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兰奇女传》第21回 金沙谷木萁自刎 康和阿仍复帅印


却说雅福每见康和阿遇事迟迟而行,出言恂恂而谨,道他胸中无才。自来金牛关接了帅印,见营中军威甚整,分布有法,又见唐将皆枭勇之士,难于骤胜,始心服康和阿。一日,雅福升帐,众将参见已毕,雅福曰:“唐将朱木兰占住五狼镇,甚为冲要之地,木将军可领兵五千往取之。”木萁曰:“求元帅令索云、祥布为辅。”雅福即令二人同行。

唐将朱木兰闻番兵又至,忙送花阿珍到娘家暂住,即令朱明领一千人马,三更之时,来劫番营。杀入营中,不见一人一骑。朱明急退,番兵四面围来。朱明左冲右突,不能得出,遂下马投降。木萁将朱明囚在营中,问木兰营中虚实。朱明道:“木兰自娶花女之后,沉于酒色,不理军务,况且孤军无援。末将与彼有八拜之交,待其势败,愿去说彼来降。”木萁大喜,即赐酒与朱明压惊。次日,木萁讨战,木兰不出。一连三日,木兰始出阵,与素云大战五十余合,祥布又拨来攻,木兰全无惧怯,力敌二将。木萁见木兰少年英雄,思与比试,乃鸣金收军。次日,木萁出阵,与木兰大战七十余合,索云、祥布左右抄来,唐兵大乱,木兰向后急退,番兵已抢木兰营盘,木兰只得败走南屏山。次日,木萁领兵围住南屏山要路。木萁探知山上无水,围了五日,令人往山上招降。木兰许以次日下山,诣营中归降。木萁知其是诈,料他夜间必然下山,去投尉迟元帅大营,却于各处要路埋伏弓弩。三更时候,果然木兰冲下山来,却引兵向西北而走。木萁急收伏兵,用力追赶,及至天明,木兰逃至金沙谷去了。木萁同索云、祥布引兵大进,约追七八里,军士报曰:“唐兵用木石塞断去路,道旁有一木牌。”木萁与素云、祥布马上观之,见牌上书云:

木萁至此,速宜自缚。
救尔军马,免作飞灰。

木萁看罢,大惊道:“吾中小蛮之计也。”三将下马,抱头大哭。山上唐兵大叫曰:“番将身入火坑,尔足踏之地,皆是地雷火炮。能如司马懿,哭得天降洪雨则可免。”木萁抬头看时,见唐兵各执火把,四面堆积茅柴无数,料不能免,三将皆望北而拜,自刎而亡。木兰又命军士叫曰:“尔等愿降者降,不愿降者各去。”木兰即乘明驼,急回五狼镇,杀散守营众将,救了朱明。

再说金沙谷中一支番兵,退至谷口。见谷口俱被木石塞断出路,大家用力般拆,齐声说道:“此地放起火来,我等焉有性命?主将虽死,朱将军之德亦是天高地厚。”也有愿降者,也有愿去者,木兰令人收三将尸首,以礼葬之。

再说国舅雅福,自木萁去后,坐卧不安。哨马来报木萁捷音,心亦不乐。忽木萁败兵逃回,备诉三将尽节之事,雅福顿足道:“三将之死,乃吾之过也。”即表奏突厥云:

臣奉命来金牛关总理军务,遣木萁收五狼扼要之地。不料唐将木兰,奸计百出,诈败数阵,引萁、索、云等入金沙谷口,焚我军士,以致三将殉节。嗟乎!木萁之死虽可惜,石碣之诈犹可悟。主上速命康元帅来关,臣当甘拜下风,共襄军务。

突厥看罢,深悼木萁之死,仍拜康和阿为帅,来金牛关理事。雅福迎入中军,即将兵符印剑,一一交清,却办五牲祭礼,遥望金沙而祭。康帅放声大哭,军士无不感伤。且听下文分解。


分类:南北朝历史 书名:木兰奇女传 作者:佚名