不着我,以为我是骗你了?”

蓝玉的脚盲目地搓着脚下的沙子,说:“卑职倒不敢这么想。”

“想过,只是不敢而已,”朱元璋说,“是不是?我把那件事只告诉你一人,是想让你清醒,是对你好,你去打听打听,除了你,我给谁当过红媒?”

蓝玉只能心口不一地说自己辜负了主公一片心意。

“这更是言不由衷。”朱元璋并不买账,“什么辜负?你不在心里骂我,我就烧高香了。”

蓝玉说:“我哪儿敢啊。”

朱元璋不依不饶:“还是想骂我个祖宗八代,只是不敢而已。”

蓝玉垂下了头。朱元璋说:“就算根本没有郭子兴的临终遗嘱,我不让你娶郭惠,行不行?你就敢违拗吗?”这话已有强梁霸气的味道了。

“卑职不敢。”蓝玉心里又委屈又怨恨,可表面上只能恭顺。

朱元璋说:“你主意很正,敢阴一套、阳一套,你以为这事瞒得过我的眼睛吗?你要一意孤行,下决心拐走郭惠也不是办不到。”

蓝玉说:“我怎么敢……”

朱元璋说:“有什么不敢,古往今来,为了一个情字,连江山都不要了的大有人在呀。你蓝玉果然有这样的胆魄,我也佩服。”

蓝玉头垂得更低了。

朱元璋说:“你让我寒心。你投我时是个什么?一个不能混饱一日三餐的穷小子,你现在是谁?是指挥水陆大军的元帅!我可以让你由元帅再升为大将军、大都督,我也可以把你的官袍剥个精光,让贫穷和死亡伴着你和你的美人,那一定很快意。我可以让你生,也能让你死!”还有比这话更重的了吗?

蓝玉惊得汗下如雨,后背直冒凉风。看着他的狼狈可怜相,朱元璋很感惬意、满足。他说:“你自己选择吧,你知道该怎么办。”

蓝玉被彻底击垮了,他说:“我……我想打完了这场仗,就带着聘礼到镇江去。”

朱元璋还要刺他一下:“那不太委屈你了吗?”

蓝玉说:“都是我,鬼迷心窍,不识抬举。”

朱元璋说:“这可是你蓝玉大将自己的选择,你也可以不听我的。不要在后面说,朱元璋以势压人,毁掉了你的美满姻缘。”

蓝玉恨恨地想,明明是以势压人,又逼着人家否认,但却只能这样说:“主公若这么说我,卑职真的无地自容了。”

朱元璋问:“郭惠那里怎么办?她可是在你的诱惑下傻等着你呢。”

蓝玉立刻明白了朱元璋的用意,他说:“我想写封信给她,当然这真的是最后一封了,我告诉她,我马上娶傅知府的女儿了,让她死了心。”

朱元璋问:“信里说,是朱元璋逼你这么做的?”

“卑职哪儿敢啊!”蓝玉说,“本来也不是主公的意思呀,我什么时候都不会改口。”这句话正是朱元璋要的。

“也好,”朱元璋冰冷如铁的脸色好了一些,他说,“你马上写,正好明天有船回金陵,你把写好的信送到我那儿去。”

蓝玉痛苦地点了点头,他最后的一线希望也破灭了,想拖着不办都不可能了,想瞒过他的眼睛也办不到,信要过他手,由他派信使送,蓝玉有被人卡住脖子吊在半空手脚不能沾地的感觉,窒息、绝望。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朱元璋 作者:张笑天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